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從陳歐到王凱歆再到李昕澤 創業者為何一代不如一代?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908/165037.shtml

從陳歐到王凱歆再到李昕澤 創業者為何一代不如一代?
歪思妙想 歪思妙想

從陳歐到王凱歆再到李昕澤 創業者為何一代不如一代?

互聯網創業皆是九死一生。

來源|歪思妙想(ID:wddtalk)

文|歪道道

頂著“中國首位00後CEO”的頭銜,李昕澤在褒貶不一中迅速走紅,不過一日內旋即陷入抄襲風波,又將這位匪夷所思的創始人及其創業公司再次推上風口浪尖。是刻意炒作下的嘩眾取寵還是群體發聲的“模範”代表,是無知無畏還是勇氣可嘉,則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21c0dc83821277c

但有一點應該明確,在當下創業環境對創業門檻呈現出寬容一面的同時,還有一個底線和原則應該是不縱容它。就像周鴻祎所說,媒體的過分追捧或者聚焦負面,都有可能對00後這一新的創業群體造成某種誤導,甚至是重蹈90後第一波創業風潮的覆轍。

當然,就目前來看,李昕澤只是00後的個例,甚至更像一場媒體鼓動的鬧劇,其實還不足以推動對應群體創業的潮流。但這件事難免令人聯想到80後、90後當年集體創業的過往,不論是經驗還是教訓,他們的發展脈絡都值得我們重新梳理和解析,尤其是李昕澤的誕生,更具有深遠意義。

年輕一代的創業者們,正在變得越來越不靠譜

相似年齡、不同時代,80、90和00後的創業過程和結果,呈現出各自迥異的特征,不過有些悲哀的是,就目前來看,一代不如一代是一個明顯的退後過程,這其中不僅僅是受經驗和成熟度的影響。

0

首先聚焦於80後,把時間倒回這部分群體的初創時期,可以大致歸於新世紀前10年,他們當時的年齡大多數在20-30歲之間。在稚嫩與成熟轉變的時間里,經歷了互聯網顛覆各個行業的變革時期,受大潮流的驅動得以借勢而上,很快便脫穎而出、小有成就。

0 (1)

根據2012年《福布斯》中文版推出的“中國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名單,電商、網文和遊戲領域是80後創業者取得財富的集結地。對比美國同齡創業人獨立創業的情形,明顯不少成功的年輕創業者,都借助或者依賴了其他的平臺,比如曹青、戴躍鋒、劉鵬飛、呂長城等阿里系,甚至黃愷也是通過開淘寶店、售賣三國殺卡牌才獲得了第一筆金。

馬雲、陳天橋等互聯網第一批引領潮流的人,在各自行業攪弄風雲之時,為大部分80後創業者提供了共贏的機遇,換句話說,運氣和眼光在80後創業群體的成長路徑中占了很大一部分要素。

不過這種追隨者的位置,某種程度上決定了80後創業者並沒有延續70後的創業趨勢,至今也沒能改變上一代人對互聯網經濟的主導地位,尤其是在某些互聯網科技創新領域,尚未出現批量的新一代創始人沖擊現有行業大佬的地位,張一鳴、陳歐算是少數比較成功的80後創業明顯,但其中,陳歐光環之下的爭議正日益被放大,未來前景難料,這並不是個例。

而2006年曾公開亮相的第一波80後創業者,比如泡泡網和汽車之家CEO李想、主攻社交平臺與服務的康盛創想CEO戴誌康、視音頻娛樂網站MyseeCEO高燃、時代美兆CEO茅侃侃等人,除了李想還相對活躍,其他創業人基本上已經消失在公眾視野,泯然於眾人。

這意味著,過早的歷練和夭折不一定有幾率培養出新時代的商業青年領袖。

這一特征在前幾年的90後創業風潮中更為明顯。通過營銷炒作提升知名度,自詡90後代表釋放狂妄張揚的個性,在一段時間內賺足眼球後便幾近全軍覆沒,這場“盛宴”無論是過程還是結果,都像是投機者的狂歡。

時至今日,再來看那些短暫存活或是目前仍舊半生不死的創業公司,很明顯90後的標簽在一眾投資人的操控下,給創業群體帶來了泡沫般的鮮花和掌聲,致使其相信僅憑自我就可以急速顛覆市場格局。

這種自我膨脹的心理是過度營銷後的認知扭曲,雖然一度使他們成為新晉的創業男神女神,但隨著神奇百貨、泡否、一起唱等相繼倒下,超級課程表、禮物說舉步維艱,都直接宣告了90後第一波創業潮從生機勃勃走向了死亡之地。

當然,這一批90後創業群體的個性營銷給外界留下了極度不佳的負面印象,但不可否認,他們並沒有徹底倒下。90後創業潮在未來必然還會再次上演,我們只需等待他們變得成熟起來,積累好足夠的力量後,發起新一輪的商業領袖排位戰。

如果說第一波90後群體創業靠營銷,那麽李昕澤在沒有創新性產品或商業模式的前提下,構建起一個300人之多的公司,可能更多的是靠我們難以解讀的忽悠,甚至是這種極為自負的性格特征,或許是吸引同齡人的優勢所在。這位00後創業者做了一個不太好的開頭。

但是李昕澤畢竟是00後的個例,他們這群人還沒有大範圍掀起創業潮流,因而單憑一人表現並不足以苛責整個群體,畢竟在他們這個年紀,最該做的應該是讀書而不是創業,過分關註創業會誤導他們,因為不是每個少年都一定是天才。

不過從這三代新青年的創業特征和截至目前的表現,足以讓我們觀察到一個不太好的特征:一代又一代的創業者們,正變得越來越不靠譜。這真是一個超級悲劇的發現。

三代創業者的特點:80後保守、90後張揚而00後狂妄

代際沖突在思維意識和文化取向上尤為突出,而這種區別恰恰是不同時代變遷烙印在創業群體的印記,以致於在外部作用下,他們各自的群體特征在創業過程中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其中80後務實、90後彰顯個性和00後無知無畏,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一代代創業人完全不同的創業經歷和結果。

對80後的界定離不開國家經濟形勢劇變的大背景,通常他們被稱為最累的一代也是由此。因為這群人生於改革開放的80年代,成長於經濟體制改革的90年代,成家立業於房價飆升、經濟動蕩的00、10年代,這種時代變革所帶來的生活重擔,毫無疑問都強加在所有的80後身上。

更為悲催的還有,當80後集中成長到30歲左右的創業黃金期時,還趕上了難得一遇的金融危機,長期惡劣的經濟環境到現在也未能改善。

總而言之,這種從成長到成年所積累的壓力,使他們普遍形成務實、尋求穩定的性格作風,從而導致創業動力遠沒有上一代強烈,自然也就無法企及馬雲、陳天橋創業時的高度。

90後卻與之相反,他們成長於互聯網普及和顛覆行業的時期,在切近生活的方方面面,感受著社交、文化和娛樂方式從舊到新的改變,這無疑會極大沖擊叛逆期少年的心理防線,無論是垮掉的一代還是張揚的一代,皆是時代印記的多重體現。

在創業面前,90後表現得急功近利且盲目自信,而網紅明星的崛起令他們看到了捷徑,就此蜂擁而進、炒作營銷,妄圖通過套路化運作,以個人的熱度帶動初創公司融資和再擴大。而且在這波創業潮中可以明顯看出,90後創業的性格缺陷不僅在於自負,還在於輿論引導下理性認知的喪失,他們忘記用戶所看李晰澤重的不是熱度,而是需求。

如今00後李昕澤創業所表達出的理念,也是這種性格的更極端展現,尤其是彰顯的無知或刻意的狂妄,只會令人困惑於創業一代不如一代的現狀。

關於這個問題,其實也應該從多維角度來看,畢竟這只是初露端倪的潛在問題。一方面,輿論走向通常從現在時的角度思考問題,80後如今普遍在30歲的成熟階段,他們幾經創業風潮已經熟知商業運作,2014年在各個行業嶄露頭角的成功,已經抵消了最初創業時的魯莽印象。

但90後只是經過了第一波創業失敗,加上急於彰顯的群體個性本身就帶有一定爭議,當創業潮死亡時,這部分人自然就成了過度擔責的一方,委實挫傷外界對90後創業的印象,這中間未免摻雜著某種偏見。

另一方面,商業競爭、資本運作或是媒體渲染的環境,對每代人創業帶來的影響不容忽視,這決定了外界力量也要為普遍的創業困境承擔責任,不能只歸咎於創業者的自身缺陷。

巨頭是阻礙,媒體是假象,00後將重走90後老路?

每個時代的創業者其實都因互聯網商業的千絲萬縷,而具備代代相傳的特性。正如美國矽谷80後企業家的崛起,得益於上一代互聯網創業者轉為天使投資人的資本與眼界,而我國近期80後創業者或者企業中樞力量漸趨成功,也得益於上一代大公司和巨頭的滋養。

不過這種相互作用顯然是相對的,尤其是曾經巨頭壓制下的創業環境,使得大批創業公司提早夭折,也激得很多創業者怨聲載道。雖然現在BAT對內部創業的態度相對寬容,但不可置否,當年單純的創業觀念早已產生演變,創業者們普遍認同賣身巨頭是創業的最佳歸宿,這中觀念如同一座座大山,阻擋翻越之人的再創新動力。

在《福布斯》雜誌連續三年發布的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名單中,可以發現,80後創業公司達到一定規模及影響力之後,往往被70後巨頭企業收購,雖然其中少不了競爭環境的作用,但客觀上,還是讓一批本來有可能登陸資本市場的80後優秀創業企業過早地消失了。

慶幸的是,近幾年風口湧動中,確實已經塑造了一部分80後成功創業者,在被上一代巨頭霸占的互聯網中開始站穩腳跟,更重要的是開始嘗試與巨頭以競爭者的角色對話。

當然,互聯網巨頭把持創業者命運,一定程度上是商業規律使然。但相比較80後的真正成長,90後第一波創業潮背後的媒體對他們的過分渲染和配合營銷,卻讓這一群體在享受完聚光燈之後吃盡苦頭。

一則,90後觸目所及的互聯網媒體,每天充斥著大量的“成功”文化資訊,反複、過度地聚焦於創業潮中的極少幸運兒,令不明就里的90後及00後產生互聯網行業欣欣向榮、遍地是金的誤解。

然而倒下的90%初創企業,他們的教訓才更應該是新晉創業者所關註的,事實上這種對失敗諱莫如深的行為傾向,反而說明互聯網經濟形勢不甚明朗。媒體片面渲染,再加上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口號鼓動,急於湧入創業潮就成了90後們的普遍選擇。

二則,互聯網營銷歷經多次浪潮洗禮,日漸成熟的同時,也漸趨越過了過猶不及的限度,尤其是在媒體和資本的共同操控下,激發了90後創業者尋求個性釋放的心理需求。一旦享受了光環加身和備受追捧的利益,自然很難將重心放在產品或服務本身,不得不說,這一過程中,投資人和幕後推手一定程度上都給90後創業人群埋下了隱患,雖不至於是主導因素,但煽風點火還是有的。

當這部分初創企業倒在商業的真實面目中,投資方即使稍有損失也能賺得個聲譽,媒體則毫不留情地落井下石,只剩下第一波90後創業者聲名狼藉。

而如今,當90後為此嘗盡苦果之後,這一趨勢終於也盯上了00後們,李晰澤是第一個,但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

我們都要知道,互聯網創業皆是九死一生,努力是創業者的基本前提,無論80、90還是李昕澤這個00後創業代表,都不能否定他們追逐時代潮流的勇氣和為此所做的所有努力。在越發被媒體引導、資本鼓吹的創業環境下,作為一名創業者,應該保持相應的理智,不讓自己成為互聯網創業史上的匆匆過客。

00後CEO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從陳 陳歐 歐到 王凱 歆再 再到 到李 李昕 昕澤 創業者 創業 為何 一代 不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277

3年賺750億人民幣,馬化騰是這樣從陳天橋手上接盤閱文集團的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112/165968.shtml

3年賺750億人民幣,馬化騰是這樣從陳天橋手上接盤閱文集團的
IT爆料匯 IT爆料匯

3年賺750億人民幣,馬化騰是這樣從陳天橋手上接盤閱文集團的

原來全盤的盛大文學,都盡收於騰訊麾下。

11月8日,騰訊旗下閱文集團今天正式登陸港交所。據閱文發布的公告,公司發行1.51億股,發行價為每股55.00港元,截止目前閱文的股價最高沖到了110港元,市值高達945億港幣,換算成人民幣是807億元。

而在3年前,騰訊從盛大陳天橋手上買下閱文集團的前身——盛大文學時,才花了7.3億美元,大概50億元左右。

2015年,騰訊經過整合騰訊文學和盛大文學,成立閱文集團,吳文輝任集團CEO。隨後閱文在版權和IP方面發力,最終上市成了今天香港上市後的網絡文學第一股。

閱文集團上市,吳文輝(左五)與核心高管合影

閱文集團上市,吳文輝(左五)與核心高管合影

馬化騰也在3年前用50億人民幣,換來了現在800多億元市值的閱文集團。

不知道盛大的創始人陳天橋看到今天閱文的股價,心中會不會再起波瀾。

一個愛好,堅守17年,身價30億

而這一切的故事,要從吳文輝創辦起點中文網說起:

2000年,22歲的吳文輝從北大計算機系畢業 (巧合的是,前陣子備受爭議的知識分子許知遠也是2000年畢業於北大計算機系,老同學啊~) ,吳文輝有一大愛好,就是讀網絡小說。在畢業後的2年里,他通過互聯網認識了許多網絡文學愛好者。

有了這個基礎,吳文輝和他認識的5個網友在2002年5月,成立了一個協會——玄幻文學協會,就是起點中文網的前身。

另外5個人分別是:寶劍鋒(林庭鋒)、藏劍江南(商學松)、意者(侯慶辰)、黑暗左手(羅立)、5號螞蟻(鄭紅波)。當時他們6人分別在北京、哈爾濱、廣州等地工作和生活,依靠互聯網來溝通交流。

吳文輝(左二)與當年起點中文網早期其它5位創始人合影,上面這張照片上的人,現在總身價高達74.4億

吳文輝(左二)與當年起點中文網早期其它5位創始人合影,上面這張照片上的人,現在總身價高達74.4億

當時的吳文輝他們還只是一個網絡文學愛好組織,並沒有商業化能力。

而如今起點中文網的6個創始人中,現年39歲的吳文輝持有閱文集團3.71%股份,商學松持有1.86%,林庭鋒持有1.86%,侯慶辰持有0.93%,羅立持有0.93%。按現在閱文集團800億人民幣的市值算,吳文輝身價接近30億元,商雪松和林庭鋒是14.8億元左右,侯慶辰和羅立身價7.4億元左右。這幾位核心高管的總身價加起來高達74.4億元。

誰能想到17年前的一個玄幻網絡文學協會,能發展到今天的閱文集團呢?

盛大文學2次IPO失利,陳天橋點兒背不能怨社會

其實閱文集團的前身盛大文學,早在2011年就應該能在美國紐交所上市的。之所以推遲了6年之久,背後也有很多商業故事。

2004年,吳文輝26歲,而陳天橋31歲,一個是籍籍無名的創業者,另一個則成為了中國最年輕的首富。就在這一年,起點中文網被盛大以2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當時吳文輝他們才剛創業2年。

2004年陳天橋31歲,成為中國最年輕首富

2004年陳天橋31歲,成為中國最年輕首富

2005年盛大對起點追加了1000萬元,2006年追加了1億元的投資,一舉奠定了起點中文網在國內網絡文學市場第一的地位。

後來吳文輝在創業10年時,接受媒體采訪曾提到,創業的前10年里,最重要的就是拿到了盛大的投資,因為盛大和陳天橋,才讓他了解了商業化的運作。

2008年,陳天橋開始著手打造盛大文學,除了已經買下的起點文學網,他還將國內知名的網絡文學平臺盡收囊中:晉江原創網、紅袖添香文學網、榕樹下、瀟湘書院、有妖氣原創動漫工廠等,這讓盛大在2010年曾一度占據網絡文學市場的70%還多,2010年年度暢銷榜前10作品盛大文學占了7成。 (當然,現在騰訊旗下的閱文集團更牛逼,2016年百度排名中國10大最高搜索率網文中的前9部來自閱文,2016年中國最受歡迎的50名網絡作家,閱文就簽約了41位)

又經過六七年的運營和資本加持,2011年5月25日,陳天橋力推盛大文學上市,在美國提交了IPO招股書,計劃融資2億美元。但2010年下半年渾水和香櫞等國外做空機構,對中概股的做空在2011年也達到了頂峰,2011年有22家中概股公司因為財務造假等問題遭到了起訴。

這讓美股的投資者對中概股產生了很大的質疑。因此2011年7月,僅僅提交招股書2個月後,盛大文學就宣布了暫緩上市,靜待市場好轉。

2012年2月29日,盛大文學重啟IPO,在美國紐交所提交了補充文件。2012年第一季度,盛大文學還首次實現了盈利306.6萬元,但這一切仍然沒有加速盛大文學的上市步伐。投資人依然質疑盛大文學的營收能力,而隨後發生的企業內鬥,則讓盛大文學一蹶不振。

盛大文學前CEO侯小強

盛大文學前CEO侯小強

盛大文學內訌:3個男人一臺戲,徹底搞黃了IPO

侯小強和吳文輝早在2004年就認識,當時侯小強還供職於新浪,負責新浪博客和新浪讀書,而吳文輝則就一本書的版權問題向侯小強投訴,因此侯小強請吳文輝吃過一頓飯。那是兩人還相談甚歡。

但到了2008年陳天橋找來了侯小強擔任盛大文學的CEO,卻沒有從內部提拔原本就是盛大文學總裁的吳文輝擔任CEO一職,陳天橋的這一決策,不僅顯示出他對吳文輝的不信任,還為之後盛大文學“CEO與總裁內訌 ” 埋下了禍根。

據說當時陳天橋認為當時吳文輝只在意自己創辦的起點中文網,而盛大文學旗下的其他網絡文學平臺,吳文輝照顧不到,甚至還認為是競爭對手。

從盛大文學招股書中公開的2011年營收來看,盛大文學當時占據了中國在線文學市場72.1%份額。而旗下起點中文網一家就占了43.8%的份額。2012年,盛大文學全年盈利1億元左右,而起點中文網則占據7000萬元。

從這個數據來看,吳文輝在盛大文學內部說話還是很有底氣的。

到了2012年底,吳文輝終於忍不住,他曾向陳天橋提出將起點的股份購買回來,脫離盛大文學,提出了4-5億美元的收購價格。但陳天橋不僅拒絕了,而且還回複了一個報價: 8億美刀。

買起點中文網是8億美元,買盛大文學也是8億美元——陳天橋

合著在陳天橋眼里,盛大文學的其他文學網站都是搭售的……

吳文輝當時心里估計有10000個那啥在奔跑

吳文輝當時心里估計有10000個那啥在奔跑

2013年3月初的一天,陳天橋提前知道了吳文輝和他的團隊正在策劃“集體離職逼宮”,於是陳天橋曾深夜召喚吳文輝去北京商談。但第二天起點中文網的20多名核心高管還是提出了辭職,顯然,吳文輝和陳天橋並沒有談攏。

而盛大CEO侯小強這邊也迅速批準了這批人的離職申請,並宣布自己親自接管起點中文網。

也許在吳文輝的劇本里,劇情不應該這樣發展的:陳天橋你怎麽也不挽留人家一下?!

最終吳文輝在2013年的3月底離職,據說他是起點核心高管團隊里最後一個離開的。

原本,盛大文學曾在2012年11月傳出消息,說2013年4月計劃在美國上市的……

一場陳天橋、侯小強、吳文輝的三角內鬥,以起點中文網團隊出走高中,也讓盛大文學的IPO夢想泡湯。

半年後,侯小強也離職了,據說離職原因是不想抑郁下去,後來還曾一度出家治愈自己。

如今侯小強也做了一家影視公司,在搞版權和IP運作,想必不遠的將來,他還會和吳文輝相遇的。

輪到馬化騰出場了

輪到馬化騰出場了

當吳文輝遇到馬化騰,閱文 3年估值漲750億元

2013年5月30日,剛剛離職2個多月的吳文輝,創立了創世中文網。吳文輝之所以這麽快的東山再起,是因為他們選擇的離職時間點很敏感,當時正值90%起點大神作家、白金作家與盛大文學的合約到期,吳文輝也曾向借此逼宮陳天橋,但陳天橋貌似完全沒Get到他的點。

2014年4月,吳文輝攜他的團隊加盟騰訊,並出任騰訊文學的CEO。反觀盛大文學這邊因為經歷了兩次IPO失敗,陳天橋也心灰意冷,全力做投資,不想再具體運營,於是2014年底,盛大文學被陳天橋以7.3億美元賣給了馬化騰。

這樣一來,原來全盤的盛大文學,都盡收於騰訊麾下。

2014年加盟騰訊後的吳文輝發微博描述之前的盛大經歷是“劫波”

2014年加盟騰訊後的吳文輝發微博描述之前的盛大經歷是“劫波”

2015年3月,騰訊整合了騰訊文學和盛大文學,改為閱文集團。其實就是原來盛大文學的整個盤子,只不過母公司從盛大變成了騰訊,CEO也從侯小強變成了吳文輝。

閱文集團近3年的財務摘要

閱文集團近3年的財務摘要

從上市前閱文集團近3年的財務報表中可以看到,2014年還是前身騰訊文學的閱文集團全年虧損2113萬元,2015年閱文集團正式成立後,虧損依然在擴大,並達到了-3.47億元。但在2016年的年報中卻扭虧為盈,凈利達到了3368萬元。而今年上半年閱文的凈盈利竟高達2.13億元。

這樣神奇的業績,令人興奮,也令人疑惑。但也難免讓人感覺有上市前沖業績的嫌疑。

而更令人躁動的是閱文集團上市前的高估值和搶購潮。

閱文集團在上市前獲得了622倍的超額認購、凍結資金超過5200億港幣,為香港IPO史上第二大凍資新股,今天在香港上市後股價又直接翻了接近一倍,從55港幣直接升到了100港幣以上。

這僅僅是一個剛剛成立3年,宣布盈利只有1年的網絡文學公司啊!

馬化騰和吳文輝究竟有什麽神奇的力量做到這些的?

首先,狂熱的投資者們看到的是閱文背後的騰訊,以及它背靠的微信支付等合作。

其次,先前上市的掌閱科技,曾連續12個漲停,也拉動了投資者對同類公司閱文集團的看好。

還有些小道消息,此前馬化騰曾在閱文IPO前連續減持騰訊股票,套現21億港幣,有傳聞與支持閱文上市有關。

當然市場上也有冷靜的人,博時基金滬港通基金經理招楊亦曾對經濟觀察報表示暫時不會考慮配置閱文集團。 直言閱文上市的炒作成分比較多,現在估值感覺貴了。 等一個季度或半年後,當狂熱褪去,實際的價值才會慢慢顯現出來。

無論如何,馬化騰已經將2014年50億元接手的盛大文學,打造成了如今市值接近945億港幣(807億人民幣)的網絡文學第一股。

曾經陳天橋想將盛大文學打造成中國的迪士尼,而如今吳文輝給閱文集團包裝的概念是中國版的漫威。

曾經陳天橋的上市夢,馬化騰也幫他實現了。只是這一切,都與陳天橋無關了。

才44歲的陳天橋,鬢角的頭發都白了,是中年油膩了嗎?

陳天橋後悔了嗎?

今年年中,久未露面的陳天橋,曾以視頻對話的方式出現在盛大離職員工活動“盛鬥士大會”上,被問及出售盛大所有業務,包括文學和遊戲,是否後悔?尤其是現在閱文要上市的時候。

媒體報道時標題里曾寫到陳天橋說自己不後悔。

但陳天橋的原話是這樣說的:

其實 我剛才已經說了應該一個人不會沒有不後悔的事情,但是我和別人的不同是我把大家用來後悔的時間更多的往前看。 文學包括遊戲,包括很多新的產業,甚至支付,當年做預付費卡,用戶的支付,這其實都是由盛大開始起步的,然後逐漸地做大。

……

但如果你轉換一下, 你把這種後悔 變成一種興奮、幸福,變成一種我對人生價值認可,那麽今天我就可以坦然地坐在這里,這麽好的風景和自己的家人孩子一起,能夠生活的怡然自得。

3年損失750億元的回報,其實現在專做投資、滿頭白發的陳天橋還是有些後悔了,對不對?!

盛大文學 騰訊 閱文集團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年賺 750 人民幣 人民 馬化 化騰 騰是 這樣 從陳 天橋 手上 接盤 閱文 集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886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