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Tumblr CEO David Karp:關閉編輯部門,社交媒體做不了新聞發行!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39125.html

最近微型網誌服務Tumblr的合夥人兼CEO David Karp在他的Blog發表了一篇聲明,宣佈即將關閉新聞編輯台 Storyboard,並解散其編輯部門。但,因為當時並沒有公開確切的關閉原因,諸多媒體包括《NY Times》、《Mashable》的博客等都對Karp的舉動感到疑惑與不解。

去年Facebook也採用了同樣的策略,成立自己的編輯平台 Facebookstories,從數億的使用者中,選出有趣、新奇的發表來發行,但與Tumblr一樣,並沒有造成預期的廣大迴響;準備離職的執行主編Dan Fletcher也在最近一場演講中提到:「Facebook不需要記者。」

因此,許多人的疑問是,出色的社交媒體像Facebook、Tumblr 也會是出色的新聞發行者嗎?

「在Tumblr,我們想要維持我們的平台的開放,並永遠不預設內容的界限」

David K​​arp 最近自己在紐約的一場會議中回應來自各界的疑問:

「我們讓我們的功能保持開放的態度,不像Youtube 或是他們的相關平台一樣,他們創造了一個很棒的平台,但給了創造內容的使用者,一個有限的模式。

因此,我想起了Google 之前是怎麼對待他的博客的,那曾經是一個非常多元的開放平台,使用者可以在其中創造自己的東西。如果你還記得Adsense,你就會瞭解,那時候部落客開始為了賺錢而均值化自己的內容,而Adsense 催毀了那些很強的多樣原創性和創造力的博客。

所以,我的顧慮就是,在Youtube 這種龐大又開放的平台,當你在意那些廣告工具時,其實你可以瞭解到Youtube 的創造者已經畫地自限在一個商業模式中。

在Tumblr,我們想要維持我們的平台的開放,並永遠不預設內容的界限。」

對於為什麼Storyboard 不是正確的工具, Karp 表示:「我們請來一群記者來做實驗性的社交營銷,但Storyboard 最後運行起來的方式,並不是我們想要的。我最初想要的是希望我們可以把Tumblr 中,最令人驚豔的創作,經由這個編輯平台讓它表現出來,但運作後的表現卻不是我們想要的。」

我們可以合理猜想,David K​​arp 也許是因為今年Tumblr 有獲利表現的壓力,因此表現差強人意的Storyboard 就變成了經營上的犧牲品。但依照Karp 獨樹一格的個性,也有極大的可能是,他真的想讓Tumblr 保存更多的可能性與實驗性,讓使用者在這個平台可以盡情發揮無限的創意。

Tumblr CEO David Karp 關閉 編輯 部門 社交 媒體 做不了 新聞 發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941

馬雲的女人:他能做很多帥男人做不了的事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103/57605.html

俗話說的好,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默默支持他的女人。在i黑馬看來,馬雲從老師、翻譯、商販……一步步創立了阿里巴巴帝國,小個子卻有大能量,他必然有許多過人的能力。馬雲背後的女人也告訴大家:他雖然不帥,但他能做許多帥哥做不了的事。(馬雲老婆張瑛)我和馬雲是大學同學,畢業就拿了結婚證。馬雲不是個帥男人,我看重的是他能做很多帥男人做不了的事情:組建杭州第一個英語角、為外國遊客擔任導遊賺外匯、四處接課做兼職、同時還能成為杭州十大傑出青年教師……然而,婚後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處在一種惶恐中,因為他的意外狀況層出不窮。他忽然就辭職了,說要做自己的事業,然後就在杭州開了一家叫海博的翻譯社。翻譯社一個月的利潤200塊錢,但房租就得700。為了維持下去,馬雲背著麻袋去義烏、廣州進貨,販賣鮮花、禮品、服裝,做了3年的小商小販,養了翻譯社3年,這才撐了下來。後來他又做過《中國黃頁》,結果被人當騙子轟……這種情況下,他忽然跟我說想湊50萬做電子商務網站。他很快就找了16個人抱成了團,其中有他的同事、學生、朋友。馬雲告訴大家,把所有的閑錢都湊起來,這很可能失敗,但如果成功了,回報將是無法想象的。他順便勸我,說他們如果是一支軍隊,我就是政委,有我在,大家才會覺得穩妥。就這麽著,我也辭職了,18個人踏上了一條船――阿里巴巴。草創時期的工作是不分日夜的,馬雲有了什麽點子,一通電話,10分鐘後就在家開會。他滿嘴的B2B、C2C、搜索、社區之類的專業術語我是聽不懂的,但他們開會我會很忙。他們白天開會,我在廚房做飯;他們半夜開會,我在廚房做夜宵,我頂著政委的虛職,幹著勤雜工的事。在沒有盈利前,每人每月 500塊薪水,這點錢買菜都不夠,家里的“食堂”要保證開夥,加班開會的夜宵品質必須保證。我本來當老師當得好好的,為什麽就成了一個倒貼夥食費的老媽子了?煎熬了一年多,我問他我們現在到底賺了多少錢,他伸出一根手指頭給我看。“1000萬?”他搖頭:“1億?”他還是搖頭,告訴我:“100萬。”“這麽少?”“每天。現在是一天利潤100萬,將來,會變成一天納稅100萬。”如果說當初他說的回報是指現在的財富的話,這個回報的確很驚人。而我得到的回報是,我成了阿里巴巴中國事業部總經理。正在這個時候,家里又後院起火――我們開始管不住兒子了。兒子,應該也算是阿里巴巴的“犧牲品”。他1992年出生,跟我們的事業同齡。那時,我們家一擠就是30多號人開會,滿屋子煙霧繚繞像個毒氣室,兒子關在房里不能出來。吃飯的時候跟我們一起吃工作餐,這樣一來,兒子就長得越來越像他爸爸,瘦骨伶仃,像根火柴棍支起一個大腦袋。後來我們越來越忙,兒子4歲入托,一扔就是5天,周末才接回家來。如今終於算是大功告成了,兒子也10來歲了。我們接兒子回家,兒子說:“我不回家,我回來了也是一個人無聊,還不如呆在網吧里!”馬雲這次真急了,當天晚上就跟我商量:“你辭職吧,我們家現在比阿里巴巴更需要你。你離開阿里巴巴,少的只是一份薪水;可你不回家,兒子將來變壞了,多少錢都拉不回來。兒子跟錢,挑一樣,你要哪個?”看兒子變成這樣,我也著急,但是我心里卻不平衡:剛結婚的時候我本來就是打算做個賢妻良母的,結果被他“騙”進了阿里巴巴;好不容易現在功成名就了,又讓我辭職回家做全職太太。他拿我當什麽?一顆棋子!我辭職以後,對兒子的遊戲沈迷阻擊正式拉開,第一槍是馬雲打響的。那時正是暑假,他給兒子200塊錢,讓他去和同學玩電腦遊戲,玩上三天三夜再回來,但回來的時候必須回答一個問題――找出一個玩遊戲的好處。過了三天,兒子回來了,先猛吃了一頓又大睡了一覺,這才去匯報心得:“又累又困又餓,身上哪兒都不舒服,錢花光了,但是沒想到什麽好處。”“那你還玩?還玩得舍不得回家?”兒子沒話說了。加上我的看管,兒子於是慢慢就淡出了網絡遊戲。那時正是網絡遊戲圈錢的時候,盛大、網易都推出了新遊戲,按照馬雲的作風,他是不會放過任何賺錢的機會的。但是他硬是沒有去做網絡遊戲,他在董事會上這麽說:“我不會在網絡遊戲上投一分錢,我不想看到我的兒子在我做的遊戲里面沈迷!”兒子從小學到初中,我沒接送過他,都是自己背個書包去擠公共汽車。現在,辭職回家的我每天早上做好早飯,和兒子一起吃,再開車送他去學校。接著,我馬上去農貿市場買菜,回家以後兩葷一素一湯地搭配好,配上餐後水果,用一個分成三層的小食盒裝著,然後去兒子的學校門口等他中午放學。我辭職回家半年後,兒子的成績在班上升了17個位置。班主任也說他不僅學習提高了,就連在班上的人緣都變好了,他越來越開朗、愛笑、寬容,從以前的內向學生變成了一個陽光少年!我改變了兒子,兒子也在改變我。周末的時候,他會挽著我一起出去逛街。路過臨海路的時候,給我推薦一家叫“四季風流”的長裙專賣店。在我印象中,自從我進了阿里巴巴,就沒穿過長裙,我的衣櫥里全都是白色、銀灰或者黑色的職業套裝,里面的裙子也都是直筒套裙,那樣的裙子才符合我的身份。現在,我不必在乎這些了,我就是個居家的女人,我可以穿任何我想穿的衣服。我的衣著風格就此改變。有空的時候,我會去阿里巴巴看以前的同事,大家看我的眼神都充滿驚訝,說我現在充滿了女人味,顯得比以前漂亮了許多。馬雲有一次跟雅虎公司CEO楊致遠閑聊,楊致遠問起了我,馬雲這麽告訴他:“張瑛以前是我事業上的搭檔,我有今天,她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也一直把她當作生產資料。但現在我覺得,作為太太,她更適合做生活資料……”這話後來傳到了我耳朵里,這話絕對不是杜撰――也只有像他這樣滿腦子都是事業的男人,才會把自己的太太也當作資料。不過,當生活資料的日子並不壞,在家的日子雖然平淡,但是每個收獲都值得讓我再三品味。 相關公司: 數據來自 創業項目庫 作者:張瑛 | 編輯:weiyan | 責編:韋
馬雲 女人 他能 能做 很多 男人 做不了 的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7161

陳向東:自我顛覆,做在新東方做不了的事

來源: http://news.iheima.com/html/2014/1017/146884.html

在傳統教育培訓業浸淫15年的陳向東正在擁抱互聯網,做在新東方做不了的事。他會成功嗎?

北京西二旗附近的中關村軟件園,600平米寫字間里,密密匝匝坐滿了人,在門口斜對面墻角處有兩個最狹窄的工位,其中一個屬於陳向東。

陳向東是新東方教育集團前任執行總裁,上市公司高管、一呼百應的演講、寬大的辦公室,這些都曾是他的標簽。

\現在,離開新東方之後,他成了一名互聯網創業者。9月22日,他的創業項目“跟誰學”測試版上線。他準備幹一件大事,一件在新東方時期想了很久但做不了的事——用互聯網技術直接連接老師與學生,不必再經過傳統中介。

“當年在新東方,每天晚上一兩點睡覺,辭職到美國以後沒有了郵件,一般晚上十一點就睡了,剛開始還能睡著,一個月過後就睡不著了。”他告訴《中國企業家》,自己其實想做點事,跟新東方不一樣的事,“新東方已經足夠偉大,模仿它肯定不行,必須跟互聯網結合。”

對於一個在新東方工作了15年的傳統企業高管來說,擁抱互聯網並非易事。公司剛組建的時候,團隊成員開會,來自互聯網公司的高管相互之間都直呼其名,卻唯獨喊陳向東“陳老師”。這種隔離感讓他意識到,他與他們其實來自不同的世界:教育和互聯網。

當意識到稱呼背後其實是互聯網公司所倡導的平等文化時,陳向東很快改名“Larry”,讓每一個員工這樣稱呼他。稱謂的改變,勾勒出了他過往與現在的分界線。

為了這次創業,陳向東延攬了一支豪華的聯合創始人團隊——百度“鳳巢”團隊初創人之一張懷亭、百度大數據部總監李鋼江、名師網創始人蘇偉、百度“鳳巢”系統奠基成員羅斌、新東方上市前財務管理負責人宋欲曉。

\【圖為“ 跟 誰 學 ”6 位 創 始 人 陳向 東 、張 懷 亭(左 三)、李 鋼 江(右 一)、蘇 偉(左 一)、羅 斌(左 二)、宋 欲 曉( 右 二 ),無 論從背景還是性格上都很有互補性。】

由於出身傳統產業,陳向東涉足互聯網時尤其重視技術,因此挖來的多數高管都具有互聯網公司的技術背景。

起初,“跟誰學”測試版打算今年10月中旬推出,陳向東希望產品盡可能完美,一炮而紅。然而,9月21日當他看到參與產品體驗的家長和老師反應十分熱烈時,頓時改變了主意。第二天一早,他給團隊開會要求網頁測試版當天必須上線,有些功能不OK沒關系,“我既然從新東方那麽高的位置下來,已經把自己歸零了,我要忘記所有的身份,我就是90後,就是很青澀、很稚嫩,這款產品歡迎大家拍磚。不要把自己看得高大上,憑什麽你推出的東西就不能失敗?互聯網的法則就是小步快跑,快速叠代。”陳向東說。

在新東方工作的十多年間,陳向東的特點之一是工作狂,一年到頭幾乎沒有假期。轉換跑道,他過的依然是“苦”日子:“跟誰學”一周要上六天班,陳向東與團隊成員每天從早上奮鬥到深夜。但他很享受現在的狀態。

時間倒回到8個月前。

2014年1月,離職後的陳向東飛往美國陪伴妻兒,度過了一段短暫的輕松時光。那時國內互聯網浪潮波譎雲詭,尤其微信紅包和滴滴打車的出現,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和出行方式,他晚上睡不著的時候就思索:學習場景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能不能有一個大的變化呢?他不想錯過互聯網創業的黃金時代。

3個月後,陳向東耐不住寂寞回到北京。在香格里拉酒店,他每天見不同的創業者。一天,一個叫蘇偉的80後男孩找到他。蘇偉以前是學而思老師,後來帶著七人小團隊在一個地下室搞了一個名師網,還沒有真正上線,他希望獲得陳的投資。

陳向東一看,這正是他們在新東方討論多年的場景——讓老師和學生直接對接,省卻中間環節。這也符合他對教育培訓行業趨勢的預測:第一,小而美的專業服務機構越來越多。第二,服務於社區的機構越來越多。第三,獨立教師或教師工作室越來越多。第四,題庫等應用類免費產品越來越多。第五,提供第三方場地租賃的類物流機構越來越多。在這五個場景下,應該把老師和學生很好地匹配起來,把機構閑余的場地利用起來。所以,當蘇偉找到陳向東時,他怦然心動。“反正在那個點上你遇到一個人,那時候你想做這個決策,後來發現這可能是當時最好的選擇了。”陳向東對《中國企業家》說。

最初,他只是想做投資人,不介入經營。後來,他發現以現有創始人的資源整合能力要把公司做好非常困難,他必須親自“下海”。第一件事就是,除了師資招募和運營,必須要有牛逼的IT人才。陳向東開始想盡辦法網羅技術高管。

一個朋友向他推薦了百度“鳳巢”團隊的張懷亭。陳向東在網上找不到他的信息,但聽說張懷亭在百度同一部門工作9年,便覺得這是自己要找的人,“說明他很專註”。

4月30日,陳向東、蘇偉與張懷亭在一個咖啡館聊了兩個多小時。原來,今年3月張懷亭去了趟矽谷,深受那里創業氣氛的感染,回國後就辭職了。一家明年即將上市的公司把他拉過去,給了他非常高的職位和薪酬,馬上就要入職。

張懷亭回憶說,與陳向東第一次交流後有點心動,但並沒有太多想法,如果不是陳向東再次約他深聊,他就確定去那家公司了。再聊之後,張懷亭覺得這件事真的有那麽一點契機,加上自己調研,覺得很靠譜。

在接下來的兩三個月時間,羅斌、李鋼江、宋欲曉陸續加入。每個人加入都有一段故事。李鋼江離職過程很困難,作為百度大數據部總監,他管理著500人的技術團隊,但他內心還是想過來創業。直到8月10日才辦完離職手續。

7月底,6個創始人基本到位。張懷亭負責運營和主抓產品,李鋼江主抓技術,蘇偉負責師資運營,羅斌抓市場客服、技術改造,宋欲曉負責財務、法務、行政後勤,陳向東負責整體布局和把握方向。

打開“跟誰學”網站,上面呈現的是一個類似淘寶的搜索框,用戶只需輸入想學的課程,就能搜索到相應的老師以及課時標價。學生找到需要的老師,在線支付之後就可以去上課了,可以是線下上課,也可以是視頻形式,還可以根據住址選擇最近的老師。上完課的學生可以對老師進行線上評價。

跟誰學從課程搜索、教師介紹、課後點評,甚至是支付,都像極了淘寶,區別是淘寶賣的多是標準化產品,它賣的是非標準化產品。陳向東認為,跟誰學不僅僅是教育類淘寶或者教育類大眾點評、教育類團購網站,而是一個綜合了這些模式特點的互聯網學習服務平臺。

“你可以把我們理解為一家電商公司,而且我們做的是O2O。”陳向東說,這個平臺搭建起來雖然很快但並不容易。他們是一邊做產品設計研發,一邊招募老師。陳向東打了個比喻:產品設計研發相當於設計一棟大廈,老師相當於入駐的商家,等大廈設計好了,商家也引進來了。

師資招募方面,蘇偉通過打電話、地推等方式先聚集了一批教師,再通過營銷推廣吸引教師主動在網站註冊。目前,已經審核通過的教師有1500多位。審核是一個複雜的過程,需要把身份證、從業資格認證掃描上去,然後要求教師提供各種材料,也會核實老師的過往經歷。為避免虛假信息,頁面上設置了糾錯功能,假如發現或被指證教師信息有問題,可以糾錯或舉報。

隨著教師數量的增加,審核工作量很大,目前專門有一個團隊在負責。技術人員開發了一套後臺審核系統,已經形成一個規範的流程,未來可以承載大規模的師資審核量。

無論是師資審核還是網頁設計,背後對技術的要求非常高。陳向東告訴《中國企業家》,他們在產品原型設計和底層數據架構方面,搭得很深。

李鋼江是“跟誰學”的CTO,他加入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招人,兩三個月時間,技術團隊已經擴展到四五十人,基本上都是從大互聯網公司挖來的。他希望年底技術人員擴展到80人。

李鋼江在Intel、Google、搜狐、百度等多家大公司工作過,具有豐富的技術經驗。事實上,他也是在以大互聯網公司要求來搭建“跟誰學”的技術系統。按照他的構想,10月份移動端上線之後,每兩周會發布一個新版本;整個運營系統至少一個月更新一次。

目前,“跟誰學”以K12(基礎教育)為切入點,未來開放度非常高,將囊括太極拳、遊戲設計等五花八門的老師。陳向東希望做到,只要你想學什麽或者有什麽課程想分享,只要通過審核都能入駐。對後臺來說,無論是小眾還是大眾課程,用的都是一套系統,這讓它的平臺兼容性更大。

陳向東告訴本刊,他從來沒想過要對機構進行革命,機構永遠有存在的價值,但它的價值鏈需要重塑。他認為,機構應通過降低營銷成本、提高房屋利用率等方式,讓老師獲得更多回報,“跟誰學”正在解決這個問題。據其透露,目前已經有七八家機構入駐“跟誰學”。

最開始,陳向東打算把PC、安卓和蘋果版三款產品開發好後一起推出。張懷亭等技術高管則認為,互聯網領域很難說什麽都準備齊了再往外發,都是一步一步推。陳向東後來也領悟到,互聯網公司產品必須快速推出,快速叠代。

“其實,他在顛覆自己原來的做事方式。這很不容易。”張懷亭感慨。

陳向東給自己封了一個首席產品體驗官,在跟誰學的網站上公開了自己的私人郵箱,歡迎任何人給他拍磚。過去幾個月,跟誰學的發展速度超過了他和團隊的預料。單以員工數為例,五個月時間,從3個人發展到150多人,幾乎平均每天進一個人。“跟誰學”現階段主要以北京為主,同時也在深耕幾個城市,逐漸向全國拓展。

“我們會把跟誰學做成一個近乎免費的平臺,目前就是免費的,以後如果有收費場景,也會非常低,肯定不會走平臺返傭的模式。”

“跟誰學”靠什麽盈利?陳向東說自己現在根本不擔心這件事,他只考慮一件事:產品做得是不是足夠好?用戶是不是足夠多?

“換句話說,百度搜索是免費的,淘寶也是免費的,但它們賺錢賺得一塌糊塗。如果人人都用你的產品,那後面就賺錢了。百度鳳巢團隊的核心變現專家都在這里,他們有很多辦法可以賺錢。”陳向東說。

在他看來,關鍵是提高用戶數量。從運營角度看,跟誰學的複雜性在於它連接師生兩端。先不斷把產品打磨好,等老師數量有一個更大積累時,再去引爆學生端。

也有人提出質疑,線下學生和老師達成交易後,可能就不再使用跟誰學平臺了。陳向東並不擔心跳單:真跑單了也沒關系,比如你通過百度找到一個機構,可能以後不上百度直接跳到這個機構頁面上了,但百度仍然賺錢。其實只要他們想找老師時會使用跟誰學就夠了。再者,跟誰學免費幫老師推銷課程,代老師收費,保證雙方利益。況且,老師成交量越好,評價越多,排名越靠前,消費者越信任你,這是一個正循環。

不過,做平臺是一個很燒錢的事情,而且短期內不會盈利。好在跟誰學並不差錢。除了陳向東先期投入的1000萬元,他們已經融了幾百萬美元的天使投資,也有不少投資人找到他們,但他們希望把產品做的更好再去考慮下一步融資。

對這家快速成長的公司來說,未來還有很多挑戰和不確定性,在陳向東看來,主要有三方面不確定性:第一,如何更快地滿足用戶的需求,用戶在今天這個時代非常挑剔,在聆聽用戶、快速反應方面要做的足夠好。第二,他們算是走在前面的一個平臺,後面會有無數人進來,因此怎樣能夠不犯大的錯誤,保持領先,這也是挑戰。第三,怎樣進行品牌傳播和營銷宣傳,盡快成為百姓的新知品牌。

其中,最大的不確定性是不知道什麽時候會冒出一個更大的競爭對手,但是相比題庫類產品,這個平臺的門檻要高得多:產品設計複雜,有門檻;技術層面有門檻;在後臺運營所有的系統,有門檻;在全國運營布局上,把全國運營經驗與互聯網思維結合起來,有門檻。他們只有跑得更快,並在這幾個方面加固自己的護城河。

“我們為了夢想,有風險,有不確定性,但是願意拼的話,萬一成了呢?”當初在吸引那些聯合創始人時,陳向東經常這麽說。


年度最重要央行會議來襲!但除了加息,美聯儲什麽也做不了……

還有20多天,2016年就將離我們遠去。但是,本年度美聯儲最後一次、也可能是全球央行年內最重要的一次利率會議將於下周三(12月13日)召開,為期兩天。根據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美聯儲觀察工具顯示,交易員對於此次會議上加息的概率預測已經連續數周高於90%。

相比今年年初多數金融機構預測的年內三至四次加息頻率,國際資本市場動蕩和黑天鵝事件頻現令美聯儲一再推遲加息的時點。美銀美林全球經濟研究部門(BofA Merrill Lynch Global Research)主管伊桑·哈里斯(Ethan Harris)在接受第一財經專訪的時候表示:時至今日,在今年年內至少完成一次加息,也是為了維護美聯儲的信譽完整。

哈里斯解釋說:“考慮到今年早些時候資本市場波動和美國大選帶來的不確定性,美聯儲此前的按兵不動是可以理解的。而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不加息的借口了。”

如果說加息已是板上釘釘,投資者更為關註無疑是美聯儲對於新政府上臺後的美國經濟前景有怎樣的預判,並將如何影響美聯儲在明年的加息節奏——根據12月初公布的非農就業報告顯示,美國11月失業率已經下降至4.6%。10月份,美國個人消費支出(PCE)價格指數同比上漲1.4%,創下自2014年10月以來的最大增幅。扣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PCE價格指數在10月同比上漲1.7%。作為美聯儲貨幣政策依據的核心PCE價格多年來一直維持在2%以下,美聯儲要何時才會認定通脹在擡頭?而這將成為聯儲加快升息步伐的一個信號。委員們又將將如何評價就業市場的改善?——市場希望能在一周以後的會議上得到解答。

不過,哈里斯認為,那些寄希望於耶倫在發布會上透露更多信息的投資者可能要失望了。考慮到特朗普新政府在貿易、稅收和財政政策上依然存在很多不確定性,政策的實施也需要較長時間,他預測,美聯儲不會在此次會議上向市場釋放過於明確的信號。

哈里斯進一步解釋說:“我預期會議聲明中只會有細微的措辭改變。邁入新年,新政府接手後的政策環境會有很多不確定性。可以說美聯儲委員們對2017年的經濟走勢也沒有很大把握。因此,在進一步了解新政府的具體政策以前,美聯儲不會向市場釋放明確信號。”

根據美銀美林的統計:自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雷曼兄弟倒閉以來,全球各地央行總共降息673次。特朗普上臺後,美國長期依賴貨幣政策支撐經濟的局面將有所改變,財政刺激政策將發揮更大作用。哈里斯認為,特朗普和共和黨財政保守派人士將展開拉鋸,最終產生一個妥協版的財政刺激計劃——國會有望通過減稅和封堵稅收漏洞相結合的稅制改革,但特朗普在競選期間豪言壯誌的基礎設施投資計劃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將無法兌現。

該機構預測,在12月14日宣布加息之後,美聯儲可能要等到2017年9月才可能再次行動。當然,如果明年上半年美國經濟增速好於預期,不排除明年加息兩次,分別在6月和12月。美銀美林預測2017年和2018年美國經濟增長率分別為2%和2.5%。

相比之下,JP摩根大通預測美聯儲明年有望加息兩次。該機構認為,考慮到美元走高、低通脹持續和鴿派美聯儲等的因素,明年美國聯邦基準利率可能上調兩次,分別在6月和12月,每次加息幅度為25個基點。

JP摩根大通預預測,2017年和2018年美國經濟增速有望分別達到1.9%和1.8%,但這其中不包含若特朗普實施貿易保護主義,並終止與其他國家的貿易協定對美國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

有意思的是在全球央行“大放水”的背景下,過去五年間金融板塊成為美股表現最好的一類股票。與此同時,根據美銀美林的經濟學家統計所得,谷歌加蘋果的市值突破11,130億美元,超越所有歐元區及日本金融板塊企業市值總和1,1040億美元,也超越MSCI中國企業市值總和的10,720億美元。以FANG(Facebook、Apple、Netflix、Google)為代表的科技股成為低利率時代最大的受益者之一。美銀美林預測,到2017年底標普500指數有望站穩2700點,年內上漲5%。

年度 重要 央行 會議 來襲 除了 加息 美聯儲 美聯 什麼 做不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856

李開複:矽谷公司做不了中國市場的角鬥士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8/0102/166732.shtml

李開複:矽谷公司做不了中國市場的角鬥士
李開複 李開複

李開複:矽谷公司做不了中國市場的角鬥士

中國的代替品非常強,以自我為中心的態度會使任何一家美國公司在中國受挫。

來源 | 李開複(ID:kaifu)

作者 | 李開複

這是2017年底,Bloomberg主持人Emily Chang對我訪談節目的一部分。美國媒體似乎最在乎的問題是:美國科技公司能否在中國得到成功。希望這次解釋清楚了。

許多人把公司間的競爭比作角鬥場里的角鬥士,恐怕矽谷的公司做不了角鬥士,他們會在中國市場上被打敗。那些在中國出現的新公司,他們從一個充滿競爭的環境中誕生,要比美國的產品更加易用

美國科技公司需要意識到,中國的代替品非常強,以自我為中心的態度會使任何一家美國公司在中國受挫。我覺得微信比Facebook Messenger好得多,淘寶和天貓比eBay更好,和亞馬遜不相上下。”

1

李開複

2

Emily Chang

Emily Chang是Bloomberg TV的主持人,曾任CNN駐北京記者。她還曾客串多部美劇,比如講述美國創投圈故事的《矽谷》(Silicon Valley)。

 

中國公司將挑戰

美國頂尖公司的地位

Emily Chang:百度、騰訊和阿里巴巴在人工智能上的策略和谷歌、Facebook以及亞馬遜有何不同? 

李開複:這7家公司吸引了全球最頂尖的人才。有趣的是,微軟、Facebook和騰訊,都選擇以一種非常有效但又有點象牙塔式的方法去進行他們的實驗。谷歌、亞馬遜和百度、還有阿里巴巴試著采用一種以產品為核心的手段去研究人工智能,兩者都很有意思。

Emily Chang:百度、騰訊和阿里是否會在谷歌和Facebook主宰的市場中成為有潛力的對手?

李開複:中國作為一個市場來說,或許比全世界其他的所有市場之和都大。中國有7.3億能上網並且立刻進行支付的人,他們可以隨時隨地買任何東西,並不需要經過許可。我們看到中國的公司獲得投資並且投資給在矽谷的許多公司,還有東南亞、印度。所以,中國人對於向國外的擴張將挑戰那些美國頂尖公司的地位,這是未來會發生的。

Emily Chang:你對於騰訊投資Snap怎麽看?占股百分之十二,這會是它美國投資偉業的開始嗎?

李開複:騰訊在全球投資方面十分聰明,他們教會了被投公司很多東西。我有和埃文聊過(Snapchat的CEO),他十分感謝騰訊對他公司的幫助,尤其是基於中國用戶社交行為相關的。

但同時我也覺得,埃文也教會了騰訊很多東西。所以,騰訊就像是一部非常強大的學習機器,它做投資,同時也是在學習,這個學習過程是雙向的,我並不認為騰訊有掌控全球的野心,它的主要重心還是在中國,但它想通過投資來增強存在感。

Emily Chang:在人工智能方面中國會趕超嗎?

李開複:谷歌顯然領先了世界其他公司,領先了中國的大學和公司,但中國有三大優勢,我認為這是趕超的關鍵。

首先是數據量,因為人工智能是數據量越大就越能訓練好的東西,它們才會越來越智能。第二是大量的工科畢業生,工程和數學是中國大學的強項。第三是政策,2017年7月,國務院發布了一個關於AI的計劃,所有省市都拿出許多資金用以支持人工智能公司發展。有這些因素,我想中國趕超是很有可能的。最終,中國或者美國,都有可能會在人工智能技術上領先世界。

Emily Chang:在中國的自動駕駛領域,誰會獲勝?原因是什麽?

李開複:我當然覺得我投資的公司會獲勝,我們投資了三家公司,它們都有不錯的機會。

大家都知道,百度在這方面投入巨大,對此,我也十分尊重。滴滴也有強烈的動機想促成這個行業,因為人工駕駛會耗費很大的財力,Uber也一樣。

不看好美國輕型互聯網公司

在中國的發展

Emily Chang:如今,優步從中國退出,Airbnb正嘗試收費盈利,它是否能夠在其他美國公司倒下的地方繼續前行下去?

李開複:我並不看好美國的輕型互聯網公司在中國的發展,我個人很喜歡Airbnb,但它與用戶之間的輕型聯接,在中國並不奏效。

在中國,你需要建立非常大的粉絲基礎來阻礙你的競爭對手,否則他們會吃掉你的份額。中國也有公司想成為Airbnb,他們會下很大的功夫來占領市場份額。比如以成本效益為基礎,系統有效地更換屋內的冰箱。

Airbnb的模式對中國遊客走到海外是很棒的,對來到中國的外國遊客也一樣,但相對於整個中國消費市場來說,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Emily Chang:所以,你認為Airbnb在中國的前景不太好?

李開複:不一定,他們可以開展一些其他的業務,就像谷歌和Facebook那樣,在中國賣一些廣告,或像亞馬遜出售一部分的雲服務一樣,但只會是整個市場的一小部分

Emily Chang:我們聊聊創新工場事吧,你覺得現在最火熱的投資領域是什麽?

李開複:人工智能領域,我們是下了重註的。比如人工智能在金融科技的應用,在健康和醫療方面的應用,還有自動駕駛領域。

我們還投資了機器人,尤其是工業機器人,可以切實地看到它們在賺錢、省錢。我們還投資了新型傳感器,這將會大大降低自動駕駛車輛以及機器人的成本。除了人工智能,我們還投資了其他六七個領域。

Emily Chang:中國的大型科技公司如騰訊,持續保持著增長。你覺得中國的科技公司逐漸變成一個商業帝國,其價值體現在哪里?

李開複:對互聯網公司來說,中國是一個比世界其他地方都要大的市場。目前大型互聯網公司的價值,美國對比中國,大概是一對一,美國略微高一點。等到一切都塵埃落定,中國大約會比美國高出百分之五十,所以價值會共同增長。

中國在未來五年會增長更多,因為借力線上支付能力,以及加速發展的進步,會到達一個合理的比例,可能是中國公司1.5,美國公司1

Emily Chang:真的嗎?

李開複:另一方面,我確實有看到其中的泡沫。所以並不是說,所有的一切都會不停地瘋漲。那些沒有識別能力的投資人肯定會把過多的錢投在不是真正的人工智能公司上,或許現在會得到雙倍甚至三倍的估值,但最終還是要回歸合理化

李開複 矽谷公司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李開 開複 矽谷 公司 做不了 中國 市場 角鬥士 角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002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