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在香港感受勃拉姆斯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2299

  如果你看到太古地產在中國香港跑馬地司徒拔道建造的新樓Opus Hong Kong,即便不和那些著名的「屏風樓」做對比,你也會知道這是一個奢侈品。


  在地少人多的香港,大部分的住宅樓平均每戶面積只有50平方米,以擠進去儘可能多的戶數。在飛機著陸前俯瞰,只見樓房高而扁,往往長長一排從上到下都是密密麻麻的窗戶─「屏風樓」因此得名。

 

但Opus Hong Kong只提供12套房子,每層一套,每套面積約為560平方米。樓房設計別出心裁,承重柱全部被移到樓體外側,以至於這棟樓看起來就像一堆扭來扭去的樂 高積木,12套房子的窗戶都有不一樣的朝向。即便四周豪宅林立,獨特的外觀仍然讓Opus Hong Kong顯得非常搶眼。


  2012年8月,Opus Hong Kong迎來首位租客,以85萬港元的月租刷新全香港租金最貴樓盤的記錄;同一個月,一位買家以4.7億港元購入其中一層,如果按照每平方英呎的成交價格 計算,Opus Hong Kong成為僅次於倫敦One Hyde Park的全球第二貴樓。


  這棟住宅樓5月才正式竣工,它的設計者是今年已經83歲的美國著名建築師,1989年曾獲得過建築界最高獎項「普利茲克獎」的Frank Gehry。比起其他早就開始在亞洲地區把自己的建築藍圖變成現實的西方建築師,Frank Gehry是個遲到者─Opus Hong Kong是他在亞洲的第一個作品。


  與其說Opus Hong Kong是一整棟大樓,還不如說Frank Gehry是把一間間臥室、廚房和客廳漫不經心地摞到了一起。他認為設計師不應該束縛住戶對自己房子的想像力,住戶有權按照自己的喜好來決定是否要敲掉任 何一堵牆,然後把家佈置成自己喜歡的樣子—哪怕是擺上品位很差的沙發。因此,Opus Hong Kong的室內牆體並不起承重作用。


  牆外的承重柱被做成二十條彷彿從第一層的外牆攀附生長到頂層的鋼筋混凝土長柱,「固定」和「連接」著被堆高的房子。由於樓層的不規則,每個方向的受力 並不均勻,這些承重的柱子經過計算之後進行了彎度的調整,最終形成了扭曲向上的形狀。遠遠一看,你會想起竹林或是那些被海風吹過的、正在擺動的蘆葦桿,這 也成為了這棟建築的標誌。


  Opus Hong Kong位於跑馬地最高處的一塊私人區域,四周沒有任何建築物,而且面朝維多利亞港,可以飽覽整個香港島的景色。為了使景色的可視度放到最大,Opus Hong Kong的外側整體呈弧形,從空中俯瞰就像是一朵花。


  不過,弧形的空間也給室內裝修帶來一些挑戰。為Opus Hong Kong進行樣板房設計的室內設計公司Yabu Pushelberg在接受香港有線電視採訪時就曾表示,大多數現有的家具都是為了方形的房子而生產,要找到弧形的家具匹配Opus Hong Kong並不容易。


  由於大樓落地玻璃窗眾多,為了保持風格上的一致,承重的柱子也被建築工人用玻璃外殼包圍了起來,使整棟大樓如同水晶一樣。「司徒拔道一直都以豪宅出 名,其他樓盤可能只在用料上比較考究,但Opus Hong Kong的外形讓它成為這一帶最另類的建築。」香港美聯物業跑馬地分行主管何璦麟對《第一財經週刊》說。


  Frank Gehry的設計法則之一,是建築物必須要和它所處的自然環境互動。建築物所處的地理位置和所在城市的文化都是Frank Gehry想要在建築設計裡體現的元素。所以如果Opus Hong Kong不是建在司徒拔道,而是在紐約市,那麼它的模樣也會完全不同。就像西班牙的畢爾巴鄂是一個臨海城市,有著發達的造船工業歷史,Frank Gehry便為古根海姆博物館設計了一個航船般的外形。


  和美國人不同,明亮通風的大陽台是亞洲人尤其喜愛的房屋設計。為了迎合這種喜好,Opus Hong Kong的每套房子都有4個向外伸出的陽台,房子總面積的1/3都被4個陽台佔去。但這不是唯一的原因。「看見眼前海港,很自然就會想要把陽台設計得足夠 大,就像船上的甲板一樣。」Frank Gehry曾經這麼解釋道。


  你想像一套單層面積達560平方米的房子到底是該如何的無邊無際。太古地產為此做了市場調研,認為如果每一位住戶能夠360度飽覽山景和海景,所能獲得的收益率將是最高的。

這是一塊1940年代起就屬於太古地產發展的地皮,原來是太古集團為公司董事興建大宅而購入的。2008年,原有的大宅被拆之後,太古地產決定申請特殊用途以改建成地產項目。但按照規定,新住宅項目不能超過特定的高度。


  「我們擁有這塊地已經超過了60年的時間,太古地產希望能把它打造成香港的新地標,我們認為Frank Gehry擁有這樣別出心裁的創造力。」太古地產的行政總裁Martin Cubbon對《第一財經週刊》說。


  儘管每月租金高達85萬港元,不過太古地產方面透露,設計師是Frank Gehry這件事已經讓許多人對成為這裡的租戶充滿興趣。


  這毫不奇怪,「Gehry Effect」這個說法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了。Frank Gehry為洛杉磯設計的迪士尼音樂廳已經成為了當地的地標建築;他為芝加哥千禧公園(Millennium Park)設計的Jay Pritzker戶外音樂廳也大受歡迎,並大幅度拉高了四周的土地價格。


  18歲隨父母從加拿大搬到美國加州的Frank Gehry做過卡車司機,也修讀過播音和化學,但折騰了幾年,他並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直到Frank Gehry想起音樂帶給他的愉悅,他才終於決心要從事和藝術相關的工作,申請成為南加州大學建築專業的學生。

 他那些前衛的設計靈感很多來自古典音樂。門德爾松和勃拉姆斯是Frank Gehry聽得最多的兩位作曲家,音樂節奏也被Frank Gehry畫上了建築圖紙。從字面上解釋,Opus Hong Kong意為「香港樂曲」,堆疊有致的樓層如同音符。


  設計得越是抽象,也意味著對建築技術的更高要求。Frank Gehry稱,他可以很快地想出50種不同的設計方案,用小木塊搭建不同大小的模型,想像它被建造起來以後的樣子。但真正的難點不在創造性的部分,而在實現的部分。


  在Frank Gehry的工作室裡,Opus Hong Kong的模型擺滿了幾張蘋果店裡那樣的大方桌。模型先從大樓的整體結構開始,然後再到每層樓的具體設計。Frank Gehry還擁有自己的3D繪圖技術公司Gerhy Technologies,在施工之前對模型進行建築模擬以確定可行性。


  為了讓設計效果和實際建築更接近,Opus Hong Kong的石砌地基還採用了從西班牙進口的琥珀石,這也是Frank Gehry在古根海姆博物館所用過的材料。


  這樣一來,造價總是不菲—連上買地的費用,Opus Hong Kong每平方米的造價達27萬港元。不過,太古地產計劃對這12套房以出租為主,只會對其中2到3套進行出售,並沒有迅速回籠資金的打算。「鑑於這塊地 對我們的歷史意義,太古地產還是希望能夠對Opus Hong Kong長期持有。」Martin Cubbon說。


香港 感受 拉姆斯 拉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61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