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成食品向肯德基供貨


2009-07-16  AppleDaily
y




 

【本 報訊】大成食品(3999)稱,與美國連鎖餐廳集團Yum Brands旗下肯德基簽訂了未來三年的中國雞肉供應協定,價值約17億元(人民幣.下同)。大成去年全年營業額約100億港元。路透社引述大成主席韓家 寰(圖)表示,是次大成、福建聖農及山東新昌在北京簽訂的策略聯盟協議,整項合約估算總價值最少50億元,三家供應商各佔三分之一。根據合約,三家供應商 於本月起至2012年中,將向肯德基供應28萬噸雞肉。肯德基目前在中國內地設有2670家分店,其雞肉供應商逾30家,其中大成、福建聖農及山東新昌合 計佔肯德基在中國雞肉供應的一半。



大成 食品 肯德基 肯德 供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631

与供货商“谈不拢” 山东如意或放弃ITAT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0814/20090814025754672.html


每经记者  卢肖红  发自深圳

        以“拯救者”身份登场的山东如意集团进驻风雨飘摇的服装连锁商ITAT,却因货款问题惹 来了1000多名供货商的集体反弹。据供货商昨天向《每日经济新闻》透露,山东如意集团已向供货商发声明表示不托管ITAT。记者向山东如意集团总部求 证,却得到公司目前不会对此作出回应的答复。

        “11日上午,山东如意集团发了个声明,称如意集团不托管ITAT,只成为 ITAT的供货商。”据供货商之一、安徽合肥好运制衣有限公司负责人谭先生说。记者向ITAT一位尚在职的人士求证,该人士表示:“如意给供货商开了两个 条件,一是货款3年内付清,二是债转股,谈不拢就不接手。”该人士透露,如意没有承诺货款以及目前供货商的存货问题,所以和供货商谈不拢。

        供货商反映,山东如意集团已经控制了ITAT深圳总部,并对各分公司人员进行任免,派出山东如意400人监管门店,同时替换分公司总经理。不过,如意集团不让供应商退货,也不对寄售商品负责,不愿恢复及时结算系统,这让双方很难协商。

        据称,在山东如意集团发表声明后,不少供货商觉得解决问题无望,遂向深圳警方报案,福田区相关部门也已介入调查。目前,ITAT总部已乱作一团,不过也有部分员工没有离开。“现在是无事可做,但是总得有个说法啊,工资也没拿到手。”

        “自去年9月份至今年4月,ITAT超过4亿元的销售款消失了。”供货商张先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ITAT拖欠供货商的款共3亿元,若按货款占销售额的70%计算,销售款将超过4亿元。

        公 开资料显示,ITAT曾获得风投共1.2亿美元的注资,第一轮蓝山资本投入了5000万美元资本融资;第二轮融资中,摩根斯坦利,蓝山资 金,CITADEL按3:3;1的比例投入7000万美元股权融资。假如全部用于ITAT的日常开支,那么从去年9月起,ITAT所获得注资已全部花完。 去年ITAT上市受阻,无法从资本市场获得融资,或许给了ITAT最致命的一击。

供貨商 供貨 談不 不攏 山東 如意 放棄 ITAT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251

小米手機衝擊日供貨15000台 一個月後無限購買

http://122.97.248.126/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92&id=4485

鳳凰科技訊 11月18日消息,小米公司通過其官方微博公佈了「正式發貨」計劃,具體內容為:11月19日到12月4日發貨量提升至每天5000台、12月5日到12月17日每天15000台,12月18日開放購買。

  8月中旬,小米科技CEO雷軍在發佈小米手機後曾表示,小米手機在十月初正式上市。隨後,小米科技通過各渠道將手機推向用戶,進入測試使用階段。

  在測試階段,有用戶在小米官方論壇反饋稱,小米手機存在發熱量大、掉漆等嚴重問題。

  據法制晚報的報導,「小米手機質量問題頻出雷軍反稱是用戶期望值過高」。小米科技對此回應認為,小米手機的質量問題,是有人「惡意詆毀」,並表示「將通過法律手段解決」。

  10月中旬,受泰國水災等方面的影響,小米手機受到產能不足的影響,未能按原定計劃發貨,引起部分用戶不滿。據國內媒體報導,小米宣稱前期遇到的生產問題現在已經理順,泰國洪災帶來的影響已經解決。對此,亦有用戶認為,這是一種「炒作的手段」。

  除了公佈新的發貨計劃之外,耳機、多彩保護殼、後蓋、保護套等配件在小米網上也已上線,用戶可以隨時登陸網站購買。

小米 手機 衝擊 供貨 15000 一個 月後 無限 購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363

一個高鐵供貨商的興衰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1-06/100346344.html

如今,在青島威奧軌道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威奧)的會議室裡,仍掛著孫漢本與張曙光的合影。但威奧已今非昔比。

在過去的三四年間,威奧在高鐵內裝市場異軍突起,在鐵道部「點裝」訂單的支持下,威奧一度風光無兩:地方政府支持、銀行支持,甚至北車集團下屬的北車租賃也為其提供了數億元融資款。在最輝煌的2010年,威奧在唐山蓋了近10萬平方米的廠房。

2011年2月28日,鐵道部運輸局原局長張曙光被停職審查之後,數家與其關係密切的民營高鐵供應商負責人相繼被調查,據財新《新世紀》瞭解,至今有三位仍在國外。「在國外」是公司的對外說辭,實際是個眾人皆知的敏感暗語。

孫漢本即是其中之一。張曙光案發後,孫漢本曾經被調查一個月之久,結束調查之後,孫漢本即和妻子遠避德國,至今未回。

「點裝」,即點名裝配,是鐵路行業的潛規則之一。2008年,在鐵路內裝市場積累不多的孫漢本,大舉拿下高鐵內裝件訂單,一度成為中國北車集團內裝配件的壟斷供應商,驚煞業內同行。孫漢本有張曙光等人在背後撐腰,被鐵道部「點裝」的消息在業內流傳開來。

然而好景不長。隨著2011年鐵道部劉志軍、張曙光被立案調查,高鐵市場超常規發展也戛然而止,鐵路項目停工、拖欠供應商欠款之事層出不窮。當初孤注一擲「豪賭」高鐵業務的威奧旋即損失慘重:拖欠銀行貸款6億元、北車租賃貸款3億元,而資產總值及應收欠款也僅為9億元;2011年初以來,新訂單絕跡,僅靠老訂單維持,大量高成本的設備、廠房閒置;公司陸續裁員超過三分之二,人才也大量流向競爭對手⋯⋯

從2004年起,為人豪爽、出手大方的孫漢本,在鐵路系統網織了良好的人脈關係,搭上了高鐵對外合作、快速發展的便車,也踏上了一條極盛而衰的不歸路。

威奧的幾度沉浮,正折射了一個民企高鐵供應商的興衰命運。

白手起家

孫漢本1954年出生,與妻子宿青燕上世紀90年代同在青島南車四方廠工作,最初孫漢本是南車四方研究所的一名工人。90年代末,二人下海,成立了一家進出口鐵道零配件的貿易公司。

2002年,孫漢本夫婦成立了威奧裝飾,由貿易領域開始步入實業,註冊資本120萬元,主要製造加工鐵路配件及辦公家具。據早期員工透露,這個時候的威奧裝飾只是一家很普通的小企業,主要靠孫夫妻二人在南車四方的關係,做一些小額的訂單。「那時工廠的條件很艱苦,冬天溫度很低,有的零件加工時需要工人用手捂熱,才能繼續操作。」

在創業初期,孫漢本顯示了突出的性格特點:為人豪爽,做事不惜血本,這為其迅速積累了人脈。威奧裝飾早期一管理層人士對財新《新世紀》記者透露,孫漢本在業內為人口碑不錯,雖然早年已離開四方廠,但四方廠的人只要有事請孫漢本幫忙,不管他是否認識都會幫。

那時孫漢本並未有機會接觸鐵道部的高層。2003年左右,孫在一次青島會議上認識了鐵道部的一個小職員,於是熱情地給他買了回北京的機票。當初的小職員感念這張機票,後來鐵道部如有合作的項目,時常想著孫漢本。據知情人士透露,這位鐵道部小職員陞遷後,給孫漢本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自此,只要有鐵道部的人到山東,孫漢本就會交給自己的司機5000元接待費,並讓司機一定把接待費花完。「不管對大領導還是小領導,孫漢本都會幫人家提包,姿態很低。」一位和孫漢本相熟的人士對財新《新世紀》記者說。

2004年,孫漢本迎來了事業的轉機。這一年,鐵道部開始實施裝備現代化項目,成立了動車組項目聯合辦公室(下稱動聯辦),通過招標的方式,引進和消化吸收國際鐵路設備製造商的技術。威奧裝飾相機而動,與瑞士羅美公司成立了合資公司——青島羅美威奧新材料製造有限公司(下稱羅美威奧)。

2004年10月,鐵道部完成了第一單國際招標項目,並提出了明確的國產化目標,此際張曙光也已從瀋陽鐵路局調任北京鐵路局,並升至鐵道部裝備部副部長兼高速辦主任,負責高鐵技術引進。

瑞士羅美公司在國外是西門子的配件生產公司,生產玻璃鋼。從2005年開始,北車集團的唐山機車車輛廠(下稱唐車)在鐵道部的組織安排下,實施國外先進技術的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戰略,與德國西門子合作,研製時速300公里以上的CRH3型「和諧號」高速動車組。2006年年底,羅美威奧以國外西門子配件公司的身份順利拿到了唐車的訂單,合同額1.47億元,成為孫漢本的第一桶金。

孫漢本的野心不止於生產玻璃鋼。2007年,威奧裝飾改名為青島威奧軌道集團。由於當時威奧集團之名已有人使用,企業名稱變更申請只能加上「軌道」兩字才得以通過。在經營範圍上,威奧也越來越有集團的氣魄,短短三年,它的經營範圍擴張至鐵路內裝和軌道門領域。

「點裝」而興

但在2008年之前,威奧的日子並不好過。自拿到惟一的唐車訂單後,2007年,孫漢本大肆投入建設廠房,一時成本失控,令威奧瀕臨破產,當時一年營業額3000多萬元,但虧損卻高達2000多萬元。其間,威奧不得已進行了兩次股權質押,孫漢本連自己的房子都押進了銀行。

伴隨著2008年金融危機的到來,中國「4萬億」投資的出籠,給中國鐵路帶來了大發展時機;此時,孫漢本前期積累的鐵路人脈關係派上了大用場。「孫漢本以前從未做過相應的產品,但一進入即能拿到訂單。」一位在上世紀90年代即參與鐵路內裝市場的人對財新《新世紀》記者說。

拿訂單首先要過資質准入這一關。雖然鐵路內裝零配件的技術含量不高,在業內人士看來「誰都能做」,但按照鐵道部的要求,也需要從外資引進吸收再國產化。「引進外資的方式多樣化,可以買外方技術,也可成立合資公司。但和鐵道部有關係的才能和外資接上頭。」上述人士稱,他所在公司曾想自主和外資接洽,但以失敗告終。而威奧裝飾則比同類公司更早接觸到外資並進行合作,搶佔了先機。

當時內裝件生產行業的一位人士曾到威奧廠參觀,他對財新《新世紀》記者回憶稱:「他們的技術是從西門子引進的。和主機廠合作的前幾輛車,先用西門子的原件,然後根據相關的圖紙慢慢消化,看別人的加工工藝和使用材料,把這些落實好了再做,安裝後再繼續跟蹤服務。」

在高鐵內裝件的競標中,孫漢本一度壟斷北車內裝市場,這甚至不符合三家進入的原則。

按照招標程序,十幾家符合資質的廠家入圍,南車、北車等主機廠選擇幾家上報,最終由動聯辦拍板。「雖然是主機廠選擇往上報,但主機廠並沒有什麼選擇權,都是看上面的意思。」一位內裝市場人士說道。

動聯辦是負責技術引進和招投標的實權部門,張曙光更是主要的實權掌握者。從2003年至2004年之間,張曙光三易其職,一路高昇,出任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兼副總工程師,主管動聯辦的工作。

孫漢本在內裝市場凌厲的拿單能力,令「孫漢本和張曙光肯定有關係」這樣的傳言,在主機廠和鐵路配件市場不脛而走。這並非捕風捉影。一位高鐵供貨商回憶稱,當時張曙光主持廠家會議,開會時上百人,眾多廠家參加。在南車、北車等主機廠發言後,張曙光就點了兩個人的名字,一個是今創集團老總戈建鳴,另一個就是孫漢本,吩咐他們兩個「做好配套」。2007年,張曙光甚至當眾表揚孫漢本「配套做得好」。他這句話的影響力可想而知——「張曙光的話在鐵路領域份量很重,他表揚一個廠家,主機廠就不能隨便換這個供應商。」一位供貨商說。

「老孫能拿到單,我們一開始吃驚,後來也不覺得稀奇。」鐵路內裝市場的人士認為孫漢本的為人及社交能力,在關係至上的高鐵市場,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除了大家猜測孫漢本跟張曙光的關係外,孫漢本跟整車廠及鐵道部其他部門的關係,在業內也不是秘密。

一位南車四方人士對財新《新世紀》記者透露,「有人打麻將常直接給孫漢本打電話,說『三缺一,你過來吧』。孫漢本就用大包提著20萬元的現金過去。」在打點關係上,孫漢本捨得投入,一位威奧內部人士透露,孫漢本有時一次提現金四五百萬元,「有一年,這種情況出現了四五次。 」

無度擴張

在供應商大會上,張曙光魄力非凡,一句話常掛在口頭:「你們好好開發技術,只要工廠生產出來,我就用。」孫漢本顯然受了這句話的影響,近三年來,他大舉擴張,頻建廠房,上馬各種項目。

2007年,剛剛掘到唐車「第一桶金」的孫漢本,就想把攤子做大,大力投建廠房。2009年年末,孫漢本又在青島工業港興建了4.5萬平方米的廠房,此後又跟唐車合作,在唐山投資近1.5億元建廠,設計了18萬平方米,最後建成了10萬平方米。在跟唐山合作之前,孫漢本還曾經和長春客車廠合作,投建內裝工廠。

「如果沒有拿單的底氣,他不敢那麼擴張。」一位內裝市場供應商回憶稱。拿單能力是孫漢本大舉貸款的底氣,他從當地銀行貸款了約7億元;因為和北車的關係不錯,在北車上市資金充裕的情況下,北車租賃憑藉回購設備的名義和抵押訂單的名義,又給了孫漢本約3億元融資,合同上約定每個季度歸還9%。

但是,大舉擴張的效果遠遜預期。「孫在長春成立的給長客公司做內裝的工廠,最後賠了,設備變賣,骨幹調回來。」一位內裝市場人士說。「內裝市場只是表面上利潤高,但有很多看不到的成本,比如運輸和安裝的損失責任界定,以及產品交出後的服務成本等。」上述人士評價,孫漢本並非內裝市場的真正行家。

一位威奧內部人士透露,幾年擴張間,雖然訂單很多,但惟一給孫漢本賺錢的還是羅美威奧的玻璃鋼產品。2008年,除了威奧集團、羅美威奧和IFE威奧軌道車輛門系統(青島)有限公司(下稱IFE威奧)外,孫漢本又成立了長春新銳軌道交通設備有限公司。據知情人透露,威奧塗裝主要是想承接羅美威奧接的訂單,「孫漢本不滿足和羅美繼續分成,想自己做。」隨後瑞士羅美不滿意其這種做法,提出了解散的要求,但最後因威奧沒錢收購其股權而作罷。

合資背後

2006年後,做內裝發家的孫漢本突然闖入了高鐵塞拉門和集便器這兩個從未涉及過的領域。

2006 年,威奧和德國克諾爾遠東有限公司(Knorr-Bremse Far East Ltd)旗下的一家跨國公司IFE成立了合資企業IFE威奧,生產產品為高速列車塞拉門系統及其配件,產品專門用於鐵道部EMU200公里/小時高速列車項目。

塞拉門是高鐵內裝配件中利潤率較高的配件。一個塞拉門的中標價約6萬元,利潤率約30%,2010年軌道交通領域的塞拉門市場規模超過10億元。

此前,國內塞拉門市場較為成熟的有兩家:南京康尼機電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南京康尼)和青島歐特美交通設備有限公司。南京康尼早已具備自主研發能力且市場份額較高,據業內人士稱,起初鐵道部曾牽線IFE和南京康尼談判,因條件過於苛刻,南京康尼拒絕了合作。而此前從未涉足塞拉門領域的孫漢本,則迫切地想要與外資合作。在南京康尼之後,鐵道部牽線威奧集團與克諾爾談判。

據當時參與談判的人回憶,克諾爾提出的條件極為苛刻,而孫漢本幾乎對外方的所有條件都「來者不拒」,包括高價從國外進口指定的零配件,甚至承諾免費向IFE威奧提供廠房、水電等資源,並承諾「只要合作,every thing is free」。

據財新《新世紀》記者瞭解,雖然威奧和德方持股比例各佔一半,但分紅卻向德方傾斜。財新《新世紀》記者獲得的一份資料顯示,2010年威奧軌道門公司收入5.9億元,主營業務利潤2.84億元,淨利7766萬元;2011年1月-9月收入5.89億元,主營業務利潤2.86億元,淨利9180萬元,在淨利潤率如此之高的情況下,嚴苛的條約卻讓孫漢本「沒賺到什麼錢」。據悉,最近威奧剛獲得了1700萬元的分紅,這是合作五年來其第一次得到分紅。

2009年,威奧又與德國EVAC進行合作,從而闖入高鐵集便器市場。此前,鐵道部已指定高速動車上的真空集便器系統使用德國EVAC品牌,國內廠家若想進入高鐵整體衛生間市場,必須要跟EVAC進行技術合作。而業內人士分析,EVAC壟斷中國高鐵市場與張曙光的妻子王興有密切關係。(詳見本刊2011年第49期封面報導「張曙光的秘密」)

威奧通過這一合作獲得了北車約15億元的合同,是其所獲的最大訂單。但威奧只是整體衛生間的設備集成商,所使用的材料必須由鐵道部指定。威奧與EVAC的協議中規定,6個模塊32個零配件必須從德國EVAC原裝進口,這一項即把整體衛生間的利潤拖了下來。據整體衛生間行業人士透露:「一個整體衛生間的銷售價格是22萬元,成本接近21萬元,僅從EVAC進口的配件成本即高達5萬元,整體拖低了利潤水平。」

除了集便器必須使用EVAC,大理石板也必須使用北京先河交通設備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北京先河)的大理石板。據悉,北京先河是杜邦可麗耐在高鐵領域的特許經銷商,一張大理石板的進價為8700元,而同樣質量的產品市場價僅為2700元,威奧的有關人員亦抱怨採購成本過高。

無論威奧在合資中如何委曲求全,但借鐵道部的牽線進入上述領域,並獲得了總計數十億元的訂單,已遠比一般民企幸運。

今非昔比

不過,可謂「福兮禍所伏」。孫漢本在強大的拿單能力支撐下大舉擴張,但內部成本管理失控,為後來的失敗埋下了伏筆。

據其工廠內部人士透露,威奧工廠內部就像一個微縮版的鐵路市場,「從資金到採購到物流,各層都吃回扣,一個兩毛錢的螺絲,報價要30塊錢。上上下下普通員工都可以吃回扣,整個成本都提高了。

一個給威奧建造廠房的項目供貨商說:「從威奧賺錢太容易了,打點好一個人,產品就可高價賣出。」威奧內部人士也承認:「建造廠房都是按上面指定價格去辦,很多零配件都是從指定供貨商購買,哪怕是那種夫妻檔的小廠子——這裡面牽扯的利益鏈條太多了。」

隨著2011年劉志軍和張曙光案發,高鐵建設緊急剎車。對高鐵孤注一擲的孫漢本,蒙受了巨大損失。據知情人士透露,孫漢本在張曙光接受調查後,也被調查過一個月。從2011年2月開始,他就不再過問威奧的事務。

曾經輝煌的威奧再也不復過往。不僅應收貨款拿不回來,2011年年初即不再有新訂單,工人從鼎盛時期的3000多名裁至1000名左右,多位人才流至原本為其競爭對手的廠家,而當年斥巨資建的唐山廠房,目前因無訂單而閒置,僅以每年100萬元的租金租給唐車做倉庫。

威奧的資金現狀也堪憂,據悉,威奧欠銀行和北車租賃、北車物流的貸款總計約9億元,而威奧的整個資產值和應收賬款也僅為9億元。

威奧命運的曲折跌宕,是中國高鐵市場沉浮的一個縮影;而孫漢本與外資合作的委曲求全,與官員打交道的鞍前馬後,卻是一個典型的民營企業主的形象素描。孫漢本與張曙光的合影至今仍掛在威奧集團的會議室中,然而現在,一位身陷囹圄,一位遠避海外。

財新《新世紀》記者於寧、屈運栩對此文亦有貢獻

一個 高鐵 供貨商 供貨 興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506

「愛馬仕」地下鏈條:神秘的倉庫與供貨商

http://www.21cbh.com/HTML/2012-6-29/xNNDIwXzQ2MzQxNw.html

這是一座「黃金城」!——深圳羅湖商業城毗鄰香港,盤踞深圳羅湖火車站、羅湖客運站和羅湖口岸,來這裡淘貨的人不僅有深圳及外地的批發商,還有相當一部分深圳及香港的年輕潮人、普通白領和高級金領。而吸引他們前來買的商品主要是「相對廉價」的假冒奢侈品。

愛馬仕、古琦、LV、巴寶莉、香奈兒……你想要的一線品牌,在這裡都能買到。而越來越龐大的淘貨群讓這些堅持轉向地下銷售的商家生意紅火。


2004年以後,猖獗的假貨使羅湖商業城成為深圳市政府重點整肅的對象,即使到現在,深圳工商局依然每天頻繁巡走在這棟樓的六個樓層間。

「我愛愛馬仕!」

吳小姐,深圳某專業網站編輯,月薪平均8000元,典型小白領,擁有數個漂亮包包,偏愛愛馬仕和香奈兒,與許多朋友一樣,吳小姐的包包都從羅湖商業城淘購。

端午節假日,本報記者陪吳小姐一起走進羅湖商業城,在電梯旁會不時遇到常年遊蕩於城內的中年婦女,她們大多數操著潮州口音,以年輕時尚女子為獵物,一路跟隨輕聲詢問:「需要包包嗎?我帶你去買,A貨或者水貨都有。」

吳小姐有自己熟識的賣家,那裡的愛馬仕做工和給出的價格都讓她很滿意。這家店舖在三樓,要穿過長長的走廊和琳瑯滿目的小店舖。

1997年香港回歸後,深港兩地通商便利,羅湖商業城由於招租火爆,一鋪難求,商城內舖位拓展到了1700多間。其中二、三、四樓,有超過一半的店舖以賣包包為主。

在一個不足十平米的小店舖裡,所有貨架上擺放的都是不知名的雜牌包包。吳小姐標明自己作為常客的身份,直接要求看樣品畫冊,店主才開始承認其店內有名牌包出售。

「這裡查得緊,我們的名牌包是沒有樣品的,更不能上架擺設。」店主解釋說,順手從抽屜中拿出兩大本畫冊。

「一本是愛馬仕的,一本是香奈兒的,你先挑一挑,看喜歡什麼款。」店主開始熱情起來,並從抽屜裡再拿出兩本畫冊給陪客記者,「這兩本是GUCCI和LV去年到今年的新款,你也可以看看有沒有喜歡的。」

在每一本厚達近1000頁的彩印畫冊裡,條目清晰、分門別類地歸總了該品牌出品的大包、中包、小包、錢包、眼鏡、鞋、甚至飾品。每個款型、不同顏色標註清晰,選擇方便。購買前還可以先看實物,滿意再買。

據店家介紹,他們有上十個一線品牌可供選擇。「前兩年GUCCI和LV賣得最好,近兩年指定愛馬仕的人迅速增多,同時買巴寶莉、香奈兒的人也越來越多。」店主說。

中 國聯商網根據Millward Brown發佈的「最具價值百強品牌榜」做出統計分析顯示,過去一年,奢侈品類的品牌價值整體上漲15%,其中以愛馬仕最顯眼,其品牌價值勁升了61%, 其次是巴寶莉上升了21%,LV上升了7%,而GUCCI的品牌價值卻同比下降了14%,香奈兒下降2%。

「但愛馬仕現在仿造生產鏈不如GUCCI和LV成熟,量也還沒有上去,成本要高,不過愛馬仕價格本來就要貴很多,所以我們的售價也要比GUCCI和LV都貴兩三倍。」店主說。

危險的交易

在店主的推薦加顧客的選擇下,雙方開始進入討價還價環節。據吳小姐介紹,這是門含金量很高的技術活,還價後的出價要以自己對商品品質鑑別力為底氣。

首先,該店每個品牌的主要款式皆有不同品質的商品,普通A貨、精品A貨,甚至有少量是水貨,不同品質自然價格不同。

最廉價的為普通A貨,一款愛馬

仕包包價格在六七百元到一千元不等,而GUCCI和LV則更便宜,有些兩三百也能成交。

其次是做工精良的超A貨。一款超A的愛馬仕價格在兩千元左右,而GUCCI和LV的超A包也達近千元。

此外,若是一些老式經典款,該店主表示可以提供水貨,即走私貨,從香港或者國外低價打折時買下囤積,由購買者直接帶貨過關,逃避關稅,故價格相當於國內專賣店同款商品的三到六折不等。

在畫冊上,每一款包包的圖片都已編號,買家在選定款式後,賣家只需向供貨倉庫報出貨號即可出貨。十幾分鐘後,店舖小夥計用一個超大黑垃圾袋提來近十個不同款不同品質的名牌包包。

以吳小姐的鑑別力,普通A貨與精品A貨雖然外觀一致,面料手感接近,吊牌、商標、商品身份卡亦完全相同,但是,在做工上兩者有著明顯的差距。

「這兩個包包是不同廠家生產的,」店主指著一款橘紅色愛馬仕方形中號包包介紹,「有些廠家資源差一點,只能買到面料,但是配件買不到,有些廠家資源很強,從面料到配件都能買到,其質量幾乎與真品一模一樣,差異只是在做工。」

正當店主耐心地向我們講解每個包包的品質與價格時,外面樓道一陣騷動,店舖小夥計從外面急速走進來,說了句:「來了來了,快收!」隨即所有名牌包包被重新掃入黑色「垃圾袋」,由店舖小夥提走,店主亦麻利地收起所有奢侈品畫冊,順手拿下一兩款貨架上的無牌包包給吳小姐。

「這 已經是工商局今天第二次巡查了,過了這一次,今天應該不會再來了。」店主說。據該店主介紹,自從其進入羅湖商業城以來,近五年時間幾乎每天都這樣膽顫心 驚,「萬一被抓到在出售假冒名牌包包,或者看到這些名牌畫冊,將面臨高額罰款,甚至封店半年,這對我們來說將損失巨大。」

從2004年以 來,深圳工商局將打擊羅湖商業城假冒偽劣商品作為工作重點,工作人員每天突擊巡查至少兩次,有時候多達五次。但在羅湖商業城地下或一樓的幾個主要電梯口, 都有每個樓層的商家委派的通報人員,一旦發現工商局人員進入商業城,立即向樓上通報,這也是為何多數假冒奢侈品店舖皆在二、三、四層的緣故。

十分鐘後,風頭已過,一切回歸「常態」,吳小姐繼續著選包和討價還價,店主繼續推銷其奢侈品。

隱秘的供貨商

「我們只是賣貨的,抓了我們也沒用,抓了這家,另外又會有別人來做這個生意。」該店主抱怨說,在他看來,只要有貨源,有顧客,工商局就消滅不了這個市場。

其中貨源是關鍵。據店主介紹,每一本品牌圖冊裡面涵蓋了不同廠家生產的圖片,在圖冊上,記者發現這些廠家包括「星光」、「盛興」、「新世紀」、「日盛」等,而製作圖冊的則是負責總經銷的倉庫主。

「外人要進入這個行業是不可能的。」該店主對記者表示,「我們都不知道這些包包是哪家工廠在什麼地方生產,與我們直接聯繫的是倉庫。倉庫找到我們出售仿製包包,也是要看我們店舖,經過長時間互相瞭解建立信任了才會合作。」

在羅湖商業城周邊,一共有好幾個存貨的倉庫,各個倉庫大小不一,最牛的商家可以從所有倉庫去調貨,而我們的店主只知道其中的兩個倉庫。

神 秘的倉庫則是消費者不可接近的地方。本報記者在另一名牌仿製包出售點——羅湖海燕服裝商城旁,獲准進入倉庫選購,打開倉庫門,撲面而來的是嗆鼻的皮革氣 味,不到三十平米的庫中堆滿了各種品牌包包、服裝、鞋等商品,除了一線大牌,還有相當多的二線品牌,如CK、TOMMY等。

「我們的倉庫一般不對外的,只有非常信得過的常客或者好朋友才可以直接來選貨,且在倉庫選貨的話肯定會給你最優惠的價格。」導購者向記者介紹,「如果倉庫地址一旦被洩露,隨時可能被工商局查到,那樣將損失慘重!」

而提及生產供貨商,導購人員亦立即表示「不知道」。


愛馬 地下 鏈條 神秘 倉庫 供貨商 供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695

DRAM谷底翻身》價格持續上漲、供貨吃緊 PC品牌廠的考驗正要開始


2013-06-10  TWM
 
 

 

行動裝置興起,PC市場遭到侵蝕,在本周開幕的台北國際電腦展中,行動裝置搶走向來是展覽主力── PC的風頭。DRAM報價此刻大漲,更讓品牌廠壓力大增,後續營運表現,除了產品銷售之外,DRAM將是重大關鍵。

撰文‧李洵穎

五月的宏碁和華碩法說會上,庫存水準成為在場法人關注的議題。原因是PC用DRAM報價勁揚,而且還出現PC品牌廠最不樂見的缺貨景況。更弔詭的是,PC出貨清淡,DRAM價格卻火速飆升,這讓PC品牌廠採購單位每天都緊盯DRAM供貨狀況。

事實上,DRAM缺貨狀況從年初開始就繼續延燒,到了第二季還有惡化的跡象。各家PC廠商第一季就在市場上掃貨,期望能夠保住一定庫存量,避免下半年衝量時發生供貨不及的慘劇。

數字會說話,這種情況反映在宏碁和華碩的第一季財報中。宏碁第一季庫存周轉天數約四十五天左右,但去年第四季不到四十天;近幾個季度積極衝刺出貨的華碩,庫存周轉天數較高,第一季達七十天,然去年第四季約六十五到六十八天。宏碁和華碩拉高的部位皆以DRAM為主。

各家廠商掃貨,DRAM報價自然水漲船高。研究單位DRAMeXchange指出,以主流產品DDR3 4GB模組為例,四月最高價格已達二十七美元價位,今年以來漲幅超過七成。

宏碁董事長王振堂日前在法說會明白點出,DRAM價格上漲會是近期營運較大的變數。雖然目前PC DRAM還是有一定的產出量,但不足以應付PC廠需求,第二季恐怕還是會持續缺貨。

DRAM價格飆漲,恐將衝擊品牌廠獲利表現。宏碁目前的DRAM庫存僅能供應至五月,預計六月起將以新報價簽約,增添第二季營運獲利變數。宏碁第二季原本預估小賺,分析師評估,DRAM價格成了變數,宏碁單季可能轉為損益兩平。

PC品牌廠拉高庫存,除了考量到讓日後供貨順暢外,鎖住採購成本更是主要目的。業界人士認為,DRAM今年上半年已上漲一大段,就算後續不會大漲,至少也是緩漲,價格恐怕一去不回頭,對於品牌廠將是一大挑戰。

在PC市場被平板電腦侵蝕之際,零組件成本急漲,雪上加霜,如何建置庫存,將考驗PC廠商採購單位的智慧。


谷底 翻身 價格 持續 上漲 供貨 吃緊 品牌 廠的 考驗 正要 開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8716

黑手教授 供貨全球九成水上機車

2015-04-13  TCW
 
 

 

這是一個台大教授創業當黑手,遭遇生意失敗後,才懂得當生意人,最終成為水中螺槳大王的故事。

他,是般若科技公司總經理林允進,東京大學船舶工學博士,曾經是台大造船及海洋工程學系(編按:已改名為工程科學及海洋工程學系)副教授。公司草創初期,林允進從教授變黑手,穿著短褲在工廠裡汗流浹背的忙進忙出,曾被教授們私下嘲笑:「三年公司一定倒!」

當年,訂單連年增但最大客戶竟找上仿造廠

結識林允進超過二十年,財團法人船舶暨海洋產業研發中心執行長柯永澤觀察,當年沒有技術優勢、螺槳訂單,不會鑄造的林允進,跨入一個與其所學有差距的螺槳產業,靠的是「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衝勁。

如今,他身穿西裝站在台中般若科技公司的工廠中,監督著身穿銀色隔熱衣的工人,從高達攝氏一千六百度的煉爐裡,舀起烈焰液態狀的不鏽鋼液體,熟練的以三秒速度,就裝滿一個個米白色的螺槳模組,三百個工人們不停趕工。

因為這裡生產的螺槳,供貨全球九成以上水上摩托車、四成以上的小艇,一年生產超過五十萬顆的螺槳,放在地上可以從台灣頭擺到台灣尾。

林允進在一九八五年初期創業時,「黑手教授」的名聲,吸引許多客戶上門,首年就達營收損平。此時有貿易商找上他詢問是否能製造水上摩托車螺槳,當年只有一家美國廠商有製造技術,林允進心想若能研發技術成功,這將是個利潤極大的利基市場。

因此,他「撩落去(台語:指豁出去)」。國內沒有製造技術,林允進就去國外找,國內沒有機器設備,他就自己設計再請廠商做。花了一年即研發成功,剛好加拿大水上摩托車製造商龐巴迪(BRP)訂單上門,加上水上摩托車市場成長快速,般若科技公司收到的訂單、年營收連年成長,一九九五年的年營收最高至新台幣二億五千萬元。

但商場上沒有永遠的順風車。從教授轉當黑手的十年後,林允進碰到最大難關。

在營收達到最高峰之際,卻傳出台中豐原有仿造廠商的消息。林允進開車前往調查,當他看見工廠大門前堆了滿地的龐巴迪水上摩托車,就算是夏日時刻,眼前場景讓林允進身上直冒冷汗,因為當年龐巴迪訂單占般若科技公司六成。

當下,與客戶攤牌遭抽單營收攔腰砍,更首見虧損

林允進一氣之下提告仿造廠商,接著找來龐巴迪談判,林允進拿出研發螺槳時申請的專利證明攤牌,沒想到話才說到一半,客戶憤而離席,從此龐巴迪不再下單給般若科技公司。

此事件造成般若科技公司年營收下滑,最慘時只剩高峰期的一半,公司開始虧損。

這是林允進做生意以來,第一次面臨虧損,加上專利訴訟案,銀行不願貸款,他只好四處借錢週轉。轉眼三年間,累計債務超過億元,公司出現倒閉危機,讓他動過「想去出家」的念頭。

再起,放下身段攻小艇價格上妥協,敲開救命的門

林允進的妻子,般若科技公司董事長蔡秋琦生氣阻止:「這公司是你要開的!」推著林允進放下博士自尊,到美國一家一家的找客戶,她則廉價賠售公司一間廠房來償還債務。

龐巴迪事件,讓林允進失去大客戶,引發公司倒閉危機,此時他放下身段,「重新思考」做生意的方式。過去的他擁有技術,不願意在價格上妥協,站在客戶的對立面,只為了自己公司的利益著想,反而因小失大。

但危機帶來轉機。林允進過去研發螺槳技術時,早已能製造出小艇螺槳,只是沒有客戶上門。當時面臨公司倒閉時刻,林允進被逼得只好「背水一戰」,前往小艇的主要市場美國,尋找小艇螺槳的客戶。四十五天裡,林允進每天敲不同廠商的門,卻只有敲開一家本田(Honda)美國分公司的大門。

但這僅僅是一個小縫,本田日本總公司希望先看到螺槳評比測試後,才願意下單。擁有技術優勢的林允進,在螺槳評比測試上很快就獲得青睞。

知名船用減速器的螺槳供應商,瑞孚宏昌船舶推進系統公司總經理王武雄表示,般若科技製造的螺槳能讓「(船速)最高可以提升一○%,引擎須研發三年到五年,」他的技術在同業中至少領先兩年。

不過當年小艇螺槳競爭者全球有五間,要獲此筆大單,不只有技術要取勝,林允進為了確保拿到這張訂單,讓公司在危機時刻能夠站穩腳跟,他將價格砍到只剩競爭對手的六成。

林允進開始把價格當成武器,從對手手中奪下全球另外兩大水上摩托車製造商的螺槳訂單。

有了龐巴迪事件的經驗,林允進了解分擔風險的重要性,一方面開發出全球最多,大小、種類超過百種的螺槳模組;另一方面,努力降低公司成本,水上摩托車螺槳售價甚至只有美國對手的一半,最後當年抽單的龐巴迪也不得不回頭向他購買螺槳。

隨著般若科技公司的螺槳市占率節節攀升,二○一四年年營收突破新高超過十億元,每股盈餘將近四元。

從當年被台大前同事嘲笑創業三年一定倒,到現在「如果再回到台大,他們最喜歡問:『你一個月賺多少錢?』因為教授月薪現在最多十萬。」林允進從教授變黑手,因他懂得放下身段突破創業困境,才有如今台大教授們想像不到的身價與成就。

黑手 教授 供貨 全球 九成 水上 機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0655

蘋果手表元件故障至供貨不足 供應商股價應聲下跌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4/4612707.html

蘋果手表元件故障至供貨不足 供應商股價應聲下跌

一財網 簡寧 2015-04-30 12:14:00

隨著Apple Watc“觸覺引擎”元件故障問題的曝光,作為供應商的瑞聲科技也難逃一劫,根據最新的股市行情,瑞聲科技的股價顯示一直處於下跌狀態。蘋果零售店5月前拿不到Apple Watch出售,新的網上訂單會在6月份發貨。聽到這個消息,果粉們心碎了一地。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信源,蘋果之所以延遲發貨,是因為Apple Watc中一個名為“觸覺引擎”(taptic engine)的元件出了問題,這導致手表無法讓佩戴者體驗到輕觸的感覺。

這一“觸覺引擎”是Apple Watc的核心技術之一,也是其賣點之一,蘋果公司希望借助該設計,用鈴聲、震動之外更好的方式提醒用戶。

據稱出問題的元件來自深圳瑞聲科技,蘋果公司已經銷毀了部分已經完工的手表,目前已將該組件的生產采購工作轉移到了日本電產公司。(更多獨家財經新聞,請加微信號cbn-yicai)

瑞聲科技於2005年8月在港交所上市,截至2013年7月26日,其港股市值高達449億。這家全球領先的微型器件整體解決方案供應商公司被稱為蘋果公司的影子股,只要有蘋果公司的利好消息,瑞聲科技的股價也會隨之上漲;當然,一旦有與其相關的負面新聞,尤其當新聞主角還是瑞聲科技自己時,股價也會應聲下跌。

隨著Apple Watc“觸覺引擎”元件故障問題的曝光,作為供應商的瑞聲科技也難逃一劫,根據最新的股市行情,瑞聲科技的股價顯示一直處於下跌狀態。

apple watch 瑞聲科技股價

目前,瑞聲科技尚未對此消息發表評論。

【關於瑞聲科技】

創業以前,潘政民是一位數學教師,吳春媛則是一名護士。上世紀80年代末,潘政民的父親在常州創業,最初生產電磁式訊響器,用於電子玩具、鬧鐘等電器。1993年,潘政民和父親共同創立遠宇集團,吳春媛負責財務。潘政民隨後前往美國開拓市場,隨著產品線的擴展,遠宇確立了以微型聲學元器件作為主要產品,2001年成為摩托羅拉的第一供應商。

applewatch 深圳瑞聲股價

潘政民

潘家父子很早就意識到科技對電子元件生產的意義,2002年公司與南京大學合作,成立了研發中心。

2005年拿到索尼愛立信的訂單之後,瑞聲聲學陸續拿到了幾乎所有一線手機品牌的訂單。目前,瑞聲聲學擁有超過200項專利,在微型聲學元件市場份額第一。

(部分資料參考網易科技)

編輯:李晶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