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广深铁路或步后尘整体上市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0-29/xNMDAwMDIwMzUxNg.html

太原铁路局成为中国第一个实现整体上市的铁路局。

由该局控股的大秦铁路(601006.SH)10月20日发布公告称,将公开增发不超过20亿股股票,以收购太原铁路局运输主业相关资产和股权,募集资金约165亿元。

本次收购涉及太原铁路局管辖的7条铁路干线和5条铁路支线,各类配属机车和客车,同时还包括朔黄铁路以及太原铁路巨力装卸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权。

收购完成后,大秦铁路的煤炭运输业务将从山西北部扩张到山西全境,并基本控制了山西和内蒙古煤炭外运的主要通道。

而大秦铁路的业务范围,也将从铁路煤炭运输为主转向货运、客运全面发展,形成均衡的业务格局。同时,太原局铁路运输主业资产也实现了整体上市。

2006年刚上市时,大秦铁路的主要资产包括大秦线、丰沙大线和北同蒲线。本次收购完成后,公司收入将增加100亿元以上,而太原铁路局2010年的净利润预计将达到近30亿元。

太原铁路局在全国18个铁路局当中,是货运量最大、运输收入最多的铁路局。该局货物发送量占整个铁路货运量的六分之一以上,煤炭发运量占整个铁路运量的三分之一左右。

此次收购被业内认为是铁路行业投融资体制改革的一次重大尝试。

中 投顾问高级研究员黎雪荣认为,太原铁路局的整体上市,符合铁道部推进铁路局“公司化、资本化”的改革思路。她预计太原局整体上市后,广深铁路 (601333.SH,00525.HK,GSH.NY)下一步极有可能收购广铁集团的资产,推动后者实现整体上市。而太原局的上市模式,也将为上海铁路 局改制上市提供参照。

存量资产上市是社会资本进入铁路行业的一种方式。铁道部副部长王志国曾公开表示,铁道部一直在深化铁路的投融资体制改 革。社会资本投资铁路,包括以下几种方式:一种是合资建路,比如京沪高速铁路;第二种,鼓励其他的企业、社会资本投资铁路;第三种,就是把比较好的存量资 产上市。


廣深 鐵路 或步 後塵 整體 上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72

微信朋友圈變質:走向「弱關係」 或步微博後塵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3123.html

當微信通過OTT(過頂傳球)快速切入移動互聯網的社交圈時,輿論開始力捧微信的社交網絡力量。

但不和諧之音也隨之來了。資深媒體人楊樾楊樾在微博上說了段很經典的話:我現在也很少上朋友圈了,一開始覺得挺好,因為都是朋友,沒有戾氣,沒有爭執,只有祥和與正能量,但現在,在裡面翻一翻,全是長篇大論的心靈雞湯,各種佛經,各種祈文,各種符咒、各種轉發十個人,各種活佛與仁波切,各種胡因夢,各種克里希那穆提,知道的這是朋友圈,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機場書店呢。

而這一切,亦曾發生在開心網和微博之上。

從「強關係」走向「弱關係」

以「強關係」為主打命題的微信,其實從進入營銷的那一刻,就成為了一直用來做反面典型的微博式「弱關係」。

微信強大與否,早有公論。4億用戶的基數讓其在社交網絡上獨領風騷。而一個又一個朋友圈,高度精準了用戶的特定屬性,也使得微信營銷成為了一個十分時髦的話題。

當然同時,也帶來了一些麻煩。有很多用戶都發出了類似文章開頭楊樾楊樾的聲音。

營銷過度都會如此。而這和當年的微博何其相似。從本質上來說,無論微博或是微信,無論初始好友來自電話本還是即時通訊軟件或是名片上的簡短鏈接與二維碼,一個真實用戶的社交網絡,在初始狀態都是強關係的。當然,名人的社交網絡,無論是微博還是微信,其實都不在此類。

對於普通用戶來說,本質並不會變,因為無論哪種應用,都是一個社交平台,是和現實中的熟人或半熟人交互生活點滴的地方。

但一旦粉絲積累日益增多,一旦微信或微博開始走向營銷之時,這一切就開始改變,改變成一個表面上在交互,實際上充當著公告板用途的偽社交平台。這時候,很多朋友圈就開始變質,變質為一個教主和若干教眾的傳播與被傳播關係,而非通常意義的朋友了。

知名的微博走過了這一歷程,而如今有些朋友圈也在逐漸步入這一歷程。不過是又一個社交網絡的循環而已。

沉澱 循環之後的輪迴

用戶難免迷茫,不可避免的,朋友圈裡人越來越雜,信息越來越亂,到底在沉默中沉默還是在沉默中爆發?

答案很簡單,微信走過喧囂期之後,逐步沉澱,形成興趣點和需求點分眾的社交網絡,就如開心網已經完成和微博正在完成的那樣。

說微博正在完成,是因為以媒體屬性為基本特徵的微博的用戶已經開始沉澱,尤其是新浪微博,他們不再盲目收聽著各種認證微博和段子大號,而是開始減少信息的來源,精準信息的需求和交互。而微博的主要信息發佈者們也開始沉澱,他們開始發現,其實社交網絡的核心還是交朋友,而非發信息,他們開始有選擇性的和熱心粉絲們建立從陌生人到半熟人乃至熟人之間的聯繫。他們之間,有一種強有力的信息傳播紐帶,這就是准媒體屬性,一個其實從微博登場開始,就已經為其社交網絡基本設定所左右的結果。

說開心網之類的早期社交網絡已經完成,是因為微博、微信經歷的一切,它們早已經走過。所不同於微博的媒體屬性和微信的即時通訊屬性的是,它的路線也按照最初的原始設定,有著強烈的遊戲屬性。用一個並不太嚴謹的形象比喻來簡單劃定,我們可以認為,微信上的用戶是在打電話、發信息,新浪微博上的用戶在正襟危坐、坐而論道,而開心網上的用戶,則是在遊戲、在嬉戲、在休閒,儘管這些用戶其實只是同一個人在不同的時間用著不同的社交網絡。

而從發展軌跡來說,也是三個階段的分野。微信目前的用戶如果大體視之為從眾型,那麼即將完成沉澱的微博則是忠誠型,而早期社交網絡則已經進入理智型。其過程則都是從一窩蜂殺將進去、到根據自己的需求逐步分化,形成一個又一個關係或強或弱但興趣點卻高度集中的「朋友圈」。

因為經過多年的積澱,類似開心網之上的用戶之間,已經完成了相互之間的友情積澱,這些用戶更理性、更懂生活、也更注重情感交流。可以預測的是,開心網正在從一個大眾化的泛社交平台向網友與朋友親密溝通、深度互動的小眾化平台轉變,雖然總體分享量較少,但是用戶溝通的深度會更大。

從強到弱,再從弱到強

這種理智型,最終就形成了社交網絡上用戶與用戶之間信息交互的分眾。儘管這批用戶可能同時也在使用著微博和微信,但在開心網之類的早期社交網絡上,經過沉澱,他們在這裡所表現出來的用戶行為,往往對生活品質要求高,有自己特定愛好,特定興趣,偏理性、偏成熟、心態開放並且積極,喜歡深度互動與溝通,屬於都市生活家。

簡言之,社交網絡的主力用戶和他們的粉絲關係,必須也必然走過三個階段——從強關係到弱關係,再由弱關係回歸強關係。而即使是同一批網友在不同的社交網絡上,因為其成熟度和沉澱度的不同,也必然經歷這三個過程,並呈現出在同一時間在不同平台完全不同的行為特徵,而這種特徵,也帶來了實際功效的不同。從傳播的角度來說,同樣的信息在三個平台上,其精準效力和傳播到達與轉換率,也就形成了三個層級,同樣,也是從眾、忠誠和理智這三個詞彙所一一對應。

誰都有弱點

但同時,無論是哪種社交網絡,都有自己的弱點,如開心網上,最受用戶歡迎的應用是:照片、記錄、禮物、休閒類應用(電影、音樂、讀書)、社交遊戲,顯而易見,這樣的社交網絡很休閒,休閒沒什麼不好,就是很難形成象微博那樣的話題性爆發。因此在國內的社會化分享工具提供商JiaThis最新發佈的《2013年5月國內社會化媒體分享數據排行報告》顯示,其分享百分比為5.15%,名列國內社交網絡第6,而排名第一的新浪微博為17.86%。

同時,微博上儘管也加載了類似開心網之上的諸多休閒應用,但卻使用率較低,特別是微遊戲上,總是空落落的,用戶對微博的主要需求,就是話題、媒體、傳播,其他的就變得有些無足輕重了,也使得其盈利成為了難題;而微信,所謂強關係向弱關係轉變中,公信號的公告板形式和稀薄的交互效果,讓人難免有回歸官方網站的留言簿之感。

當然,微信很快會進入現在微博的狀態,就如微博正向開心網之類社交網絡的狀態進軍,只是,這還需要時間。且和移動與否——無關。


微信 朋友 變質 走向 關係 或步 步微 微博 後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9409

美公司債閃現“危險信號” 中國債市或步後塵?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9/4692373.html

美公司債閃現“危險信號” 中國債市或步後塵?

一財網 周艾琳 2015-09-28 21:59:00

“美國債市現狀可能也是中國公司債的預警。” 信達澳銀基金某基金經理告訴《第一財經日報》。在他看來,由於資金從股市流入債市、“雙降”釋放的流動性,中國當前的債市就像股市的5000點這一說法並非誇大,交易所信用債瘋狂加杠桿的現象隱含了較大風險。

當前,美國公司債市場可能已經閃現“危險信號”——利差(spread)擴大、高收益債(又稱“垃圾債”)遭拋售。同時,在大洋彼岸的中國公司債市場則正被比作“5000點的股市”,未來“去杠桿”所隱含的風險正不斷積聚。這場債市泡沫“雙城記”將何去何從?

據《華爾街日報》最新報道,美國基本面較好的企業所發行的公司債同國債的利差正不斷擴大,這也是在提前預示經濟風險。根據巴克萊數據,投資級公司債(評級高於或等於BBB-)的收益率已連續第二年上漲,這是自2007年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前兩次還是發生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此外,垃圾債的利差更是已攀升至5.88個百分點。

“美國債市現狀可能也是中國公司債的預警。”信達澳銀基金一位基金經理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在他看來,由於資金從股市流入債市、“雙降”釋放的流動性,中國當前的債市就像股市的5000點這一說法並非誇大,交易所信用債瘋狂加杠桿的現象隱含了較大風險。相較債市而言,四季度更傾向押註股市反彈機會。

野村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趙揚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美國房企債違約時有發生,中美的不同之處在於中國仍存在‘剛性兌付’。不過當前中國信用債的泡沫的確引人擔憂。”

美國投資級公司債風險升級

回顧2014年,那場由美國天量流動性所打造的“股債雙牛”仍歷歷在目,零利率環境導致逐利資金流入債市,投資級公司債和垃圾債收益率屢創新低。然而,隨著泡沫的積聚和美聯儲加息時點不斷臨近,投資者似乎嗅到了風險的氣味。

根據巴克萊最新數據,截至上周五(9月25日),美國投資級公司債較國債平均收益率高出1.62個百分點。這一利差在2014年年末為1.31個百分點,而在2013年年末為1.14個百分點。

一般而言,“利差”越大,意味著投資者對於公司債收益率的期望值越高於國債,這也代表著投資者對美國企業前景和財務狀況的擔憂。多數投資者和分析師都表示,他們正在密切關註債市動態。作為公司債配置的主力,銀行也在削減倉位。

當前主要存在這樣一種擔憂,即海外經濟疲軟的負面影響或將最終外溢至美國企業。這在近期機械及制造巨頭卡特彼勒(Caterpillar)的巨幅裁員計劃中便可見一斑。

卡特彼勒上周宣布下調2015年及2016年全年銷售及營收預期,為減少股東損失,該公司還宣布可能在未來三年減少1萬個工作崗位。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建築設備銷售放緩則是一大原因。

此外,美聯儲加息預期也將使得債市承壓。美聯儲主席耶倫(Janet Yellen)上周表示,只要通脹依然保持穩定且美國經濟表現強勁足以促進就業,她預計將於今年稍晚升息。

(註:美國投資級公司債收益率上升)

美垃圾債遭到拋售

除了投資級公司債,垃圾債與國債的利差闊幅則更為明顯。截至上周五,該利差已攀升至5.88個百分點。

相關數據顯示,投資者正在撤離垃圾債。例如,化工產品生產商Olin Corp近期減少了發債量,同時提高了收益率,其最新發行利率由一個月前的7%上升至10%。

垃圾債對於經濟環境的變化更為敏感,這主要因為其債務負荷更高,且應對經濟下行的緩沖空間相對受到擠壓,評級也低於投資級公司債。

此外,據S&P Capital IQ LCD,歐洲有線電視公司Altice SA上周五將用於收購Cablevision Systems Corp的垃圾債發行規模從63億美元縮減至48億美元,同時提高了利息。同時,該公司增加了長期貸款的規模以為該筆總價100億美元的收購融資。

“自2014年中期以來,利差的擴大的確是一種值得擔憂的趨勢。我們仍然在尋思其背後的驅動因素。”幫助管理2200億美元的奧本海默基金(Oppenheimer Funds)首席投資官Krishna Memani表示。

值得註意的是,美國今年高收益債券發行量是多年來的首次下跌,2015年以來跌幅達1.5%。這也對此前的並購熱潮造成了打壓。

說到該現象的負面沖擊,華爾街老牌投行摩根大通則首當其沖。該行在債券承銷和並購業務方面都有巨大敞口。根據Dealogic,今年以來,摩根大通承銷的垃圾債總值高達250億美元,市場份額為11%。

此外,垃圾債券與杠桿收購有密切的關系,可以說沒有垃圾債券就沒有20世紀80年代美國企業的並購浪潮。垃圾債券的高收益性可以容許低信用評級的中小企業發行債券進行融資。

中國公司債需警惕杠桿風險

由於美聯儲多年的零利率政策,“美債泡沫論”其實由來已久,而中國“公司債泡沫論”則在近兩個月才尖角初露,然而其潛在“殺傷力”不容忽視。

據Wind資訊最新數據顯示,今年前8個月,公司債發行量是去年同期的2倍之多。截至今年8月,上交所共計發行公司債514只,發行總規模約為2762.5億元,而去年同期的328只公司債總規模為829.2億元。此外,公司債的發行利率則屢創新低,甚至出現公司債與國開債利率倒掛的“奇景”。

除了股市資金回流債市,這一輪公司債井噴主要因為今年1月證監會發布的《公司債券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其擴大了發行主體,也加快了審核,使得公司債發行條件高度市場化;此外,央行連續降準降息,也使得大量流動性進入債市;更為關鍵的是,公司債能夠折算成標準券進質押庫,為投資人的後續操作提供了較為便利的流動性功能。

“泡沫主要集中在交易所的公司債。與銀行間市場不同,交易所流動性較好,可以將債券再抵押,放大杠桿。當前,利差已經收窄到了誇張的地步。盡管充沛的流動性仍可能使公司債收益率繼續下行,但空間已經有限。”上述信達澳銀基金經理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

就銀行間市場的信用債,招商銀行同業金融總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認為其風險較小。“主要是銀行資金在加杠桿方面較為謹慎,委外投資部分占比也較低,同時銀行理財資金規模較大,通過在特定時點合理安排到期資金,能夠有效緩解時點流動性的沖擊,因此‘解杠桿’對銀行間市場信用債的沖擊應在可控範圍內。”

不過,上述基金經理也對本報記者指出,“由於短期流動性極為充沛,因此銀行間市場也存在加杠桿現象,一旦資金波動引發‘解杠桿’,銀行虧損規模不在少數,其頭寸體量本來就較大;此外,如果交易所信用債被拋售,銀行間市場也能遭到‘溢出效應’。”

在他看來,中國四季度的債市機遇可能並不如股市。“由於經歷了上一輪下跌,當前股市的風險收益比更為可觀;8月社會融資增速整體平穩,可能是經濟形勢走穩的先行指標,資金可能持續回流股市。”

不過,對於“債市是5000點的股市”這一看法,同安投資某固收組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股票投資邏輯和債券不同,直接比較或並不合適。“股票是高拋低吸,而債券價格則是由真實的資金需求所推動的。盡管當前債券收益率為歷史地位,但只要經濟預期不穩、“資產配置荒”現象存在,就仍或是債券的買點。其實要說投資風險,其一直都存在,哪怕杠桿處於低位之時。”

 

【相關閱讀】

公司債也“瘋狂”?“加杠桿”風險高懸

“資產配置荒”引中美債市齊瘋狂

風口上的債市:流動性或成“暴風眼”

公司債遭市場哄搶 加杠桿或引爆風險

全球資金大遷移:逃離股市 奔向債券與貨幣基金

股市遇冷債基“洛陽紙貴” 四季度或仍存投資價值

編輯:林潔琛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公司 閃現 危險 信號 中國 債市 或步 後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224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