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马云开“巴菲特式”股东大会 启动反季节投资


From


http://company.nbd.com.cn/newshtml/20090508/20090508024551465.html


每经记者  庄春晖  发自上海

        每年5月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是很多投资者心中的盛会,巴菲特的“粉丝们”聚首一起,分享投资的心得,其中,“股神”巴菲特的经验常常会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昨日上午,在香港君悦大酒店也举办了一个“巴菲特式”的股东大会。主角是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01688,HK)。来自阿里巴巴的股东、员工、媒体等300人参加了这次股东大会。其中还有50名香港大学的在校学生。

港股首例

        “ 这样的开放式股东大会是港交所上市公司的第一例,之前没有其他公司做过。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股东大会,让马云、卫哲这样的公司高层直接与投资者、公众近距 离接触,让他们更加直观地了解公司一直坚持的‘投资于客户、让利于中小企业’这种投资理念。”阿里巴巴的股东说。

        马云本人则表示:“巴菲特在美国教大家怎么投钱,我希望阿里巴巴的股东大会能够跟大家分享怎么办企业、怎么聘请人、怎么分享人,在做企业的过程中我们是怎么应付困难的,对这些内容做交流。”

        马云在股东大会上预测,电子商务在中国的发展一定会超过美国,“十年以后全世界肯定有一家电子商务公司是世界第一,是不是阿里巴巴我不知道,但这家公司一定来自于中国,这是我的结论。”

        马云还表示,明年的股东大会他会和股东们分享怎么招聘人、怎么开除人、怎么管理、怎么决策等内容。

        前 一天,阿里巴巴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发布了2009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受益于交易市场买家及卖家数目继续增长,阿里巴巴公司两个交易市场的总付费会员 净增长数为历史最高,达4.95万名,较2008年同期增长47%。两个市场用户的首季度增幅都创了10年来的最高记录。

        “ 公司的目的是你为客户创造价值,客户给你钱。员工是让这些目的变成现实的过程,没有员工的创新和努力不可能有很好的收入。这世界可以有很多比阿里巴巴更挣 钱的公司,但是能够为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能对社会做出贡献的企业不多。阿里巴巴希望做这样一家企业,我们所有的产品和服务对无数中小企业和家庭有贡献, 加入阿里巴巴的年轻人因为这个平台得到了成长,当然股东也有挣钱。我希望十年以后阿里巴巴公司是全世界甚至全中国最赚钱的公司,但它不是目的,只是结果。 ”马云说。

启动反季节投资

        目前,很多方面似乎都表明经济已有触底回暖的迹象,对此马云的看法是,“阿里巴巴已经是中国互联网企业中现金储备最多的。去年不能乱投资,今年可以考虑了。”

        阿 里巴巴200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09年3月31日,阿里巴巴拥有69亿元现金储备,并无负债。此外,阿里巴巴在2009年第一季度的递延收入及 客户预收账款增加1.91亿元至24亿元,同比增长28%;经常性经营自由现金流  (非GAAP)为3.43亿元,同比增长25%。

        “2008年最大的决策是顶住诱惑不投资,2009年最大的考验是怎么把这个钱替股东投资好。”阿里巴巴CEO卫哲说,接下来阿里巴巴将会更积极地考虑可以投资的项目。

        阿 里巴巴选择在经济尚未完全复苏时投资是基于信心和眼光,也基于这样的考虑,“在冬天的时候买什么都便宜,在夏天的时候买什么都贵。”现在,3000万美元 的推广,每1美元都比得上过去几年3、4美元所达不到的效果。今天所投资的技术成本要比经济过热的时候便宜很多,“冬天的投资一定会在夏天、秋天有收获。 ”

        马云昨日现场送给到会的50名香港大学学生每人100股阿里巴巴股票,他希望中国年轻人能关注中国电子商务、特别是阿里巴巴的成长。

雲開 巴菲特 巴菲 股東 大會 啟動 反季節 反季 投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815

寧夏種反季節枸杞銷往上海 每公斤最高賣2000元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6993.html

時值六月中旬,陽光正好。翠綠的枸杞樹叢間,掩映著淡紫色花朵與火紅的枸杞果實。由於今年氣溫較往年偏低,枸杞第一茬的采摘期雖然比去年推遲了幾天,但是在70歲的栽培能手張偉忠看來,這再正常不過了。因為他生活在枸杞世家,到他這一輩,家族種植枸杞已經至少經歷5代人。

他瞇著眼說,再過一周,枸杞將全面進入采摘期。

張偉忠是寧夏回族自治區中寧縣的茨農。中寧縣是世界枸杞的發源地、原產地和核心產區。有著很多民間稱謂的枸杞,在這里俗稱“茨”,茨即蒺藜。因野生枸杞與蒺藜相似,民間將“茨”當作枸杞的俗名。

在中寧,枸杞有著4000多年的文化傳承和600余年的種植栽培歷史。2015年,該縣GDP達到126.8億,其中,枸杞綜合產值達到31.5億,占比達24.8%,枸杞產業對農民增收的貢獻率達68.9%。而近年來枸杞銷售價格的一路飄紅,也讓茨農們受益良多,據統計,農民人均來自枸杞產業的收入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3%。

伴隨地方政府對枸杞這一特色產業重視程度的不斷提高,跟張偉忠一樣的茨農們,也切身經歷著當地枸杞產業的變化。除了在種植環節,不斷向合作社規模化、標準化、現代化轉型,還包括在銷售環節,開始向集現貨交易、金融、倉儲與物流等服務為一體的枸杞電子交易所轉型,以及在質量環節,探索全程質量可追溯轉型,而這種變化最終目的是為了推動著枸杞產業的可持續發展以及提高國際競爭力和話語權。

“大投入”有“大回報”

枸杞是寧夏的農業優勢主導產業之一,業內有“天下枸杞半寧夏”的說法。據統計,目前全區枸杞種植面積超過90萬畝,占全國種植面積一半以上,形成了以中寧為核心的枸杞產業帶。而種植面積穩定在20多萬畝的中寧,又占寧夏種植面積四分之一。

素稱“中國枸杞之鄉”的中寧,在行業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在中寧,從地形到土壤,再到氣候,枸杞的生長都有著優越的外部環境,正因此,中寧當地枸杞品質遠勝其他地區所產,其藥用功效也為《本草綱目》所重視,成為唯一被載入新中國藥典的枸杞品種。

由於枸杞種植收益遠高於糧食作物,農民普遍願意種植。據統計,中寧全縣枸杞規模化種植面積占總面積的46.9%。作為中寧枸杞的核心主產區,舟塔鄉目前正在推行“合作聯社+公司化+標準化”村集體聯合社模式。

中寧枸杞科技有限公司經營管理總監張凱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成立聯合社是為了將合作社再集中,既擴大了規模,又提高了經營管理能力,便於“統購統銷”。“統購”可以直接降低農資成本,“統銷”又可以針對不同客戶采取不同的營銷模式,開拓市場。此外,還可以在枸杞種植、生產、流通各環節實現全程質量追溯。

只不過,目前枸杞仍屬於勞動密集型企業。

根據合作社數據顯示,種植枸杞的成本中,占比最大的屬於“人工+農資”的成本,約為67%,其次是流轉土地的成本,占19%。原因在於枸杞果實成熟後,需要人工進行采摘。“每到采摘期,男女老幼齊上陣”。

枸杞的結果周期,為每年6月中旬至8月中旬為夏果期,且夏果品質最高,可收獲6至8茬。因此每至收獲季節,擁有20多萬畝枸杞種植面積的中寧,便活躍著一支規模超過10萬的采摘大軍。

據《寧夏日報》報道,摘枸杞計件算工錢,多勞多得,1公斤3.4元。而每畝枸杞鮮果的年產量約在1500公斤左右,以此采摘費用計算,每畝枸杞的采摘成本都在5000元左右,占整個枸杞生產成本的60%以上。

對區內外采摘工來說,僅采摘一項就為其帶來10億元務工收入。

中寧縣副縣長劉宏陽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采摘成本過高成為當前枸杞業面臨的三大瓶頸之一。目前,現代化機械裝備還達不到產業要求,專業的采摘、烘幹設備仍然是制約環節。

至於其它兩大制約瓶頸,一是枸杞產業深加工轉化能力有限,規模性產品的開發更是空白,都有待充分挖掘;二是產業發展過程中前期投入資金較大,每畝地在6000元左右,連續投入至第四年才能迎來成熟期,獲得回報,而且散戶逐步退出,適度規模為上萬畝,再加上市場開拓營銷環節都需要大量資金。

當然,“大投入”也有“大回報”。

據官方統計,2015年市場普通混等枸杞平均價格較上年同期增長4-6元/公斤,最高的甚至突破了60元/公斤的價格大關,部分企業高端產品售價過百元,有公司最高等級的枸杞售價高達738元/公斤,普通枸杞也能賣到400元/公斤以上。

《寧夏日報》曾報道,2008年,寧夏枸杞鮮果開始進入廣州、深圳、上海、香港等市場,每公斤售價300元。而且備受廣大中高端客戶青睞,呈現出量價齊升的局面。

為填補枸杞鮮果冬春季節市場空白,2013年,寧夏農科院枸杞工程技術研究所與中杞集團合作,開展項目攻關,實現了枸杞鮮果在春節前後適時大規模上市。於是,從2013年開始,種植反季節枸杞至今,已經走上了常態化之路。據報道,中杞集團公司負責人稱,春節期間,他們采摘的第一茬枸杞鮮果全部銷往上海,平均每公斤價格在1200元,最高的時候可以賣到2000元。目前,上海、成都、北京等地都有客商前來訂貨,為適應市場需求,公司也增加了反季節枸杞種植大棚的數量。

張偉忠笑著稱,別看不起眼,有不少枸杞種植大戶可都是千萬富翁。

“出中寧記”

“大回報”自然吸引著資本紛紛湧入枸杞業。中寧縣域人多地少的現實,使得有經營頭腦的人將眼光投向寧夏周邊西北省份,上演著一幕幕“出中寧記”。以種植面積而論,西北五省、自治區以寧夏為最,其次為青海。

雖然寧夏過半的產量,將後起之秀青海這一全國第二大枸杞種植基地遠遠地甩在了後面,但不可小覷的是,依托柴達木盆地獨特地理氣候條件的青海海西州,枸杞種植規模由2007年的2.37萬畝飆升至2016年的44.06萬畝,發展之迅速讓人咋舌。

在“出中寧記”中,有資本輸出,有勞務輸出,也有苗圃輸出。

有統計稱,青海承包土地種枸杞的人中,百分之八十都是中寧人。當地土地承包費用低,土壤中富含鉀肥,不用施鉀肥,而且枸杞又圓又大,賣相好,產量高,這導致枸杞種植成本低。

需要說明的是,“中寧枸杞”屬於國家地理標識農產品,也是惟一被載入新中國藥典的枸杞品種,目前有國家中藥材流通追溯系統和中寧枸杞質量追溯系統來確保當地茨農利益。由於跟青海等地枸杞相比,中寧枸杞個頭偏小,當地茨農呼籲市場和消費者不能單純以大小來劃分枸杞的等級標準。

至於勞務輸出,既有采摘大軍,又有技術輸出。枸杞成熟期的時間差讓采摘大軍能夠在多地錯峰活躍。由於甘肅的瓜洲、玉門、臨夏,青海的柴達木等地的氣溫回升比中寧當地推遲,每年三月份,當本地茨農在幹完家里的農活之後,利用氣候差陸續外出幫助那里的枸杞種植戶修剪枸杞樹、指導施肥、防治病蟲害,靠“傳家手藝”家里家外掙錢兩不誤。

舟塔鄉在歷史上以“枸杞之鄉”聞名遐邇。系統掌握中寧枸杞傳統栽植技術的茨農張偉忠曾經三獲縣級“枸杞種植先進個人”,也是寧夏中寧枸杞科技有限公司特聘專家。他說,在舟塔鄉,耳濡目染加上實踐經驗,“老人小孩都是技術員”。中寧縣枸杞產業發展服務局局長孫學軍對本報記者表示,青海等後起之秀面積大,產量也大,但是中寧一直扮演著行業領軍者的角色。

比如,輸出枸杞種苗。在市場的帶動下,隨著枸杞適種地區紛紛開始種植枸杞,直接帶動了枸杞苗圃這一衍生產業,枸杞苗價格高企的同時,在枸杞定植季節甚至出現“一苗難求”的情況。對於中寧縣來說,也適時的抓住了這一機遇,為外地區域提供枸杞種苗。據測算,中寧的枸杞種苗占全國70%以上,成為當之無愧的國家級種苗中心。

除此以外,中寧還著力搭建枸杞交易中心。目前,寧夏中寧國際枸杞交易中心是農業部認定、中寧縣政府批準的唯一一家專業從事枸杞批發交易的市場,承擔著國際性枸杞交易集散地和全國性枸杞交易定價中心的重任。

於日前成立的寧夏枸杞電子交易所,更是集枸杞現貨交易、金融、倉儲與物流等服務為一體的枸杞產業綜合服務平臺。該交易所CEO蓋學琦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交易所旨在建立基於全球枸杞產業大宗現貨交易平臺。成立的本質在於解決農業初級產品的非標準化,跟工業原料消費市場所要求的標準化、穩定品質之間的矛盾。

他說,對產業的影響可概括為兩點,一是通過公信力和標準化的建立,解決供需市場交易雙方信息不對稱的難題,二是推動目前交易結構的優化和升級,為工業化原料提供和世界性交易奠定基礎,將中國特有的枸杞產業轉換為世界性產業,帶動深加工的崛起,實現產業升級和消費升級。

枸杞交易平臺的搭建,讓中寧得以擁有行業的話語權。在未來,地方政府對中寧枸杞的發展戰略歸納為抓好“微笑曲線”的兩端:引領種植前端的育種、育苗、科技研發等高技術含量的產業分工,著力做強種植後端的品牌打造、質量檢測、市場交易、產品深加工等領域。

寧夏 反季節 反季 枸杞 銷往 上海 公斤 最高 20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24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