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學做菜像上健身房 時間、師資任你選 日本料理教室 獨門食譜紅到台灣

2014-10-20 TCW
 
 

 

台灣近年吹起一股廚藝教室風潮,日本的連鎖料理教室龍頭ABC Cooking Studio與東元集團合資,將教室搬到台灣,自創食譜、年輕老師、小班制,成功切入料理教學市場,在食安問題連環爆的當下,在家做菜更安心!

撰文‧鄧 寧

「你知道南港軟體園區裡開了家料理廚藝教室嗎?」「真的假的,那我下班要去學!」這家引起都會白領熱議的料理廚藝教室有個洋派的名字「ABC Cooking Studio」,是日本最大的連鎖料理教室,在日據點多達一三一家,擁有二十八萬名會員,年營業額估約兩百億日圓,且已在中國、香港開設海外分店;台灣則於今年五月由東元集團引進,雙方各持股五○%,並由東元集團會長黃茂雄的女兒黃尚莉擔任董事長。

溯其淵源,黃茂雄其實是日式餐飲品牌登台的重要推手,由東元引進的摩斯漢堡與樂雅樂家庭餐廳都已立足台灣逾二十年,兩年前,他經朋友介紹認識了ABC Cooking Studio創辦人橫井啟之,深入了解營運模式後,便希望能將其引入台灣,讓東元的餐飲事業從餐廳向廚藝教室延伸,這也是東元旗下第八個餐飲品牌。

小班制教學

圖像式食譜保證學得會

為了台灣能展店順利,日方特地派出已在日開出八十餘家分店的台灣媳婦傅中琍擔任經營企畫部部長,一開始,傅中琍還有些不以為然,「日本女性幾乎人人都得會下廚,尤其是嫁為人婦後;但台灣人外食比例偏高,為什麼要學做菜?」沒想到南港店五月開幕後,平均來客率高達八成,每逢周末,教室內的六張料理枱更是每個時段都站滿學員,九月底也已在天母高島屋開出第二家店;南港店店長邱立雯表示,目前兩家店合計已有九百名以上的會員入會。

對台灣人來說,到底ABC Cooking Studio最大的魔力是什麼?

在南軟科技業上班的莊先生是料理愛好者,他曾到泰國學做菜,也常報名參加國內流行的個人料理教室,他認為,ABC Cooking Studio最棒的地方是「小班制」,每張料理枱都有一名老師帶四名學員,即使只有一人也願意開課,確保學員能親手操作,「外面的明星廚師常是帶頭示範,學員抄筆記回家做,老師教四樣可能只學會一樣;ABC每一道料理都得自己做,一定學得會。」另一個特色是自製的圖像式食譜,ABC Cooking Studio在日本經營已三十年,有專門開發食譜的團隊,累積的上萬種料理項目都被畫成圖像式食譜,學員不必抄筆記就能回家照著做,也是ABC Cooking Studio最寶貴的知識寶庫;而學員若有心成為老師,只要買一套課程,再通過術科與筆試,就能領取公司發給的證照,即使離開公司,也能在外依食譜獨立授課。

傅中琍自己就是從不善料理,到在日本ABC Cooking Studio學得一手好廚藝,進而成為現場教師與店鋪開發人員,她笑說:「我們的老師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女生,不是明星廚師,也跟過去英雄式領導的媽媽料理教室不一樣,因為我們想讓學員輕鬆、無壓力地學習。」

師資選擇彈性

在地化調整迎合台灣味

ABC Cooking Studio一次最多容納二十四名學員,但每人都確保有一份完整的食材、廚具、電磁爐、蒸烤箱,不會出現接力完成一道菜,或是排隊等烤箱的情況。你知道南港軟體園區裡開了家料理廚藝教室嗎?」「真的假的,那我下班要去學!」這家引起都會白領熱議的料理廚藝教室有個洋派的名字「ABC Cooking Studio」,是日本最大的連鎖料理教室,在日據點多達一三一家,擁有二十八萬名會員,年營業額估約兩百億日圓,且已在中國、香港開設海外分店;台灣則於今年五月由東元集團引進,雙方各持股五○%,並由東元集團會長黃茂雄的女兒黃尚莉擔任董事長。

溯其淵源,黃茂雄其實是日式餐飲品牌登台的重要推手,由東元引進的摩斯漢堡與樂雅樂家庭餐廳都已立足台灣逾二十年,兩年前,他經朋友介紹認識了ABC Cooking Studio創辦人橫井啟之,深入了解營運模式後,便希望能將其引入台灣,讓東元的餐飲事業從餐廳向廚藝教室延伸,這也是東元旗下第八個餐飲品牌。

小班制教學

圖像式食譜保證學得會

為了台灣能展店順利,日方特地派出已在日開出八十餘家分店的台灣媳婦傅中琍擔任經營企畫部部長,一開始,傅中琍還有些不以為然,「日本女性幾乎人人都得會下廚,尤其是嫁為人婦後;但台灣人外食比例偏高,為什麼要學做菜?」沒想到南港店五月開幕後,平均來客率高達八成,每逢周末,教室內的六張料理枱更是每個時段都站滿學員,九月底也已在天母高島屋開出第二家店;南港店店長邱立雯表示,目前兩家店合計已有九百名以上的會員入會。

對台灣人來說,到底ABC Cooking Studio最大的魔力是什麼?

在南軟科技業上班的莊先生是料理愛好者,他曾到泰國學做菜,也常報名參加國內流行的個人料理教室,他認為,ABC Cooking Studio最棒的地方是「小班制」,每張料理枱都有一名老師帶四名學員,即使只有一人也願意開課,確保學員能親手操作,「外面的明星廚師常是帶頭示範,學員抄筆記回家做,老師教四樣可能只學會一樣;ABC每一道料理都得自己做,一定學得會。」另一個特色是自製的圖像式食譜,ABC Cooking Studio在日本經營已三十年,有專門開發食譜的團隊,累積的上萬種料理項目都被畫成圖像式食譜,學員不必抄筆記就能回家照著做,也是ABC Cooking Studio最寶貴的知識寶庫;而學員若有心成為老師,只要買一套課程,再通過術科與筆試,就能領取公司發給的證照,即使離開公司,也能在外依食譜獨立授課。

傅中琍自己就是從不善料理,到在日本ABC Cooking Studio學得一手好廚藝,進而成為現場教師與店鋪開發人員,她笑說:「我們的老師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女生,不是明星廚師,也跟過去英雄式領導的媽媽料理教室不一樣,因為我們想讓學員輕鬆、無壓力地學習。」

師資選擇彈性

在地化調整迎合台灣味

ABC Cooking Studio一次最多容納二十四名學員,但每人都確保有一份完整的食材、廚具、電磁爐、蒸烤箱,不會出現接力完成一道菜,或是排隊等烤箱的情況。

事實上,ABC Cooking Studio在台灣還未能盡顯其優勢,因其採取會員制,學員繳交入會費二千五百元後,可購買六堂、十二堂、二十四堂或三十六堂的課程,學員也能選擇離家較近的教室並指名自己喜歡的講師,就像健身房一樣,「我們目前只有兩家店,有些外縣市學員還特地在周末來上課,未來希望五年內能開出十五到二十家店,那就能像日本一樣,做到時間彈性、地點彈性、師資選擇彈性。」傅中琍說。

將日本料理教室搬來台灣,勢必得做些在地化調整。傅中琍坦言,台灣與日本的調味料完全不同,如台灣醬油含糖比率偏高,味道與日本醬油不一致,食譜就得更改,「南港店開店前,光是調整食譜就花了三、四個月,而且我們每個月都會換料理,食譜也得不斷修改成台灣版本。」為此,南港店有專屬的研發教室,未來她還希望成立台灣料理開發團隊,再將食譜帶回日本教授。

「日本人很愛學做中華料理,像小籠包、餃子都是高人氣課程;台灣人則對日式料理有興趣,我們從擀烏龍麵開始教,連大阪燒上面的醬料都教學員自己調,不用現成麵條、現成醬料。」傅中琍強調,ABC Cooking Studio教的都是家庭料理,所以材料管理也一併「家庭化」,大量採購雖然便宜,但從不會買超過三公斤重的麵粉,醬油也只買家庭用的小瓶裝,每天進牛、雞、魚、蔬菜等新鮮食材,堅持不用存貨做料理。

其實,這不僅承襲日本原有的習慣,也彰顯出東元集團對食安的重視,黃尚莉語重心長地表示,「餐飲集團禁不起任何一次食安打擊,料理教室的製作過程也該透明化,讓學員都有在家做飯的感覺。」在外食方便的台灣,學料理的「必要性」其實不若日本強烈,許多人抱著好玩、紓壓的心情而來,但在食安問題連環爆的今日,自己下廚,反而成了飲食男女最安心又時尚的選擇。

事實上,ABC Cooking Studio在台灣還未能盡顯其優勢,因其採取會員制,學員繳交入會費二千五百元後,可購買六堂、十二堂、二十四堂或三十六堂的課程,學員也能選擇離家較近的教室並指名自己喜歡的講師,就像健身房一樣,「我們目前只有兩家店,有些外縣市學員還特地在周末來上課,未來希望五年內能開出十五到二十家店,那就能像日本一樣,做到時間彈性、地點彈性、師資選擇彈性。」傅中琍說。

將日本料理教室搬來台灣,勢必得做些在地化調整。傅中琍坦言,台灣與日本的調味料完全不同,如台灣醬油含糖比率偏高,味道與日本醬油不一致,食譜就得更改,「南港店開店前,光是調整食譜就花了三、四個月,而且我們每個月都會換料理,食譜也得不斷修改成台灣版本。」為此,南港店有專屬的研發教室,未來她還希望成立台灣料理開發團隊,再將食譜帶回日本教授。

「日本人很愛學做中華料理,像小籠包、餃子都是高人氣課程;台灣人則對日式料理有興趣,我們從擀烏龍麵開始教,連大阪燒上面的醬料都教學員自己調,不用現成麵條、現成醬料。」傅中琍強調,ABC Cooking Studio教的都是家庭料理,所以材料管理也一併「家庭化」,大量採購雖然便宜,但從不會買超過三公斤重的麵粉,醬油也只買家庭用的小瓶裝,每天進牛、雞、魚、蔬菜等新鮮食材,堅持不用存貨做料理。

其實,這不僅承襲日本原有的習慣,也彰顯出東元集團對食安的重視,黃尚莉語重心長地表示,「餐飲集團禁不起任何一次食安打擊,料理教室的製作過程也該透明化,讓學員都有在家做飯的感覺。」在外食方便的台灣,學料理的「必要性」其實不若日本強烈,許多人抱著好玩、紓壓的心情而來,但在食安問題連環爆的今日,自己下廚,反而成了飲食男女最安心又時尚的選擇。

ABC Cooking Studio 創立:1985年,東元集團2014年引進台灣

登記中文名:愛必食公司

台灣資本額:4000萬元

業務:料理教學

董事長:黃尚莉

店數:南港店、天母高島屋店ABC Cooking Studio

的創意煉金術

1. 上萬種自創食譜,別人追不上日本30年經驗開發出的自創食譜,累積料理種類上萬種。

2.老師像朋友,不打明星牌20、30歲的廚藝老師,親切無權威感,讓學員輕鬆學習。

3.人人動手做,保證學得會一張桌子配一位老師、四位學員,保證人人都能動手做。

做菜 像上 健身房 健身 時間 師資 任你 你選 日本 料理 教室 獨門 食譜 紅到 到臺 臺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056

前景不錯的機器人教育 ,師資與課程卻嚴重缺位!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5606.html

近幾年,機器人產品不僅在工業市場中大放異彩,同時也向民用市場擴張,而機器人教育則是更新穎的領域,它可培養青少年對機器人的初步興趣、增加趣味性與思考性。

就在不久前,一場名為《機器人——教育變革中的科技》主題論壇上,幾位海歸與國內從事外語教育的資深人士進行了一場“頭腦風暴”,專家們認為,未來機器人將在青少年教育中扮演重要配角,不過現在仍然缺少師資和完整的課程體系。

機器人教育讓學生發揮想象力

機器人教育是目前國際上盛行的STEM教育的一個重要切入點。所謂“STEM”教育,是科學(Science) 、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數學(Maths)的教育,2015年,奧巴馬政府專門撥款2.4億以促進STEM的發展。這種以“解決問題、邏輯思考、批判性思考和創造力”為核心的科技理工素養,將成為科技時代的必備能力。

蘿蔔太辣合夥人、大中華區總裁隋少龍就表示,“相比傳統的教育模式,機器人教育通過自主探索的研究方法使學生學會如何發現、分析並最終解決問題;開放拓展的機器人設計與制作使學生充分發揮想象力;機器人搭建和拼裝的過程又使得學生的空間結構思維和動手能力增強;程序的設計和編寫調試開發結構化思維,發展學生的邏輯思維能力;團隊合作使學生充分發揮各自所長,促進人際交流和團隊協作能力,提高情商。”

在對比中美教育和中美學生的差異時,上海交大密歇根學院副教授徐凱教授談到,“中國的教育更註重考高分,而美國的教育更加多元化,有各種各樣不同的教育方案”,美國名校錄取時更加註重學生豐富的學習經歷、探索精神和實戰項目經驗,而國內因為多種因素使得高考成績和證書成為了最重要的門檻,這些都導致了中美兩國學生學習習慣的差異。”

上海外國語大學西外外國語學校高中校長張曉峰則認為,“教育的主要責任絕不僅僅是體制內的掃盲,所以不應該忽視素質教育。STEM素養和人文素養都是不可或缺的,機器人教育恰好能填補其中所缺失的這兩種素養”。蘿蔔太辣首席技術官白晨則補充,“中國的傳統教育對犯錯是一個懲罰的態度,而機器人教育則是在鼓勵學生去犯錯,讓學生在犯錯並改進的過程中得到逆商培養”。

難以推廣

雖然機器人教育本身有諸多優勢,在國內卻難以得到大範圍推廣。

張曉峰表示,幾大痛點在於沒有師資、沒有課程、缺乏監管以及評價體系,處於起步階段的國內機器人教育在這幾個方面還有很大發展空間。“可以肯定的是,隨著社會的進步和技術革新,高考這一單一標準會向多元化趨勢發展,學生的動手能力、創新意識還有綜合素質,不論是對社會還是對個人發展來說,都會是未來人生發展的重要財富。”張曉峰說。

外灘教育產品總監張超說,機器人在教育領域有著很大的拓展潛力和深挖的價值。家長除了考慮學機器人“有沒有用”,更應該尋找孩子所熱愛的事情,讓這份熱愛去激發出更多的學習動力和潛能。學習機器人不是一種最終目的,而是要在學習的過程中,將其作為一種教育手段,來承載更多更深遠的教育內容。

當然,目前部分地區已經意識到機器人教育的重要性。去年沈陽重新修訂了信息技術教材,里邊增加了機器人教育的專題內容,使機器人教育在教材上實現了普及,不過在全國推廣尚需時日。

“12-18歲這個階段,大部分學生的時間投入在課業學習中。而中國傳統教育只註重理論,只教授在限定框架內的問題的解決能力,學生並不知道答案背後的為什麽。”蘿蔔太辣CTO白晨說道,配套硬件+課程+雲學習平臺的機器人課程恰好解決了目前國內機器人教育痛點。“雲學習平臺不僅可以讓學生在任何時間、地點學習機器人知識,還能通過後臺數據,記錄每一位學生的學習歷程、進步、分析學習數據,為每一位學生提供一份契合個人的學習反饋。”目前,蘿蔔太辣已為北京、上海、西安、深圳的十幾所學校提供了校內機器人課程的一體化解決方案,成為學校開展STEM教育的一個特色和突破點。

前景 不錯 機器人 機器 教育 師資 課程 嚴重 缺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17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