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豪賭的背後:並購好聲音,星空傳媒將去往何處?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108/57731.html

2014年1月2日,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CMC)與21世紀福克斯(Nasdaq:FOX)對外宣布,星空傳媒管理團隊將協同CMC買下福克斯手中所持的星空傳媒47%的股份。最近兩年,黎瑞剛、田明已經將星空傳媒帶入新的發展軌道,旗下《中國好聲音》更是紅透中國。i黑馬分享的這篇文章,分析了在這一交易背後,黎瑞剛究竟希望將星空傳媒帶往何處?1.命途多舛星空傳媒歸屬的流轉背後,是數位傳媒巨頭的交相更替。李澤楷曾將星空傳媒帶到頂點。上世紀90年代初,“小超人”慧眼獨具,下註衛星電視業務,在其父資助下成立星空傳媒。一番縱橫捭闔之後,星空傳媒在獲得了數十個國家的業務和數千萬用戶的同時,也贏得了默多克的關註。1993年、1995年,默多克兩次總計出資超過8億美元,從李澤楷手中買下了星空傳媒的全部股份。買下星空傳媒之後,默多克方面派來掌管星空傳媒的正是老默著力培養的詹姆斯・默多克,而這也正是小默多克在原新聞集團的起點。彼時,新聞集團與時代華納兩家正獲得進入中國市場的機緣,星空傳媒與華娛衛視分別成為兩家美國傳媒企業進入中國市場的實體,兩家企業均獲得了落地廣東的機會。星空傳媒在起初始進入中國市場時,曾經給當時的中國傳媒界帶來一絲新意,星空傳媒市場化運營的做法和機制、模式都讓國內電視臺眼前一亮,並競相模仿。而星空傳媒也成為了中國傳媒市場事實上的黃埔軍校,現阿里巴巴的戰略投資的副總裁張蔚等一批資深傳媒人士均出自星空。星空傳媒計劃大舉進入中國市場之時,也正值中國廣電改革風氣盛起,民營傳媒業興起的時刻,光線傳媒(行情,問診)、華誼兄弟(行情,問診)等民營企業初創,一時風雲際會。此後的故事屢屢被媒體提及,新聞集團在中國市場從躊躇滿誌再到四處碰壁,終至意興闌珊,而星空傳媒也從開風氣之先,而日漸式微。2.星空易主在黎瑞剛出現之前,星空傳媒勉力支撐,一直沒有太好的表現,戰略不明,業績持續下滑,甚至嚴重虧損。2009年,時任上海電視臺臺長、SMG總裁的黎瑞剛發起成立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一年之後,華人文化即宣布從新聞集團手中買下星空傳媒的控股權,命途多舛的星空傳媒再次易主。本就熟識多年的黎瑞剛與默多克的牽手並不意外。但是,當時的交易談判並非一帆風順。對跨國公司的部門政治、繁瑣流程,黎瑞剛不勝其擾。他曾直截了當地告訴默多克:這樣香港、倫敦、紐約匯報來匯報去絕對不行,你必須找一個人來與我對接,無論這個人在新聞集團位置多高,我找到這個人,這個人必須直接能找到你,中國的事情必須你來直接過問。老默也同意,他派來的是詹姆斯・默多克,彼時,他已經被外界認為是最有希望繼承老默衣缽的人選。不久,他又派來了澳大利亞人莎拉・哈登,新聞集團亞洲地區的業務主管。黎瑞剛與詹姆斯・默多克走到談判桌前,交易框架很快劃定,交易涉及4塊資產,其中包括星空衛視、星空國際頻道、Channel V以及華語片庫。這一交易也真正開啟了中國文化傳媒跨境並購的風潮。市場期待,黎瑞剛、默多克兩位老朋友的牽手,默多克的資源對接黎瑞剛的中國背景,能夠扭轉星空傳媒的頹勢。此後,黎瑞剛也不出所料地將星空傳媒帶入到了新的軌道中。3.初試身手多數公司對虧損資產的並購重組,都會伴隨大規模的裁員減負和團隊更替,星空傳媒也不能免俗。高群耀等原有星空傳媒的人馬盡數離職,田明等一大批本土管理層加盟星空。拯救星空傳媒的計劃先從降低成本開始,接手之後,黎瑞剛、田明馬上下令讓星空傳媒從北京東方廣場昂貴的辦公室中搬了出去。另外,原有的虧損業務也被關閉。星空傳媒原本在香港有一個辦公室,星空傳媒700多部華語片庫也安置在香港,在田明接手之後,他立即著手裁減這一團隊的規模,將制作業務全部轉移至內地,降低運營成本。此外,700多部華語影片拷貝也被轉移到了上海外高橋(行情,問診)保稅區的倉庫當中。在人員更替的背後,不只是出於成本這一方面的考慮,而更重要的是,團隊對於中國市場的理解。與原新聞集團雇傭的跨國公司高管團隊不同,田明、金磊等本土草根團隊更熟悉中國傳媒市場,也更富開拓冒險精神。事實證明,黎瑞剛拯救星空傳媒這最關鍵的一步走對了。降低成本之外,在華人文化接手前,星空傳媒原有的業務壓力巨大。在可以落地的廣東省,收視率、收視覆蓋和廣告收益均下跌非常嚴重。田明著手推出了一系列新舉措,比如Channel V榜中榜頒獎活動、V品牌音樂活動以及音樂節等活動推出,逐步穩住了星空衛視的收視率和廣告收益。這些舉措只能讓星空傳媒止住失血的局面,不足以讓其重煥生機,真正的轉折契機來源於黎瑞剛和田明的一場豪賭。4.豪賭好聲音2011年5月,田明離開上海電視臺,成為星空華文傳媒CEO。在此之前,田明曾經擔任SMG副總裁。很早,黎瑞剛即看好田明的才華。“他不屬於這個體制,他是這個體制的另類,早晚會離開,他的潛能和爆發力還沒有被這個體制發現。”黎瑞剛曾經這麽評價自己的這位大學同學。當星空的平臺機會出現,黎瑞剛問田明願不願意去一試身手。田明表示只要帶上金磊等幾個兄弟,二話沒說即從SMG辭職。田明加入以後,星空開始嘗試為其他電視臺制作內容,最初的合作選擇自然是上海電視臺。在2010年完成交易之後,CMC成為星空傳媒的控股股東,黎瑞剛身兼SMG總裁、CMC董事長、星空華文傳媒董事長。但是,SMG與CMC之間並沒有直接的資本、從屬關聯,而是獨立的市場關系,星空與CMC的關系亦如是。黎瑞剛的這一安排意味深長。當時,星空傳媒曾經與SMG旗下的新娛樂公司合作,參與制作了東方衛視的《中國達人秀》、《舞林大會》、《娛樂星天地》等節目。其中,《中國達人秀》最為成功。星空傳媒與新娛樂之間的合作純系市場合作,星空傳媒與其他民營公司並無區別。這一制度安排,出自於黎瑞剛對中國制播分離市場格局的預期。但也註定,終有一日,星空傳媒會與SMG會漸行漸遠,從上海市場走出去。事實上,田明也很快就開始走出上海市場。他的第一站是廣東衛視――星空衛視此前落地在廣東,積累了一定的基礎。但幾檔娛樂節目做下來,田明感覺辛苦異常。從十數年前開始,中國民營傳媒公司就開始與電視臺合作。在這種合作關系中,電視臺處於絕對強勢地位,民營制作公司處境相當困難,他們以一定的制作費用為電視臺制作節目,節目制作費用的盈余,即為公司的利潤。這一商業模式中,制作公司的利潤與投入平衡非常微妙,多數民營節目公司會想盡辦法去節省費用,以期獲得更高的利潤,而這勢必會影響節目品質。在與東方衛視的合作中,星空傳媒、燦星也處於尷尬的位置。“骨子里,黎瑞剛和田明都想做出精品的內容,但當時,星空的生存也是重要課題。”接近星空傳媒的人士透露,“通過做節目制作合作,星空、燦星的生存還過得去,但很難有太大的發展空間。”這個時候《中國好聲音》的版權合作機會出現了。黎瑞剛和田明都希望賭一把,打破既有的制作費用模式。對兩人來說,以8000千萬元投入於一個節目當中,這絕對是一場豪賭。當時的星空正處於一個危險的當口,CMC投入的並購資金交給了新聞集團,星空傳媒帳上的營運資金所剩無幾,田明已經瀕臨斷糧的絕境。在這一情況下,他們是如何盤活現金流,啟動了這一成本巨大的工程至今仍是一個謎。當時,黎瑞剛正處於一個全新的職業轉換階段――2011年7月,黎瑞剛被調離上海電視臺,身處官場的他正在尋找機會重回傳媒領域。這種情況下,黎瑞剛絕不能輸。當時的田明也處於一個轉型階段,他辭去了東方傳媒副總裁、東方衛視的總監的優渥職位,正在轉變成一家民營公司的老板,而且是個馬上要破產的公司老板。田明也不能輸。黎、田二人手氣不錯,《中國好聲音》迅疾走紅,星空傳媒整盤棋局也一舉盤活。回望李澤楷創辦香港衛星電視、默多克大舉進入中國市場之初,誰又能料到田明這種本土的電視臺分成合作模式會成為今日星空傳媒的主宰?5.團隊難題在《中國好聲音》的合作中,田明開創了與電視臺收益分成的模式。田明的團隊充分證明了自己,很快成為了中國傳媒市場上最大的黑馬,也成為星空傳媒最被看好的合作業務。在剛剛過去的第二季中,《中國好聲音》的廣告收益超過10億元。現在來看,2014年新一季《中國好聲音》仍將創造新高,僅僅互聯網合作收益,田明就從騰訊手中獲得了2.4億元的收益。眼見田明團隊迅速崛起,一個幸福的難題出現在黎瑞剛面前,如何激勵、留住這個黃金組合?在第一季《中國好聲音》走紅以後,各色各樣的投資人出現在星空傳媒,一份份天價合約擺在田明面前。外界一度盛傳,地產巨頭萬達曾經出手邀約田明。黎瑞剛與田明這對大學同學相識、合作多年,兩人性格互補,黎瑞剛的戰略布局、行業眼光和人脈資源,輔以田明的執行力,在SMG、星空傳媒均獲得了成功。黎瑞剛有絕對的信心,田明不會從星空傳媒出走。但是,他也需要思考,如何通過市場化的長效機制,讓這對黃金搭檔長期地保持下去?出手挖角的並不只有萬達這樣的房地產金主一家。這一情形並不陌生。在上海電視臺的10年中,黎瑞剛幾乎天天面對。他了解市場化激勵的應有的所有技術手段,但動彈不得。而今,脫身於上海電視臺行政束縛之後,在充分競爭的市場化環境中,黎瑞剛必須找到解決的方法。如何留住田明?據悉,隨著星空傳媒業績向好,跟隨田明投身而來的原SMG員工們收入已經大幅改善,對比當下SMG整體業績、利潤大滑坡的境況,星空傳媒的員工當可以滿意。但是,這仍不充分。在傳媒行業當中,領軍團隊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一人、數人往往決定一個公司的興衰,放眼中外,派拉蒙、迪斯尼、夢工廠等好萊塢巨頭的興衰,莫不如是。當下,華誼兄弟等國內傳媒公司的成敗也均仰仗某位導演、演員的表現。正因為如此,斯皮爾伯格、卡梅隆、布拉德・皮特、馮小剛、葛優等最具票房號召力的導演、演員,所在公司無不給予長期厚約,以期鎖定其長期的市場回報。黎瑞剛也深諳其中道理。他必須得同默多克父子談一談。6.買下星空團隊難題之外,市場原本廣泛期待的黎瑞剛與默多克緊密攜手的場景一直也並未見到。在星空傳媒的舞臺上,所見的是黎瑞剛的獨舞,老默基本上是蹤影全無。此時的默多克無心他顧。過去數年,英國的竊聽醜聞調查對新聞集團產生了重大影響,默多克忙於調整新聞集團在全球媒體版圖的布局。美國本土之外的資產,一方面,對英國天空廣播公司之類的戰略資產,新聞集團不遺余力地尋求增加話語權,並尋求加強控股權。而對於鳳凰衛視這樣持股比例不高、話語權不大的公司,老默決意要漸漸退出。2013年2月,默多克突然宣布在公開市場出售總計5.28%的鳳凰衛視(02008.HK)股份,以折價的形式出讓,脫身意願明顯。10月,默多克將余下12%的股權全部轉讓給了TPG,徹底退出。默多克已經無力、無意在中國業務上有更多的投入,黎瑞剛正計劃對星空傳媒施展一系列的戰略調整,他找到默多克,建議新聞集團退出。黎瑞剛與詹姆斯・默多克再次回到談判桌。但與三年前相比,情勢已悄然發生了變化。本土團隊主導的燦星強勢崛起,星空傳媒原有的頻道資產勢同雞肋,詹姆斯・默多克手中籌碼無幾,唯一能談的只剩價格。接近交易的人士透露,最遲至2013年7月時,福克斯同意盡數轉讓股份。而後,雙方經歷了一些合同細節敲定、政府部門的審批等等一系列程序。在二十一世紀福克斯與華人文化發布的新聞稿中,雙方並未透露此次交易的具體價格。據接近交易的人士透露,對比兩年前星空傳媒估值上漲並不是很多。默多克徹底地從中國布局的窘境中脫身。2013年8月,黎瑞剛飛赴紐約參加WPP董事會時,兩人長談多時,但兩人不再談及中國的媒體生意。7.新星空在此次交易當中,華人文化產業基金與田明為首的團隊出資買下了原二十一世紀福克斯所持星空華文傳媒的股份。黎瑞剛一舉破解團隊激勵以及與跨國公司股東溝通成本太高的兩個難題。一個更為穩固、長效、面向未來的治理結構。沒有了外資股東的羈絆,黎瑞剛和田明將會有更大的自由,去調整星空傳媒的戰略和發展。在整個“新星空”的布局中,《中國好聲音》無疑是最為關鍵的資源。在連續經歷了兩季的成功之後,《中國好聲音》的品牌、市場價值越發明顯,極有可能在2014年創造一個新的營收記錄。1月3日,與這一新年傳媒並購首秀互為呼應的是,星空傳媒旗下燦星制作的開年新秀《中國好歌曲》登陸央視3套黃金檔,收視近2,一舉擊敗湖南衛視《中國好歌曲》第二季的首播收視率,再度獨領風騷。《中國好歌曲》一類節目應是星空傳媒未來發展的一個重要信號。就在不久前,田明曾公開承諾2014年將在原創節目上發力,《中國好歌曲》的成功彰顯了星空傳媒在引進消化海外模式之外,在原創節目方面同樣後勁十足。此外,黎瑞剛、田明計劃讓星空在新媒體等嶄新的領域空間進行投資。而針對Channel V等頻道,田明也計劃著手做一些戰略調整,三家頻道在海外播出平臺獲得了一些戰略價值,經濟回報並不算太大。現在,田明開始考慮在這一領域投入。在國內市場,星空傳媒的瓶頸依然存在。當前,星空傳媒的落地還只是局限在廣東一省,落地權很難擴大,這也註定了星空衛視很難有太大的經濟回報。在目前大熱的影視劇市場,田明已經開始有所投入。星空傳媒擁有全球最大的華語片庫,之前主要是定位在發行市場,現在希望進入到電影制作當中,以期進入快速增長的中國電影、電視劇市場。在一系列的戰略實施完成以後,星空傳媒將會尋求登陸資本市場,一家真正民營、市場化的傳媒娛樂集團將會崛起。 相關公司: 數據來自 創業項目庫 作者:趙曉悅 | 編輯:weiyan | 責編:韋
豪賭 背後 並購 購好 聲音 星空 傳媒 去往 何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773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