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賺人心 吳念真企劃製作董事長吳念真


2011-5-5  NM




吳念真大學念會計,對數字有別於人。有回朋友問起公司營運,吳念真興奮算著,「年盈餘有超過150萬ㄟ。」朋友驚訝:「你公司是開著玩嗎?」

「有時候賺很多,但是精神很痛苦﹔有時候沒怎麼賺,工作卻很飽滿。」吳念真反問:「那些上市企業,虧了數十億元都是股東的錢,這樣老闆比較厲害嗎?」

賺錢,他當然比不上,但賺笑、賺淚、賺人心,在台灣很難找出人跟吳念真相比。營收、EPS、帳面數字,吳念真都沒有答案,他的產值計算方式,就是跟台灣社會厚實共鳴,綿延累積。

吳念真 小檔案

本名:吳文欽

出生:1952年7月29日,台灣九份

婚姻:已婚、育1子

學歷:基隆中學初中部、延平高中補校、輔仁大學夜間部會計系

經歷:學徒、台北市立療養院圖館管理員、中影編審、導演

現任:吳念真影像文化、大象影像製作董事長

最喜歡:自在如風,隨遇而安

最討厭:做作、虛假、身段、姿態

經營哲學:一切隨緣,絕不強求。對客戶一如面對朋友,有所託付,全力以赴;若氣味不合,絕不勉強低頭,因為工作的最低收益叫「快樂」。

助理送來紙盒,吳念真拿出廠商找他代言的數位相機,「粉紅色?很娘ㄟ!」他敏捷地打開鏡頭,助理提醒:「導演,這是老人機,你腳手太快了。」玩慣ipad的他,看著功能不超過五項,邊端詳邊唸:「老夥仔攝相,簡單就好。」

吳式口語 觸心弦

我不知道這一句會不會當廣告詞,但看到產品只有三分鐘,吳念真就一語道出老人對電子產品的需求與恐懼。口語化、生活化的吳式風格,讓他成為台灣近十年來,最火紅的廣告歐吉桑。

套句市場的說法,吳念真是個「耐賣」的品牌。從花生牛奶、泡菜、鞋子、馬桶,甚至沐浴乳,手機還橫跨二家電信。

「吳導很會重塑商品定位,市場敏銳度比廠商更清楚。」和氣製藥董事長黃熙文從父親黃新桐手上,接下十八銅人行氣散與鳥頭牌愛福好,找上吳念真求助。「老藥 品強調療效沒意義。應該放入現代人的連結。」吳念真用獨特的詼諧幫愛福好打出「查埔人,千萬不要只剩一支嘴」,以「老藥方陪阮走過新時代」來重塑六十多歲 的行氣散。黃熙文說廣告後,業績翻倍成長。

底層、韌性、放大生命細微的觸動,一直是吳念真作品吸引人的元素。包括愛之味、保力達、全國電子等企業,都跟吳念真維持十餘年的合作。

「保力達先前代言人找過成龍、王瀚(因為對手維士比是港星周潤發代言)。我跟廠商講,勞動階層才是你的主角。」從建築工人、漁工、舞台搭設、礦工…十多年 來吳念真以「百工圖」鋪陳品牌面貌,打出「明天的氣力,今日就給你傳便便」結語,讓原本處於落後維士比的保力達逆轉,年營業額逼近八十億元,攻上藥酒七成 市場。

差別待遇 嘜計較

這麼多年來,代言費約在二百五十萬元上下,沒什麼起伏。「我是爛好人,很多老闆用嚕的,價錢也看交情。」其他藝人代言失利,廠商找他「整容商品」,他也會生氣,「先前那個影星拿個八百、一千萬的天價,有賣得更好嗎?你回頭找我,還跟我殺價?有沒有天良啊?」

想起差別待遇,與廣告代理商抽佣送禮惡習,他原本氣呼呼,突然看到窗外的建築工地,又長嘆一聲,「人生嘜計較,廣告拍一天就入袋,工地那些風吹日曬的人,一個月才賺多少?」拍廣告為他快速累積身價,卻不是他人生最渴望的那一塊。

「有時候,看到自己的廣告,就想轉台。」十年來,弟弟、母親、妹妹相繼過世,他深受憂鬱症之苦,受訪那天,台北陰冷,他說很不舒服,但仍耐心地被記者纏了四個多小時。「答應的事情,絕不馬虎」,跟他有三十幾年交情的作家小野這樣描述吳念真的人格特質。

一九八九年,吳念真與小野離開了待了九年的中影。在此之前,吳念真的劇本《同班同學》得過金馬獎,《光陰的故事》《海灘的一天》《戀戀風塵》被視為台灣新電影的推手。

二位從火熱編劇變成失業中年。「我在家寫小說。十年出了六十六本。」小野變成專業作家。吳念真的角色,卻在一九九六年拍完《太平天國》後,開始翻轉。

轉業橫掃 同行悶

「剛念國中的兒子從美國親戚家回來,高興地說長大要去美國念長春藤。我攤開存摺,只有八十萬元,註冊都不夠。」年邁的媽媽想接來同住,但安坑公寓只有三十坪,「父親的牌位要擺哪裡?」

「屬於兒子與父親的那種焦慮,取代對電影單純的愛。」他對自己說「改行吧!」寫了十幾封信毛遂自薦廣告導演,卻都石沉大海。小野回憶,吳念真當時很沮喪,在電影圈,共同發想劇本、互當演員,是共榮友善的環境,但廣告是競爭殘酷?你爭我奪的世界。

直到侯孝賢找吳念真入鏡麒麟啤酒,「乎乾啦」打響名號,原本要拍廣告的導演,卻演活「代言人」的角色。

「這傢伙念會計,寫劇本得獎,氣死一票電影人;拍廣告卻成為代言人,搞壞傳播界行規;《人間條件》連演十年,對搞劇團三十年、念到藝術碩士的我而言,覺得自己是個屁。」綠光劇團製作人李永豐說,吳念真只要進入某行業,就會產生顛覆。

搬演人間 觀眾淚

進入第十年公演的人間條件系列,總票房一•五億元,堪稱台灣最賣座的長壽舞台劇。「以前好賣的舞台劇,例如《暗戀桃花源》《那一夜我們說相聲》,都是好笑、輕鬆的。」綠光十年前找上吳念真首次編導舞台劇。

「我要全程台語,連馬殺雞小姐也可以看得懂的舞台劇。」跟拍廣告一樣,吳念真先設定好觀眾,才發想故事,從阿嬤、妻子、女兒、姊妹等女人憂愁,交錯每個家庭的愛恨情愁。

「這麼沉重,怎麼賣得動?」李永豐半信半疑,但十年來,他看觀眾從中產階級到扶老攜幼,小孩看完帶著父母來。「周美青只聽懂二五%,還是流淚。」觀眾回 應:「好像在演我。」李永豐說,人會孤單,會因為感動而哭泣。大家進劇院,可以集體哭泣,那是吳念真筆下人情的飽滿與關懷。

吳念真斜躺在沙發上,不太領情地看著李永豐的恭維。問起當「吳念真」三字變成票房保證是什麼心情?他嘆了一口氣,「剛開始很快樂去嘗試,後來壓力越來越大,怕無法產出,怕辜負觀眾…」

資助拍片 攜後進

這十年來,吳念真拍過多部電視劇、六齣舞台劇,還有數十部廣告,文創產量驚人。但他以「失落」來形容自己。因為他最想做的電影,不在選項中。這些年他改當 製片,資助年輕導演拍電影。「《偵探物語》八百多萬元」「《帶我去遠方》一千六百多萬元」口中的數字不是票房,而是虧損。他說損失都在可承受範圍內,因為 「我年輕搞電影時,也受老闆資助。」

下半年台視董事長黃嵩請他為五十年週年推出電影,這也是他停頓了十五年後再度執導。「我六十歲了。想自己試試看,若成功再交給年輕人,台灣電影要有傳承替換才有意義。」

但電影這個「老情人」隨著台灣社會演進,票房多變。二十多年前,吳念真編劇的《悲情城市》、執導的《多桑》《太平天國》等都在威尼斯、新加坡等影展大放異 彩,紅回台灣。但近年破億元的國片《海角七号》《艋舺》《雞排英雄》都是本土訴求,加上對岸電影市場崛起,導演常被出資老闆問:「這部可以賣到中國嗎?」

「我對未來有點悲觀。但還得試試看。有時候要計算到天意。輸了,要笑笑。想想自己從中學到些什麼;贏了,也不要太高興,以為下一次照著這樣做就可以?市場本來就是這樣。」

勞碌半生 還想拚

「拿別人的錢拍電影,虧掉了,我見你會很見笑(慚愧)。」吳念真說成本控制必須從劇本開始。「光是一個六○年代的工廠,可以有一百條生產線,也可運鏡拍十 條。臨時演員與搭景費用就差很多。」焦慮創作、捉摸觀眾、擔心出資者虧錢,在不能辜負的情緒下,盡職地排除各種產出變數,也讓吳念真受到各行業老闆的倚重 與信賴。

他捻熄菸,眉頭深鎖,打開電腦工作,「我們四十幾年次的人,是台灣韌性的一群。生活好像沒有繼續做,就完了,勞碌命、危機感,一輩子放不下。」他那碎碎唸的身影,就如《多桑》劇中蔡振南帶著頭燈轉身入礦坑,前途幽暗,但一定要認命地再拚拚看。

一人二犬離別與相逢

吳念真在社區散步,一路叨唸:「厚,靠邊走,沒看到車子嗎?」狗兒子Beag斜眼瞄著,我行我素。「牠當初被遺棄街頭,在同事媽媽開設的小吃攤徘徊,大家說,導演收容牠吧!」

「我當時很掙扎,很怕再面對分離。」前一隻可卡BOW-WOW跟著吳家11年。「我妹妹自殺那天,太太與兒子剛好去日本,我獨自處理後事隔天飛馬紹爾拍片。BOW-WOW當時不舒服,請狗旅館帶牠就醫。」

數日後,吳念真致電回台,太太說:「反正你悲傷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我再跟你講,BOW-WOW跟菩薩走了。」吳念真在電話那頭,崩潰大哭,「還有什麼事情沒有來?一起來吧!」

離別接二連三,「直到日本朋友寫信給我,在日本,老狗跟至親告別,就是選一個主人看不到的角落與時間,靜靜辭世。」吳念真才釋懷,「BOW-WOW選在全家都不在的時間走,不要我們再流淚。」

相較BOW-WOW的撒嬌熱情,看過世態炎涼的Beag異常安靜。米格魯在英國被稱「森林之鈴」,叫聲洪亮,提醒主人獵物蹤跡,「養5年,幾乎沒聽牠叫過,不顯露喜怒哀樂。」

「我常想,牠之前遭遇什麼主人?被遺棄的心情?對人性如何看待?」吳念真對狗兒子的身世之謎,自問自答起來。親近與疏離、分離與相逢,每個生命的故事,總會不斷在他心底串連。


人心 吳念 念真 企劃 製作 董事長 董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41

SCE Construction Material Ltd (BVI) 訴 蔡宗斌 及 六合企劃(香港)有限公司) - 九洲發展(0908)

1 : GS(14)@2011-02-12 17:27:36

http://legalref.judiciary.gov.hk ... IS=75097&currpage=T
「我並無考慮過趙漢燊和蔡宗斌是可靠的證人。」

"I do not consider Nelson Chiu or Vincent Choi to be reliable witnesses".
2 : GS(14)@2011-02-12 17:32:53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finance/20101014/00202_079.html
珠海市國土資源局旗下珠海市國源投資(下稱珠海國源),早年來港拯救兩間珠海市窗口公司珠光(集團)及珠光(香港),並從中銀集團投資購入該兩公司的債務及三幅位於澳門及珠海的地皮,事後並承諾以8.1億港元轉售予澳門公司泓景置業發展。

泓景指它由○五年十一月十一日至三十日間享有獨家權,並支付了5,000萬元誠意金,期間珠海國源不可與第三者商討;但對方於翌月二日與第三者簽訂出售備忘協議,最終出售上述資產,並從中賺取1.71億元,泓景故向珠海國源索償該筆款項,案件昨在高院開審。
生科環保部分判決維持

九五年在澳洲上市的生科環保集團(SunTech Environment Group Ltd.)早前在沒有提出抗辯下,遭高院判定須向其前創辦董事兼前執董Choi Chung Bun Vincent支付1,700多萬元董事袍金、薪酬、花紅、賠償等。生科環保昨向高院聆案官申請撤銷上述判決,官維持當中共1,100多萬元的董事袍金及薪酬判決,餘額准生科環保抗辯。
3 : GS(14)@2011-02-12 17:35:12

http://www.hnyxtv.com.cn/Info.aspx?ModelId=48&Id=2524
香港生科集团主席赵汉燊考察我县旅游项目

 攸县新闻网讯【记者 唐庭】10月24日到25日,香港生科集团主席赵汉燊率旅游项目考察团对我县的旅游资源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考察,经过深入细致考察后,考察团一致认为,攸县旅游资源丰富、人文气息良好,并初步确定了建设养生休闲项目的投资意向。来看报道。

  10月24日,香港生科集团主席赵汉燊一行在县委书记邝邹飞的陪同下参观我县城区建设以及经济发展情况,在看到我县各项设施都走在全省县级区域前列,经济活跃发展时,考察团成员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结束城区的考察后,考察团一行来到酒埠江风景区,对景区的景点一一进行考察,并对黄丰桥镇昭村项目拟选址地进行详细的了解,看到风景优美的酒仙湖、人文气息浓厚的宝宁寺和资源丰富的溶洞群后,考察团一行连声感叹不虚此行,几名外国专家更是要求随行翻译向大家表达他们内心的惊喜。

  在随后召开的生科集团来攸投资洽谈会上,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李能斌代表攸县向考察团一行表示欢迎并向他们介绍了酒埠江风景区的相关情况,随后,双方就项目选址、环境保护、人文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并就相关问题达成一致意见。

  考察中,香港生科集团主席赵汉燊表示,攸县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良好的空气环境以及将来便利的交通,非常适合他们项目的实施。经过此次实地考察更坚定了他们公司在攸县投资的信心,回去后,将督促董事会尽快审议方案,争取早日促成项目开工建设。

  县领导毛春良、李子善、文斌陪同考察
SCE Construction Material Ltd BVI 蔡宗 宗斌 六合 企劃 香港 有限 公司 九洲 發展 0908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951

大企劃--星爺自嘆苦命:我老了

1 : GS(14)@2013-01-27 16:06:31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30125/18145650
記:你平常的生活很神秘啊,大家都見不到你。
星:我也見不到你啊,你的生活對我也很神秘。
記:這些年你過得挺神秘的,有點神出鬼沒的感覺。
星:我當然沒有神出鬼沒,我還不是坐飛機來北京,然後又堵車到這裡來做採訪。
記:演員、導演、董事長,你更喜歡哪一個角色?
星:其實,我是一個創作人。
星爺這個答案,猶如《喜劇之王》的尹天仇上身,令人忍俊不禁。
近日不少跟星爺合作過的人都出來罵他的為人,他的班底一個又一個地離開他,但他回答時表現平和。
記:眾叛親離的新聞影響到你嗎?
星:有些我根本不知道,也沒看到,我通常不在意自己的新聞,娛樂圈裡面就是有這種東西。而且我有很多事情想做,不重要的事情,就不要做了吧。
展現孫悟空魔性
新片再次以《西遊記》做題材,當大家以為星爺對此故事有情意結時,卻有意外答案。
記:這次似乎把孫悟空寫成了個反派?
星:孫悟空本來就是一個妖怪!屢犯天條,後來才做了唐僧的徒弟。我們這次是把孫悟空「妖怪」可怕的一面展現出來。
記:對西遊故事有情意結?
星:不拍西遊,有甚麼好拍的呢?《大話西遊》(《西遊記》系列)是一個全新創作的故事,跟原著沒多少關係,而這一次的電影更貼近原著。
記:為甚麼不自己演孫悟空?
星:因為我太老了。在這個電影裡面,我認為我可以演的空間不多。我太老了,你拍一個老人電影,完全沒問題,這是年輕版本的電影。我又是導演又是編劇,應該專注一點。做演員好幸福!導演就是打雜的。演員不想演就說『導演你想要我怎樣?』、『我不懂怎麼演啊,你來做做……』我曾經也是這麼幸福的人啊!做導演是命運的安排,命苦啊。
記:以後還演嗎?
星:演啊,要看適不適合我,不適合,卡梅隆(荷李活大導佔士金馬倫)的戲也不演。
[■周星馳前日在內地宣傳電影時跟《雲圖》其中兩位導演華高斯基姊弟偶遇,有惺惺相惜之感。] ■周星馳前日在內地宣傳電影時跟《雲圖》其中兩位導演華高斯基姊弟偶遇,有惺惺相惜之感。
睇劇本復出幕前
曾經一度大眾都擔心星爺不再演,但他聽後響起招牌式笑聲。
星:其實也沒有甚麼一定會怎麼樣的,演員都是這樣子的,先看劇本,啊,這個角色我喜歡,就接了。之前有很多導演都給我送過劇本,但我都沒接,所以大家都不找我了。卡梅隆這種大導演好啊,但是也要看題材,他要是拍孫悟空的,全部都是特效化妝,這太辛苦了,我也不接!
自《功夫》後,星爺都是四年後才拍新片,似有個週期性。
星:我想這次做了古裝,下次就拍時裝片了。反正我希望可以快一點開拍,四年太久,但最少還是要等一年吧。
記:《西遊.降魔篇》中的愛情故事依然以悲劇收尾,為甚麼喜歡這種戀情模式?
星(大笑):我的電影就是希望有這種戲劇反差。
記:為何電影中的愛情都是女追男?
星:當然啦,現實中做不到的才在電影裡過過癮嘛。
記:聽說你在追舒淇?
星(咧開嘴角):我當然是沒問題,但舒淇有問題啊。這種事情都不是單方面的,要雙方面的配合才可以。
記:那你對舒淇的好感是不是很強烈?
星:不止是我吧,黃渤對她的好感也不比我對她的好感低。
撰文:丁寧
2 : GS(14)@2013-01-27 16:08:1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30126/18146654


周星馳(星爺)終於履行國家任務了!早前被委任為廣東省政協委員的星爺雖然自覺很榮幸,但他卻以宣傳電影為由連續兩日缺席會議,遭內地網民喪插他不夠承擔,形象大跌之餘更有機會拖累新片《西遊.降魔篇》票房,星爺終於知道從政之路不易走,知衰的他昨日補鑊首度以政協身份出席人大會議,但姍姍來遲40分鐘,不過遲到好過冇到,他也坦言:「很多事都不懂。」
[■星爺獲委任為政協委員,《國產凌凌漆》對白成真!劇照] ■星爺獲委任為政協委員,《國產凌凌漆》對白成真!劇照

現年50歲的周星馳由電影界升呢做政協委員,獲委任為廣東省政協委員,身份地位不同了,責任自然也更大,接任後的星爺直言感到榮幸,揚言會履行一切職責,並會以粵港電影合作及將中國電影向海外推廣作為提案,目標非常明確。不過國家第一個派給星爺的任務,星爺卻以宣傳為由「失職」,本週三是省政協的開幕大會,但星爺卻事先張揚缺席,其公司表示因星爺本月20日至下月6日都要為他執導的賀歲片《西遊.降魔篇》進行連串宣傳活動,聲稱一早已向大會請假。
遲40分鐘聲稱塞車

但星爺週三及週四連續兩日缺席會議,即惹來內地網民圍插他玩甩底,質疑他如何履行責任,當中不少網友引用他的電影情節揶揄他「悟空,你又不乖了」,本週三他寧到北京宣傳《西遊》也缺席開會,當時他被記者追問是否應考慮辭去政協委員一職,嚇得星爺措手不及,更轉口風說:「第一我沒經驗,嗯……我能有甚麼貢獻?我還是覺得沒有。」他坦言自己不一定能做好政協,似乎為自己鋪定下台階。
[■做慣大明星的星爺昨日姍姍來遲,遲到40分鐘。] ■做慣大明星的星爺昨日姍姍來遲,遲到40分鐘。

由於星爺缺席會議被內地網友鬧,新片《西遊》又將在下月7日在港及下月10日在內地上映,昨日他即急急補鑊首次以政協身份出席廣東省十二屆人大第一次會議,會議原本於昨早9時開始,但星爺卻姍姍來遲,到9點40分才到達廣州白雲國際會議中心。星爺一出現即被現場半百記者圍攻,其間星爺面露笑容但未有發言,最後在保安人員護送下匆匆趕入會場。
星爺駕到自然備受矚目,現場不少委員即藉機上前遞卡片,又與他攀談拉攏,坐在他身旁的女子與他傾得十分投契。星爺聽取完省長朱小丹發表工作報告後,被問到看法時,星爺說:「很多事都不懂,需更多時間瞭解。」他又表示無從政打算,只是希望為電影文化提出看法,他續說:「最擔心時間安排及能力問題,但會盡力而為。」
星爺對於早上開會時遲到向在場記者表示抱歉,星爺身旁的工作人員即透露他是因塞車及司機不識路才遲到,並強調他們清晨6時已在香港出發,並於8點45分到達廣州,不過下午的分組討論,星爺方面就以一早安排了別的工作為由而不參加。其實星爺最近除了忙新片宣傳外,又要面臨被前女友于文鳳入稟追討7,000萬元投資物業佣金及顧問費案,于文鳳日前反對剔除星揚海外有限公司列被告的申請,又指星爺為避付佣金而以公司作掩飾。
[■星爺受到其他委員熱烈歡迎,他與身旁女子更傾得投契。CFP圖片] ■星爺受到其他委員熱烈歡迎,他與身旁女子更傾得投契。CFP圖片
網友關心星爺衣著

之前網友鬧爆星爺缺席會議,昨早星爺終出動,網友自然關注,不過網友就懶理星爺遲到,反而關心他的儀容衣著,由於星爺日前自嘲「我老了」,昨日滿頭白髮的星爺戴眼鏡及穿白恤衫襯黑西裝的簡單裝束,網友即大讚「至少穿著上很靠譜」,又講笑表示有星爺在場一定沒有委員會偷睡覺,莫非以為星爺在現場會講笑話?
此外,除了星爺任政協受關注外,曾拍三級片的彭丹被委任為甘肅省政協也同樣備受爭議,不過她連日來的會議都從沒缺席,更語帶雙關暗寸星爺說:「有的明星委員說自己忙,請假也可以理解,但如果來都不來,怎能說重視?」
採訪:林妃
3 : GS(14)@2013-01-27 16:09:01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30126/18146659
話你知:藝人紛從政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30126/18146663
周星馳為宣傳執導的新片《西遊.降魔篇》而缺席政協開幕大會,因而惹來網民狂轟,昨日星爺終抽一日時間開人大會議,記者昨致電跟星爺合作多年的李力持,問可覺得星爺今次是屈服開會?他說:「我諗周星馳都係一個關心社會嘅好人,不過喺香港嚟講就低調咗啲,平時一啲義務工作、團體都唔係好見佢出現,今次既然政協委託咗佢,希望佢同中國老百姓或者同香港人謀嚇幸福囉,多啲出席嚇慈善嘢,為公益做嚇事,唔好淨係有戲出先至嚟宣傳啦。」
星爺做政協能否勝任?李力持說:「睇番星爺往績我就唔係好知啦,但既然國家委派任務畀佢、終於國家畀任務佢,我諗佢一定全力以赴嘅。星爺喺香港比較低調,但如果做咗政協,希望佢喺發言方面,為香港人爭取嚇、講嚇嘢,平時喺香港聲都唔聲嚇。」他表示會欣賞星爺執導的新片,但認為演員大都不是香港演員,要找回昔日香港喜劇的感覺會較困難。
採訪:葉雪
企劃 星爺 爺自 自嘆 苦命 我老 老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205

大企劃:星夢方程式

1 : GS(14)@2013-08-17 18:27:5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30815/18378983

雖然大家翻開報章,會看見大堆甚麼《中國好聲音》、《中國夢之聲》、《中國最強音》等名字相近、且永遠分不清所屬哪家電視台的節目,或會錯覺認為中國終於有自家創作的音樂真人騷。但那其實是一班內地電視人,每年湧進康城電視節洽購歐美節目版權,再包裝而成的山寨版。
要探討這類型音樂真人騷的歷史,非得從著名電視人Simon Fuller創作的《American Idol》說起。這曾被譽為美國電視史上最震撼的真人騷,於02年首播,迄今已播到第12季,基本概念簡單,參賽者需通過一連串歌唱面試、複試,然後由評判及觀眾以投票方式選出冠軍。得勝者可獲一紙歌星合約,並確保能推出六張專輯,據說歷年得勝者均可於一年內賺取逾100萬美元(約775萬港元),難怪參賽者趨之若鶩。節目同時成為歌星搖籃,這十多年間便培育出無數能打進Billboard榜的歌手,Kelly Clarkson、Carrie Underwood、Kris Allen等今日已能獨當一面。

■章子怡與羅大佑任《中國最強音》導師,二人表面不和,你相信是真的嗎?互聯網圖片

在商言商錢作怪

無可否認,真人騷提供平凡人實踐音樂夢想的平台,但在商言商,沒有背後龐大的金錢利益,又何來夢想?就以《American Idol》為例,據統計節目於一年可賺取9億美元(約69.8億港元)收入,來源包括廣告、贊助、版權費、歌手專輯、演唱會門券及周邊商品。顯然而見,真人騷其實是金錢堆砌的遊戲。
這也解釋為何近年內地電視人,每逢4月例必走訪康城電視節洽購音樂真人騷版權,縱使價值不菲,動輒幾百萬元,但他們仍躍躍欲試。據悉,浙江衛視以300萬元買下荷蘭節目《The Voice》版權,去年製作成《中國好聲音》,原本每15秒15萬元的廣告費,去年節目播出一個月,即飆升至36萬元,到最後甚至高達116萬元天價。有分析指,該節目來到第二季,總收入連冠名費、植入廣告及插播廣告,竟高達16億元,實在是得人驚的數字。
當然,全國一窩蜂製作同類型節目,沒可能同時賺得天文數字廣告費,畢竟廣告收益與收視率成正比,一些知名度低或沒有巨星效應的,只有當炮灰的份兒。但肯定的是,少數能賺錢的真人騷均有一套特定食糊方程式——勵志+煽情+炒作=成功。
真人騷顧名思義,「騷」佔頗大比重,當大家明白這一點,便不難想像節目以「表演」為主,「真偽」為次,最重要是讓觀眾看得感動、看得過癮,有追看的衝勁,從而墮入製作人預設的陷阱。因此,凡這類型音樂節目,十居其九以「夢想」來包裝,參賽者似乎不太關心獎金或獎品,大夥兒都在為追尋夢想而打拼,純真得令人汗顏。大家還記得樣子灰諧的孔慶翔吧,當年他參加《American Idol》時清唱Ricky Martin的《She Bangs》,雖然聲線駭人,但因一句「I already gave my best,I have no regrets at all」(我已全力以赴,沒有半點後悔),竟然一夜成名,後來甚至來港拍電影、出唱片。老實說,大家欣賞他的歌藝嗎?當然不是,大家只關心其潛在商機。

■《中國好聲音》早前被傳媒炒熱,連帶廣告收益亦變成天文數字。
互聯網圖片


硬加插催淚元素

煽情是真人騷的另一撒手鐧,要對付愚民政策長大的一輩師奶族群,總能發揮預期成效。就如當年台灣製作的《超級星光大道》,以追求歌唱夢為基調,但在殘酷的淘汰過程中,硬加插參賽者間彼此激勵、共同進退的催淚元素,故作沒有明爭暗鬥,只有惺惺相惜。每當有參賽者被淘汰,隨之而來總是一幕幕哭哭啼啼畫面。你我或會覺得虛偽,但總有人被感動。節目在當地引起「星光症候群」,上班族為追看節目,不惜放棄應酬夜蒲,終演變成社會現象。
另一方面,不少真人騷為營造比連續劇更甚的張力和戲劇效果,往往將參賽者塑造成悲劇人物,他們總有些不為人知的辛酸過去。如《Britain's Got Talent》首屆冠軍Paul Potts,便自揭讀書時因樣子問題被同學欺凌,後來任職手機sales生意慘淡,一度靠借貸度日。觀眾先對其遭遇予以同情,之後他一開腔即製造出極大反差,那就是戲劇性所在。至於09年冒起的「靚聲村姑」Susan Boyle只不過是舊酒新瓶,她同樣是外表平庸的弱勢社群,卻憑一曲《I Dreamed a Dream》唱出一片天。某程度上,觀眾對參賽者產生自身投射,渴望目睹他們成功來換取慰藉。
然而近年,這類煽情伎倆已達濫情地步,觀眾亦開始對這催淚方式產生免疫抗體。正所謂窮則變、變則通,於是真人騷多了「炒作」元素,借傳媒來催谷節目收視。好像早前湖南衛視的《中國最強音》,邀請非唱家班的章子怡擔任參賽者導師,全屬策略性部署。在節目播出前,先安排章子怡與浙江衛視《中國好聲音》導師那英上演一輪口水戰;到播出後,再加插章子怡與羅大佑不和的把戲。在微博、YouTube、facebook等互聯網的推波助瀾下,《中國最強音》保得住知名度,廣告收入便隨之而來。你以為章子怡真的與眾人鬧翻?少年,你太年輕了。

■羽泉參加《我是歌手》取勝,被指牽涉政治因素。互聯網圖片

變相扼殺創作力

原本適量的煽情炒作,對於商業節目而言是無傷大雅,但當演變成賽果造假欠公允,甚至牽涉到政治層面,便不能接受。今年初湖南衛視舉辦的《我是歌手》,台灣歌手林志炫和楊宗緯本是大熱,但總決賽當晚卻由內地組合羽泉奪冠,遭台灣網民洗版式狂罵賽果不公及內定。
據非正式統計,今年總共有29個同類型音樂真人騷分別在省級衛視播出,觀眾被褫奪收看其他類型節目的機會事少,電視人過份依賴購買外國節目版權,導致降低原創的衝勁事大。中國向來以山寨見稱,雖然願意花錢買版權,是踏出尊重知識產權的第一步,值得嘉許,但電視人亦會養成一種惰性,反正複製節目都賺大錢,又何必費精力去創作節目?然而長遠來說,擁有原創節目非但商機無限,若能對外輸出,也是軟實力象徵,潛在的影響力非常深遠。今日,無綫製作人在享受《星夢傳奇》帶來讚譽的同時,亦是時候反思,方能在未來挑戰中找到方向。
企劃 星夢 方程式 方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68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