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民企金融烈士沈太福 朱泙漫屠龍記

http://johnchrysostom.blogspot.hk/2013/12/blog-post_6.html
文藝復興時代佛羅倫薩的美第奇家族(House of Medici)被認為是近代西方銀行業的始祖。在這個家族政經實力達至高峯之際,他們不但長期把持佛羅倫薩政界,更曾經出了三位教宗、一位托斯卡納大公和兩位法蘭西王后。據說美第奇家族的金融霸權本來靠做大耳窿放高利貸起家,早期美第奇家族成員便因為過份使用武力催債而惹上官非。
縱使有如資深投資銀行家張化橋先生(Joe Chang)般的高手坐鎮,做財仔放高利貸的發展始終會因為受不能公開吸納存款的限制而不能做大做強(見拙文《我的志願是做大耳窿》)。在中國銀行業已經在鐵面朱當權時被定性為具國家戰略價值的產業(見拙文《沒有最大只有更大的強國債台!》),不管是合法和非法,財仔吸納存款會直接和共匪四大國企銀行競爭。當年鐵面朱高調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槍決大耳窿沈太福便是要給一眾如張化橋先生般有志興辦「民間金融業」之士一個警告!
嚴格來說,吉林四平人沈太福其實是1980年代中國第一代「高科技」民企實業家。1984年沈太福離開人人羨慕的四平水庫工程局職優差,成為改革開放後第一批下海「吃螃蟹」的人。那些年沈太福昆仲每天騎著一輛破自行車在長春市跑,後來通過關係承包了一家虧損的國企「長春鍋爐儀錶廠」。到了 1985年由於儀錶廠成功研製了雙色液位計這項「重大科研成果」,獲得原國家機電部、原交通部、原勞動部等八個部委發文推廣應用,並成功令這家小廠扭虧為盈而獲利達人民幣四十七萬元。
撈了第一桶金,沈太福於1986年跑到北京成立集體性質的民企長城機電技術開發公司。到了1990年6月,沈太福等人成功替缺乏資金向中國專利局替其「逆變型無整流予三相換向器電動機」發明專利續期工程師屈維謙和吳江因籌措資金,便省悟到埋首於實幹的「高」科技實業還不如做金融雲端有錢途。於是沈太福便開展了以「集資」高新科技項目為名,放貴利為實的大耳窿之路。
基本上沈太福以科技合同方式不斷大量吸納小額存款,然後以平均兩分年息拆借給用家,這種地下錢莊其實亦是中國自改革開放後愈禁愈旺的地下經濟。沈太福轉形地下錢莊,不單其私人財富,連同其名望和政治影響力亦迅速膨脹。1993年1月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費孝通撰文《從「長城」發展看「五老」嫁接》直接肯定沈太福的地下錢莊能成功搞活「五老」,即老大(國有企業)、老鄉(鄉鎮企業)、老九(知識分子)、老外(外資企業)、老幹(政府官員),的融資問題。這不單令沈太福聲名大噪,亦有助他構築起了一個他自以為堅不可摧的強大官商關係網。
1993年正正是鐵面朱上場要決心整頓「非法」市場行為的開始(見拙文《鐵面朱經濟學》),就在1993年3月6日晚沈太福為超過人民幣10億元集資項目舉辦大型慶祝酒會的時候,他收到了中國人民銀行發出的《關於北京長城機電產業集團公司及其子公司亂集資問題的通報》,要求「限期清退所籌集資金」。自以為既有民意基礎又有強大官商關係網作後盾的沈太福竟即時狀告人民銀行行長李貴鮮索賠人民幣1億元。結果沈太福始終逃不過在極權社會中民不與官爭的定律,結果在同年 3月31日在北京首都機場被逮捕。到了1994年3月4日法院判決被告人沈太福犯貪污罪和行賄罪,判處死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習總在三中全會宣佈了一系列的措施,其基調似乎是全面推行「國退民進」,其中包括金融市場更全面的市場化。對於信奉市場經濟的原教旨主義者,這似乎應該是一個非常正面的消息。因此張化橋先生轉行做大耳窿乃是春江鴨的行為,而近日上市的地方銀行如徽商銀行(03698:HK)和重慶銀行(01963:HK)亦是配合國策出台的IPO。中國民企金融烈士沈太福所做的沒有錯,錯的只是生不逢時和挑戰共匪執政的權威矣!
中國 民企 金融 烈士 沈太 太福 朱泙 泙漫 屠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400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