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瘋狂IPO”引爆大盤,中小創漲不起來是有原因的

臨近春節,A股卻撞上了“黑色星期一”。

滬深兩市16日低開低走,14時開始越走越低,並在14時20分左右出現“跳水”,創業板跌幅一度超過6%,創出10個月新低。在金融等藍籌股收盤前護盤下反彈,滬深兩市指數尾盤探底回升。面對再次出現的“百股跌停”,投資者已然不安,IPO加速成了“眾矢之的”。

在業內人士看來,IPO加速是股指下跌的催化劑,特別是對創業板高估值中小創的資金分流有明顯影響。不過,IPO發行節奏雖然加快,但與流通市值相比,融資規模較為有限。趨勢逆轉的根本原因,是宏觀、微觀的多重因素。

“IPO提速從2016年8月份開始就非常明顯,11月從一周兩批提到一周一批,但當時大家還在預期市場會出現‘業績牛’。”一家大型券商首席分析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經濟低速增長、防控風險為主的背景下,泡沫化問題一觸即發,IPO提速只是導火索。

對於周一市場出現大幅下跌,清和泉資本策略師趙宇亮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一方面是證監會上周五未如部分投資者預期暫停下發IPO批文,另一方面有媒體發聲認為IPO提速支持實體經濟,再加上周末有關證監會召集機構聽取IPO相關意見的消息,使得投資者擔憂進一步提升。

爭議IPO

證監會每周五的例行發布會受到市場高度關註,而上周五,投資者最關註的不是證監會處罰了多少企業,而是會後是否還會繼續公布IPO名單。

1月13日20時15分,比通常情況晚了兩小時,但2017年第二批IPO名單還是公布了。

“又有IPO。”上周五晚間一位私募人士看到新股信息後,不乏擔憂。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市場走勢向下,但監管層似乎沒有要控制的意思,IPO繼續發,數量還不少,10家。”

隨後,市場傳出消息,稱證監會召集部分機構聽取有關IPO、再融資及新三板方面的相關意見。會上透露出三大信號:管控再融資、繼續加速IPO、限制殼資源。

第一財經記者向證監會求證上述消息,截至發稿未獲回應。事實上,監管層2016年的政策方向已經在沿著上述三個方面進行。

IPO方面,2016年全年共審核275家IPO申請,通過247家,其中11、12月份就審核了97家,通過84家,月審核數量從上半年的10~20家上升到了年底的30~60家。2016年全年證監會共核發IPO批文280家,11月份以來核發速度從每月兩批提速到每周一批,月核發批文家數從上半年的10~20家上升到了年底的50家。

在一些機構人士看來,IPO發行提速導致新股供給增加,對成長股的“稀缺性”造成負面影響,降低了殼資源價值,因此中小創、次新股在偏弱的市場情緒下都有負面反應,創業板此前憑借“稀缺性”長期享受估值溢價的局面也將面臨改變。

“一年多來A股已經將可以炒的素材都炒了一遍:從年初的成長股、新能源汽車、價值股、PPP到國企改革。”上海一家公募基金中小盤股基金經理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IPO提速肯定有影響,但是它的“抽血效應”有多大是需要討論的。

據證監會主席助理宣昌能1月7日披露,2016年,IPO、再融資(現金部分)合計1.33萬億元,同比增長59%,IPO家數和融資額創近5年來新高,再融資規模創歷史新高。但是,其中280家IPO企業首發融資規模總計僅約1843億元。

2017年證監會核發兩批IPO,其中1月6日核發14家,1月13日核發10家。雖然放行數量依然延續,但融資規模有所控制,兩批分別48億元、41億元,而2016年11月發行的四批新股中有兩批募資規模都分別超過了百億元。

“監管層放開了發行數量,但是融資規模一直是沒有放開的。不過也可以看出,目前投資者希望監管層進行調整,從情緒上給市場一點信心。”北京一家知名私募研究總監對第一財經記者稱,2016年8月份以來大小盤估值不斷拉近,成長股進一步下跌,大盤股進一步上漲,說明市場已經“閱讀”到監管意圖。

再融資趨緊

證監會2016年有兩大動作:提速IPO、加強監管。監管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事中監管,對借殼上市、再融資、跨境並購等收緊審核;二是事後監管,對市場操縱、偽市值管理、內幕交易等主要擾亂市場的違法行為進行打擊。

去年年中以來,證監會並購重組的監管基調開始從放松監管、強化信息披露轉回實質性審核,審核尺度趨於嚴格,並推出一系列政策抑制題材炒作與市場套利驅動的並購交易,引導市場回歸理性。

據華興資本統計,2016年證監會重組委共審核275起並購重組交易,其中有條件通過121起,無條件通過130起,否決24起,重組委否決率從2015年的6%上升到9%。尤其在2016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否決率一度高達10%以上。同時有條件通過案例在全部通過案例中的占比也從2016年第一季度的59%下降到第四季度的36%,重組委審核關註點逐漸突出,減少有條件過會中間地帶。

除在重組委層面進行交易否決外,監管層從交易所問詢、證監會反饋等多個層面對不符合要求的案例進行勸退或否決。2016年A股市場共有354起並購交易宣告失敗或終止,相比2015年增長68%,並購重組失敗終止案例飆升。

打擊違法方面,安碩信息(300380.SZ)、欣泰電氣(300372.SZ)等都受到頂格處罰,機構操縱特力A(000025.SZ)、萬福生科(300268.SZ)等股票案件也遭到嚴懲,以並購重組為主要內幕信息的內幕交易受到嚴格監管。2016年,證監會處罰183起案件,罰沒款43億,同比增長288%,創歷史新高。

上述趨勢在新的一年仍將繼續。

元旦假期後第一天,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調研稽查部門時就表示,2016年查處了一批大要案件,對各類違法違規形成強大震懾,凈化了市場環境、維護了市場秩序,新的一年還將繼續嚴懲“資本大鱷”,“逮鼠打狼”。

“中小創漲不起來,我們分析主要是制度層面的原因,即‘一放一壓’,放IPO、壓再融資。”趙宇亮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中小創提升估值的主要邏輯,就是依賴並購重組、再融資,但是監管越來越嚴格,抑制炒作、限制“講故事”,導致中小創估值提升的動力沒有過去那麽強烈。

當然,除了監管趨勢的逆轉,投資者的想法也出現了逆轉。有業內人士分析,目前備受關註的樂視網(300104.SZ)實際上就是一個典型案例。投資者對於股票市場當中的“故事”,信心在下降,不再相信很多故事的邏輯,以及故事對估值的推動邏輯,哪怕是像樂視這樣“認真講故事”的。

信心依然脆弱

IPO發行未減速引發市場一定程度的恐慌,或許是監管層始料未及的。無論宏觀或是微觀,當前市場環境依然較為脆弱。

2016年底短暫的“錢荒”之後,流動性依然維持“緊平衡”,短期貨幣環境預計不會發生太大變化。與此同時,金融監管全面“防風險”,“一行三會”近期分別召開會議,部署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所提到的“防風險”要求,控制資金脫虛向實,嚴格監管互聯網金融,提高保險資金投資股市的要求,以及繼續嚴打市場操縱等違法行為。

“從周一市場盤面可以看到明顯的‘國家隊’護盤痕跡。”趙宇亮表示,上午滬深兩市走勢較弱,連續兩波小跳水。午後,因為恐慌跟踩踏疊加,又出現一波比較明顯的跳水。但是,上證50和滬深300指數隨後不斷走高,尤其是銀行、券商、保險這些國家隊重倉的板塊在上漲,中小創則繼續下跌。

投資者再次“叫停”IPO,反映出市場的一種擔憂情緒。在趙宇亮看來,既要堅持市場化改革不倒退,又要維持市場穩定性,可以適當縮小發行規模,並向市場傳遞明確預期。

“每每市場跌得比較厲害的時候,市場總會去詬病IPO,希望監管層控制節奏。但我認為意義不大,市場有其運行規律。”上述基金經理表示,隨著新股的發行,市盈率逐漸市場化,新申報企業的預期會回歸理性。為了一時漲跌去暫停IPO,可能造成的市場副作用要更大。

有機構人士提醒,與IPO相比,A股一個潛藏的風險是解禁減持。廣發證券一位分析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最近兩年再融資規模急劇擴大,因主要形式是定向增發,這意味著如果發行對象到期集中解禁減持,對A股市場的沖擊遠大於新股發行。

第一財經記者統計發現,在過去五年中,定向增發穩步攀升。2012年共有156次定向增發,募資總額為3611億元。2013、2014年募資規模分別為3440億、6819億,但是到了2015年,定增數量急劇爆發,一年完成857次定向增發,募資總額達到1.37萬億元。2016年繼續延續了這一趨勢,雖然受到嚴格審核,依然有732次定向增發,共募資1.52萬億元。

“短期大家針對IPO希望監管層有所動作,這也是市場情緒的正常反應。不過如果後面沒有新股,而股市依然不上漲,‘IPO造成股市暴跌’的說法可能就會被證偽。”上述首席分析師說,當前市場環境依舊脆弱,缺的只是一個“導火索”。

瘋狂 IPO 引爆 大盤 中小 創漲 漲不 起來 是有 原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55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