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百億褲王「接班人」

2011-12-12 NM

由「牛仔褲大王」楊釗創辦的上市公司旭日企業(393),單是旗下時裝品牌Jeanswest、Quiksilver及Roxy,在全球已有三千多 間分店,市值近三十億元。他還涉獵地產業務,九八年買入北京道一號,成為尖沙咀地標之一,物業估值達五十億元!他還發展位於九龍灣的商廈「一號九龍」全棟 作總部;按此推斷,楊釗的資產總值近百億元。 今年六十五歲的楊釗,非常低調,這些年來醉心佛學;他與太太又膝下無兒,外間一直盛傳他希望交棒予姪仔楊駿業。○三年,旭日企業與沈嘉偉的 I.T(999)合作,大舉北上發展,楊釗找楊駿業擔大旗,考驗這名未來接班人。 可惜I.T擴展過急,「接班人」鎩羽而歸後,迅即墮馬。這名三十五歲的富二代,不甘投閒置散,遂自立門戶入股時裝店Shine。去年他還以筆名楊大偉,在 雜誌寫「楝篤禪」,及在電台開咪講佛學,欲闖出另一片天。


記者與楊駿業在Shine的半島商場分店做訪問,這間 Shine面積約七、八百呎,在這裡買衣服的闊太,拿着衣服在鏡前左併右湊,讓記者和楊駿業分了神。但楊駿業事前要求在這小店做訪問,還透過公關要求訪問 內容圍繞Shine;雖然他仍掛着家族公司旭日創業投資的董事銜頭,但他堅持:「我而家投入喺Shine嘅時間,多過旭日好多!」 Shine十年前由著名時裝買手Gary Wong開設,由他親自前往外地揀選名牌Visvim、Mastermind Japan及Y's等當季時裝售賣,每件價錢動輒數千元,一向深得Twins、鄭秀文及容祖兒等明星客捧場。去年,楊駿業入股,成為Shine的大股東。 Shine的員工只有二十多人,香港及內地分店數目只有十二間,實屬小生意,與叔父楊釗創辦、員工萬多人、分店逾數千的旭日,當然不可同日而語。而這個時 裝王國,本來一度屬意由楊駿業繼承的。

回流香港擔大旗
旭日集團由楊釗於七四年成立,初時只是一間小型製衣廠,生產及 出口牛仔褲。其後他一手創辦時裝品牌Jeanswest,又與美國Quiksilver及Roxy合作,現時這些品牌在全球共有三千多間分店,去年營業額 達六十一億元,並為楊釗贏得「牛仔褲大王」的稱號。早年楊釗更拉攏其兄楊洪,即楊駿業的父親任其左右手,替他到菲律賓及印尼接管當地虧損的製衣廠生意。楊 洪回港後,有傳與另一名弟弟楊勳,爭做旭日副主席,最後楊洪落敗,八四年遠走紐約自立門戶,其後成立了時裝品牌Tommy Bahama,又代表旭日投資紐約的房地產。楊洪在當地打好基礎後,更帶同妻子及楊駿業三兄妹移民美國。 雖然楊洪離開香港旭日,但與弟弟楊釗的關係仍然良好。由於楊釗與太太聶雪蓮無兒無女,楊駿業跟這對叔嬸一樣是虔誠佛教徒,二十多歲就開始茹素,深得兩老歡 心。○三年,當時二十七歲的楊駿業,本來在美國幫父親楊洪管理當地物業,決定回流香港加入香港旭日,擔任楊釗的私人助理。叔父楊釗的辦公室在公司三十八 樓,他的辦公室就在旁邊,天天跟着他,並做旁聽生參與高層會議,公司上下都視他為旭日明日之星。同年,他更擔大旗代表旭日與時裝品牌I.T合作。雙方組織 聯營公司GSit,各佔五成股份,北上發展。當時得令的楊駿業,長駐上海,兩間公司更訂下三年開三百間分店的目標。

天堂跌落地獄
可 惜「行得快,死得快」。不足兩年,這間GSit前後虧損近二千萬元。而失敗疑與擴張過急有關。○六年旭日的年報指,GSit過去一年極速發展,令投資加大 及開支劇增,使虧損比去年多。最終I.T於○七年以二億六千萬元代價,其中八千萬為現金,向旭日購入GSit餘下五成權益,令GSit成為I.T全資附屬 公司,旭日亦因此收回成本,投資不至於化為烏有。據知楊釗一直很支持I.T老闆沈嘉偉,業務互有往來,拆夥並無影響雙方合作關係。但鎩羽而歸,楊駿業的 「考牌試」宣告肥佬。跟楊駿業說起I.T往事,他即回避說:「嗰時我咩都做吓㗎,請人、租鋪啦。都係唔好提I.T啲嘢,人哋而家都上咗市喇。」楊駿業當時 雖然繼續留在旭日,但已卸去董事長助理一職。他若有所指說:「無可否認,當時屋企係俾咗好好嘅機會我嘅。不過喺呢度(旭日)做咩,都係紙上談兵,我相信出 去會仲叻!」 至於楊釗,記者在他常到的北京道一號餐廳功德林找到他。問到他對姪仔有何寄語,他起初對其新投資侃侃而談:「佢係年輕人,出去鍛鍊一下係好事。佢有兩大條 件,第一係美國學成歸來,第二係屋企做生意,有商場背景,比好多人好。就算第日蝕錢,一來都唔係咩錢,當學嘢囉。想當年我都係由零開始,佢自己打個江山番 來,更加值得珍惜。」然而當問到為何不留楊駿業在旭日幫手及何人接班,他欲言又止說:「呢個係家族嘅策略嚟嘅,好難講。」提起與I.T合作的往事,他更耍 手擰頭:「呢啲唔評論喇。」

繼承無望 連番打擊
楊駿業該次「考牌」失敗,楊釗當然要另覓人選。有旭日員工指,近年醉心佛學的楊釗,已淡出公司日 常行政,現時,楊釗的弟弟楊勳及其妻張慧儀管理着旭日集團,前者是公司副董事長,後者是執行董事,還負責公司的品質管理,兒子楊昌業是副行政總監,張慧儀 的家姐及姐夫亦同在旭日上班,楊勳一家在旭日的勢力範圍較大。 至於楊洪一家,楊駿業入股Shine後,把Shine的辦公室搬到九龍灣工業邨的「一號九龍」,亦即旭日的總部。但他坐的位置已由昔日的三十八樓,降至二 十八樓。而自從其父楊洪於○九年過身後,這一家在旭日的影響力更加褪色。楊洪同樣醉心佛學,○三年把Tommy Bahama賣盤予美國上市公司Oxford,套現約三億美元,回港瞓身搞慈善。直至○九年,一向身體壯健的他突然患上癌病,還是末期。「爸爸只係六十五 歲,中氣好好,講嘢唔用咪,幾百人都聽到。我表面上要支持佢,叫佢唔好放棄,但醫生同我講,佢再做化療都無用。我唔可以同佢講,又唔可以同屋企人講,好辛 苦。佢做咁多善事,呢個世界唔係善有善報嘅咩?」

放開另尋出路
父親病了前後不足半年,就走了。這段日子,他說他想 通,不再固執留守旭日,「 爸爸走咗,反而開咗個窗口俾我去諗我想做嘅事。以前作為家族嘅第二代,好大壓力,驚人哋覺得我唔夠爸爸同阿叔咁叻,而家放開咗,唔再計較人哋點講。」父親 還留了十個字給他,終身受用,就是「但知行好事,莫要問前程。」那一、兩年間,他四處物色機會:「做生意一理通、百理明。我由代理車嘅公司、童裝、餐廳都 搵過,有啲人哋唔鍾意我,有啲我唔鍾意人,有啲價錢唔啱。公司有高層同事,一直都知我想搵機會,佢認識Gary Wong,知佢都想搵Partner發展,就介紹我哋認識。我覺得Shine好有潛質,只係之前太低調,所以雙方好快決定合作。」 早在○○年,楊駿業已曾創業,但失敗收場。「當年與朋友成立軟件公司,很快找到venture capital,但遇上科網爆破,已經再搵唔到第二輪資金支持,無得再做落去。我做得好努力,但付出同努力成正比咩?」失敗後,父親楊洪沒半句安慰,反而 跟他說:「恭喜晒!」當時楊駿業很憤怒,甚至離家出走,一個人到北京、上海旅行,一去三個月。最終,他還是回到美國旭日,負責管理公司在紐約的物業。搞科 網失敗,父親早已有所寄語:「俾你咁早出頭都唔係好事!」

性格不服氣
但楊駿業的性格從來不服氣,他不想被睇死:「我係一個有志向嘅人,我想要有成就!」。他在紐約哥倫比亞大 學修讀工程,副修經濟。雖然身形矮小,但當年入大學住宿舍,遇上比他高出半個頭的女同學,他也不理身高差距力追,現已成為他的太太。上月中,他接受在中文 大學任客席講師的朋友邀請,擔任課堂嘉賓,題材是社會企業,他向記者坦言,沒準備講稿,打算臨場「爆肚」:「四十五分鐘好快過,以前有人請我講佛學,我都 係即場發揮。」 就算Shine十周年,在半島的商場搞慶祝派對,也由公關公司一手包辦。楊駿業愛打天才波,當記者問起現時Shine有什麼品牌,他還是要拿起「貓紙」唸 一遍。他解釋說:「呢方面始終都係Gary專業啲,我主要負責Marketing同行政。我有嘅係人際關係,我識得律師、landlord,我有嘅家庭背 景,Gary無,我哋可以互補。」加入Shine後,楊駿業說他最大貢獻是傾租約,他指Shine於中環及銅鑼灣都有分店。他加入後便在半島酒店商場開分 店。他說:「呢個鋪本來係Polo嘅,我知道Polo要搬去另一個位,於是我同半島講,你個商場有咁多大brand,多一個大品牌唔多,但我哋係 multibrand,可以為客人帶來更多選擇。最終傾咗唔夠三個月,半島就應承。」 家住中半山豪宅,以保時捷房車代步的楊駿業,為了闖出自己江山,還改了一個筆名——楊大偉(洋名David),在雜誌寫「棟篤禪」,並在電台開咪講佛學。 「我細個聽爸爸講佛,覺得好難明。於是我諗點可以令到年輕人都對佛學有興趣呢?」他想出了一些年輕人有興趣的題材,如以佛學解釋流行曲《苦瓜》、《囍帖 街》:「棟篤禪即係以輕鬆形式講佛,呢樣嘢,我好自豪㗎。」自立門戶後,楊駿業已無再想重返旭日,他坦言:「承繼?我從來無諗。喂,我家族好大,而家我阿 叔仲揸緊架車,仲有我啲兄弟呢?」要論資排輩?「或者咁講,我出去,成長得仲快。」

百億 億褲 褲王 接班人 接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2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