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香港股市历史上十次暴跌 钱在谁的口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f36780100layp.html

第一次,1974年石油危机

恒生指数跌到150点,那时候是全世界经济大衰退。

香港股市现在每天成交量只有500亿,很多人说很少、很惨,但你知道1974年石油危机的时候,只有900万。

但不用2年,恒生指数升了3倍。

第二次,1976年毛泽东去世

恒生指数跌了20%,由400多点跌到300多点。

两年后恒指升了5倍。

第三次,1983年港币大贬值

恒生指数1800多点跌到600多点。

当时从1美元兑5块多港币跌到8块多,还传说港币会变水,将继续跌到1美元兑20块

那一年很多事情发生, 怡和迁册百慕大(注1)。

其后香港股市升了6倍。

第四次,1987年全球股市暴跌

恒生指数差不多4000多点跌到1800多点。

美国股市一天暴跌22%,香港停市4天。

后来两年升了2倍。

第五次,1989年64

恒生指数由3300多点跌到2000点。

之后升了1倍半。

第六次,1990年伊拉克打科威特

股市从那以后3年时间升了4倍半。

第七次,1995年霸菱事件。

当时股市也是大跌,其后恒指升了2倍半。

第八次,1998年索罗斯攻击香港联合汇率

还有港基银行挤兑、百富勤倒闭等一连串消息,股市也是暴跌,错误得离谱。

之后股市由6000多点升到18000多,差不多3倍。

第九次,2003年SARS(非典)

恒生指数过后从8000多点升到3万多。

第十次,就是现在美国次按危机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历史就是重复,但不是简单的重复.

为什么不是简单的重复?因为总有人坚定地认为,我们的这一次有别于历史上以前的N次.

涨的时候还可以再看涨是因为我们现在的经济特别地好,所以还会涨;

跌的时候还可能再跌是因为我们现在的经济特别地差,所以肯定还要跌;

但前年五千点以上谁不知道那时的经济基本面特别地好,许多企业的赢利水平都创了历史新高;

现在是地球人都知道全球的经济基本面特别地差.

 


香港 股市 歷史 上十 十次 暴跌 錢在 在誰 誰的 口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425

漠視十次地震先兆貪官害死人

2013-04-25  NM
 
 

 

上週六的雅安七級大地震,奪去二百條人命,毀掉六萬多間房屋,並暴露了中國政府仍然漠視地震危機,忘記上次汶川地震的教訓。這二百人本來可以逃過一劫。本刊調查得知,四川在今年頭四個月已錄得不尋常的十次地震,但從無直接向大眾發放消息,而新上任的副總理汪洋在雅安地震前四天,又靜雞雞到地震局聽取匯報,背後似乎要為了習近平的新政權維穩,另有內情。事實上,中美專家早已警告雅安一帶會有大地震,然而地震局及市縣官員卻充耳不聞。雖然災民為家園及親人呼天搶地,但中港民間響起反捐錢運動,有內地網友更說:「五年前以捐款為榮,五年後以捐款為恥。」○八年汶川地震,八萬人死亡,其中北川中學把千三名孩子掩埋,剩下一個個書包散落在豆腐渣瓦礫中。那時眼眶通紅的香港人,共捐了近二百億,希望悲劇不再發生。五年過去,當年調查豆腐渣的維權人士譚作人仍被關在寃獄,中飽私囊的貪官卻舞照跳,港人善款被揭用來建成政府官員的豪華辦公室,或許也被用作掩口費,叫枉死了子女的父母收聲。偏偏梁振英為向中共獻媚,建議撥款一億為四川賑災。這一億公帑,相比中國地震局今年獲政府批出的近四十一億元預算,只是九牛一毛。中國地震局從不缺錢,單是用在公費吃喝外遊花的,去年就高達五千七百七十萬,但用於地震預測的開支,只有三千八百萬,佔總開支不足百分之一!

上週六,記者在深夜抵達四川首府成都,但要到重災區,先要開車到雅安市,本來只是四十五分鐘的車程,因為軍車救災封路,最後要步行三十五公里共五小時才能到達,然後又要再行五句鐘至靈關鎮。靈關鎮是寶興縣其中一個損毀嚴重的地方,落後的農村幾乎全部房屋都受損,樓牆崩塌只剩下支架。居住在靈關鎮磨刀村的黃樹剛夫婦,地震發生時剛好在山上施肥,得以逃過一劫,但三層高的家園在地震中倒塌粉碎,現在只能棲身於貨車車架中,靠僅餘的蔬菜和米飯充飢。望着昔日的家園今日變成一片頹垣敗瓦,兩老欲哭無淚。黃家多年來只靠每個月九百多元的下崗津貼和種菜過活,原來的房子在廿多年前建下,總算有瓦遮頭,不料一場地震令僅有的家當盡毀,前路茫茫:「蓋一個房子要二十多萬,我們是不可能蓋起來的啊,只能再看政府辦吧!」

雅安拒裝預警系統

五年了,政府絲毫未有吸取汶川地震的教訓,中國地震局仍未建立一個全國性的預警系統,只以部分地區如福建作為試點,但位於活躍地震帶的四川,偏偏不包括在內。○八年川震後,民營的成都高新減災研究所效法日本,研發了一套地震預警技術系統,所長王暾本來在奧地利讀理論物理,川震後回國找來四川、福建、雲南省等地震分局的專家交流,希望在偵測到地震後,偷取幾秒至幾十秒時間發出警報,好讓市民逃生。

為了推廣系統,研究所在兩年前將五十五套監測儀送給甘孜州,翌年四川省自貢市政府花了二百一十萬安裝系統,後來汶川、北川縣的政府舉手參加試用。成都政府也花了七百五十萬買下系統。該系統收費,視乎覆蓋面積大小而定,但也不過是幾百萬元。

二十日那天,研究所準確測到地震,早在八時○二分,四川汶川電視台就突然中斷節目,插播防震減災局和成都高新減災研究所的緊急公告:「四川蘆山正發生有感地震,汶川將震感輕微,請做好避險準備。地震橫波還有42秒到達。」接着倒數計時。同一時間,成都的市民亦從電視畫面上的地震預告,偷得二十八秒逃生。

災難面前,市民與死神競賽爭分奪秒,只要多出三秒,傷亡可減一成四,二十秒更可讓傷亡減少六成三。雅安市民本來可有五秒逃難,但雅安市見這民營系統並非由中央強制性安裝,連幾百萬也慳番。到了八點十六分,即在地震後十四分鐘,雅安政府才透過地震官網公布地震數據。最後讓本來有機會逃生的近二百人枉死,一萬二千多人受傷。

政府歎慢板,公司設在成都的王暾無奈地對本刊說:「本來我們做主動,向雅安政府推廣系統,打算在五月時先在學校安裝系統,豈料還是趕不及了。」他肉緊說:「我們要在災難之前做好準備!」

政府無預警,不少居民卻早感不妥。記者在雅安市解放軍第三十七軍醫院找到蘆山縣清源鄉蘆溪村的郭大姐,地震發生時她在屋外,十三歲的女兒在二樓,被倒塌的天花砸中,頭、手、胸多處骨折,還未脫離危險期。「地震來得兇啊!那時娃娃還未起床,房子忽然倒下一大半,人就出不來了!村裡人挖了十多分鐘才把娃娃給拉出來呢!」兩母女憶述,早在個多月前已感覺到一兩次微震,「前個月有過搖晃呀,可是就搖幾下過去了;我們鄉裡人嘛也沒注意,怎想到突然地震就來了!」原來自汶川地震後,政府提供的防震教育一般只在城市推廣,未能覆蓋至農村,不少鄉村災民也直言當地未組織過地震演練。

另一位來自天全縣的傷者景陳平指,村中的防震措施只有海報標語,卻不見加建任何防震裝備:「娃娃在學校有過一次演習,但對農民就什麼都沒有。」

記者翻查地震局的網上地震數據記錄,自從○八年汶川發生大地震後,四川在該年及翌年有多次三至五級的餘震,至一○年起便沉靜下來,每年地震平均只有一、兩宗,強度屬三至五級。

但本刊發現,今年一月底開始,四川竟斷斷續續發生近十次地震,其中綿陽市在二月,曾有四點七級地震,蘆山、寶興縣亦在四月四日發生過三點二級地震,汶川更在三月九日及四月十九日發生過四點五級及三級地震。

如此頻繁的地震,當局沒有警惕市民。但非常湊巧地,地震發生前四天,副總理汪洋跑到地震局探班、聽匯報。平時官員出巡視察,必定有官媒鋪天蓋地跟在身後,但這次連中央電視台也沒有報導,只在地震局網站內發布。

兩天後,四川政府突然舉行了一次跨區救援演習,模擬發生四川某地發生七級以上強震,成都、樂山的救援人員出動,雅安的消防人員到場支援。網民在災後不禁大罵,懷疑當局為維穩,存心隱瞞地震先兆。

美中專家早警告

早在○八年川震後的七月,美國地質調查局地球物理研究員Thomas Parsons連同兩名專家在《自然》雜誌網站發表論文,指出受汶川地震所影響,四川盆地及龍門山斷裂帶的邊界壓力會上升。當時他們曾警告,四川內部分地區包括雅安、昆侖、成都東南方、鮮水河地震帶都是高危地區,隨時發生較大餘震。不過雅安當局即時否認,說「沒有發生大地震的可能性」。「就算○八年川震嘅斷裂層無再震,同一地區的其他斷裂層一樣會震!」Thomas回覆本刊時反駁,餘震可以長達十年才發生,而汶川與雅安位於同一地震帶。由於上次汶川地震美國地質調查局定為七點九級,他預計餘震範圍可以多達三百公里,而上次汶川的震央與雅安的震央相距約一百多公里,因此他視這次為汶川餘震。港大地球科學系教授陳龍生補充:「汶川與雅安同樣位於龍門山地震帶之上,地震帶長達五百多公里,無論今次是否汶川餘震,二者都有關聯。而且兩次地震的形態相似,壓力方向一致由東南向西北,且一樣因西藏高原向華南板塊擠壓而地震。」而雅安地震與汶川地震相差一級,能量相差約三十倍。強國政府一直自視已超英趕美,漠視海外專家研究,但連國內專家的警告,官員也不聞不問。去年四月,醉心研究地震預測的中國地震局蘭州地震研究所研究員郭安寧與學生發表論文,計算大地震的周期。他們預測,○八年汶川地震會令在龍門山地震帶旁邊的鮮水河斷裂帶,發生七級以上大地震,跟Thomas的研究結果吻合。「當時我們預測最大可能的地點是在道孚縣的一百公里範圍內,離現在地震的震央蘆山剛好是七十公里!」他解釋,雅安位於鮮水河與龍門山一帶的交界位置,研究發表後,沒有政府官員接觸他。「我們的傳統方法,不是靠科學儀器偵測地殼震動數據,他們(地震局)會用很挑剔的眼光來看,不會得到官方認可。」內地政府一直拒絕承認民間的地震預測,以免漏報要孭鑊,但郭安寧的父親郭增建曾經利用地震的周期性,九九年準確預測出當年台灣會有七級以上地震,同年台灣發生百年最強的九二一七級大地震。「中國經過了多年的地震觀測,地震帶早已摸索出來了,像龍門山這種地震帶肯定會發生大地震,我們建議當局把房屋加固防震,尤其是在農村試行,這樣地震的代價可以減少!」日本、土耳其及意大利等地亦有中長期的地震預測,但這些預測不是用來嚇人地震了、快走佬,而是令政府會長期根據專家所製的地震帶地圖加固房屋,令房子可以穩固矗立至少五十年。郭安寧亦只希望「未來五十至一百年的房子能做好一點。」

豆腐渣依舊

一群香港工程師於○八年的汶川地震後,創辦「無國界工程師」,協助災區重建。創會主席黎廣德表示,農村房屋要做加固工程,大約要一萬元,主要是建石屎柱、修葺屋頂。「四川地震帶是高危,地區政府有責任展開農村加固工程。」由於農民欠缺技術及金錢,他指地方政府可以委託工程公司及撥款支援,「不過鄉鎮政府好少做到咁基層,即使香港政府捐錢去,交到四川政府手上,也只做城鎮工程,不會去到太偏遠。」該會曾向香港政府申請撥款數百萬元,希望跟四川社科院合作,協助農村房屋加固及教導村民維持生計,但申請不獲批,加上內地政府對非牟利組織設下很多限制,所以該會也要改變定位。現任主席譚潔瑩表示,○九年開始轉營加強教育,是次四川地震又再引起外界討論應捐款到可信任的機構,譚坦言:「即使收到捐款想我們去幫農村房屋加固,我們也要解決重重關卡先行。」○八年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曝光,當時國務院下令汶川在災後重建條例,要求重建的建築物合格,講明要有增強建築物防震能力。結果一二年國家審計署踢爆有六十三個重建項目有問題,大部分工程偷工減料,如地震毀壞的道路未達標、學校剛重建完即鋼筋外露,甚至有裂縫。今年四月中,中央電視台更揭露綿陽市一家建材企業生產「瘦身鋼筋」,將本來十毫米的鋼筋用機器拉長至剩下八毫米,更引述消息指瘦身鋼筋已用於建設學校、安置房及流向農村市場。前總理溫家寶在○八川震後信誓旦旦說要求地震部門加強監測,防止造成新傷亡。結果五年後,雅安地震再次奪去近二百人性命。

孤村災民自救

雅安地震過了三天,無家可歸的村民都焦急了,救援的帳幕被鋪未到,儲糧也進入倒數階段。有人拿着「請求支援」的紙牌站在公路邊,但靠政府不如靠自己,災民自發互相支援,希望捱過難關。今次災情最嚴重的地區,是由震央蘆山縣至寶興縣一帶的鄉鎮。由於這處屬山脈地形,村落散落在深谷中,連直升機亦難以空投物資,只靠一條老舊狹窄的省道210貫通,一旦遇上山泥塌方即頓成孤島,隔斷居民的生命補給。記者在地震後翌日趕赴災場,當時此條省道仍未搶修好,救援人員只能帶同食水、乾糧和藥物,徒步翻越五十多公里山路,才能進入寶興縣「前門」靈關鎮,需時五個多小時。這路段曲折崎嶇,隨處可見到遭大石壓毀的貨車,甚至仍有碎石流沙不時從山上墜下,行人均須掩頭狼狽跑過。由於餘震不斷,武警遲至第三天才打通到寶興的道路,令大量運送物資的車輛堵塞在路上,嚴重影響救援及發放物資的效率。由於欠缺有效率的統籌指揮,結果率先入村的是私人企業的物資,例如:康師傅、農夫山泉的乾糧麵食。有參與救援的人員透露,由於重慶、成都等市都派員救援,而康師傅等民營企業,甚至有網吧、電訊公司等私自組織救援隊,各路人馬的車輛紛紛湧入,公路又給大石堵住了,幫助清理路面的挖泥車卡在中間,幫不上忙。

百家大鑊飯

與其望天打卦,靈關鎮鐘靈村的村民在空地上煮起「大鑊飯」,各戶將沒被地震埋掉的食糧捐出,煮成白飯、芽菜豬肉兩大鍋。全村有六十戶,他們趁沒有餘震時回到危房,搬走僅有的蔬菜,菇類,米粉及白米等,集中存放。「節省一點,大家還夠吃一段時間啦。」村民更邀請記者及救援的解放軍分享僅有的食物。該村大部分的房屋都倒塌六、七成,村民呂鳳桃說地震時一家三口在二樓睡覺,他們從露台逃走,僅一分鐘房子就倒了。大部分村民成功逃離,但一名七十九歲的王伯伯來不及,「給房子活埋壓死了,地震後所有人跑去救他,十分鐘就拉他出來,但那時候已經快不行了。」 最後他的兒子跟村民合力把父親埋葬,救援隊也還未見蹤影。直至當晚十時,呂鳳桃看到首批救援人員步行入來。但到了第三批,什麼物資也還沒到手,「水、食物、物資、帳篷都還沒有。」村民擔心有餘震,紛紛在戶外地方自製「瓦遮頭」,幾支竹、一張帆布成了一家的蝸居,有村民則將中型墨斗貨車,改成臨時住所,跟鄰居同住。

省路多年未修

210省道成為寶興縣跟外界聯繫的唯一生命線,天災堵路只能怨天,但人為失誤罪無可恕。有當地政府官員卻私下向記者透露,這條210省道是數十年前設計,車流負荷低,早在○八年汶川大地震時已多處塌方,後來蘆山、寶興、靈關的居民,於○九年提出要興建一條「雅馬高速公路」,連接雅安至阿壩州的馬爾康,打通這塊險要蜀地。「這在縣、巿、省的人大上都提案過的呀!這是寶興居民的生命線,一條小省道哪能負擔幾萬口人生存!」但領導層卻愛理不理,結果這次地震令210省道三十多處塌方,令救援、物資遲遲未能到達寶興縣。記者在靈關鎮遇上姓晏的四川民間救援人員,他說原本計劃入寶興,早上天未亮就有二十二名隊員出發,但中途有飛石,部分隊員被武警截停,只有四個繼續行程,「前面路還有危險,也太長了,現在又只有軍車才能進去。」要前往寶興,還要在崎嶇的山路走至少五小時,最終,他們也打消去寶興。該地方政府官員表示,地震初期交通調配失當,也是令主要通道一再堵塞的原因。他稱按例應由交警指揮哪些車輛可進入省道,但事發後軍區、武警、特警、消防以至各地的醫療義工隊紛紛入內,交警未能跟武警、特警協調好,堵死本來已狹窄的山路,「可能他們出發點是好的,但太多大車根本進去不了,後來才實施交通管制已經太遲。」

地震引發核危機

○八年汶川地震,各界一直擔心堰塞湖問題會帶來更大災難,今次雅安地震,當局迅速解決堰塞湖問題,但更令人擔心的,其實是四川會如日本福島一樣爆發核危機。自六十年代起,由於四川鄰近一帶被發掘出多種核原料如鈈、鈷、鈾,故早被國家重點發展為核工業重鎮。中國環境保護部雖然已於地震發生當晚,極速公布所有四川內的核設施未被破壞,輻射監測正常;但本刊卻發現,離雅安市三百三十公里,中核集團旗下的中核建中核燃料元件有限公司,卻在兩日後於網頁公布,公司設施於地震發生當日「震感強烈」,並已第一時間啟動「核應急預案」,目前尚在「應對工作之中」。翻查資料,這公司多年來從事製造核供熱堆及試驗堆,被稱為「核電糧倉」,替中國多個核電站,包括大亞灣核電站及秦山一、二期核電站供應燃料。本刊在週二曾致電該公司查詢,發言人承認,地震當日的確感受到強烈震感,又指目前基地運作正常,至於其他鄰近地方的核設施情況,以及為何那些公司不作公告,他則表示不會作出評論。事實上,除了這所核燃料公司,四川雅安一帶最少有七組大型核設施,而且更為接近今次的震央,其中包括設在離震央僅一百三十公里的樂山市內,同屬中核集團的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設備製造廠及又名「八一四廠」的四川紅華實業有限公司,這兩間廠主力研究核軍用設備,而另一間名為樂山核聚變研究院的,則從事核研究。

全國最大核基地

另外,距震央一百四十公里、位於成都的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號稱全國唯一大型綜合性核科研基地,內有六座核設施,其中一座更設有核反應堆。另一軍事要塞中核四川環保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位於離雅安四百多公里的廣元,該廠前身為著名的「八二一廠」,多年來一直生產軍用核材料,存有大量放射性廢物,是國內其中一間最大型的軍事企業。至於離雅安二百六十公里的另一軍事重鎮綿陽,則是中國核彈及氫彈的研究基地,位於該處的「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早於六十年代已研發出全國第一顆原子彈及氫彈。早在○八年,汶川發生大地震後第二天,該處所有核科學家全部撤離,而國務院則在地震發生後一星期內召開記者會,指稱所有相關核設施正常。雅安市一帶共有四條主要斷裂帶,其中龍門山地震帶及龍泉山地震帶正正包圍着這一區的核設施。○八年的汶川地震,中國環境保護部部長周生賢曾對外公布,地震掩埋了三十二枚放射源,最後僅收回其中三十枚,剩餘的兩枚只探測到具體位置,僅能在周邊劃定安全防護距離及安全警戒。換言之,地震之後,雅安隨時要面對更為恐怖的核危機。


漠視 十次 地震 先兆 貪官 害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901

危廢運輸:“冒牌軍”橫行 “十次傾倒,九次問題出在運輸環節”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0769

每年有8500萬噸危險廢物未被利用處置,去了哪兒沒有答案,原因之一便是危險廢物的運輸環節亂象叢生。 (CFP/圖)

運輸危險廢物,猶如路上移動的“炸彈”。原本理應環環相扣的監管流程,實際上漏洞百出。不僅無資質、超資質的車輛充斥行業,而且正規企業亦在買賣資質。而通過層層掛靠、轉包,涉嫌違規的產廢和處置企業卻難以追責。

8500萬噸危險廢物,如果用載重10噸、長度約10米的大卡車進行運輸,共需要850萬臺。假設將這些裝滿危廢的卡車首尾相連排成一列,則可以繞地球赤道兩圈有余。

這是全國每年產生但未被利用處置的危廢數量。

上述數據來自環保部固體廢物與化學品管理技術中心主任淩江2015年6月的公開撰文。據專家估算,當前全國每年危廢的產生量約為1億噸,而實際的利用處置量僅約1500萬噸。

危險廢物,是指列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或者經鑒別具備腐蝕性、毒性、易燃性、反應性或者感染性的廢物。很多危廢與普通人生活息息相關,醫院用剩的醫療廢物、一些廢舊電池,都是我們生活中常見的危廢。一節一號電池腐爛在土壤中,能使1平方米的土壤永久失去利用價值。

其中,近年時常見諸報端的非法傾倒便是危廢未被利用處置的去向之一。南方周末記者根據公開報道梳理,僅2013年至今,因在運輸途中非法傾倒危廢而被查處的案件就逾20起,涉及江蘇、廣東、浙江、河南等多個省份。

“工業產生的危險廢物,是危險品中危害最大的一類。一旦非法傾倒於田間地頭,對土壤的影響則是很難估量的。”蘇州一位從事危廢運輸的業內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

“十次傾倒,九次問題出現在運輸環節上。”上述業內人士說。不同地方的多位危廢運輸從業人士也肯定了這樣的判斷。在危廢運輸處置行業中,這已是“公開的秘密”。

按規定,廢棄物除自建設施進行利用處置外,大部分需經過運輸環節,由產廢企業轉至處置企業進行安全處理。然而,據多名業內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危廢運輸行業亂象叢生,無資質經營、非法掛靠,成為行業默認的普遍現象。

蘇明(化名)對此深有感觸。他是蘇州一名具有正規資質的危廢運輸企業老總。他現在的工作除了運輸危廢,還要動員員工搜找違規車輛。

劣幣驅逐良幣

2015年7月14日,江蘇昆山的公路上,執法車輛警燈閃爍。一場交通執法車前後夾擊違法貨車的好戲引得路人圍觀。

貨廂上堆滿碩大編織袋的貨車被兩輛交通執法車追上,並逼停在城郊的違法車輛停放場地,過磅、驗貨。經執法人員調查,車上所載貨物為含銅汙泥,屬危廢的一種,而貨車並無危廢運輸資質。

這起交通執法背後的舉報者,是蘇明所在企業的員工。這家企業正自發開展民間調查,上街搜找違規的危廢運輸車輛。這已是該企業第7起舉報案例。

危險廢物經由產生、運輸、處置三個環節,三者的監管缺一不可。“按照正常順序,應該是由產廢到運輸再到處置的過程。然而,目前的情況是:產廢單位與處置單位聯系,處置單位尋找擁有車輛的車主‘合作’,車主再去尋找有資質的運輸公司進行掛靠。這樣一來,原本處於中間環節的運輸成為了這一鏈條的最末端,而合法經營的運輸公司則被架空了。”江蘇一位環境監察執法官員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一些有資質且願意出借資質的運輸公司,一年僅掛靠費就能賺50萬元,而成本幾乎為零。”蘇明感慨,反而像他這樣的“正規軍”,卻難有人問津。

蘇明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每每去和產廢方、處置方尋求合作,對方多會拒絕。產廢方會說,他們的業務都是直接打包給處置企業的,所以不和運輸公司直接合作;而處置企業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多是以低成本去掛靠一些車輛進行運輸。在違法成本極低的情況下,沒有處置企業會願意花高價錢與正規運輸企業進行合作。

“一旦處置單位承擔了處置和運輸兩個環節的工作,則被運輸的危險廢物究竟是按要求運入處置廠進行了處置,還是在半路為了節約成本被隨意傾倒、掩埋,處置單位如果造假,執法部門很難監察到。”上述官員說。

況且,正規運輸企業的車內裝有攝像頭全程監控,也使得處置企業節約成本非法傾倒成為不可能。

而昆山一角,正是危廢運輸行業亂象的縮影。無資質運營和非法掛靠兩大危廢運輸亂象,還不僅發生在昆山。據南方周末記者搜集和求證的信息,全國多省份均存在上述亂象。

根據固體廢物汙染環境防治法和《道路危險貨物運輸管理規定》的要求,危險貨物托運人應當委托具有道路危險貨物運輸資質的企業承運。危險貨物包含很多種,而危險廢物則特指危險貨物中的廢棄物,是其中特殊的一類。交通運輸部有明確規定,僅擁有危險貨物運輸資質的車輛不得從事危險廢物運輸。

運輸危廢的車輛除了要滿足危險品運輸的所有條件之外,還要附加環保要求如車輛清洗、環境風險防控等方面。與普通危險品運輸相比,從事危廢運輸的車輛管理要更嚴格,應對事故、風險的要求更高。

然而,目前行業內充斥著“冒牌軍”。上述被查處的違規貨車,擁有危險品運輸資質,但不具備危廢運輸資質。司機也向南方周末記者坦承,運了“不能運的東西”。

運輸企業無資質或超資質運輸的問題,還不止發生在江蘇省。2015年1月15日,江西樂平法院判決了一起無資質運輸並隨意將工業廢液傾倒入河流的案件,非法傾倒者獲刑兩年並處罰金。

2015年7月14日,江蘇昆山的交通運輸執法部門正在追蹤一輛無資質運輸危險廢物的貨車。後者正是正規企業舉報的。 (南方周末記者 嶽家琛/圖)

“正規軍”的 秘密

無資質或超資質運輸危廢,只是危廢運輸中的亂象之一。而無相應資質的車輛掛靠正規企業,則已是“正規軍”中的公開秘密。

南方周末記者隨上述業內人士走訪了昆山一家危廢運輸企業看到,該企業危廢運輸車輛隨意停放,運輸危廢的車輛即為普通貨車,沒有任何防護措施,危廢車輛停車場與周邊田地之間也沒有圍墻。“一旦出現事故,對於安全的威脅不堪設想。”該業內人士表示。

2015年5月14日,兩輛貨車準備隨意傾倒危廢時,被昆山市交通運輸部門查獲。經查,該車車身上塗有“時鉆環保有限公司”字樣,後者為昆山具有資質的危廢處置公司之一。然而,南方周末記者將車牌號“蘇EU6722”輸入江蘇省運輸信息網查詢後發現,這個車牌歸屬於蘇州市吳江區長天快運有限公司所有,這是一家非危廢行業的運輸公司。

有多位業內人士表示,該車即為掛靠車輛。南方周末記者致電長天快運有限公司詢問掛靠事宜,得到該公司尹姓負責人肯定的答複,並表示需繳納掛靠費8000元。該負責人還表示,公司目前有逾三十臺掛靠的危廢運輸車輛。

對於掛靠問題,國務院安委辦自2014年起有明確要求:堅決禁止任何形式的掛靠車輛從事危險化學品道路運輸。

南方周末記者同時聯系了昆山市晨曦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等三家有資質的運輸企業,對方也都回答可以掛靠,費用從8000元到1萬元不等。而掛靠現象,亦不止昆山。

南方周末記者以私家貨車車主的名義致電山東一家運輸企業詢問,對方表示可以掛靠。南方周末記者又隨機選擇了幾家廣東等地的企業,亦得到對方肯定的答複。

廣東佛山一家從事危廢運輸的企業——神都環保服務有限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在明確得知請求掛靠的車輛是普通農用車,並不符合處置運輸車輛要求的情況下,仍向南方周末記者推薦生意:“工廠的廢物你們敢不敢去拉?有點違規的。”

聯單制度難“聯單”

為了規避風險,一些處置單位並不會直接找到掛靠單位,而是與擁有運貨車輛的私人車主進行掛靠“業務合作”,再由私人車主尋找有危廢運輸資質的企業進行掛靠。一旦出現問題,“這是運輸企業的責任,與處置單位無關”。

上述案件的處置單位蘇州市時鉆環保有限公司一位潘姓負責人表示,該事件對於處置單位沒有產生任何影響。“掛靠的車子有問題,由他們負責,罰他們的款,和我們沒關系。”

該負責人表示:“我們處置企業的主管單位是環保局,而非交通局。只要環保部門有一個明確的文件下來,我們根據要求,該怎麽執行就怎麽執行。但是現在環保部門並無相關文件。”

“如果它(指掛靠單位)的車輛進不了環保部門的系統備案,不符合環保局的規定,那我們就沒轍了。”上述負責人說。

而這一案件的產廢單位,其中昆山元茂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回複南方周末記者: “我們都是按照環保部門的要求,選擇的運輸車輛都是在蘇州固廢中心備案的。”

按照正常程序,危廢產生企業需要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報批危險廢物轉移計劃,批準後,需由產廢、運輸、處置三方企業共同填寫《危險廢物轉移聯單》,產廢企業在環保部門的運輸車輛備案系統中選擇系統通過的車輛,方可轉移危廢。

然而,就是這些通過了環保部門登記備案的車輛,卻多無危廢運輸資質,並在運輸過程中被交通部門依法查處。

“環保部門在源頭把控上沒有執行交通部門對危廢運輸的要求。”昆山多位危廢運輸企業負責人這樣說道。

“如果聯單制度得以嚴格執行,運輸企業就難以違法。”清華大學教授蔣建國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

在太倉市(由蘇州市管轄)一名環保部門官員看來,產廢、運輸、處置三者應該是相互獨立、相互制約的關系。“現在好比一個商場放了很多小偷進去,再喊警察抓賊。”昆山一家危廢運輸企業負責人表示。

環保部門負責監管產廢單位,由於這一環節監管存在問題,導致了危廢可以不合規流出,從而使得下一環節道路運輸的監管吃緊。一名昆山公安執法人員稱:“希望環保部門可以從源頭上抓好,否則僅僅依靠數量有限的執法人員在路上查車,這樣的力度很有限。”

南方周末記者就上述問題聯系昆山市環境保護局副局長張偉,對方表示,昆山環保部門一直在加大力度查處環境違法案件,對於南方周末記者反映的問題,會認真進行調查。

2015年7月10日,昆山市環保局印發了《2015年度昆山市危險廢物規範化管理工作方案》。方案對產廢單位和處置單位的監管提出了相應措施,但尚未對運輸環節進行規定。

危廢運輸環節由交通部門監管,在危廢運輸企業的資質掛靠問題上,一危廢運輸企業負責人表示,目前昆山鮮有查處資質掛靠的案件。

由於這一環節中資質掛靠監管的問題,導致了處置企業的車可以使用掛靠來的資質從事運輸,這又為下一環節對處置單位的監管增加了障礙。“(處置企業)做個假危廢接收單,實際車子半路找個山溝溝倒掉了,如何監管?”前述太倉環保部門官員說。

2015年5月14日,兩輛貨車欲隨意傾倒危廢時被抓獲。貨車車頭標有“危險品”,但卻是沒有危廢運輸資質的“掛靠”車。 (南方周末記者 嶽家琛/圖)

“要想解決, 並不難”

上文案件中,產廢單位和處置單位的解釋均沒有錯。二者確非交通部門主管。然而不論是昆山環保局還是昆山以上的各級環保主管部門,均沒有規範運輸環節的文件。各級交通部門雖做了明確規定,卻無權管理到產廢和處置單位。

於是,企業有了空子可鉆。

“按照新環保法的要求,地方各級人民政府要對轄區環境質量負責。因而說白了,杜絕危廢運輸環節的違法行為造成的汙染是各級政府的責任,不能因為政府下設職能部門之間的權責關系而致使問題滋生。”太倉環保部門官員表示。

“在制度設計上,需要有一種機制,使得環保和交通兩部門的力量可以聯合起來。”上述人士說。

“危廢運輸的亂象要想解決,其實並不困難,關鍵的在於領導重視。”環保系統一位曾經負責過危廢管理文件制定的官員說,“如源頭把控的問題,只要環保局長、分管副局長、固廢中心主任,這三者中有一個人願意,就可以把事情抓好。”

例如昆山的鄰居上海。只有擁有危廢運輸資質、車身貼有藍色“危廢品”標識的車輛,才能將危廢從產生方運走。而上海市危廢轉移管理信息系統則可以實現全程監管。“如果不選擇這樣合法的車輛,危廢在整個運輸信息化體系中,從產生到末端是走不通的。”上海環保局汙染防治處處長任菊萍在接受東方衛視采訪時曾表示。

“對於掛靠的問題,也並不難查。”江蘇環保系統一位環境監察執法負責人提議,“最簡單的,交通管理部門去運輸企業檢查時,可以查查看,這些拿著運輸企業資質的車輛司機和押運員是否為該公司的員工?如果說是員工,該運輸企業是否給他們繳納過社保?這些都是有記錄的。”

在2015年7月14日違法車輛處置場,執法人員取證後大聲向司機說明了處理程序:去告訴你的掛靠單位……

巧合的是,這些危廢與2015年5月14日被查處的竟出自一處,仍為昆山元茂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危廢 運輸 冒牌 橫行 十次 傾倒 九次 問題 出在 環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4489

處女結婚十次騙禮金

1 : GS(14)@2015-03-10 22:49:15







原來結婚可以當「搵食」,伊朗一名妙齡女子藉保處子身,兩年內先後與十名男子結婚(圖)再仳離,不斷騙取禮金,將數以百計金幣袋袋平安。根據伊朗所行伊斯蘭教律例,女性婚後可獲事先協議的一筆金幣作禮金,男方最少要先付一半。一名二十歲少女便想出騙禮金「絕橋」,行禮結婚後即向丈夫索取最少一百枚金幣,再以性格不合為由催促離婚,之後經醫生證實尚為處女,便可在身份證上刪除前夫名字,再重施故技,多達十名男子受騙。她最終因經常更換身份證令職員起疑,揭發事件被控詐騙。法新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310/19070413
處女 結婚 十次 次騙 禮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8355

【澳門直擊】崔碧珈踩胸戲NG十次

1 : GS(14)@2016-10-10 16:14:32

■岑麗香昨晚騷香肩現身澳門首映禮。

崔碧珈、何佩瑜(Jeana)和岑麗香等主演的《辣警霸王花》昨晚在澳門舉行首映,該片導演錢國偉與監製黃柏高均有出席,電影以88年錢昇偉執導的《霸王花》為藍本。問Jeana在片中是否很性感?她表示:「其實只係海報拍得性感,戲中就唔係,我個角色都好正面同勵志。舊作我有睇過,據我所知吳君如以前個角色係由鄭欣宜嚟演,葉子楣角色係崔碧珈演,我覺得佢身材勁過葉子楣,目測佢身材係堅料。」36E崔碧珈被指身材勁過葉子楣,她笑言:「唔可以咁比較,戲入面我都有唔少動作戲要拍,其中一場係俾兩個女仔用腳踩我個胸,NG咗成十次,踩到個胸好痛呀!」採訪、攝影:黃曉妍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1010/19795880
澳門 直擊 崔碧 碧珈 珈踩 踩胸 胸戲 NG 十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386

【你去唔去?】去一次南極夠去十次日本 豪一次值唔值?

1 : GS(14)@2017-05-18 02:08:47

去一次南極的費用,差不多足夠普通人去十次日本,換作是你,又會點揀?



走上街頭問了不下十個途人:「有想過去南極嗎?」人人耍手擰頭,大家對南極的印象就似乎只有遠和凍。那麼要幾多錢才去到一次南極?大部份人也毫無頭緒,答由幾千蚊至三十萬都有。其實以坊間旅行團最低消息計算,去一次16日的南極旅行團,大約夠去十次日本(以五日四夜,機票酒店連基本使費)。換轉是你,又會如何選擇?



有人認為,日本常常都可以去,有得揀寧願去南極。

因應航道不同,南極團的團費也會有異,報名時要留意。

Kuoni勝景遊南極半島、智利、復活島16天團出發日期:2017年12月25日、2018年2月6日費用:$169,998起備註:行程經智利飛抵南極半島,好處是可避過大浪的德雷克海峽,與記者去年底參加經阿根廷上船的行程略有不同。記者:陶思敏攝影:王國輝、陶思敏鳴謝:Kuoni勝景遊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http://fb.me/AS.AppleDaily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516/20022438
你去 去唔 唔去 去一 一次 南極 夠去 去十 十次 日本 豪一 次值 值唔 唔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331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