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武漢ETC曬賬本:年收10億約2億用於發工資

一直飽受爭議的武漢隧橋ETC車輛通行費,曬出的最新賬本將其再次置於輿論的風口浪尖。

武漢市城市路橋收費管理中心今天對外發布公告稱,2015年,共征收車輛通行費108,374萬元,同比增加12,584萬元,增幅13.14%。按照《征收管理辦法》規定,所征收的通行費用於支付城市道路橋梁隧道建設貸款本息和維護管理費用及通行費征收管理費用,總支出與總收入完全一致,亦為108,374萬元。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註意到,總支出中涉及人工勞務成本的支出高達18,021萬元,包含:工資福利性支出3,086萬元,社會保障性支出716萬元,商品和服務支出1,480萬元,征管機構運管費7,107萬元,購買勞務5,632萬元。

用於隧橋管養的開支為14,562萬元,分別為長江隧道運營及投資補貼7,756萬元;鸚鵡洲大橋和江漢六橋ETC接入配套工程及長江隧道視頻監控系統升級改造資金2,534萬元;道路橋梁維護費4,272萬元。

按照時任武漢市政府城市建設基金管理辦公室負責人雷德超的說法,武漢實施“六橋一隧”ETC收費方案的主要原因在於償還銀行貸款和本息。“武漢市沈重的基礎建設債務壓力所致,隨著三環、過江隧道等項目的投資建設,武漢對路橋隧的投資還本付息壓力越來越大。”雷德超指出,僅至2010年底,武漢市收費路橋隧貸款總額已高達100多億元,每年光利息就有10多個億。

但本報記者查閱2015年ETC賬本時發現,10多億通行費收入中,真正用於償還城市道路橋梁隧道建設貸款本息的支出僅75,791萬元。這意味著約三成的收入用在了支付運營成本上,其中約兩成用在了“養人”上。

事實上,早在武漢ETC收費方案出爐之前,武漢市民曾針對“新增加的ETC設備及其維護、使用成本也轉嫁到了車主頭上”提出質疑。

根據聽證會公布的官方數據,擬收費標準有關成本除了建設成本和財務成本外,還有159.6618億元的運營成本。這其中包括:動力費用18.22億元,管理費用18.66億元,維修保養及材料費45.29億元,大修基金35.83億元,包括ETC系統大修基金(3.9億元)和三環線大修基金等,以及工資福利41.66億元。

對此,時任武漢市物價局成本監審分局局長王德華就明確表示,ETC收來的費用將優先保障運營費用,然後才是付息和還本。

這一觀點顯然與《城市道路管理條例》不符。該條例第十九條規定,市政工程行政主管部門對利用貸款或者集資建設的大型橋梁、隧道等,可以在一定期限內向過往車輛(軍用車輛除外)收取通行費,用於償還貸款或者集資款,“不得挪作他用”。

有專家直言,讓隧橋收費背上近160億元的“運營成本”包袱,將大大延長為橋隧建設成本還本付息的年限,實際上也增加了還本付息的總額。

本報記者註意到,按照武漢ETC收費方案出爐之初的估算,未來30年內財務成本即收費期間應付利息總額213.12億元,但六年過去了,償還城市道路橋梁隧道建設貸款本息合計僅29.73億元。換句話說,時間過去了1/5,但本息只還了14%,如此慢的還款進度,難以估算何時能夠取消收費。

武漢 ETC 賬本 年收 10 億約 用於 工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285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