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业内人士揭密大宗交易获利线路图


From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stockaritcle/20090511/08456207399.shtml


  “他们资金一般都是几亿几十亿,事先商量好以当天平收盘价的9折多一点成交,第二天趁拉高卖出,虽然只赚两三个百分点,但绝对利润额是非常惊人。”昨日,上海一家投资公司老总陈刚(化名)来南京,在饭桌上向记者透露近期一些民间机构通过大宗交易牟取暴利的秘密手法。

  今年,随着股市行情回暖,沪深两市大宗交易变得十分活跃。以深市为例,2008年全年大宗交易市场A股共成交450笔,而今年以来不到5个月的 时间,深市大宗交易A股已成交311笔,是去年全年的69%,平均每个交易日成交 3.8笔。今年前4个月,深市大宗A股交易成交数量分别为27、88、102和86笔。沪市今年以来大宗交易成交也已达到459笔,平均每个交易日成交 5.58笔。

  “大宗交易之所以这么密集,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一些大小非减持,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做个过桥交易,躲开监管层关于每月通过集合竞价减持不超过 1%的红线。另一个原因是,现在有很多机构都在做大宗交易的生意,先与大小非商量,以9折左右的价格接盘,然后第二天拉个高开,借机出货。”陈刚说,做大 宗交易的资金大多屯集在上海、深圳和北京,其中技术含量并不高,只要找到交易上家,把价格谈妥就行。关键是要有资金规模,现在做这行的,一般资金都在几亿 元,最近他接触到的一个机构资金高达50亿元。

  记者查看了一下近期的大宗交易,果然其间有很大的利润空间。例如,5月6日,瑞贝卡(10.62,-0.71,-6.27%)成 交的一笔大宗交易,成交量为1000万股,成交金额为1.06亿元,成交价格为10.66元,是该股当天收盘价的9.35折;大宗交易的次日,瑞贝卡以 11.43元的价格高开,然后走高至11.74元,之后便一路下行。如果前一日大宗交易的买家在开盘后半个小时内出货,成交价格约在11.5元附近,其盈 利达850万元,扣除30万元左右的手续费和印花税,净利润超过800万元。还有5月5日ST中福(5.03,0.00,0.00%)的大宗交易,成交价格为4.53元,是当日收盘价9折,5月6日ST中福开盘即走高,收盘时上涨3.19%,这笔大宗交易买家收益达14%左右。     记者  于世卿
業內 人士 揭密 大宗 交易 獲利 線路圖 線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827

股東會花絮》養生鍋堪稱極品 五十元禮券成大宗 股東會紀念品發放家數、價值悄悄縮水

2012-6-25  TWM




股東會旺季即將邁入尾聲,今年最夯的股東會紀念品是什麼?公司大老闆又如何透過股東會,對自家小股東信心喊話?︽今周刊︾幫你網羅今年股東會的花絮。

撰文‧葉揚甲

「套句分析師最常用的話,今年領取股東會紀念品的情形還真是旺季不旺。」某股務代理機構內部人員私下表示,除經濟走下坡外,導致今年不若以往熱絡的最大因素,業者一致認為,還是深受證所稅影響。

零股換贈品 省錢抗通膨然而,日子再苦,還是得過。只是須先釐清,賺取資本利得與領取股東會贈品根本是兩回事,別攪和在一塊。「進場目的不同,操作方法自然會有所區別。」今年一口氣用零股敲進八百多檔股票的偉士牌(網路部落客)試圖解釋著。

在金融業擔任內勤的平凡上班族偉士牌,前幾年偶然在台北市華陰街某代發股東會贈品處,竟然發現有超過八成公司的贈品領取資格並無特殊限制;換句話說,就算只有一股,也能拿到贈品,非常物超所值。

例如,偉士牌認為今年最划算之一的紀念品||大同吹風機,就是他以一股不到十元(大同股價今年多數時間位於十元之下)的投入成本換得,類似的好康還真的不少。因此與其擔心通膨,不如讓錢做更有效的運用。「時機歹歹,尤其需要這類省錢小撇步。」偉士牌分享他的心得。

今年股東會贈送紀念品的公司達四六六家,與去年四九二家相比,在數量上略遜一籌;若再看得仔細點,還會發現贈品價值其實都悄悄地「縮水」。今年有董監改選,並傳出經營權之爭的中石化,贈送市價五百元左右的養生鍋,就堪稱今年眾多紀念品中的「極品」。

對於這種恰逢董監改選年,有兩派爭奪經營權的公司,偉士牌認為,拿到好贈品的機率很高。令他印象深刻的例子是二○一○年時的黑松,不同陣營加開臨時股東會 都有送紀念品,等於那年小股東就從黑松領取兩次紀念品,「兩派人馬相爭,股東或可坐收漁翁之利。」但要注意是否須逾千股才具資格。

這次四百多家公司的紀念品中,有超過八十家公司發放超商禮券。有趣的是,贈送禮券金額一百元的公司,竟同時包含股價逾二五○元的聯發科及股價不到三元的天 瀚;兩檔股票價格天差地別、紀念品卻等值,讓IC設計龍頭「發哥」的股東頗感無奈,所幸,還有每股現金股利九元可以期待。

此外,有更多公司僅發放全家禮券五十元,連買一杯全家五十五元「特大熱拿(鐵)」都還要補差額,「只能說禮券雖稱實用,但真的滿失望的。」若是請紀念品代 領達人換的話更慘,因為代領費用一般行情為三十元,扣完實領二十元,連一杯便利商店的「小熱美(式)」咖啡都買不到。

根據股務代理業者透露,其實不僅證所稅牽涉到人頭戶問題,股東會紀念品也存在灰色地帶。傳聞就有獨自一人使用兩百多個人頭戶,如此一來,即便只是領取五十元禮券,最後可多達一萬元;就算是實體贈品,轉賣同樣是一筆很補的零用金。

經營者信心喊話待檢驗

另外,像米、麵條,或偉詮電別出心裁的雲林莿桐蒜頭,牙膏、洗碗精或香皂組等,這類民生必需品不無小補;而生技類公司像葡萄王、合一及中天都送上自家產品,給股東身體進補。

比較有意思的聯電,繼去年送出兔子造形的毛毯後,今年亦發放拉拉熊側背包延續可愛路線,股東詢問度頗高。至於同集團的公司傾向於發放一樣的紀念品,譬如潤泰集團皆是短襯衫,東元集團則是摩斯漢堡兌換券。

事實上,公司發放贈品的原意,是藉以提高股東出席股東會的意願,換成股東的角度而言,若排除為紀念品而買零股目的,股東最在意的事情,終究是表彰公司競爭 力的股價表現,絕非紀念品三、五十元的差別。因此,一年一度小股東能直接與大老闆面對面的股東會,絕對是檢視公司經營階層最好的機會。

明基友達集團董事長李焜耀在今年友達股東會,因大幅虧損而對股東直言「不好意思」,他隨後表示面板當前是好買點;而甘願穿拖鞋涉水趕赴股東會場的宏達電董 事長王雪紅,雖然三十五分鐘即結束議程,但她在宏達電十五周年慶時,允諾以個人身分加碼公司股票,且會是「令大家驚訝的數字」。此舉意義與用公司現金買回 庫藏股截然不同。

大同集團董事長林蔚山則在股東會時,矢言公司股價要在年底前或明年初站回十元票面價值,但依目前六.三三元計算,大同股價還必須漲六成。

董事長當然可以在股東會上信心喊話,但假使目標在可見的未來無法達成,不管面板買點是否浮現?王雪紅是否加碼?大同是否會在半年內漲六成?甚或其他經營者的允諾,其實都是小股東後續追蹤的重點。

一家不懂檢討失敗,又總是拋出達不到目標的公司,對投資人來說,最後大概真的只剩下領取紀念品的價值吧!

股東會 股東 花絮 養生 堪稱 極品 十元 禮券 大宗 紀念 發放 家數 價值 悄悄 縮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676

圖解大宗商品拋售潮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5190

BI:今年以來市場的最大主題之一就是大宗商品的拋售潮。

當然,黃金首當其中,但如銅這樣的工業金屬的日子也不好過。
 
儘管此前的商品下跌通常與風險資產的下跌緊密相關,但這次有個主題格外明顯:大宗商品的「超級週期」結束了。
 
事實上,在美股維持在歷史新高、資金不斷流入推高股市的時候,另一頭的大宗商品基金卻面臨大規模的資金流出。
 
以下是來自Jefferies的圖表,它告訴我們:
 
大宗商品基金持續面臨資金大幅淨流出。最新的資金淨流出量達到21億美元。最近連續15周資金淨流出合計達到230億美元。本年度至今資金淨流出量合計達240億美元。商品基金在2012年全年的資金淨流入量為170億美元。事實上,2012年是連續第四年資金淨流入,而2012年的資金流入總量也達到近4年新高。
 
圖解 大宗 商品 拋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056

高盛:圖解大宗商品基本面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0554

以下是高盛精選的6張圖來解釋全球大宗商品的關鍵基本面,這其中包括:主要大宗商品的儲量、來源、成本、價格、使用等方面。

1. 主要商品的蘊藏可用量與年均增長量

2. 主要商品的用途結構

3. 主要商品的生產國結構

4. 主要商品的消費國結構

5. 主要商品的價格趨勢

6. 高盛的主要商品在2013年和2014年的價格變化預測

高盛 圖解 大宗 商品 基本面 基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7700

大宗商品「超級週期」已經結束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0652

投資者們正在遭受越來越嚴重的損失,因長達10年的大宗商品價格漲勢走向終結,而這主要因為新興經濟體增長放緩,原油和金屬的供給增加,且曾經推高原材料價格的央行刺激政策逐步結束。

全球金融市場曾一度認為,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長強勁,且許多原材料相對稀缺,這將使商品價格持續走高。而此次黃金、銅和鋁等一系列大宗商品價格的反轉,使得這種一度流行的觀點受挫。

據巴克萊數據,自2004年以來,機構和個人投資者已經向追蹤廣泛商品指數的指數基金和ETF投入逾4400億美元。而晨星(Morningstar)數據也顯示,在同一時期內,股市基金僅淨流入250億美元。

道瓊斯-瑞銀商品指數顯示,在1998-2008年期間,整體商品價格幾乎翻了一倍,而原油、黃金等價格更是達到原來的7倍,這也引發了分析師們關於「超級週期」的討論。

但自2008年以來,多數商品價格卻未能重返此前峰值,且自2011年中期以來開始走低。今年這一趨勢已經惡化,這引發了投資者和分析師們關於超級週期結束的討論。道瓊斯-瑞銀商品指數在上半年下跌了10.5%,而對於中國經濟增長最為敏感的銅、鋁和鎳等工業金屬價格跌幅高達20%。

鮑爾森等主要投資者已經承認因做多黃金而巨虧,且今年力拓、英美資源等也因需求減少和價格下跌進行了項目減記。

投資者們已經開始撤退了。巴克萊在週五公佈的報告中指出,商品投資管理下的資產已從去年的高點下跌21%,目前為3490億美元,這是近三年來最低的水平。今年以來,中國增長放緩和美國經濟逐步復甦進一步打擊了投資者對商品的熱情。

道瓊斯-瑞銀商品指數顯示,商品領域面臨連續第三年下跌,且商品基金可能出現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資金淨流出。

PIMCO的Nic Johnson說:「我認為超級週期已死。」

除中國經濟放緩外,其他因素也令超級週期承壓,包括美聯儲暗示超低利率結束,信貸成本上升,以及股市回報變得更有吸引力。

中國二季度GDP增速已從一季度的7.7%放緩至7.5%,且遠低於過去30年來10%的平均水平。

多年以來,中國一直奉行著以投資驅動的經濟增長模式,在道路、房屋和電網建設等方面消耗了大量原材料,這也使得中國成為這輪商品超級週期的推動力之一。但目前中國出現了房產市場過度投資的擔憂,金融領域也出現了緊張跡象,領導人也希望向著消費驅動的增長模式轉變。

中國經濟增長放緩,意味著商品需求減少,且其貿易夥伴的經濟增長也將受限。結果就是世界供需等式的轉變,以及「一個時代的終結」。花旗集團4月份曾指出,預計2013年將是「商品市場超級週期喪鐘敲響之年」。

WSJ援引陝西隆裕經貿公司總經理Zhang Heng說,他已經削減了銅和鉛的進口量,因一些客戶已經關閉了工廠,現存的客戶也採取了隨用隨買的政策。

包括前對沖基金經理Stanley Druckenmiller在內的一些人已經警告稱,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等商品出口國在中國需求減少面前表現脆弱。本月澳元兌美元跌至三年低點。

其他因素也對商品超級週期造成影響。譬如,美國頁岩氣革命的到來,就增加了原油和精煉油產品的供應。在許多商品市場,產能大增以及由此導致的生產過剩通常會使價格走低。

而商品市場曾經的主要玩家之一 —— 銀行,也因形勢惡化和監管加強而減少了參與。美聯儲週五說,目前正在對允許銀行業參與實物商品市場的政策進行審查。

黃金期貨價格已自去年10月份的高點下跌近30%,這打擊了投資者信心。同時,股市走高為投資者提供了更有吸引力的回報率。

不過,儘管商品價格大跌,但一些經理人並沒有削減他們在商品上的分配。他們認為,長期來看,中國和全球經濟將繼續增長,且將消費更多的資源。

宏觀對沖基金Armored Wolf的執行主管John Brynjolfsson說,他並沒有因為中國經濟增速放緩而調整倉位分配和策略,整體而言,人們正在變得越來越富裕,這最終將是商品市場的好消息。

大宗 商品 超級 週期 已經 結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8190

路透:投行的大宗商品業務是個謎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1861

最近關於投行操控大宗商品價格的報導已經被吵得沸沸揚揚,美國國會也因此召開了聽證會,聽證會上參議員狠批了投行的現貨商品交易活動。美聯儲在未來幾個月甚至可能會重新評估容許金融企業交易大宗商品現貨的決定。但真正的問題可能是,究竟有多少人真正瞭解投行的大宗商品交易活動呢?據路透報導,可能負責監管銀行的美聯儲官員,都無法真正掌握銀行的交易活動。

銀行外部根本沒有人知道它們的大宗商品交易部門究竟有多大,也不知道它們的交易有多大,或賺了多少錢。

Finn表示:「我們希望它們披露更多信息。」

Finn不大可能得償所願。雖然美國大型銀行被要求披露它們一些面對消費者的交易活動,比如說抵押貸款,但大宗商品業務並沒有類似的要求。

向證券監管者和銀行監管機構披露的大宗商品「營業收入」數據可以存在巨大的差異——而且兩個數據可能都不能準確反映它們的業務規模。

大部分銀行會公佈一些數據,但最大銀行之一——摩根士丹利,在過去超過十年的時間裡,並沒有公佈過任何大宗商品營業收入的數據,而只是提供一個按年變動的百分比。沒有提供成本,薪酬和獎金數字,這使得根本無法揣測相對的盈利能力。

專門研究投行收入的英國顧問公司Coalition首席分析師George Kuznetsov表示:「我認為,沒有任何銀行正在恰當地公佈大宗商品營業收入。」

這個問題正變得越來越要緊,因為政府正迫使銀行業披露更多的風險信息——它們持有金屬倉庫,租用油輪承擔的風險,同時也因為一些銀行正尋求出售它們的現貨商品持倉。上週,摩根大通就表示其正在出售現貨商品業務。

在上週的聽證會上,參議員Sherrod Brown表示:「它們的現貨商品活動並沒有全面或可被理解的披露...它們經常被埋沒在神秘的監管備案文件中。」

投行業務的交易披露問題其實不僅存在在大宗商品部門,投行的其它交易活動也一直缺乏透明度:

交易業務缺乏透明度長期一直是其它交易部門的一個令人困擾的問題,比如說外匯和股票交易部門。但現在,只是關於是否應該容許銀行繼續如此積極地在基礎金屬市場進行交易活動的爭論,才把問題重新聚焦在這個領域了。

總之,這是很大一筆錢:根據Coaliton的數據,去年,全球頂尖的十家銀行在交易大宗商品中一共賺取了約60億美元,比2011年下跌了24%。

銀行表示,他們提供給監管者和投資者所有他們被要求披露的信息。

摩根士丹利的發言人曾表示:「我們披露的信息是符合所有相關的披露要求的,也提供給投資者所有重要的信息。」他表示,銀行提供了橫跨三大核心業務的主要盈利驅動來源的數據,但沒有把盈利分拆到單個「產品」上,比如說大宗商品。

批評者表示,披露的信息仍有巨大的改進空間。

花了6年時間起訴摩根士丹利操控電力市場的能源經濟學家Robert McCullough表示:「它們真的沒有告訴我們太多的信息。...如果你希望估算它們2001年的電力頭寸,6年的起訴時間也不足以得知。」

美聯儲負債監管銀行業的金融系統風險,它們有權力視察銀行在職員工,和要求銀行提交大宗商品交易活動的數據。美聯儲還會僱用駐入銀行的在職員工,專門監管大宗商品的交易活動。

但根據一些錢檢查員表示,這並不足夠。

前美聯儲銀行檢查員Mark Williams表示:「在監管者和所監管的銀行之間,存在一條複雜的鴻溝。」他還表示:「大宗商品領域正是最複雜交易發生的地方。」

投行向不同監管機構和投資者披露的交易數據存在巨大的差異,但可能都是不準確的:

比如,高盛2012年向美聯儲僅披露了1億美元「大宗商品與其他」交易收入,而在提交給SEC的文件中卻表示,交易大宗商品帶來的收入是5.75億美元。實際上,行業消息人士認同的高盛該年度大宗商品收入是接近12.5億美元。

摩根大通和花旗則向美聯儲和SEC披露近似的數據。但不同於高盛,它們都在提交SEC的文件中警告投資者稱,數據並未全面披露該行的表現,因為扣除了利息收入,而這是交易收入「不可或缺的」部分。

摩根大通和花旗的發言人均拒絕置評。

因為披露的數據中具有巨大的不確定性,嘗試區分銀行的紙面商品投機和現貨交易幾乎是不可能的,而監管者現在針對的是正是銀行的現貨交易。德意志銀行分析師在上週一份報告中估計,摩根大通的現貨賬戶在其整體大宗商品交易業務中佔到的比重介於1/3到2/3之間。

路透 投行 行的 大宗 商品 業務 是個 個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0776

摩根大通購買瑞銀場外大宗商品衍生品資產組合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2157

正當摩根大通準備剝離其自有的現貨大宗商品業務部門時,該投行買入瑞銀場外交易(OTC)衍生品大宗商品資產組合來增強其大宗商品交易部門。

據彭博獲得的瑞銀郵件聲明顯示,這筆交易包括交易所的對沖倉位,但不包括貴金屬和指數型產品。摩根將承擔這筆交易市場風險。瑞銀聲明稱兩家銀行「將在未來幾個月內將協作,讓個人投資者的合約轉向摩根大通」。摩根大通則沒有對這筆交易發表評論。

瑞銀和摩根大通均沒有透露這筆交易的金額。

受到監管加強和原材料業務利潤下降的衝擊,華爾街目前正大舉收縮大宗商品部門規模。Coalition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球10家最大投行的大宗商品業務部門收入下降了25%。

摩根大通上個月表示正考慮退出實物大宗商品交易業務,而就在2010年小摩以17億美元現金外加承擔33億美元的代價,買下了RBS旗下的大宗商品交易資產RBS Sempra。

彭博援引消息人士報導稱瑞銀去年決定關閉其石油,基礎金屬和農產品交易部門,而將保留指數投資產品及貴金屬交易部門。

摩根 大通 購買 瑞銀 場外 大宗 商品 生品 資產 組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2841

【付鵬專欄】十年大宗背後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二)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2150

在英國出生的Blythe Masters是華爾街最具影響力的女性,並且被廣泛認為是摩根大通黑手這一精英團隊的一員,締造了當下橫掃華爾街的危機核心的複雜的信用衍生產品。很多早年致力於信用衍生產品市場的高水平的數學家和學者已經轉型從事對沖基金或者是去其他投資銀行做起了高管。但是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是從摩根大通起家。Blythe Masters自然並不會錯過這樣的好機會,隨著花旗集團在大宗商品領域中的『被折戟』,摩根大通開始締造了自己大宗商品的帝國。

利用金融危機收購成型的團隊:2010年由於歐洲問題給RBS帶來的沉重壓力,摩根大通趁著部分國有化的蘇格蘭皇家銀行出售資產以償還歐盟監管部門之機,以17億美元收購RBS和Sempra Energy 的合資公司RBS Sempra的非美國大宗商品交易資產。而2010年11月份正當中國四大行之一的中國銀行打算在倫敦組建商品交易公司,並正在謀求在LME中的「二類」"Category 2" 席位打算收購面臨破產的曼氏金融MF旗下金屬團隊的時候,就曾有圈內人懷疑有人臨時『截胡』接盤了MF在倫敦整個團隊,特別是那些場內交易員。最後終於真相大白,就是摩根大通全盤接手了MF在倫敦的全部商品團隊,順道把MF的席位還有持有的LME股權全部收入囊中。

從控制交易所:摩根大通斥資2,500萬英鎊收購了全球曼氏金融所持LME 4.7%的股權。該行此前已持有LME 6.2%的股權。收購交易完成後,摩根大通在LME的股權將增至10.9%,這將使其成為LME的最大股東。此前的最大股東高盛集團將在上述交易完成後退居第二,其持股比例為9.5%。

到控制倉儲:大宗原材料過剩需要存放而提供金屬儲存就成了這些涉足與現貨領域的銀行家們的生財工具. 對銀行而言,只要有人存放這些金屬,就能賺取數以千萬美元計的租賃營收,而控制這些倉庫利用LME倉儲出入庫規則的漏洞把原材料深藏起來,不單單可以賺取延遲出庫帶來的租賃收入,持有人從質押融資中獲利,還可以通過倉單的註銷來隨時掌握市場升貼水情況,進一步在衍生品領域賺取更高的溢價。

對於那些既擁有自己的倉庫又能在初級實貨市場上進行交易的幸運兒們而言,這印證了"有錢人將變得更有錢"那句老話.於是也就解釋了為什麼有那麼多的市場人士希望獲得一些存貨,以此來支持操作.

於是乎高盛、摩根大通和大宗商品交易商嘉能可及托克公司都在爭相收購倉庫運營商,所有這些運營商都有資格儲存在倫敦金屬交易所LME交易的金屬。這種積極的收購活動使這四家公司倉庫中儲存的金屬已經相當於LME全部金屬(包括鋁、銅和鋅)庫存的大約三分之二。在新奧爾良,高盛、摩根大通、嘉能可和托克公司旗下倉庫擁有的鋅庫存總量佔LME鋅庫存總量的60%。

目前在全球共有719個認證倉庫,其中摩根大通旗下的亨利•巴斯集團(Henry Bath Group)控制了77個,高盛旗下的MITS控制了112個。在底特律,高盛旗下的倉庫運營商Metro掌控著此地的LME倉儲運作。它允許自己的倉單自由裝運.鑑於大多數的剩餘LME庫存都深鎖在內部,任何想要通過該系統交割鋁的交易者就要從底特律拿貨。而摩根大通則在收購RBS桑普拉過程中連帶其旗下的商品倉儲商Henry Bath & So的實際控制權一併拿下,而桑普拉卻是LME最為緊密合作的倉儲運行商,旗下的Henry Bath & So在新奧爾良擁有不少供LME的註冊倉庫。而當年國儲銅的圈內交易席位用的就應該是桑普拉的交易席位下的空單。

控制實物現貨:多年來,摩根大通沿著銅業上中下游產業鏈精心佈局,而控制實物現貨將完成最後一步。2010年11月23日摩根大通自營交易部門購買的與代表客戶買入價值超過15億美元的期銅,12月21日倫敦金屬交易所(LME)發佈報告,稱有一個交易席位在LME的銅持倉量佔到了總量的80%-90%,相當於世界所有交易所註冊的銅庫存總量的一半;隨後摩根大通更是加快了控制現貨的步伐,採取金融化現貨ETF的方式最終佔領實物『高地』,雖然美國參議院調查委員會不讚同摩根大通設立銅ETF,給出的原因倒是一針見血指出『投機者擠壓市場價格』,但怎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最終還是批准摩根大通醞釀了兩年的現貨銅交易型基金。而摩根大通成立的現貨銅ETF基金持有近7萬噸現貨。

至此為止,摩根大通終於打通了衍生品市場和現貨市場的任督二脈,於是開始大幅度提高在商品衍生品市場的風險偏好,這位LME市場上的新霸主2011年第四季的商品交易組合的每日VaR指標升到2千萬美元,比Q3增長43%,成為美國主要銀行中大幅上調商品風險倉位的唯一一家,而高盛的商品Daily VaR由25M略增到26M,只是略微調高曝險倉位,大摩的商品Daily VaR則從32M下降到28M,至此三足鼎立的格局完成了。

付鵬 專欄 十年 大宗 背後 那些 為人 知的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2842

【付鵬專欄】十年大宗背後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四)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2453
  從2011年底摩根大通和中國銀行搶奪曼氏金融的背後的激烈程度,其實能夠感覺到大鱷魚對於中國人『反抗』堅決狙擊的態度,大有一副誰敢動我的蛋糕我和誰拚命之勢。但誰知沒過多久竟然忽然峰迴路轉,港交所竟然毫無阻力和懸念的順利拿下LME股權這塊高地,我相信這背後一方面中國政府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倫敦人民幣離岸中心建設),同時LME股東(由歐美圈子會員的定價壟斷性質保護了以上機構的商業利潤,從LME股東名單我們看到摩根、高盛分別為單一最大股東,兩者分別佔股份10.9%和9.5%,兩者既是裁判員又是運動員)之所以能夠通過賣出股份的背後,除了價格比較吸引人以外,或許很關鍵的一點就是這些把持著LME的大鱷魚們已經嗅到了未來風格變換的味道,於其到時候低價沒人要,不如趁熱打鐵高價退出。如果真的是這樣的假設的話,中國港交所收購LME的經濟金融安全戰略的效果恐怕是要大打折扣的,而事實上從現在摩根大通高盛等主動退出大宗領域的行動來看,八成假設是有可能的。

    而這個未來風格變換的味道,恐怕就是來自於美聯儲(FED)就他們保留擁有及經營倉庫、油庫及管道等實體大宗商品資產的權利或許要面臨著失去的風險。

    而港交所對於LME未來出入庫制度的修改,看似好像對中國買家將提供更多的便利,也可以讓我們不再被人『盤剝』但是如果制度修改後,等這些大鱷徹底退出倉儲和物流的那一刻,中國無數企業和銀行利用大宗商品倉儲物流作為載體運轉的套利和融資渠道或許將會受到巨大的衝擊和影響,實話說如果沒有了這塊緩衝之地,中國的大宗商品過去幾年又有多少是用於真實的消費的呢?大量的儲備庫存一旦失去了制度性的支撐,未來的風險一時半會恐怕是很難轉嫁的。  

    美聯儲對這些銀行機構在大宗商品中產生的制度性的支撐作用正在抽回,而如果未來美聯儲一旦在宏觀上的支撐作用也開始真正的抽回的時候,對於大宗儲備庫存的衝擊將會是巨大的,或許大宗商品從過去10年的『興盛』已經開始走向了『衰亡』。

    而隨著未來中國利率市場的進一步放開,意味著原有支持大宗現貨壟斷領域的『商品載體』功能將消失,長期和短期貿易信用證融資,以及出口信貸均將受到影響,這對於大宗的現貨來說,意味著遊戲已經接近宣告結束。而這或許也是摩根大通在最近一次內部評估上針對大宗商品領域正在計劃一個非常、非常大的削減活動決議的原因之一。

    而就在這些西方大鱷魚們快速退出傳統領域的過程中,我們中國的銀行還有金融機構卻秉承著監管層甚至是來自更高層的意願,加快我們的海外『擴張的步伐』而且要比過去的10年都看起來順利很多。

  也就在幾天前,深圳上市的廣發證券的子公司-廣發期貨香港公司以略低於4000萬美元現金的價格,收購了Natixis大宗商品部。這筆收購被冠以了中國企業進軍海外衍生品市場的新步伐,我想對於廣發的領導們的考慮肯定是順應監管層的大思路,人民幣國際化,衍生產品國際化,資本項目下逐步的開放,期貨行業的海外業務嘗試性的放開等等理由,但是這麼容易拿下Natixis大宗商品部,如果人家不想主動的退的話,有這麼容易麼?對於Natixis恐怕熟悉LME會員制度的都明白,這家法國儲蓄銀行與國民銀行合併後的新銀行Natixis旗下掌握著著名的Natixis Commodity Markets Limited公司,這家公司可是LME圈內會員大佬之一哦。Natixis大宗商品部門裡頭著名的Brown先生忽悠的演說詞如此的簡單和直接,「中國商品市場非常活躍,因此對於中國金融機構有意在商品交易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我一點也不感到意外,搞不好中國業者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找到大量待售的實貨大宗商品事業。」 我倒!你真是有先知先覺的能力啊,看來未來中國還是要高位接不少你們這些大鱷魚們不想要的東西咯,這種感覺就像是當年那幾家(在此處不點名)鱷魚們聯手起來忽悠我們的國儲一樣,銅價偏高了銅價見頂了,快拋啊,而現在聽到的卻是中國需要基本金屬,中國佔全球經濟的主要份額,需要定價權,這邊忽悠著中國的金融機構和領導們,那邊大手筆的甩賣,同時拚命的發報告告訴所有的投資人大宗大勢已去,我勒個去了!

  LME被港交所收購後,似乎一切都在變得對中國越來越有利,以前費盡心思得不到的,一下子似乎都變得順利很多,而最近頗為得意的還有之前在MF Global(香港稱作「明富環球」,又譯作「全球曼氏金融」)這件事情上被摩根大通『截胡』而鬱鬱不得志的中國銀行(BoC),從2010年開始在倫敦籌劃大宗商品部門,耗時將近3年旗下BOCI Global Commodities (U.K.) Ltd.終於被『批准』為二類會員,中銀國際朝著成為第一家拿到幾乎所有國際上有影響力的交易所清算席位的中資金融機構又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當然這一步邁出的成本是否真的合適,從前面我們一些基本的邏輯來看,似乎又會出現一種中國人逢高接捧的感覺,當你想買不賣給你,形成壟斷拉高價格,買家的成本提高,高位高價接棒,當你真的買到手的時候,到底是贏還是虧,恐怕也只有自己心裡知道了。

  不過中國的這些金融機構背後或許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政府的意識形態支持在裡面,從我們的上層建築到直屬的監管機構,這幾年一直掛在嘴邊的就是『定價權』,可惜這個定價權在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時期一直被海外這幫『龜孫子』們把持著,現在好了,這幾年定價權到手越來越容易了,中國經濟也開始軟著陸主動放緩了,背後的那些事情,或多或少還是多仔細仔細考慮考慮為上,我曾經和高層的一位領導談起此事,該領導不屑的認為,對於基本金屬的需求,再怎麼放緩也是世界經濟發展的必需品,我們之所以能夠這幾年突發猛進的發展,主要是因為我們的綜合國力增強了。世界的肌肉和世界的血液也是隨著文明和生產力的進步在在逐步的動態的變化的,看看這幾年人家美國的產業支柱發生了質的變化,中國也在變,看來以後這樣的定價權只能是去搞搞東南亞,印度和非洲這些小兄弟了。

 

付鵬 專欄 十年 大宗 背後 那些 為人 知的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200

【付鵬專欄】十年大宗背後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六)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3719

本專欄作者為銀河期貨首席宏觀顧問:

我天朝為了實現人民幣的國際化之路,為了打開金融天朝的大門,人民幣定價權的宏觀戰略要求我們秉承走出去和引進來的態度。引進來不用多說,我們逐步的放開金融管制,批准大量的海外金融機構進入到中國來;而人民幣國際化的關鍵是人民幣如何走出去的問題,而這其中正如『中國銀行』行長李禮輝先生指出的那樣:『人民幣國際化中走出去的關鍵是需要中國的銀行同樣走出去。未來人民幣境外市場的發展,更需要我國的銀行業建立一個國際化的體系配套。』

無論是當前我們現在正在推進的跨境貿易的人民幣結算,還是市場需求不斷擴大的人民幣跨境投資,人民幣跨境融資,我國商業銀行都正在幫助國家發揮著主要的渠道作用,目前我國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量達到1971億元,其中大家一定要記住『中國銀行』立下了汗馬功勞,佔了最大的比重。

為啥要重點講『中國銀行』呢?因為你只有明白中國銀行的主要任務是啥之後,你才能把中國銀行-人民幣國際化-中國銀行海外收購-中國銀行爭奪LME會員-中國銀行和港交所戰略合作-LME未來大宗人民幣化這背後隱藏的重要戰略路徑。

先來廢話一段普及一下中國銀行的歷史。

    當年國民黨統治的民國時期的中國銀行曾改組為國際匯兌銀行,業務發展方針便修訂為立足於國際金融市場,主要的責任和義務是使國家逐步擺脫外國銀行的剝削和操縱。1929年11月,中行倫敦經理處正式坐落於此倫敦金融城洛斯布里1號,與英國中央銀行英格蘭銀行隔街相望,這是中國銀行在海外設立的第一家分支機構,也是整個中國金融機構邁向世界金融市場的第一步。

    新中國成立後,中國銀行是人民銀行大一統銀行體系中的外匯業務的工作部門,是在人民銀行領導下的經過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特許的外匯專業銀行。為保證1997年7月1日香港順利過渡,中國政府決定,中國銀行在1997年前的適當時候參與港幣發行。1995年10月13日,澳門政府與中國銀行簽署了發鈔合同。同年10月16日,中國銀行正式開始發行澳門幣鈔票。

從這些輝煌的歷史上不難看出,中國銀行作為中國最具國際特色的商業銀行和亞洲歷史頗為悠久的金融機構,是肩負著我國銀行業國際化進程的特殊使命,並且應該為人民幣的國際化發揮重要的作用的;

    但是回頭來看,自打2003年肖鋼就任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之後,尤其是從2004年股改之後,國家給予中國銀行的定位一直是非常明確『肩負海外重任』,到了肖行長這裡卻將重心開始向國內業務轉移,開始和國內的銀行拼國內市場了,肖行長作為一直行走央行的人物,從外匯到貨幣政策到金融監管,不可能不明白中國銀行對於中國金融走出去,對於中國未來人民幣走出去有著什麼樣的職責,但是大舉開拓國內市場的「轉型」著實有點讓人費解,當時就有不少銀行業的人士,對中行心存疑慮,也難怪有一些香港的八卦金融雜誌猜來猜去很多,什麼肖行長和郭行長比拚誰最先股改上市,肖行長為啥十八大沒有獲得重任等等,這些政治圈裡的事情,自己去看香港的八卦雜誌可能會更有意思。

    走出去需要講究戰術,立足於國內,通過收購併購等方式擴展走出去,正如當年中國銀行申請芝加哥辦事處的時候被美國人以中國銀行監管系統不透明一拖就是好幾年一樣,直接自己幹的速度和效率都不如金融手段來的更快一些。

    2011年之後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加速,肩負重任的中國銀行於是乎再次的在尋求人民幣定價之路上再次的起航,2011年3月,中國銀行集團旗下的中銀國際期貨有限公司成為CME首家中資清算會員,同時也是迄今為止唯一的亞洲地區清算會員。同時,中行紐約分行是唯一一家經CME認證可為大宗商品交易企業開立受益人為CME集團的履約備用信用證的中資銀行。這還不是最為關鍵的,最為關鍵的是中國銀行與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CME)簽署的那份《戰略合作意向書》,其中最為關鍵的一條就是旨在展開用人民幣進行大宗商品交易結算的條款,根據協議,CME和中國銀行將加強清算會員結算銀行離岸人民幣存管銀行及境外期貨相關業務的合作,雙方將互視對方為優先合作夥伴。

   我想看到2011年和CME簽署的這一幕,大家自然而然就會發現,中國銀行和CME走的這條合作的道路,和2013年6月份剛剛結束的LME亞洲年會上和李小加先生簽署的核心內容基本上可以說是一模一樣的,這份MOU的核心內容也是關於三家港交所+LME+中國銀行之間關於人民幣商品交易結算的條款。

   這是一張當時三家(其實如果您閱讀了屌絲前面的9篇內容之後)你應該能夠明白其實這都是中國政府一直致力引導的,其實這個時候大家站在一起其實就已經是一家人了,未來大家一家人要具體做些什麼呢?這不中國銀行副行長陳四清對此次合作諒解備忘錄的評價中,這句:「當前正是中國企業「走出去」和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時期,此次三方合作將為未來人民幣大宗商品期貨交易以及人民幣國際化作重要準備」已經道出了天機。

   注意,這裡面我想提醒大家的是背後這三位見證協議簽署的三位,從左數是港交所的總裁李小加先生,中銀國際首席執行官李彤,還有中國銀行副行長陳四清先生。為什麼要提要注意這三位呢?因為有很多事情或許在香港你會看到更多的信息,最關鍵的就是中間這位李彤女士,如同眾星環繞一樣使得副行長和李總裁都位居左右,這位李彤女士那可是我們一位李姓老首長的女兒,身份那可是不是一般的;事實上,中國銀行可以說擔負著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一刻都不敢耽誤,中國銀行旗下的幾家全資子公司可以說都各自為人民幣佈局忙碌著,不僅僅是中銀國際,另外一個投行業務為主的中銀香港更是直接由朱燕來女士直接擔任副總裁,朱女士的工作重心中就包括了人民幣業務,並且她是直接向中銀香港總裁匯報工作,最為關鍵的是他是我們另外一位退休的朱姓老領導的女兒。

付鵬 專欄 十年 大宗 背後 那些 為人 知的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082

大宗商品繁榮期結束 嘉能可減計77億美元Xstrata資產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3710

大宗商品價格展望惡化迫使嘉能可減計收購的礦山資產,昨天該商品貿易和礦業巨頭減計77億美元收購的Xstrata資產。

今年5月嘉能可完成了對礦業巨頭Xstrata的併購,按照每股收購價計算交易規模超過440億美元。但昨天公佈的上半年財報初步評估把這部分資產價值降至370億美元。

嘉能可併購Xstrata歷時超過1年,期間嘉能可屢次被迫提高報價。

但嘉能可宣佈收購成功以來,必和必拓,力拓等礦業巨頭紛紛宣佈減計資產規模達到數十億美元,中國需求下降意味著大宗商品超級週期正在結束。

週二嘉能可報告半財年利潤年比下降39%,而同一天全球最大的礦業集團必和必拓報告年度淨利潤下跌30%。

花旗稱這個財報結果表明業績「清晰的洗牌」,嘉能可必須在下一個月提出新策略安撫投資者。

嘉能可報告與兼併相關的減值和重估相關的減計超過88億美元,其中包括77億美元的商譽減計,和11億美元已經持有的34%嘉能可股權價值的重估。大規模資產減計造成該公司上半年損失89億美元。

嘉能可首席執行官Ivan Glasenberg仍然堅持他的策略正確。

大宗 商品 繁榮期 繁榮 結束 嘉能 能可 可減 減計 77 美元 Xstrata 資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085

【付鵬專欄】十年大宗背後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七)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4526

中國銀行副行長陳四清:

準備人民幣大宗商品交易

   中國是大宗商品的貿易大國,但還不是大宗商品的金融大國,大宗商品融資業務實踐仍處於初級階段,業務規模還相對有限,服務水平尚待提高,亟須國家出台相關扶持政策,營造支持鼓勵大宗商品融資業務發展的外部環境,為中國大宗商品貿易的蓬勃發展奠定堅實基礎。

首先,支持大宗商品貿易人民幣計價與結算。

    目前全球大宗商品定價體系中,外幣(如美元)佔主導地位,定價權也被國外一些主要交易市場和交易商控制,對中國企業從事大宗商品貿易極為不利。建議中國政府與非洲、中東、拉美等地區的資源出口國進行協商,對於中國進口量佔據全球市場較大比重的商品,如能源、礦產、糧食等,推動其以人民幣定價和結算,從而推進大宗商品貿易的人民幣跨境結算業務的發展,支持中資商業銀行為大宗商品企業產業鏈全過程提供以人民幣為基礎貨幣的綜合金融服務。

    其次,完善境內商品期貨交易市場。大宗商品交易過程中,期貨市場發揮了重要的價格發現和風險規避作用,為大宗商品企業規避價格波動風險,維持穩定經營,提供了有力保障。目前,國際知名商品期貨交易所主要分佈在發達國家,如英國倫敦金屬交易所、美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等,中國雖然在上海、鄭州、大連建立商品交易所,但可交易商品種類相對單一、交易量較小,在世界範圍內影響力仍相對有限。

    建議國家層面汲取國際先進經驗,進一步完善國內商品期貨交易市場,增加交易商品品種,豐富商品衍生品交易工具,優化監管政策,營造大宗商品交易的良好環境,逐步將境內商品期貨交易所建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世界性交易所,從而影響和掌握國際大宗商品定價權。

沒錯,你看到的正是出席LME亞洲年會並且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的中國銀行的陳副行長早在幾年前就寫到的內容,而事實上這也無意間透漏出來了人民幣和大宗商品定價權之間的關係,也透漏出來了國家的戰略,而事實上目前來看,可以說國家在過去的幾年已經致力於這樣的方向努力並且已經取得了很大的成果。

而這方面中國銀行一直承擔著身為一個國家銀行背後應該背負的責任,可以說在此次港交所收購LME之前,中國在大宗商品的定價能力可以用薄弱一詞來形容。

這其中為啥中國銀行折騰來折騰去一開始費盡周折就像拿到一個席位呢?這其實在國儲事件之後,我們才真正的意識到,在人家的賭場裡玩,連荷官到牌都是人家提供的,豈有不輸的道理,國儲銅事件裡面劉其兵通過8家經紀商雖然也做了分倉處理,但是最大的倉位還是留在了場內會員SEMPRA頭上,其實不管放到誰的席位上,只要不是我們中國自己的圈內會員席位,這事情就不可能有密不透風的牆,甚至在關鍵的時候還會因此而被人給盯上。

 而能在圈內公開喊價的會員,多為老牌的國際金屬或金融機構。而定價權,主要由圈內公開喊價模式決定,由此可見圈內會員對於中國來說是非常非常非常有必要的,但是有人說國外的審批只要符合條件審批程序就很快,拿會員席位並不存在難易問題,而對於其他中資機構來說,是否成為會員,更多的還是商業決定,我覺得這話就是扯了,歷經這麼多年你看看我們國內為了定價權主動的去拿席位費了多大的力氣,以前那麼多年咋就木有一個中國金融機構拿到席位呢?我想除了中國監管層一直沒有放開境外期貨業務以外,關鍵的還是原有圈子的自身壁壘的問題,這甚至是逼得中國銀行不得不曲線救國,曼氏破產為中行提供了絕好的機會。如果能成功收購曼氏LME業務,中行同時也就成為了LME的圈內會員和股東。

若中行成為LME圈內會員,中國企業和投資者的資金安全將能徹底得到保障,商業機密也能更好地得到保護,也不用擔心中國的企業和投資者因持倉集中被外資機構「狙擊」。中國銀行通過想試圖趁全球曼氏金融(MF Global)在LME的金屬業務被拆分想搶得一席之地,最後還是被人家JPM把好戲給攪黃了,最後要不是港交所拿下LME,我估計中行自己想獲得會員審批還且得等一段日子呢。

在金屬業務方面取得更多話語權,席位就意味著金錢如果中國的大部分企業投資者都是通過那麼幾家固定的圈內會員的席位進行交易的話,最終的結果就是你的底牌你的對手看的一清二楚的。

這方面我有經驗,11年底12年初,新奧爾良倉庫搞小動作的前夜,新加坡的一些broker的朋友給我打電話,詢問為什麼中國人會有如此多的空頭,其實那個時候是大量的內外盤倒掛,拋倫敦買滬銅的反向套利,並且很多企業主動的選擇保值頭寸拋到LME去,這都是正常的行為,但是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沒有自己的席位,就如同最後一道防線沒有一樣,全是裸游。

可以想想很多圈內的公司秘密的形成類似一個神馬週末俱樂部一樣的組織,週末打打高球,甚至騎騎馬然後你一言我一語的,神馬信息都溝通了,當年如此精準的搞掉我們的國儲,CBOT上面精準的大豆,其實你發現老外干的其實都是斯諾登的活。

在中國的期貨圈子裡,其實不是也有同樣的故事上演麼?要不然大家怎麼搞的那麼的喜歡研究每家期貨公司的持倉的,搞的很多大的投機資金就可以變得比較靈活,分很多個賬戶到不同的期貨公司去,或者利用金融心理學,用一個江湖傳聞的主力期貨公司的席位持倉出頭,忽悠一幫聽江湖傳聞分析各家持倉的散戶資金吸引進來,讓他們形成和某位大佬主力作戰的興奮感,然後用很多個小賬戶分拆著把這些單子吃掉,然後忽然峰迴路轉某一天主力席位平倉,其實這些小賬戶已經把博弈需要的對手牢牢的吃定了。

類似這樣的手法多如牛毛,其實到了國際市場上也都一樣,真心的說一句不要光看某家席位持倉如如何,這都木有實在的意義,食物鏈的上點層次的是期貨公司的各位首風們,很多大佬防來防去,換很多足夠低調的身份證開立賬戶等等,首席風控那邊可已說是最清楚的,當然到了交易所層面那就更不用多說了,這年頭交易所那邊就如同是上帝一樣,什麼貓膩那邊看的不是清清楚楚的呢?

靠消息吃飯肯定不是主流策略,但是哪家如果認為情報沒有丁點用途,自認為自己可以靠什麼分析天體運動的一套科學分析出價格的運動軌跡的話,那我就只能說牛頓炒股票都賠慘了冒出一句我能夠分析出來天體如何運動,但我卻分析不出股票如何運動,那只能說你比牛頓的物理要強很多了。

所以金融是個綜合能力體現的地方,是各個方向相互印證,最後集成到策略上做好防禦選好進攻的一種行為方式。當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紛爭,換句話說自打金融產生的那一刻,制度是由人制定的,市場是人與人的遊戲,因此金融的頂級是什麼?是他制定製度修改制度,什麼價格波動,制度是我說了算的話,那麼結果也自然而然就在我的掌握之內,當然既然是人制定的制度,那麼制度一定有缺陷,因此制定製度我就是市場市場就是我,此乃上策,當然還得有人來你這裡玩才行,這就好像是賭場競爭一樣,都是大多數人賠錢,但是如果你家設置的是80%賠錢20%賺錢,而隔壁梅高梅卻是51%賠錢49%賺錢,那你放心梅高梅的生意一定會好的不得了。

攻擊制度的缺陷為中策,這點一定要注意自己不夠牛千萬不要輕易的幹這活,想想當年國債市場裡的管金生,和市場對著干,最後幾筆交易被宣佈不算的時候,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順應制度則為下了,食物鏈的底層人群,其實拼來拼去就是為了從輸的大概率變成贏的小概率而已。

付鵬 專欄 十年 大宗 背後 那些 為人 知的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454

【付鵬專欄】十年大宗背後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八)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6843

最近半年的QE退出鬧得紛紛揚揚,對於新興經濟體的外溢效應表現的也越發的明顯,事實上我們都清楚之所以產生這樣那樣的負面效應的根本是來自於全球儲備貨幣的『霸權』對所帶來的結果,正如社科院李楊先生講的那樣:

『在現在的國際貨幣制度下,少數國家的本幣作為國際儲備貨幣。這必然造成少數國家國內貨幣政策會對他國產生不利的外因性影響。有效的、好看的措施就是資本項目設一道防火牆,也許不死了,僥倖活下來,人民幣國際化了,到時候讓別人去死。』

雖然李楊先生最後這句話講的非常的幽默詼諧,事實上可以說國與國之間的經濟競爭說到根本就是儲備貨幣權的競爭,如果不能夠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儲備貨幣權的問題的話,單純的還是靠自己的資本項目防火牆或者大量的被動的外匯儲備的話,是改變不了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情況的。只有從根本上推高人民幣對其他貨幣的替代性,從根本上改變儲備貨幣的分配格局及其相關的鑄幣稅利益,才能對構建於美元基礎上的全球貨幣體系產生深遠的影響,也就自然而然從『我為魚肉』變為了『我為刀俎』。

所以在過去的這十年裡,人民幣國際化的戰略無時無刻的不在進行著,而我們不僅僅是希望人民幣能夠跨越國界在境外流通,而是希望人民幣能夠成為國際上普遍認可的計價、結算及儲備貨幣。事實上一國貨幣從流通到計價到結算再到儲備的過程,是該貨幣最終走向全球範圍成為世界貨幣的一個必然之路:

所謂的流通,就是指在國際貿易中以本國貨幣結算的交易要達到一定的比重。這是衡量貨幣包括貨幣國際化的通用標準,中國與俄羅斯就加快兩國在貿易中改用本國貨幣結算進行了磋商,和韓國、馬來西亞、白俄羅斯、印度尼西亞、阿根廷、南非簽署了雙邊貨幣互換協議,而貨幣互換協議已經成為中國國家領導人每次對外出訪必須討論的一個合作方向,例如最近習近平總書記出訪了墨西哥,那麼很有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我們有可能會看到中墨的雙邊貨幣互換以及雙邊貿易及投資中人民幣和比索之間的直接兌換結算。也同蒙古、越南、緬甸等周邊國家都簽署了自主選擇的雙邊貨幣結算協議。而在國內從2010年六部門發佈《關於擴大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有關問題的通知》,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地區範圍將擴大至沿海到內地20個省區市,境外結算地擴至所有國家和地區。而河北、山西等11個省的企業可以開展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至此,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境內地域範圍也擴大至全國。

這些都為貿易項目下的人民幣雙向流通和交易結算做好了充分的準備,而事實上在全球貿易結算中人民幣的比重也在過去的幾年裡大規模的增加,人民幣在境外的流通度也擴大到了更為廣泛的地區。

    現在人民幣境外的流通範圍在不停的擴大,並且在貿易項下的計價和結算也已經初具了一定的規模,但是一國貨幣的流通和結算不僅僅是看在貿易項目下的規模,更為廣泛的是看人民幣在資本項目下的可流通和兌換以及以該國貨幣計價的金融產品佔國際各主要金融機構包括中央銀行的投資比重。這實際上就構成了人民幣國際化中最為關鍵的一步:一方面資本項目下何時開放開放多少的問題;一方面人民幣計價交易結算的金融市場如何擴大規模的問題。如果沒有資本項下的開放和更為廣泛的資本項目下的金融產品和交易結算的使用,可以說並不等於人民幣已經國際化能夠成為世界貨幣了。

人民幣國際化一定是是市場選擇的結果,但其本身卻牽扯到了方方面面的內容,例如利率市場化問題、人民幣匯率機制完善問題、資本項目可自由兌換問題、健康的金融體系、有效的金融監管、有利的國際環境等條件。很顯然雖然最近這些問題的金融改革思路已經開始加快速度落地,從利率逐步的市場化到資本項目下的人民幣可自由兌換的問題,隨著目前存貸款利率水平的放開到自貿區的推出,可以說加快配套環境,加速人民幣國際化已經是非常明確的戰略了。

而從另一個更為廣泛的資本項目下的金融產品的交易結算的使用層面如何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這或許就是國家暗中支持港交所收購LME,以及LME未來要為國家承擔的重要的核心戰略部分了。

收購LME的目的很顯然是為了獲取相應的大宗商品的定價能力,而對應的交易結算貨幣就是把商品和貨幣掛鉤的一種粘合,獲得了LME就意味著獲得了基本金屬重要的商品定價權,而如果在適時推出人民幣交易結算清算的話,那麼這就意味著依託著大宗商品構建的金融產品將從某種程度避開美元的『特權』掛鉤人民幣,毫無疑問這將為將來的人民幣國際化戰略提供一個非常關鍵的核心,所以從港交所收購LME之後快速的表態將研究以人民幣結算倫敦金屬交易所(LME) 合約的可行性,並會探討在港交所旗下平台發展人民幣計價商品產品。李小加先生的LME『舞龍』一定會搞人民幣計價的商品LME合約,而最先會從基礎金屬開始,並且以交易結算掛鉤人民幣也就沒有什麼秘密了。

2009年3月9日央行行長助理郭慶平表示國務院已經確認,人民幣跨境結算中心將在香港進行試點,這毫無疑問已經為未來推出人民幣交易結算清算的金融產品做好了最為充分的準備。而隨後港交所入主LME後立刻做出一項重大的投資就是迅速的組建了LME結算系統,並且宣佈從2014年9月起將不再通過原有的LCH. Clear net進行結算交收。李小加先生說組建自己的結算系統是為了更好掌控發展步伐,特別是新產品推出的速度,而我想大家也都更加的清楚,擁有自己的結算系統的根本目的還是為了獲得人民幣清算和結算的主動權,而這一點對於逐步走向國際化的人民幣來說毫無疑問是一步關鍵的一步。

    海外人民幣不僅僅將來只靠QFII投資中國了,那點額度還不夠塞牙縫的,嘗試性的自貿區意味著資本項目下的嘗試性有條件開放,當然也是需要資本項目下的金融產品相對應的有所支持,而這些境外大量的人民幣歡迎你們來LME交易人民幣計價的商品合約,這樣也就不用擔心說換來的那麼多人民幣在貿易項目下花不出去那些頭疼的事情了,歡迎來中國的LME裡耍兩把。先推計價合約,則就意味著目前LME的產品除了允許現行的四種貨幣進行結算,包括歐元、英鎊、日元及美元以外,又增加了人民幣一條線,但是隨著人民幣和LME自己的清算結算系統建立起來,那就意味著你來LME賺了賠了都是人民幣,進來出去的籌碼都是自己家的貨幣的話,那就形成了一種無形的人民幣的權力之路。而大宗商品定價涉及生產商、貿易商和國際大型金融機構三方,目前中國生產商和貿易商的力量日益顯現,但仍需要金融機構在貿易融資和清算結算方面提供支持,一旦人民幣清算結算系統建立起來,我們的冶煉企業國有企業,貿易加工生產大家以後肯定是要都同時走人民幣這條線的,那麼這可就對人民幣挑戰貨幣體繫起到了很大的支持。

    英國為啥FSA這幾年這麼爽快,對於中國的很多審批媽的一改以往磨磨嘰嘰的形象,如此的高效率,敢情希望將來人民幣離岸市場這塊大蛋糕能夠留在倫敦,這裡面貨幣的生意的利潤那可是比商品的利潤要豐厚的很多呀,美元和人民幣掐架,管我什麼事情,能賺錢就行,否則債務危機鬧得政府沒錢那才是最慘的呢。

    而交割作為完善的清算結算體系中重要的一環,以前中國證監會禁止境外期貨交易所及其他機構在境內指定或設立商品期貨交割倉庫,姓資本主義的LME一直未能在內地認可交割倉。而現在姓中國的LME當然也必須會配合中國的人民幣大戰略,隨著自貿區的穩步的推進,港交所有信心能解決LME在內地開設交割倉庫一事,而這份信心一定是來自與國家背後的支持。

     國內的上海期貨交易所我覺得應該表示亞歷山大,都是一個祖國母親養育的,一個是親生的一個是領養的,這難道真的是外來的和尚會唸經?李小加要是真的背後實力這麼強悍,那人家可是背負著國家的命運的大事情呀,這個時候咱上期所在扭扭捏捏的算計這點蠅頭小利難免到了上峰那邊顯得太丟人了,但這可是關係到上期所諸位同人們的工資花紅和獎金的問題呀,一旦港交所後面基於LME架構的香港商品交易平台也落地的時候,在亞洲時段發展的新的產品也上來了(從現在透露出來的情況來看,香港交易平台將超越金屬期貨交易平台,上市的產品將有別於LME現有的每日滾動合約,而是現金結算的月度合約),勢必就會對發展慢的交易所造成擠壓。

    因此上期所一定要加速快跑,先盤活存量,最近鉛的大合約先改成小合約就是很好的嘗試,後面要加快推出新的品種,例如能源類的,同時要積極地提高自己的競爭力,例如該搞24小時連續交易的就搞,該上期權的就應該上期權,該推一些指數衍生產品的也要加緊步伐。

付鵬 專欄 十年 大宗 背後 那些 為人 知的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331

大宗商品對沖基金業慘淡度日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9070

大宗商品對沖基金業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疲軟的業績表現加上投資者投資意願消退,已經迫使許多行業內的巨頭關門歇業。

Clive Capital成為了最新的受害者,9月底該全球最大的一家大宗商品對沖基金公司宣佈關門,將向投資者返還資金約10億美元。

而過去的2年之間,包括Arbalet, Bluegold, Centaurus和Fortress等聲名顯赫的商品型對沖基金均宣佈關閉。

Clive Capital在致投資者信中稱,市場信心完全喪失,導致了近期收益大幅下降。「大宗商品的機會環境何時會重好轉還不清楚,但最終很可能會出現。」

不僅僅是Clive Capital,整個商品基金行業都受困於此。

追蹤大宗商品對沖基金的HFRI宏觀商品指數,2011年為-2.56,2012年為-2.57,而今年迄今該指數已經跌至-3.08。

大宗商品波動性減弱,行情缺乏大方向性的移動。交易員下重注的石油和銅的價格波動變小,導致大宗商品對沖基金回報率疲軟。

這與2007-2010年期間的情況形成鮮明對比,當時很多交易員拋棄銀行,發起自己的對沖基金,並吸引到了可觀的投資。

但是由於回報率的下降,投資者開始懷疑這些基金是否值得持續的投資。

FT援引SkyBridge組合經理Robert Duggan觀點稱:

「自後金融危機以來,一些大宗商品基金的回報率就開始不盡如人意」

「我們正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從這個行業退出」。

對沖基金IAM首席執行官Morten Spenner說,他現在不配置任何資金到大宗商品基金,他說

「我們關注那些能更持久的策略,大趨勢(股票多空,事件驅動型)策略有更高的持續性」。

據FT,2011年投資者對大宗商品對沖基金業注入25億美元,但是自那時起一直在撤資。2012年撤出資金達到10億美元,今年上半年撤資額超過3億美元。

據數據提供商Preqin,新發起的商品對沖基金數量一直在下降,在截止2011年的3年中,平均每年有177個新商品基金成立, 到2012年下降為119個。

儘管大宗商品對沖基金大勢不盡如人意,也有人看好行業內某些人能出類拔萃。

Sciens Alternative投資公司高級組合經理Alex Allen說:

「有一些商品基金的投資模型,持有期限與普遍的模式不同,我們知道有幾個交易員,在過去3年裡取得令人印象深刻的回報」。

大宗 商品 對沖 基金業 基金 慘淡 度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6562

大宗商品交易商競爭加劇,利潤空間低至0.5%

http://wallstreetcn.com/node/60732

大量來自中東、東南亞的國營公司紛紛參與到大宗商品交易市場中,這使Glencore Xstrata、 Vitol以及Trafigura等老牌貿易商如今紛紛面臨利潤微薄,競爭加劇的情形。

最大的獨立大宗商品貿易公司之一Trafigura的一位創始人Graham Sharp預計,在未來5年內將會出現5~10家新的「強勢競爭對手」,因為這些國營企業會試圖賺取高額利潤並擠壓他們的利潤空間,而且將試圖保護本國終端市場不讓這些「外來和尚」進入。Graham稱:

大宗商品生產商們將面臨更加複雜的交易工具,他們必須不斷優化操作方法以保持競爭力。大宗商品生產商將出現不願做長期合同的貨物的傾向,部分企業會嘗試開發更少參與者的新市場,比如礦石、金屬、液化天然氣等。

獨立的大宗商品貿易公司在傳統的「左手買右手賣」的基礎上不斷擴展自己的業務範圍,從投資實體生產到精煉再到物流運輸。

在由Glencore Xstrata以及Trafigura統治的金屬及礦產貿易領域,兩家公司將增加對開採業務的重視,同時拓展交易能力,以抓住更多的利潤回報。

目前大多數的油品及農產品交易都非常活躍,大宗商品生產商依舊傾向於將大部分的煤、液化天然、金屬及礦石通過長期合約出售。

據Oliver Wyman的報告估計,世界上的礦石有接近20%是通過公開市場完成交易的,隨著國營大宗商品生產企業在交易市場日益活躍,大宗商品市場的規模也將水漲船高。

當競爭加劇,利潤的降低是必然的。根據報告,以前的交易員們通過交易天然氣可以獲得30%的利潤,交易金屬、礦石可以獲得5%的利潤,但如今這些商品的利潤空間已經降至0.5%~1%左右了。

現在,英國石油公司、殼牌、道達爾等能源生產企業都越來越重視交易的作用,並擁有了專門負責的部門。國營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也已建立起專注精煉產品的貿易部門。

不過也有人認為生產企業動用巨大的資本進行交易活動存在不小的風險,並且利潤已經變得很微薄,不值得企業再進入。

大宗 商品 交易商 交易 競爭 加劇 利潤 空間 低至 0.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9174

德銀宣佈退出大部分大宗商品業務

http://wallstreetcn.com/node/66684

週四,德意志銀行宣佈,不斷加強的監管壓力對其大宗商品業務的利潤形成衝擊,將關閉全球大部分大宗商品業務。

德意志銀行是大宗商品業務的五大金融機構之一,是大宗商品業務的重要參與者。它是迄今以來撤離大宗商品業務的最大市場參與者。此次德意志銀行撤出大部分大宗商品業務,突顯了銀行在原材料市場的衰退地位,以及新監管要求給銀行業帶來的挑戰。此前,瑞銀也退出了大宗商品業務,但其市場份額不大。

關閉大宗商品業務最主要的原因是沃克爾規則。美國四大監管機構將於12月10日對此進行表決,嚴格限制銀行對沖。此外,大宗商品業務對銀行資本佔用高,整個商品板塊價格下挫,導致收益下滑,也是德意志銀行撤出的原因。

德意志銀行稱將退出能源、農業、工業金屬和紡織品交易業務,保留貴金屬交易和大宗商品指數團隊。

大宗商品 黄金 贵金属 沃克尔 德意志银行 德银

據知情人士透露,預計該決定將影響到紐約、倫敦、休斯敦和香港共200名僱員的工作,部分員工會被分配到德意志銀行其它業務組,部分員工會被辭退。

此前,其它大型銀行如高盛、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均考慮出售現貨市場的大宗商品業務,包括現貨市場的交易、運輸和儲存。德意志銀行不是現貨市場的市場參與者。

德意志銀行稱,關閉大宗商品業務不會實質性影響到銀行的利潤。

德銀 宣佈 退出 大部分 大部 大宗 商品 業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4022

大宗商品相關性降低至危機前低點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69790

商品市場專家Jodie M. Gunzberg近日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大宗商品之間以及與其他類別資產之間的相關性正在減弱。 Jodie M. Gunzberg是標普道瓊斯指數的副總裁,負責標普及道指的商品指數產品,包括S&P GSCI 及DJ-UBS Commodities Index。 以下是采訪節選: 記者:大宗商品市場今年表現不佳,同時我們還能看到機構投資者和散戶之間對商品的態度發生了轉變,基金們開始遠離商品,而散戶對商品市場的興趣愈發濃厚。這其中的原因是什麽,明年這種趨勢還可能繼續嗎? Jodie:從歷史上看,投資者們接近商品的主要原因便是商品具有抗通脹屬性,同時投資商品可以豐富資產組合,分散風險。不過這些原因都是從長線來看的。陷入金融危機以後,很多投資者對商品是否能夠分散風險產生了懷疑。金融危機以來,市場環境進入了"Risk on/risk off(所有類別資產同漲同跌)"狀態,風險資產的波動具有極高的關聯性,這減弱了商品在投資組合中的分散風險的作用。但是,最近一段時間,這種相關性開始降低,已經回到了危機前的水平。 左圖為29種主要商品之間走勢關聯性的變化,右圖為商品與股票、債券等其他資產之間的關聯性: 我認為,這種轉變的原因是,在後金融危機時代商品生產者減產和庫存量減少最終會造成供應沖擊,這驅動了商品價格的再次上漲,供給方取代市場需求方成為影響價格的主要因素。這使得每種商品的價格走勢開始出現分化,並且與股市及固定收益市場的聯系越來越弱。並且這會導致價差交易再次盛行及商品分散風險的屬性回歸。
大宗 商品 相關性 相關 降低 危機 低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215

從投資理念轉變解釋大宗商品超級周期的終結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69923

以往,人們認為大宗商品與股票的回報率相似,但與股票的相關性低,因此投資組合中配置大宗商品能更好地實現多樣化投資,分散風險。2013年以來,大宗商品價格大幅下挫,FT Alphaville專欄作者Mark Haefele認為,這是由於人們對大宗商品的投資理念發生了變化。 2006年,Gary Gorton和K. Geert Rouwenhorst發表了一篇題為“商品期貨的事實與幻想”的文章。文中給出了大量證據,認為投資組合中應配置大宗商品: 1. 抵押大宗商品期貨(Collateralized Commodity Futures)與股市回報率相似,與股市和債市的相關度為負。 2. 大宗商品的回報率與當前通脹水平以及未預期到的通脹水平正相關。 以上研究結論對於希望用大宗商品進行資產配置的投資者來講毫無疑問是個好消息。盡管學術界對該結論有一定異議,但多家媒體將這一結論作為重大發現進行了披露。 然而,投資者是如何看待大宗商品投資的呢?他們的投資行為是否發生了變化? 前幾年,個人投資者和機構投資者湧入大宗商品市場,大宗商品市場的基本動態發生了變化,投資者的投資組合較以往面臨更大的波動性。大宗商品投資包括做多和做空,並非單一方向,被動投資掩蓋了實際大宗商品投資的複雜性。 今年以來,金價暴跌,過去策略性地在投資組合中配置大宗商品顯得不大合適了。FT Alphaville專欄作者Mark Haefele認為,資產組合中配置大宗商品不再如以往那樣有效,可能的原因如下: Haefele的金融模型顯示,未來5年,大宗商品的波動性將如股票一樣大,波動性平均為18%,而年化收益率不到2%。中期看,大宗商品經風險調整後的收益不如其它資產類別。盡管投資者依舊可以戰術性地投資,獲取收益,但是戰略性地在投資組合中配置大宗商品已顯得沒有必要了。 Abnormal Returns認為,大宗商品ETF的設立,一定程度上推動了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但最終推動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的,是投資者對利益與風險的權衡,以及投資中的“羊群行為”。
投資 理念 轉變 解釋 大宗 商品 超級 周期 期的 終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507

債券、股票、大宗商品與經濟周期的關系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0063

投資分析師Andrew Thrasher分析了債券、股票和大宗商品三種資產類別和經濟週期的關係。他指出,在一個正常的經濟週期中,債券、股市和大宗商品的價格往往會依次達到峰值,目前三類資產和經濟均處於上升週期中。

以下為Thrasher的原文編譯:

今天,我想談一談債券、股票和大宗商品三種資產類別和經濟週期的關係。John Murphy在其著作《跨市場交易分析》中對三種資產之間的關係和他們在經濟週期中的表現做了很好的分析。

通過下面這張表格,Murphy清晰地展示了在經濟週期的不同階段,三種資產的不同表現。Murphy指出,經濟週期可以用一條正弦曲線表示。前三個階段是經濟收縮期(減弱,底部,復甦)在第三個階段意味著經濟雖然還處於萎縮狀態,但開始從底部反彈。然後就進入後三個階段(復甦、頂部和減弱)。

在一個正常的週期中,債券價格將會首先見頂,轉而下行,隨後是股市,最後是大宗商品。2000年前後正是如此。如下圖所示,30年期國債於1998年達到頂部,而後股市和大宗商品分別於2000年和2001年見頂。

2007年前後也是如此。債券價格於2005年達到高點後,於2005至2007年期間開始下行。股市而後大宗商品分別於2007年和2008年到達峰值。

那如今的情況如何呢?還不算太壞。三類資產都還處於上升期。然而,債券的上升趨勢似乎接近結束。30年期國債價格似乎與去年就開始見頂,已經開始下探2007至2011年以來的趨勢線。大宗商品雖然在最近的牛市中表現的並不太好,但整體仍處於上升之中。股市則繼續處於強勢上升之中。

雖然每個資產週期都很獨特,面臨的影響因素和市場環境也各不相同,但我認為關注三類資產的週期和他們相互之間的關係非常重要。基於以上圖表,我們看上去仍然處於一個經濟和市場的上升週期中。我也將繼續關注事態發展,看看2014年這三類資產會如何表現。

(本文在於金融評論網站athrasher,作者Andrew Thrasher為印第安納州一家資產管理公司的投資分析師,主要研究重點為技術分析和宏觀經濟。)

債券 股票 大宗 商品 經濟 周期 期的 的關 關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517

大宗交易那些事兒(幹貨版)

來源: http://xueqiu.com/3108315151/27222969

大宗交易是什麽?我這里就不費口水解釋了, 我就想講講我對這塊業務的一些理解和看法。       大宗交易擺在幾年前,那絕對是“高大上”的業務,那是一個91,92折,利潤很豐厚的年代。記得我第一次聽說大宗交易這業務還是08年在深圳的時候去參加證券從業考試時碰上宏源證券的一名客戶經理,他上前來問我是幹什麽的?我們雙方交換了一下名片,客套了幾句,他就向我推銷起大宗業務來,當時我還在一家私營企業幹董事會秘書,在深圳這個滿街都是“準上市公司”和“上市公司”的地方,他可能把我當成潛在客戶營銷了一把,就連我也沒想到是2年後我竟然會成為這個行業中的一員。      懷舊到此結束,現在進入正題。作大宗的資金可謂各種各樣,魚龍混雜,有專業性很強的,有投機倒把瞎搗蛋的,當然也有配合上市公司公告搞“巧合”的。這個生態圈其實跟二級市場上作股票的及其相似,投機的,投資的,按行話來講就是“風格”不一樣。我今天想說的主要是第一種,專業的大宗資金,有嚴格風控體系的資金方。      現在大宗業務基本上是拼報價,97折,98折,只要你願意你溢價報都可以!但這對資方無疑是將風險敞口擴大了。對資方比較有利的是按前一日收盤價計算,隔日紅盤作,但減持方為了最大限度的增加自己減持到手後的金額可能會要求按當日收盤價計,不過這個前提是近期公司的股價都走在上升通道中。所以在風險和收益中資方要做好策略,按前一日報我幾折是比較安全的,按當日報又是幾折比較安全的,這都有講究。我曾經問過一個專業搞大宗的機構他一套資金的年化收益率是多少?我得到的答案是驚人的,80%!對,你沒看錯,這個收益率如果屬實的話那幾乎秒殺掉這個市場上95%以上的權益類產品了。那我們就扳起指頭來算算看到底有沒這麽高。如果資方風控水平高,按照前一日收盤價計,第二天紅盤出,所有貨都按97折算,第二天紅盤出貨,扣除所有手續費用,盈利應該在3-4個點之間,如果是綠盤收益可能在1-2個點。      有人就會問了,那如果第二天是綠盤出不出?或者跌破了資方的接盤價,出不出?我的答案是出!其實這個交易機制有二級市場短線經驗的人都知道,就是在市場整體向上的時候,快速的博取短線差價,最大限度的提高資金的周轉率,贏多虧少的一種策略,何況大宗先天還有一定的安全墊,所以這種快進快出的方式是最適合的。我們按平均5000萬一單的大宗測算,參照上面我們的平均收益率和考慮一些額外的虧損情況,1一個億的資金大概需要周轉40-60次就可實現80%的收益。也就是一個月平均要接4單,按現在市場份額排名前幾家一年可以達到300億以上的成交量,所以80%的收益應該是不虛的,平均可能沒有這麽高,當然我這個沒有把人力成本計算在內。      好了,接下來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些交易環節中的細節部分,通常來說,如果這個市場上有人向你來詢價,你可以先問問對方的意圖或者說“套現主體”,比如對方是個人股東要套現還是投資機構要套現,個人股東是小股東還是大股東,投資機構也分PE或者是定向增發的產品。溢價空間最大的其實是個人小股東,因為他原始成本低,差個幾折其實對他來說不敏感,而且發起人減持的時候還涉及個人所得稅,這時候券商作為“通道”就承擔了比較關鍵的角色,因為這塊的利益對減持人來說比較大,同時這也是資方比較關心的問題,很可能是最後能否促成交易的關鍵環節,因為這里涉及到地方政府,地方稅務等多重問題,只要地方上有額度,減持時點安排的妥當,報價雙方都能接受,那生意兒基本算成了。其中個人股東當中還分為董監高和非董監高,董監高由於證監會相關文件的規定,對減持額度有一定的限制,不是一下子就能減持的幹凈的,時間拖的會比較長。個人大股東通常水都比較深,我這邊也接觸過,所以就不評述了。      機構客戶我就比較頭痛了,為什麽?因為機構客戶通常都有自己的風控體系和法律顧問,一單減持不是個人點點頭就完事兒的,後面可能還要通過董事會,股東會等一系列的流程,光是跟資方修改份合同那是你來我往,不大戰個三五回合豈能了事的,碰到這種情況就完全不在我們中間人的可控範圍之內了,能不能成交心里完全是沒有底兒,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機構客戶這邊風險投資的貨肯定是最難拿的,因為專業的風投都有“投後”,說不定自己還搞搞市值管理,由於他們的需求更多元和豐富,簡單的減持可能不是他們的唯一需求,所以這類客戶的切入點比較難把握。相較而言,發定增產品的客戶還是容易好應付些,因為他們沒有退稅這一環節,工作量也少,產品到期後不是展期就是套現,量小的可能二級市場上直接賣了,大額一點就會找大宗來接。不過機構對資金成本的核算通常比較到位,對減持價位那也是分毫必爭的,所以如果遇到二級市場環境不佳,會增加交易的難度。所以從減持對象的優先選擇角度來講我覺得是:非董監高個人股東>董監高兼個人股東>定增產品>風險投資機構。       以上提到的單純是大宗減持這塊,由於這項業務進過幾年的發展和市場逐步的成熟,有些資方開始做配套,比如股權質押+減持套在一起作,這種方式比較適合有融資需求和難搞的客戶,更有甚者還提供資金過橋,拆借等“跨界”業務來增加拿單的幾率。只能說隨著市場不斷的競爭,客戶有了更多的選擇。                                                                                                                      By:唐浙棟                                                                                                   微信號“亮眼看金融”主編                                                                                    浙江經視《證券直播室》欄目嘉賓                                                                                           歡迎關註 微信號:eyeofliang
大宗 交易 那些 事兒 幹貨 貨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969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