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追問高鐵故障

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FullNews.jsp?id=100280219&time=2011-07-16&cl=115&page=all

財新《新世紀》 記者 蔣昕捷 舛友雄大 谷永強

 

  白歐陽(化名)稱得上是「最倒霉的乘客」。7月10日,他乘坐G159次列車從北京前往南京時,被困在斷水、斷電、斷空調的封閉車廂達140分 鐘;兩天後,他乘坐G2次列車返回,又遭遇京滬高鐵宿州段供電故障。一位六歲的小乘客建議他:「叔叔,咱倆下車把這趟車推走,坐下一輛吧。」

2011年7月12日,上海虹橋站站台上,一位高鐵列車員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她面前是已經晚點45分鐘還沒發車的G156次列車。趙昀/CFP


  根據鐵路部門事後的通報,7月10日18時左右,京滬高鐵滕州東站內出現接觸網故障,經搶修於19時37分恢復行車,19趟列車晚點。7月12 日10時45分,京滬高鐵宿州附近供電設備發生故障,13時修復,期間造成上行、下行雙向全線停駛,僅上海虹橋站就有50趟列車晚點,最長晚點達3小時 45分鐘。

  屋漏偏逢連夜雨。7月13日,由上海虹橋開往北京南站的G114次列車在鎮江南站附近停靠一個半小時後,換備用車前行。同一天,為京滬高鐵而建的南京南站再度曝出工程質量問題,換乘大廳部分地段出現屋頂漏雨和地基下沉。

  京滬高鐵開通運營僅14天,即接二連三發生故障。這究竟只是運營初期的陣痛,還是趕工埋下的安全隱患?

禍起接觸網

  多次參與高鐵規劃的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夢恕告訴財新《新世紀》,7月10日與12日兩次故障都是短路跳閘引起,都與接觸網有關。

  接觸網是沿鋼軌上空「之」字形架設、供受電弓取電流的高壓輸電線,是高鐵供電系統最關鍵也是最薄弱的環節。「柔性的接觸網最容易因為外力發生位移。京滬高鐵仍處於調試階段,要根據實際運行情況把接觸網調整到最合適的鬆緊程度,否則會對受電弓造成破壞。」王夢恕說。

  據他介紹,7月10日的故障是由於瞬間風速過大,超過9級,致使一條接觸網附加線偏移,碰到物體後引發變電站跳閘停電。搶修檢查中發現,高鐵避雷系統發揮了功效,沒有造成其他損壞,檢修工作僅半小時就完成,但為了安全起見,又進行全面排查。

  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7月14日下午做客人民網強國論壇時表示,7月12日G102次動車組受電弓損傷,引發弓網事故,具體技術原因仍在分析之中。

  在王夢恕看來,接觸網、輪軌和信號系統是高鐵最可能出現的三大故障,其中後兩者因為關乎運行安全而更受重視。至於接觸網近來問題頻出,一方面是 因為重視不夠,另一方面也是調試期間的正常現象,屬於工藝問題,而非工程質量問題。他估計,一個月左右磨合期過後,情況會有好轉。

  今年3月18日,京滬高鐵「四電」系統集成電氣化工程全線送電成功。鐵路部門當時聲稱:「京滬高鐵接觸網誤差小於頭髮絲,用造飛機的理念施工。該接觸網實現了無硬點、無高差、無離線,是國內也是世界上最穩定、質量最好的牽引供電系統。」

  至於7月13日的故障,有消息人士告訴財新《新世紀》記者,據瞭解是北車集團長春軌道客車公司生產的CRH380BL-6418列車的速度傳感 器出現問題,北車長客等不掌握控制系統軟件技術,沒有辦法自主,致使車速受到影響。王勇平的解釋則是,G114次動車組牽引變壓器差動電流監控保護電路中 檢測電流的電線,出現接觸不良故障,導致產生保護動作,限制牽引電流,從而限制了運行速度。

高鐵質量隱患

  「先前鐵路部門把話說得太滿了,使得乘客的預期和現實反差太大。另外,如果不那麼趕工期,也不至於頻頻出現故障。」一位參與過今年3月京滬高鐵接觸網調試工作的專家說。

  從1990年啟動可行性研究,到今年5月10日試運行、6月30日正式開通,圍繞著京滬高鐵論戰不休,真正的建設時間只用了三年,比原定工期提前一年半,某些工程完成得過於倉促。

  號稱亞洲最大的南京南站,開通不到10天就把北廣場數千平方米的地磚全部敲碎,重新鋪設。相關建設單位表示,因京滬高鐵趕在「七一」前通車,原先鋪設的地磚為「臨時設施」。

  此前的廣深、武廣等高鐵開通後,故障也不少,但似乎未像京滬高鐵如此頻繁地發生接觸網故障。北方交通大學電氣工程學院牽引供電研究所所長吳命利 接受財新《新世紀》記者採訪時指出,一方面是此前調試時間相對充裕,另一方面是京滬高鐵線路更長,路況複雜,高架多,受風力和天氣影響更大。

  「像京滬高鐵這樣龐大的系統工程,運營初期必然有很多故障,接下來是穩定期,接近使用年限時又會故障頻發。」吳命利稱,這種典型故障曲線被稱為浴盆曲線,即兩頭高,中間低。「別的高鐵也存在諸多故障,只是關注度沒有京滬高鐵那樣高罷了。」

  鐵道部至今沒有公佈此前高鐵故障的發生頻次及原因分析,但從一些內部人士發表的論文中可以一窺端倪。武昌客車車輛段鄒生敏2009年撰文指 出,CRH2型動車組開行以來,受電弓發生過不同程度不同類型的故障;上海鐵路局侯祥君2010年撰文稱,CRH3C型動車組在滬寧城際開通前期出現幾起 故障,應急處理不當;北京鐵路局趙曉明等人2011年撰文透露,2009年2月12日京津地區一場小雨,使得CRH3型動車組車頂高壓電器設備絕緣性能下 降,主變流器發生接地故障,多列動車組晚點。

  某專門引進鐵路技術的公司網站上,至今掛著一份2009年6月25日《張曙光在動車組質量安全會議上的講話提綱》。時任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張曙光 當時以嚴厲口吻痛斥機車製造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和隱患。他指出,僅2009年上半年,就發生影響行車20分鐘以上及更換車底的動車組行車設備故障45件。

  其中,2009年1月2日,CRH1型車因繼電器故障,耽誤廣深線上行2小時11分鐘;6月1日,CRH5型車啟動閥在重聯作業後被關閉,途中停車七次,晚點2小時32分。

  據稱,2009年6月18日,時任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在動車製造企業檢查工作時,發現鋁合金車體端牆存在焊縫隨意打磨等問題,曾批評該企業「沒有好好珍惜這來之不易的訂單和市場」。

日本新幹線與京滬高鐵

  不管中國鐵路部門是否願意,新開通的京滬高鐵容易被人拿來與日本新幹線相比。

  7月7日,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做客新華網時表示,二者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無論速度還是舒適度,無論線上部分技術還是線下部分技術,新幹線與京滬高鐵的差距都很大。

  五天後,上海鐵路局宣傳部副部長陳萬鈞在其個人博客中撰文將新幹線和京滬高鐵相比,謙虛地指出京滬高鐵是「新手上路」,呼籲公眾理性看待其開通初期的故障。文章稱,新幹線1964年開通後經歷了十年磨合期,即便在近兩年,各種故障也經常發生。

  負責運營東海道新幹線的JR東海一位人士則告訴財新《新世紀》記者,在2009年度,儘管受到大雨及強風等自然災害影響,每天有341班的新幹 線平均延遲時間僅為30秒。運營東北新幹線的JR東日本一位人士也說,今年尚未因供電設備故障而停車。作為例外,今年1月17日控制系統故障,東北新幹線 等5條線路列車停運,但公司第二天就在官網公佈了包括具體情況和可能原因等在內的詳細報告。

  當被問到日本新幹線有沒有類似京滬高鐵四天內三次出現故障的情形,JR東日本這位人士說,「我們會在通車之前試開。例如,最近通車的東北新幹線青森路線,我們進行了長達半年的試開。」

  在日本,乘坐新幹線時需購買普通車票和特快車票。一旦新幹線延誤超過兩個小時,鐵路公司會將特快車票費用退給乘客,若乘客決定中途下車,有可能連普通車票費用一併退還。

  財新《新世紀》記者於寧、王曉慶、曹海麗對此文亦有貢獻

追問 高鐵 故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25

機器人上工 8年不停機還零故障

2014-10-06  TCW
 
 

 

發那科(FANUC),是全球最大、最賺錢的機器人公司,發那科社長稻葉善治,則是全世界機器人教父;他對明日世界的「產業機器人」趨勢有何觀察?以下是他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紀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發那科這幾年來在機器人產業,有沒有出現最具革新性的技術?

稻葉善治答(以下簡稱答):發那科只開發、製造適合用在工廠自動化的產業機器人。其實機器人對我們來說比較不是以人的角度,我們是當作零件來看待;既然是機器,是以精確性、高速,還有信賴性等機能來一決勝負。

工廠用的東西自然是不能故障,從一天工作二十四小時開始,現在的數字是,一台機器人,可以八年間沒有任何故障,有這樣的數字,而且這個是平均值。可以說,發那科機器人信賴性世界第一。

五年內目標:操控不用複雜程式,指令簡化更省時

問:以工廠用的產業型機器人來說,五年後大概會是什麼情況?

答:現在機器人的移動,從大到非常小的細節,都是要靠人來給予明確指示。要指示機器人做出動作,必須透過程式設計才能做到,是十分費時的工作。五年後的話,希望可以不需要人做出詳細指示,用更簡單的方式就能夠操控機器人。

問:還有什麼是亟需突破的技術?

答:零件的組裝工作,機器人可以辦到,但像是cable(電線電纜)這種柔軟的材質組裝,就非機器人可以做到的了。雖然我們也希望能夠讓機器人拿取柔軟的材料,不斷在研究,但是進展十分緩慢。以現在來說,不管哪間廠商都還沒能夠做到。若硬要預測,大概是十年後吧。

問:為什麼要這麼久,這技術難在哪?

答:對於組裝的自動化,機器人有各式的感應器、代替人力來找到需要的零件,然後加以組裝。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機器人「眼睛」的功能有很大的進步,視力的部分就包含人工智慧。例如,盒子裡面雜亂無章亂放的東西,機器人可以用自己的眼睛來確認,並且拿起要的物品。

十年後願景:視力、觸覺進化,動作更像人類

以人的手來說,其實可以抓取各式各樣的物品,但機器人的手臂,其實只能抓取固定的幾樣物品。具體來說,工廠機器人需要用到馬達,需要連接電力,那麼就需要柔軟的cable。不只是機器人,例如汽車,或是各式各樣的工業用品,裡面都包含許多柔軟的cable,雖然這些希望機器人能夠像人一樣來組裝,但是還無法做到。

問:能否分享,發那科眼中理想的機器人要能做到哪些事?

答:例如剛才所說,機器人的視力若更好,「觸覺」有所精進,可以抓握更多東西,加上不需要給予精細的指示,機器人就可以自己作業,將來只要說:「把這個東西組裝,」機器人就能夠自己進行的話,希望能達到這種程度。

問:到時工廠裡,人類被機器人取代?

答:機器能夠不眠不休的工作,就這些面向來說是被取代,但因為有機器人,對人來說很辛苦的、或體力活、危險的工作,這些是首先應該要用機器人來做的。

接下來就是重複作業,對人來講,不想做的工作,這些應該要慢慢都交給機器人。這麼一來,人就可以從長時間、或重複作業中解放出來,來從事更多非人不可、想像性的工作,工作品質就能改善。

問:所以未來的工廠還是需要人在?

答:接下來是人和機器人合作的時代。人並不會從工廠消失,若沒有人的話,一旦有故障就無法處理。工廠裡面少掉的人,是用在設計、開發,還有銷售上面。

問:機器人有可能自己設計機器人嗎?

答:這可能是幾百年以後的事情了。畢竟像設計這樣的東西,是需要感性,這並不是機器人的專長。

機器人 機器 上工 年不 停機 還零 故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4640

港媒:匯豐系統故障 客戶交易瑞郎一夜狂賺21%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3224

file_china_hsbc_hsb101_29923901

據彭博新聞社報道,匯豐控股正就有關該行系統故障給香港客戶帶來不當獲利的有報道進行調查。

有報道稱,在瑞士央行取消瑞郎兌歐元上限後,該行網上銀行系統沒有顯示瑞郎上漲後的最新報價,導致香港客戶以低於市場的價格買入瑞郎。

香港《蘋果日報》與《信報》援引不願透露姓名的銀行客戶的話報道稱,他們周四晚間在系統錯誤的情況下獲利。匯豐發言人Maggie Cheung通過電子郵件表示,該行正就報道內容展開調查。

據《信報》報道,一人稱自己在兩個小時的操作中獲利,未透露具體數額。《蘋果日報》報道,一人在買入5萬港元瑞郎後獲利4000港元(520美元)。

《蘋果日報》稱,當瑞郎市價在8.80-9港元區間波動時,有人以8.266港元的價格買入瑞郎,還有人據稱獲得21%的回報率。

香港金融管理局通過電子郵件彭博新聞社表示,金管局正向各銀行摸底匯豐事件的潛在影響。香港金管局拒絕就匯豐事件置評。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港媒 匯豐 系統 故障 客戶 交易 瑞郎 一夜 夜狂 狂賺 21%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701

蘋果手表元件故障至供貨不足 供應商股價應聲下跌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4/4612707.html

蘋果手表元件故障至供貨不足 供應商股價應聲下跌

一財網 簡寧 2015-04-30 12:14:00

隨著Apple Watc“觸覺引擎”元件故障問題的曝光,作為供應商的瑞聲科技也難逃一劫,根據最新的股市行情,瑞聲科技的股價顯示一直處於下跌狀態。蘋果零售店5月前拿不到Apple Watch出售,新的網上訂單會在6月份發貨。聽到這個消息,果粉們心碎了一地。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信源,蘋果之所以延遲發貨,是因為Apple Watc中一個名為“觸覺引擎”(taptic engine)的元件出了問題,這導致手表無法讓佩戴者體驗到輕觸的感覺。

這一“觸覺引擎”是Apple Watc的核心技術之一,也是其賣點之一,蘋果公司希望借助該設計,用鈴聲、震動之外更好的方式提醒用戶。

據稱出問題的元件來自深圳瑞聲科技,蘋果公司已經銷毀了部分已經完工的手表,目前已將該組件的生產采購工作轉移到了日本電產公司。(更多獨家財經新聞,請加微信號cbn-yicai)

瑞聲科技於2005年8月在港交所上市,截至2013年7月26日,其港股市值高達449億。這家全球領先的微型器件整體解決方案供應商公司被稱為蘋果公司的影子股,只要有蘋果公司的利好消息,瑞聲科技的股價也會隨之上漲;當然,一旦有與其相關的負面新聞,尤其當新聞主角還是瑞聲科技自己時,股價也會應聲下跌。

隨著Apple Watc“觸覺引擎”元件故障問題的曝光,作為供應商的瑞聲科技也難逃一劫,根據最新的股市行情,瑞聲科技的股價顯示一直處於下跌狀態。

apple watch 瑞聲科技股價

目前,瑞聲科技尚未對此消息發表評論。

【關於瑞聲科技】

創業以前,潘政民是一位數學教師,吳春媛則是一名護士。上世紀80年代末,潘政民的父親在常州創業,最初生產電磁式訊響器,用於電子玩具、鬧鐘等電器。1993年,潘政民和父親共同創立遠宇集團,吳春媛負責財務。潘政民隨後前往美國開拓市場,隨著產品線的擴展,遠宇確立了以微型聲學元器件作為主要產品,2001年成為摩托羅拉的第一供應商。

applewatch 深圳瑞聲股價

潘政民

潘家父子很早就意識到科技對電子元件生產的意義,2002年公司與南京大學合作,成立了研發中心。

2005年拿到索尼愛立信的訂單之後,瑞聲聲學陸續拿到了幾乎所有一線手機品牌的訂單。目前,瑞聲聲學擁有超過200項專利,在微型聲學元件市場份額第一。

(部分資料參考網易科技)

編輯:李晶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