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十姑娘:何俊仁為我捱義氣

2006-8-24  NM




何俊仁不排除幫十姑娘惹禍

何鴻燊:要全力緝兇

過 去一星期,港澳兩地均發生了恐怖兇殺兼傷人事件,繼上週五,何鴻燊馬仔楊海成旗下的賭廳廳主夫婦,往珠海追賭債時被割喉殺害。香港這邊的立法會議員兼民主 黨副主席何俊仁,週日亦遭三至四名大漢,在中環當眾狂打至重傷。兇徒公然挑戰香港治安,特首曾蔭權聲言要揪出幕後黑手,十姑娘更登報公開譴責。就連北京港 澳辦官員,亦立即向有關人士了解事件。

縱橫港澳兩地的賭王何鴻燊也說:「我唔識呢位何先生(何俊仁),但喺香港同澳門發生咁嘅事,我都好唔高興,相信在一哥(警務處處長)領導下,希望快啲破案,水落石出。就知道係邊個做啦,係啦要全力緝兇。」

何俊仁被襲後嚴重受傷,連鼻樑骨也折斷;事發後,引起全港震動,特首聲言無論天涯海角,也要將兇徒逮捕歸案。

「都好難破案,警方都毫無頭緒。」一名探員表示,警方未必能成功於現場套取到指模,三至四名兇徒行事專業,傷人前只要在手指搽上指甲油或黐膠紙,就不會留下任何指模,何況他們全程戴上鴨舌帽,附近閉路電視也未能攝下樣貌。

「講真,呢幾條友肯定係收咗錢來做嘢,仲要揀遊行完喺鬧市郁手,擺到明就做俾全世界睇。負責行動嗰幾條友好專業,亦都預咗俾人拉,附近就係政府總部,又多差人巡邏,好難擔保唔會失手被擒。」該探員分析。

該探員指出,江湖上買兇尋仇,很多時落手者都未必知最終老闆是何人,因為居中策劃的「大佬」,也不着眼幾十萬「行兇費」,通常是為了日後可以在「幕後老闆」近身賺取更大利益。

行兇手法有前科

這類被毆而無法偵破的案件,也是經常發生,最近的例子便是「巴士阿叔」陳乙東被襲事件,當日陳乙東在餐廳內被三名兇徒毆打,兇徒以口罩遮面,並集中毆打他的頭部,全程更任由記者影相,全不擔心警察會調查,而案件至今毫無頭緒,手法也和今次何俊仁被毆相似。

本週二,何俊仁舉行記者會,被問到襲擊會否因為替十姑娘打官司,他說:「不想揣測被襲動機,但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早 在今年五月廿九日晚上,何俊仁與十姑娘何婉琪,在半山愛都大廈會所內與本刊記者會面時,談到代表十姑娘控告何鴻燊的官司,被問到「驚唔驚」,事關曾任十姑 娘法律顧問的莫超權,○二年在上環其律師樓附近被兩名大漢拳打腳踢,○三年在薄扶林家中門口再遭人「扑濕」送院。何俊仁得悉此事,但依然一往無前,「接得 呢單case就無得驚,驚就連律師都做唔到。」以往曾替十姑娘辦事的財務顧問Ian Robinson、代表律師Mark Side都曾收過恐嚇信,內容是「Stop talking. Don't come to Macau. Remember C.K. Mok」(譯:收口,不要來澳門,記得莫超權。)

敦促警方緝兇

十姑娘說:「何俊仁係好有正義感,佢睇過我的case認為有得 打,所以全力幫我。」十姑娘找來何俊仁幫手,亦有多方的考慮,認為他是立法會議員,而且是民主黨副主席,屬公眾人物,估計就算有人要對付他,也不會太「狼 死」,誰知三名拿着棒球棍兇徒,竟然在週日公然挑戰香港法治,還在中環麥當勞內襲擊何俊仁。十姑娘方面推測:「行事的人選在中環,咁高調即係想中央都知 啦,我相信無論天涯海角抑或近若毗鄰,在特首曾蔭權的領導下,香港政府一定能夠將兇徒緝拿歸案。」

何俊仁在過去三個月,一直為十姑娘控告何鴻燊的官司做準備兼度橋,馬不停蹄往來港澳兩地的司法機構。今年五月二十三日,十姑娘控告何鴻燊及澳博董事蘇樹輝誹謗、剋扣董事酬金及阻撓賣股的入稟狀,就是一手由何俊仁草擬,並不停跟對方的律師交換文件,準備排期上庭。

案件敏感律師難求

而何鴻燊旗下的澳博一直希望在香港上市,今年初,澳博方面還接觸澳娛的小股東,替他們辦理手續,把股東身份登記在名冊上,準備為上市鋪路。不過隨着何俊仁出手替十姑娘打官司,對澳娛遺失股東名冊一事死咬不放,澳博的上市步伐亦停頓下來。何俊仁質疑澳娛遺失股東名冊,此後所有股東會通過的決議皆無效,包括推舉四太、三太、蘇樹輝等人為董事,以及通過把澳博上市的議決。「除非官司清咗,否則無可能上到市。」一港交所上市委員說。

大 戰在即,身為重將的何俊仁突然遇襲,令官司再添變數。在澳門方面,十姑娘除了聘用與特首何厚鏵友好的區安利作為代表律師外,最近亦找到雷正義處理法律訴訟 事宜,雷正義是澳門著名刑事案大律師,曾處理過九九年江湖人物崩牙駒(尹國駒)被控洗黑錢、放高利貸及身為黑社會成員等。十姑娘稱:「喺澳門願意接我嘅律 師唔係咁易搵。」

十姑娘媳婦陳復生現時身在北京,本週一她沉重地說:「北京港澳辦官員剛剛給我哋公司電話,想話了解何俊仁被襲事件,我會集齊所有香港報紙交俾港澳辦。」

中央出手平息事端

其實早於十年之前,澳門亦出現賭權利益的鬥爭,火併一觸即發,最後要靠中央擺平。

於九五年,四太梁安琪的身份仍未太公開曝光,何鴻燊只承認她是自己的女友,當時她已懷着幼子何猷君,開始沾手賭場生意。

賭 場從來都是爭奪利益所在的地頭,自然令某些利益集團感到不安,有人願意付出一千萬元策劃「買起老四」計劃,涉及人物包括當時仍未落網,穿梭中港兩地的大賊 葉繼歡、綁架李澤鉅及郭炳湘的大富豪案件中的第二被告陳智浩,而負責統籌整個行動的,是一名梁姓澳門江湖大佬;其後幕後主腦還度出另一條橋,除了買起「老 四」之外,還要綁架何鴻燊,然後通知何的左右手蘇樹輝,勒索十億元。

這名梁姓江湖大佬曾找一名與中央有連繫的香港商人商討,這位商人說: 「這件事一定無得傾,一定穿㗎。」該商人通知當時國家安全局局長賈春旺,賈春旺邀請何鴻燊到北京,並告知他身陷險境;何鴻燊得知有親信對付自己,立時面如 土色,賈氏着何鴻燊要小心,但千萬不要報復,所有事情交由國家處理,國家不欲見到接近回歸前澳門烏煙瘴氣。這位商人說:「老四係過分,每個人都係為咗自己 下一代去爭權奪利。」而何鴻燊自此逐漸把賭場的周邊生意及管理權收歸自己旗下。

賭客被撬出言炮轟

何鴻燊得悉自己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後,自此聘請多名保鏢跟身,而這位梁姓江湖大佬,後來獲何鴻燊給予一個賭廳經營,名為東方娛樂廳,不過他於○四年因醉酒而突然暴斃,出殯時數百名香港江湖中人前赴澳門致祭。

而 最近澳門形勢又再緊張起來,何鴻燊於本月十一日按捺不住,開口發炮金沙的佣金過高,趕絕旗下賭廳的生意,「澳門博彩業最緊要和平穩定,大家有得撈,老實 講,啲錢又唔係你賺得晒,你都係打工,趕盡殺絕有乜意思,你惡意到咁我好唔高興。」他更警告說:「你一惡鬥親唔係好有型,係好危險!」「你唔好以為澳門咁 和平!」

他並且自揭今年上半年澳博貴賓廳生意較同期大跌兩成,其中三分之一,即約五十個賭廳將面臨倒閉。

葡京搵食愈來愈艱難,上週發生在珠海的廳主兇殺案亦因為生意難撈所致,被人割喉的夫婦是何鴻燊馬仔楊海成旗下的賭廳廳主,周若紅(貓姐)及丈夫林寶生(貓公)。

疊碼仔搵食艱難

賭業中人阿堅慨嘆,現在經營賭廳的老細及疊碼仔均只是表面風光,「貓公貓姐出面幫客人向公司借錢,自己要上身之餘,筆錢太大亦不可能假手於人收回,佢哋(貓公貓姐)今次咪因收數出事囉……」

原來,近年澳門賭廳愈開愈多,由過往幾十間暴漲至近二百間左右,為了爭生意,很多時過往認為比較難收的借貸,在珠海被殺的「貓姐」夫婦亦要做,甚至不怕麻煩親身上大陸追數,怎料今次卻賠上性命。

「以前就話香港和澳門疊碼仔吃香,而家幾乎都係大陸疊碼仔天下,佢哋有大陸關係又多大陸客,賭場又由過往每月出碼糧改為即日出,本地疊碼仔邊夠大陸人做。」阿堅透露,為了留住大陸客,一些本地「疊碼」因而經常要北上收數或陪客來澳門,不時身懷巨款穿梭兩地,終引起人紅眼。

金沙投資一年回本

不少澳娛疊碼仔索性帶客「過檔」,對原本澳博疊碼仔和賭廳造成強烈競爭,「澳博賭廳每十萬泥碼回佣七百,人哋其他賭場,回佣由千一至千四都有,而且設施和地方又好,冇烏煙瘴氣又冇抽水,澳博賭場好難同人爭。」一名疊碼仔說。

在 此消彼長的環境下,金沙自從○四年開業以來,成績報捷,去年其博彩收入達七十七億元,繳交稅額亦有三十一億元,投資到澳門金沙的二億四千萬美元(約十八億 港元),在短短一年之間回本,因此金沙視澳門為一大商機,再斥資二十億美元在路氹建金光大道、酒店及賭場,將於○七年開張。而本週三,金沙的擴建賭場部分 「百樂坊」亦告開張,與即將在九月六日開張的永利一較高下。

永利澳門賭場正正在葡京對面,單是外貌葡京已相形見絀。永利澳門賭場及酒店,外 表金碧輝煌,內有六百間豪華套房、三百八十部老虎機及二百張賭枱。老闆史提芬永利(Steve Wynn)早於去年網羅一班在北京及上海的賭客,「永利由去年開始用私人飛機,一星期一班,讓北京、上海客人直飛拉斯維加斯,那兒新開酒店Wynn Las Vegas內部裝修全部迎合大陸賭客,不單所有設施的指示用上中文字,連餐廳食肆亦以中式為主,永利話我哋呢班VIP遲啲可以去澳門,唔使飛咁遠喎。」一 名永利的賭客說。永利還打算競投信德港澳碼頭的直升機場擴建部分;直接打破賭王壟斷來往港澳的直升機生意。

廳主蟬過別枝

而由嘉華主席呂志和控制的銀河娛樂,旗下在澳門的星際酒店亦快將開幕。葡京賭廳廳主支柱之一的楊光,早已投向呂志和旗下的華都娛樂場,一手主理華都賭廳的客仔。

隨 着永利開張,燊哥麾下的廳主亦蠢蠢欲動:「以前就話得一個老闆啫,依家所謂良禽擇木而棲。」而且四太揸權之下,與她友好的廳主,例如由金利豐證券行老闆朱 太的父親李惠文經營的黃金廳就五五分賬,同時可獲碼佣;其餘的賭廳則四六分賬兼且無碼佣,而廳主想經營賭廳必須向四太先「打招呼」,所以一眾賭廳廳主對於 四太揸弗並不「服氣」。

內憂外患賭王軟化

正當外來投資者的賭場紛紛開業搶生意之際,相反,由何鴻燊女兒何超瓊與美資的美高梅 金殿MGM合作的項目,由籌備至今共四年,遲遲未能落成;而MGM與何超瓊的合作仍然是膠着狀態,因為美國內華達州賭博監察局對於MGM的合作夥伴仍有保 留。最近何超瓊轉而與麗新主席林建岳合作,事關麗新在氹仔有幅前東亞衞視地皮。

至於何鴻燊二太所出的幼子何猷龍,旗下的新濠雖然泊上持有澳洲皇冠賭場的老闆James Packer的Publishing Broadcasting Limited(PBL),合營新濠博亞娛樂,一直部署在美國上市,意圖籌集興建賭場酒店的資金。但相較獨資興建賭場的金沙及永利,步伐來得慢。

面對內憂外患,何鴻燊有如熱鍋上的螞蟻,十姑娘方面指他的態度亦開始軟化,近兩三個月不斷透過「中間人」,包括城中富豪、律師及中方人士,要求與十姑娘會面;但十姑娘堅持要符合三個條件才有得傾,就是承認他的兒子何東舜銘有份的MVI公司在澳娛的股東身份,第二是歸還三十億元股息及取消所有法律訴訟。

本週二,何鴻燊特意向記者補充關於十姑娘把澳娛股份轉到MVI公司一 事,何鴻燊表示,十姑娘當年申請轉移股份,雖得到他和霍英東簽署同意,但卻未有發信詢問其他股東意向,而當時澳娛秘書長堅持「揸正嚟做」,令十姑娘無法如 願。「仲有,佢哋仔女走去告佢,話佢唔可以淨係俾晒一個仔(何東舜銘),最後法庭寫信俾我,根據葡萄牙法律,佢其他仔女係有權阻止嘅,法官同我講,單官司 未完結前,十姑娘嘅股份都唔准轉讓。」

賭廳話事人橫死

葡京金寶殿賭廳打理人貓姐夫婦(周若紅、林寶生),被人在珠海割頸及亂刀斬死於車內。

約五十歲的貓姐,早年本是葡京中場內的廿一點派牌妹,由於她工作表現出色,便被升至入賭廳派百家樂牌,加上她交際手腕了得,很快便與一班賭廳大客混熟,後來甚至脫離荷官行列,繼而進身疊碼仔,且業績一直不錯,連帶經營製衣山寨廠的丈夫也跟了她一起做疊碼的生意。

「貓姐以前仲响葡京打工時,响澳娛職工聯誼會內好積極,因佢愛跳社交舞,後來轉咗工後,再上職工聯誼會跳舞,有人話佢唔係員工,不讓她上來跳舞,之後就無再見佢幫聯誼會做嘢啦。」一名葡京的女荷官阿儀說。

及 後她成為了楊海成(楊受成弟)的得力助手,便主力在澳門實德系內的賭廳工作,初時負責公關工作,後期因結識不少大陸豪客,於是轉做「疊碼」,並任葡京金寶 殿行政總監。早前澳門實德十六浦發展項目的記招會上,貓姐亦有幫手打點。「佢哋算係高級疊碼仔,可能老細見佢哋多大客幫到手,咪分少少股份俾佢哋囉,除了 賭場疊碼回佣外,也有分少少賭場利潤。」據熟悉貓公貓姐的澳門賭業人士阿堅說。

親弟謀財害命

據悉,貓公貓姐上週離開澳門後,便往東莞收一條大數,約涉近千萬元,並曾對人表示會經珠海返回澳門,還順道與客人和生意往來的朋友在珠海見面聚會等。

惟 最奇怪是,貓公及貓姐的死訊曝光後,一直幫她打理賭廳業務的弟弟及數名親信手下同告失蹤。本週一,內地公安迅即拘捕了貓姐弟弟,另追緝兩名在逃的疑兇親 信,並循劫殺的線索追查下去,因貓公貓姐回內地追收的巨款,一直下落不明,公安相信貓公貓姐今趟是在北上收數後,因身邊人見財起異心而惹下殺機。

 


姑娘 俊仁 為我 我捱 義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386

很久以前,她也曾經和我捱過麥記。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hk/2013/10/blog-post_31.html
午飯時間,我經過同事既座位,幾個女同事圍住電腦,響度睇緊近期熱爆既《男人一生,只為尋覓一個肯同自己挨麥記嘅女人》果條youtube片。

「老細,有冇睇過?」其中一位同事問我。

「睇咗啦。」我答:「都幾寫實丫。」

「你地啲男人,總係要誤會我地。」女同事說:「喺香港,其實肯同男朋友一齊挨麥記既女仔,有好多的。」

我敷衍地點了點頭。事實上,我冇反對同事既講法的。我都認識唔少肯同男友/老公一齊挨既好女仔。只不過,那個曾經同你一齊挨過麥記既女孩子,你最終有冇福氣娶到佢返去做老婆,又係另一回事。緣份呢家嘢,有時好似鬼掩眼咁,唔到你控制的。

「男人總係以為我地貪錢,但實情係,我地都唔介意同你挨,但底線係,個男既要有上進心至得!你唔掂果陣陪你挨麥記,我地真係冇所謂的。但係如果個男仔,只懂得安於現狀,甘心一世都只係食麥記既話,你叫啲女仔點忍?」

我又點了點頭,點得比上一次…更敷衍。

男人怨女朋友貪錢,女人怨男朋友唔上進。

真的嗎?

*****

我想起了阿偉同Stacy。

阿偉係好多年前既一個舊同事。當年佢同我一樣,係個長期唔到數既潦倒sales。Stacy則係公司裡面既marketing officer。我入職既時候,阿偉同Stacy就以經拍緊拖了。

阿偉屋企環境唔好,細佬妹全部未出身要佢幫手養。每個月佢份糧,都交咗一大截俾屋企人。有時冇生意咬老底既日子,份糧交完俾屋企之後,佢真係搵個銀刮痧都冇。一場同事兼朋友,我有時都會接濟佢一餐半餐。我份糧查實都唔係多架啦果陣,不過我比佢幸運一啲,屋企負擔冇佢咁重。偶然請佢一餐茶記,還是應付得嚟的。

Stacy屋企既環境,其實都唔係特別鬆動,不過我估,比阿偉好一點點吧。佢地兩個拍拖,其實日子都唔易過,但Stacy份人我覺得幾唔錯的。阿偉擺明係窮,但Stacy都冇介意過。我仲記Stacy曾經講過:「阿偉係窮,但係我都唔見得係咩有錢人吖,咁我憑乜嘢介意呢?」

如果男人既一生,就係要尋覓一個肯同自己一齊挨麥記既女人,咁我能肯定地講,Stacy絕對配得上果三個字:娶得過。當年我親眼見證過,佢地一齊挨過N咁多餐老麥同茶餐廳,我亦從未聽過Stacy怨過一句。假如果陣我唔係已經有個穩定既女朋友,又如果Stacy果陣冇同阿偉拍拖,講唔埋我都或者會試吓追Stacy都唔定。

阿偉同我作為「同事」既緣份,大約只係維持咗年幾。果陣市道好差,我地呢班做Sales既,幾乎完全搵唔到食,同事走下一個,走下又一個。我自己都係響果個時候,把心一橫離開左打工仔既行列,決定創業的。至於阿偉呢,卻反其道而行。儘管生意淡薄,齋咬老底既月份一個接住一個,阿偉卻沒有半點離開既念頭。Stacy看在眼裡,總覺得阿偉安於現狀,每日總係響公司胡胡混混,每逢月尾交數既日子,佢總係徘徊於「被炒」既邊緣。就係果時開始,阿偉同Stacy既關係,就開始起變化了。

「我真係唔介意阿偉窮的。」Stacy有一次同我講:「但係如果佢連上進心都冇咗,我就真係冇辦法接受了。」

那段時間,阿偉面對嚴峻既市況,所表現出來既「唔嗲唔吊」,真的讓Stacy急壞了。Stacy認為阿偉應該為轉工做多點準備,也應該好好裝備自己。當年嘛,打工仔好興去「進修」的。環境唔好,失業率升到去新高,打工仔都以為,讀多個咩證書咩課程都好,總會對保住飯碗又或者搵工跳糟有一丁點的幫助,於是人人都一窩峰般走去讀乜讀物。Stacy正正係呢班人既其中既一員,白天返工,晚上佢就去進修,都挺辛苦的。至於阿偉呢?與Stacy相比,簡直係天同地。因為生意唔好,靠咬老底為生既阿偉,份糧已經唔多夠洗,但果陣佢仲幾乎晚晚跟班上咗岸既同事,去飲酒呀、卡啦OK呀,成日玩到半夜三更,洗錢洗到身無分文,信用咭仲要碌爆晒。Stacy覺得,阿偉已經再唔係佢當初所認識,果個有抱負,有上進心既年輕人。挨窮,Stacy唔怕,只要阿偉仍然會上進,Stacy係肯陪佢挨的…但世事總係事以願違。

*****

今天既阿偉,係行業裡面,其中一間跨國機構既香港區總經理,每個月賺著六位數字的薪酬。麥記和茶餐廳,我估佢有好一段日子冇「挨」過了。

「CK,當年你其實信我的,Right?」那天我約咗阿偉飲茶,講起當年佢那段夜夜笙歌既日子。

「朋友,我信。」我認真地點了點頭:「我都有同Stacy講過,不過佢就係唔相信。女人要安全感,要實在,好難怪佢的。」

當年阿偉曾經同我講過。以佢果條爛到無可再爛既數,肯定會俾人炒的。以果陣咁既環境,俾人炒咗,怕且短期內都唔會搵得到第二份工。外面環境咁差,幾努力都唔會一下子扭轉到形勢,但係佢好清楚,佢必定必定唔可以冇咗份工,不然的話屋企啲細佬妹唔知點算。佢望住果個形勢,認為最能夠讓佢可以保住飯碗既方法,就只有埋果班top sales同上司既堆。我認識既阿偉,肯定唔係一個喜歡social既人,但當逼到埋身既時候,為咗「生存」,你總會發揮出意想不到既潛能。

「有一、兩次,都係響酒吧度同佢地講掂數,叫果個top sales射一張半張單俾我過關,我先唔洗炒咋。」阿偉說。

阿偉既呢段「往事」,當年我一早就知道了。問題係,佢身邊既人,到底信抑或唔信?Stacy每晚返學,阿偉每晚蒲吧。阿偉對Stacy講既理由,也許落差實在太大,所以Stacy冇辦法說服自己去相信。

我倒係好佩服阿偉的。為咗飯碗,我覺得佢其實係去得蠻盡的。男人同女人,對前途,對工作既睇法,好多時都總係南轅北轍。Stacy認為,努力嘅意思係不斷的做做做,不斷的自我增值,再加不斷咁搵工再搵工。阿偉既想法係,飯碗必須先保住,佢選擇去努力既地方,係人脈同關係。佢並冇放棄佢既上進心,只係響度咬緊牙關等待機會。這樣有沒有錯?觀乎今天阿偉爬到現在既位置,當日既選擇當然係冇錯。事後孔明係人都識做,但當局者迷,作為女朋友,眼前既畫面再加上身邊一眾八婆既疏擺,信心的確係好容易動搖的。

*****

阿偉保住咗份工之後,及後經濟環境轉好,佢就搵機會轉工了。自此之後,佢既事業就慢慢地好起來了。跟Stacy分手之後,阿偉也拍過好幾次拖。四年前,認識了現在這個老婆,生了個趣緻既小孩子。也許係我偏見吧,但我總覺得,這個「現任」老婆跟阿偉搭上既時候,阿偉已經算係飛黃騰達了,感情亦沒有當年在挨窮的時候那樣真摯。當年Stacy,是個會肯和阿偉一起挨麥記和茶餐廳的女朋友,「現任」老婆呢?聽阿偉講卻是個購物狂,她的手袋怕且要租好幾個迷理倉去放先夠。

阿偉份人,其實挺慳家的。跟購物狂太太,結婚後自然有很大的磨擦。結果呢?他們現在也分居了。

自從阿偉跟Stacy分手後,我就沒再見過她了。直至半年前,阿偉的爸爸過身了。因為阿偉跟太太分居了,靈堂之上,主人家就只坐著阿偉和他的小兒子。

老人家既正牌「媳婦」在喪禮上倒沒有出現,但靈堂的另一方,我卻找到了Stacy。

「以前世伯對我好好。知道佢走咗,還是覺得應該要來鞠個躬的。」Stacy說。

「咁耐冇見,最近幾好嘛?」我問。

「還是一樣啦,都仲未有人肯娶我囉。」Stacy苦笑:「我聽講你生咗兩個啦喎…」

我又一貫敷衍地點了點頭,心裡忽然閃過一個念頭:Stacy仲未嫁,阿偉又失婚,一對曾經一齊挨過麥記既人,會唔會走得返埋一齊?

祝好運。
很久 以前 她也 曾經 和我 我捱 捱過 過麥 麥記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023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