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熱情與自由 金惟純


2010-9-20 TCW




日前和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晤面,聊起他如何把公司大多數股權逐步釋出給工作夥伴,又把自己擁有的剩餘股權的大部分捐給公益基金。他講這段心路歷程時兩眼發亮,然後迫不及待的說要陪孩子去度假了。

好個戴勝益!在我見過的創業老闆中,在「想得開、放得下」上,算他第一名。 看到戴勝益的好樣子,我也想分享自己的一段小故事:

大約九年前,我學習到一些猶太人在金錢上的智慧,也想效法,於是接受基金經理的建議,設立家族基金,並立下遺囑。沒想到,在立遺囑的過程中,越想越擔心,越想越複雜,越想越唯恐不周全??,弄到最後,陷入無所適從的窘境,也算是體會到人世無常。

最 後只好向基金經理請教。他斬釘截鐵的說:幫孩子買個保險,供他們受完教育,其餘的都不用管了。我問他為什麼?他說他已執行過許多遺囑,親自拜訪過為數不少 的「受益人」,結果發現受益人雖然千奇百怪,卻有共同特徵:沒精神。每次拜訪後,他都發自內心深處的感慨:立這些遺囑的人「太殘忍」,他們想要子孫一生無 風無浪,卻剝奪了子孫生命的熱情。

一語驚醒夢中人,我立即遵旨照辦。回想自己的過去,如何面對挫折、迎接挑戰,如何透過努力、記取教訓,如何突破困局、達成目標??,只有完整而真實的經歷這一切,人生才顯得如此豐富而甜美。這一切的經歷,真正是千金不換,如果有人用愛的名義把它們剝奪了,的確是殘忍。

我 接著又想到,企業老闆們更常做的一件事,是刻意培養、甚至半強迫式的安排子女接班。我看過失敗的接班人,把上一代留下的事業搞垮,把自己的人生也錯過,只 留下了內疚和遺憾;我也看過成功的接班人,承繼事業並發揚光大,卻活得並不快樂,午夜夢迴時,總覺得這並不真正是他們所要的人生。

我的結論是:留財富給子女,往往剝奪了他們的熱情;留事業給子女,往往剝奪了他們的自由。世間事,不能一概而論,當然也有例外,但大數法則的確如此。

回到戴勝益。那次見面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倒不是他的捨得,而是他的瀟灑。望著他背著登山背包、穿著牛仔褲、充滿活力步伐的離去身影,我心裡想著:他沒有剝奪子女的人生,更沒剝奪自己的;這是一個真正了解人生,並且做到的人。(本專欄每兩週刊登一次 )


熱情 自由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30

職場「業力」! 金惟純

2011-1-24  TCW




兩週前,我在本欄提出「職場業力」的看法,有人請我舉例說明,我建議他去看一部紀錄片《美味代價》(Food, Inc.)。

這 部入圍奧斯卡獎的紀錄片,詳述美國餐飲食品產業鏈,如何在半世紀間,徹底改變(或摧毀)了人類數千年來飲食、耕作、養殖的方式,以極致的商業、科技、宣 傳、遊說手段,取代了大自然的循環生態,操控了政府、媒體、消費者和農牧生產者,最後造就了連鎖餐飲業、食品業和農牧生產供應業的寡占巨無霸企業。

而這樣強有力的「人為造業」,已經形成了數不清的生態破壞和健康威脅。要把這些破壞和威脅恢復原狀,所需付出的代價和時間,都是無法想像的。

紀錄片中所點名的企業,無一不是創新和效能兼備、基業長青的產業龍頭,其創辦人也無一不是企業龍虎榜中的傳奇人物。這些企業和其中的英雄,都曾經是典範楷模,為什麼如今如此爭議?

不僅是食品業,我可以大膽的說,當今世界最重大的災難性議題,從生態環保、到金融海嘯、到現代型身心疾病、到能源浩劫、到戰爭不斷……,如果要追究罪魁禍首,可以按照世紀企業排行榜依序通緝,大概錯不到哪去。

當然,說這些企業沒做好事,沒有貢獻,絕對是不公平的。只不過,通常大型企業做的好事,是短期、明顯、衍生性效益、並且得到豐盛回報的;但所為之「惡」,卻是長期、隱晦、無法迴避、並且將由所有人共同付出巨大代價的。其原因,可就說來話長了。

如 今我們所熟知的產業和企業形態,基本上是近代西方文明的產物。其發靭是「分」的概念(相對於傳統東方的「合」),從個人主 義、到行業倫理、到企業規範、到市場秩序背後的假設都是:個人或組織,在合法、合理的範圍內,追求各自最大的利益,經過相互的競爭和制衡,最後會得出符合 大眾利益的結果。

照如今世界陷入的巨大困境來看,這樣的假設,可說早已破產,只等著破局而已。

因為行業、企業的規範和倫理, 都從「分」出發,從「各謀其利」出發,所以即使是上焉者,也仍不「究竟」,這就是我所說的「職場業力」。所有行業、企業的「業力」是涵蓋其中所有人的,除 非保持高度自覺,否則無以迴避「共業」的牽引。當然,越居上位者,業力越大,自覺也越難,這是一定的。

最後,我要聲明,上述的看法並非道德訴求,而且某種程度的預言。因為,隨著企業「業力」的日趨顯著和難以迴避,未來的網路世代,一定會撻伐唾棄,並且絕對有能力「人身搜索」相關人犯的。僅止於傳統的企業倫理和產業規範,已不足以趨吉避凶了。大家都醒醒罷!

 


職場 業力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63

學「說話」 金惟純

2011-2-28  TCM




兩週前我在本欄分享「學聽話」,有熟人提醒我並沒有完全做到,我說當然,所以標題才叫「學」聽話、不叫「會」聽話。在此聲明下,我願意繼續分享「學」說話。

有朋友聽說我在「學說話」,不免詫異。因為我自小就是愛說故事的孩子王,大學曾任辯論校隊教練,三十歲後就經常演講,十餘年前還被封為電視名嘴過……,為什麼年近耳順,才開始「學說話」?

答案是,我最近遇到高人,才知道自己不過是「會說自己想法的」,那叫「愛說話」,不叫「會說話」。

我的「愛說話」症候群如下:一、常常說到興起,如入無人之境,停不下來;二、常常「指教」別人的,都是自己不願做或做不到的;三、有時說到「鞭辟入裡」, 卻發現聽的人表情很痛苦;四、有時對方也覺得我說得對,他卻做不到;五、偶爾聽的人照我說的去做,結果卻並不怎麼樣;六、最嚴重的,當然是被情緒或妄念帶 著去說話,說完了才覺得自己莫名其妙。像我這樣的人,不趕緊學說話,顯然必將繼續成為社會亂源。不學茲事體大。

至於我遇到的高人是怎麼說話的?也有幾點:一、別人不問,不輕易說;二、必要說的時候,只說幾句話;三、說的時候,整個人都「在」,而且把心放在聽者身上;四、說話留下很大空間,讓聽者自己去想明白;五、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自己正在做的。

這讓我想起聖奧古斯汀的名言:「我們應當隨時隨地傳播福音,但是,唯有必要,方使用語言。」原來,「學說話」的重點,是先學「不用說話」。正如福祿貝爾所言:教育之道無他,愛與榜樣而已。要用到語言,已經是萬不得已,若再口若懸河,就只能算「造口業」了。

依此我把「說話」大分三類:為我說,為事說,為人說。當然下焉者是為自己的情緒、過癮或企圖而說,中焉者是為事的達成而說,上焉者是為人的圓滿而說。 練習的方法也很簡單。首先練習「不說」,多聽、多看、多做,非到萬不得已不說;其次練習「少說」,能用一句話說完的,絕不用兩句話;最後練習「為人說」, 說的當下要不斷覺察,自己到底是為我、為事、還是為人而說。

我必須承認,像我這種不會說話的反面教材人物,學說話真是門大功課,十次說話能有一次覺察,十次覺察能有一次做到,就很不容易。如今大膽公布我正在「學說話」,就是要請諸親朋好友不吝賜教。

 


說話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07

學「感恩」 金惟純

2011-3-14  TWM




我一直自認是個「知恩圖報」的 人,對別人的幫助,總會想辦法回報。甚至十餘年前,自認狀況較寬裕,還特地進行了一趟「感恩之旅」,找到了些失散多年的「童年恩人」,一一拜訪、表達感 謝,以免遺憾。

直到最近,對「感恩」有了進一步的學習和看法,才明白過去用自己的一把尺,在衡量何人、何事應「知恩圖報」,不過是另一種頭腦的計算遊戲,仍然是自我膨脹 的副產品,不脫「我執」的範疇,離真正的「感恩之心」還有十萬八千里。 總的來說,我的問題是感恩的廣度和深度都不夠。

在廣度上,為什麼我認為有些人和事不必感恩呢?原因不外乎:一、我認為這成果是我靠自己本事辛苦掙來的,不知道該感恩誰;二、我認為那是別人該做的,而且 大多數的別人都這麼做,不適用於感恩的範疇;三、我認為彼此的對待,是約定俗成的「交換」,各盡其力、各取所需,誰也不欠誰。

在感恩的深度上,我的不足更是嚴重。我看到自己在童年受「父母之恩」時,就沒有完整而深刻的感動,因此日後受人之恩,也僅止於頭腦的感知。這樣的感恩,只 不過是生命外圍「事」上的付出與回饋,因為沒有用「真心」感受,因此受與施、施與受,都沒有到達生命的核心,無法帶動生命前進。這樣的錯過,只能說是白忙 一場。

可想而知,一個在感恩的廣度和深度上都不足的人,當然也不知如何「施恩」了。我自認是個「偏善」的人,從無害人之念,常起助人之心。但每每在「助人」這件 事上,做得很不到位,做得很沒感受,也常助人而無好結果。如今才知道,因為自己對「感恩」體驗不夠深,「助人」也往往淪為表面,仍然停留在「腦」而不到 「心」,又是白忙一場。

開始學感恩,才知道感恩太重要了,重要到學不會感恩,這輩子就白活了。因為我終於明白,不懂感恩的人,無論表面上有多大的成就,看起來多麼光鮮亮麗,根本 就不可能幸福,等於什麼也沒「得到」:不感恩,就不珍惜;不珍惜,就無所得。無怪乎在《秘密》一書中,教大家想得到什麼,就先假設已經得到,而且要用感恩 之心為之。因為「感恩之心」其實是生命中最強有力的能量,其中包含了謙遜、覺察和智慧,並且和幸福亦步亦趨。

感恩的最高境界是:生而為人,就為一切感謝。這門功課的福報如此之大,功德也如此之大,能不學嗎?


感恩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46

大家想一想! 金惟純

 

2011-3-28  TCM




日本大災難,容我先默哀三分鐘, 然後實話實說。

這次的災難,是先地震、引發海嘯,然後地震海嘯一起造成了核災。規模之大,威勢之猛,足令世人震驚。

曾有「高人」對我說,未來的世界,常有地、火、水、風、病五災降臨,先是一個個來,然後配對來,最後是一起來,直到世人徹底覺悟悔改為止。我平日不信玄異 之言,但仍難免把這話放在心裡。這次日本的地(震)、水(海嘯)、病(核災)一起來,中間還夾雜著火,實在令人不得不心生警惕。

我預言,這次的日本大災,必將成為人類歷史的里程碑。因為它不但發生在先進國家,而且還因其先進而更嚴重到難以收拾。物傷其類,全世界的發達國家一定會更 感同身受、一同反省。

當然,核能發電的利弊思辨,必定首當其衝。日本是擁核大國,福島的教訓,必將讓日本人省思如何處置其現有及未來所有核能發電,也必將令全球所有擁核或正在 擁核的國家做同樣的省思。省思的議題,千頭萬緒只有一句話:如果不再有便宜、乾淨、安全的能源,大家的日子該怎麼過?

正如我日前文章曾提到,便宜的食物其實是一種假象。人們用種種「先進」科技改造植物和動物,使其長得快、病害少,最終惡果還是回到人類自身。同樣的,便宜 的能源當然也是假象,從地球暖化到福島核災,大家已經開始嘗到苦果。當然,最大的假象,是GDP增長必能帶來幸福。

往深處看,福島核災正是近代文明的一個小縮影。它所反映的是:人類因迷失而生貪念,因貪念而自大,因自大而輕率的後果。在某種程度上,所謂的「現代幸福生 活」,其實大部分建立在「遞延惡果」的僥倖心理上。大家互相欺騙,不聽、不看、不想問題的因果,是它仍能存在的唯一原因。

這次的福島核災,大家在經歷一陣反省檢討後,會不會又重新回到不聽、不看、不想,繼續過著幸福的日子?這當然是很可能的,因為地、火、水、風、病,還沒同 時來嘛。

我的看法是:任何一個經濟發達地區的有意識公民,都應該連結其他有共同意識的人們,共同督促他的政府想一想。想什麼?想GDP剩下一半,大家該如何過日 子!

如果其他人都不肯想,就只好自己想:假設油價、電價、食物價……,都比現在貴一倍,你該如何過日子?如果真的這麼做,那你就算是對福島災變做出正確回應 了。


大家 一想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600

「童萌養正」 金惟純

2011-4-11 TCM




最近聽了很多人的故事,聽到我恍然大悟,很值得大家分享。

說故事的人,多半都早已成家立業,有的兒女成群、有的事業有成,看起來都多采多姿。但我卻發現,他們的人生劇本,尤其是主戲和主角的「定裝」,卻早在童年就寫好了。而且「劇種」不脫下列幾類:

●逃家:童年就覺得自己家不夠好,外面的世界更有意思,一直想往外跑,因此即使自己成家後、或加入任何組織,都忍不住繼續想逃。

●主持正義:覺得父親對母親不好,或母親對父親不好,忍不住想站出來「主持正義」,成年後仍然四處主持自己的「正義」,好事和壞事都因此而來。

●不被愛:小時候感受不到父母的愛,長大後也覺得配偶、兒女、親朋好友都不愛自己。

●不公平:小時候自認沒有被公平對待,一輩子都覺得別人對自己不公平,非常在意「公平」這兩個字。

●抱怨:小時候覺得自己命不好,別人命比較好,因此一輩子都嫌自己命不好。 以上舉例比較偏負面,正面的劇本大家可以類推。但總而言之,劇種類型並不多,表面上五花八門,追根究柢,不過就幾類。

這些故事,我聽到冷汗直冒,因為在別人的故事裡聽到了自己的一生,看到了自己個性和習性的來由,有如按圖索驥,簡直神準。由此想起中國傳統教育裡的「童萌養正」四個字,再也揮之不去。

原來我們在童萌時期(大約三歲開始)心中的念頭,竟是如此強大,強大到足以影響一輩子,而當事人卻渾然不覺。最重要的,不是我們童年發生了「什麼事」,而是我們當時「怎麼想」。

童萌時期,正是孩子脫離全然「用心」在活,開始練習「用腦」看世界的階段。通常孩子快樂時是不「想」的,不快樂才開始「想」,而且「想」和「感受」合一, 特別有力量,「想」了幾次後,就變成真的了。如果把「想」說了出來,受到打壓,通常會「地下化」,進入深層意識,人生劇本於焉成形。

有了這樣的省思,再看到當今教育對「童萌養正」如此的無意識,對諸多現代人生的悲劇,深覺因果了然。

還好,根據我個人的經驗,「童萌養正」這一課是可以補的。對自己,可以先不忙著賣力演出,停下來想想自己的「人生劇本」究竟是怎麼寫的,回到源頭處,修修 劇本再出發。對下一代,可以用陪伴和提醒,幫他們找到煩惱來源的「念頭」。「念頭」有一樣好處:如果你清楚看到它,把它和清明的感受連結,它就自動「正」 了。

(本專欄每兩週刊登一次)

 


童萌 養正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908

人可以這麼「活」! 金惟純

2011-4-25  TWM




「大多數早晨,我都在海裡;如果天氣不好,我就在溪裡……,」這個人每週至少四、五天在釣魚,每週通常辦兩次家庭音樂會,每天必做的功課是拉琴、畫畫、讀書,但一禮拜工作不超過五小時。

這個人活出的樣子,大家一定都覺得「很過分」,更別說他是個白手起家的企業家了。他不是退休後才這樣活,他幾十年前就一直這樣活。他是許文龍,奇美集團創辦人,一個曾經締造過許多世界第一的人。

我認識許文龍近二十年,一直知道他是個活得「很過分」的人,但讀到他新出的自傳《零與無限大》,仍然感受甚深:原來人是可以這麼想的!原來只要真的這麼想,就不難這麼做,最後就能活成這樣子!要活得很過分,先要想得很過分。

許文龍就是個想得很過分的人:

-他可以在公司很小的時候就想做世界第一,也可以在公司很大的時候,想事業失敗了沒關係,了不起去菜市場賣魚。

-他可以為了讓員工幸福,堅持不上市;也可以向銀行借了上千億,想頂多公司老闆換人而已。

-員工若是工作表現不好,他就當作家裡出了一個比較不聰明的小孩一樣,沒辦法改變。他相信,企業與員工之間,是一種緣。

-他相信財產不必留給後代,做企業也會中毒。

-他相信孫子兵法中最好的,就是第三十六計。

許 文龍活出的樣子比別人精彩,根源就在他想的「空間」比別人大-從零到無限大。而且他還「倒著想」,先想事情最後變成什麼樣,再決定今天要怎麼做。他的思維 有點像巴菲特:「別人貪婪時我恐懼,別人恐懼時我貪婪。」從貪婪到恐懼既然都可以,自然也不難「不貪不懼」,只活在當下。

從許文龍,想到我 見過的無數企業家,更覺得他不簡單。能在事業上開創一番局面的豪傑之士,多數都有「苦天仇深」的人生經歷,個性超強幾屬必然。這樣的人,在事業上能有「善 終」,已經難能可貴,論及人生圓滿,則如緣木求魚。像許文龍這樣提得起、放得下、想得開、惜得福者,我想不起第二個。

許文龍這本書,讓我看到「想」的力量,他的幸福和帶給其他人的幸福,就是這麼「想」出來的。你也想幸福嗎?那你又是怎麼想的呢?

 


可以 這麼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368

學「願意」 金惟純

2011-5-9  TCM




一位創業投資高手最近對我說,創業最終的成敗,大部分取決於最初的起心動念。如果僅「動念」而未「起心」,只能稱為理想,不能算是願望。他說,多數人的理想力道不足,撐不到最後的成功,所以他只投資有強烈願望的創業者。

這 位朋友對「理想」和「願望」的分類有意思,我完全明白他在說什麼。事實上,我還曾撰文闡述「大願」和「無我」的關聯,認為只有發大願者,才能真正無我。願 若大到連「我」都給「無」了,哪是頭殼發熱蹦出來的「理想」可比的?問題是,「大願」要如何發?如何發了才能稱之為「大願」?

我捫心自問, 「大願」好像與自己一生沉浮,沒什麼關聯。從小到大,都是個性、能耐和環境這三個因素在舞來舞去。有時候環境形勢強,個性只好委屈些,湊點熱鬧、謀個出 路;有時候個性煥發,跳火坑也不怕,率性而為,直到受夠教訓或玩到沒味了才收斂;有時候自覺能耐大,雖千萬人吾往矣,但最終遇到了環境和個性的局限,為德 不卒。在沉沉浮浮之際,也不是沒發過大願,但事後卻發現,那些願,一點也不真實,完全沒有力量,離「大願」十萬八千里不止。

所以我很羨慕那些發大願的偉人。經典上不是說有人「乘願而來」嗎?我想那些人就是了。而根據對自己半生經歷的檢視,我也確定自己不可能是了。

但 最近的一些看見,讓我有了不同的體認。我有機會近身觀察一些「大願行」者,發現作用於他們身上的,並不是「大願」,而是「願意」。他們並不需要隨時提醒自 己「大願」之所繫,而是時時刻刻用「願意」去面對每一件發生的事。他們只是打開真心、保持覺察,自然就「願意」了。中國古字的「愿」,就是「原本之心」, 早已道盡了一切。

我才發現,大家可能是倒果為因了。原來是有一些人在修自己,修到萬事都願意,然後以這樣的能量感染了周遭的人,大家一起願意,願力生生不息,終於成就了人所不能。後來別人說他們的故事,就說有人發了大願……。大願原來不是發出來的,是用真心願意彼此加持,最後成其大。

有 了這發現,才明白自己少年時錯過的,不是沒發大願,而是沒用「願意」去化自己的「個性」。如今過半百,再發大願已時不我與,但每天日常發生中,修幾個「願 意」還是可以的。也奉勸諸位,家裡若有青少年,別忙著叫他寫「我的志願」,帶著他從日常生活中修修「願意」罷。說不定等他長大,我朋友會很樂意投資他呢。


願意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92

Oh iPad! 金惟純



2011-7-18  TCW




日前有位朋友向我炫耀他的iPad 2,雖然我一向對時髦電子產品興趣缺缺,但他說像我這麼「笨」的人最適合用,所以我就弄了一台試試。

帶iPad 2回家的第一天,八歲的小女兒就甜言蜜語把它給哄了去。不到三分鐘,她回頭找我,說裡面沒有她愛玩的遊戲,我說這是老爸工作用的,不是給她玩的,而且她們 班上一大堆同學都戴起了眼鏡,就是在手機或iPad玩遊戲的結果……。接下來的半小時,父女倆展開大論戰,最終以哭哭啼啼、不了了之收場。

iPad能在我家引發親子大戰,可見其威力無遠弗屆,確實是改變了這個世界。它在商業成就上打趴所有競爭對手,自然更不足為奇。

這讓我想起賈伯斯瘦骨嶙峋、病容懨懨的站在舞台中央發表新產品的畫面。這畫面帶給我極深的觸動: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一個人選擇活成這樣?活到命都快沒了還要搞產品創新?到底是他改變了世界、還是世界改變了他……?

毫無疑問的,賈伯斯是當今世界頭號老頑童。他可以玩到爆肝,玩到「一將成名(他自己)一骨枯」,玩到別人都玩不起,玩到全世界都無法忽視他的存在。背後支 撐他的,是全球化的生產環境,是八歲小孩都無以倖免的商業力量。沒錯,是賈伯斯們改變了世界,世界也不斷製造出更多的賈伯斯,兩者皆是。

賈伯斯們(也就是當今)的世界,贏家越來越少、輸家越來越多;輸贏之間洗牌越來越快,也越來越說不清楚輸在什麼地方。其實是不可能說清楚的:什麼人玩什麼 鳥,如果你不是「那人」,送你那鳥也玩不轉,這就是「個性決定命運」使然。問題是,當今的世界,是某些人的「個性」,可以決定越來越多其他人的「命運」, 至少在商業競爭的世界是如此。

在未來的世界,英雄變狗熊的速度,必然更加快速。總有一天,狗熊的數量會遠遠大過英雄,而且知道自己不可能再變英雄了。總有一天,他們湊在一起會認真思 索,所謂的英雄,到底是不是真英雄。那些被賈伯斯變狗熊的兄弟們(譬如說諾基亞),可能自我安慰:至少我不必向醫院請假來開董事會罷!至於我本人,如果用 賈伯斯的人生換我的,我可不願意呢。

前一陣子,我對一群年輕人講演,告訴他們未來的世界會變得越來越快,更不可測、不可恃,更沒規則可循。他們問我該怎麼辦?我說不管什麼樣的時代,人都可以有選擇:你可以選擇活出你自己,不管別人怎麼看!求仁得仁又何怨?

至於我自己,目前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不靠老爸的權威說服八歲的小女兒:為什麼她班上某些同學有iPad,而她沒有也沒關係?說實在的,這挑戰還真夠嗆。


Oh iPad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30

「置心一處」! 金惟純

2011-8-1  TCW




有年輕人問我,過去的經歷中,什麼事最有收穫?

我仔細想想,大半生有高峰、有低谷,曾發生許多好事,壞事也不少,但最終覺得記憶深刻、有感受、有啟發、有收穫的,竟然毫無例外,都是自己「認真」的時刻。無論「認真」是自願或被迫,一體適用;無論「認真」的領域是感情、生活或工作,也一體適用。

正 巧近日重讀日本經營之神稻盛和夫所寫的《活法》,完全印證了我的經驗。稻盛和夫說,他一生從未定過長期經營計畫,只「充實」的度過今天,就能看見美好的明 日」,因為「無論是什麼工作,只要全力以赴,就能產生很大的成就感和自信心,讓人更積極的挑戰下一個目標」,他認為這種狀態是「宇宙和人類之間的一項約 定」。

事實上,稻盛和夫大學畢業後就職的公司,就是一家隨時可能倒閉的爛公司,老闆無心經營、積欠員工薪資、同事鉤心鬥角、員工紛紛求去……,而他居然在這家公司裡全力以赴的做研究,終於帶來了成果,由此進入良性循環。

我的經驗也是如此。創業之初,由於自己的輕率和無能,把公司搞到一無是處、陷入惡性循環的谷底,卻因沒有退路,最後只好「用心」。沒想到卻從此開創了一段最有收穫的職場高峰。

很 明顯的,人生有沒有收穫,其實和發生了什麼「事」無關,只和自己有沒有用「心」有關。世間最珍貴的,只有一顆「真心」(自己的)而已,除此無他。無論發生 什麼事,用真心才不會錯過;無論有什麼疑惑,用真心自有答案;前途茫茫時,真心會帶著你開創坦途;最重要的,用真心的「做」,才不會帶來煩惱、包袱和業 障。

接下來的問題,當然是「心」要如何「用」?這其實是東方傳統智慧的最大奧秘,自古以來的大修行人,可以做到行、住、坐、臥皆「一心不亂」,隨時活在當下。這種境界,現代人可望不可及。

所幸,稻盛和夫提出最簡單的方法:「不管怎樣,首先竭盡全力、專心致志、全神貫注於當前分內之事……,這樣,漸漸的在痛苦之中逐步產生喜悅感和成就感……,自然而然就有了大轉變。」

大道至簡,「置心一處」而已。心不用,就不在;置心一處,就能啟用;置於何處,且問初衷?

凡事皆有初衷,經過人事紛雜、昏沉妄想後,多數人都忘了初衷,也就失了真心。要找回真心,「置心一處」於初衷,無怨無悔、不離不棄,就是唯一有效的不二法門了。


置心 心一 一處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75

壓垮「美國夢」的稻草 金惟純

2011-8-15  TCW




因政治惡鬥上演跳票危機,美國債信被標準普爾降等,這已是二十一世紀以來,美國第四次在世人眼前出醜了。前三次分別是:網路泡沫風暴、入侵伊拉克卻「師出無名」、○八年金融海嘯。而且很顯然的,短期內它再度出事,大家也將見怪不怪,因為人人都知道,問題根本就沒解決。

問題是:美國的問題到底在哪裡?又從何而來?這可就得從頭說起了。

大 家都知道,這次的債信問題來自上次的金融海嘯,金融海嘯的導火線是次貸危機,次貸危機來自金融寬鬆政策,金融寬鬆政策是為了刺激景氣,刺激景氣是為了避免 失業率攀高,因為失業率攀高會導致政府垮台……,而四年一次的大選,只能生產短視的政客,短視的政客只能用泡沫手段自保。

所以,總歸一句話:美國的問題,就是泡沫化。泡沫經濟的背後,是泡沫政治;泡沫政治的背後,是泡沫生活;泡沫生活的背後,是泡沫價值觀。美國的泡沫價值觀到底是什麼?又從何而來?

我個人的看法,美國的泡沫價值觀就是發源於歐洲啟蒙時代的個人主義:認為在「合法」的範圍內,每個人可以將個人利益及意志伸張到極致,而背後會有一隻「看不見的手」,自動將問題擺平。

這 樣的個人主義,透過殖民、掠奪,在美洲新大陸找到了人類有史以來最肥美的巨大實驗場,被推至頂峯,造就了當今世界的獨大超 級強國。而近半世紀以來,這種在特殊歷史際遇中誕生的「美國夢」,卻儼然成為世界典範,美國也不遺餘力的以軍事、政治、經濟、文化的超強實力,向全球推銷 它的「普世價值」,建立以它為首的「全球秩序」。

最新版本的「美國夢」,甚至不再以「生產力」,而改以「消費力」,做為典範。所以世人如今看到的美國,只剩下窮兵黷武、狂吹泡沫和濫印鈔票的形象。

這次的債信風波,顯然還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但如果駱駝已經四腿發軟,又有稻草不斷落下,誰還相信駱駝不會倒下?

正 在倒下中的駱駝,不止是美國債信,不止是美國地位,更是美國所代表的近代西方文明價值觀。以人類製造的「地球足跡」(生產加消耗)越大越進步,這樣的文明 觀,未來必將被改寫。中華民族在歷史上曾經創造過更具高度、更可持續的文明:以最少的資源,養育最多的人口,且能活出一定的生命品質,生生不息。

這種經過千年淬煉的可貴文化內涵,在台灣被完整保留並走進現代化歷程,成為世界唯一之所在。看稻草壓垮駱駝的同時,台灣人可別閒著,除了別和駱駝站太近以外,也該想想,駱駝垮了,大家該靠什麼過沙漠?


壓垮 美國 稻草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940

大家都是「人」! 金惟純

2011-8-29  TCW




就我所知,近年來台灣有相當比例 的企業人士不再熱中「學習經營」,轉向投入「人生學習」。因而衍生的一個議題是:人生學習中的高妙境界,真的可以用在現實企業環境中嗎?

這 議題當然沒有標準答案,但我願意分享自己的所見所聞。

在我所接觸的企業家中,當然有「把商業手段用到極致」而成功者,但也有不少「以真心待 人做為唯一原則」而成功者,兩者都不乏案例。所以就世俗的「成功」而言,在一定期間內,似乎「用腦」和「用心」,並無軒輊。

但時間拉長來 看,差別就很明顯。那些「機關算盡」的成功者,往往越活越不快樂,有的靠吃藥才能入睡,有的常夢到「外敵入侵」或「員工叛變」,而且絕大多數都累到不行, 並為接班人問題犯愁。他們的另一共同特色是:家庭生活和人際關係很難圓滿,圍繞在他們身邊的人,都很辛苦。

但靠「真心相待」而成功的人,活 得就很不一樣。他們用一以貫之的做人處世原則對待事業,隨著事業的成功,圍繞在他們身邊的人都能互相信任、彼此關心,越活越自在,越活越豐足。最後,事業 上因為人才的成熟而開枝散葉,人生也因而圓滿無憾。

為什麼同樣的「成功」而有如此差別?我忍不住想講一則笑話:有一個人生了病,以為自己是 蟲,看到雞就嚇得落荒而逃。後來被送醫治療,治好了出院時,醫生問他:「你是人、還是蟲?」他回答:「我是人!」結果走沒兩步,遠遠來了隻雞,他又嚇得爬 到樹上,醫生問他為什麼,他說:「我知道自己是人,但我怕雞不知道。」

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人做事業,做到「忘了我是誰」, 有些人偶爾想起了自己是誰,卻又認錯了別人是誰,或者害怕別人錯認了我是誰……,就這麼誰來誰去,最後誰也做不成誰。事實的真相是:大家都是人,沒有人是 雞,也沒有人是蟲,只不過「角色扮演」太投入,弄到最後一群人都爬上樹不敢下來。所以解方只有一個:先讓自己「恢復正常」,再想辦法用不斷的做到,讓別人 也「恢復正常」。

讓自己「恢復正常」的不二法門,是時常回到「本心」和「初衷」:在職場打拚究竟是為了什麼?養家活口是當然的,但除此之外 呢?是有錢就非賺不可,有機會就非抓不可,無止境的證明自己比別人厲害?還是,把職場當作修行道場,修出自己的人生圓滿,修到令周圍的人都歡喜得益?到底 是為什麼?值得大家想想。


大家 都是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94

人生的「藍海」 金惟純

2011-9-12  TCW




一年前,我以「為學日益,為道日 損」撰文,說自己過去只注重發揮優點,缺點則只求「避開」,而不「改正」,結果是讓自己更厲害、更順利,卻難以圓滿。

如今匆匆過了一年,是該交實踐報告的時候了。

先自我評分罷。過去著重「日益」時,我給自己打八十分;如今著重「日損」,經過了一年,我給自己打三十分。必須說明,自我評價從八十分降到三十分,是隨著 覺察的開啟而逐漸下降的,因此可以預期日後評分仍會繼續下修,不排除有朝一日,自我評分降為零。

自我評分從八十降為三十,感覺如何?坦白說,只有「好極了」三個字。

打個比方,這有如你經營事業,經過長期打拚,終於小有成就,卻發現自己陷入「紅海」:市場飽和、競爭激烈、獲利下降,雖然仍處於舒適圈,卻感覺前途茫茫, 無所著力。這種狀況下,就算你給自己打八十分,也不可能有任何興奮感罷。

但若有一天,你終於改變思路,看到了一大片新市場,並且下定決心,調整策略、改造組織、落實執行,讓自己的事業進入了「藍海」。雖然市場占有率仍然很低, 執行力度仍有待改善,你只能給自己打三十分,卻深覺信心滿滿、興奮莫名,因為你已經知道如何在藍海中航行,而且看到「新大陸」就在前方。

每個企業經營者都期待擁有一片自己的藍海,人生不也正是如此?就人生的旅途而言,「發揮優點」只不過在紅海中精益求精,「改正缺點」才是真正在藍海中開天 闢地。因為優點多與天賦有關,是老天爺賞飯吃,你不過是在吃老天爺賞的飯;缺點則是真正的功課,而且很可能是上輩子沒做完的功課,這輩子再不好好做,老天 豈能由你自由自在、圓滿落幕?

我自己過去對缺點只想避開、懶得改,就是覺得「強化優點」效益高、又有精神;「改正缺點」則顯得小家子氣、又瑣碎。沒想到開始做以後,感受卻大大不同。如 今雖然進展有限(所以才打三十分),卻完全理解為什麼老子說「日益」不過是「為學」,「日損」才真正是「為道」。「為道」的境界,當然不是「為學」可比 的。

如果有一天,自我評分真的從三十分降為零分,那又是什麼光景?老子也說了:「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無為無不為」。聽起來,好像孔子說的「心所欲,不逾 矩」,他老人家可是活到七十歲才做到呢,我還差遠了。但我想像,那可能是每天早上一睜眼,就大笑自己又賺到了。

 


人生 藍海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26

也說幾句「創新」 金惟純

2011-9-26  TCW


創新」成為企業的關鍵字,已有很長時間了,大家都視為理所當然。 但最近我每次聽到企業界的朋友提到「創新」,都覺得他們活在極大壓力和焦慮中,好像如今的競爭規則,已經是
「創新!或滅亡!」細問之下,果然已有不少人每晚必須吃藥入眠。

「創新」難道非弄成這樣嗎? 正巧日前我去探望一位年過九旬的老書法家,看他的字神龍靈動、揮灑自如;見他的人如沐春風、健朗自在。他的生活、生命和創造,完全合而為一,真正「字如其人」。

「創新」也可以是這樣! 其實我早就對西方現代藝術不以為然。他們追求創新成狂,弄到正常人都不可能再有突破,藝術家除非把自己逼瘋,否則無法再「創新」。如今這股「創新」潮流已無所不在,終於要把企業家也逼瘋才罷休。

這樣的現象,我大膽解讀,可能有兩個來源: 第一,現代文明因個人主義盛行,把生活環境弄得極其繁雜,個人處身其間,感官被刺激到日漸麻痺,需求被誘發到極難滿足。因而對「創新」的胃口越來越大,大到無休無止。

第二,由於商業機制的壯大和無所不在,大多數「創新」的背後,都以利益為驅動力。「創新」乃淪為競爭的壓力 和必要,變成利益導向的腦力活動,不再是生命力滿溢而出的歡愉展現。

這樣的觀察,讓我回想起「商周」十年前發生的事。當時我們請主要幹部一起確認公司的「核心價值」,很快的,大家就達成共識,以誠信、卓越和分享,做為共同信守的價值,但有若干同事主張,一定要再加上「創新」這一條,我雖然並不贊同,最後尊重多數決議,就通過採納了。

我的看法是,如果大家能把誠信、卓越和分享的精神做到極致,「創新」自然的結果,沒必要「為創新而創新」。 直到今日,我看到許多公司在「創新」這件事上,絞盡了腦汁、編足了預算,卻仍然苦無成果。細問之下,果然發 現這些公司的企業文化,都在誠信、卓越和分享這些環節上沒做到位,可謂其來有自。

我當然並不反對創新,但我反對把「創新」當成企業或個人的「核心價值」,我認為那是捨本逐末。為創新而創新,必然誠意不足、用心不深,創新的成果也必然有限,說不定還一面創新、一面造業呢。我還是相信,對自己誠意十足,對別人用心至深,練功到位,創造力自然生生不息。這才是真創新。

也說 說幾 幾句 創新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82

「生命品質」? 金惟純

2011-10-10  TCW




最近在古書上讀到兩句話:「心真 則事實,願廣則行深」,讓我深有感受。

一般人「心」真不真,「願」廣不廣,無從得知。但看他所做之事實不實,所行之跡深不深,知之過半矣。

我反思自己半生之行事,絕大多數時刻心都不夠真,願都不甚廣,以至於虛事、淺行,塞了人生行事曆,非但自己白忙一場,還耽誤了不少別人。

正巧近日對年輕人講話,有人問說:「你人生閱歷豐富,什麼事印象最深、收穫最大?」我仔細想想,凡是記憶深、收穫大的,毫無例外,都是當時自己的心相對比 較真、願比較廣的情境。這才明白,其實發生的是大事、小事、好事、壞事,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事發當時,自己的心真不真、願廣不廣。換句話說,凡是自 己心不真、願不廣的人生時刻,基本上都錯過了,都白活了。

我自我檢視,自己人生白活的時光,至少占八成以上。意思是:這八成的時光,基本上對自己無意義,對周遭的人也無意義,甚至於還造了許多不必要的「業」。如 果把這八成的人生經歷刪除,非但不會有損失,甚至還更清爽一些。

基於這樣的反思,我對「生命品質」有了新的定義。原來「生命品質」不在於功成名就,不在於光鮮亮麗,也不在於品味講究,而在於心真事實、願廣行深。只有心 真願廣,人生才算沒錯過,人才算活出了自己的好樣子。

從這角度觀察,我也發現周遭所熟識的人,尤其是整天忙得團團轉的人,多半也都「事虛、行淺」,「生命品質」改善空間甚大。探究原因,主要有二:其一,現代 社會運作形態和生活方式都太過繁複,流行文化和人際關係造成「事虛、行淺」者互相牽扯,很難置身其外、不受干擾;其二,現代教育和職場學習,都太偏重知 識、專業和技能,有關「安身立命」的學習,完全缺乏適當的環境。

環境的改變需要時間,學習卻可立刻開始。心越用越真,願越行越廣,但心之用、願之行,卻非讀書冥想、隻身獨行能夠完成的,尤其是處身現代的環境,尤其是身 居高位的人。

我自己也是一年半前,有緣遇到一群「心真事實、願廣行深」的人,能在好環境中學習,才打開了人生的一扇門,重啟「人生學習」之路。看到自己人生八○%都錯 過,瞎湊熱鬧、白忙一場,忍不住想建議:你也很忙嗎?早點學習人生罷,別再耽誤了!

 


生命 品質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27

「英雄」與「典範」 金惟純

2011-10-24  TCW




賈伯斯去世已兩週,但人們仍忍不 住要談論他。他就像功夫片的李小龍,一生傳奇、淋漓盡致、英年早逝,注定成為世人難忘的偶像。

上週《商業周刊》訪問我,我卻說既不羨慕、也不佩服他。這說法有點太嚴苛,需要說明。

事實上,他當然比華爾街貪婪之輩、或企業界倖進之徒,要高明得太多。至少他的成就和名聲,是奠基於令人驚豔和愛不釋手的產品之上,他當然算得上是企業英 雄。

我對他無情的評語,是因為他不只是英雄,更被許多人視為典範,而我認為這樣的典範,並非當今、尤其未來世界所需要的。如果他被視為是上一個時代最後的英 雄,如此憑弔他,才算合適。

有關賈伯斯,有三種描述最傳神:--活著就是為了改變世界,難道還有其他原因?(賈伯斯自己)--既「聰明」又「刻薄」:聰明,因他有見地、有遠見;刻 薄,因他會讓你知道你既無見地、也無遠見。(賈伯斯員工)──他是「美國式個人主義」的極致展現。(西方評論家)

沒錯,一個極度個人主義價值觀的人,以「聰明」又「刻薄」的方式,將商業與科技「贏家通吃」的優勢用到極限,以近乎自虐的狂熱來改變世界……這就是賈伯 斯。

賈伯斯在三十歲被逐出蘋果時,曾感慨:「令企業界前輩失望了:他們傳給我的接力棒,掉了。」值得一問,他當時掉了,後來又撿起來的那支棒子,究竟是什麼? 賈伯斯四十九歲罹癌而面臨死亡時,曾體悟:「面對死亡時,一切不重要的全消失了,只有最重要的東西才留下。」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又是什麼?

那個曾經「掉了」讓他懊惱的,那個面對死亡而最後「留下」的,如果既不究竟、更不圓滿,賈伯斯就只能當英雄,不合適做典範。

賈伯斯和我是同一世代的人,我們這個世代呼風喚雨了三十年,把世界弄成了地球村,將商業和科技的力量結合,滲透到庶民生活的所有領域,卻也在全球範圍內製 造一個接一個的金融泡沫、越來越大的貧富差距、找不到解方的失業、環保、能源、和精神失焦……問題,留給下一代爛攤子和迷惘。我們沒資格成為典範,因為我 們雖然活得精彩,卻不究竟、不圓滿,沒有留給後世一個好環境。

賈伯斯年近五十面對死亡時,曾有機會想明白「人生最後該留下的是什麼?」結果他只留下了一代又一代的iPhone和iPad。這一世代仍活著而有大能量的 人,都應以贖罪之心,更認真的想想,我們是不是該留下些更重要的?


英雄 典範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723

鐵血執行長! 金惟純

2011-11-07  TCW




一位原先在電子業工作的朋友,最 近奉父母之命繼承家族傳統事業。他告訴我,很佩服電子業的「鐵血執行長」們,因此準備仿效他們的作風:「付員工高薪,然後該罵就罵,該罰就罰。」他覺得用 這樣的方式管理公司「很過癮」。

我聽他這麼說,知道這想法其來有自,因為「成功案例」舉目皆是。

曾經有一位年輕人告訴我,他被挖角到一家龍頭級的科技公司,因負責新事業開發,所以有機會跟在大老闆身邊見習。他第一次看到身價數十億的事業部老總當眾被 「罰站」時,嚇到目瞪口呆、百思不解,晚上輾轉難眠。後來見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但他最後自問:「想不想二十年後變成那些被罰站的老總?」答案是否定的, 他也離開了。

我另一位好友曾在科技公司出任高階主管,他的老闆是人人尊敬的業界大老。工作三年後,他忍不住問老闆對他的表現滿不滿意?老闆問他:「這三年,我有沒有罵 過你?」他說「沒有」,老闆說:「那不就很清楚了嗎?」他事後回想,在老闆身邊三年沒挨罵的人確實寥寥無幾,也就釋然了。但他兩年後也另謀高就去了。

的確,我們這個時代,好像流行「鐵血執行長」。雖然執行長們並不必然「鐵血」,但最成功的執行長,似乎仍以「鐵血幫」居多。

就連最近臨危授命拯救日航的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也因在這一事件中展現出強硬手段,染上了一些鐵血印記。但我聽到的另一段故事則是:當年稻盛為 KDDI爭取國家通訊執照,主管官員質問他「缺乏專業資歷,如何經營通訊公司?」時,他一語不發,走向當時在場列席的專業團隊,向他們下跪說:「我對通訊 產業一竅不通,只有拜託你們了!」他如此堅定、誠懇又謙卑的舉動,震懾了所有官員,最後拿下了牌照。

類似如此的鐵血執行長背後的故事,我也聽了不少。包括前述那位喜歡讓人罰站的大老闆,我也聽說他曾私下對部屬真情懺悔、相擁痛哭。所以我的結論是:鐵血執 行長們的「典範」,大家不要隨便學,因為你不知道他們在鐵血形象的背後,做到了多少?又付出了多少?要先自問:自己做得到嗎?自己付得起嗎?

我把鐵血執行長分為四類:一、因為自己的個性和脾氣使然,動不動就失控者;二、為了個人的目標和追求,而「一將功成萬骨枯」者;三、為了公司的利益,而做 自認該做之事者;四、為了讓屬下能深切體驗、突破障礙,不得不扮演「嚴師」角色者。

如果從長期而嚴格的標準看,我認為只有第四類才真正「四海皆準、萬古長青」。因為他們不僅自己做到,全部承擔,而且起心動念是「出於愛」。只有出於「愛」 的「嚴」,才是唯一無副作用的正向傳承,其餘者,只能說,不可取,或至少「不究竟」。

如果你問我,眾多「鐵血執行長」中,有多少吻合第四類「嚴師」標準者?我只能偷偷告訴你:很少,幾近於零,或至少我不清楚。


鐵血 執行長 執行 金惟 惟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103

休學、閃婚、何時不靠爸 金惟純父女5大麻辣對話

2015-06-29  TCW


習題一、離婚後,如何經營和孩子關係?如果再婚,兩家庭怎麼相處?

老爸說:父母好好分手,就是給孩子最好的禮物。

女兒說:以前會怨,為什麼我的家和別人不一樣?現在會想,因為這樣,有更多家人,真的有不好嗎?

金惟純(以下簡稱父):(離婚後)她一直跟她媽媽住,那時候我跟她媽媽還有一點疙瘩,如果我跟她感情很好,她在兩邊會很難受,所以,因為環境因素,父女關係只好淡淡的,父女關係沒有辦法在我們之間自然發生,有點遺憾。

我是一個若有似無的老爸,因為沒有真正在一起共同生活,共同經驗比較少;她長大以後,(我)就用一種特別的方式對待,其實,我要用爸爸的樣子也弄不出來,哈,只能用朋友的方式去聊天;後來,我跟她媽媽有一個比較大的和解。和解後,她跟我的關係就比較自在,不受限制。

現在我們家跟她媽媽家,兩家子一起坐下來吃飯,是OK的,所有的關係到最後,就是要圓滿,雖然我們(指前妻)沒有辦法在一起,但是,可以互相說對不起、說謝謝。

分手的父母,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就是去愛他的爸爸或媽媽,就算不是愛,你好好分手,就是給孩子最大的禮物。

金質靈(以下簡稱女):國、高中的時候會怨,為什麼我的家跟別人不一樣,爸爸媽媽的關係讓我有苦有痛的感覺,因為沒有辦法解決這種感覺,也沒有辦法求救,就自己痛苦,跟自己過不去。

最近幾年,我體會很深的是,因為我爸爸、媽媽分開,我媽媽再嫁,我有個小爸;爸爸這邊有個阿姨,小爸也有爸爸、媽媽,都對我不錯,我阿姨的媽媽,我也叫她阿嬤,她也對我很好,然後,我有兩個妹妹,因為這樣,多了超多的家人,真的有不好嗎?

今年年夜飯時,回爸爸這邊過,阿嬤也來,阿嬤發紅包,當然是發給兩個妹妹,因為她就這兩個孫輩,我在旁邊,就在想我是不是也要講吉祥話,我不是想要拿紅 包,爸爸怕萬一阿嬤沒準備會尷尬,就拉我一下,我就沒去;後來,我跟妹妹聊天時,後面突然有個人抱住我,手上拿個紅包,是我阿嬤。

阿嬤說,「我跟妳講喔,高家的女兒(編按:金惟純另一半姓高),沒有出嫁的,都可以拿紅包啦!」我當時真的不知道要講什麼……。還有,她每次做醉雞,都會多做一份,叫我拿回去給我媽媽跟小爸吃。

我就覺得,我有什麼好怨的,多了一個這麼好的阿嬤。

父:我真的不知道(紅包)這件事……,很感謝妳把自己活好了,很感謝妳能夠這樣看發生的事,已經發生的事,無法彌補,只能靠妳這樣看這件事,然後,這件事就沒事了。

我們父女的關係,此刻達到最好的關係。對她的期待,只有一句話,好好把人生過好!

習題二、好不容易去美國念書,孩子突然告訴你:我要休學!

女兒說:感謝你,沒有堅持要我怎樣。

老爸說:妳可以做這樣的選擇,重要的是,要承擔。

女:我在美國念大一時,決定休學,我爸爸並沒有說什麼,他只是把休學、不休學的利弊分析給我聽,他告訴我都要承擔,他不支持不反對。

這件事,我還滿感謝我爸,因為,他沒有堅持要我怎樣,就是讓我自己去想、去反省。這算是我人生做的一個比較大決定。

父:那時候,我在意的不是學位,我希望她既然去美國,能留一段時間,把該學、該看的東西看完,這是我覺得比較可惜的,做父親的,贊成沒有理由,反對沒有立 場,我只有一個選擇,就是不贊成不反對。我能做的就是提醒,做這樣決定,要面對的一、二、三、四、五(件事),只有最厲害的人,能夠承擔的人,才能做這樣 的決定,你是不是這樣的人,自己要思考;結果,她做這樣選擇,我內心深處還有一點高興,我覺得人可以做一些重要決定,這比人生什麼事都沒發生、沒經歷好 吧?重要的是,要承擔。

習題三、孩子和異性認識不到一個月,突然決定要訂婚,該怎麼辦?

老爸說:這男方我還沒見過,我情何以堪?

女兒說:你不來,我們還是照辦!

父:質靈沒有談過戀愛,那是第一個交往的男生,我還沒見過,交往兩個多禮拜,她就(打電話)說她要訂婚了,她說,男方的媽媽找通靈的人來看,說他們兩個是 天作之合,必須在那天要訂婚……這事情太怪了嘛,我就跟她講,你們要交往,我當然很祝福,但是,一個通靈的人講說,一個禮拜後要訂婚,我做為一個知識分 子,我情何以堪,而且,還沒見過(男方)……。

我就跟她說,可不可以雙方家長見個面,吃個飯,認識認識,祝福你們的交往,不要說訂婚行不行?她說,不行,最後她說了一句話,真的……很傷心,她說,「那你不來的話,我們還是照辦。」

她是很冷靜,很有禮貌這樣說,那時候我就想,那我就不去了。這件事,實在很難消化啊,難受了兩天,就跟一位好友吃飯,一整天都在講這件事,好友很有智慧,他說,你不但要去,還要帶禮物去,還得要高高興興的去!唉,我被說服了,好吧,只好接受去,還帶全家老小去。

為什麼想通?這種時候沒有道理好講,萬一因為這個原因,父女不講話,她去訂婚不開心,然後,我在家生氣嗎?沒有必要,反正已經是這樣,就高高興興去了。

女:第一次知道爸爸當時傷心感受,很驚訝……我那時候不懂事,沒有顧慮到爸爸的感受,可能他平常太寵我了,他一直都很支持我的決定。

他那時候,都沒有表現出來,我不知道他的心情,這件事我有很大的學習,我也沒想清楚,訂婚是早了一點,年齡太小,對方是準備好的,過程中,我才發現,我還沒準備好,一年多以後,就平和分手。

父:哪有那麼容易分手的!你要謝謝人家!我不能說這是錯的決定,只能說這是倉卒的決定。

為什麼我會很快接受她的事情,包括休學、訂婚,因為,我覺得她很善良,內在有領悟力,她不管經歷什麼事,都會走出來的,我是對這件事有信心,她會做很多特別的決定,是她人生的歷練不夠。

做一個父親,若我判斷這件事會帶來極大傷害,無法挽回,我可能不會讓步,因為我也做過很多荒唐事,但我不會去做惡,人生有這樣經歷,才會這樣看待這件事。

習題四、父母怕孩子做錯事、走錯路,但孩子都不聽勸告,該怎麼辦?

女兒說:爸爸說實話,我就聽進去了。

老爸說:我開始聽她講話,她就開始聽我講了。

父:人非常簡單,就是你不聽我講,我就不聽你講,你不聽我的,我幹嘛聽你的?小孩一定這麼想嘛,不管你是爸媽、你是老闆、你是博士,你走過的橋比我走過的路多,那些都是你想的。

所以,我開始聽她講話,她就開始聽我講話了。

女:應該不是不想聽他講,而是他講到一個我早就知道我還沒做好的事,我就覺得,我知道我知道,會有點自責,因為還沒做到,最多是這樣子。

小孩子應該不是不想聽爸媽講,但是,就是自己也沒有能力做到,多聽也會覺得很煩躁,小孩煩的是這個,(父母)要給他一點時間做到。

爸爸比較像是,因為他沒做到,我要提醒你……,像他會告訴我,他比較沒自制力,比較懶散,比方說,你不可能要求他幾點睡,幾點起來,很routine的事,這個是爸爸很真實的部分,因為溝通很真實,也就會比較聽得進去。

習題五、孩子,你什麼時候才能經濟獨立,不靠老爸養啊?

老爸說:三十歲以後,就完全不管妳了。

女兒說:我已經開始準備了,雖然還不穩定。

女:我前幾年住在台北東區,花費比較高,一下子金錢沒控制好,身體又不舒服,沒有辦法,就想說,爸爸應該可以幫忙一下,那次我是講說,我脊椎不舒服,這塊 可以資助嗎?結果,爸爸就說,人是不會生病的,妳是不是沒有把自己照顧好?太晚睡,飲食沒有照顧好,身體才會不舒服。

因為爸爸一直很寵我,他這樣說,我當下覺得,爸爸怎麼會這樣跟我講?真的好狠啊! 幾天後,爸爸有個常去的整脊診所,打電話給我說,你爸爸有放一些費用在這裡,妳如果有需要可以過來。

一、兩年後,再回頭看這件事,才覺得,對,他沒有講錯,是我沒有把自己照顧好,連經濟也沒有顧好。後來,有跟爸爸聊這件事,爸爸說,「其實,你知道嗎,哪 個做爸爸的不想寵女兒,讓她去買她自己想要的東西,但是,我覺得我還是要忍下來。」當時,我就覺得,他真的很不容易(哽咽)……,別人父母做得到(忍耐得 住)嗎?(流淚)

我有很誇張的時候,有一次我要領錢,就發現領不出來,我一看,裡面只有二十八塊,我整個人就很慌張,怎麼會這樣?

我現在在準備(經濟獨立),我不是做得很好,但,最起碼,我不會讓生活變得那麼慌張;我一個禮拜三天去餐廳打工,每月老闆娘拿薪水給我,大概一萬多塊,我很喜歡現在的工作模式,打工、畫畫,但(收入)還沒有很穩定 ,還是要接案子,不可以想休息就休息。

父:那次是我刻意的(指女兒搬到東區住),我一直覺得她住在偏遠的地方,生活太狹窄,她想來台北,我把它視為教育費(付租金),果然也教育得滿徹底的,呵 呵,我去那邊(女兒住的地方),常看到酒瓶堆在那裡面,她租在SOGO旁邊,變成朋友的中繼站,她那段時間徹底體會都市夜生活。

她現在還不能完全獨立,是半獨立,我跟她講說,三十歲(經濟獨立)就完全不管了,這是特別寬限,她要自己過日子,要算自己有多少錢。她經歷這段,以後回想起來,一定會覺得很值得。經歷過,才會變成人生的資本。

養活自己,是必修課,沒什麼好討論的;你要先證明自己可以養活自己,必修課過關,人生最基礎的信心,就有了。若干年後父母給你資源,這是禮物;在證明自己的階段,父母要想辦法把手收回來,要讓他自己去歷經苦、難,這都會變成他人生的底氣,以後遇到事情就不會怕。

有人問我,當然你現在經濟狀況比較好,如果沒有了呢,剩下一半,剩下三分之一,怎麼辦?對我來講,沒有在怕,不是沒過過啊,怕什麼?我知道那樣也可以活, 不會活不好,不能習慣於依賴這種生活方式,沒有就不行;有,我可以enjoy(享受),沒有,我也OK,必須常常讓自己這樣子,才不會恐懼失去。


休學 、閃 閃婚 婚、 何時 不靠 金惟 惟純 父女 麻辣 對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14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