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兩個大女兒加入ISIS 母親禁止小女兒上臉書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9995.html

最近幾個月,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等地的一些據點在襲擊中遭到重創,時有頭目死於彈片之下,勢力版圖嚴重縮水。但有跡象顯示,他們逐漸把重心轉向了利比亞,在那里,ISIS試圖用敘利亞的一套機制構建“城邦”。為達到這個目的,ISIS不斷蠱惑女性加入,在紛飛的戰火中繁衍生息,在貧瘠的條件下建立家庭。

兩個大女兒加入ISIS

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南邊的小鎮Mornag,哈姆魯尼(Oulfa Hamrounni)坐在租來的房子里,手里拿著18歲的大女兒戈法蘭(Ghofran)的照片。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作為4個女兒的母親,哈姆魯尼在大女兒戈法蘭和17歲的二女兒拉赫瑪(Rahma)離家前往利比亞加入ISIS的分支之後,向突尼斯政府訴苦無果,現在唯一的指望是,不讓兩個小女兒步入她們姐姐的後塵。

“我擔心我的兩個小女兒。”哈姆魯尼說,“跟兩個姐姐一樣,她們也有著類似的思想傾向。”

哈姆魯尼說,以前,她的前夫找不到工作,還經常酗酒,2011年,她和前夫離了婚,此後,前夫就不見了蹤影。

“她們一度是很反對這個(ISIS)的。”哈姆魯尼用低沈的聲音回憶著自己的兩個女兒,姐妹倆以前都是硬搖滾的愛好者,拉赫瑪會彈吉他,她們都愛穿著T恤衫,還在酒吧廝混,而且也不愛戴頭巾。

前幾年,離哈姆魯尼一家的住處不遠有一個伊斯蘭教育營,組織者教育年輕信眾不要受到西方文化影響,而戈法蘭和拉赫瑪都曾先後去參加了教育營,這讓哈姆魯尼很高興。

此後,戈法蘭和拉赫瑪開始規規矩矩地戴頭巾,不看電視,不與異性握手,還讓兩個妹妹不要再上代表世俗的學校。甚至有一天,拉赫瑪把自己的吉他和CD都丟進了垃圾桶,姐妹倆剪爛了自己的搖滾T恤,燒掉了自己以前搖滾樂表演的照片。

但是如今,對她們的全部回憶只能寄托在戈法蘭離家前留下的一張珍貴的照片中。

主要任務是“續香火”

從ISIS興起之初,就已經號召女性加入,主要任務就是給該組織“續香火”,要求忠誠並順從於自己在極端組織中的“丈夫”,養育兒女,偶爾也需要女性執行任務。

隨著在中東戰場不斷遭到圍剿,ISIS目前正在通過各種渠道鼓勵新加入者前往利比亞,而這些新加入者中,便有數百名是受到蠱惑的外國女性,其中甚至不乏來自西方國家的女性。

根據突尼斯的統計,目前已經有超過700名突尼斯女性加入位於敘利亞和伊拉克等地的ISIS和其他極端組織。突尼斯的戰略安全和軍事國際研究中心研究員Badra Gaaloul估計,目前有超過1000名外國女性極端武裝分子在利比亞活動,其中有300人來自突尼斯,還有來自蘇丹、敘利亞、埃及、摩洛哥以及一些西歐國家的女性。這些女性多數是扮演妻子和宗教教員的角色,有一些還會被訓練為武裝分子和自殺式炸彈襲擊的執行者。

“從極端組織的宣傳中可以看出,利比亞已經成為他們自稱為‘領土’的一個新的前沿陣地。”英國的一家極端主義研究機構戰略對話研究所(Institute for Strategic Dialogue)的研究員梅勒妮(Melanie Smith)認為,“因此,號召外國女性的加入,暗示著ISIS是在鞏固已獲得的勢力範圍。”

研究極端組織發展的專家認為,這些加入ISIS的女性,最後大多是與男性極端組織成員結婚並為其養育子女,這種模式參照了ISIS在敘利亞的發展軌跡,試圖通過繁衍生息,在利比亞分支創建家庭結構,擴張勢力範圍的同時也侵占思想領地,給正義力量帶來阻礙。

2014年,戈法蘭和拉赫瑪在參加完一場“歌頌”極端組織“殉道者”的活動後,思想發生了轉變。通過社交媒體和網站了解了極端組織的信息後,姐妹倆在自己的房間里掛起了一面“伊斯蘭國”的旗幟。從那一刻開始,哈姆魯尼意識到自己已經無法控制兩個大女兒了。

後來,戈法蘭和拉赫瑪還試圖把自己接收到的極端思想影響兩個11歲和13歲的妹妹,比如教她們怎麽使用玩具步槍,給她們看ISIS訓練童子軍使用武器的視頻。

11歲的苔辛(Taysin)回憶,姐姐曾和她一起看過“教孩子如何成為狙擊手的視頻”。13歲的阿雅(Aya)也說,“她們一直叫我加入ISIS並到戰場上參加戰鬥。”

把小女兒看得更嚴

2014年年末,哈姆魯尼帶著四個女兒越境到利比亞城市紮維耶謀生,當時那里相對還沒受到戰火波及。不過,幾周之後,戈法蘭突然失蹤。兩天後,哈姆魯尼一家又回到突尼斯,為了怕拉赫瑪也跑掉,哈姆魯尼對她看得很嚴。2015年夏天,拉赫瑪也離開了家。

在利比亞,戈法蘭和拉赫瑪都嫁給了極端組織成員,戈法蘭半年前還生了個孩子。但是,在今年2月19日的美軍對利比亞城市塞布拉塔的一次空襲中,兩人的丈夫都喪了命,隨後,兩姐妹也遭到逮捕。目前,都被利比亞一支抗擊ISIS的武裝部隊拘禁在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

哈姆魯尼通過突尼斯電視臺批評政府對此無所作為,沒能解救她的兩個女兒,但是突尼斯內政部至今未對此做出回應。現在哈姆魯尼不允許她的兩個小女兒上社交網站Facebook,偶爾能與兩個大女兒通電話的時候也不讓他們的妹妹和她們說話。

“我現在並不站在ISIS一邊。”苔辛稱。不過,這樣的表態意味著她在意識上已經隱約感受到ISIS象征著什麽。

兩個 女兒 加入 ISIS 母親 禁止 小女兒 小女 上臉 臉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97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