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石油大戰熄火 沙國慘勝後的下一步 供給過剩暫解 但元氣大傷

2016-07-11  TWM

打了幾年的石油大戰,就在沙國石油部長口中宣告結束,市占大幅超前美國,但這一場仗太傷經濟,身為產油龍頭的沙國也開始思索轉型,不把雞蛋放在同一籃子。

新官上任的沙烏地阿拉伯石油部長法勒(Khalid Al-Falih)日前宣布,油市已經不再供給過剩。也就是說,沙國與美國頁岩油業者的石油戰也進入尾聲。但誰勝誰負,很難說得準。全面考量的話,或許是沙國吧,但他們付出龐大代價,而撐下來的美國頁岩油業者也嘗到甜頭。

二0一四年九月,沙國國營公司沙烏地阿美石油(Saudi

Aramco)一方面增加產量,一方面提高給亞洲客戶的油品折扣,導致生產成本較高的業者難以競爭。美國頁岩油產業輸人不輸陣,又降低成本、又改良技術、又拚命擴產,極力避免倒債。

省思一》 燒錢才贏勁敵美頁岩油業約八十家破產

但市場是殘酷的,根據海博國際律師事務所(Haynes

and Boone)的《油田破產監控》(Oil Patch Bankruptcy

Monitor)報告,一五年初以來,北美共八十一家石油天然氣公司聲請破產,光是德州就有四十一家,負債總計二千四百三十億美元。

影響所及,美國石油產量已降至一四年底水平。反觀沙國成功捍衛市場地位,市占率進一步上揚,一五年輸往美國的石油出口量持平,但輸往中國與印度則分別增加四.八%與一八%。

石油戰打到現在,北美頁岩油產業知道自己並非沙國的對手。沙國每天有超過兩百萬桶多餘產能(必要時可能多達三百萬桶),隨時可以讓市場「油」滿為患,拉低價格,縱使美國業者積極備戰,也拿它沒轍。

法勒看的是長線,他認為能源使用比率雖然改變,但油市未來二十年可望呈現成長趨勢,而非萎縮。他接受《休士頓紀事報》(Houston Chronicle)採訪時說:「儘管石油的使用比率可能從三十%降到二五%,但隨著全球市場需求更大,二五%依舊可觀,所以三0年或四0年的石油產量會比現在高出很多土因此,追求長期市占比搶短期高價更有意義。從這點來看,沙國打贏了這場石油戰。

但勝利背後,是沉重的後續衝擊和成本,最明顯的當屬金錢損失。以沙烏地阿美石油目前日產量一千零二十萬桶計算,若油價守在過去一百美元以上,每天可多賺六億美元。

美國頁岩油產業也是面臨同樣的窘境,日產量比高峰時期少一百萬桶,因此憑空消失的營收與沙國差不多。但從整體經濟來看,低油價對美國有利,但經濟幾乎百分之百仰賴石油的沙國,反而成了受災戶。

有鑑於此,沙國政府不得不重新思考策略,由王儲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擔任改革大計的掌舵手。身為王儲盟友的法勒,在《休士頓紀事報》採訪中指出:「誰都不想澆熄沙國的石油經濟。我們在設法把它壯大起來,同時也希望非石油經濟能有更大幅的成長。」

省思二》後有追兵進逼俄羅斯、伊朗大規模擴產

此外,沙國贏得也不實在,有些競爭對手並沒有縮手,產能不減反增。在市場壓力排山倒海而來之下,美國私營業者或整併、或降低成本、或減少投資、或倒閉收場。

但身為沙國主要競爭對手的俄羅斯,仗著多數產能握在政府手上,競拚命增產賺取營收。伊朗則是另一個宿敵,在經濟制裁解除後抓到機會,在產油成本只比沙國高一點的情況下,積極擴產,填補沙國政策導致的產量缺口。

石油大戰有這般後果,沙國還承擔得了。目前油價每桶五十美元,還算可接受範圍。法勒坦言,政府過去企圖控制產量來操縱價格,但效果不彰。以目前價位來看,俄羅斯與美國頁岩油業者也死不了:俄羅斯今年有可能走出經濟衰退,而美國業者也能開始謹慎規畫未來,不必再苦撐求生。

油市出現新平衡,是因為市場出現意外的千擾事件,但短期干擾終究會過去,所以目前的平衡態勢尚不穩定。法勒因此暗示說,沙國不會增產而亂了大局,「要一邊維護市場平衡,一邊關注業者與消費者的價格。」

如果市場頻頻出現干擾事件,有可能會使得沙國的計畫前功盡棄,無法將油價守在目前的水平。但沙國願意接受五十美元是油價新常態,有功於降低市場波動,讓投機者大感無趣,業者與消費者看了還算滿意。

石油 大戰 熄火 沙國 國慘 慘勝 勝後 後的 的下 下一 一步 供給 過剩 暫解 但元 氣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44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