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如果世界是一個牡蠣,郭樹清會用刀撬開它」

http://www.infzm.com/content/74123

2012年4月1日,證監會發佈《關於進一步深化新股發行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證券市場新股發行體制改革,艱難地拉開帷幕。

此時,距離新任證監會主席郭樹清上任僅5個月,距離郭樹清發出「IPO不審行不行」的驚天一問僅僅兩個月。

就在這數月之間,證券市場上有波瀾起伏,下有暗流湧動。以改革者的姿態登場的郭樹清被寄予厚望,卻也備受懷疑——在這個利益牽扯極其巨大而且異常錯綜複雜的市場上,他能推動真正的改革嗎?

被坊間人士們拿來佐證的一個例子,便是最新出爐的這份徵求意見稿。這份文件令許多市場人士失望不已,被認為不僅沒有觸動審批制這個證券市場最大的痼疾,而且被質疑說給了機構投資者更大的話語權。

事實上,郭樹清履新證監會以來,其坦率的言行一次次觸動市場神經,掀起一場又一場「郭氏風暴」,但這些改革能否真正帶來推動,能否持續下去,尚未可知。人們都在觀望,這位曾有著「體改猛將」之稱的學者型官員,究竟會給痼疾纏身的中國證券市場帶來怎樣的改變?

處長輪崗,破冰行動

人事輪崗被解讀為打破審批權力尋租,但反對聲音認為,「輪崗,還是普惠?這樣不是給了處長們輪流腐敗的機會?」

郭樹清再次發出變革信號,是在3月24日。

證監會表示,擁有行政審批權的發行部、創業板部、上市部等9個部門工作5年以上的處級幹部,將與沒有行政審批權的部門相關崗位幹部進行對調。此次輪崗方案共分兩輪,涉及處級以上幹部共41人。

這是一次看似不大,卻影響深遠的改變。

權力部門和非權力部門任職對調,處一級人事安排將發生徹底的變化,這一舉打破了證監會過去5年已經固化的內部平衡。

「這個抓手非常到位,也非常精準,但效果還需觀察。」一位市場觀察人士評價。「周小川在證監會任上也曾啟動過司局級幹部輪崗,但後因為反對聲音太大,就不了了之。」

而熟諳中國官場運行規則的人都清楚,處長雖然位於行政序列的中低層,卻是影響和貫徹政策執行的關鍵人。尤其是在證監會的發審制下,尋租機會湧現,曾出現王小石等個別發行部門官員淪為貪腐之徒的前車之鑑。

作為「兵之頭、將之尾」、「既是指揮員,又是戰鬥員」的處長們,不僅是中層官員的主要組成部分,他們是干活和政策起草及推進的主力。有人感慨,「中國最有權力的實際是那些重要部門裡的處長們。」

眼下,觀望、微妙的氣氛正在證監會富凱大廈的辦公室裡蔓延,人們心情複雜。「會裡大部分的處長表示讚賞和支持,但被輪走的不好說了。」證監會內部一位處長告訴記者。

而這也在業內引起連鎖反應,「過去幾年的工作算是白費了。」當得知發行部和創業板部6個處一半以上的正副處長都要輪崗,一位券商老總的表情相當「哀怨」。

這次人事輪崗被業界解讀為消除審批權力尋租的破冰行動。但同時也招來非議,非權力部門一向是證監會裡的「清水衙門」,輪調到有行政審批權部門的「肥缺」後,引來相當刺耳的反對聲音,「輪崗,還是普惠?這樣不是給了處長們輪流腐敗的機會?」

不可能的任務?

「如果世界是一個牡蠣,郭樹清可能會選擇用刀把它撬開」,一位老朋友曾這樣形容。

在中國,證監會主席不好當,歷來有「火山口」一說,眼下,有人甚至將證監會主席和足協主席相提並論,因為只有這兩個位置,板磚和諷刺總是不期而至。

2011年10月30日,郭樹清出任新一屆證監會主席後不久,股市最低跌破2200點,僅從指數看,已跌回十年前,股市瀰漫「十年股市上漲幅度為零」的一片哀嘆。

在低迷的市場變革,向來艱險。股市積弊叢生,新股發行、退市制度則是資本市場健康與否的核心所繫,各方的目光聚焦於此,這也是郭樹清真正面臨的大考所在。

郭樹清留給外界的印象是,必要時,他可以表現得非常強悍。「如果世界是一個牡蠣,郭樹清可能會選擇用刀把它撬開」,一位老朋友曾這樣形容。

但是,任何一個理智的人都清楚,在中國,目前的改革不可能直搗黃龍,更何況證券市場各方利益交織混雜,人們常說郭樹清和央行行長周小川的風格類似,同是學者型官員,秉持公平、公正、公開的理念——但周小川在證監會主席任上黯然收尾,郭樹清會不會也遭遇「出師未捷身先死」?

要撬開資本市場堅硬的既定格局,郭樹清會選擇哪個角度?這確實考驗他的智慧和定力。

看起來,他小心翼翼地採取了迂迴戰術。在公開場合,他一再強調,「我剛剛從間接融資領域轉崗到直接融資戰線,對資本市場並沒有多少成熟的想法」,但在內部會議上,他則以提問的形式拋出「IPO不審行不行」,通過證券系報紙一再強調必須推出退市制度。

「小偷從菜市場偷一棵白菜,人們都會義憤填膺,但如果有人把手伸進成千上萬股民的錢包,卻常常不會引起人們的重視。這就是內幕交易的實質。」這是流傳更廣的郭氏表述。

「郭主席愛憎鮮明,他不是官油子。即使招來爭議,也要苦口婆心地說出來。」一位現任的證監會官員對他評價很高。

一番番「苦口婆心」後,郭氏改革的治理重點已逐漸清晰:推進新股發行改革,推進創業板退市制度,強迫「鐵公雞」上市公司分紅,對內幕交易「零容忍」。幾乎項項針對中國證券市場頑疾。

尤其是打擊內幕交易方面,郭樹清幾乎掀起一場監管風暴。不少積壓多年的證券操縱、造假欺詐、內幕交易、老鼠倉等大案重案被查處。例如,勝景山河造假上市案長期逍遙法外的平安證券兩名投行保薦人,在郭樹清上任後不久,被一紙嚴厲罰單撤銷了其保薦代表人資格。

監管風暴甚至「燒」到了郭樹清的老部下——建銀國際前高管張傳斌也被公安機關調查。據稱張傳斌在石化龍頭廈門翔鷺擬借殼ST黑化重組上市中通過「老鼠倉」獲得2000萬元左右。郭樹清「揮淚斬馬謖」之舉震動投行界。

對於這些治理目標,一位前證監會官員直言「震驚」。該人士曾親歷周小川和尚福林任期,他說,「這些目標怎麼做得到?每一項都牽動無數利益神經,稍不 留神,就會行差踏錯。」譬如內幕交易,「怎麼可能零容忍?中國最大的內幕交易者都是來自政府內部,即使查,查到的也只能是小魚小蝦。」

看上去,熟諳中國改革陣痛與艱難的郭樹清幾乎給自己定下了不可能的任務?一位市場觀察人士如是解釋:「郭這樣做的政治風險是毫無疑問的,但不這樣做也同樣有政治風險。兩相權衡,做的風險可能更小。」

不好對付的領導

相比於歷任領導調研時四平八穩的做秀,郭樹清的調研直指要害。

翻開郭樹清的履歷,從學者到官員,看上去在仕途上一路風順。

1990年代,他在國家計委、國家體改委工作十餘年,擔任體改委秘書長等重要職務,積累下了大量的宏觀管理經驗,也因此被稱為「體改猛將」。

之後,他曾任貴州省副省長、外管局局長和匯金公司董事長,成為中國最年輕的副部長。2005年,在前建行行長張恩照因受賄出事後,郭樹清臨危受命接任行長,擔負只許成功不能失敗的使命——帶領建行上市。在他的強硬治理下,建行在216天後成功登陸香港聯交所。

但在日常生活中,無論是郭省長、還是郭董,他都看上去略顯單調,學生們甚至想不出老師有什麼愛好。讀書看報是他一直保持的習慣,他曾大力向學生推薦 《經濟學人》和《華爾街日報》。做學問、寫文章佔用了他主要的時間。同樣出名的,是郭樹清的酒量,傳說中他「一次能幹掉2斤白酒」,學生們都不敢輕易敬 酒。

有一個特點也非常鮮明——無論在誰面前,郭樹清都是平易近人,和善可親。「他身上沒有一絲精英階層或者官員權貴的傲慢。」一位老朋友回憶說,他還很幽默,經常愛開點玩笑。

「在建行,郭董會調侃屬下,看到資歷老的同事,他會輕鬆地拍著人家肩膀喊你老徐,有時甚至叫你老大。」建行的一位高層員工回憶說,在建行H股上市的慶功酒會上,郭樹清臨時改變了致辭,用了不短的時間,一一念出幾位建行一線優秀員工代表的名字,這讓很多人都大感意外。

這種風格也被他帶到工作中,郭樹清不輕易發火,有一種不怒自威——他的記憶力和洞察力都很驚人,下屬們會發現,這個領導一點都不好對付。

剛到證監會,郭主席的這種步步緊逼讓下屬難以適應。「聽說他佈置一個部門有關某項改革的探討,第二天,他就把那個頭叫過去詢問進展;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問,第五天,沒有過問了,大家都鬆了口氣,誰知道,第六天,他又派人來問了。」一位現任證監會官員說。

之後,郭樹清曾去上海和深圳交易所調研,從會議紀要上,可以分明看出鮮明、強勢的「郭氏」風格,「語言直白生猛」。據說,郭樹清在調研時表示,調研 就是要說不足的地方,做得好的地方不用講。郭樹清甚至直指某些官員有讓券商「跑章」之嫌,「審一個營業部要求對方出具35個證監局的無異議函,這是要幹什 麼?」

相比於歷任領導調研時四平八穩的狀態,郭樹清的調研顯得十分另類,直指要害。

整體改革論者

在中國的部級官員中,郭樹清是筆耕最勤者之一。

看起來,郭樹清在證監會推行改革可以用一句話歸納,市場能管的由市場管,政府應該主動削弱權力。而熟悉郭樹清的人都說,對於改革所可能遭遇的困難,他具備了足夠的耐心和韌性。

2008年,中國發展出版社出版《郭樹清改革論集》,郭樹清在自序中寫道:「計劃和市場這兩個範疇曾經困擾我們幾十年時間,每前進一步都非常艱難,不斷出現反覆。有些問題上,你甚至覺得20年都沒有變化。」

對於今天的人們來說,中國改革沿路曾走過的艱辛如今已經很難想像。在《80年代,中國經濟學人的光榮與夢想》中,作者柳紅這樣描述整個過程, 「1980年初,必須改革,這是共識,但是,怎麼改,改到什麼程度,改成什麼樣子,尚不及想。改革的序幕,是被一雙歷史的大手拉開的,所有的演員、導演都 在場,然而,這是一場沒有腳本的改革。」

斯時,年輕的郭樹清也在思考這場扭轉中國命運的改革大潮。這位舊時代裡的年輕人,1978年之前還在內蒙插隊。1978年,他考入南開大學哲學系, 在那裡,他從哲學的思辨轉向對經濟產生熱情,師從社科院著名經濟學家張卓元。此後,在逐漸拉開的改革大戲中,他漸漸和那個時代眾多青年經濟學家一起,從小 配角慢慢走到舞台中心。

1984年,29歲,剛剛法學博士畢業的郭樹清參加了中國經濟史上著名的巴山輪會議,和其他改革者一起為艱難的中國市場化尋找方向;在趙紫陽任總理 期間,他已是幾個較受重視的經濟學家之一;他與吳敬璉、周小川、樓繼偉、李劍閣等人被稱為「整體改革論者」,很多人日後都成為中國經濟領域舉足輕重的角 色。

郭樹清後來曾動情回憶道,「我們絕大多數人每月的津貼或者工資只有四五十元,但是,我們思想活躍,心憂天下,追求的是知行合一,允公允能。更為特別的是,我們多數人在社會基層生活過,有一定的實踐經驗,討論和交流能夠超出書本,研究和分析也可能更加理性務實。」

可以看到,郭樹清在這一階段寫了大量文章,發表在《改革》、《比較》等知名的經濟學刊物上,即使日後陞官,他也養成了筆耕不輟的習慣。可以說,在中 國的部級官員中,郭樹清是筆耕最勤者之一,對於中國經濟改革中的各種問題,和各個國家經濟改革路線的橫向比較,他的涉獵之廣和思慮之深,都令人印象深刻。

證券市場向市場去

「中國經濟改革既是以市場為導向的,也是發展導向的。我們不乏理想主義,但我們更講現實主義。」

當這位曾經的「整體改革論者」開始執掌中國證券市場的方向,他會將這場艱難的轉軌帶向何方?

必須要提及的一個背景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這個世界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從那時開始,拯救與重建成為各國的主題詞,對原有體系的懷疑與反思也成為流行的思潮。

向何處去的猶疑,並非只是在少數人心中存在。著名經濟學家、市場派學者張維迎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信什麼不信什麼,都是我們的理念,在這個時候,特 別是金融危機之後,我們怎麼判斷市場,看待市場經濟,全世界都變成一個問題,對美國這些國家,問題可能不會很大,是因為制度已經相當的穩固,但是中國屬於 變革期間,變革期間你可以搖擺的可能性就比較大。」

中國證券市場積弊日深,郭樹清主席將怎樣處理監管和市場的關係,他的市場化之路究竟能走出多遠?他會在這條路上左右搖擺嗎?

不少市場人士報以樂觀的估計,上海咨奔商務諮詢有限公司研究部門主管張浩川說,「郭樹清的做法一直是以市場為導向,他作為證監會主席即使不加快,至少不會放慢中國資本市場的自由化。」

或許,郭樹清已經自己給出了答案,2003年,在《未來改革面臨的挑戰》一文中,他這樣總結,「中國經濟改革既是以市場為導向的,也是發展導向的。這兩個導向本質上是一致的。我們不乏理想主義,但我們更講現實主義。」

在郭看來,改革的目標不是要追求一個漂亮的模式,而是要最大限度地促進經濟和社會進步。郭樹清特別強調發展,「我們始終從發展入手來考慮改革的計劃和方案。」

(南方週末實習生姚雪鵬亦有貢獻)


如果 世界 一個 牡蠣 郭樹清 會用 用刀 刀撬 撬開 開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657

撬開塑化劑「黑匣」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2364

中國目前塑化劑暴露的範圍有多大,是否已經到了危害健康的臨界點?這些信息大多隱藏在學者發表的論文中、決策者的案頭上和未經公開的評估報告裡。要實現「去塑化」目標,不僅需要風險評估、風險管理與風險交流,更重要的是政府的舉措要公開透明。

舌尖上的塑化劑

假如要拍攝一部《舌尖上的塑化劑》,解說詞可以這樣寫:油條,一種風靡中華大地的早點美食。每天清晨,從你嚼著塑料袋包著的那一根熱氣騰騰的油條開始,你的身體便開啟了代謝塑化劑的奇妙旅程。這是人類不懈地破壞環境之後,大自然所能給予的最無私的餽贈……

鄰苯二甲酸酯類化合物(以下簡稱PAEs)是一類常見的塑化劑,廣泛應用在塑料製品和食品包裝材料中。同時作為全球性的食品和環境有機污染物,PAEs已經在水、土壤、空氣中普遍存在並富集在各類食品中。動物實驗表明,長期攝入PAEs可造成生殖和發育障礙。

中國目前塑化劑暴露的範圍有多大,是否已經到了危害健康的臨界點?答案並不明晰,這些信息大多隱藏在學者發表的論文中、決策者的案頭上和未經公開的評估報告裡。

2014年6月27日上午九點,國家衛計委官網悄然發佈了備受公眾關注的白酒中塑化劑風險評估結果。這是2012年酒鬼酒塑化劑風波以來,有關部門首次公開相關信息。這也被一些學者認為是塑化劑問題走向社會共治的開端。

遺憾的是,消費者看到的只是基於白酒評估的「小報告」。

南方週末記者獲悉,由於在環境和食品生產流通過程中的廣泛遷移,目前塑化劑已經普遍存在於各類食物中。因此在開展白酒評估的同時,國家級的評估機構還收集了穀類、蔬菜、乳類、禽畜肉類、水產品、飲用水、蛋類、飲料、方便麵、植物油、果凍、調味料等各類食品中鄰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DEHP)和鄰苯二甲酸二正丁酯(DBP)的含量數據,以評價消費者的塑化劑總體暴露水平,這被稱為「大報告」。此外,與白酒一樣,食用油也是被評估的重點項目。

但是,無論是「大報告」還是關於食用油的「子報告」都並未與白酒塑化劑問題一併公開。對此,官方的口徑是「報告尚未全部完成,還要等負責人簽字」。

更重要的是,完成的評估報告也未必公開,塑化劑更像是一個亟待各方撬開的「黑匣」。

2012年,研究食品中塑化劑問題長達19年的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厲曙光,接受了上海市相關部門委託,對上海居民的塑化劑總量暴露進行評估。

「評估報告我已經如期遞交。」厲曙光說。但是否要向市民公開或何時公開這個結果,卻不是學者們能夠決定的。

被「申請公開」的信息

和很多消費者一樣,高承才等來的白酒塑化劑的評估結果可謂「姍姍來遲」。

2014年4月6日,這位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鄭州分所的律師將一紙《信息公開申請》快遞給國家衛計委,要求對方公開白酒塑化劑含量的風險評估值。在「用途」一欄,高承才填的是「生活所需」。

「我常喝酒。」高承才說,「我有權利知道這個與我相關的評估結果。」

南方週末記者從多個渠道瞭解到,此次評估結果的公佈與這封信息公開函直接相關。

與普通消費者一樣,高承才是通過2012年年底的「酒鬼酒事件」開始關注塑化劑問題的。他覺得不解的是,2011年6月,原衛生部曾發佈了《關於食品及食品添加劑中鄰苯二甲酸酯類物質最大殘留量的函》,其中規定食品、食品添加劑中的鄰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DEHP)和鄰苯二甲酸二正丁酯(DBP)最大殘留量分別為1.5mg/kg和0.3mg/kg。

但是高承才發現,白酒塑化劑風波之後,這個值似乎不再被作為執法依據。而來自白酒行業的信息顯示,有關部門將採用另一個風險評估值來提示食品安全風險,但這個值具體是什麼,卻遲遲沒有公佈。

2013年11月28日,高承才從國家食藥總局發佈的一份通知中意外發現,衛計委已經向國家食藥總局等部門通報了白酒塑化劑含量的風險評估值,白酒企業也都掌握了這個結果,唯有消費者毫不知情。

最終,高承才決定申請信息公開。2014年4月28日,衛計委給他的書面回覆稱將「延期答覆」,因為涉及第三方利益,必須徵詢更高規格部門的意見。高承才就此準備提起行政訴訟。5月底,一位衛計委官員打來電話,請他不要著急,「或許很快就會公開」。

一個月後,高承才期待已久的答案終於揭曉。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專家委員會根據評估結果認為,白酒中DEHP和DBP的含量分別在5mg/kg和1mg/kg以下時,對飲酒者的健康風險處於可接受水平。這個值高於此前公佈的最大殘留量,這意味著即使是當年「超最大殘留量」的酒鬼酒,也不被認為具有健康風險。

此次信息公開,並沒有出現有關部門擔心的社會風險,相反,白酒行業這個「第三方」倒是挺歡迎。

「這有助於人們從科學的角度認識塑化劑到底有多大影響。」四川瀘州一家知名酒企的負責人對南方週末記者說,塑化劑問題對白酒產業的衝擊並不大,其影響遠小於「八項規定」。

鏈接

近年塑化劑重大事件

2011年5月台灣昱伸公司被查出將塑化劑DEHP當作配料生產起雲劑長達30年,原料供應遍及全台。截至2011年6月6日,受事件牽連的廠商已經達到278家,可能受污染產品938項。

2011年6月 國家藥監局發出通知,在廣東、浙江4家企業8個樣品中檢出鄰苯二甲酸酯類物質(簡稱「塑化劑」),包括番石榴香精、綠茶粉、液態酥油、蛋牛奶香油、面包酵素改良劑、桂花香精、綠茶香精、杏仁香精。

2012年11月19日 酒鬼酒被曝塑化劑含量超標,酒鬼酒當日臨時停牌。受此消息影響,白酒板塊全線大跌。酒鬼酒塑化劑事件將整個白酒行業拉進了一場巨大風波。

2012年11月底 網友「水晶皇」公佈了53度飛天茅台在香港化驗所的檢測結果,根據水晶皇貼出的檢測報告,送檢茅台含有塑化劑。茅台公司發佈公告稱,自送產品三家權威檢測機構檢測均符合標準。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稱,從2013年12月至2014年4月開展的跨年度食品安全專項整治中,將白酒塑化劑作為重點。

(南方週末實習生李雅娟整理)

不公開,就是有問題?

衛計委在通報風險評估值的同時,還附上了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提供的詳細解讀。高承才覺得挺滿意,作為一個普通消費者,他明白了白酒中的塑化劑不是非法添加,而是來自塑料管道等食品材料的遷移。

「要是能及時公開,不拖這麼長時間就更好了。」高承才說。

南方週末記者瞭解到,無論是參與國家級還是地方委託研究的學者,大多主張向消費者公開塑化劑的評估結果。「儘管存在一些風險,但還沒到引發恐慌的程度。」有些學者擔心,藏著掖著反而會讓公眾倒過來理解——不公開,就是有問題。

好在,隨著台灣塑化劑和白酒塑化劑事件的影響,塑化劑問題已成「顯學」,普通消費者也可以通過搜索專業難懂的學術文章來管窺身邊的塑化劑風險,特別是針對女性和兒童等敏感人群。

僅以2014年最新發表的幾篇針對長三角地區的學術論文為例。

——兒童是受到塑化劑影響最大的敏感人群。浙江省食藥檢驗研究院胡磊等檢測了浙江11個地市兒童口服液中塑化劑殘留情況,結果塑化劑檢出率 33.3%,其中一批樣品DEHP含量較高,達4.1mg/kg,超過衛生部相關文件規定的限度1.5mg/kg。

——塑化劑可能通過母體影響子代健康。上海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楊柳等對上海兩所高校的女大學生使用的99種化妝品進行檢測,共檢測出10種PAEs,其中檢出率最高的是DEP(塑化劑的一種),檢出率高達48.5%。而化妝品中不允許使用的DBP和DEHP分別有3種和2種化妝品被檢出,檢出率分別為3%和2%。

——最常見的飲用水也不能倖免。蘇州市疾控中心張付剛等對蘇州的飲用水進行檢測,除一家水廠外,大多未檢出PAEs,而來自合肥的一項類似研究卻顯示各採樣點均有6種塑化劑被檢出。

如果以這些文章為依據,列個塑化劑清單,中藥、水產品、蔬菜、肉蛋奶、植物油……你會發現塑化劑幾乎污染了所有食品和日用品。

「去塑化」需公開透明

目前,塑化劑的研究有個特點,一般都是針對某一類產品做單一評估,因此結論通常是:受到塑化劑污染,但不存在健康風險。

不過,由於塑化劑問題普遍存在,最大的風險來自未知的「總量暴露」,即從不同食品或渠道攝入的塑化劑總量。

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張蘊暉研究塑化劑問題多年,是國內為數不多的做過總量暴露評估的學者。

2007年,在一項針對長三角地區的研究中,張蘊暉團隊的研究結果顯示,當地居民DBP總攝入量為14.8μg/(kg·d),其中90%來自食物。這意味著,按體重60kg算,一個人每天DBP攝入是0.88mg。這一結果超出了此次衛計委公佈的塑化劑健康指導值——此次公佈的結果稱「DBP的毒性較大,對於60kg體重的人來講,每天攝入0.6mg的DBP是安全的」。

2012年,張蘊暉在國際期刊上發表了最新的研究總量暴露的論文,這一次研究地域從地方擴展至全國。

結果顯示,過去10年裡,空氣中DEHP含量隨時間發展遞增,其中廣東和東北地區污染較嚴重。此外,珠江角成人PAEs總量和DEHP攝入量分別為128.63和61.29μg/(kg·d),明顯高於長三角地區。

「當然,兩篇文章也存在侷限性,比如樣本量不夠大,數據不夠權威。」張蘊暉說,比如飲用水中塑化劑是非強制性檢測項目。這些週期性數據只有官方有,研究者拿不到,公眾更無從知曉。

但學界能夠明確的是,塑化劑對健康的潛在風險。

2005年,國際學術界首次報導,尿液中的塑化劑含量與新生男嬰的肛殖距縮短有相關性。這是民間傳說塑化劑會使男人「雌性化」的科學由來。

張蘊暉在上海等地所做的敏感人群流行病學調查表明,塑化劑與胎兒宮內發育遲緩和男孩青春期的延遲都具有相關性。

對一位有11歲女兒的母親來說,張蘊暉能做的只是讓自己的孩子少接觸塑料製品,堅持用玻璃杯喝水。但作為學者她認為公開透明是解決塑化劑危機的根本之道。

這一觀點甚至在她的一項研究中得到印證。張蘊暉團隊曾檢測過上海學齡期兒童體內塑化劑的暴露情況,兩次檢測的時間點恰好在塑化劑事件被媒體曝光前後。她發現,事件發生之後,兒童體內的塑化劑含量明顯在降低。這或許跟一些產業「去塑化」以及家長重視有關。

「科學家做風險評估,政府做風險管理,但更重要的是針對公眾的風險交流。」張蘊暉說,「你的研究成果要讓公眾知道,政府的舉措也要公開透明,才能根本改善環境對健康的影響。」

撬開 塑化劑 塑化 黑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85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