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極端組織IS重火力奪取敘利亞21個村落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407

stateless455581034-676x450

彭博新聞社援引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Syrian Observatory for Human Rights)消息稱,過去24小時,激進組織“伊斯蘭國(IS)”已奪取敘利亞21個庫爾德族村落。

該組織負責人Rami Abdurrahman稱,IS的成員奪取了靠近土耳其與敘利亞邊境的Ayn al-Arab地區及西部的數十個村落,並向敘利亞第三大庫爾德族居住城鎮行進。

自9月16日開始,IS和庫爾德軍事武裝People’s Protection Units就在Ayn al-Arab地區持續發生激烈的火力沖突。大批本地居民離家逃難,他們害怕整個村莊被IS成員血洗。IS武裝分子目前在雙方交戰中處於上風。

IS成員攜大炮、坦克等重型武器對該地區發動攻勢。數十名庫爾德族戰士正勉力固守,但遭IS成員圍攻,形勢嚴峻。

Rami Abdurrahman補充說,Ayn al-Arab和其他庫爾德人居住地村落很可能陣線不保,IS可能控制敘利亞和土耳其邊境地區。

庫爾德武裝力量和IS激進分子在敘利亞北部地區的戰鬥已持續了一年之久。聯合國曾表示,曠日持久的武裝沖突已導致超過19萬人喪生。

《德國之聲》報道稱,9月17日,美國眾議院通過修正一項法例,允許美軍為敘利亞反對派提供裝備和訓練,幫助他們對抗極端組織IS。

修正案雖然經過6小時討論後通過,但仍需美國參議院認可。若一切順利,修正案可能於周四完全通過。這意味著反對"伊斯蘭國"及現任總統阿薩德(Baschar al-Assad)的敘利亞溫和反對派將獲美國支援。軍隊訓練將於沙地阿拉伯進行,為期12個月,並為超過5000名受訓者提供武裝。計劃估計將動用5億美元國防預算。

不過,奧巴馬同時強調白宮反對向當地派出美國部隊參加地面戰爭。(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極端 組織 IS 火力 奪取 敘利亞 21 村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539

華為也盯上了印度 不僅要建廠還要奪取10%市場份額

據印度媒體報道稱,華為印度消費者事務部門總裁Peter Zhai在華為P9印度發布活動中表示:“現在我們已經獲得了制造許可。短期內,我們就將宣布我們的當地制造計劃……一個月之內。”

Peter Zhai還表示,華為想要成為印度市場的領先者。印度消費者業務部直接對中國總部負責,正是由於這個市場的重要性。華為第一步的目標是,以自己的兩個品牌首先在明年年底達成10%的市場份額。

華為將在一個月內宣布自己的印度組裝廠計劃,據估計,以後他們在印度銷售的手持產品將全部實現本土化組裝,而且還可能推出專門針對印度市場的機型,與印度本國的研究和開發中心合作生產。

在印度,最受消費者歡迎的智能手機價位是100美元到200美元,中國和印度的手機廠商都推出了高性價比的安卓手機。

而此前有報道稱,蘋果代工廠商富士康將與印度政府達成協議,建設一家工廠獨家為蘋果生產產品。但現在距離富士康和馬哈拉施特拉邦簽署投資計劃已經過去了11個月,富士康的工廠還沒有變成現實。等待仍然在繼續。

伴隨著蘋果市場的銷售大舉下滑,蘋果希望印度能夠彌補中國的“虧空”。然而,蘋果手機加上進口稅費、代理商利潤的銷售價格將近上千美元,遠遠超出了印度消費者的購買力,迄今為止蘋果在印度還沒有一家零售店,蘋果在印度智能手機市場的份額,也微乎其微。

 

 

 

 

華為 盯上 印度 不僅 建廠 還要 奪取 10% 市場 份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893

郎平啟示:創始人如何用平凡團隊奪取重大勝利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822/158286.shtml

郎平啟示:創始人如何用平凡團隊奪取重大勝利
黑馬哥 黑馬哥

郎平啟示:創始人如何用平凡團隊奪取重大勝利

每個創業公司的團隊可能都會像中國女排一樣年輕沒經驗,但成功並非沒有可能。

“每個創業公司的團隊可能都會像中國女排一樣年輕沒經驗,但成功並非沒有可能。

今日,中國女排再次頑強逆轉,所有的褒獎重新歸來。這一切,重新執掌女排的主教練郎平理所應得。郎平用一個沒有特大明星的年輕團隊打贏了奧運會,她值得創始人學習的地方很多。

整場比賽,郎平在場邊,說的最多的是穩住節奏,不要急著去拿下比賽。

這是一位過來人或者團隊主心骨的素質和經驗。中國女排的平均年齡只有24歲,最小的只有19歲,當天表現最為突出的主攻朱婷年僅21歲。這是一群沒有過人天賦、敢想敢拼的普通姑娘。然而當這樣一群人團結在一起,在一位富有經驗、功勛卓越的教練帶領下,竟然創造了奇跡,擊敗了原本實力更加強大的對手。

如果沒有郎平,這個比賽拿不下來。這一屆女排球員的個人能力並沒有特別突出,也沒有核心人物。但郎平牢牢把控著比賽節奏,每次對手的反擊剛有起色,她便立馬叫停,調整節奏,再上場時起碼連得三分。而這種做法屢試不爽。

每次請求暫停,郎平與團隊心平靜氣的溝通,並非只在傳授技術,她實際上是讓這一幫年輕的隊員,學會在國際大賽中,如何把握節奏,如何不計較得失把比賽打完,而且一次比一次更好。

這是郎平能夠憑借年輕的團隊取勝的關鍵,這也與其在國外生活的八年密切相關。

1984年,中國女排首次獲得奧運金牌。郎平的球員生涯到達了巔峰。這時的郎平沒有躺在榮譽上下不來,而是選擇離開北京去了美國讀書。郎平在出國之後,與她一同奮戰的隊友們此後都加官晉爵。她卻依然是一個“國際農民”,一窮二白,放下鮮花和掌聲,從零開始。她在美國一所學校當助教,帶一群不會打球的學生。而她本人連一頓麥當勞都舍不得吃,世界冠軍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1995年,郎平才在國家隊的應邀下重新回國。

這種坎坷經歷使得郎平懂得如何將一群普通人組合成的團隊,在一套體系和方法下,獲得超越普通人的成功。郎平知道,她面對的女排這個團隊就是一群普通的姑娘們。要把仗打贏,勁不能散。郎平現在如果辭職了,這個團隊立即就散了,肯定不行。所以從開始這個團隊精神一直傳下來,里面不能有雜音,有雜音就隔離掉,像高壓鍋和遊泳池。

這是從郎平帶團隊中能看到的創始人精神,充滿著把普通人變成不普通的勁。通人只有靠一股勁,才能成,這是郎平。

創始人如果光想著自己專業能力很強,剩下的人都不行,也不想法設法把大家擰成一股繩,肯定會出問題。大部分創業者擁有的團隊並不豪華,但並不意味著無法成功,郎平的成功或許是一個很好的借鑒。

我們將此歸結為高壓鍋文化和遊泳池文化。高壓鍋文化就是大家都在高壓鍋里,不漏氣、不散氣,大家使一種勁。因為一旦哪個地方的氣散了,整個團隊都得重新來。遊泳池文化就是人人都在遊泳,不能有人在上面看。遊泳池邊上不能有人,得全部踹到水里。說別人好或者不好都很容易,難的是自己也下水遊一遊。

創業同樣如此,每個團隊都要像創始團隊那樣,需要離開舒適區,進入學習區,腳踏大地

以下內容節選自郎平自傳《激情歲月》,記錄了郎平在1987年出國到1995年回國執教的八年艱辛歲月。

撤!不能躺在榮譽上

1986年,我正式退役了,先去北師大學英語,半年後,有一個機會,我決定公派自費去美國留學。

當時的想法很簡單,我只想出去一兩年,學學語言、開開眼界。另一個原因是,在中國女排這些年,得到很多榮譽,人們對女排隊員幾乎是家喻戶曉。雖然退役了,可我不能像普通人一樣自由自在地生活,老是被別人註意,身不由己,連上個街買東西,都受拘束。有一次,我想去看電影,買了票,故意遲到幾分鐘,等黑燈了,開演了,我們才找到位子坐下,沒想到剛坐下,也許是我們倆的個子太高,還是被幾個觀眾發現了,“郎平,郎平”地叫起來,這一叫,整個劇場都不安寧了,我一看情況不妙,趕緊撤。

可是,很多人不理解我的“撤”,他們總覺得,“女排”是中國的象征,我是典型的“民族英雄”,似乎不應該加入這股“出國潮”。也有人挽留我:“你是世界冠軍,你是有功之臣,國家不會虧待你的。”

我覺得自己似乎被誤解了,我不是怕“虧待”,我就是覺得,國家和人民待我太好,我不能再躺在“冠軍”的獎杯上吃一輩子老本,不能天天坐在榮譽上。“世界冠軍”只說明我的過去,而一旦從女排的隊伍中退下來,我什麽都不是,我得重新學習本領,我得重新開始生活,必須把自己看成“一無所有”……

我不願當官

也有人說,不是可以到體校、體委做領導工作嗎,但是,我不願意當宮。

有一次很深刻的教訓,我耿耿於懷,發誓不當官

那年,我們在湖南的郴州訓練。那時的訓練基地條件很差,是那種竹棚子,透風的,冬天很冷。一個星期天,郴州基地的主任來找我,說領隊讓我跟他去一趟國家經委。那個時候的我很單純,心想,是領導安排的事情我總得去做。到了那兒,我才知道,這個基地主任是向國家經委要錢,說是建設訓練基地,我也幫著說話呀。也許,我說話管點用,上面果然給予考慮,很快就撥了錢。但是,我後來才知道,這筆款到位以後,他們並沒有馬上用來建設訓練基地,有人把這情況告到紀檢委,還提到了我,說是郎平去要的錢。體委要我寫檢查。我覺得特委屈,是隊里的領導安排我去的,我只知道他們要錢是為了建設訓練基地,至於他們拿了錢用在什麽地方,我根本不知道。可是,領隊把責任推得一千二凈,他說他沒讓我去。

體委的批評很嚴厲:郎平,你要謙虛謹慎,你拿了世界冠軍,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到處耍錢!後來,我只得寫了個情況匯報交上去,上面也沒再追究。

但這事的陰影在我心里再也抹不去。當了官就得順著別人說話,上面說什麽,你就得說什麽。我沒這個“修養”,心太軟,老同情人,不是當官的料。所以,1987年4月我離開北京,到美國選學了體育管理。

一無所有的“國際農民”

到美國後,因為我拿的是公派自費的簽證,所以不能工作,沒有經濟來源。

一開始,我住在洛杉磯的華人朋友何吉家,何吉看我穿的是奧運會代表團統一的制服,就要帶我去買衣服。進商店一看,一套普通的衣服都要七八十美元,我下不了手,再說,花人家的錢,心里更不是滋味。

因為不能工作,我就只能把何吉家當作公家食堂,我吃飽了肚子,吃餓了心。以前都是高高在上的,現在,一下子落到最底層,還得靠人家借我汽車、給我買衣服,我所有的優勢一時都沒有了,心里很難平衡。

後來,我慢慢地想通了,我來美國學習,就是要掌握自己過去沒有的東西,開始新的奮鬥。於是我決定離開華人比較集中的洛杉磯,去美國西南部的新墨西哥州,因為不想老生活在他們的庇護之下。

移居新墨西哥州後,我在大學排球隊做助教。學校給我的待遇是,可以免費讀書。但說是做助教,其實就是在哄著一些水平很差的隊員。一開始,我心里很難接受:我是世界冠軍隊隊員,跑到這兒來哄一群幾乎不會打球的大學生,位置整個是顛倒。但我不得不說服自己:不想顛倒,回中國去,你來美國,就是找“顛倒”來的。

為了獨立自給,那年夏天,我在十個夏令營做教練,教孩子們打排球。來參加夏令營的孩子,純粹是為了玩,從早到晚都得陪著他們、哄著他們,特別辛苦。當時,我語言還不過關,要表達點什麽特別費勁。

那時的我特別窮,白天讀書時的那頓午飯,我不舍得去學校食堂或麥當勞吃,就自己做三明治帶飯,去超市買點沙拉醬、洋白菜、西紅柿、火腿,再買兩片面包一夾,這樣,花五六美元,一頓快餐的錢,我可以吃一個星期。但吃到後來,見到三明治就想吐。

第一次回國,和女排老隊員一起去哈爾濱市打一場表演賽,我的那些老隊友,大都是處長、主任級幹部,可我還是個窮學生,我笑稱自己是“國際農民”

第一次為錢打球

生活不獨立,感覺便不完整,所以我必須勤工儉學給自己掙學費,更重要的是,這對我們中國運動員的價值是一種證明。

1989年,意大利甲A排球俱樂部老板聘用我,我太興奮了,拿了人家的錢,我得好好幹。我攢足了千勁,結果,第一天訓練,活動得太猛,把肌肉拉傷了,但輕傷不下火線。第二天比賽,照打不誤,我用一條半腿在那兒跳.3:0就把對方拿下了。

很快,我成了隊里的主力。但是,賽季打到一半,我的右膝關節嚴重受傷,同時又崴了腳,不得不動手術,醫生關照,必須休息一個月。

我心里又著急又難過,這樣,我等於耍缺席四場球,結果,四場球全輸了。老板一見我,總是這句話:“你的膝關節怎麽樣?”而他的表情是在說:“你的膝關節怎麽還不好?”我當然理解老板的心情,俱樂部是靠贏球才生存的。我每天一看老板的臉色就知道是贏球了還是輸球了,他的臉像天氣預報。而且,一輸球,老板不高興了,工資拖著不發……

後來,我沒等傷好利索,就咬牙上場,讓朋友從美國給我寄來止疼片,先吞下四片再上場。有一陣,軟骨碎了,小碎片就在關節里跑,又卡在了骨縫里,疼啊,刺激骨膜出水,四周都是積液。比賽前,先讓醫生把積液抽出來,打完比賽再抽,沒辦法,多痛苦、多麻煩,我也得堅持。你拿人家的錢,於不了也得千,我真是賣命地打。這是一種全新的感受,是我生平第一次為錢打球。

一年後,我的簽證因為這段工作經歷,變為“工作簽證”,在美國可以辦綠卡了。而更令人欣慰的是,我以560分的托福成績通過了語言關,而且,過嚴格的考試成為新墨西哥大學體育管理專業的研究生。

大學畢業後,我留在美國生活,直到1995年應邀回國執教。而這段8年的海外生活經歷,歷練了我的心智,我已經把自己這個“世界冠軍”一腳一腳地踩到地上了,踩得很踏實。

如果我沒有經歷過出國後“一文不名、一無所有”的生活,沒有這些起起落落、沈沈浮浮的經歷,我的人生不會有第二次起航。

中國女排 創始人 團隊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郎平 啟示 創始人 創始 何用 平凡 團隊 奪取 重大 勝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452

OPPO、vivo和小米們如何奪取印度半壁江山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411/162511.shtml

OPPO、vivo和小米們如何奪取印度半壁江山
騰訊科技 騰訊科技

OPPO、vivo和小米們如何奪取印度半壁江山

印度手機市場既前景廣闊,像塊大蛋糕充滿誘惑,但又因宗教、政治、文化等原因充滿變數,愈加激烈的競爭擡升了風險。

本文系騰訊科技(ID:qqtech)授權i黑馬發布 作者蔔祥 郭曉峰。

一張空白支票。

3月上旬,印度北德里,一位印度高個員工將它交給vivo當地的中國銷售魏向西。魏向西坐在一個花壇邊上,搖搖手中已經有公司財務簽字的支票,得意地告訴騰訊科技(微信公眾號ID:qqtech),“為了盡快敲定手機戶外廣告牌,防止對方變卦,我們現在有權直接在支票上面填寫金額。”

就在前幾天,魏向西的同事敲定了當地的一個廣告位,但第二天去付錢時,發現為時已晚。“OPPO的人提前找過去,當場砸下更多錢,拿下這個廣告位”。這件事直接刺激了vivo在當地市場改變財務管理措施,允許員工帶著財務簽完字的空白支票去談廣告位,拿到支票的人兌票前只需要打電話給vivo公司,確認後錢很快到賬。

特殊市場、特殊手段、不惜重金——這只是中國手機公司在印度市場競爭日益激烈的一個縮影。在經歷了初期的試探和摸索後,中國手機公司與印度本土公司、三星、蘋果的大決戰已經到來。

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手機銷售旺季,配合4月份重要的板球營銷活動,OPPO、vivo(下簡稱OV)為代表的中國手機公司在印度提前搶奪市場廣告位資源。同時,中國手機品牌金立、榮耀、小米、聯想,以及韓國的三星等公司,都不再袖手旁觀,印度本土廠商Micromax、Intex也都醒過神來紛紛加入戶外廣告位的爭搶。

timg (1)

對於各大手機公司而言,擁有將近13億人口的印度已成為一塊誘人的巨大蛋糕。根據IDC數據,2016年,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年出貨量超5億,而印度不到2億,尚有過半數人使用功能機。從市場飽和度而言,印度潛力巨大;另一方面,印度4G市場普及迅速,2017年2月21日,印度電信運營商Jio宣布過去170天時間獲得1億4G用戶,這比用433天時間達到1億用戶的微信還快。

“全球在哪里還能找到像印度這麽大的市場?”許多在印度淘金的中國手機行業人士都向騰訊科技提到這里的巨大人口紅利。

印度手機市場既前景廣闊,像塊大蛋糕充滿誘惑,但又因宗教、政治、文化等原因充滿變數,愈加激烈的競爭擡升了風險。

不過,以OV為首的中國手機廠商決心在印度大幹一場。一番試探之後,OV從 2015年8月起加重籌碼。騰訊科技獲悉,為了把在中國的生產設備、材料物質甚至吃飯的鍋運到印度,OPPO便花了1500萬人民幣,更是投入數十億巨資購地建廠和投入廣告,OV在印度已經火力全開。

2017年至關重要,中國手機品牌在印度的爭戰全面升級,走向戰略縱深,由此前小米聯想所走的出口、代工生產和電商銷售模式,演變為中國人主導管理+重資產加工生產+廣告轟炸+線下全面布局的模式。後一種打法被圈內認為是“中國模式”首次在印度全面鋪開。

中國手機品牌能否在印度獲得更大市場份額,戰勝排名第一的三星?國內OV稱雄的局面是否會在印度重演?而對中國互聯網公司而言,印度智能手機普及則意味著移動端電商、遊戲和廣告三大商業模式機會窗口出現,更多的巨頭是否將進入這個市場?

timg (2)

OV“掃街”模式戰三星

“下一步,我要把所有門頭廣告牌連成一片。”魏向西把手一揮,指著面前的M2K兩幢連體建築告訴騰訊科技。

M2K是當地一個手機零售店的聚集中心,有四五十家手機店。在高過人頭的地方,已經有一段一段的vivo藍色廣告牌水平連成一線,偶爾幾處隔斷,是kindle和別家公司廣告。兩幢中的一幢,廣告牌已經於前一天夜里1點完成合龍。

微信圖片_20170411132100

這是2017年3月8日下午,印度氣溫轉暖,再過一個多月,vivo花巨資冠名贊助的印度第一大運動板球超級聯賽(IPL)將開打,作為vivo北德里地區的SE(銷售執行經理),魏向西愈加忙碌,他要拿下負責區域內更多廣告位,讓產品進入更多手機門店,賣出更多V5和V5 Plus手機(V5對應國內X7,V5 Plus對應X9)。

“以前99%以上的手機店都願意免費掛三星的牌子,因為三星手機品牌大,三星如果願意幫店主免費做一個新門頭牌,店主會非常高興,不收錢讓三星掛上門牌。”

一直關註OV市場動作的藺奇告訴騰訊科技,他是金立印度公司中方高管,“我們金立的人後來說幫他們換,零售店老板也沒有什麽意見,因為關系好,換就換了。”

但是,OV過來後,從去年開始改變了操作慣例,過去免費的資源,因為OV而有了價格。“OV直接告訴店主,我幫你做新門頭,有我的形象Logo,加你的店名字,店名字很小放在右下角,每個月給你一定數量的錢,或者給你更多錢一年不準換。”

印度所有零銷店都由小老板私有,手機業務只能一家一家去談,但vivo硬是通過分布在全印度數不清的“魏向西”們,改變了印度街巷景觀。

當地手機廠商Micromax市場高管Lily告訴騰訊科技,在一些城鎮,OV甚至花錢給一些只賣糖果、巧克力的小店加上手機宣傳牌匾。

2016年下半年的三四個月時間,三星的廣告牌被快速替換,而反映在銷售上,三星的市場份額也在逐月下降:一年時間,從48%掉到30%以下。反應過來的三星開始跟進,付費爭搶零售門店廣告牌。

漸漸地,印度手機零售店大門外出現一些奇怪現象,往往一個七八平米的小店門頭,從上到下橫掛著四五家手機品牌的Logo。

timg (3)

除了Logo,更重要的競爭則發生在手機門店里的展位。

“三星以前在一些手機店里,花400盧比給手機占個位置,OV來了後,直接加三四倍錢給店主,讓賣OV手機。成群的店主們奔錢而去,三星和印度本地廠商手機位置被擠走。”Micromax公司Lily告訴騰訊科技。

結果,印度一些用戶本來想買10000盧比的手機,但是手機店里經過OPPO、vivo滲透,擠走其它品牌,只有15000盧比手機賣,價格雖然高一些,但質量看上去不錯,不少印度人就選擇了OV。

微信圖片_20170411131702

“2月份,班加羅爾有一個DLF的大樓,三星的一個廣告簽了一年合同,OPPO來了後,一次性給了三年的錢簽約。”排他性地拿下一些要害處的廣告位置是OV一手猛招。Lily認為OV有很多錢,三星和Micromax做不到如此大手筆。

地推人才則是OV攻城略地的保障。

魏向西留著分頭,戴著眼鏡,面色白晰,今年23歲,一年前他還是一名在烏魯木齊上大學的學生。按照當初設計,他本該去當地高鐵國營部門上班,但是他選擇去了vivo銷售公司,從導購做起,工作半年後,升職為督導。

去年8月,魏向西與30多位同事一起,被vivo新疆銷售公司老板一張機票,借道上海,送到了德里。這個決策如此匆忙,他的護照、簽證都是加急辦成。

魏向西來到印度後,職位由督導升成為SE。與國內相比,這種升職快了很多。他下面管著3名印度督導、6名印度導購員。其中一員印度督導是當地名校德里大學畢業生。他們一起負責區域內200多家手機零售店和vivo手機相關事務。

魏向西來印度不超過半年時間,急需學會和印度人相處。據他觀察,印度人很懶散,到10點還沒開始幹活,效率低下;員工11點要喝咖啡,中方管理者只能等著他們;甚至有一些印度員工請假的原因可能是同一個親戚去世兩次。

就在騰訊科技跟隨魏向西走訪一家手機門店時,其中一位印度員工趁機向他提出要升職的要求,魏向西簡單安撫了一下,退出了店。

“印度人一次只能交待做一件事”,魏向西說,說狠了還會哭,“玻璃心”。好在作為vivo派駐印度第三代員工,有前面兩批摸索總結出來的經驗,魏向西稍微輕松些。

向上趨勢清晰地反映在他接手的M2K地區銷售量上面。去年10月排燈節,前任們已完成了從0到800臺月銷售量積累。他來之後,M2K區域三四十家店,3月份算不上旺季,其中三家Fone Zone NXT店,月銷售量已經達到500臺,整個M2K區已經近3000臺vivo手機,與同區域三星手機銷售量差不多。

唯一區別是,三星在印度當地十多年積累,雖然戶外廣告牌少被搶去不少,還有很多無形廣告牌在印度消費者腦海中。魏向西想和同事們把這些根深蒂固的印象抹去,還需要時間。

全盤複制中國式管理

OV在印度的市場攻占特點是靈活、快速,出手又狠又重。後面有一套包含人員管理、廠商一體化、廣告高空轟炸和密集店面地面攔截等“中國模式”支撐。

OPPO比vivo更早來到印度。OPPO 2014年剛到印度市場時,主推中高端機型,聘用當地人管理,利用當地省級代理模式銷售手機,印方員工散漫低下的效率、當地消費者對於來自中國品牌低劣品質的固有印象、以及知名度不夠,導致OPPO手機銷售局面打不開,最早一拔過來的人成了鋪路石。

最困難的時候,來到德里的第一代vivo人,也只有四五個,“去給店主推銷vivo手機,店主沒聽過這個牌子,被趕出來了。”一名vivo印度早期員工告訴騰訊科技。

那時候,聘用印度人管理印度人,利用當地渠道模式、操作手法來銷售手機的金立做得更通暢。

“印度金立公司總經理阿溫德,有著十幾年手機行業工作經驗。”金立印度公司市場高管藺奇告訴騰訊科技,找對人,避免了挫敗。

現在,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去。吃虧之後OV很快轉變策略,全盤複制國內打法,通過國內方法主導異國市場。第一,東南亞的成功已經給了他們信心;第二,國內市場的大成,使他們更有資金實力;第三,等來了印度3G向4G轉變;最後,印度政府“改革開放”的大政策為OV打開了方便之門。OV覺得可以到印度與韓日企業在消費電子領域對決。

OV調整了人員管理,中高層全部換成中國人。像魏向西這樣的SE(銷售經理),北德里有4名,整個德里有30多名。印度市場由OV不同的國內的省級代理去拓展,彼此之間不認識,全印度具體有多少個魏向西,只有OV市場總負責人知道。

在SE上面職務是ASM(區域銷售經理),SE下面管3個督導(TL),督導下面還有6名導購(vivo brand advisor),他們一起在印度構成了一個龐大的銷售網絡,每天穿行在印度大街小巷各類手機賣場,議價、拍板、付錢。

魏向西的老板,是vivo在印度邦一級的代理銷售公司老大。OV在印度與在國內采取的公司架構和股權結構一致。一些在國內做得強大的代理,直接在印度分管一些邦。印度一共28個邦,已被國內OV做得好的、有能力的銷售公司瓜分完畢。

比如OPPO在印度南部城市金奈,被大連人接管運作,在圈內被稱作“大連幫”。還有一些從公司內部高管轉成銷售代理公司,比如齋普爾區的vivo代理,原是vivo高管,他找了一個中國人操盤。魏向西所在的公司,是vivo在國內西北公司分化而來。駐邦的銷售公司,直接從國內三四線城市招人,到國外即便薪水翻倍,用人成本差不多與國內一線員工相當。銷售後面支撐人員,來源同樣如此。

印度OV代理公司與國內的代理公司、總公司之間有層層持股關系,又通過一系列複雜的關系,擁有OV“產商一體化”體系中生產加工廠的股份。

這種利益分配和激勵措施很有效,但是沒有類似基因和文化的三星和本地公司很難複制。“在這里幹夠一年,做得好的可以分到公司股份。”魏向西說。中國南方公司一套完全的激勵機制被搬到印度,“平常工資尚可,年底給到超出預期的獎金。”這可能是OV兇狠打法和頑強執行力內在秘密。

還有一個OV秘密少有人知。據騰訊科技了解,OV後面有一個深潛的類似董事會組織,OPPO CEO陳明永和vivo CEO 沈煒都是位置較低一員,步步高創始人段永平也在其中,還有很多低調大佬。一些大事由董事會協調。OV雙方上至高管、下至員工,都稱對方為“友軍”,有意識地約束員工合規競爭。

“複制中國模式的做法成為OV在印度成功的殺手鐧。”金立藺奇總結。

打板球、簽明星,開創本地化營銷策略

OV市場策略和渠道也照搬國內,搭建體系,廣告高空360度轟炸,地面全方面承接。與國內農村包圍城市不同,OV在印度直接從一線城市切入,德里、馬邦、古吉拉特等等經濟相對發達地區成為區域性重點。當地城鎮和農村網絡缺乏,比一線城市難度大,是下一步目標。

OV所代表的中國公司在產品策略上與三星走出不同路數。通過周密的消費者洞察,OPPO發現印度人特別喜歡自拍,在國內機器的硬件基礎上,強化突出拍照、自拍功能,突出“自拍專家”,提出國內絕少聽到的月光自拍概念。這是OPPO帶給印度手機的新玩法。

從F系列開始,OPPO宣傳語變成照相手機(Camera Phone),價位上比千元機稍稍貴一點,主要在15000盧比至20000盧比之間,比蘋果、三星的高端要便宜一些。

在古爾岡Vatika產業園區里,騰訊科技與38歲的Raju Thapa聊了聊他手中的OPPO手機。他的主業是買賣寵物狗,從三星轉投OPPO手機的原因很簡單,三星有一款拍照不錯的手機要賣15500盧比,OPPO手機只花了他11000盧比。三星手機電池只有2000毫安,而OPPO手機電池是2650毫安。他主動演示自拍和電話拔打時的語音外放功能,並稱發送圖片操作簡易。質優價不高,是OV手機目前吸引印度大眾用戶的要點之一。

小米印度負責人馬努告訴騰訊科技他所觀察到的市場,OV的打法是通過高調品牌推廣15000盧比至20000盧比手機,“出貨量大的卻是10000盧比左右手機”。

小米手機通過線上銷售,有著深深的“性價比”烙印,往中高端進發時並不容易。OV通過明星拉升的品牌形象,即便出貨中低端價位偏多,用戶買了更覺有面子,同時保留了品牌向高端進發可能。這個規律在國內已經被證明。

3月23日,OPPO推出更高端的新款機器F3 Plus,突出的亮點在於提出了國內所沒有多人自拍模式。OPPO通過調研發現,印度人自拍照片中有6成是多人自拍,運用到產品中,配合6寸大屏,定價在印度首次站上3萬盧比。這款手機所聘請的代言人是寶萊塢明星Deepika Padukone。

很多公司密切註視著OPPO新動向。OPPO將公司宣傳口號改為“照相手機”(Camera Phone)之後,vivo改成“照相和音樂手機”(Camera&Music),金立則改成照相和續航手機(Camera&Battery)。

三家公司另一競爭焦點是對板球運動廣告資源的重金投入。板球在印度是一種全民運動,更是一種生活方式,超過半數的人每年都至少打兩次板球。“板球和寶萊塢是印度全民娛樂的核心,都比較大眾化,選擇板球的初衷之一是為了觸達更多受眾,迅速增強品牌知名度。”vivo印度公關田凱告訴騰訊科技。

vivo用約2億人民幣(3000萬美金)搶到了2016年和2017年IPL手機冠名,OPPO則拿到印度板球國家隊未來五年的冠名權,競標價約合11.45億人民幣,還針對國家間板球聯賽的展開營銷活動,“為印度加油”活動植入自拍專家。

金立緊跟著搶到印度板球國家隊隊長Virat作為形象代言人,連帶著贊助了Virat所在的RCB隊和KKR隊。在此之前,本地手機廠商只做過一些個別板球隊的贊助,包括三星,都從沒有這麽大手筆地投入。

在OV你追我趕、金立快速跟進變化時,印度本地手機廠商Micromax和Intex等等節節敗退,有些本地廠商已經關門。來自臺灣的HTC受到嚴重沖擊,目前到了退出印度市場邊緣。聯想、酷派甚至小米,都在2016年下半年受到OV崛起的沖擊。整個印度次大陸手機品牌已然舉行了淘汰賽,品牌集中度在提升。

布局產業鏈:重資產安營紮寨

2015年8月初到印度暴熱的天氣,留給支月朗難以磨滅的記憶。作為vivo手機公司首批來到印度的一批人,支月朗承擔著在異國他鄉開疆拓土、建設工廠的重任。40多度的高溫,比中國廣東省熱了太多。幹活時,用手搓一搓臉,都是鹽。

這僅僅是困難的一部分。按照公司標準,在印度很多東西質量差沒法用,從生產線、零配件,“甚至做飯的鍋都是從中國背來的。”3月17日,支月朗坐在大諾伊達區工廠里一個辦公室里對騰訊科技回憶。

這是之前中國手機來印度淘金只做出口,或者輕資產代工生產的重要原因。2015年,小米找到富士康印度公司,聯想則由偉創力代工,主銷中底端手機。

支月朗費了一番波折,租了一處九層樓工廠。印度工廠廠房設計差強人意,vivo廠房中間有一個大鏤空,達不到國內廠房標準,這已是支月朗能找到的最佳廠房。加上印度員工效率低下,報廢率高,同樣生產線,從中國拉到印度,整體而言只能達到國內七成生產效率,短期內指望靠當地便宜人工省錢不可能。

vivo工廠與另一幢樓一起,孤零零地站在荒野里。從德里機場開車過去,最快要一個半小時,四周沒有配套商業。門口停了四五輛大巴車,接送員工上下班。

一切都是新的、未完成式。在工廠外墻上面,刷著vivo的藍色標誌。里面電梯門上,印著“Love India,Love vivo”字樣;vivo公司主張的本分文化,被直接翻譯成漢語拼音標識了出來。本分(Benfen)之於步步高系的公司,有著獨特含義,在中國需要解釋一番,在英文里更加找不到對應的詞。

“最近生產加量比較厲害”,支月朗告訴騰訊科技。作為vivo在海外最大的工廠,擁有1191名員工、一個月產量100萬臺的工廠,已經滿負荷地生產。OPPO差不多與vivo同時在印度建廠,選址諾伊達,產能更大,每個月生產160萬臺手機。目前簡單組裝,更複雜的生產工藝會陸續建成。

3月份17日傍晚7時,天剛黑下來,騰訊科技來到這個工廠大門外,看到很多穿著制服的保安。這家公司在當地如此低調,整個工廠沒有大Logo,門口也沒有任何標識、廠名。三四輛廂式貨車在停著作業, 工廠里燈火通明。

OPPO在印度的第二個工廠在建設當中,OPPO印度負責人李炳忠稱,在大諾伊達的OPPO將占地100英畝,整體投資達15億人民幣。接下來三年時間里,OPPO打算在印度將產能擴增到5000萬臺,輔射伊朗、伊拉克等更西部國家,投資額度達100億盧比(約10個億人民幣),另外還有配套的來自上下遊的100億盧比投資。

顯然,擁有制造業基因的步步高系OPPO、vivo,在印度“改革開放”後,找到發揮優勢的天地。與競爭對手代工模式相比,OV的旗艦機大多自主設計、加工,方便控制品質、成本和人才培養。

與OV相比,另一家中國手機公司金立來印度更早,在OV忙著集中攻打東南亞的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和泰國等地市場時,金立2013年進駐印度,放棄代工Micromax,自己做品牌,將金立在國內的模式搬到印度。OV在2016年急拉而起的強勁勢頭,逼迫金立在快速調整適應,購地建廠。

2016年9月,金立新工廠將建在印度北部的哈里亞納邦。占地面積50英畝,計劃年產能為3000萬部手機。金立將投資50億盧比(約合人民幣4.95億元),新工廠計劃2年內投產。金立集團總裁盧偉冰負責海外業務,他去年增加了去印度頻率,最少每月一次,待上一個星期,看市場三天,開會三天。

印度政府在莫迪總理2014年上任之後,推出了類似中國改革開放的經濟政策,追求GDP增長。莫迪政府為發展制造業,手機整機從中國出口印度加稅13.5%。“什麽概念,1千塊錢要加135塊錢稅。零配件從國內進口免稅,即便貴30塊,我還省了100塊”。海派公司王秀春解釋公司印度設廠主要動因。

2016年下半年以來,國內品牌在印度的加大產能呈現你追我趕態勢。OPPO悄然花費近10個億人民幣在印度買下一個地塊,興建工廠。vivo的購地計劃正在推進。“印度人多地少,發展下去,土地肯定會增殖。”或許這樣可以抵消印度貨幣盧比貶值損失。國產手機在印度遭遇戰,轉為持久戰,門檻越擡越高。

去年十月,印度當地類似於中國春節的排燈節的營銷大戰,是OPPO、vivo在當地市場發展爆發增長的一個節點。“OV這種重資產模式只有過了一個臨界點後才會爆發”,樂視一名前印度高管分析。

三星蘋果依然強勢,OV面臨哪些挑戰?

OV一系列組合拳下去之後,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中國手機品牌市場份額在印度節節攀升。2017年1月24日,市場研究機構Counterpoint Research在報告中指出,2016年第四季度在印度市場中的前五名中,中國手機品牌占到4位。

其中,三星仍居市場第一,市場份額為24%;vivo排名第二,市場份額為10%。小米和聯想均為9%,OPPO緊跟其後為8%。在印度市場這4家中國智能手機品牌共取得了46%的市場份額。報告還顯示,2016年11月份,中國手機企業在印度的市場份額為51%,為全年最高點。

至此,中國智能手機品牌已經打下印度市場半壁江山。按照GFK數據,2017的1月份,OPPO線下市場已經占了11.7%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二。vivo的支月朗則告訴騰訊科技,vivo與OPPO在印度銷量排名交錯上升。

印度手機廠商受沖擊最大,最大的手機公司Micromax從市場前五名中被擠出,年出貨量縮減至2000萬臺(包括功能機)。很多印度消費者不再滿意本土廠商代廉價格和劣質品質的組合,有些消費者對本土廠商找中國廠商代工、貼牌出售的情況心知肚明,放棄本土廠商產品在一些印度人看來理所當然。

Micromax的狀態代表著印度本土廠商共同遭遇。Micromax內部有四名老板,內耗嚴重;產品走機海戰術,總有幾款手機拉低品牌形象;吸引人才方面魄力不夠;設計、制造工藝落後,現在的高端旗艦機型依賴中興下面的興飛公司。

一位給 Micromax供應了多年功能機方案的人士很不看好Micromax未來。“歷史是重演的,Micromax會走上中國康佳、TCL等國產品牌老路。沒有創新求變的魄力和技術,只能看著品牌慢性死亡。”

盡管三星的市場份額急跌,卻未傷元氣,三星手機在印度售價跨越10000盧比至40000盧比,受沖擊較多的是中低端產品。三星最近開始組織反擊,猛推售後服務,手機出了問題,打電話三星24小時有人接聽,很快解決。同時,三星聘請印度明星,適應印度文化。

品牌更為高端的蘋果手機,目前基本未受中國品牌影響。

“我們還很困難,印度市場是一個金字塔,越往上越難。”OPPO全球海外市場負責人李炳忠頗為低調,他一邊用手比劃著三角型,一邊對騰訊科技說,“在印度,我們才剛開始”。3月23日這天,OPPO在新德里附近的Andaz酒店舉辦活動,現場來到四五百人,李炳忠特地坐飛機前來壓陣。

微信圖片_20170411134812

左一為OPPO全球海外市場負責人李炳忠

幫助OPPO打下東南亞市場,站穩腳跟後,李炳忠在OPPO內部有了“福將”稱號,印度是OPPO全球化戰略中下一個目標,李炳忠成為這一場戰役中OPPO方面最高將領。與華為“普遍開花”強攻西歐、日本等地不同,OPPO和vivo是打穿一片市場、穩住,再去下一個市場,戰略聚焦,一步一步發展。

OV不計成本地投入,遭到一些人質疑。“OV投入這麽錢,賣出了多少臺手機?賣出去的手機能掙回投入的錢嗎?一切還要等過6個月才看。”Micromax市場負責人Lily表示。

OV在中國廣告轟炸雖然猛烈,聚焦於年輕人,尤其是女性,廣告花費像扔出去的回旋鏢,總能帶回豐厚“獵物”飛回到手上。但是,在印度,OV的廣告看不出聚焦點,無論板球贊助、通往泰姬陵高速路收費站旁連綿幾十米的廣告,還是包下德里地鐵整個車廂,都是面向所有大眾。印度女性因家庭地位,基本都用家中男性用過的手機。一些新增女大學生用戶,更喜歡通過分期付款購買蘋果、三星等高端手機。在中國精準的商業套路,在印度還遠未成熟。

OV在印度銷售手機以10000盧比居多,利潤率遠不及國內,而前期市場拓展資本量巨大,現金造血需要盡快跟上。OPPO在印度最新發布的F3 Plus,希望通過3萬盧比售價加速印度高端化進程,這本身也是賺取利潤邏輯要求。

畢竟,現在國內外手機一盤棋,OV在國內市場並不具備壟斷優勢。過去三年,市場城頭變幻大王旗。2016年,三星受Note7電池事件影響,蘋果新手機創新不足,華為終端在2000元至3000元主流價位由華為品牌切換至榮耀品牌時波動,OV獲得了發展良機。2017年,上述三家公司都有重頭產品憋著勁。OV一旦在中國市場出現差錯,資金鏈將傳導至印度,影響印度戰局。

這有前車之鑒。樂視2016年在印度大做廣告,開局不錯,上升勢頭很猛,後來因為國內資金鏈接濟不上,現在印度急劇收縮、裁員。

另外,因為產業鏈整體布局的缺陷,OV一些核心元器件、配件依賴外部,比如屏幕上依賴三星。如果中國、印度市場同時動搖三星根基,未來或有可能遭遇三星在屏幕供應上的制約。

更多中國品牌,更多市場可能性

市場上並不僅僅只有OV,國產手機對印度市場都有一番盤算。

對主打互聯網模式的小米而言,印度市場成為維系體面和估值關鍵。2016年,如果沒有印度1000多萬銷量,小米全球只有4000萬臺出貨量,相當於鼎盛時期腰斬成績。小米馬努稱,去年拿下10億美元銷售額之後,今年在印度互聯網模式,將加上中間環節更少的線下模式,嘗試一兩家國內小米之家。

金立2107年主要精力還是在中國市場,確保3000萬臺銷量,挑戰3800萬臺;海外去年1200萬,今年目標2000萬臺。稱霸非洲、調轉槍頭到印度的中國傳音,目前在印度月出貨量過百萬臺,將印度作為重要目標。

小米印度負責人馬努對於OV、金立大手筆花錢有一番見解,“我們任何一個機器搜索指數都比寶萊塢紅星或者棒球最紅的明星還要高。”

馬努說,贊助板球短期看有效,長遠沒有可能。比如金立贊助的一個加爾各答板球隊,之前諾基亞贊助了好多年。德里的球隊,Micromax贊助好多年,他認為近15年來,從來沒有哪個偉大公司是靠市場營銷來支撐的。“花好多錢在營銷和分銷上,最終還是要用戶買單,小米不會花這筆錢。”馬努用語克制,另外一些情緒激烈者直接批評OV賣“高價低配”手機。

聯想則通過與代工商偉創力合作,在印度生產、銷售中低端手機,積極地進駐印度當地的零售店面,對於線上、線下有自己的掂量。曾經沖到印度市場份額第二的成績,聯想模式在印度仍然存有機會。

誰能在印度市場笑到最後,現在還難下定論。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市場門檻越壘越高,後來者必須要花費更多財力、人力和物力。這是國內手機老大華為面臨的局面。

“讓聽見炮聲的人來決策”,是華為內部管理名言,印度市場競爭激烈,中國品牌爆發式增長,華為卻失之交臂。2017年3月31日,華為發布年報,宣布華為終端2016年總體銷量1.39億部。內部人士告訴騰訊科技,華為終端並沒有完成集團所定銷售目標。華為終端CEO余承東曾透露,華為終端的重點是中高端市場,目前印度不是華為重點市場。

就印度市場而言,華為終端的兩大品牌華為和榮耀,華為品牌在國內宣揚的“不僅僅是世界500強”、民族自主品牌,在印度因為歷史原因,沒有機會,榮耀保留著可能性。在印度,中國手機品牌都弱化源自中國的調性,以避免觸及民族情緒。

華為印度終端負責人王國棟聲稱,希望進入印度市場前五名。但是,在華為2017年追求利潤的硬規定下,今年更加難有所作為。華為號稱全球挑戰三星,於印度市場卻找不到存在感 。用余承東的話來講,印度市場還在摸索中。

華為靈魂人物任正非曾於1月份在華為心聲社區發聲,“消費者業務進步很大,今天你們做得比我們想象的還好一些,但是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他希望三年內,華為終端服務水平趕上蘋果,利潤率趕上OV。騰訊科技獲悉,華為今年以內部以紅頭文件形式強化了要向OV學習,提升利潤率。

但是,就騰訊科技在印度所見情況來看,OV攥緊拳頭、全力砸擊的聚焦戰略和策略很清晰,華為的戰略還未見落實。

2016年,OV與華為尚有四五千萬臺銷量差距,倘若OV拿下印度市場,繼續西進,銷量數據差距會進一步減少,未來甚至有可能通過印度市場反超。

魏向西便信心滿滿,vivo下一步要在當地建比較稀罕的專賣店、形象體驗店,他憧憬著在印度積攢更多物質財富和豐厚履歷。“德里地區一共有4000萬人,什麽概念,整個新疆才4000萬人。今年我們要把M2K地區月銷售量從3000臺提到5000臺以上。”魏向西話語中難掩興奮。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魏向西、支月朗和Lily均為化名。)

oppo vivo 手機市場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OPPO vivo 小米 如何 奪取 印度 半壁 江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986

湯文亮﹕如何奪取米芝蓮星

1 : GS(14)@2016-11-17 11:37:05

【明報專訊】有大廚話滷了一打鮑魚,足一斤重,送畀我夜晚寫稿時作為零食,約我在茶餐廳飲杯咖啡,我知道大廚一定有問題問我,我甚至知道佢想問我什麼問題。那名大廚的功力,在香港中餐行業,絕對可排在前五位,但是他有一件憾事,就是從未得過米芝蓮星,最初的時候我同佢講一些鼓勵說話,話佢一係唔攞,一攞就會係三星,大廚當然是非常開心,不過,年年都攞唔到,開心都變咗唔開心,於是,我的說話由鼓勵變成安慰﹕命裏有時終雖有,命裏無時莫強求,大廚黯然銷魂,今次搵我,九成九問怎樣攞米芝蓮星。

廚藝要好 餐廳位置要夠旺

大家坐低之後,我先問大廚有沒有興趣攞米芝蓮星,大廚話有,但沒有錢打通關係,最多可以攞200萬出來,我話要用錢,不過,不是用來打通關係,我再話,以我的能力,只可以幫佢攞到米芝蓮一星,二三星我就冇計。

我再問大廚是否知道米芝蓮一二三星定義,廚藝當然是首先要考慮條件,大廚話唔知,我話很簡單,三星是值得專程前往,二星是值得繞道前往,一星是值得順道前往,所以,要奪取一星,餐廳位置一定要在有人流的地方,此是廚藝之外首要條件。

店小菜精 真材實料街坊價

我對大廚話,既然佢已經準備200萬,就不如用這筆錢開一間小店,座位不多於20個,只供應幾樣拿手菜,例如蛇羹、小乳鴿、糯米飯、倫教白糖糕等,一定要真材實料,但價錢是街坊價,香港人很多都是食家,再加上大廚打正旗號,3個月內,我保證客似雲來,米芝蓮星探收到消息,試過,明年小店就會上榜。

大廚非常雀躍,話如果可以攞到米芝蓮星,送一晚給我,菜式任我訂,我話,不如將一晚營業額捐去一家慈善機構,大廚話捐夠兩晚,所以話,仗義每多屠狗輩是沒有錯的。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亮話]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6232&issue=20161117
湯文 文亮 如何 奪取 米芝 芝蓮 蓮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599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