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藍港今日上市,創業家三年前對話創始人王峰:一半是悍匪,一半是書生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230/148658.html

今天,國內遊戲在線公司“藍港互動”正式登陸港交所。這家公司的創始人王峰在創業前,曾是金山公司一員悍將,直接向雷軍、求伯君匯報,直至2006年底離開金山出來闖蕩。

\2011年的《創業家》發表過雷曉宇的報道《藍港在線王峰:一半是悍匪 一半是書生》的文章,被很多後來者評價為是迄今寫王峰最精彩的文章,沒有之一。彼時,王峰告訴《創業家》說,不把藍港做到一個階段他是不會罷手的。這事兒沒完呢。“我好歹得把藍港在線做得超過金山吧?如果發現今天還不如過去幹得好,那不有病嗎?”

3年,承諾兌現的時間到了!

王峰(微博)不是中國IT界第一個創業的VP,也不是最成功的一個。但他有足夠的生存智慧。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悍匪,一半是書生,王峰的兩面性讓他能夠迅速完成從職業經理人到老板的切換。

 

離開金山

哥們兒,你不要以為我天天跟你講話像個土匪,其實我骨子里知道在場面上怎麽混。

在金山,我夾在兩個人中間,一個叫求伯君,一個叫雷軍。但我活得很好,我跟他們倆都合得來。我有老求那一面,他的玩兒和生活會跟我分享。他不跟我談工作,偶爾我跟他談起公司最近怎麽樣,談完了,他說,哦,挺好。其實他沒聽懂,但他覺得王峰的語氣很堅定,肯定都是對的。但是到了雷軍那兒,他就很認真跟你討論工作,我也很認真。我在金山的工作方式,每天平均跟雷軍開會聊到晚上十點。

這兩個人中間,我不能說我起了調和作用,但是確實關系都挺好。我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像是國共第一次合作時候的周恩來。

我在金山待得很舒服。一直到2006年底,我覺得沒有空間了。那一年,我確實心情複雜。我倒不是說一心想當CEO造反,但我沒空間了。我承認,這和金山還沒上市也有關系,即使上市我也覺得金山成長太慢。剛做遊戲的時候,我一度覺得我們能做到盛大第一、網易第二、金山第三,但後來發現,我們在戰略上還是保守了。那一年,完美時空和巨人都嗖嗖地往前沖,非常猛。它們上來就抓住一個免費的模式,而金山是收費的。沒辦法,金山一直在改革,但是它一直遇到革命者,它老沒在關鍵的時刻革命。機構太沈重,掉不了頭了。

我們慢了,而這個慢我不能阻擋。當時走人非常多,我的手下直接被挖走做COO。我盡了最大的努力,為了留一個員工熬夜陪他聊。到了2006年下半年,有一天,我在金山柏彥大廈樓下的涼亭蹲了一個小時,非常落寞。我想了很久,得出的結論是:想要留住員工,你的成長速度要比員工成長速度快。做不到這一點,就會走人不斷。

2006年12月,我提了辭職報告。當時的心態就是不想幹了。我什麽建議都不想聽,我煩透了。當時大家也覺得挺好的。你知道這種感覺吧?就是OK了,覺得少了誰都行。我突然發現,我真的可以走了,我對公司沒那麽重要。

不過,我走的時候跟雷軍說過一句話,是下樓撒尿的時候說的。我說,去讀一讀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吧,對現在的金山有好處。郭沫若在抗戰剛剛勝利的時候,建議毛澤東去讀一下,我覺得金山當時也正在逐漸喪失某種理性。這種理性,雷軍一直有,在他最困難的時候也有。但是當時網遊已經賺錢了,尤其當時卓越網套現了,那是一次空前的個人狂歡。有錢了,說話口吻就不一樣,太不淡定了。

不是沒人找我。我在職場上遇到過很多誘惑。新浪很早就找過我,我都當口水話聽。這一次,我看到了機會。有VC和業內大佬找我,說要不我給你錢,你自己幹吧。這些話對我產生了化學反應。某一天,我發現,風、水、空氣、環境都跟我說,你可以創業了。時機到了,我覺得應該自己做一攤事。

我得到過一些邀請。僅次於暴雪的韓國NCsoft的CEO來北京找過我很多次。那時候我還在金山打工,很忐忑地見了他三次,我想這要讓雷軍知道還不恨死我啊。他說,加入我們,給你全球副總裁,把中國的股份送給你。我說,我要創業。聽說我要離開,完美時空的遲宇峰樂壞了。他給我發短信,說來我這兒吧,二把手,我們馬上要上市了,股價也好。我說我不會去,我去任何公司都是對金山的背叛,我只有創業一條路。

我拒絕了很多人,也沒有拿IT大佬的錢。老實說,我得到過雷軍的很多暗示,他說王峰如果真有一天想自己幹,我雷軍馬上一千萬給你。我相信這是真話,但是當我要離開金山的時候,我不想跟金山的人有任何瓜葛。王峰出來還要雷軍的錢,當小弟沒當夠啊?

IDG對我最積極。周全見了我,過以宏見了我,張震也對我很好。當時他們捧著我,說你趕緊幹吧,我們態度最好,誰都不可能比我們更快了。我離職一個禮拜,就跟他們簽好了。一簽完,我就去美國了。

我沿著美國東海岸玩了一個月,從紐約、華盛頓到邁阿密,一個一個往下走,挺開心,曬得黑黝黝的。那時候,創業的事肯定是定下來了,但怎麽幹,不知道。聖誕節的時候,我到了波士頓,全美國都在狂歡,我突然發現自己很寂寞,就在這一天,我想回來了。

現在看來,我這錢也是稀里糊塗拿的。其實,我離職之前公司內部還有另外一種方案:拿你在公司非上市前的將近1000萬估值的股票做一個金山子公司,你占5-10%的股份,用金山的品牌做一家公司。我告訴你,我像傻逼一樣認真對待,但後來董事會沒有同意。

我出來創業不容易,被攔了一道又一道坎。我離職的時候是簽了競業禁止協議的,所以理論上我在當年是不能創業的,如果要起訴我,我也面臨風險。金山曾有某人去找過IDG,IDG就來跟我說,你小子還有這麽回事啊。從美國回來以後,大概在2007年三四月之間,錢還沒有到賬,我就找雷軍聊過一次。我必須承認,當時他放了我一馬。

在金山十年,幾乎每年生日都是雷軍給我過的。2007年1月28日,這一次,他們心里也微妙,沒心思幫我過生日,就想著王峰又要挖誰了。我成了他們心里最大的敵人,兄弟一夜之間反了,就變得很恐慌,到處在談話,問你是誰的人。你沒想到,當你脫離掉那個體制以後,面臨的是另外一種社會關系,而且曾經你最好的合作夥伴變成另外一種最微妙的關系。人生的精彩,我就是這時候感覺到的,但是你發現,你敢於做那個無畏的我了。

這一年生日,我在大學校園里辦了一個生日宴,也算是告別禮。來了幾十號人,坐了十幾桌,大家很感慨。沒有求伯君和雷軍。我的感受也很複雜,不能叫內疚,應該算遺憾吧。選擇辭職之前,內心蠻掙紮的,曾經無數次地回想過去,心里很糾結。那種忍是按天來忍的,那是最痛苦的,因為你太習慣那種生活了,你是認真的,不是混的。但是有一點,你決定了,就沒辦法了。這些情緒很快被你的信念所滅,因為你已經選擇了無畏的我。
 

古惑歲月

我在四川出生。我媽跟我講,我出生那一年,1969年,是重慶武鬥最厲害的時候。重慶是最大的兵工廠基地,外面叮叮咣咣的槍炮,全是,各個工廠的工人把槍端上來幹,完全打瘋了。我媽說,你出生在槍林彈雨里。我O型血、水瓶座,其實是很好合作的人,但小時候的環境可能對我影響比較大。我身上真的是有野性,很早就有人跟我說,王峰你身上有一正一邪。邪未必說我做了壞事,但我肯定不是那麽嚴謹的書卷氣。

我們家是兵工廠的孩子,跟北京大院也差不多。從小到大什麽環境呢?天南地北。有人家從上海來,有人家從東北來,有人家從山東來,有人家從包頭來,也有人家是本地的。口音雜啊,你一聽,鄰居什麽口音都有,所以極容易形成沖突。

父母一天到晚打架,小孩也一天到晚打架。你不打架,在學校是混不下去的。我是個什麽樣的孩子呢?亦正亦邪。壞孩子拉著我說抽煙去,好孩子來跟我討論數學題。所以,王峰是個兩面性很強的人。跑到夜店,很high,豁出去了。跑到一個會上,很內斂,像是書生氣很重的人,甚至很害羞。遇見哪樣的人,我就成了哪樣的人。在我心里,一面火焰一面海水,從小到大就是這樣。這是一種生存智慧。

我是中學老師出身,一幹就是六年。1995年7月10日左右,我把我們那個班的課程安排給一個高三的數學老師,自己拎個包就來了北京。我什麽也沒有,沒有同學,沒有朋友,特別恍惚。我覺得我瘋了,來這兒幹什麽?我當時就想兩條路,要麽海南,要麽北京。我一想,我還算念過點書有文化的,北京踏實點,在海南被捅死了都不知道。

1995年8月,我從人民教師的講臺來到街頭,幫人賣保健品。第一個月工資180塊。後來我看老羅的《我的奮鬥》,發現兄弟還真像,以後一定要跟他喝酒。他1995年在中關村圖書城混的時候,我也在那混過。我賣保健品就在圖書城的海澱藥店,大概站過兩三個月點兒呢。對面有中國書店,我當時站完點就跑到外面去翻書,還買了一本研究生入學考試指南,不行就考研。賣保健品的小孩素質都很低,晚上跟他們喝完酒,回家以後還看研究生英語,他們說,神經病。

後來有人跟我說,王峰我覺得你是個沒安全感的人。啊,你怎麽這麽看我。但我後來仔細想了想,他可能說得有道理。我心里是惶恐的,多少會做些後手的準備,會提前有所考慮,我會提前想它最壞是什麽樣子。就像後來創業,很快第二年就二次融資了,原因很簡單,我覺得現金要足夠。

熬了幾個月,我自己找到了貨源,就跟人合夥做了個公司,相當於創業。三個人合夥湊錢,我把家里攢給我結婚的三萬塊錢要出來,入了股。

這個公司的治理結構很簡單,出錢最多的董事長,出錢第二多的總經理,我出錢最少,銷售部經理。我就跑啊,往山東跑,往新疆跑。跑到新疆石河子、塔城、烏魯木齊、克拉瑪依,全跑遍。一個人,像飛俠一樣。這幾個人都很土,就知道做生意、做銷售,然後省下利潤攢錢,每個月把我們零售賺到的錢匯給幾個老大。我幹了整整兩年,那兩年我幾乎每天吃方便面,還是兩毛五一袋批發價的華龍方便面。最慘的一次,坐了三天三夜的硬座。

1996年冬天,12月份,我押了十箱的貨到新疆。一出站,貨超重了,我想十箱可怎麽拿啊。當地有個烏魯木齊人,說我幫你,結果出門就把東西拿走了。我要追,檢票員攔我,說要交超重罰款。等我交完罰款,十幾分鐘過去了,人早就沒影兒了。

 
王峰出生在1969年的重慶三線兵工廠大院。 他的性格里既有書卷氣,又有槍林彈雨的江湖氣。  正是冰天雪地的時候,漫天飛著雪花,只要一出門,就知道外頭風有多大。我戴著我父親年輕時候的一條紅圍巾,一走出去,嘩,紅圍巾被吹到天上去。我滿腦子是懵的,所有的貨、衣服和20萬的現金都在里面。有聲音在我耳邊說,有人剛剛進胡同了,你敢進嗎?管它,面子第一,否則那倆兄弟罵死我,說傻逼,哥們兒不跟你玩了。我沖進去,果然看見他在弄我箱子。我上去就把那哥們摁地上了,敢搶我貨。那幫公安局的都看呆了,說你小子真牛,氣焰太囂張了,有種。我原來一個人民教師啊,一夜之間變成這樣的人,邪的一面出來了,都是環境塑造的。

那天晚上我沒敢出站,出去被捅了都有可能。當時的感覺是,這輩子再也不想創業了。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我把十箱貨扔到車頂上,直接上了長途車。我一邊把東西往上扔,一邊想,我怎麽成了這麽一個人。那完全是另外一個自己,你剛打過流氓,你比流氓還狠,像悍匪一樣,車上的人都不敢惹你。過夜車很慢,我一個人坐著。窗戶外頭是新疆的戈壁灘,又長又開闊。半夜的時候,天上的星空一片蔚藍,美極了。我安慰自己說,人生這麽壯美,自己還是很瀟灑的,像個行走江湖的大俠,也沒什麽可害怕的。

1997年1月,我去了一趟青島。合夥人說,這兩年咱們都沒掙著錢。我不知道真假,我也沒法知道我們賺了多少錢。我把所有的賬都結了,拿回本金,不幹了。我買了早上6點鐘的火車票,準備回北京。那天早上,我醒得特別早,一個人跑到海邊待了兩小時。當年懷抱一腔熱血離開家鄉,怎麽混成了這樣子?你也不知道你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因為你變成悍匪了。倒也沒有懼怕感,因為在海邊的那兩小時,我已經超級平衡了,我想,我重新是我自己了。

1997年2月19日,我回了北京,準備找個地方,看看有沒有招聘IT的工作。結果當天,鄧小平去世的消息出來了。我一個人跑到天安門,工作也不找了,天天看電視,很哀傷。這樣過了一周,我參加了我人生的第一次正經面試。面試我的人跟我同齡,是雷軍。我開始了長達十年的金山生涯。

我明顯覺得,在金山跟我一起打工的很多人,都過於書生氣。這可能是我在金山迅速崛起的一個重要原因。學數學和教書出身使我願意總結和分享,這樣的性格在一個團隊里溝通會很好。再一個,我很早就經歷過肉搏戰,放得下。很多純程序員出身的人,要跨過這一步很難很難。這樣一來,我從做業務到管項目,走得比一般人快一點。
 

創業洗禮

2007年3月,藍港在線正式成立。

這時候,我和王磊一起見過他的一個朋友,也是做遊戲公司的。他的公司做得並不成名。他說,恭喜你出來創業,其實在大企業做高管做久了都害怕創業,哥們兒,其實沒什麽,到現在你看我也沒做大,但是我依然很享受這樣的生活。他說,創業是一種生活方式。我特別感謝這句話。他還說,創業就像坐過山車,死不了人的,沒事。當你眼看到低谷的時候,你發現你正在準備往上沖;當你沖上去的時候,要小心可能又下來了,就是這個過程。

但是,離職之前和離職之後還是很不一樣。你會有莫名其妙的感覺,沒習慣,所以老做夢,天天夢見在上班。就像我剛加入IT行業的時候,老夢到在教書,解一道函數題,解了很久,早晨醒來,覺得昨天晚上這道題解得真美啊。這就是長期的習慣。

一直到公司第一款產品《西遊記》上線,這種情況才慢慢緩解。你產品上線了,當時天天盯著電話,天天問著大家,那跟你什麽都相關了,你再也沒有辦法,那是你全力以赴的一件事,是你命根子。十萬人在線的時候,那天晚上12點半,我去三里屯訂好位置,大家喝酒喝到通宵。那一天,我開始看見自己研發的產品,給自己賺錢,覺得很自豪,覺得這是我們辦的公司。這其實是解脫了,算真正告別過去。

2007年、2008年是我們最難過的一年。錢不多,人也沒幾個,就連招一個會畫畫的人,我都會親自面試。我都能理解那幫小孩怎麽看我的:王峰在業內有感召力,你創業,我願意跟你幹,幹了半年,覺得你也不怎麽樣。你在大平臺上光芒萬丈,輪到自己做,小居民樓里租了三室一廳來面試我們,這就是王峰嗎?當時有個小孩,走的時候跟我說,王總,我們祝願你將來更美好,我心想,我要關門了,還更美好。但是呢,你也認了,因為你決心幹這件事,誰都攔不住你,人家要捅你一刀就老實了,那你幹不了。我承認,我從小到大是個敏感的孩子,我渴望老師表揚,一個同學摸我頭我都會追著滿場打架。我是好強的,但是那麽多年的磨礪也讓我看到,不能一痛就叫喚。

我們當時不容易。想做自己的遊戲,折騰。第一批遊戲研發是從完美時空拉來的。有一個做過《誅仙》的小孩,算是比較重要的策劃之一,他帶了幾個人來。結果,項目研發了不到一年,他們又被挖回去,委以重任,成了完美時空下一個項目的制作人,做了《夢幻誅仙》。我告訴你當時慘烈的代價,項目主策劃走了,系統策劃走了,客戶端程序走了,服務器程序走了,主美術走了,原畫走了,一下我們沒法管了。第一個遊戲研發團隊被挖空了,挖空到什麽程度?你挖了我3個人是吧?我挖走你20個,全端。

幾乎同時,完美時空還投資了我們當時唯一的合作夥伴:成都逸海晴天。當時我要活下來,先得靠代理。這款合作遊戲剛剛做到5萬人在線,這家公司就被完美時空投資了,30%的股份,給了300萬美金。我們被斷了後路,四面楚歌。最後,我跑到樓下,問,還有誰願意留下來?我留下了其中一個策劃。他說,王總,今天你不跟我談的話,明天我也過去了。我把自己的電腦端到樓下《西遊記》項目組,待了一個月。我的助理每天把飯送到樓下吃。我當時說了一句話,我們那三個合夥人都挺難受。我說,蘇聯專家撤走了,我們就不做原子彈了?

從此,我們全部換了一套班底,後來的團隊都是自己培養的。兩年以後,我們自己的2D遊戲《西遊記》推出來了,去年做過15萬人在線。當時對我來講,那一仗非常兇險。如果當時心理脆弱,就是滅頂之災。就算這樣,現在我照樣能在場合上見面,大家互相寒喧,好久不見。我心里有承受力,這一定跟我當年做過悍匪有關系。

我們第一輪融資一千萬美金,很快需要新的錢進來。創業不到一年的時候,周鴻祎曾經找過我,希望藍港跟他天使投資的一家遊戲公司(廣州火石)合並。如果合並,鼎暉願意投1000萬-1500萬美金。當時內部否定意見很強,沒有成。但恰恰在這兩三個月時間,我們自己融了2500萬美金。沒有輕易選擇通過外力來幫忙,自己走,還讓自己心里蠻踏實的,反而更好了。

手下看到王峰融那麽多錢,蠻驚訝的。這也遠遠超過我自己的想象,本來1000萬就夠了,一下子我就把五年之內的補給全部打平。融資也是緣份,我發現,做個好人挺好的。IDG投我錢,只是一堆大佬看好我。但是我在一年不到的時間就拿了第二筆錢,2500萬美金,比我當時同期出發的任何人融的錢都多,在那個時代,跟所有互聯網公司比起來應該都是非常靠前的。當時產品也沒出來,要融這種規模的錢,一定都是周鴻祎、陳一舟或雷軍幹的事。我覺得我還沒在那個級別上,運氣挺巧合的。

第二輪融的錢誰給我的?周樹華。當時周樹華是北極光的合夥人,但現在自己出來了。他原來是新浪副總裁,我們倆從2001年認識,每年都比較正式地在一起聊一次天,或者吃個飯,他怎麽看互聯網,我怎麽看軟件。就這麽個關系,但是等我離開金山以後,發現這幫朋友都在幫我。樹華怎麽幫我的?他知道我骨子里不想到他們公司去融資,他知道我不像求人的人。他說,我們現在特別想研究一下遊戲,你來講個課。我就寫了20頁PPT,講了遊戲產業的結構、分類、商業的形態、機會點。鄧鋒叫來他們合夥人,聽了倆小時。他們聽得挺來勁,我就說再給我十分鐘,順便介紹藍港在線。一個禮拜以後,鄧鋒給我打電話,約我在他們公司樓頂餐廳吃飯,叫了他們所有合夥人。他們跟我說,王峰你不要找任何人了,都是浪費時間,我給你錢。樹華中間幫我殺了個價,一個月以後,錢就到賬了,然後再過一個半月,美國經濟危機爆發,太巧了。

對一個個體來講,創業是對人格的一次洗禮。我該怎麽對待合夥人?我真心為他們著想嗎?我可以講實話,在我職場期間,我幾乎沒有這個思想。不行滾蛋,培養你這麽久不起作用,你不是幹這個的料⋯⋯很多難聽話我都講過,但是後來我反省了。我在藍港很少講這個話。當你成為企業主的時候,你才發現,人的價值特別特別重要。當你在職場上,你會發現規律、方法和制度最重要,我拿人錢財幫人打工。我當時覺得自己在金山算是有創業者心態,但後來發現遠遠不是。我只有創業者的激情,卻沒有創業者的人性。創業者的人性首先是以人為本的,不能把兄弟們踩在腳下,不能只標榜自己多偉大,要擡兄弟們的好,這很重要。

體會到做老板的酸甜苦辣之後,我對早年間金山雷軍他們更理解了,覺得不容易。雷軍可能是一個唐僧型的老板,我就是孫悟空。他天天叨叨叨,我說煩。但現在,我也成了唐僧。我不變成唐僧沒辦法,我必須成為唐僧。骨子里我更願意成為孫悟空,但當我站在那個位置以後,我發現,哥們兒,悟空還是你做吧,我做唐僧。當然,時不時還會有孫悟空的動作出來。

這麽說吧,這個產品歸你管了,一定有一次重大操作,你會覺得我神勇、太猛了,所有人的掌聲都是我的。但你也要知道,這個計劃老板批下來,那天回去他三天沒睡著覺,想搞砸了怎麽辦,搞砸了有可能半壁江山沒了,甚至全軍覆沒。當時我在公司什麽都要沖在前面,甚至覺得老板不行啊,還覺得太羅嗦了,太面了。但你後來發現,老板最重要的是決斷,而不僅僅是操作。

從將到帥,這個決斷太考驗人了。你決定猛打一把集中所有火力幹這一仗,是決斷;你決定讓我們五年之內不上市,沒關系,耗下去,這也是決斷;你說快,必須拿下,不拿下今天就怎麽樣了,這是決斷;你說讓我們長期謀劃,小規模戰役爆發,大戰略走慢一點,那也是決斷。你開始發現,原來過程的華麗僅僅是曇花一現,讓你覺得很high,重要的是你為此作出的決定,以及你早就已經為此準備好要承受的代價。這個不容易,很多人確實沒有這個心理素質。

創業第二年,正好趕上汶川地震。我們當時那個樓特別高,在19層,晃得。地震了,很多人想跑,但想跑也沒戲,因為電梯太窄了。我一想,算了,但心里第一個反應是,如果樓倒了,估計要掛,我無怨無悔。我已經努力過了,回想前面的人生,都是奮鬥的過程,腦子里就是這種畫面。我覺得,我創業保持了那份激情,語言也不那麽卑微,從來沒做過卑微的我。

有人說,王峰你把藍港賣了就是成功。我不這麽認為。對我來說,這是離開職場之後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沒那麽急。我後來也做一些天使投資,像遊戲谷和推圖,但我非常不喜歡別人叫我職業天使投資人。你說我啥我都認,但就是不能認這個。不把藍港做到一個階段我是不會罷手的。這事兒還沒完呢。我好歹得把藍港在線做得超過金山吧?如果發現今天還不如過去幹得好,那不有病嗎?

這四年,我看懂了我們要什麽。有兩點最重要,能夠讓你活下去,而且有一天把你的理想兌現了。第一,穩定現金流。你有1億的時候,你知道怎麽控制1億的現金流。你只有500萬現金的時候,你就用20個人,想好這三年之內還能不能有錢進來,然後盡可能摳一點,控制好。或者你融資能力很強,現金還有一半的時候,我還能融現金再進來。第二,穩定團隊。這個要靠文化和回報體系。王峰天天跟我手舞足蹈聊遊戲,我們很開心,而不是西服革履跟我們談戰略,那太扯淡了。還有,你要敢兌現,我們賺了,你說分我們百分之多少,我們拿到了。

 
青澀的王峰  2007年底,創業第一年的全體員工大會上,我說,不要英雄氣短,不要為了呈一時之強,把公司搞得很危險。那時候,我們開始擴展研發,有不同的項目組,把研發團隊盡可能穩定下來。即使有時推期了,我也能在心里忍受這個煎熬。比如今年10月首發的《傭兵天下》,2007年10月開始做,做到今年,整整4年。我覺得挺高興,我活下去了,然後總有一天,我要玩兒個大的。我不知道哪個事情一定能玩兒大,或者在哪個時間一定能,我唯一告訴自己的是,穩定現金,穩定團隊,然後有一天,哪個彩票或者哪個胡牌輪到你頭上。打牌總會胡牌,但是你提早下桌,胡牌絕對不是你的。

《傭兵天下》里,我最喜歡魔劍士。魔劍士是什麽職業呢?他首先是劍士,有近戰能力,但同時前面加了個“魔”字,魔劍一旦施法,火系的劍立刻變紅,冰系的劍立刻變藍。我喜歡這個職業,因為應對自如。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藍港 今日 上市 創業 家三 年前 對話 創始人 創始 王峰 一半 悍匪 書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5620

投資一周:全港最兇股市悍匪

1 : GS(14)@2016-09-14 05:47:40

上星期,正利控股(8318)單日暴跌九成,記者來電問我看法,居然提及「翠如BB股」聯旺(8217),我一時語塞,答不上來,想到說法時,記者已收線,因此今日在本欄補上一筆。現時聯旺集團的市值是200多億元,誰都知道,現時創業板殼價3.5億元,這股票是溢價了幾十倍,但如果說,它遲早將會急跌九成以上,這種說法不過相等於凱恩斯說的:「長期而言,我們都將死亡。」這是誰也知的事實,不用多言。所以,問題反而在於,第一,它為甚麼可以升得這麼高?第二,它究竟還能升多久?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幕後人真的有實力。200多億元市值,就算只有3%街貨,也要幾億元,據知他們當然是有特別的exit channel,才能夠做到這個效果。這問題的另一答案,則是就算炒得起,都要唔怕拉,這班幕後人是全港最兇的悍匪,成個證監會,成份諮詢文件,根本就是針對他們,但他們偏偏唔驚,擺明挑戰法紀。市場上,也只有這一幫人膽敢做得咁寸。第二個問題,有人認為,「翠如BB股」快到半年禁售期,可能是暴跌先兆,不過同系的樂亞(8195),上市21個月,才告失守暴跌,而且還是因為股東內閧。所以,「翠如BB股」頂到幾耐,實在難說,但我當然不會買!周顯投資者、八卦公、知識分子
mailto:phemey@gmail.com本欄逢周三刊出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0914/19769864
2 : dimsum_stock(57457)@2016-09-14 13:21:22

真係想知係咩人
3 : GS(14)@2016-09-14 20:21:04

都是康健的人頭吧
4 : dimsum_stock(57457)@2016-09-14 20:43:13

greatsoup3樓提及
都是康健的人頭吧


明白
謝謝你
投資 一周 全港 最兇 股市 悍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9004

悍匪持「AK47」打劫女店員同佢隻揪唔怯

1 : GS(14)@2016-09-27 08:02:11

俄羅斯一名女店員面對「持械」打劫的賊人無有怕,奮不顧身與對方一併。事發於馬林斯克(Mariinsk)一間店舖。一名賊人入內飲霸王啤酒,並拿出類似AK47自動步槍物體指嚇女店員,企圖劫財。店員叫對方把槍放下,對方不理,還警告她若按警鐘就開槍。女店員「企硬」,要對方付錢,對方一怒之下,走到櫃位後搜掠,店員這時與他硬併,一手拿着槍管,試圖奪槍,二人糾纏,店員最終不敵對方,被對方用槍柄打了數下。賊人拿了一罐啤酒後離開。女店員在賊人走後按動警鐘,賊人在幾分鐘後落網。警方事後查明賊人所持的只是形似AK47的氣槍,但認為女店員當時不可能辨別到。警人指賊人有案底,如果這次打劫罪成,將面臨十年監禁。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27/19783428
悍匪 AK 47 打劫 店員 同佢 佢隻 隻揪 揪唔 唔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0252

悍匪闖酒店大堂 中國客南非遇劫射爆頭

1 : GS(14)@2017-02-06 07:27:52

■覃姓母親遭砂槍射中眉心。



農曆新年外遊慘遭血光之災。廣西一家三口,上月底趁春節長假隨團出發赴南非旅遊;至本港時間昨晨5時,在約翰內斯堡一間酒店內的大堂慘遭持砂槍悍匪搶劫。匪徒向三人連開多槍,他們全部中槍受傷,當中兩母女更慘遭「爆頭」。所幸三人經送院救治後均無生命危險。中國駐當地大使館已介入處理事件。廣西媒體昨早接獲柳州旅遊發展委員會通報,指接到廣西康輝旅行社柳州河西營業報告,該社有旅行團於大年初三出發前往南非,團隊於當地時間本月4日深夜11時許(本港時間昨晨5時)抵達約翰內斯堡機場假日酒店(Holiday Inn Johannesburg Airport),酒店位處當地機場這個治安高危黑點附近。該團團友事發時正在酒店大堂的前台附近閒談,一班悍匪突然從酒店大門外闖進大堂,持砂槍對團友搶奪行李財物。其中有一家三口與匪徒周旋糾纏期間,匪徒用砂槍對他們連開多槍,三人頓時血流如注同告受傷,匪徒得手後隨即逃之夭夭。



■何姓父親身體多處中槍,獲送院接受治療。

一家三口中槍送院

事發後三人隨即被送附近醫院搶救,其中母親覃素榮被射中額頭眉心血流披面,傷勢最嚴重,但送院時仍能說話且頭腦清醒,女兒何奕霏也被射中頭部;父親何衛平則被射中右邊臀部、胸部和腹部。三人經手術治理後已無生命危險,目前已轉入普通病房。



■何姓女兒頭部中槍,血流披面。

康輝旅行社負責人稱,事發後已即時處理事件,透過隨團領隊先行墊支10萬元人民幣(約11.3萬港元)醫療費救治傷者,病人情緒穩定。負責人又指,一家三口所報的是南非8日遊的團,原定當地時間昨日中午返程,目前其他團員已按行程回中國,領隊則留在當地陪伴受傷的三名團友,確保他們安全及治療無大礙後才回國。



此外,國家旅遊局也已派人關注此事進展,而中國駐南非大使館亦已介入處理,駐約翰內斯堡總領事館也指,已第一時間派員趕往醫院探望傷者,並與當地警方交涉敦促他們盡快破案。而包括廣西自治區黨委書記彭清華、主席陳武等領導,也紛紛空群而出表示「高度重視」事件並慰問受傷團員,柳州市旅發委也責成旅行社啟動保險賠償程序。近年越來越多中國旅客到非洲國家旅遊,其中觀看野生動物、沙漠文化遊等深受歡迎。而南非也是中國客熱門旅遊目的地之一,據當地統計局數據,中國目前是南非第六大遊客來源國,去年上半年入境南非的中國公民超過5.8萬人次,較前年同期增長63.8%。柳州新聞網


網民有話說

•外國一些地方真亂!我在國家生活得很幸福!感謝祖國!•還是國內維穩好,哈哈。•太嚇人了!祝平安!•還好沒毀容,比麗江強。•我們親愛的非洲兄弟對我們華人真是份外熱情啊!•旅遊有風險,出門要謹慎。•命中眉心都沒掛,必有後福!•出門在外最好低調再低調!資料來源:新浪微博


旅行團南非遇劫示意圖

1.柳州團友深夜抵達入住酒店,於大堂服務台前閒談

2.一班持砂槍悍匪突衝進大堂,搶奪團友行李財物,雙方發生糾纏

3.悍匪向一家三口連開多槍,其中覃姓母親遭射中眉心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206/19919465
悍匪 酒店 大堂 中國 南非 遇劫 劫射 射爆 爆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5633

80悍匪炸開巴拉圭保險庫 與警駁火3小時4死

1 : GS(14)@2017-04-28 02:10:49

巴拉圭第二大城市東方市(Ciudad del Este)一家保安公司的保險庫,前天遭多達80名匪徒持械行劫,被搶去至少數百萬美元,警匪駁火期間最少一名警員殉職,劫匪當中三人被殺、五人被捕。警方形容這是「世紀械劫案」,相信是巴西黑幫跨境作案。


傳內有逾3億元現金

目擊者和當局指有50名配備炸彈和軍用級槍械的槍手作案,調查負責人則指涉案匪徒或多達80人。有報道指初步估計保險庫內有4,000萬美元(3.12億港元)現金,但保安公司否認,未知匪徒劫走多少錢。匪徒凌晨時分炸開保險庫後即進內大肆搜掠,保險庫損毀嚴重,外牆被炸出一個大洞、牆身有多個彈孔,附近居民形容「爆炸聲與槍聲聽來像是在戰場一樣」。警員趕到跟匪徒駁火長達三小時,警方指「他們早安排了狙擊手作掩護,又焚毀路邊十多架車分散警員注意」,相信最後在巴拉那河(Panara River)乘快艇逃回巴西。巴拉圭相信劫匪是巴西最大黑幫,扎根於聖保羅的「首府第一司令部」成員,隨即聯同巴西展開搜捕行動,在東方市以北50公里伊泰普蘭迪亞(Itaipulandia)逮捕五名匪徒,另外三人在邊境地區遭巴西警方槍殺;巴拉圭又調派士兵到東方市維持治安。東方市位於巴拉圭東部鄰近巴西與阿根廷邊境地區,連同巴西伊瓜蘇市(Foz do Iguacu)及阿根廷伊瓜蘇港(Puerto Iguaz㶭)在內的三角地帶黑幫肆虐,軍火及毒品販賣猖獗。美聯社/德新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426/20001892
80 悍匪 炸開 巴拉圭 巴拉 保險 與警 警駁 駁火 小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166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