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慶匯租賃ABS違約背後 表象繁榮下的風險暴露

瘋狂發展的表象繁榮下,風險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隨時有引爆的可能。狂飆突進的資產證券化(ABS)業務亦未能例外。

近日,慶匯租賃旗下的一只ABS產品利息違約,管理人恒泰證券將其與鴻元石化一道起訴,要求被告鴻元石化、慶匯租賃合計支付約5.3億。

“ABS的發展初期,所有人都在摸索,包括監管規定也相對較少。隨著行業的快速發展,一方面監管在加碼,同時信用風險也在慢慢集聚。”北京一位ABS人士表示。

融資租賃ABS違約

日前,寶德股份(300023.SZ)公告,控股子公司慶匯租賃有限公司(簡稱“慶匯租賃”)收到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送達的《應訴通知書》([ 2018) 京民初6號]、民事傳票、《民事裁定書》[(2018)京民初6號]等訴訟材料。恒泰證券起訴鴻元石化、慶匯租賃,恒泰證券要求被告鴻元石化、慶匯租賃合計支付約5.3億。

在此次資產證券化合作中,慶匯租賃是原始權益人,基礎資產為租金請求權和其他權益及其附屬擔保權益。恒泰證券以基礎資產產生的現金流作為償付支持,發行資產支持證券,並將募集所得資金支付給慶匯租賃。

2015年12月23日,恒泰證券與慶匯租賃簽訂了《慶匯租賃一期資產支持專項計劃資產買賣協議》(以下簡稱“《資產買賣協議》”),約定慶匯租賃以人民幣5億元的價格向恒泰證券出售並轉讓基礎資產,即慶匯租賃根據《融資租賃合同(回租)》對鴻元石化享有的租金請求權和其他權利以及其附屬擔保權益等。

2017年12月15日,恒泰證券收到鴻元石化郵寄的《告知函》,告知鴻元石化被核查出重大問題,已經停產予以整改。並且,鴻元石化對外存在巨額欠款,並被多家金融機構采取法律程序催收欠款。恒泰證券對鴻元石化的債權安全受到了重大影響。

恒泰證券認為,根據鴻元石化、恒泰證券、慶匯租賃三方之間的《資產證券化合作協議》 ,鴻元石化及慶匯租賃均構成違約。

某上市券商資產證券化人士分析,融資租賃進行ABS時,租賃資產通常是先把好的資產拿出,由於發行多期ABS,會有資產下沈的情況。當主體資質不是很強時,就需要謹慎看待此類項目。

在此之前,違約的苗頭便開始顯現。2017年12月22日,中誠信證評發布的《中誠信證評關於下調“慶匯租賃一期資產支持專項計劃”優先級資產支持證券的信用等級的公告》,由於單一承租人鹹陽鴻元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風險、業務停產整改及公司相關債務人申請訴前財產保全,慶匯租賃一期ABS優先級本息按時足額兌付不能得到有效保障,優先級信用等級下調至B。

“在實際ABS的操作中,一些中介機構的風控往往不夠到位;即便評級機構資質較高,但是也不是完全的保證,因為資產資質也存在著下滑的可能性。” 該上市券商資產證券化人士分析稱。

“ABS顧問律師和機構法審人員更要保持專業、獨立和審慎,這是職責,也是保護。”某資產證券化律師也坦言,參與ABS的所有中介結構都應當警惕違約風險,在發行過程中是否盡到了審慎義務將會成為判斷是否承擔賠償責任的依據。

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前已經完成兌付的594只銀行間ABS中,提前兌付、當期兌付和逾期兌付的比例分別約為37%、49%和14%。

信用風險暴露

基金業協會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總發行規模達16135.20億元,市場存量突破2億元,同比增長133.56%。高速增長下的信用風險也在迅速積累。

華創證券分析師周冠南在研報中指出,通常情況下,租賃資產單筆數額較大,資產集中程度較高。ABS的提前和逾期支付情況受承租人還款情況影響較大。當市場利率變動,使得承租人融資成本下降或出現承租人搬遷等變故時,就較為容易發生提前還款的情況。

“當發生違約風險是,一種可能是租賃物不那麽值錢或者處理過程具有一定難度。在融資租賃ABS 中,不完全依賴於對方的主體信用,而是以一定憑證作為抓手。”上述北京ABS人士在私下交流中表示。

近年來,資產證券化市場發展迅猛,信用風險管理壓力與需求增大,管理人主動管理資產支持證券信用風險意識不足、投資者認識和權益保護不到位等問題不時出現。事實上,監管機構對於ABS信用風險的高度重視在近期的監管文件中亦有所體現。

2018年3月22日,上海證券交易所、深圳證券交易所和中證機構間報價系統股份有限公司發布《資產支持證券存續期信用風險管理指引(試行)(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存續期信用風險管理指引》),指引重點對信用風險監測與分類、信用風險排查與預警及信用風險化解與處置提出了具體的管理方式和要求。

某券商信用分析人士指出,2018年金融監管仍然會以金融去杠桿、脫虛向實、強監管為主線,部分發債主體的融資可能會受到比較大的負面沖擊。

“目前我們很難看到金融監管政策以及貨幣政策的放松,銀行資產負債表擴張要放緩,整個信用債市場也將繼續的收縮,市場的流動性處於一種比較緊平衡的狀態。”

譬如,第一財經了解到,標普全球評級日前宣布,將一家商貿物流中心開發企業的長期主體信用評級由“B”下調至“B-”,展望為負面;同時將未到期的優先無抵押債券的長期債項評級由“B-”下調至“CCC+”。

下調評級的原因在於,標普預計該公司的銷售業績仍保持疲弱,導致其經營性現金流在未來12個月內持續為負。未來12個月內將迎來大規模債務到期與融資環境面臨收緊,均是下調評級的重要原因。

“風險風險的幾個原因,可能出現在一是非標轉標過程中,會存在一定的摩擦成本,前後銜接便會出現一些問題,對於非標占比比較高的企業的影響會比較大。信貸渠道主要是信貸規模的有限性的,由於當前的債市壓力比較大,國企提潤銀行授信這個額度加大,擠占了一部分民營以及中小企業的信貸資源。”上述券商信用分析人士稱。

慶匯 租賃 ABS 違約 背後 表象 繁榮 下的 風險 暴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18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