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科技心語|奈飛豪賭自制視頻

原創內容為王的時代回來了。

一家被國內美劇迷親切稱為“奈飛”(Netflix)的美國網絡流媒體服務商從在線影片租賃的角色轉型為開發自制原創內容,憑借高端自制美劇和突破性的排播沖擊著傳統電視平臺的優勢。

2016年,Netflix實現營業收入88.31億美元,同比增長30.26%;凈利潤為1.87億美元,同比增長52.22%。

成立於1997年的Netflix,經營範圍是在線影片租賃,能夠讓顧客快速方便的挑選影片,同時免費遞送。用戶可以通過PC、TV及iPad、iPhone收看電影、電視節目,可通過Wii,Xbox360,PS3等設備連接TV。2009年,該公司可提供多達10萬部DVD電影,並有1千萬的訂戶。2007年2月25日,Netflix宣布已經售出第10億份DVD。研究機構HIS在一份報告中表示,2011年Netflix網絡電影銷量占據美國用戶在線電影總銷量的45%。

然而,從電影制作公司購買版權的成本提高正在蠶食Netflix的流媒體運作,DVD收入損失慘重這個事實,讓Netflix曾經盛極一時的DVD業務不再成為其增長的組成部分。更為糟糕的是,星智娛樂公司一直是Netflix在線影片的主要來源,因為沒能跟星智娛樂公司續約,Netflix在線影片的質量下降。2012年Netflix實現營收36.09億美元,同比上年增長12.63%,但凈利潤同比暴跌92.41%,僅為0.17億美元。

 

痛定思痛後,Netflix開啟自制原創內容的道路。

2013年Netflix出品的《紙牌屋》被推上全球矚目的風口浪尖,隨後《鐵杉樹叢》、《女子監獄》……接連多部劇集均保持超高質量成為了現象級話題。

優質的內容也吸引了全球眾多用戶。截至2016年年底,Netflix的用戶總數達到了9380萬人。Netflix公布的財報顯示,2016年第四季度,Netflix全球流播放服務用戶人數凈增加705萬人,創下了公司歷史上單季度新增全球用戶人數的歷史最高紀錄,其中美國以外的全球新增用戶人數為512萬人。

Netflix CEO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說:“用戶的增長反映了全球觀眾對網絡電視的接受度大增以及對原創內容需求強勁的趨勢。”為此,Hastings果斷切斷DVD點播服務,大力發展Netflix Original業務。

過去一年,Netflix原創節目內容時間超過600個小時,今年的目標是超過1000小時。Netflix首席內容官Ted Sarandos透露,過去一年有一半的用戶搜索來自Netflix Original的原創內容。未來Netflix還將推出多達42部原創劇,包括漫威動畫的《鐵拳》(Iron Fist)以及德魯-巴里摩爾的僵屍喜劇《Santa Clarita Diet》。

Netflix表示,截至2016年年底,Netflix在原創內容節目上的投入是145億美元,2017年在原創劇方面的投入將比去年再增加10億美元,達到60億美元。原創劇的制作成本也令Netflix 2017年的財務狀況吃緊。Netflix首席財務官David Wells此前表示今年的現金流赤字將達到20億美元,比去年的17億美元也有所增加。

 

雖然Netflix在美國訂閱率市場占比接近一半,但相繼有亞馬遜Prime視頻、美國視頻網站hulu等流媒體視頻平臺出現。這些平臺也投入大量資金開發原創影音內容,成為Netflix的有力競爭對手。

為了贏得更多全球用戶,Hastings去年在慕尼黑的DLD(數字、生活、設計)大會上表示:“Netflix計劃在中國推出流媒體視頻服務,目前與中國監管部門的談判正取得進展。”

不過,Netflix真要進入中國,會發現它要面對的競爭格局遠比看起來還要複雜。百度旗下的愛奇藝、阿里巴巴旗下的優土、騰訊旗下的騰訊視頻均將精力放在了原創自制內容上。

相比Netflix來說,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多年來的大數據收集和分析,已經對中國消費者的行為有著極為深刻的了解。在各大中國網絡平臺上,80%的用戶都看中國的電視劇和電影。這些內容不僅吸引觀眾,還逐漸將其轉變為會員。愛奇藝更是將人工智能和深度學習法則運用到網絡視頻制作中;樂視也開始原創自制劇,並向上拓展至硬件。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也是最壞的時代。

科技 心語 奈飛 豪賭 自制 視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3100

科技心語|豪擲8億美元贊助奧運會 馬雲想成為“可口可樂”不容易

過去,奧運會的全球頂級贊助商名單中只有外國名字,未來將新添一位中國成員。

馬雲1月19日在達沃斯宣布,阿里巴巴將加入包括麥當勞、可口可樂、Visa和三星在內的精英企業,成為國際奧委會全球贊助項目的一部分,贊助從現在起到2028年的奧運賽事。雖然雙方都沒有透露協議的具體規模,但彭博社引述接近消息人士的話稱,該協議預計將至少讓這個全球最大體育賽事主辦機構增加8億美元收入。

阿里巴巴的這項贊助計劃的規模創下奧運會贊助史上最高紀錄。按照昨日披露的協議條款,阿里巴巴還將為賽事組織者提供技術服務,並建立在線視頻“奧林匹克頻道”,旨在向中國體育粉絲推廣數字奧運。馬雲表示,阿里巴巴將利用其技術來協助“奧運會向數字時代演變”。

在阿里巴巴之前,只有一家中國公司聯想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成為贊助商。但國際奧委會一直在尋求與亞洲贊助商建立聯系,以幫助將其賽事推廣至世界各地。韓國平昌、中國北京和日本東京等亞洲城市將舉辦今後3場奧運會——兩場冬奧會和一場夏季奧運會。

來自國際奧委會的數據顯示,其12家頂級贊助商為2014年索契冬奧會和去年里約熱內盧夏季奧運會提供了超過10億美元的收入。同期來自轉播權和其他商業交易的總收入達到56億美元。

上海美國商會公共事務前負責人、中國媒體行業資深觀察者Michael Cole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阿里巴巴贊助奧運會的好處是多方面的,首先能夠幫助其像麥當勞和可口可樂那樣獲得全球曝光,這也符合阿里巴巴希望成為像可口可樂那樣的全球大品牌的目標。此外,中國政府對奧運會的重視程度也會為阿里巴巴加分。”

參與阿里巴巴和奧委會談判的國際奧委會前營銷負責人Michael Payne表示:“阿里巴巴此舉意義遠不僅僅是營銷和贊助,事實上它是唯一一家和國際奧委會簽訂破紀錄協議的公司。”

中國資深體育行業觀察者龔華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這是商業、體育和政治的綜合考量。”事實上,阿里巴巴的奧運會贊助協議也呼應了其它中資集團在體育和文化服務業的巨大投入。在過去兩年里,中國企業在收購體育媒體公司、歐洲足球俱樂部和媒體權利機構投入巨資。2015年中國公布的計劃就包括到2025年的未來10年中,體育行業產值達到5萬億人民幣的規模。

除了馬雲之外,中國富豪王健林在國內外體育和文化領域也加大投資。2015年,萬達集團成為國際足聯(FIFA)的贊助商。萬達在文化行業長期的支出也獲得了豐厚的回報。王健林上周在合肥舉行的萬達年會上透露,萬達在文化服務業方面的產值已經首次超過主業商業地產,並將保持增長勢頭。

馬雲的用意也很明顯,他希望阿里巴巴未來營收的一半來自海外市場。目前中國市場所占營收比重仍然高達四分之三,中國是阿里巴巴的主要市場,但增速將呈現放緩趨勢。不過在海外,阿里巴巴的名字還遠未達到家喻戶曉。

高風咨詢董事總經理羅威(Bill Russo)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奧運會在全球範圍觀眾規模之大將為阿里巴巴贏得海外名聲,這符合它們海外擴張的策略。很多國際品牌都希望在這個舞臺樹立品牌形象。”

不過奧運會的收視人群的變化趨勢可能讓阿里巴巴失望。根據今年里約奧運會結束後的各項收視率統計顯示,里約奧運會直播收視率在18歲至49歲人群中下滑25%,千禧一代都已經轉向了Facebook和Snapchat的平臺,他們甚至不知道奧運會已經來到。這意味著奧運會的收視人群正在變老,對廣告商來說可能是個壞消息。

廣告買主Amplify的一位美國投資官曾表示:“雖然奧運會的全球效應仍然巨大,但是觀眾質量可能沒有過去高了,但是廣告商還是會繼續買廣告,以觸及更多的人群。”

如果阿里巴巴希望贏得美國市場,它可能更應該去贊助超級碗。每年2月美國的超級碗吸引著1.12億的觀眾,這個數字遠遠超過了收看奧運會的美國人。

商業很艱難,但是賽場更激烈,每天都是一場新遊戲。

科技 心語 豪擲 美元 贊助 奧運會 奧運 馬雲 成為 可口 可樂 容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3243

科技心語|蘋果財報亮眼 庫克無法回避“中國挑戰”

庫克將蘋果重新帶回增長的努力終於沒有落空。當地時間周二收盤,蘋果公布四季度財報顯示,過去的假日消費季為蘋果創造了不菲的收益。上一季度蘋果營收784億美元,同比增長3%,每股盈利3.36美元,均好於市場預期,也扭轉了此前連續三個季度下滑的頹勢。

財報公布後,蘋果股價大漲,創下2015年夏季以來新高。過去三個月,蘋果股價累計漲幅超過7%,表現遠遠好於谷歌和Facebook同期表現。

去年的這個時候,蘋果發布了創紀錄的財報,iPhone銷量也創下歷史新高,但在此後的連續三個季度,蘋果每個季度的財報都是下滑的,去年蘋果收入創下了2001年以來的首次年度下滑。

去年10月,iPhone 7發布後,庫克曾經表示,蘋果將會重回增長。他說:“iPhone 7和iPhone 7 Plus的反響非常積極,我可以有信心告訴你們,蘋果正在重回增長。”庫克還說,雖然很難預計新手機的需求,但是本季度的財報將會給出更多指引。

上一季度蘋果iPhone銷售額創下了554億美元的新高。根據研究機構Strategy Analytics向第一財經提供的數據,蘋果上一季度出貨量達到7830萬臺,超過三星的7750萬臺,位居所有智能手機出貨量排名榜首,新增iPhone用戶350萬。

不過庫克寄予厚望的中國市場沒能實現增長。大中華區成為唯一一個銷量下滑的區域。蘋果64%的收入都來自海外,過去一個季度,大中華區銷量下滑12%,營收162億美元。不過根據庫克在財報發布後的電話發布會上的解釋,銷量下滑的主要是香港地區,就中國內地本身來看,銷量是持平的,如果不計匯率的因素,還增長了6%。庫克表示:“中國的表現很了不起。”

不過庫克仍然要面對“中國挑戰”的難題。中國對智能手機的需求空間仍然巨大。根據第一財經獨家獲悉的Counterpoint最新發布的數據,去年中國全部智能手機出貨量達到4.65億臺,占據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的三分之一。包括Oppo和Vivo等在內的中國本土品牌性價比很高,對iPhone構成了威脅。

Counterpoint分析師閆占孟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全球智能手機市場增長趨緩,僅為3%,蘋果在中國市場的銷量出現下滑,不過中國本土手機華為、Oppo和Vivo相加增長達到57%,出貨量超過3億臺。而且中國本土手機品牌還在不斷向海外擴張。”根據投資公司Drexel Hamilton分析師Brian White此前預測,蘋果今年一季度在中國的收入將同比跌去20%至30%。

針對去年蘋果收入為何罕見下滑,庫克解釋道:“去年的銷售下滑是因為我們把大多數精力用在推動蘋果服務業務的增長,比如蘋果音樂,蘋果商城和iCloud。這些業務比做手機等硬件利潤更高,而且能夠增加用戶粘性,用戶一旦加入了蘋果的生態系統,將來能買更多蘋果的硬件。形成良性循環。”根據接近蘋果的人士透露,蘋果正在開發一款AR眼鏡,而庫克也討論了未來開發AR平臺的可能性。

過去一個季度,蘋果服務業務增長18%,收入也創下了72億美元的新高。蘋果的目標是到2020年,服務業務收入能夠實現翻番,總收入達到500億美元。盡管大部分分析師認為蘋果服務業務的收入增長會很迅猛,不過很少有分析師同意蘋果將轉為一家服務公司。目前蘋果超過三分之二的收入仍然來自於硬件。

盡管如此,這並不妨礙蘋果以它的軟件優勢和對手進行差異化競爭。研究機構Stifel分析師Aaron Rakers表示:“未來蘋果將會整合進iPhone的3D感應技術會成為‘秒殺’對手的應用。風投機構Loup Ventures分析師Gene Munster表示:“蘋果正在押註3D技術,這會令公司未來構建的AR和VR平臺大受裨益。”

蘋果將在今年發布旗艦iPhone 8機型來紀念iPhone發明十周年。投資機構Piper Jaffray分析師Michael Olson表示:“如果說讓投資人最為擔心的,就是大多數消費者可能因為期待今年9月蘋果發布新手機而拖延購機計劃,這將對未來兩個季度季度財報不利。雖然在我們調查的1000名美國用戶中,他們大多數不清楚這臺新機型會有哪些功能上的突破。”

瑞銀分析師Steven Milunovich表示,可能有兩種情形來解讀蘋果的境況:“其一,是蘋果最好的日子已經過去,尤其是當語音助手Siri和蘋果汽車項目一籌莫展時。其二,就是蘋果的創新技術正在等待消費者的成熟,選擇一個合適的時機推出有意義的新產品。”Milunovich表示後一種方式是他更想看到的。

投資者還關註蘋果是否將考慮把生產線移回美國,以獲得更多的稅務減免,以及如果特朗普向海外制造產品征收高額的邊境稅(border tax)對蘋果銷售會產生何種影響。對此,庫克表示:“中國和美國互相需要,美國也需要創造更多就業。但每個人都需要合理地去做這些事情,並不是非要訴諸貿易戰。資金回流美國對美國和蘋果來說都是好事,但邊境稅將嚴重打擊中產階級消費群體。”

目前蘋果擁有的現金已經達到2461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富有的企業,甚至超過去年斯里蘭卡的GDP。運營現金流也達到270億美元,蘋果上一季度服務業務的收入就已經和Facebook的總營收持平。如此大的現金流加上資金回流美國的可能性激增,這也引發外界對於蘋果可能進行更多並購的猜測。

科技 心語 蘋果 財報 亮眼 庫克 無法 回避 中國 挑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182

科技心語|短視頻亂舞

農歷新年期間,今日頭條的一則收購令短視頻行業再度熱鬧起來。

2月1日,今日頭條宣布全資收購移動視頻創作者平臺Flipagram,交易完成後,今日頭條將獲得這款美國市場上的主流移動視頻產品和其運營團隊。這意味著今日頭條正式拿到了全球短視頻市場的入場票。

Flipagram成立於2013年,用戶可以把手機照片編輯成電子相冊,配上特效和音樂以及光暈和字幕分享到該社區平臺。除此之外,用戶還可以對短視頻進行簡單的編輯和分享。截至收購前,Fligapram已經吸引了2億用戶分享視頻故事。

 

拿下Flipagram後,短視頻必然將會是今日頭條2017年戰略的重要一環。去年,短視頻就超過了圖文和組圖,成為了今日頭條最大的內容形態,日均播放次數超過了10億次,視頻嵌入廣告的形式受到了廣告主追捧,成為頭條收入的重要來源。2016年年底,頭條創始人張一鳴宣布將拿出10億元補貼短視頻創作者。

得益於移動互聯網的普及以及信息化時代的內容爆發,人們已經從傳統的圖文模式跳出來,開始用短視頻進行交流。借助網紅效應,短視頻已經迅速發展成規模龐大的內容創業形式。

2月7日,有媒體報道稱中國視頻分享應用快手計劃今年晚些時候將赴美上市。快手方面對此予以否認,稱“在當前階段,快手的主要目標仍是持續提升產品體驗、服務更多人群”。快手當前估值近40億美元,已經完成C輪融資,獲得百度資本、紅杉資本、DCM、華人文化產業基金和光源投資等數千萬美元投資。

依靠短視頻獲得重大發展的公司已經層出不窮。《2016短視頻內容生態白皮書》顯示,2016年短視頻內容創業已經發生了超過30筆融資,相關創業項目的融資規模達到了53.7億元,其中PAPI醬拿到了真格的1200萬元投資,“一條”完成了1億元的B+輪融資,“二更”也完成了5000萬元的A輪融資,一下科技完成了5億美元的E輪融資,更有梨視頻上線便拿到了5億元投資。

短視頻的快速崛起讓內容創業者再次看到了曙光,但其發展依然不明朗。近些年來,隨著社交平臺用戶紅利的流失,眾多內容創業者苦於吸引受眾而忽略了內容創業的核心本質,短視頻發展的瓶頸也在於此。

由中國團隊創立的美國短視頻應用Musical.ly可能更能說明問題。2015年7月,Musical.ly在全美iOS應用榜單排名上超越Facebook、Instagram和YouTube,成為美國主流的社交媒體,可以用“屌絲逆襲”來形容。

 

Musical.ly團隊當時的判斷是,短視頻之前不溫不火,根本的原因是消費量夠,供應量少,願意拍和分享的人太少。因此,Musical.ly的切入點是引入海量音樂,讓用戶可以很簡單地把音樂融入到視頻當中去,讓一個沒那麽好玩的視頻一下子變得好玩起來。

從Musical.ly的成功案例可以看出,用戶場景和社交性對產品的變現至關重要。對於用戶來說,短視頻的作用已經從當初的內容表達升級到自我表達,甚至變成大眾娛樂模式。也就是說,單純地“看”的內容已不能再滿足用戶,一個短視頻應用必須要滿足“看別人”、“表達自己”、“娛樂大眾”三方面訴求,才能有更強的用戶黏性。

優質的內容依舊是短視頻發展的重要手段和眾多內容創業者的核心競爭力。從目前成功的短視頻項目來看,優質的內容都是其收獲關註和利益的基本要求。目前,多數短視頻創業者都是搞笑視頻,雖然在受眾面前十分討巧,但是隨著短視頻市場的持續擴大,市場成熟後同質化內容將成為最先被淘汰,最沒有競爭力的內容。

科技 心語 視頻 亂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727

小米回歸蘋果模式 | 科技心語

小米特立獨行的互聯網營銷模式可能行不通了。

雷軍(小米創始人)定下了一個“小目標”:未來3年在中國布局1000家“小米之家”,銷售策略開始全線轉移到線下。2017年的目標是先開200家。這也是小米去年智能手機份額被OPPO和vivo擠壓之後所做出的最新戰略部署。

受到OPPO和vivo的市場擠壓,去年小米中國市場份額下滑到16.8%。小米手機出貨量也大幅下降23%,僅占中國所有手機出貨量的8.9%。

互聯網“饑餓營銷”的方式在特定時期為小米帶來了豐厚的利潤。隨著一、二線城市的智能手機市場飽和以後,雷軍開始將目光投向三、四線及以下市場。

中國農村有6億智能手機的潛在用戶,他們不僅需要網上銷售渠道,更需要線下的體驗和展示,小米之家就是迎合線下的需求。雷軍稱1000家門店三年的銷售規模將達到600億至700億元。

雖然都是布局線下,但是雷軍的目標並不是像OPPO和vivo那樣“以量取勝”,他還是想讓線下店走高端路線。雷軍說:“我們想做什麽?就是想做互聯網思維的無印良品,科技界的無印良品。”去年51家“小米之家”線下店每平方米的銷售是26萬元。

 

“電商之王”小米銷售策略的大逆轉,也反映了在中國線下渠道的份額仍然很強大,任何手機制造商都無法忽略,即使是蘋果。雖然蘋果也不能算是“渠道友好型”企業,但是到了中國,蘋果必須重視建立不同渠道。蘋果目前在中國除了擁有40家門店以外,還通過與運營商和大型商場等合作,在中國擁有4萬多個銷售網點。

依靠線下渠道布局提振銷量最成功的案例是華為。通過渠道下沈策略,華為逐步補齊四到六線的城鄉線下渠道短板。華為地級市的體驗店去年已經增加到近500家,縣級體驗店增加到920家。整個中國來看,華為與第三方合作擁有網店已經超過140000家。2017年華為還將覆蓋中國將近2000個縣城,這將推動華為今年全年手機智能銷量增長到1.8億部。

中國互聯網企業的效率極高,因此雷軍的“小目標”也不是沒有實現的可能。如果僅以開店數量來看,蘋果的速度是遠遠無法超越中國手機企業的。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即使蘋果所有的實體店經理在一周7天,每天工作20小時的滿負荷狀態下,都很難一年開出40家店,小米之家去年的數量超過50家。這是中國企業才能完成的奇跡。

目前小米“新零售”的雛形仍然不清晰,所謂的“線上銷售、線下體驗”也並不是什麽新鮮事,“小米之家”還能玩出什麽新花樣還得基於小米的產品策略,把新的生態系統的周邊利潤較高的產品落地,並且落地後配合企業品牌形象的宣傳。

不過做實體店的成本很高,尤其是像小米這樣完全采取自營模式的實體店,維護成本相當高,小米未必扛得住。雷軍坦言,最近令他頭痛的事情是線下渠道:“之前很多人告訴我,線下渠道一定要有利潤空間,但我一直在想如何讓傳統渠道具備高效率,實現性價比。”雷軍表示,小米之家不同於其他手機品牌的連鎖店,而是完全采取“自營”模式,由小米自己運作,能夠大幅提高效率。

事實上,有了實體店以後,也能提振小米其他產品的銷售,包括空氣凈化器、無人機、音響、電視機頂盒和機器人吸塵器等,形成一個完整的生態鏈。這也符合雷軍希望打造智能家居和互聯網生態鏈的目標。

小米在物聯網方面未來預計還會加大投入,從公司即將使用自主研發芯片“松果”處理器就可以看出。做芯片並不比做實體店少燒錢。如果做成,小米將成為繼華為以後第二家擁有定制化芯片的手機制造商。目前全球僅蘋果、三星和華為擁有自主研發芯片。

定制化芯片的好處是,一方面能減輕對上遊供應鏈的壓力,在今年芯片供應仍然吃緊的情況下,小米的做法能占據主動;另一方面也能通過定制化芯片將軟硬件更有效地結合,提升用戶體驗。過去小米在高端機型上與高通合作,低端機型使用聯發科芯片。兩者都擁有整體解決方案,但是小米是否具有開發整體解決方案的能力仍然有待觀察。

小米 回歸 蘋果 模式 科技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6453

諾基亞3310不止於懷舊 | 科技心語

在智能手機風靡全球的當下,人們似乎已經將功能性手機拋諸腦後,但事實並非如此。

在2017世界移動大會(MWC)上,諾基亞發布了四款機型,不過被人們提起最多的並不是其新款智能手機Nokia 6,而是售價僅為52美元的標誌性功能機3310。

諾基亞3310保持了最初的功能,並且改善了性能。比如超長待機時間,能夠持續通話22小時,比原來的機型通話時間增加了10倍,而且在待機模式下,電池能保持一個月。

諾基亞3310將在今年第二季度發布。去年5月,諾基亞已與芬蘭企業HMD簽署獨家10年期授權協議,後者將生產新款諾基亞品牌手機和平板電腦。HMD CEO Arto Nummela曾告訴我:“決定讓諾基亞3310重生是經過一番市場調研的,我們發現人們對諾基亞的3310評價最高。於是我們想,好吧,就做一些有趣的事情,這也能告訴人們我們正在翻開諾基亞的新篇章。”

 

作為手機中的“現象級”機型,諾基亞3310曾經在全球賣出超過1億部,但僅依靠懷舊恐怕不夠。

諾基亞3310是2000年左右推出的機型。如今近20年過去了,當時的“諾粉”現在都已逐漸步入中年。按照HMD的說法,諾基亞手機的消費人群並不僅限於當年的那批“老粉絲”。以新款手機Nokia 6中國的推廣為例,在發布後的四天時間里,登記註冊的130萬名購買者中,絕大多數來自於30歲以下的年輕人。根據Nummela透露的數據,74%的註冊人群是30歲以下的,他們中一部分人可能從未擁有過諾基亞手機。

諾基亞深知,重塑品牌形象不僅僅是告訴別人過去你有多成功,而是未來你還能有多創新。

諾基亞3310的翻新很好地詮釋了這一點,在保留過去經典功能的基礎之上又進行了完善,比如提升電池性能、外觀的弧線更具設計感、明亮的色彩。

不過,諾基亞並不打算依靠售價僅52美元的諾基亞3310賺錢,它只是用來幫助諾基亞講故事。HMD首席產品官Juho Sarvikas說道:“如果你需要第二個手機,諾基亞3310無疑是最好的選擇。在休假的時候,你不需要收取郵件,只需要在緊急時間接老板的電話就好了。”

除了諾基亞3310以外,諾基亞此次推出的另外三款手機的價格都處於中低端,從147美元到316美元不等。

Nummela反複強調,諾基亞希望依靠過去繼承下來的優點和手機生產的哲學去創造新的東西,這並不代表它在重複老路。

諾基亞回歸的挑戰也是顯而易見的。近幾年來從中國市場崛起的一大批智能手機制造商,包括華為、OPPO、vivo、小米等,這些公司十年前都不存在。盡管諾基亞品牌在消費者中有很高的親和度,但是經過多年後重回市場,它會發現市場已不再是原先的市場,在渠道變化和產品差異性方面都會面臨很大的考驗,尤其在中國市場更是如此。如今中國智能手機制造商的實力已不可同當年諾基亞時代同日而語了。

但是諾基亞還有機會。目前全球功能機市場的量大約在4億部,如果諾基亞能夠保持一半以上的份額,按照功能機還將存活2~3年來看,諾基亞完全可以從功能機當中建立一批用戶。

黑莓面臨著和諾基亞相同的境遇,都已經將手機生產授權給第三方,希望能給品牌帶來重生。在MWC期間,黑莓授權的TCL也已經發布了新款智能手機KEYone。但是與諾基亞產品策略有所不同,KEYone 549美元的定價直接瞄準了企業級高端機。

今年4月發售的KEYone保持了黑莓經典的黑色鍵盤,但是同時在空格間中加入了指紋識別傳感器,而且能夠根據觸控的手勢進行反應,這也繼承了舊的黑莓手機trackpad的功能。授權給TCL之後,黑莓將專註於軟件的研發。而TCL則希望利用黑莓強大的品牌效應,推動新手機的複蘇。

品牌的名字並不代表一切,無論是黑莓還是諾基亞,品牌的內涵和人們對它的熱情才是推動公司前行的動力。懷舊只是一種感情,真正有價值的是一個企業經過常年積累所遺傳下來的哲學和精神,這將為後世創造更多財富。

諾基亞 3310 不止 懷舊 科技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875

中國科技企業赴美搶人 | 科技心語

全球最聰明的人在哪里?過去的答案可能是谷歌、Facebook或者蘋果,但是現在越來越多的答案是:中國。

近期,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和工作禁令讓正在發展“東方矽谷”的中國科技公司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能力在全球範圍搜羅人才。

在上周舊金山舉行的GDC遊戲開發者大會上,來自中國的科技巨頭騰訊在會場上打出了巨大的廣告:“騰訊遊戲招募工程師、軟件師,加入我們。”站在一邊的完美世界首席運營官魯曉寅不動聲色地評論道:“騰訊這招挺聰明,遊戲圈的開發者全在這里了。他們可以一網打盡。”

BAT三巨頭之一的百度CEO李彥宏日前公開表示:“中國迎來了吸引人才的黃金時期。”他同時暗示了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可能正在對美國產生人才外流的影響。

當美國對人才自由流動做出限制時,中國張開雙手積極擁抱全球頂尖人才。中國政府甚至設立了外國專家事務國家管理部門來起草人才戰略,並且每年召開全球會議討論如何把最先進的人才吸引到中國。

以深圳為例,深圳2015年吸引了超過1200名“高精英人才”,其中有74名是來自海外專家。在人才引進新政中,最大的刺激是“優秀人才”政策。這一政策對來自24個國家的外國人開放,最高獎勵是一次性補貼近100萬美元或2200平方英尺的10年免費公寓。

除了將人才引進國內,中國企業的另一種做法是在美國設立公司,並且聘請當地尖端的技術人才。以百度為例,百度在矽谷建立了人工智能實驗室,就是為了在深度學習和大數據方面招募全球最聰明的人。

 

去年宣布向美國加州理工大學捐助1億美元支持腦科學研究的陳天橋,也以政協委員的身份提交了兩項提案,包括《加大投入,通過腦科學基礎研究全面推動和改善大腦精神類疾病的治療》以及《建立海外研發基地,在全球範圍內招募頂級科研人員,為中國發展最貢獻》。

盡管陳天橋把實驗室建在海外的提案再度引起廣泛爭議,以仇子龍為代表的中國腦科學家們一致認為,陳天橋建海外實驗室實際上就是服務於海外市場,而且未來那些專利都由海外實驗室擁有。不過陳天橋在給這些科學家的信中寫道:“希望共同促進我國腦科學研究的發展。”

過去美國幾乎壟斷了所有高科技行業,在近百年的發展中形成了人才高地。但是現在這種趨勢正在發生變化。隨著技術越來越被視作是未來幾十年大國之間的競爭要素和關鍵財富,中國正在人工智能、機器自動化等方面迎頭趕上。

如果有一天,美國科技巨頭,比如蘋果、微軟和高通等這些已經在深耕的公司突然宣布要把全球的研發中心搬到深圳、臺北或者東京,而不是矽谷或者西雅圖,那麽這些城市的人才將會受益於和全球領導型的技術人才一起工作。

當李彥宏聽說特朗普的顧問抱怨矽谷有四分之三的CEO都是移民時,他就覺得中國的機會來了。“許多矽谷的企業家都表示擔心美國的創新能力會下降,尤其是在特朗普當選後,”李彥宏說,“我真摯地希望來自不同國家的傑出人才都能來中國,幫助中國在全球創新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除了發展人才,中國還希望打造下一個“矽谷”。馬化騰(騰訊創始人)在兩會上提議打造以廣東、香港和澳門為輻射的科技“灣區”。根據咨詢機構Zero2IPO的數據,去年前11個月,中國政府的風投和PE在鼓勵科創方面的投資額度高達1.15萬億元人民幣。

學習矽谷,也是在積極汲取矽谷的文化。矽谷巨頭對於中國的影響力是巨大的,也成為中國企業所效仿的對象。中國正在努力打造出具有像蘋果、谷歌、亞馬遜這樣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企業。

這也難怪在谷歌的訪客中心外,安卓寶寶的雕塑前,大多數排隊等待照相的都是中國人。畢竟,這是美國文化最令人怦然心動的主旋律。

中國 科技 企業 赴美 美搶 搶人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682

亞洲科技巨頭的美國夢 | 科技心語

當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還在與矽谷的科技公司打著太極,亞洲的三大科技巨頭已經為他送上了大禮:投資、就業和工廠。

軟銀、阿里巴巴、富士康分別在投資、大數據和制造業三大領域成績斐然,這個被稱為“松散聯盟”的三巨頭市值相加已經超過4000億美元,在美國創造的就業崗位超過110萬個。

軟銀的孫正義、阿里巴巴的馬雲和富士康的郭臺銘都是充滿智慧的企業家,他們通過錯綜複雜的交叉投資以及深厚廣闊的人脈關系編織著一張看似“松散”卻實力堅固的網絡,以幫助亞洲企業在美國不斷擴張。

富士康去年為美國蘋果公司組裝了價值超過750億美元的硬件產品,郭臺銘已經承諾在美國開建工廠。富士康也希望通過加大美國市場的布局,打開市場,把去年收購的夏普電子的產品銷往美國。

孫正義和馬雲都與特朗普有過見面。軟銀承諾將對美國投資500億美元,創造5萬就業,並為此前收購的無線運營商Sprint尋求更多合作夥伴。馬雲也希望把更多美國貨通過阿里巴巴的電商平臺銷往中國,並預計這將為美國帶來超過100萬的就業。

 

亞洲人的智慧就在於善於動用人脈讓自己和合作夥伴變得更強大。無論是軟銀、富士康還是阿里巴巴都有著非常廣泛的投資業務,為了避免海外投資的財務風險,它們在很多領域都進行了深度的合作。

事實上,孫正義也是鴻海收購夏普背後的推手,他曾陪同郭臺銘一起拜訪夏普高層,並介紹稱“這是一個老朋友”。而收購夏普也讓鴻海獲得了潛在收購東芝閃存業務的“牌照”。另一方面,軟銀即將啟動的千億科技基金背後的投資人是富士康、沙特主權財富基金、蘋果和高通。

對於富士康而言,提升制造業的產業價值鏈是當務之急,在這一產業升級的過程中,比硬件更為重要的是軟件。投資軟銀的科技基金,郭臺銘的用意是明顯的:這符合富士康在提升核心技術和實現關鍵領域增長的戰略目標,並能通過涉獵新領域的投資機會,支撐公司全球業務的發展。

軟銀和阿里巴巴的交集也同樣緊密。孫正義是阿里巴巴早期的投資人,以2000萬美元的投資造就了這家如今市值超過2600億美元的科技巨頭。兩家公司後來還和富士康一起投資了滴滴出行和印度電商Snapdeal。馬雲和孫正義都以個人名義投資比爾蓋茨的創新能源風投(Breaking Energy Venture)。去年12月,軟銀又宣布將為阿里巴巴提供日本的雲服務。而阿里巴巴更有希望合作的對象是軟銀去年剛剛收購的英國芯片制造商ARM。

馬雲和孫正義的相似之處都是從局外人變成投資大亨,從這點上來講,兩人更能相互理解。但是熟悉這兩位的人還是能看出兩人風格的明顯不同:孫正義更加的個人主義,喜歡自己拿主意、做決定,相比之下,馬雲更加註重文化和包容,他不會過問業務的細節,而是關註人的發展。

阿里巴巴和富士康也有聯合投資項目,而投資的對象正是軟銀的機器人控股公司Softbank Robotics,並負責將後者與法國公司Aldebaran Robotics共同研發的人形機器人Pepper引入中國。

盡管馬雲和郭臺銘初次相識之際,是“大巫見小巫”:當時富士康從各個指標來看都一家大公司,而阿里巴巴則是一個還沒發展起來的電商網站。但是兩人長期保持非常密切的關系,按照一位熟悉他們的人的話來說,兩人的友誼是“不打不相識”。

而郭臺銘和孫正義的初次相遇是2000年,當時孫正義找到郭臺銘,希望富士康生產軟銀Yahoo BB為日本網絡提供接口的寬帶Modem。如今,孫正義已經成為“洋買辦”,同時也是聯合投資人。對於美國投資和就業的承諾,孫正義表示每家公司都是相對獨立的,只是時間正好都湊巧了。

事實上,軟銀的投資已經遍布美國、英國和沙特,他需要一個所謂的“泛亞聯盟”讓自己的投資變得更加安全。阿里巴巴和富士康無論從實力還是企業價值文化來看,都是最好的選擇。可以說三者的聯盟不只是一種欲望,更是一種需要。

亞洲 科技 巨頭 美國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139

谷歌猛攻企業級雲端業務 | 科技心語

征服了全球網絡搜索引擎的谷歌,下一步將涉足增長迅猛的雲計算行業。

谷歌雲計算負責人黛安·格林(Diane Greene)去年曾表示:“我們對待企業市場是認真的。”這句話恰恰反映了外界對谷歌雲有多懷疑。

“他們一天到晚想搞改變人類、改變世界的技術,從我們接觸的感覺來看,谷歌並不會在企業級業務加大投入,就算加大,也不會像微軟那種力度。”一位華為的高層對筆者表示。

雖然谷歌一直致力於消費級的市場,但由於越來越多的企業客戶在將其軟件開發、應用和技術設施遷出傳統的內部服務器和數據中心,現在正處在采用雲技術的關鍵時期。微軟、亞馬遜和谷歌全球三朵最大的“雲”開始大放異彩。

 

谷歌已經在雲計算平臺上全面引入了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並希望向更多企業客戶售賣其雲服務,這也意味著谷歌致力於打破目前亞馬遜和微軟一統天下的“雲上的格局”。

根據德意誌銀行的數據,2016年亞馬遜雲業務的收入已經超過了122億美元,預計今年年底累計收入將突破200億美元;微軟雲2016年收入超過24億美元,而谷歌只有不到10億美元。

不過谷歌有人工智能這一秘密武器。谷歌雲業務主管黛安·格林(Diane Greene)上周在舊金山的雲計算大會上表示:“谷歌的成功之處是它的技術,而不是業務的基本面。”谷歌認為業務能力並不是所謂的“火箭科學”(Rocket Science),真正的“火箭科學”是谷歌為整個雲行業帶來的技術變革。

谷歌已經在雲計算大會上宣布了為包括匯豐銀行在內的金融機構提供雲服務,主要用於提升對於洗錢的探測能力、進行模擬以及複雜的計算等。

不過谷歌要追趕上競爭對手亞馬遜和微軟,首先是要贏得客戶的信任。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鑒於Google的消費者業務實在太多,為企業提供可靠的服務優先級夠不夠高,以及是不是放得下身段做一些普通的非技術方面的事?由於谷歌是搜索引擎起家,因此客戶會擔心把自己的業務放在谷歌的雲上,可能得不到很好的服務,因為谷歌缺乏對自身以外公司的技術支持。

另一方面的壓力來自於企業轉型雲計算需要的大量資金。要想讓大企業和初創公司把數據和數字化業務存儲在自己的雲上,這是一筆上百億美元的投入。現在還很難說服大部分企業把業務放在雲端。

去年谷歌在雲業務方面新增的員工比任何其他部門都要多,僅用於雲服務客服的員工數量就多達千人。谷歌深知自己與亞馬遜和微軟的差距在於缺乏深厚的客戶關系以及在巨大雲生態圈中的地位遜色。

事實上,谷歌依靠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工具等先進技術的優勢已經體現出來。比如空客旗下的衛星圖像集團使用谷歌的圖像識別工具從衛星圖像中來捕捉並且移除雲層。

但是光有產品是不夠的。谷歌和Facebook一樣,都是非常典型的互聯網公司的經營思維,它們的思路是,集中精力挖掘最終用戶,盡可能多地霸占他們的時間,收集用戶數據,用戶和企業級領域對服務的要求差異很大。

谷歌 猛攻 企業級 企業 雲端 業務 科技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477

汽車巨頭的下一個戰場:車載AI技術 | 科技心語

傳統車企的競爭開始由內燃機轉向了車載AI技術,這一趨勢正在成為主流。

大眾汽車上周宣布1.8億美元投資中國人工智能初創公司出門問問,並建立合資公司,共同研發並應用車載人工智能(AI)技術,雙方各持股50%。

大眾汽車此舉標誌著人工智能在車載領域的應用已經成為確定的趨勢,傳統汽車廠商紛紛開始占領市場先機。其實早在今年1月的CES展上,虛擬AI助手就已經引領了汽車企業的風潮,包括福特、寶馬、現代和尼桑在內的四大汽車領導品牌分別宣布了與微軟、谷歌和亞馬遜三家科技巨頭合作,為新車增加虛擬智能助手。

 

日產尼桑和寶馬汽車選擇與微軟合作,在不久的將來,被選擇的車輛將帶有Cortana助手。福特公司所有支持sync3系統的車輛都與亞馬遜公司的虛擬助手Alexa合作。此外,現代汽車和戴姆勒表示,他們汽車的部分語音操作助理將與谷歌智能助理合作。豐田也已經公布了一個未來概念車,它擁有自帶的數字平臺,一個名叫Yui的虛擬智能助理。大眾這次選擇和中國企業出門問問合作,很顯然是為了在人工智能領域不落後競爭對手。

汽車制造商之所以會對此產生濃厚興趣,是因為語音助理可以使用在各種電子電器上,讓人們的駕車體驗更加方便。未來汽車將會變成一個真正的娛樂空間,人們貴賓室的延伸。或許最終的結局是我們會舒服的把腳擡起看起電影,而數字助理在駕駛。你還能在車上控制家里的音響和空調,鎖定車門或發送目的地細節給車輛,在路上就把家里的車庫門打開或者關閉,播放有聲讀物,並且擁有記憶功能。

此前蘋果的Siri助手通過公司的CarPlay軟件已經開始在一些特定車輛上使用。包括寶馬,尼桑,現代和福特在內的很多汽車品牌為此設定了新模式。比如現代汽車將谷歌助手與公司本身的Blue Link軟件程序連接集成在一起。

而寶馬的車聯網數字平臺未來將會與微軟Cortana連接,能夠執行包括預定餐廳等簡單任務。寶馬公司表示,寶馬連接系統可以在約會地點不定的情況下隨時讓司機在路上保持被通知的狀態。

去年被三星收購的哈曼也已經公布過類似微軟Cortana的哈曼卡頓語音助理的一段視頻,但產品仍待開發完成。今年的CES上,哈曼展示了反黑客軟件技術,以及包括擡頭顯示器、下一代音響系統、自動駕駛在內的新技術。

和亞馬遜、微軟這些從事人工智能的科技巨頭而言,有著“谷歌背景”的出門問問的自然語言處理(NLP)領域的能力很顯然更符合大眾汽車本土化的需求。與大眾中國合作也顯示了中國車載人工智能市場的樂觀前景。去年11月,出門問問發布了針對汽車後裝市場的智能後視鏡“問問魔鏡”(Ticmirror)以及高級駕駛輔助系統(ADAS)產品,而且出門問問在車載內容建設和車內聲場方面也都積累了一定的數據。

3月29日,出門問問與中科院自動化研究所模式識別國家重點實驗室共同成立了語音智能與人機交互聯合實驗室,專註於自然語言理解、多輪對話管理、問答系統、機器翻譯等人機語音交互核心技術研發領域,也就是所謂的自然語言處理。

據雙方介紹,大眾和出門問問的合資企業將在出門問問前沿的語音識別技術和自然語言處理技術的基礎上,進一步研發汽車應用程序。首批產品將包括出門問問現有的智能後視鏡。通過語音輸入,該後視鏡可以提供導航、信息點(POI)搜索、即時通訊、車載聲控信息娛樂系統等功能。

出門問問創始人CEO李誌飛一直將出門問問的使命視為“重新定義下一代人機互動”。與大眾汽車的合作將很顯然能夠為出門問問的研發提供一個全新的平臺,因為大眾掌握了大量的用戶數據,這些數據可以讓出門問問用來做很多研究和發明,並能提升機器學習的能力以及語言處理能力,從而提升未來的用戶體驗。

對於大眾汽車而言,這項合作為為其開啟了數字化和可持續移動出行解決方案的新時代。而雙方的合資企業對於人工智能產業和汽車行業都具有重大的意義,不僅能將領先的人工智能技術應用於消費者的日常生活,而且傳統車企能夠借助人工智能初創公司的前沿科技的研發能力,為用戶帶來新的產品體驗。

在自動駕駛領域,傳統車企仍然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近期調研機構Navigant報告所選的18家全自動無人駕駛的車企中,被歸為領導者的有四家公司全部是傳統車企,包括福特、通用汽車、雷諾-日產和戴姆勒,而不是谷歌和特斯拉。百度更是在18家企業中墊底。

雖然這一排名並不具有絕對的權威性,但是至少說明了真正有能力把全自動駕駛企業推向市場的還是傳統車企。一些互聯網科技公司,雖然可能擁有很好的技術,但是除非能制造上萬輛車並讓人們坐進去,不然在高端的技術都顯得不那麽有用。也正因為這樣,科技公司和傳統汽車企業才需要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一起。

汽車 巨頭 的下 一個 戰場 車載 AI 技術 科技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756

不要患上蘋果依賴癥 | 科技心語

在每一臺iPhone和iPad內部,都由幾十種非常小的零部件,這些零件商已經習慣過分依賴於iPhone給自己帶來的利潤,以為只要“吃定”蘋果,就能閉著眼睛賺錢。直到有一天,蘋果毫不留情地將他們“劈腿”。

已經有兩家公司深受其害。日前,為蘋果提供圖形芯片(GPU)的供應商、英國最大的半導體廠商想象技術公司(Imagination Technologies)股價暴跌70%,創下8年新低,原因就是蘋果宣布未來兩年之內將隨時停用想象技術的圖形芯片,並終止專利費的支付。想象技術公司從2008年起就成為蘋果的供應商,蘋果是其最大的客戶,為其貢獻了超過一半的收入,預計今年蘋果將向其支付約6500萬英鎊。

但是劇情遠未終止。另一家英國半導體廠商、為蘋果提供電源管理集成電路的Dialog(戴樂格)芯片公司股價暴跌20%,原因同樣是由於分析師警告蘋果正在自主研發集成電路,可能放棄其供應商資格。蘋果占Dialog收入比重超過70%。

 

兩家公司的股價接連暴跌後,將徹底攪動蘋果整個供應商系統的寧靜。如果蘋果的思路真正開始轉向全面自主研發零部件,短期內無疑還會出現第三個甚至更多的供應商股價的暴跌。這個月註定是供應商不平靜的一個月,預計將會引發一系列的多米諾骨牌效應。

供應商對蘋果的依賴就如同消費品公司需要依靠零售商沃爾瑪這樣的渠道來讓自己的產品有好的銷路一樣,零部件供應商的成敗是由蘋果這樣的整機廠商的工程師和高層來決定的。去年蘋果iPhone銷量超過2億部,這也意味著供應商的杠桿被極大程度擡高了。包括淩雲邏輯(Cirrus Logic)和鴻海等在內的16家蘋果供應商的收入中,有超過一半來自蘋果。收入超過20%來自蘋果的供應商的數量接近30家。

其它重度依賴蘋果的供應商還包括思佳訊(Skyworks),其收入多達44%來自蘋果。無線設備供應商Qurvo超過37%的收入來自蘋果。蘋果代工廠捷普科技(Jabil)股價也重挫超過1%,蘋果為捷普貢獻了近四分之一的收入。而全球最大的無線芯片廠商博通(Broadcom)也有15%至20%的收入來自蘋果。

事實上,蘋果對於其芯片合作夥伴一直都不怎麽慷慨。去年蘋果把高通告上法庭,起訴高通濫收專利費,要求其賠償10億美元。蘋果和競爭對手三星的專利訴訟案也糾纏了好幾年。

蘋果“劈腿”供應商,很大程度是出於成本的考量。以想象技術公司為例,從蘋果公司從發布iPhone之初,該公司就是蘋果最親密的供應商,為其供應圖形芯片GPU,以支持諸如手機上能夠打遊戲等功能。直到現在,蘋果設計的包括 A10 Fusion、A9 和 A8 等在內的系統級芯片,都還是依靠想象技術公司的PowerVR圖像處理技術。這意味著,蘋果每出售一臺iPhone或iPad,都需要向其支付專利費。

蘋果所采取的策略是把這些供應商的優秀人才先“挖”過來,獲得技術後就能“過河拆橋”。想象技術公司和蘋果的親密關系要追溯到十年前。2008年起,蘋果就開始持有想象技術公司8%的股權,後者在蘋果總部Cupertino附近設立辦公室,以方便和蘋果工程師的協調交流。蘋果去年甚至一度曝出想要收購想象技術公司的消息,但是最終談判沒能繼續下去。取而代之的是蘋果“挖走”了該公司的重要技術開發團隊,包括後者的首席運營官Metcalfe。

所謂商場上從來沒有永遠親密的朋友,蘋果希望掌握更多核心技術並不令人意外。這也意味著,過去10年“咬定”蘋果作為增長籌碼的公司必須得警惕了。蘋果能讓一家公司股價10年翻三倍,也能讓它毀於頃刻間。

蘋果過去的一家為其提供顯示屏藍寶石玻璃的供應商GT Advanced Technologies,在2014年被蘋果“拋棄”之後宣布破產。此外,觸屏生產廠商TPK和音響零件生產商Audience的股價也均隨蘋果的訂單量波動變化。

正如咨詢機構Gartner分析師盛陵海對筆者表示:“大公司都在做垂直整合,這種趨勢不可阻擋。因為它們一旦失去創新,就會很快倒下,比如諾基亞。”

也許在技術儲備初期,蘋果不具備特定領域的技術,這時就會提供資金扶持供應商進行排他的研發,但是供應商不應目光短視,將這種“暫時”的機會視為“永恒”,而是應該借機開拓其它客戶,並且不斷創新,讓產品升級。比如三星的策略就能讓它敢於對蘋果說“不”。

從另一方面來看,蘋果的這些供應商是在和蘋果大量的現金流在競爭,形勢非常艱巨。蘋果在研發方面的投入每年都在以20億美元的規模增長,幾乎占到收入的5%,比前兩年的3%大幅增長。2016年蘋果在研發方面的投入超過100億美元;2015年和2014年的研發規模分別是80億美元和60億美元。

事實上,所有的大公司都在加大研發投入。此前特斯拉宣布和Mobileye停止合作,也是因為特斯拉自己研發出自動駕駛的視覺技術。但Mobileye的命運還不算太差,最終被英特爾收購也算落得好人家。但有更多的供應商被“拋棄”之後,等待他們的可能是自生自滅。

不要 患上 蘋果 依賴 科技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5341

爭奪東芝芯片業務 | 科技心語

東芝跌宕起伏的一周,最後竟把蘋果也摻和進來。這讓原本就錯綜複雜的局面,又增加了更多的不確定性。

西屋電氣申請破產讓東芝這個倒下的巨人被迫考慮出售芯片業務。東芝的芯片業務被視為“皇冠上的明珠”。要知道以東芝芯片的體量,即使少數股權都值好幾十億美元。而蘋果已經暗示數十億美元進軍芯片領域的計劃。這讓兩者的結合看似非常合理。

筆者向業內人士了解到,蘋果如果能夠成功收購東芝芯片業務,不僅能為急需資金的東芝雪中送炭,而且也解決蘋果對芯片核心技術的燃眉之渴。這項交易對雙方都是完美的,因此可能性很大。

為此,蘋果已經設計了不同的收購方案,一種是和富士康母公司鴻海合作,通過持股的方式將東芝芯片業務整合進富士康,預計持股規模將超過20%。另一種是與日本投資者聯合競標,軟銀是收購東芝最有力的合作方,可能與蘋果或者鴻海聯手進行收購。

 

盡管蘋果的投資將令東芝盡快從美國西屋電氣的破產中盡快走出來,並且有能力去償還數十億美元的損失,但是到目前為止競標的過程顯得相當坎坷。一方面東芝擔心鴻海對芯片業務的全權掌控會引起日本和美國政府方面的反對,另一方面,東芝還受到合資公司合作方西部數據的壓力。西部數據認為東芝單方面出售芯片業務涉嫌違約,並宣稱西部數據應當獲得獨家談判權。

在兩次超出最後期限之後,上周東芝在沒有經過審計方批準的情況下,單方面發布了第三季度財報,這是日本大企業從未有過的舉動。財務數據顯示,在這個季度內,東芝凈虧損6480億日元(約合59億美元)。唯一積極因素,是東芝的閃存業務出現盈利,這也幫助東芝能賣個好價錢。東芝指出,沒有理由認為與西屋電氣有關的虧損在2016財年之外還會給該公司帶來任何財務影響。

但由於未能獲得審計所普華永道Aarata(PwC Aarata)簽發賬目,日本監管者現在必須決定是否接受東芝的財報。如果不接受,那麽飽受危機的東芝可能面臨從東京證交所退市,這又會是一次令人尷尬的打擊。

今年以來,東芝股價下跌已近30%。眼下,東芝正在努力讓投資者相信該公司能找到一種走出危機的方式。蘋果可以被視為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東芝是目前全球第二大閃存芯片制造商。東芝的芯片業務已經從傳統的硬盤轉型到智能手機、PC和數據中心等。收購東芝能夠幫助蘋果鎖定供應鏈。有業內人士爆料稱,蘋果要做自己的基帶業務,並應用於2018年生產的iPhone。事實上,在iPhone 7中,蘋果就用了很小一部分英特爾的基帶,雖然英特爾的性能要比高通差很多,但是為了遏制高通的壟斷地位,蘋果硬拉英特爾上馬,但是最終蘋果是想使用自己的4G基帶,並且已經為此研發了5-6年。

今年3月,蘋果公司向高通提起訴訟,控訴其行業壟斷,要求高通向蘋果支付10億美元的賠償。兩家公司在專利和芯片領域的矛盾激化升級。統計數據顯示,高通上個財年超過40%的收入來自蘋果和三星兩家手機巨頭公司。不過上周劇情出現翻轉,高通反訴蘋果,稱蘋果公司未能按照公平、合理、非歧視的條件使用高通的3G和4G標準必要專利的許可。

另一方面,蘋果又在不斷加大圖形芯片GPU、電源管理芯片等的自主研發投入,這已經導致一些供應鏈廠商的股價暴跌。過去兩周,想象技術公司(Imagination Technologies)和戴樂格(Dialog)雙雙被告知或者警告將失去蘋果供應商地位。

盡管蘋果還沒有決定它在這項交易中究竟該扮演何種角色,但如果收購成功,接下來的問題將是如何繼續投資進行技術更新。由於半導體工廠就是要不斷升級,需要大量資金投入,但這對蘋果這樣持有巨量現金的公司根本不是問題。

據東芝首席執行官Satoshi Tsunakawa預計,芯片業務將給東芝帶來至少2萬億日元(約合180億美元)的收入。此前彭博社報道,鴻海願意出價3萬億日元(約合270億美元)收購東芝芯片業務。

鑒於鴻海與軟銀千絲萬縷的關系,雙方很可能聯合競標。而軟銀即將啟動的千億科技基金背後的投資人也包括鴻海和蘋果。鴻海近期還宣布以6億美元入股軟銀亞洲一支科技基金54.5%的股份。事實上,孫正義也是鴻海收購夏普背後的推手。他曾陪同郭臺銘一起拜訪夏普高層,並介紹稱“這是一個老朋友”。成功收購夏普也讓鴻海獲得了潛在收購東芝閃存業務的“牌照”。

對於富士康而言,提升制造業的產業價值鏈是當務之急,如果收購東芝芯片也符合富士康在提升核心技術和實現關鍵領域增長的戰略目標,並能通過涉獵新領域的投資機會,支撐公司全球業務的發展。

根據MorningStar的調研,目前東芝的股價對於閃存業務收購是一個比較合理的點位,只要東芝不會從東京證交所退市或者破產。

但如果決定出售,意味著這家擁有142年歷史的公司的部分業務將落入中國企業手中,這是日本和美國政府都不願意看到的。尤其是東芝稱對西屋電氣的多數持股將會被出售。據了解,早在2007年,國家核電技術公司就與西屋簽訂技術轉讓合同,西屋的技術已經在中國有應用,正在建設四個AP1000技術核電機組。購買一家陷入困境的美國企業,能夠給中國提供成為核能主要玩家所需要的核心技術。國家電投3月30日發表聲明稱,西屋申請破產不會對三代核電自主化產生實質影響。

爭奪 東芝 芯片 業務 科技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5724

躋身500億俱樂部 滴滴成Uber最大威脅 | 科技心語

上月底,滴滴宣布完成新一輪融資,融資規模55億美元,投資者來自交通銀行、招商銀行、軟銀、銀湖資本(Silver Lake)。其中只有銀湖資本屬於新進入,其他三家都曾投資過滴滴。至此,滴滴的估值超過500億美元。

這意味著滴滴將躋身估值500億美元以上初創公司梯隊,目前行業熟知的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創公司Uber、螞蟻金服兩家都超過600億美元。

盡管Uber和滴滴已經在中國市場上合並,Uber獲得了滴滴近18%的股份,成為滴滴最大的股東,不過在海外市場,雙方仍激烈角逐,希望贏得更多市場份額。

雖然滴滴和Uber都面臨不斷燒錢、與監管者協商等挑戰,但投資者大多寄希望於滴滴和Uber最先把無人駕駛車隊帶到用戶的生活中。

雖然谷歌和特斯拉的無人駕駛技術非常領先,但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學院主任Tom Mitchell對筆者表示,最先實現無人駕駛的公司會是滴滴或Uber,它們擁有靈活調配車輛的技術,而且離用戶更近,再先進的技術一定要和用戶連接才能發揮作用。

 

目前,Uber已經擁有十幾輛汽車組成的自動駕駛汽車車隊,正在亞利桑那等地進行上路測試。另外Uber也在匹茲堡市和卡內基-梅隆大學合作,研發無人車。在過去很短的一段時期內,Uber曾在卡內基-梅隆大學挖走了40多位無人駕駛研究人員和科學家。

滴滴創始人兼CEO程維也在去年10月宣布了滴滴的無人駕駛汽車項目正在開發中,公司上個月剛在美國加州Mountain View成立了人工智能實驗室,Mountain View也是谷歌的總部。

此外,滴滴還請來包括Uber前自動駕駛安全專家Charlie Miller等數十名無人駕駛工程師。據筆者了解,程維多次與英特爾中國實驗室前主管、馭勢科技創始人吳甘沙見面,商討合作。馭勢科技正在給無人駕駛汽車開發道路掃描系統。

目前滴滴已經有超過100名投資人,其中包括騰訊、阿里、中投和老虎基金等。

滴滴在海外市場的策略是收購或與當地的打車平臺合作,比如在新加坡,滴滴就和打車軟件Grab合作,在印度滴滴和Ola合作,在美國則是選擇和Lyft合作。

雖然滴滴、Uber兩家公司都快速崛起,但是兩個老板的風格差異也很大。程維在公眾場合總是非常低調,筆者在獲悉滴滴獲55億美元融資後,曾向程維求證,但他拒絕回應,而且也拒絕對滴滴躍升成為亞洲最大的初創公司以及是否會趕超Uber進行表態。

相比之下,Uber創始人兼CEO Travis Kalanick就高調很多,他被稱為“科技界的搖滾明星”。兩個月前甚至因為在Uber車上與司機爭吵被拍下了視頻,嚴重損害了企業形象。而且Uber近期人事震動不斷,性侵官司纏身,多名重要高管離職。

禍不單行。眼下Uber正被谷歌旗下的自動駕駛部門Waymo公司告上法庭。Waymo指控稱,Uber收購了自動駕駛卡車公司Otto,而這家公司的創始人正是谷歌過去從事自動駕駛汽車研發的員工。Waymo已經向法庭申請禁止令,要求Uber停止使用相關盜竊的技術開發自己的無人車。

Uber能否安然渡過難關,決定了公司是否能繼續走上坡路。盡管Uber的投資人高盛和沙特公共投資基金仍然力挺Kalanick,但是Kalanick的領導力正在動搖,這或許將會成為Uber未來最大的隱患。

躋身 500 俱樂部 俱樂 滴滴 Uber 最大 威脅 科技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485

馬斯克的故事比特斯拉更動人 | 科技心語

特斯拉(TSLA.NASQ)已不僅是一家賣電動車的公司了,比電動車更引人關註的是其CEO伊隆·馬斯克的故事。

4月,特斯拉以510億美元市值成為美國最大的汽車制造商,創造了汽車工業的歷史。從去年11月宣布收購太陽能公司SolarCity以來,不到半年,特斯拉股價漲幅已經超過50%,馬斯克凈資產已經超過130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富有的100人之一。

馬斯克針對不斷膨脹的市值發表評論稱:“如果從傳統的指標來衡量特斯拉的股價,一定是荒謬的。”所謂傳統的指標,即以市盈率、市銷率等指標來衡量,特斯拉作為一家去年虧損多達7.7億美元的公司,是不可能創造出這樣的奇跡的。

一家成立了13年,卻僅有兩個季度財報顯示盈利的企業,為何能讓資本如此缺乏理性?原因只有一個:馬斯克的故事實在講得太好了,以至於沒有人認為它會是假的。

 

馬斯克不僅主導了電動汽車和能源存儲市場的發展趨勢,為緩解城市交通擁堵,他曾提出“膠囊高速列車”的方案,近期,他還介紹了自己的新公司“Boring Company”的地下立體隧道的方案。

不過,馬斯克在特斯拉上投入的精力應該是最多的。目前,特斯拉即將迎接Model 3的上市,未來將超級充電樁數量增加一倍至1萬個,以應對Model 3交貨後激增的需求。此外,特斯拉在全球範圍都宣布了重大的降價措施,中國的Model S和Model X部分現車價格也出現松動。據特斯拉內部人士透露,這是“多重優惠政策的疊加效應”。不過筆者認為,降價可能是特斯拉為達到銷售預期目標采取的措施。

從汽車銷售數量來看,特斯拉仍然遠不及傳統汽車巨頭。去年特斯拉總共賣出7.6萬輛車,福特賣出670萬輛,通用的銷量更是突破1000萬輛。

受益於中國創新科技大潮所催生的對於馬斯克這類“鋼鐵俠”式的英雄人物的崇拜,特斯拉在中國市場銷量快速拉升。

人人網創始人陳一舟表示,馬斯克不是“普通的天才”。他認為:“世界上能讀懂馬斯克的人可能不到十個,馬斯克就像托馬斯·愛迪生那樣偉大,可能在同一時代,只有貝佐斯才有可能和他成為同類。”

小米的創始人雷軍也是馬斯克的“死忠粉”。2014年他在矽谷見到馬斯克後,發微博說:“和馬斯克相比,我們就好像在做每個人都能做的事情,但是他做的是別人想不到的事。”雷軍是中國最早購買特斯拉的科技大佬之一。

馬斯克的一些瘋狂想法,在中國科技領導者看來,正是中國最缺乏的,即原創想法。中國科技公司一直都是以模仿為主,如果說騰訊微信的成功算一個特例,那麽中國其他的科技巨頭公司也無非是谷歌、YouTube和Facebook這些美國公司的翻版,最多是在原版的基礎上稍作改進。

馬斯克的創新精神是顛覆性的。在傳統的互聯網科技發展放緩之際,單靠商業模式推動的創新已經難以讓投資人興奮起來。人類需要一些激進的想法來推動更高層次的科技創新。科技公司要想引領全球,就必須得有自己真正的原創,而不是人雲亦雲。

過去20多年,科技極客在中國受到的歡迎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熱烈。早在上世紀90年代比爾·蓋茨來中國的時候,他就受到了搖滾明星般的熱情對待,粉絲蜂擁來看他。而在今天,無論是蘋果的庫克,還是Facebook的紮克伯格來中國,都會引起人們的極大興趣。而現在,馬斯克的現身可能更容易讓人們尖叫。

馬斯克 馬斯 故事 比特 斯拉 更動 科技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266

勒索病毒席卷全球  網絡安全保護迫在眉睫 | 科技心語

過去一周,一種名為WannaCry的勒索病毒席卷全球網絡系統,加油站、辦公電腦、醫院扥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雖然WannaCry此次僅勒索到8萬美元的贖金,入侵了全球30萬個機構的電腦,破壞程度不及此前Conflicker和SoBig病毒,但這次襲擊揭露了新型的互聯網世界里兩個殘酷的現實。

首先,計算機的速度、規模和效率是雙刃劍。數字化時代里,數據是無形而易複制的,而且能在全球範圍里以極快的速度傳播開來。如果這些數據是有用的,這當然是一個福音,如果是惡意的,後果則不堪設想。

軟件包含的代碼可能有上百萬行,軟件工程師很難保證上百萬行代碼中沒有任何的漏洞。而只要有一個漏洞,就可能引起上百萬臺計算機感染。互聯網賦予了個人能夠在一瞬間讓全世界網絡癱瘓的能力。想象一下如果WannaCry是惡意瞄準某一個領域進行攻擊,比如英國醫療系統,那麽後果將更為嚴重。

 

第二個殘酷的現實是,伴隨著物聯網的不斷發展,萬物互聯已經成為一種趨勢,這又是一把雙刃劍。物聯網一方面方便了人們的生活,另一方面也讓安全隱患更容易地暴露出來。未來黑客不僅能襲擊計算機,而且也能襲擊我們的汽車、心臟起搏器、冰箱、智能電網等。今天是文件被加密,明天就可能是汽車門鎖被加密,導致里面的人只有砸壞車窗才能逃脫。

好在人們已經找到了把危害降到最低的途徑。產品的監管者可以要求未來的那些可連接的小發明都留有簡單的安全性能,比如可以升級的軟件,以防被攻擊,或者在被攻擊後能采取補救措施,通過安裝補丁來解決。軟件公司也有責任定期向用戶匯報產品中的缺陷。雖然現在的軟件還不可能做到完全沒有漏洞,但至少軟件公司要提醒用戶定期維護他們的電腦。此外,保險行業還可以通過完善保險政策來鼓勵用戶將系統更新到最新版本。

這次攻擊反應了政府面臨的嚴峻考驗。事實上,WannaCry病毒是黑客盜走了多年前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發現的微軟系統漏洞後開發出來的反攻擊工具,隨後將其作為攻擊手段散布到網上。因此NSA受到了微軟的強烈譴責,原因就是NSA發現了這一漏洞後,並沒有告知微軟,而是利用了這一漏洞進行間諜活動。微軟要求政府部門將來無論發現何種漏洞,都應該第一時間通知軟件公司,從而讓軟件公司能及時開發出相應的補丁,保護所有網絡使用者的安全。

與此同時,一個新興的行業開始蓬勃發展——“漏洞獵頭”。大型軟件公司為了在全球範圍搜集漏洞,通常會向提供漏洞的人支付一筆價格不菲的獎金,從2萬美元到20萬美元不等,比如谷歌的獎金甚至高達20萬美元。

專業搜集漏洞的經紀公司也應運而生,目前全球範圍有超過20個這樣的經紀公司,他們從自由職業黑客那里購買漏洞,以更高的價格賣給希望利用這些漏洞的機構,這些客戶就包括美國和歐洲的政府情報部門。比如發現一個攻擊iPhone的漏洞的獎勵就已經從此前的50萬美元漲到150萬美元,翻了整整三倍;針對網絡瀏覽器的漏洞獎勵也從5000美元左右升至好幾萬美元。

因為計算機安全事故一旦發生,解決方案的成本很高,這也導致越來越多的聲音呼籲政府與軟件公司共享網絡安全信息。但政府原本能夠通過所掌握的系統漏洞對有組織的犯罪和恐怖分子進行監視和打擊,這樣能降低間諜活動的成本。

對此,有安全專家指出,政府也能通過其它方法和監視儀器潛入敵方網絡進行間諜活動,並非一定要利用廣泛使用的軟件系統漏洞。因為畢竟當計算機已經無處不在時,保障每個人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

勒索 病毒 席卷 全球 網絡 安全 保護 迫在 眉睫 科技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004

關閉贊賞功能   蘋果正式對抗微信 | 科技心語

在全球大多數市場,蘋果公司專屬軟件的“圍墻”策略很成功。但中國是個例外。

首先,蘋果公司無法通過其軟件在中國銷售音樂或書籍,而且從聊天系統到支付工具在中國都面臨巨大壓力。以Apple Pay為例,其入華一年,市場份額仍不足1%。

更為重要的是,中國互聯網巨頭騰訊基於微信開發的小程序正對蘋果的應用程序造成打擊。小程序類似於蘋果的App,即用戶可以不通過下載蘋果App,只通過微信就能實現打車、訂餐和支付等功能。目前小程序的第三方開發者已經多達20萬個。

盡管騰訊表示小程序並不對蘋果在中國的市場份額構成威脅,但是長期來看,蘋果和騰訊的關系將會變得更加緊張。兩者究竟將以“共存”還是“共同競爭”的關系存在引發熱議。

盡管騰訊在最新財報中沒有公布與小程序相關的收入信息,但目前來看,小程序的表現仍然一般,無法對蘋果構成實質威脅。因為使用小程序的大多是“低頻”用戶,更加適用於支付、停車、用戶問詢等離線場景。對於娛樂和電商的重度用戶而言,他們仍然會使用App。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蘋果和微信之所以能夠共存,是因為基於iPhone設備,微信已經賺取豐厚利潤。使用微信的用戶數量已經接近支付寶用戶數量的兩倍,達到8.38億人。但是現在微信大有種想要擺脫蘋果單幹的傾向,並分走蘋果的利潤,甚至有傳言稱騰訊可能在未來推出微信專屬手機,這讓蘋果無法再忍。

於是雙方矛盾開始激化。上個月,雙方因未能就收入分成達成一致,微信取消了iOS版本的贊賞功能。周末的最新消息似乎暗示了雙方爭端開始升級,蘋果表示:“要想打賞,先付交易金額的30%,否則就要將微信下架。”

不僅如此,在大中華區的蘋果商店里,蘋果允許使用支付寶,但是拒絕接受微信支付。理由也是因為擔心微信已經從一個社交應用平臺轉變為移動運營系統,這就和蘋果形成了直接的競爭。

從蘋果方面來看,它在中國市場的占有率正在下滑。蘋果在歐美的用戶保有率高達80%,但在中國的用戶保有率僅為50%。盡管從2013年起,蘋果在大中華區的收入翻番達到485億美元,但增速已經連續五個季度下滑。今年一季度,蘋果在大中華區的銷量下滑幅度達14%。

雙方的攻防戰將變成一場持久戰。蘋果將繼續捍衛自己的立場,並通過加大在中國蘋果商店和研發實驗室的投資,進一步拓展中國市場份額。蘋果App商店在中國的收入也已經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市場。去年四季度,蘋果商店在中國的收入高達20億美元。

盡管在全球其它地方,直接與全球第一大科技公司抗衡並不是明智的策略,但是中國市場非常特殊,本土企業具有極大的優勢。就用戶忠誠度而言,在中國用微信的人一定多於用蘋果iPhone的人。上個月蘋果要求微信關閉打賞功能後,就引發了一波抵制iPhone的浪潮。

蘋果遭到反對的根本原因是,它不僅挑戰了中國網民的用戶習慣,而且引起內容創作者的不滿,甚至可能引來中國監管機構的關註。要知道“打賞”是一種非常符合中國文化的功能。

一位相關領域的律師對筆者表示,蘋果對誰都很強勢,它要求30%的分成是沒有道理的,我們可以同時向發改委和工商總局投訴。也許蘋果下架了微信,也並不能給自己帶來更多收益,結局兩敗俱傷。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

關閉 贊賞 功能 蘋果 正式 對抗 微信 科技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121

馬斯克的危急時刻丨科技心語

美國電視臺CBS近期播出了一段在特斯拉工廠錄制的采訪,記者跟隨馬斯克參觀了特斯拉的Model3工廠,還專門拍攝了馬斯克在工廠里加班休息睡的沙發。馬斯克在一輛紅色的Model3汽車面前接受記者的采訪,回應了市場的一些疑慮。

馬斯克在采訪中承認,對於一些自認為核心的技術太過自信,同時高估了機器自動化生產的能力,認為人類勞動力在很多時候還是有優勢的。他還宣稱,特斯拉很快就會盈利。

整個拍攝過程看似非常自然,但更像是特斯拉公司安排馬斯克做的一場秀。其目的也非常明顯,為了打消特斯拉近期接連不斷的負面新聞對公司形象造成的影響。

特斯拉最近的日子確實有點難熬。被馬斯克稱作是“生產地獄”(ProductionHell)的Model3的量產計劃至今尚未完成;特斯拉還宣布在全球範圍召回超過12萬輛ModelS;上個月,一輛ModelX在矽谷的101公路上發生致命車禍,受害人家屬已經對特斯拉發起訴訟。特斯拉近一個月股價大跌12%,取代蘋果成為華爾街的“大空頭”,正在逐漸被投資者拋棄。

導致這一切的根源在於馬斯克的商業策略過於激進。他所制定的路線圖是永遠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比如Model3的交付就比原計劃推遲了大半年。

但投資人總是會被馬斯克這一類激進創業者所打動。馬斯克的想法很宏大,汽車只是當中的一部分。

馬斯克的創業精神自然是這個時代所需要的。懷揣夢想能夠帶給人們希望,但是要真正造福人類,還需要實幹精神讓夢想落地,這背後依靠的是大量的資金。

盡管特斯拉的市值已經超越福特,但公司自2010年上市以來,已經累計虧損46億美元,其中只有2013年和2016年的兩個季度錄得盈利。2017年的虧損就高達20億美元。

分析師預計特斯拉今年至少需要融資25億至30億美元才能緩解緊張的現金流。不過馬斯克驕傲地否認了,他表示,特斯拉在今年第三、第四季度就將實現盈利。但是對於這樣的樂觀預期,華爾街幾乎沒有投資人相信。甚至有分析機構預測,鑒於電動車市場的競爭日益激烈,特斯拉股價到2019年年底將從目前的300美元左右下跌至84美元。

馬斯克曾在4月1日發推特自嘲特斯拉將要破產。後來被問起當時為什麽要開這種玩笑時,馬斯克說道,只是想讓那些看衰特斯拉的人們開心一下。

和馬斯克一樣被視作這個時代的“英雄”的創業者還有亞馬遜的創始人貝索斯以及Facebook的創始人紮克伯格。他們近期也都遇到了夢想被挑戰的尷尬。但就像站在44位爺爺輩議員面前誠懇做出道歉的紮克伯格贏得了掌聲和市場的肯定那樣,只要能正視自己的問題,少一點“賈躍亭式”的偏執,馬斯克的故事還是可以繼續寫下去的。

馬斯克 馬斯 危急 時刻 科技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552

高通的尷尬丨科技心語

在多方壓力撕扯下,高通未來走向何方值得關註。

高通是中興手機最主要的供應商。研究機構IHS Markit數據顯示,去年中興手機全球出貨量為4640萬部,超過一半使用的是高通驍龍芯片。中興的主打手機使用的是高通驍龍820和617芯片。

高通去年收入220億美元。Counterpoint Research分析師告訴筆者,如果每塊芯片的價格是25美元,那麽高通從中興產生的收入就接近5億美元。另一家研究機構Canalys的分析預測,高通占到中興手機芯片份額的超過65%。

但業務損失還不是全部的影響。高通所占領的技術制高點令它成為中美貿易摩擦中最容易被瞄準的對象,尤其是在中國大力發展5G技術的風口,以華為、中興為代表的企業正在崛起成為“世界冠軍”。

這令高通的處境相當尷尬。一方面,在中國市場,高通要面臨本土企業的競爭;另一方面,很多中國手機制造商仍然高度依賴高通的芯片。

 

不僅如此,美國運營商也需要搭載高通芯片的手機,如果中興無法使用高通的芯片,這意味著中興手機將很難再通過美國運營商渠道銷售。由於中興約占到美國手機市場四分之一的份額,運營商也將因此面臨困境。

Canalys分析師賈沫告訴筆者:“中興、華為、美國運營商AT&T此前都保持較好的合作關系,如果要切斷與華為、中興的聯系,運營商其實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更為重大的影響是高通對NXP 440億美元的收購還有待中國監管部門的批準。中國商務部已經對這項並購案表達了擔憂,認為很難滿足反壟斷監管要求。高通已經於周一撤回了收購提議,並將於本周提交新的協議。

綜合上述因素,在此次中美貿易摩擦當中,高通“四面楚歌”,既損失了美國的重要消費市場,又將讓位給競爭對手來填補市場空缺,還將面臨收購NXP遇阻的風險。

今年以來,高通已經面臨了博通惡意收購等一系列麻煩。近三個月股價累計跌幅近20%,目前市值約820億美元。

高通前主席,創始人家族的Paul Jacobs正在醞釀公司私有化進程。上個月,芯片公司ARM方面知情人士向筆者透露,Jacobs正在與戰略投資人和主權財富基金洽談,希望將公司私有化。但Jacobs本人所持有高通股權不到1%,這也意味著Jacobs需要為私有化籌集大量的資金。

“考慮到這是一筆規模龐大的資金,因此高通的私有化進程也不會很快完成,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Moor Insights & Strategy創始人Patrick Moorhead告訴筆者。

去年,與蘋果關於知識產權的官司也令高通大傷元氣。蘋果不願再向高通支付核心的無線技術專利費,而高通則要求中國禁售所有使用了高通無線通信技術的蘋果iPhone手機。歷史上,高通一貫保持著以專利制勝的策略。

今年一季度高通公布的財報顯示,來自專利授權業務的稅前收入為8.87億美元,同比下滑了42%,主要是因為蘋果公司未支付專利費,蘋果產品相關的專利費高達7.4億美元。高通芯片銷售業務也因此超過專利授權業務,成為公司最重要的收入來源。

近年來,中國正大力發展本土半導體、芯片制造產業,以此減少對海外芯片制造商的依賴。

盡管短期來看,如果缺少了海外高端芯片的供給,會對中國市場帶來沖擊,但長期來看,中國必將自主研發出高端芯片產品。

高通 尷尬 科技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844

中國將誕生醫療科技超級大平臺 | 科技心語

為了解決中國看病難、醫療資源不平衡等痛點,一批醫療科技平臺相繼誕生。

近日,平安好醫生的成功上市反映了當下資本對“AI+醫療"的追捧。通過建立一站式、全流程、O2O的健康醫療服務模式,平安好醫生構建了一個健康醫療生態系統閉環,開啟了移動醫療科技的新時代。

人工智能已經在醫學影像、輔助診斷、健康管理、新藥研發等多個領域取得重大突破。以IBM的沃森機器人為例,沃森在北大腫瘤醫院以及上海的某三甲醫院的診斷效率與專家診斷的結果不相上下。

未來人工智能將會更多地在健康預警方面發揮作用。美年大健康董事長俞熔對筆者表示:“數據化、標準化和智能化能夠解決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未來我們很多病種標準化治療將基於大數據,人工智能的輔助治療,人工智能在未來中長期甚至能夠替代專家大腦。”

 

據俞熔介紹,健康體檢平臺美年大健康近期與一位知名院士合作,向其提供了一百萬例檢測數據,文章已在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在美國,要獲得100萬例數據成本是我們的100倍,時間跨度要超過5年,但我們只用了5周時間,就完成了數據的提供。”俞熔告訴筆者。

中國已經誕生了像阿里、騰訊、平安好醫生這類超級平臺公司。這些公司都瞄準了醫療健康領域。阿里健康陸續上線網絡醫院、推出醫療AI產品,全面賦能醫療機構。阿里健康醫療AI產品“Doctor You”包括臨床診斷、醫學影像、醫師能力訓練平臺等。

此外,阿里健康還與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成立了“醫學人工智能實驗室”,與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搭建“智能醫學人才培訓基地”,與上海交通大學附屬新華醫院合作搭建醫院混合雲平臺、雲兒科醫聯體平臺,開發醫生智能培訓系統、醫學科研數據平臺等。

螞蟻金服已經推出支付寶“未來醫院”,通過線上線下相結合,優化現有醫療資源配置,方便患者就醫,提升醫院內部管理效率。

騰訊的人工智能平臺騰訊覓影已經擁有AI影像和AI輔診兩大產品,前者包括食管癌早期篩查、肺癌早期篩查、糖尿病視網膜病變智能系統、乳腺癌早期篩查系統等;後者則是基於騰訊行業領先的深度學習模型建模,輔助降低醫生診療風險,並能給出合理甚至更好的用藥治療建議,讓專家的知識經驗可以便捷共享。

官方數據顯示,騰訊覓影系列產品已在全國100多家三甲醫院落地。此外,騰訊雲也為醫療行業提供多種應用場景,包括遠程醫療通信架構、遠程協同平臺、影像數據管理平臺、手術直播教學系統等。

史詩級的創新在中國從來都不會缺席,而醫療和生命科學領域很有可能是誕生下一個中國史詩級創新的領域。中國通過多年的發展,已經積累起消費場景、人才儲備和大量的數據樣本,未來十年,中國一定能夠在新藥研發、生命科學、生物科技等領域取得革命性的突破。

中國目前最大的藥廠恒瑞醫藥,市值2000多億元,中國最大的醫療器械公司樂普醫療市值600多億元,與中國互聯網企業相比,中國醫療公司的市值要小得多;而且醫療領域的超級平臺還屈指可數。

紅杉資本合夥人陳鵬輝對筆者表示:“中國的騰訊和阿里,與國外的互聯網企業谷歌或者亞馬遜的市值已經非常接近,不過醫療服務、制藥、醫療器械公司與國外企業的差距在五到十倍,這說明兩點,第一,股價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第二,中國醫療行業尚處於初級到中級階段,當中既有機會,也有挑戰。”

中國 誕生 醫療 科技 超級 大平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642

Facebook要推相親應用當紅娘了 | 科技心語

社交軟件從來都不缺乏想象力,比如Facebook可以用來相親。

在今年Facebook一年一度的開發者大會F8上,Facebook創始人紮克伯格宣布近期將推出“相親”服務——任何社交產品最終從本質上都會落到異性社交,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

紮克伯格表示,在目前的情侶關系中,有超過三分之一是從網上約會開始的,而Facebook平臺上超過2億用戶都自稱是單身。“Facebook希望致力於幫助人們建立真正的長期情侶關系,而不是‘一夜情’。”

紮克伯格特別強調了將把隱私保護問題考慮到這一服務中。據了解,用戶所創建的“相親”資料好友將不可見,只會發送給陌生人。此外,這一服務開始推出時將完全免費。

 

事實上,在國外使用相親軟件尋找伴侶已經變得非常普遍,這些軟件的針對性也做得非常精準,產生了較好的盈利模式。比如美國一款叫做Tinder的社交軟件,會為你推薦附近的異性用戶的頭像,你可以用手指在頭像上滑動,劃左表示不喜歡,劃右表示喜歡,如果對方恰巧也喜歡你,兩人就可加為好友開始聊天。

國內也有類似Tinder的應用出現,就是陌陌用44億元人民幣收購的探探。數據顯示,Tinder和探探的用戶年齡都普遍偏年輕化。比如Tinder的用戶大多數都是34歲以下,有強烈的交往和感情需求的年輕人。

華爾街著名投行Jefferies分析師Brent Thill對筆者表示:“Tinder已經開始對高端版本服務開始收費,如果Facebook是免費的話,將令其具有競爭力。”

在Facebook公布進軍“相親”市場後,Tinder的擁有者Match集團股價一度大跌22%,Match母公司IAC股價也大跌18%。

IAC公司CEO Joey Levin表示:“Facebook是我們第一個真正的對手。”不過他暗示,Facebook現在進入這個市場,發展空間可能有限。

不過,有網友指出,Facebook的用戶中有超過一半年齡在35歲以上,因此有多少人能在其平臺上“建立真正情侶關系”還是個問號。

Match集團CEO Mandy Ginsberg對Facebook進行了一番冷嘲熱諷。他說道:“我們對於Facebook在目前這個時間點選擇進入一個對個人信息,尤其是敏感信息收集要求極高的領域感到震驚。”

Facebook正在面臨歐洲和美國政府更加嚴格的審查和對數據的監管。紮克伯格表示,未來將允許用戶知曉有哪些第三方App正在跟蹤自己的信息。在這個時候高調宣布新的“約會”功能,紮克伯格走的是一招“險棋”。

但Facebook龐大的平臺也有其顯而易見的優勢。新的“約會”功能將會根據用戶資料來判斷用戶的興趣和喜好,並將其連接到一個更大平臺的活動以及社交群中。Facebook首席產品官Chris Cox表示:“這與真實世界里的社交是一樣的,人們通常會通過活動和機構結實朋友。”

上海紐約大學互動傳媒和商業系教授葛瑞田(Christian Grewell)對筆者表示:“市場的表現說明了一切。在美國有30%的婚姻是從網約開始的,需求很大。這也是全球的趨勢。Facebook通過對用戶的瀏覽以及發布內容進行大數據分析,可以了解你會對哪一類的人感興趣,進行匹配。”

葛瑞田還表示,30歲以上的用戶更傾向於在社交活動中結實情侶,Facebook正是瞄準了這部分用戶的需求,精準地設計了產品。不過,葛瑞田認為,紮克伯格也擔心Facebook正在“變老”。

“年輕化的Intagram並不是Facebook的創新,而是它買來的。”葛瑞田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但是Facebook仍然相信它能把這些應用都整合到一個更大的平臺。”

在全球市場,陌生人社交應用正在越來越受到資本的追捧。納斯達克上市公司陌陌在成功收購了探探後,今年以來股價已經累計上漲了45%。

Facebook 要推 相親 應用 當紅 娘了 科技 心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75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