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柳州首富非法吸儲百億家族集體失聯 金融機構如臨大敵 世德散人

http://xueqiu.com/6355936297/29527206
【推薦閱讀】

正菱集團資金鏈緊張背後:激進式擴張遭遇銀行縮貸

一家位列全國民營企業500強、連續多年被權威部門評為「重合同守信用」的大型民企,一位曾榮登胡潤百富榜、被譽為「柳州首富」的草根創業者,卻在短短數年間深陷巨額債務的泥潭。不僅銀行貸款的命脈被漸漸收緊,其民間的高息借貸更是連利息都無法支付,被執法部門立案調查。

在首富傾覆的背後,是轉型升級大趨勢下,不切實際的「大干快上」粗放模式的破產與傳統家族式企業管理的效率缺失。

警方公告「捅破」巨額債務黑洞

警方27日深夜發出通告後,柳州乃至全廣西的金融機構都十分緊張,如臨大敵,很多單位連夜召集風控部門開會商議應對策略

5月27日深夜,柳州公安局的一條微博讓曾經光環耀眼的「柳州首富」廖榮納及其一手打造的正菱集團重重摔落!

據柳州公安局經偵支隊通告,正菱集團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經初查,已於今年4月立案偵查。因案件偵查需要,警方要求與正菱集團(含下屬子公司、公司高管)有集資關係的單位和個人在6月13日前,到指定地點登記。

一石激起千層浪,正菱集團所涉非法吸儲案牽連甚廣,波及柳州幾乎所有金融機構、廣西多家大型企業,和眾多個人債主。

5月29日是警方進行債權人登記的第一天,記者在柳州市柳南區的登記點看到,從早上9點開始,在一小時內便有20多名債權人進行登記。現場負責登記的警務人員告訴記者,柳南區是七個登記點中登記人數最多的。目前,警方尚不掌握正菱集團債務總額、波及範圍等整體情況,對此次登記數據的統計也要在十天後才能得悉。

不過,事實上部分債權人先知先覺,他們的追討行動早於柳州警方的立案調查。

覃軍(化名)是柳州本地的一名律師,他告訴記者,其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從去年底開始就已經接到多起向正菱集團追債的案子,截至目前,該律師事務所代理的此類案件涉案額已達4億元。「柳州及廣西本地有不少個人將資金借貸給了正菱集團,據一些債權人稱,還有不少外省人也牽連其中。」覃軍說。

此前曾有報導稱,正菱集團債務已達百億之巨,其中銀行70億,民間30億。對此,記者從多個接近監管部門的消息渠道,側面驗證了上述債務規模。

供職於柳州一家金融機構的吳麗(化名)告訴記者,僅她所在的單位向正菱集團直接與間接的貸款額就達到近5億。「警方27日深夜發出通告後,柳州乃至全廣西的金融機構都十分緊張,如臨大敵,很多單位連夜召集風控部門開會商議應對策略。」吳麗透露。

除個人和金融機構外,此次受波及的企業,多數都是平日與正菱集團及廖榮納關係甚為密切的。覃軍告訴記者,廖榮納長期擔任柳南區工商聯合會會長、客家商會會長,商會裡很多成員企業都捲入本案。

此外,廖榮納的老家廣西賀州也有不少企業受到波及。總部位於賀州的上市公司桂東電力[-0.75% 資金 研報]就在其中。桂東電力5月24日披露,子公司欽州永盛向正菱集團及其子公司開出的2億多元銀行承兌匯票存在較大風險,相關合同簽約時間在去年11月、12月,上述承兌匯票是欽州永盛向正菱集團等方面購買煤炭、車床等產品的預付金。桂東電力在公告中表示,正菱集團至今沒有履行相關合同,並已基本喪失了合同履行能力。

相對於外界的沸沸揚揚,處於暴風眼中心的正菱集團卻平靜異常。

5月29日、30日,記者在位於柳州市柳邕路273號的正菱集團總部看到,包括總部辦公區、小貸公司以及齒輪廠均處於正常運營狀態,各部門的中層領導也都在辦公室。此外,廖家經營了多年的榮昌賓館仍在正常營業(之所以起名「榮昌」是由於廖榮納在家族中為「榮」字輩,其子女為「昌」字輩)。但常年停在榮昌賓館樓下的一輛價值數百萬的勞斯萊斯轎車早已不見蹤影,幾乎與豪車同時「消失」的還有其主人廖榮納。直至發稿之時,記者撥打廖榮納尾數為「8888」的手機號,仍處於無法接通狀態。而廖氏家族其他成員以及正菱集團高層也已集體失去聯繫。

吳麗對記者表示,「我們家跟廖家有些交往,3月底4月初家裡辦喜事曾聯繫過廖榮納,想邀請他參加,但電話以及短信均沒有回應,當時就傳言廖榮納被限制離境了,5月底警方公告之後,包括廖榮納兒子在內的廖家親屬我們一個也聯繫不上了。」

資金緊張轉投非法吸儲飲鴆止渴

一開始,每月利息普遍在2分左右,但越到後期越高,2014年初甚至有7分的月利

經過三十多年的創業積累,資產規模以及營收均以百億計,利稅也達億元的正菱集團何至於驟然崩塌?「負債率急速上升,最終內外交困被壓垮,」是廣西當地諸多業內人士的一致觀點。一是正菱集團近年擴張速度過快,其管理水平卻並沒有跟上規模擴張;二是近年來銀行對正菱的放貸全面收緊。

柳州一家律師事務所的負責人劉明(化名)對記者表示,據其瞭解,早在2010年,正菱集團的負債率就已經非常高了,當時柳州當地金融機構及政府部門曾經動過讓正菱集團將不良資產打包到子公司,然後讓子公司破產,以清理部分債務的念頭。

但考慮到這樣做牽涉面太廣,且正菱集團的貸款絕大多數還是來自銀行,民間借貸並不多,加上正菱集團仍有不少優質資產,若能保持盈利,尚不至於造成重大風險。

「當時正菱集團已擁有廣西為數不多的整車生產資質,僅這一點就很稀缺,所以當時並沒有啟動處理不良資產。」劉明說,但這一動議的後果是,自2010年起廣西當地銀行開始逐步收縮對正菱集團的貸款。

銀行業人士證實了劉明的這一說法。吳麗對記者表示,其所在銀行早些年對正菱集團的借貸規模均維持在10億元左右,但最近幾年持續收縮,目前的借貸規模僅不足5億。

藍毅(化名)也是廣西某銀行的高管,常年與正菱集團保持業務關係,他向記者詳細描述了所在銀行收縮對正菱貸款的情況:前兩年最多時的借貸規模高達20億,但在2013年初進行風險排查時,發現正菱集團負債率過高,因此在短短數月內將貸款規模急劇縮減至4億。

「不光我們銀行,就在2013年底,廣西一家城商行私下與廖榮納約定,讓廖把欠他們銀行的8個億先還清,理由是快到年底了,要讓報表好看一些,並承諾等今年初再重新放款給正菱集團。但這家銀行在收回8億資金後,就再也沒有給正菱集團放過一分錢。」藍毅說。

僅記者所瞭解到的這三家銀行,近幾年對正菱集團借貸的縮減規模就超過20億元,全線告急的正菱集團為解資金之渴,此時開始了「末路狂奔」。

據藍毅介紹,銀行逐步收緊信貸後,正菱集團一開始並沒有馬上向個人進行借貸,而是先把手伸向友好企業。

「廖榮納平時對朋友很大方很仗義,加上他在多個商會任職,因此在廣西企業界人緣很好。其借錢的常見做法是,這些企業以自己財產抵押向銀行借出7%左右利息的資金,然後再加上3到5個點的利息,轉手借給正菱集團,也有通過承兌匯票幫助正菱集團進行短期融資的。」藍毅說。

或許是把可以幫忙融資的企業的錢都借完了,從2013年下半年開始,正菱集團開始大量向個人借貸,這也成了柳州警方將正菱集團列為非法吸儲案的導火索。

律師覃軍告訴記者,從2013年上半年開始,有很多朋友向他諮詢能否向正菱集團「放數」(柳州本地對民間借貸的稱謂)。一開始,每月利息普遍在2分左右,但越到後期越高,2014年初甚至有7分的月利。

在正菱集團危機爆發前的2013年下半年,柳州本地的民間借貸圈甚至還以向「信譽不錯」的正菱集團「放數」為榮。當時,在覃軍參與的一個飯局上,有債權人洋洋自得地炫耀上個月向正菱集團放了一筆月息三分五的款,話音未落,另一人以很不屑地口吻說,自己上週放了一筆月息四分五的款給正菱。

更有甚者,還有債權人將自己的住房抵押給銀行,貸款發放下來後,在個人賬戶上停留不超過兩分鐘便被劃轉至正菱集團的賬戶上。但「由於正菱集團的賬戶一直被銀行重點監測,第二天銀行就發現正菱集團剛進的一筆款正是銀行昨天發放給此人的抵押貸款。這個債權人立即被銀行通知,要求其償還本金。」覃軍說。

很快,這些後期受高息誘惑入局的債權人便發現了問題:一直以信譽著稱的正菱集團竟然不能按月發放利息了。

覃軍稱,從今年1月起,就有部分債權人開始收不到利息了,這些債權人還互相打聽,並親自跑到正菱集團總部以及項目工地查看,但發現還是有部分債權人尚能收到利息,並且所有項目都在正常運作,便打消了疑慮。

但從3月份開始,情況急劇惡化,那時幾乎所有的個人債主已經連續兩個月沒有收到利息了,一些債權人開始將正菱集團告上法庭,這也就導致了4月份警方介入調查,5月底對外公告稱正菱集團涉嫌非法吸儲。

「柳州首富」曾經光環耀眼

2009年廖榮納登上了胡潤百富榜,從此柳州當地人更喜歡用「柳州首富」來稱呼他

為何曾經的「全國民營企業500強」、「重合同守信用企業」會淪落到今天這步?廖榮納是如何創業起家,又是怎樣深陷債務泥潭?

回顧發展歷程,廖榮納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將自己的創業史歸納為四個階段。

他的第一步起於改革開放初期,目標是「抓住改革開放機遇,白手起家賺取第一桶金」。據廖榮納自述,很早就開始做生意的他三十年前曾花1萬多元「巨款」,購買了一輛二手解放牌貨車,成為當時全廣西第一個私人購車者。隨後,廖榮納逐步成立了貨運、客運汽車隊,短短兩三年時間,車隊就發展到200多輛的規模。車隊壯大,車輛維修需求旺盛促成廖榮納轉向車輛維修,並製造一些簡單的汽車配件。

正當廖榮納不斷積累財富之時,越來越多的國企開始走下坡路,第一波國企改革到來,廖榮納跨出了第二步——抓住國企改革機遇,收購國企建立企業集團,隨後開始了貫穿整個90年代的國企收購行動。

廖榮納首先參與義烏、嘉興等東部沿海地區的國企改制,收購板簧廠、農用車廠等國企。而後又參與廣西的國企改制,1999年收購原柳州市柴油機配件廠、2000年成立桂泰車輛有限責任公司、2002年收購柳州市罐頭食品廠。之後又陸續收購原廣西第一機床廠、第二機床廠、鹿寨縣水泥廠、合浦縣齒輪廠、柳州玻璃廠……

通過收購20多家老國企,廖榮納的公司逐步成為以汽車、工程機械、發動機、機床等整機及零部體製造為主體,水泥建材、建築工程、房地產齊頭並進的企業集團。

2003年9月,柳州正菱集團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當年就躋身「中國500強民營企業」。

以此為基礎,廖榮納開始謀劃第三步——切入金融領域。彼時正逢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開始著手金融領域改革。2005年,註冊資金達兩億元的柳州正菱擔保有限公司成立,這也是廣西第一家擔保公司,正菱集團正式進入非銀行金融服務業。此後,又相繼成立典當行、拍賣行等相關公司。

2008年,正菱集團參股桂林銀行,廖榮納也從2007年11月起擔任該銀行董事。(但在該行2013年年報中,廖榮納卻並未出現在董事名單中。)

隨後,國家明確進一步深化農村金融體制改革,鼓勵農村金融機構發展。2009至2010年,正菱集團先後創辦賀州鴻運小額貸款公司、柳南區運通小額貸款公司,參股柳江縣柳銀村鎮銀行。

2009年廖榮納登上了胡潤百富榜,成為柳州唯一入圍百富榜的民營企業家,從此柳州當地人更喜歡用「柳州首富」來稱呼他。

企業越做越大,已登上事業巔峰的廖榮納頭上的光環也越來越多,「全國工商聯代表」、「廣西區工商聯副主席」、「廣西客家商會商務副會長」、「廣西福建商會副會長」、「柳州廣東商會會長」等頭銜數不勝數。

經濟轉型期粗放發展釀危局

正菱集團是典型的家族企業,廖榮納似乎並不太信任職業經理人,集團最重要的位置均為廖的兒女以及親屬佔據

所謂盛極而衰,廖榮納在意圖實現第四步目標時,卻遭遇全線潰敗。

在正菱集團的大門內不到20米處,至今仍樹立著一塊巨大的藍色標語牌,寫著廖榮納的第四步目標:至2020年,實現集團總產值1000億元;立足柳州,佈局全國,在國內「東南西北中」建設7-10個工程機械、汽車、機床產業基地及配套商貿、物流、地產、酒店項目;把正菱集團建設成為科技型、人文型的現代化、全球化、專業化的大中型跨國民營企業集團……

對此目標,藍毅作了個比喻,正菱集團就像一個算不上健壯的跑步者,這些年在發展的路上接連進行了多個百米衝刺,口渴難耐之際,銀行貸款驟然收緊,它由此轉身走向民間借貸這眼「毒泉」,開始大口猛灌,以致走到了今天的境地。

藍毅所說的百米衝刺,正是正菱集團近幾年在地產、金融等領域的激進發展。

就在銀行資金收縮最為劇烈的時候,正菱集團仍在2013年開工建設了多個大型地產項目。去年3月23日,正菱集團旗下正菱大廈、正菱商業文化中心、正菱科技大樓、展示大樓正式開工。

據瞭解,正菱大廈規劃總建築面積11萬平米,奠基於柳州最為繁華的城市中心黃金地帶,高達200米;正菱商業文化廣場規劃面積57萬平方米,項目總佔地面積約230畝,位於柳州市柳南區舊機場片區,將打造成為集超級購物中心﹑SOHO辦公寫字樓﹑星級酒店﹑高檔住宅小區於一體的城市綜合體。

而記者在這兩個項目的工地看到,施工現場均大門緊閉,正菱大廈的地基只挖了一部分,而正菱商業文化廣場的大部分地皮上甚至還是綠草青青。

除柳州的地產項目外,據正菱集團官網介紹,其去年簽約或正在運作的投資項目還分佈於廣西賀州、湖南、遼寧等地,多為機械設備加地產開發,投資規模總計近90億元,擴張意圖之強烈可見一斑。

對此,律師劉明認為,廖榮納的步子邁得太快,公司團隊的執行能力又跟不上,再加上公司主業其實已經進入微利時代,過高的負債率更加重了公司的負擔。「正菱集團是典型的家族企業,廖榮納似乎並不太信任職業經理人,集團最重要的位置均為廖的兒女以及親屬佔據。此外,我也以律師身份多次提醒過廖榮納,很多環節需要審慎合規,但廖榮納並未採納,規模百億的大集團,法務部並沒有配備足夠的專業人員。」劉明表示。

亦有財務人士分析指出,以正菱集團目前營收百億、利稅億元的規模粗略估算,每年淨利潤也就三到五億,而直至事發時,正菱集團已經欠下百億債務,僅銀行利息每年就超過五億,民間借貸每月的利息也高達五、六千萬,各項利息負擔已經遠遠超過了公司的盈利能力,這種情況下仍堅持高速發展確實有些自不量力了。

對於廖榮納的崛起與「傾覆」,廣西人文社會科學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陳雄章教授指出:廖榮納曾經抓住了改革開放、國企改革、金融創新這些歷史機遇,卻在經濟轉型的大趨勢中陷入危機。在轉型升級成為主流的今天,正菱集團的主業還是以機械製造為主,其利潤水平已大不如前。而同時,金融機構近年來針對一些利潤下滑以及產能過剩行業均實施了收縮的措施,其中就有正菱集團準備大力發展的房地產行業,僅從柳州銀行的年報看,2012年該行涉房貸款仍佔總貸款額的8%以上,2013年下降至4%。正是內憂外患之際,正菱集團以高負債率繼續實施激進的擴張策略,顯然過於冒險,由此釀成危局。
柳州 首富 非法 吸儲 百億 家族 集體 失聯 金融 機構 如臨 大敵 世德 散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1199

美國頁巖油大敵當前 沙特或再度聯手委內瑞拉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302

頁巖油,沙特,OPEC,委內瑞拉,石油

開發頁巖油使美國產油量創歷史新高,相應增加了全球市場供應量,加大了油價下跌的壓力。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最大產油國沙特可能借本周石油部長訪問之機,暫時拋開競爭對手身份,尋求16年後與拉美產油大國委內瑞拉再次聯手,消除頁巖油崛起給OPEC造成的威脅。

沙特與拉美產油國的“恩怨情仇”可以追溯到1998年。當時沙特要竭力維持本國在國際市場的主導地位,可又希望團結OPEC成員,讓油價走出每桶10美元的低谷。對委內瑞拉這種有增產潛力的拉美OPEC成員,沙特此前心存隔膜,沒有真正視為“自己人”。不過形勢逼人,1998年底以後,沙特終於爭取到委內瑞拉和墨西哥的合作,促成了OPEC與非OPEC產油國恢複合理油價的協議。

今時不同往日,全球經濟低迷使石油需求減少,頁巖油技術革命又使美國這類非常規采油的產量突飛猛進,對石油市場的影響越來越大,也成為OPEC越來越大的威脅。美國能源情報署(EIA)上月公布,國內油田日產油增至897萬桶,產量刷新上世紀80年代以來最高記錄。國際能源署(IEA)又預計,受歐亞經濟增長普遍下滑影響,全球石油需求增長將創至少2009年以來最低記錄。

同在上月,國際石油市場跌入熊市,沙特罕見地沒有選擇減產,反而下調原油售價,打起了價格戰。有分析人士認為,沙特這麽做是與美國聯手打擊伊朗和俄羅斯的經濟。也有人認為,沙特是為了制止北美頁巖油產量增長。花旗駐倫敦的歐洲能源研究主管Seth Kleinman預計,在本月27日OPEC會議以前,沙特會設法團結OPEC的弱小成員,以求在與美國頁巖油生產商的競爭中贏得勝利。

彭博由知情者處獲悉,沙特石油部長Ali Al-Naimi本周已飛往委內瑞拉出席會議。法國興業銀行的市場研究主管Mike Wittner將Al-Naimi的訪問視為昨日重現。上世紀90年代,沙特同墨西哥和委內瑞拉爭奪美國市場導致油價下跌,沙特也主動接觸後兩國,爭取達成油價的共識。

花旗的主管Kleinman對當前的形勢說得更直白。他認為,頁巖油成為現在沙特的眼中釘,有它沒OPEC,有OPEC沒它。他預計,沙特可以遏制頁巖油生產,因為可以暫時壓低油價,以低價打消投資者為開采頁巖油融資的熱情。

沙特的忌憚不無道理。上月多家華爾街機構下調油價預期,以看多石油聞名業內的高盛也轉向,預計明年第二季度布倫特原油跌至每桶80美元,較當前水平再跌10%。高盛的報告稱美國的頁巖油創造了“石油新秩序”,預計其影響將超過OPEC。

本月3日,沙特國有油企Saudi Arabian Oil Co.將銷往美國墨西哥灣的每桶原油售價下調45美分,降至去年12月以來最低點。可同時,沙特另一大油企Aramco上調了出口歐亞兩大洲的原油價格。

美國投行MLV & Co.的分析師Chad Mabry認為:

“沙特企業調降對美國售價,對其他地區卻沒有降價。這種事實看來讓人相信,他們是沖著美國的頁巖油去的。那是他們市場份額最大的威脅。這是在提醒人們,即使左右石油市場的力量看似在倒向美國一方,只要決定行動,沙特也能在市場掀起真正的風浪。”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美國 頁巖 巖油 大敵 當前 沙特 再度 聯手 委內 瑞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8008

驚成咁? 張德江今訪港 如臨大敵警獅子山紮營戒備議員斥不公佈保安區違基本法

1 : GS(14)@2016-05-19 02:27:03

■多名警員昨晚在獅子山頂紮營過夜。黎家駒攝



【本報訊】負責港澳事務的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今日起訪港3日,警方定性為「反恐保安行動」,除灣仔會展一帶設保安區,大批水馬及鐵馬嚴陣以待及封鎖部份街道外,曾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懸掛「我要真普選」標語的獅子山亦被警方納入保安監察區,記者昨晚在該處見到多名警察在山上駐紮過夜,警方承認為防止張訪港期間有人再掛標語。有立法會議員直斥警方此舉是以反恐為名,壓制言論自由為實。記者:謝明明 姜偉康 黎家駒 馬志剛


昨《南華早報》網站刊出一幅相片,相中有2名警員在獅子山山頂紮營,其中1人手持電話向外拍照。報道引述行山人士指,昨目睹9名警員上山,並稱聽見有關警員指上山是防止張德江訪港期間「有麻煩」。報道引述消息人士指,有關警員隸屬野外巡邏隊,稱2014年有大型標語掛在獅子山頂,故警方要在張德江來港前做足防備。


■駐紮在獅子山頂的警員拒回應記者提問。

紮營位置兩年前現標語

《蘋果》記者昨晚在獅子山公園入口及山腰的「回歸亭」見到數名軍裝及便衣探員駐守,但他們無阻止記者上山。在獅子山頂、兩年前出現「我要真普選」標語的附近,則見到警方郊區巡邏隊4名隊員在該處駐紮,但他們拒回應記者提問。據了解,警方調派數十警員分佈在獅子山各處,而今次駐紮行動至本周五。據了解,內地公安當局除關注張今次訪港的人身安全外,另一關注重點是會否出現令張尷尬場面,消息指:「佢哋最關注係示威者會否用航拍機,或者車隊途經嘅高處地方掛抗議標語,令領導人尷尬,要警方嚴防呢啲情況出現。」至於張將出席的一帶一路高峯論壇,舉辦場地灣仔會議展覽中心一帶,警方已列作保安區,由會展舊翼一帶,以至中環廣場示威區及菲林明道等多處擺放數以百計水馬及鐵馬,水警輪及滅火輪亦在會展新翼對開海面巡邏。而張下榻的灣仔君悅酒店亦保安嚴密,幾乎每隔數十米就有保安駐守,門外設有X光機,相信是檢查出入人士手提行李。


■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獅子山曾掛有「我要真普選」標語;箭嘴所示為警方今次紮營位置。

反恐為名壓制言論自由

但至今警方仍不肯披露具體保安區範圍,警務處副處長黃志雄昨只說:「所謂保安區裏面係根據警方嘅風險評估,而作出一個相應措施配合,喺適當時間加強一啲措施嘅時候,希望市民可以配合。」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批評今次警方保安安排荒謬,拒公佈保安區範圍是違反《基本法》,以反恐為名,實際是壓制言論自由。特別是派警員駐紮獅子山,「獅子山唔係反恐,只係驚有旗幟飄揚,有啲口號係唔想領導人唔開心,諗埋啲古靈精怪名目壓制所有聲音」。他認為相關安排是特首梁振英指示,「梁振英想擦張德江鞋,擦到啲警察要防止獅子山掛banner,我覺得個banner已經掛咗喺市民嘅心中,就係『梁振英下台』!」


■警員於昨午已經在獅子山頂紮營。


大律師公會人權及憲制事務委員會主席黃文傑亦認為,警方應公佈保安區具體位置,並平衡市民表達意見自由,做法要合適、合理和合比例。他指出,2011年時任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所到之處列為核心保安區,警方更起訴一名進入保安區的女子阻差辦公。該宗阻差辦公案,被告女子最初被判罪成,但上訴至高等法院脫罪,法官陳慶偉質疑警方並無提出證據,解釋部署是合理、合比例。黃稱當年大律師公會已質疑,翻查本港法律都沒有核心保安區的法理依據,他認為警方今次有責任公佈保安區由哪裏劃至哪裏。





警方表示因應過往經驗,可能有市民會在特別日子,在獅子山頂掛直幡表達訴求,吸引大批人圍觀採訪,是次行動是為保障公眾安全。另據悉,張德江或會在周四離港前參觀將軍澳及秀茂坪未入伙的公共屋邨安達邨,屆時將軍澳隧道會短暫封閉,以便張的車隊經過。有地區人士批評此舉會令交通嚴重擠塞,極度擾民。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517/19615378
驚成 成咁 張德江 張德 今訪 訪港 如臨 大敵 獅子山 獅子 紮營 戒備 議員 斥不 公佈 保安 區違 基本法 基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294

俄成為IS大敵 聖戰士恐回流

1 : GS(14)@2017-04-05 23:56:36

俄羅斯前年介入敍利亞內戰,又與什葉派龍頭伊朗共同進退,俄羅斯逐漸取締美國成為「伊斯蘭國」(IS)、阿蓋德等恐怖組織,以至其他遜尼派武裝組織的頭號大敵。俄羅斯近年積極介入中東亂局,自2015年底派兵空襲敍利亞反對派和IS,助巴沙爾政權奪回失土和鞏固勢力;近期又在埃及部署軍力意圖染指利比亞。IS估計有2,400名聖戰士來自俄羅斯,倘若IS在敍利亞覆滅,他們或將回流祖國,對莫斯科構成威脅。


介入中東亂局樹敵眾多


連串軍事行動令俄羅斯樹敵眾多,其中IS在俄派兵敍利亞後一個月,發佈片段警告俄總統普京介入敍利亞、與伊朗結盟,顯示莫斯科支持什葉派的狼子野心。片段公開前,一架俄客機被炸毀墜落埃及西奈半島,機上224人全部罹難,IS分支認責。除了介入中東亂局,俄軍亦致力打壓本國高加索地區遜尼派武裝分子。那些組織由起初的民族分離主義,逐漸蛻變成伊斯蘭主義,例如IS在車臣和達吉斯坦建立的新勢力,以及與阿蓋德有聯繫、活躍於俄西南部的「高加索酋長國」。但在莫斯科大力打壓下,當地武裝為招募成員和搶奪資源分散勢力,而且部份遜尼派武裝分子被逐出境,令武裝組織的力量已今非昔比。無論如何,本土遭受恐襲對俄羅斯總統普京來說肯定是噩夢,明年俄羅斯就要舉行世界盃足球決賽周;2014年索契冬奧舉行前,普京曾大舉剿殺武裝分子。
POLITICO網站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405/19980390
成為 IS 大敵 戰士 回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9241

財經評論:電子支付的大敵

1 : GS(14)@2018-01-15 03:10:29

電子支付、無現金社會、電子錢包、手機支付等等,大家相信都不會陌生。過去一年不少聲音都指香港電子支付上遠落後中國,有講法是港人不接受新事物,亦有指是長時間對八達通的依賴,但香港電子支付真的落後嗎?答案恐怕不是。拆解當中因由,或可以先從數據入手。據金管局數據,2017年第三季本港信用卡按年增1.4%,至1678.1萬張,以395.8萬的勞動人口計算,每人平均持有4.24張卡;如果以全港人口739萬人計,每人亦持有2.27張卡。反觀中國人行最新2017年第二季的信用卡數字,全國信用和借貸合一卡發卡量只有5.2億張,以全國13.83億人口計,人均持卡只有0.32張,遠遠低於香港。早前與內地長大的財經公關談及內地消費,他指出最大問題就是沒有信用卡,銀行發卡審查遠較香港難,要網上購物只可以靠支付寶這一電子錢包,直至近年才出現一些分期購物平台,但分期的年利率高得驚人,至少15%以上。這樣的環境下造就了支付寶、微信支付的發展。但在香港,信用卡購物一直是正常不過的事。金管局去年透露,電子支付的交易額佔私人消費開支六成以上,50%來自信用卡,八達通佔5%,另5%才由借記卡(主要是易辦事)及其他電子支付渠道例如支付寶HK等瓜分。內地所謂的電子支付只是在沒有信用卡的環境下衍生出的「電子錢包」,如果單以電子支付計,套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前局長陳家強日前一句,「用電話畀錢,係咪真係方便好多呢?我張卡仲方便啦」,現今不少信用卡均可一拍即付,毋須簽名。內地電子支付是在沒有天敵「信用卡」的環境下發展,但「出海」來到香港後,電子支付之一的信用卡就成了其最大的敵人,所以無論是騰訊(700)或阿里,到港都要和信用卡合作。記者:梁偉聰



來源: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 ... e/20180111/20271313
財經 評論 電子 支付 大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674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