ZKIZ Archives


app教吹色士風月賺$20萬


2013-10-03  NM
 
 

 

變,很難;但面對不變便會被淘汰的困局,要作出決定,更難。星巴克、麥當勞等大企亦要與時並進,放低歷史包袱,出apps讓客人透過智能電話消費,改變傳統模式,尋求突破。

教吹色士風的「音樂堂」,開業逾十年,儲落學生一大堆。即使老闆張志仁(張sir)甘心繼續「食老本」,每月穩賺十萬八萬,但他諗過:「不進則退!」故去年斥資廿萬搵人寫app,教吹色士風。他的app更是同類下載的首位,令學生人數激增四成,每月賺廿萬。生意上,張sir懂得變通,但在感情上卻非常遲鈍,因小事激嬲老婆,還要開口向記者求救:「點氹番佢好呀?」

中午的「音樂堂」學生人數較少,多為「一對一」教學,由張sir親自教授。採訪那天,張sir正向學生示範吹奏那英的《征服》。記者在旁,沉醉着那優美、沉實的中低音,心裡正哼着「就這樣被你征服……」怎料,學校的電話忽然響起,劃破了那刻的思緒。張sir衝去接電話,學生自顧自練習,張sir說:「無問題!我陣間再覆你,依家上緊堂。」再衝回來說:「唔好意思,我哋繼續。」他說:「自從搞咗app後,多咗好多查詢電話,反應真係唔錯,嚟緊可能要請多一個part time先得。」他尷尬地說。

張sir的app叫Saxophone all in 1,內容以圖解示範不同音的指法,不懂吹saxophone的記者看罷都略懂一二;也有Transposition Chart(轉調),張sir解說:「鋼琴同Saxophone個key唔同,呢個function方便啲學生睇琴譜時轉key。」這個app去年先後在蘋果App Store及Google Play上架,其後再在App Store推出收費十五元的進階版本,張sir滔滔不絕地說:「收費版本仲有調音器同拍子機,Android收費版會喺聖誕前推出。」

裝app三個月回本變陣指數:★★★★★

張sir最初把app在App Store上架,須向蘋果繳付一百元美金。app的下載量其後愈滾愈大,Apple連Andriod全球總下載量逾十萬人次。其中免費和收費版下載比例為八比二,兩者更位列同類型下載首位,「音樂堂」每月從收費app中賺取萬多元。張sir說:「一萬幾千,唔算賺咩錢。」app只是「餌」,他於app中加入音樂堂的連結,果然令學生人數及盈利一年增四成。app並無方法宣傳,主要靠用者好評來推廣,好app就是畫面簡單易上癮。「我個app淨係教單音,令初學者易上手,如果佢想學吹一首歌,都要搵老師學。」張sir說。張sir見app流行,早已心癢癢想整一個。市面上一般app每個版本收費約五至二十萬,剛巧他一名做IT的學生提出以「友情價」替他寫app。「四個版本(Apple、Andriod的免費及收費)廿萬全包喎,我一口答應啦。」張sir說。雖則「全包」,不過張sir亦不能「繑埋雙手」,原來app中的每一粒音,都由張sir親自吹完再錄,交予其學生,由於教班已經十分忙碌,故花了近一年時間,app才能面世,之後還要不斷更新,張sir說:「要調音器更準、速度加快,仲要加強流暢度,原來要成日睇住個app有咩問題,每update一次最少都一千蚊,前後都update過五次。」 張sir也試過在Yahoo買搜尋字眼廣告,但時代瞬息萬變,原來此方法已out:「效果唔明顯,而且一個月要千五蚊,一年萬幾蚊,收費唔平,唔似app有得玩,又唔hardsell。」學生Jason曾在工聯會學色士風,想找更專業的教室,他就是留意到這個app才認識「音樂堂」:「見個app搞得幾pro,就決定嚟呢度學,就係咁簡單囉!」

搞「速成班」賺錢一條龍變陣指數:★★★

張sir雖然為「音樂人」,但他不是齋講理想,也很現實為錢打拼。回想從前貧窮的日子時,張sir仍心有戚戚然:「嗰時屋企窮,為咗學色士風,要自己做兼職。十八歲一畢業出來做會計文員,得五千元人工,夜晚去做臨記。」死慳死抵,張sir兩年間儲了十萬元與表弟一起做直銷,可惜二人遇人不淑,一鋪清袋。又試過搞補習學校,因信錯拍檔而失敗,更欠下十多萬,花上幾年時間才還清。既然有一門手藝,十年前張sir於是開設「音樂堂」,這些年來已儲落不少熟客,但他仍不滿足,經常度橋務求增加生意額。除了搞比賽、表演等,亦搞「速成班」,讓客人彈奏一曲求婚及追女仔,更試過邀請日本著名色士風手小林香織來港到九展開騷,張sir憶述:「製作費、表演酬勞連雜費使成一百萬元,入座得七成,搞咁多嘢都只係收支平衡!」其生意真正的轉捩點在○六年,本來只教班的張sir,開始生產自家品牌的色士風:「有個學生支色士風壞咗,拎去整等成兩個月,佢唔學住喎。嗰兩個月我無學費收呀!心諗:『佢支色士風咁渣o架!』不如我自己生產啲好質量嘅色士風好過!」張sir計過有學生已表明幫襯,故找來一位日本設計師幫他設計色士風,再到台灣找工廠生產。「台灣有好多生產色士風的廠,不過整個投資要過百萬,改一粒掣、整一個模,下下都要五萬,一次生產最少五十支,仲要成日飛去台灣開會。」現時共有兩款自家品牌的色士風,售價分別為八千至萬八元。「萬八蚊嗰支搵工匠handmade,所以咁貴。」由於色士風不同鋼琴,可以租用、共用,他大部分學生都會跟他買,「如果係比較窮嘅學生,會俾佢哋分期付款。」張sir說。色士風每年銷量約二百支,佔總營業額三成。除了香港,亦有澳門、台灣及新加坡的客人,透過其網站向他訂購。「依家準備緊喺日本Am azon賣添

忍痛斬纜專攻色士風變陣指數:★★★★

★張sir 儲夠錢開鋪前,曾在通利、柏斯等任兼職導師「儲學生」:「三年裡面都累積咗四十個學生,月入兩萬幾,幾穩定。」終於夠錢夠學生開設「音樂堂」,他又怕色士風冷門,於是找來不同導師教鋼琴、結他、小提琴及打鼓。不過教落才知鋼琴等主流樂器「好睇唔好食」,「出面好大競爭,邊度夠通利、柏斯、青苗呢啲大行爭。學費唔收得貴,仲要同導師分。」當時,學習鋼琴等樂器有五十多個學生,但張sir決定斬纜,「色士風較冷門,但係呢片土地冇人爭。」時間證明,這是一個正確的決定,現時「音樂堂」月費介乎六百至二千三百元,學生人數達五百人,除他擔任導師外,亦有五名兼職導師。記者見張sir對着學生幾乎無脾氣,「佢哋吹得唔好,淨係同佢講:『你今堂吹得麻麻喎!』唔好再打擊佢哋,有心嘅就會返來練,我同啲學生好老友o架。」張sir笑道。今日的張sir處理生意甚懂變陣,對人又圓滑,但對着太太卻「無晒符」。張太本來是他學生,採訪期間,記者見他間中悶悶不樂,他透露原來與新婚不久的太太鬧交,已經幾日不見,「其實為咗表演服飾嘅小事。不過嗌交時講啲好難聽嘅說話,都唔知點氹番佢好?」直至本週一,他太太於葵涌運動場表演,記者要求前往拍照前,張sir才的起心肝,主動找太太言

開業資料(12/00)

租金$40,000 ^裝修$250,000入貨$100,000雜費$10,000總投資$400,000^三個月按金,一個月上期

營業資料(09/13)

營業額$350,000 #租金$20,000入貨$120,000雜費$10,000盈利$200,000#已扣除五位樂器導師的拆賬

一點意見聶子明(Tom)

現為日本時裝水貨店VELVET老闆之一,兩年前推出app讓客人落單,月賺四十萬,鋪頭七成半的訂單來自app。Tom指出,現時人人一機在手,app已成為大趨勢,讚音樂堂可以跟到潮流。「乜嘢行業有app都會有優勢,冇app都要有個mobile platform啦。」他認為,成功的app最緊要容易上手,版面設計清晰。「張sir的色士風app簡單易用,能夠吸引初學者,不過似乎欠缺互動元素,加番啲簡單的interaction功能,等大家可以交流吓心得、樂譜sharing等等,令個app再好玩啲。」

app 教吹 吹色 色士 風月 2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6169

【周末專案─天水圍】跨區教吹口琴 屯門人:天水圍無乜生活以外嘅雜質

1 : GS(14)@2018-03-12 01:57:10

Felix(右)和居於天水圍的朋友Kids(左)組成樂隊Highlanders,在不同地方表演。


天水圍住了二十多三十萬人,只有一棟又一棟住宅,假期入去消磨時間?大部份人都會耍手擰頭。一直在屯門居住的28歲羅穎祈(Felix),他近年的周末,基本上離不開去天水圍。他不是要去最有名的景點濕地公園,而是跟朋友吃飯、在街頭表演音樂、上日文班、甚至是靜靜坐在公園看書,是名副其實地Hea,難怪他說:「天水圍是我生活一部份。」


Felix生於屯門、長於屯門,卻偏愛天水圍那有人氣又不致窒息的舒適。

每逢周末,Felix就會騎着電單車,跑到天水圍放假。



訪問當日,我跟Felix相約在屯門一起出發到天水圍,想看他的周末日常。事前跟他大概說明了拍攝過程、在西鐵要拍甚麼鏡頭,他居然回我一句:「啊!我是駕電單車去天水圍的。」平日的他是個核數師,假日呢?你叫他音樂人也好,文青也好,學生也好,老師也好,這都是他在天水圍的身份。他愛唱歌,最初學結他是為自彈自唱,一彈就是五年。天水圍市中心銀座廣場空地常有人聚集玩音樂,他在這裏認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最初很簡單,一群人在家裏玩,覺得不過癮,便一起走到街頭玩。」那為何要是天水圍?「想在自己熟悉和生活的地方玩,所以不會走出去旺區或市區。」說得彷如自己是個土生土長的天水圍人。他有七八成朋友都住在天水圍,包括跟他組成樂隊Highlanders的男生Kids。Kids彈結他,Felix很自然就去玩其他樂器,「我索性吹口琴,做伴奏。」伴奏不等於配角,吹了兩年,Felix說他越吹越過癮,「Jam歌一刻很有火花,那種高興成為推動大家繼續在天水圍玩音樂的動力。」


今年初,Felix成為「天水圍人社區學堂」導師,教街坊吹藍調口琴。

Felix有時會到銀座空地附近靜靜看書。



他笑說自己是個相對不太忙的核數師,毋須日日瘋狂OT,但要是忙起來,也真的會忙幾個星期,甚至是一個月都不能碰樂器。不能在周末玩一整天樂器,但他還是會忙裏偷閒,繼續到天水圍,「會很想來,甚至臨時臨急都要約朋友吃晚飯,吃完飯再一起坐着,喝罐啤酒。」最近,他在兩位80後街坊邀請下,成為「天水圍人社區學堂」導師,教區內街坊吹口琴,「我加入之前,其實都已開始教自己朋友吹口琴,他們的參與,成為對我的鼓勵,讓我敢教陌生人。」能聚集到一群志同道合,不論是來上課的街坊,還是負責授課的自己,他都覺得彼此是在豐富對方的生活,對大家都有好處。對Felix而言,天水圍是個很生活化的地方,「不會有很多生活以外的雜質,例如大家真的只出去公園走走,去hea。」天水圍人口近三十萬,人很多,卻沒有令他有窒息感覺,有點人氣又很寧靜,「跟我住的屯門是有分別的,屯門很多車站,或者純粹是街邊,每個人都是匆匆忙忙地走過,所以我覺得天水圍好玩一點。」坊間視天水圍為悲情城市,Felix認為這樣想是視野狹窄,「我覺得全香港都有悲情城市的問題。」說的就是劏房等社會問題,「其實天水圍的市民和居住環境,都一直在成長。」自學生時期已經跑到天水圍的他,見過天水圍近乎最原始的一面,「現在要在這裏生活仍會有不足,但在區外人角度看來,我覺得天水圍現在已經正面多了,絕對比以前好。」在Felix眼中,天水圍有的不是那悲情印象,而是一個輕鬆舒服的地方,「可以在這裏做到不同事情,便是最大的得着。」
facebook:highlandershongkong記者:李煒汯攝影:張志孟、蕭志南、鄧鴻欣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 ... e/20180311/20328126
周末 專案 天水圍 天水 跨區 教吹 口琴 門人 無乜 生活 以外 雜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959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