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他若當選,美國經濟瞬間衰退、中美貿易大戰、蘋概股利空……白宮危機:川普

2016-04-04  TCW

川普現象為全世界敲響警鐘!他主張高關稅、逐外勞、逼製造業回流,川普「重商主義」式的政策,將重現一九三○年代大蕭條。他的勝利意味著貿易自由化的失敗,台灣人將向何處去?美國川普和台灣的距離並不遠。

一個都還沒獲得提名的美國總統候選人,居然搞得全世界雞飛狗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還有七個多月,華爾街卻開始展開資金大逃亡,因為擔心川普(Donald Trump)崛起,國際避險基金經理人們開始減碼美國股市,或加碼空單。

全球危機管控總動員華爾街大賣空、科技巨擘全反他

三月二日,《路透》以「華爾街大賣空」為題,報導這個現象。Seabreeze合夥管理公司避險基金經理人卡斯(Douglas Kass)說,「川普成了今年投資人的夢魘。」

緊接著,三月二十一日,「新債券天王」、雙線資本執行長岡拉克(Cundlach)也公開警告,「大家一定要把川普這個不確定因素納入全球經濟風險管理,」因為「川普的貿易保護主義將拖垮全球,若今年夏天川普獲得提名,全球成長將下修。」他的結論是:「現在就思考川普獲提名的後續影響,一點也不嫌早。」

不只華爾街大亨如坐針氈,科技巨擘也為了川普展開危機總動員。三月初,美國企業研究所(AEI)舉辦年度論壇,蘋果執行長庫克、Google創辦人佩吉(Larry Page)、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等人皆與會。但該論壇主角,卻是從頭到尾都沒現身的川普。《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報導,在這個不開放外人參加會議中,主題之一就是討論如何阻止川普入主白宮。

除了科技巨擘,連日本也緊張了。「如果美國政壇真的風雲變色,美國人對貧富差距惡化的不滿,恐怕都會發洩在日本身上。」川普在「超級星期二」初選獲勝後,《日本經濟新聞》的社論憂心的指出。

「我在外務省(相當台灣外交部)的朋友都很恐慌,這是很久以來我們第一次看到美國總統參選人大刺刺主張貿易保護主義。」東京大學國際政治專家藤原歸一接受國際媒體採訪時說。

從去年八月至今,國際主流媒體雜誌有超過十六個封面故事探討川普,包括美國本身,德、法、義、英等各國都在解剖川普現象,

儘管各媒體的觀點普遍用瘋子、狂人,甚至用小丑的形象醜化他,但一點都無法遏止他的支持率持續上升。

美國復甦神話被戳破未來十年,中產階級更大量消失

一年前,大家都不把這個人當一回事,但現在,大家都開始「補課」,因為他的崛起,很可能預言了未來十年世界的兩大趨勢:一、中產階級更大量的消失,二、貿易保護主義捲土重來!其實,中國也應該要擔心川普當選,因為川普的主張中最強烈的,就是指控中國為「匯率操縱國」,並將要求蘋果將iPhone手機栘回美國製造。郭台銘、童子賢也應該要開始擔心,如果蘋果供應鏈被迫撤出中國,那將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新局面?在中國投資的台商未來幾個月最恐懼的對象,可能也是川普。

川普,還讓已退休的金融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重出江湖,他說川普的言行「令人憤怒」,他已向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至少捐出一千三百萬美元,以阻擋川普的總統之路。上次索羅斯砸錢支持特定候選人,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言語激烈、個性高傲的川普,為何會如此受到庶民歡迎?其實他的風格一直未變,過去他也曾有意參選總統,但沒人把他當一回事,如今他卻掀起旋風。變的不是川普,而是環境。

第一個改變的環境是經濟。從數據看,二〇〇八年金融危機後,自認為是中產階級的美國民眾比率,從超過五成降至如今四成出頭。自認為是下層階級的民眾比率則創金融危機後新高。

中產階級對民主的運作極為重要。如中國經濟學家張維迎說,民主要建立在法治上,這要求每個公民都有責任心和公民意識,中產階級就是這樣的人。他們有一定的私產,不喜歡動亂,「若沒有一個龐大的中產階級,民主可能帶來民粹,甚至暴民政治。」

過去川普的極端主張未見影響力,是因為中產階級力量足以制之,「穩定壓倒一切」。如今這個階級力量下降,自認身屬下層階級的民眾比率卻增加,贊成天翻地覆變化的情緒,壓倒了希望穩定的心理。遠者一戰後德國民不聊生,納粹乘勢崛起:近者希臘債務危機後,極左政黨上台,都是這種現象。

另一方面,美國家戶實質收入中位數,自二〇〇八年後也在縮水,這意味著一般人的經濟處境在惡化。經濟學家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在其著作《反資本主義的心境》曾分析,市場競爭下的失敗者,會傾向把失敗原因歸罪於外在環境,他們相信這不是自己的錯,因此向政府求助。

為何美國出口不好?川普說,因中國操縱匯率。為何收入下降?川普說,因外國產品傾銷。為什麼我沒工作?川普說,因企業都搬到海外。

新貿易保護主義成形孤立外交,恐引發第二次大蕭條

所以川普宣布,為「阻擋外國廉價品侵略」,他要把中國進口品關稅提高到四五%;為了把工作機會帶回美國,「我要讓蘋果在美國而非中國生產。」而川普談話背後最令人擔心的弦外之音是:美國人的自信到哪裡去了?

如果連全世界在〇八年金融海嘯之後,唯一一個經濟回到復甦軌道的國家,還如此充滿中產階級的怒氣,這才是全世界最大的警鐘。自〇九年來的貨幣寬鬆,美國幾乎向市場撒了超過三兆美元,而中產階級的處境卻是比沒撒錢前還要糟糕。支持川普的選民結構,活生生戳破了美國走向復甦的神話。

「讓美國重返偉大」為口號的川普,他的主張為眾多處境惡化的美國人,找到了外部理由。《經濟學人》稱川普的支持者當中,有不少是市場競爭下的失敗者,「美國有數千萬這樣的人」,就是這個原因。

如果,連美國的中產階級都在全球化的炮火下敗下陣來,那麼,從川普現象一葉知秋,這或許是全球中產階級的共同悲歌,這也埋下全球經濟最大的不定時炸彈。

不少輿論將川普的主張稱為「民粹主義」,其實箇中尚有更深層原因:他認為,權力可以改變經濟規律。

在川普看來,解決經濟問題關鍵只有兩個:談判技巧、強大魄力。他不斷強調自己具備這兩個能力,「把中國逼上談判桌」,或逼美國企業回美生產以創造就業。而那些在市場競爭中處境惡化的民眾,正希望能透過政府來改變。

過去此希望無法實現,或是因政客被富人大老闆綁架,或是主政者沒魄力或不夠聰明。如今有了不向富人募款、自認有魄力又聰明的川普,他們就把希望寄託在此人身上。這些人想法和川普一致:只要有權、有心,經濟規律是可以改變的。他們和川普的共同點就在此,川普和諸多反對他的企業家不同點也正操縱匯率。為何收入下降?川普說,因外國產品傾銷。為什麼我沒工作?川普說,因企業都搬到海外。

新貿易保護主義成形孤立外交,恐引發第二次大蕭條

所以川普宣布,為「阻擋外國廉價品侵略」,他要把中國進口品關稅提高到四五%;為了把工作機會帶回美國,「我要讓蘋果在美國而非中國生產。」而川普談話背後最令人擔心的弦外之音是:美國人的自信到哪裡去了?

如果連全世界在〇八年金融海嘯之後,唯一一個經濟回到復甦軌道的國家,還如此充滿中產階級的怒氣,這才是全世界最大的警鐘。自〇九年來的貨幣寬鬆,美國幾乎向市場撒了超過三兆美元,而中產階級的處境卻是比沒撒錢前還要糟糕。支持川普的選民結構,活生生戳破了美國走向復甦的神話。

「讓美國重返偉大」為口號的川普,他的主張為眾多處境惡化的美國人,找到了外部理由。《經濟學人》稱川普的支持者當中,有不少是市場競爭下的失敗者,「美國有數千萬這樣的人」,就是這個原因。

如果,連美國的中產階級都在全球化的炮火下敗下陣來,那麼,從川普現象一葉知秋,這或許是全球中產階級的共同悲歌,這也埋下全球經濟最大的不定時炸彈。

不少輿論將川普的主張稱為「民粹主義」,其實箇中尚有更深層原因:他認為,權力可以改變經濟規律。

在川普看來,解決經濟問題關鍵只有兩個:談判技巧、強大魄力。他不斷強調自己具備這兩個能力,「把中國逼上談判桌」,或逼美國企業回美生產以創造就業。而那些在市場競爭中處境惡化的民眾,正希望能透過政府來改變。

過去此希望無法實現,或是因政客被富人大老闆綁架,或是主政者沒魄力或不夠聰明。如今有了不向富人募款、自認有魄力又聰明的川普,他們就把希望寄託在此人身上。這些人想法和川普一致:只要有權、有心,經濟規律是可以改變的。他們和川普的共同點就在此,川普和諸多反對他的企業家不同點也正在此。

自從蘇聯解體、中國改革開放後,美國在世界爭霸上的假想敵就變成了中國,過去二十年來美國總統都不敢鬆懈在亞洲的布局,包括在日、韓等地的駐軍,但川普卻是唯一大膽喊出要日、韓自己照顧自己的準總統候選人。競選總統後才開始研究外交的川普,可能還來不及思考台灣議題(未曾有發言),不過他對台海安全的態度可能會跟對日韓一樣,台灣頂多是做為他與中國貿易對抗時的籌碼。川普有走向美國一九三〇年代大蕭條前的外交孤立主義傾向,不過與其說這是他的國際戰略觀,更可能是因為他商人性格的財政考量,他聲言降低美國國債、消除不必要的政府花費,看來海外支出是他開刀的重點。

川普的主張還有另一後果,那就是他的貿易保護主義,將重創各國經濟。

一九二九年美國股市崩盤,最後變成長達十年的大蕭條,關鍵原因就是美國政府不顧各國反對,大幅提高進口品關稅。各國為報復美國,也對其進口品課高額關稅,關稅大戰導致國際貿易額一年內暴跌至原有的三分之一。出口嚴重受創,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經濟失去走出泥淖的動力,最後演變成大蕭條。

日前《經濟學人智庫》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將「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列為今年十大高風險事件,稱川普上台可能導致「美國經濟瞬間衰退」,其風險比「恐怖攻擊重創全球經濟」排名還高,主要理由就是他「超乎尋常的對於與其他國家自由貿易充滿敵意。」

一旦中美關係惡化、貿易保護興起,台灣在這場世界新秩序中如何找到自己的救生圈?台灣是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如果自掃門前雪的效應不斷蔓延,可以想見台灣的災難有多大(見一百零六頁)。

川普恐慌症蔓延警訊非典型政治人物崛起,加劇對立

不過川普獲得民眾支持,不全是因為他的經濟主張。有一部分是民意對「政治正確」氛圍的反彈。

過去沒有政治人物敢挑戰「政治正確」這個禁忌。川普公開向它宣戰:「我反對政治正確,因為它已浪費美國太多時問。」川普認為美國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強調政治正確只會讓我們什麼事也做不了。」

造勢大會有人鬧場,川普的反應不是政治正確式的「容忍異見」,而是「以暴制暴」。在二月愛荷華州的一處集會上,川普向台下支持者說:「若你看見身邊誰想朝我丟番茄,你們就把他狠狠揍一頓。放心,律師費我出!」在密蘇里州聖路易的集會,抗議者在川普會場上高呼「停止仇恨!」(Stop the hate),川普對他們說:「滾出去!去找份工作,找你媽去!」川普對鬧場者不假辭色、禁止穆斯林入境、邊境築牆阻墨西哥人,都是在對抗「政治正確」。對這股氛圍不滿、又苦無發聲管道的美國民眾,在川普身上找到宣洩出口。《德國之聲》曾訪問一位房地產管理公司老闆蓋加洛(Lou Gargiulo),他和妻子住在新罕布夏州高級住宅區,他們都是川普的支持者。蓋加洛稱,過去那些政客「只想永遠坐在自己位子上」,他支持川普挑戰既有現況,「必須發生一些改變,否則這個國家就完了。」

反抗「政治正確」的氛圍,不只出現在美國。因為全球大部分中產階級生活水平都向下沉淪,加上有川普做為榜樣,歐洲或其他地區政壇可能也會催生出類似人物。

在歐洲,德國政府雖廣納移民,但近來該園地方選舉,反移民的另類選擇黨(AFD)大勝,該黨領導人佩特莉(Frauke Petry)主張「德國邊境警察應該對非法入境的移民開槍。」其他如英國獨立黨、法國民族陣線、丹麥人民黨、匈牙利尤比克黨,這些國家極右政黨也將反移民當作競選政見,他們在各國議會選舉中的支持率持續攀升,在上屆歐洲議會大選中表現突出。法國近年崛起的極右派民族陣線黨魁馬琳勒龐,就是保護主義的擁護者,她主張法國退出歐元區,認為全球化害得法國工業衰退、歐盟害得法國農業衰弱。

像川普這樣極端人物,對其他國家有什麼啟示呢?

川普這樣的極端主張,只有在適合極端主義生長的土壤才能生存。金融危機海嘯後,中產階級比率下降、一般家戶收入縮水,並不是偶然現象。政府用「量化寬鬆」之類的貨幣政策,有加深貧富分化的效果。

最大經濟黑天鵝來了台灣既有武器能衝破保護主義?

在寬鬆的貨幣政策下,各國央行的利率趨近於零,這代表從央行借錢幾乎是零成本。等於借錢不用付利息。在歐、日等負利率國度,借錢反倒有收入,這種情況對債務人是非常有利的。

但誰能獲得這種零利率的資金?窮人或信用較差的個人是借不到的,能借到的都是富人或信用較佳者,包括大公司。經濟學上有個名詞叫「馬太效應」,也就是有錢的會更有錢,因他們是在量化寬鬆下能獲得好處的一群人。但沒錢的會更沒錢,美國的商業銀行向央行借錢幾乎是零成本,但他們向一般民眾放貸利率仍在五%以上。

金融危機是過去貨幣政策失誤的結果,矯正此錯誤而撤出更多貨幣,反使中產階級遭打擊,貧富分化更加擴大。川普的出現是一個訊號,對其他國家的意義是:要避免這種人物獲民眾支持,治本之道就是使他崛起的環境消失。這就需要政府更審慎考慮對經濟的千預行為。如果只是為了解決當前危機,政府加大干預力度,也許可收一時之效,但代價卻使得貧富分化加劇、中產階級萎縮,當民眾盼望救世主時,也醞釀出極端主義成長的土壤,這對國家將帶來更大的危害。川普崛起的警訊對各國的意義或許就在此。

川普現象正在全世界延燒,而這重要改變,應是總統蔡英文上台後第一個要研究的課題:川普會點燃太平洋緊張關係的哪一根引信?當全世界保護主義形成不可擋的趨勢,台灣五、六十年來靠外貿出口建立起的經濟基礎,還能維持榮景?這已是形同國家安全層級的問題,不能掉以輕心。如果有一天,要衝破保護主義的那道大牆,我們的武器是什麼?現在就要開始準備了。

想進白宮,先破黨內「搓湯圓」機制

川普非典型的選戰打法,給全世界帶

來高度不確定性;但對於他自己來說,

高支持率是否就代表能夠當選,一樣是

有著不確定性。

想入主白宮,須先克服共和黨高層

「做掉」他的危機。川普的激烈主張

和共和黨路線不合,他花自己的錢打選

戰、向同屬保守派的輿論開戰,也顯示

他未來不可能被共和黨控制,這就構成

共和黨拉下川普的動機。

要避免被「做掉」,川普上策是

「一二三七」:拿下一千二百三十七

張黨代表票(過半票數),這是正

常情況下,他篤定獲提名的最低門檻。不過共和黨亦可如法炮製出非常情況,它要「做掉」川普至少有三招:一是配票。據共和黨規則,在黨代表大會中,候選人第一輪票數過半即獲提名。若無人過半,再進行第二輪或第三輪投票,此時共和黨就可配票,將甲的票分給乙,直到某候選人過半為止。若川普末達「一二三七」門檻,共和黨就可能在第二輪配票時做掉川普。

二是策反。就算川普跨過門檻,共和黨也可第一輪投票時,鼓動原本支持他的各州黨代表投廢票。這當然違反民主精神,因為在川普勝選的州,該州黨代表須服從選民意志投給他。共和黨此舉不但失信於民,川普揚言「被做掉就暴動」也絕非危言聳聽。

三是徵召。若川普等各候選人皆末過半,共和黨可徵召他人參選。近來被點名的是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不過共和黨有「總統提名人須在八州拿下過半黨代表票」之規定,萊恩未經初選就披戰袍,共和黨將被質疑初選規則「攏是假」。

最後一招是讓川普扶正參選,但以副手牽制。目前可能人選是排名第二的克魯茲(Ted Cruz)。不過克魯茲當議員時我行我素,近年來美國政府頻陷關門危機、美國國債史上差點首次違約,都是此君手筆,川普加克魯茲只會使共和黨局面更失控。

最後選擇是川普加目前排名第三的卡西奇(John Kasich),此人久歷宦海,當過俄亥俄州長,他是共和黨最不排斥的人選,這是共和黨代價最小的方案。對川普而言,跨過「一二三七」是最保險的,不過目前他離此門檻尚有懸念,因此今後每一州都將是共和黨與川普勝敗的關鍵。

(文.楊少強)

他若 當選 美國 經濟 瞬間 衰退 中美 貿易 大戰 、蘋 蘋概 概股 利空 白宮 危機 川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58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