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交友app讓“約”變得簡單,但該由誰來買單的問題卻越來越尷尬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630/163882.shtml

交友app讓“約”變得簡單,但該由誰來買單的問題卻越來越尷尬
鳳凰科技 鳳凰科技

交友app讓“約”變得簡單,但該由誰來買單的問題卻越來越尷尬

約會吃飯,該由誰來買單?

來源 | 鳳凰科技(ID:ifeng_tech)

編譯 | 楠鑫

責編 | 劉考坤

編者註:

第一次約會誰給錢?通常應該是男士。但現在“一鍵約會”的app越來越多,陌生人之間約會的次數越來越,約會這件事也變得越來越隨意。於是就導致了一個問題:約會吃飯,該由誰來買單?

《華爾街日報》日前撰文討論了這個問題。很多女士原本習慣在買單時假裝掏錢包,但大部分時候男士都會搶著買單。而現在,當女士假裝掏錢的時候,男士則通常無動於衷,於是女方只能“假戲真做”掏錢買單。

以下是《華爾街日報》的文章:

曾經,塔尼莎·贊達梅拉在第一次約會時,會假裝在錢包里找錢付款,但她篤定男方一定會堅持付款。之後她也遇到過,有的男士“忘記”帶了自己的錢包,或是飯後要求AA制。現在該付賬的時候,她會坐著不動,連假裝付款的“套路”都不再嘗試。她今年雖然只有23歲,卻直言要點:“如果你掏錢包,那這頓飯就是你買單了。沒人會阻止你。”

在網絡交友盛行的時代,男女之間由來已久的一個傳統正在經歷顛覆:賬單到來之際,女方假裝準備付款——內心卻期待男方堅持買單。

現在,在線約會服務越來越多,約會時花錢的情況已經發生了改變。根據德意誌銀行(Deutsche Bank)的分析,在紐約或舊金山,兩個人看一部電影、吃一頓飯、喝上幾杯啤酒,最後乘坐出租車離開,一共大約需要花費130美元。一周三次,一年就要花費兩萬多美元。

交友應用在網絡交友的時代盛行,這也意味著單身人士進行第一次約會的機會將遠多於以往。許多女性表示,她們現在已經連“試著找錢”都不願嘗試。因為她們因此而AA或買單的幾率會大大增加。現在,到了該買單的時候,雙方都早有準備。他們會註視著對方,直到一方承受不了壓力,繼而買單。

經歷各有不同 看法亦不相似

22.webp

艾利克斯·波爾

19歲的艾利克斯·波爾表示,最近她和在Tinder(網絡交友應用)認識的一位男性約會了。因為男方發起了約會並選擇了約會地點,她選擇了不主動支付賬單。但在這位男士送她回家後,他通過Venmo給她發送了一張20美元的費用清單,請她付自己那一部分的餐費。這位西維吉尼亞大學的學生在Venmo上拉黑了他,也並沒有支付賬單。

拜倫·諾頓-沃夫今年51歲,生活在佛羅里達州的奧蘭多市。他表示,在同性社交應用Grindr上,人們常常選擇消費並不高昂的約會,比如咖啡和雞尾酒。

傑克琳·蘇許塔是密歇根州羅徹斯特山的一位財務主管。她在18歲生日的時候,發現自己處於弱勢地位。她說,生日那天,她應邀觀看電影。但是到了購票處,她的約會對象直楞楞地看了她好幾次,讓她十分不舒服。最後,她拿錢買了兩張票,外加爆米花和飲料。“真是太尷尬了,”她說, “誰會讓你在生日那天付賬?”

阿萊克茲·普爾是一位30歲的律師。她表示,四年前搬到紐約以來,她註意到了關於“付賬”情景的逐漸變化。最初,她的約會對象通常會阻止她付款,並主動買單。但是之後,她卻不只是負擔自己消費的那一部分。最近一次小聚喝酒,由於沒有事先預定,她問她的約會對象,是否需要預定一些食物。他答道:“你家里沒吃的嗎?”

23.webp

“追求女孩”(Girls Chase)這家網站旨在為男士提供約會建議。沙斯·阿芒特是其創始人。他表示:“認為對方該付款時,對方卻選擇不付款,是一種反轉影響力的行為。這與男性通過買單,女性通過讓男性買單展現各自影響力不同。”但是,拒絕買單的女性,可能會被認為是在“找飯票”。一部分女性的確如此。

卡蒂·哈特是印第安納波利斯的一位應付賬款經理。她表示:“我從沒有想過主動付款,但實際上,我經常這樣。他們對此並不覺得不妥,我就只好說,那好吧。”

這位37歲的女士最近在市中心的一家餐廳約會,約會對象建議對一個漢堡和一份炸薯條平攤費用。漢堡擺上來後,他將其切為兩半,但非常不均勻。他觀察了一會兒,選了更大的一半。

24.webp

卡蒂·哈特

該買單時,哈特女士說,她象征性地掏出了信用卡,但是那位男士毫不猶豫地同意了,讓她支付一半地費用。 “甚至服務生都看著他,像是在說,你有沒有搞錯?”

眾說紛紜

一位哼著歌的服務員表示,兩個人同時準備掏錢,算得上是一件“好事”;但他也補充道,在同性約會中,年齡會是一個決定因素。“不掏錢的人通常更為年輕。”然而,他有一次約會卻規避了這一規律。在付賬之前,他就去了洗手間,並表示會在外面等約會對象。

禮儀專家表示,這其中的規則並不複雜。《創造更好生活的現代禮儀》一書的作者黛安·高斯曼認為:“你邀約,就該你請客。但是現實是,約會的對象可能並不知道這一規則,或者說,並不認為這是約會。”

英國安格利亞魯斯金大學的社會學講師朱莉婭·朗(Julia Long)是女權主義理論的專家。她表示,男性在約會時買單,這是幾個世紀前騎士制度下的過時產物,而且這也隱含著所屬權。 “女性不是供買賣的貨物。”

贊達梅拉女士認為自己是女權主義者,她說,由於女性的收入水平仍舊低於男性,因此男性負責晚餐和電影的費用,並非強詞奪理。 “男女之間的工資差距很大,”她說, “男性至少應為他發起的約會買單。”

25.webp

邁爾斯·伯德

一些人表示,他們正在支持一種關於性別角色的觀點,並認為該觀點更為進步。邁爾斯·伯德(Miles Bird)今年27歲,在舊金山的一家風投公司工作。他說:“我幾乎覺得,不讓她們付錢是不禮貌的,而且我會被認為十分刻板。”伯德先生表示,他通常在掏錢包之前,就建議分開結賬,雖然有時候,他不得不支付整張賬單。

一些男性則認為,他們的確準備在第一次約會時買單,但是仍舊希望女性會有掏錢的舉動。洛杉磯醫生阿米爾·諾巴赫特對此認為:“你不會希望自己被人利用。”他表示,他的一位患者在最近一次約會時,點了兩份主菜——一份是在餐廳就餐的意面,另一份是打包的烤魚。在女伴去浴室時,他要求分攤賬單。他說:“第一次約會,我每次都會買單。但是你得確定底線。”

26.webp

阿米爾·諾巴赫特

查普曼大學心理學教授大衛·弗雷德里克(David Frederick)表示,已有證據證明,相較於其他性別組合形式,男性在與異性約會時,其買單的做法更難以改變。他在2015年與同事一起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研究涉及17600人,其中39%的受訪女性表示,她們希望男性拒絕幫忙支付賬單。

交友app 買單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交友 app 變得 簡單 但該 該由 由誰 誰來 買單 問題 越來越 越來 尷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346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