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馬雲起家時的杭州市長仇保興:政府那時並沒有規定要他搞什麽

日前,在浙江大學舉辦的“浙江省特色小鎮研究會揭牌儀式暨特色小鎮高峰論壇”上,國務院參事、國家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原副部長仇保興稱,人的變化,導致了特色小鎮的逐步變化。

他提到,特色小鎮從小鎮+“一村一品”的1.0版,升級到小鎮+企業集群的2.0版,再到小鎮+旅遊休閑的3.0版,目前已經進入到小鎮+新經濟體(並進入城市)的4.0版。

具體來說,仇保興表示,特色小鎮的1.0版,小鎮服務於周邊的農村、農民、農業,服務於農業的產前、產中、產後,這種小鎮的模式跟農耕文明同樣悠久。改革開放以後這三十多年來,由於浙江沒有國家的投資,沒有大工業對其機制的約束等外部條件的限制,使得特色小鎮應運而生,走向了2.0版,鄉鎮企業“家家點火、村村冒煙”,小鎮里面所有的人都進行了專業化的分工與合作,相互之間構成一個高效率的生產體系,形成“塊狀經濟”,“塊狀經濟”的所在地就是一個特色小鎮。

到上世紀80年代末,沒有被“塊狀經濟”所覆蓋的小鎮,由於保留了明清的建築、古代的風貌,其外觀建築是獨一無二的,奇特的文化與建築和地形的和諧融合,就成為旅遊資源。不過,旅遊是一把雙刃劍,也會攜資金將小鎮改造成低俗、急功近利的模式。

仇保興稱,當前特色小鎮4.0版的貢獻最大,因為城市這三十多年來的建設出現了大學城、產業城等,將城市天然有機的聯系割裂,而浙江的特色小鎮就能夠發揮城市修補、生態修複、產業修繕的功能,增強城市活力。

那麽,4.0版的特色小鎮“特色”如何形成呢?

仇保興認為,“特色”的影響力有三個維度,是否浙江唯一、是否中國唯一、是否全球唯一。至於“特色”如何形成,他舉例說,馬雲在杭州創業成功,政府並沒有規定要他搞什麽,而是其根據外部世界的動向發揮主動性創造出來的阿里巴巴。

他認為,特色小鎮的特色不可能全部由“規劃”所覆蓋,本身特色小鎮就比以往的產業園區更難規劃,具有廣泛的不確定性,甚至混沌。這個“混沌”特別複雜,特別難以琢磨。不過,借助於當前互聯網和城市的創新體系,4.0版的特色小鎮能夠進入到全球的價值鏈當中,但是這種企業集群的變遷,是一連串間斷的或者是相互沖突的事件積累的結果。

值得註意的是,4.0版的特色小鎮產業和空間的活力,源於其個體的自適應所形成的“自組織性”。

仇保興認為,任何一個有活力的組織,都必須是自己組織出來的,從下而上,就具有無比的活力,比如東陽橫店的影視小鎮是中國最大的影視體驗主題公園群,每年遊客增長30%以上,而政府投資做的第一代影視城,現在破落得一塌糊塗,草長得比房子還高,遊客一年比一年少。

因此,這對政府的管理方式提出了新的要求,他認為要跟管理一般的產業完全不一樣,其基本策略可概括為,激勵不取代、簡政不專權、護航不包辦、評估不刮風。說到評估體系,盡管一直在提評估要科學,但說易行難,因為按照GDP總量、財政、稅收、投資、就業評估未必可行。

馬雲 起家 時的 杭州 市長 仇保興 政府 那時 沒有 規定 要他 他搞 什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627

專訪│劉德華、張學友、譚詠麟……香港大牌歌星演唱會幾乎全是他搞的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10-15/1154139.html

每經影視記者 丁舟洋

每經編輯 杜蔚

三十多年前,香港紅磡體育館落成。“到紅館開一場演唱會。”漸漸成為歌壇中閃閃發亮的夢想。而早自紅磡體育館成立之前,蔡健輝已經入行。

對譚詠麟、張國榮、張學友、劉德華、梅艷芳等明星而言,蔡健輝是朋友,他的公司藝能是值得信賴的演唱會合作夥伴。亞洲當紅的韓國偶像組合Big Bang來中國開演唱會,香港地區的藝能特高集團(以下簡稱“藝能”)也是他們的不二選擇。作為藝能創始人的蔡健輝參與制作和主辦的演唱會數以千計。

“藝能就是華語流行樂壇的一塊活化石。”蔡健輝在內地的合作夥伴這樣評價道。沈浮江湖數十年,蔡健輝有心力挺兒子,將藝能與內地城市重大合作的擔子交給後輩歷練,一向低調的他才因此從幕後走到臺前並接受了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的專訪。

▲藝能創始人蔡健輝(受訪者供圖)

明星股東、影視與音樂全產業鏈,這些被內地娛樂公司當下熱衷追逐的概念,都是藝能“玩剩下的”。“周潤發、劉德華、李克勤、曾誌偉等,都是我們的原始股東。”蔡健輝說。但他卻直言並不看好明星持股,在自己的極力勸說下回購了劉德華的股份。

運作演唱會門檻低、來錢快,但要想“玩轉”,里面的門道卻很多。明星持股表面風光,對演藝公司的長期發展並不一定有利……與蔡健輝對話一個多小時,這位久經沙場的“老兵”將他親身感悟的娛樂產業生意經和盤托出。

勸說劉德華退股

每經影視:普通大眾對藝能並不熟悉,能否先聊聊您的“發家史”?

蔡健輝:我以前在香港無線電視臺(即TVB)工作,在下屬的華星制作公司做技術總監,那時候梅艷芳和張國榮都是華星的。

梅艷芳是華星挑選出來的藝人。我記得她剛來就與眾不同,在我們的新人選舉中拿到第一,遠遠領先第二名。張國榮和我家是鄰居,有時候一起打麻將,他是小孩子脾氣,輸了便不開心,人真的很好。我逐漸和很多藝人都成為朋友。

華星以後,我出來開了藝能,到今天藝能已經開了32年。香港地區所有大牌歌星的演唱會都和藝能合作過。但那時候沒有好的場地,場面鋪不開,不好做大。後來就有了灣仔伊利莎伯體育館,緊接著是紅磡體育館,所以藝能承接的演唱會也做的越來越大,有更多機會參與國際性表演。

每經影視:聽說在藝能早期,很多明星是聯合股東?

蔡健輝:有譚詠麟、劉德華、曾誌偉等幾位。那時候大家都是老朋友,我們也想和他們繼續合作,就一起投資一家公司。後來大家越做越大,他們獨立了,我們也獨立了,除了譚詠麟,他們都相繼退出股份。

每經影視:現在內地很多公司都以明星持股為自己的賣點,融資、做估值的時候也更好講故事。為什麽您沒有設法讓藝能的明星股東留下來?或者後來再憑借您的人脈讓別的藝人入股?

蔡健輝其實我是反對明星持股的。怎麽說呢,人同人之間都是有自私心理的,好像你叫明星A投資一個公司,可能明星B會不喜歡。那明星B就會想,A是股東,那這家公司自然什麽資源都給A了,我為什麽要來和你的公司合作。一旦明星既是你公司要服務、合作的藝人,又是股東,公司就很難做到不偏不倚,這樣長期下來對公司、對藝人都不是好事。

劉德華曾是我們的股東,不過我很早以前就把他的股份回購了。我解釋給他聽:我從來沒打著你的名號去外面拉生意,我們是演唱會制作工程的公司,做工程方面你什麽都不懂,誰會因為你來投資我們,所以他最後退出了。

▲蔡健輝(右)和劉德華(受訪者供圖)

低門檻的誘惑

每經影視:您公司主要做演唱會的哪個環節?

蔡健輝:演唱會的工程制作,包括搭臺、燈光、音響等,也做了不少演唱會的主辦方。比如五月天現在在內地和港澳地區的所有演唱會,幾乎都是我們家來做工程,在香港地區和澳門地區的演唱會是我們主辦的。

演唱會主要分三個部分:明星、主辦方和工程制作方。演唱會的收益也由這三方來分。

每經影視:據我們了解,演唱會這個行業看起來很風光,其實要把它做起來很不容易,它的利潤並不是很高。

蔡健輝:是的,尤其做主辦方,也就是演唱會的投資方,其實風險最大。

投資主辦演唱會的入行門檻很低,而且行業知識簡單,半年之後你什麽都接觸了、什麽都會了。器材什麽的你都不用理,反正只要一個office(即“辦公室”),有四個人就可以做完一場演唱會。這個賬可能半年就全回本了,回款快,現金流充裕,所以很多人要投資這個。但我常常勸他們不要亂投資,我覺得做演唱會虧的全是行外人,因為他不懂怎麽去運作。比如那些門票好賣的藝人一定不會收你非常便宜的費用,那些便宜給你的一定不好賣。所以如果賠錢,主辦方是第一個賠的,賺錢是最後一個賺的。

每經影視:您說不要亂投資演唱會,那在您看來,比較傾向於投哪類演唱會?

蔡健輝你要懂演唱會舉辦地的城市文化,我們一般只投我們理解的那些地方。如果要到你不熟悉的城市去辦演唱會,第一個辦法是找當地的公司合作投資、聯合主辦。第二個方法就是你把主辦權賣斷給一家當地公司,你就可以什麽都不要理。

不過,我覺得除非你找到一家值得信賴的好夥伴,否則不要隨便賣斷給別人。賣斷的時候你雖然會簽合同,約定接盤方要給藝人提供怎樣的酒店、交通等。但這些合同是約定不完的,全是主辦方摸著良心做事,他是會安排一個五星級酒店,然而五星級也分很多種,有些服務的很好,有些很差。當地的主辦方做不好,損壞的是你自己公司的信譽。

“演唱會搞網絡直播不會成功”

每經影視:演唱會的收入分成是怎樣的結構?

蔡健輝:廣告贊助大概占整體收入的十分之一,有時候還不到,其他的收入主要還是靠門票收入。贊助對主辦方很重要,拉到了200萬贊助,那你的成本就低了200萬,你虧的時候少虧200萬,賺的時候多賺200萬。在上海的演唱會贊助最多,有時候不用靠門票也能賺。

總而言之,一場演唱會掙不掙錢,主要還是看歌星的號召力強不強、門票好不好賣。門票的分成大部分都是歌星拿走,占30%,工程制作方拿20%,燈光音響拿20%,剩下的才是主辦方的收入。所以門票如果賣不到八成以上,這場演唱會的投資方一定虧。

有一種演唱會不靠賣票賺錢,那就是群星拼盤演唱會的項目。但其實大部分歌星不喜歡參加拼盤的。

每經影視:那感覺你們公司會壓力小一點,因為你們除了做主辦,制作也有涉及,燈光音響也有涉及。

蔡健輝:沒錯,其實我們比較好一些。很多方面都是我們自己的,工程方面我們建的多些。主辦方面虧了,工程方面就能拿回一點。如果光是主辦的話,就一定虧了。

▲演唱會(視覺中國/圖)

每經影視:演唱會的票價怎麽定呢?

蔡健輝:現在有很多明星看張學友的票價來定自己的票價,其實張學友也是在看陳奕迅那個時候的價錢。他可能覺得陳奕迅可以定的那麽高,市場就可以接受這個價格,那我也來選擇這個價格。市場的定價,都是通過對比、權衡自己的規格和市場的接受度來定的。

每經影視:王菲去年在上海的演唱會用到了網絡直播,引起了較大的轟動。網絡直播對演唱會行業有影響嗎?

蔡健輝:其實那次是試點。從我的角度來說,我覺得網絡直播一定不會成功。演唱會還是講究實體體驗。現在也有很多人來找我做演唱會直播,我都說可以,但系列演出的話只能最後一場直播。因為直播會影響它的門票收入,我不是說一定會影響。但對很多不高不低的歌星而言,他們的演唱會可以買票去看,也可以不去,這些就會有影響。張學友這種級別的就不會影響,因為本身就一票難求。

“勸你投電影的外行,肯定不是朋友”

每經影視:同樣的歌星,同樣一個巡回演唱會,為什麽大家會覺得在香港地區的紅磡站、臺北地區的小巨蛋站的滿意度更高?這在制作上有區別嗎?

蔡健輝:其實,我們在制作上都沒有什麽差別。我想大家可能會覺得紅磡演唱會的票價比較低。其實只要同一場演唱會在一個地方的場次越多,票價就越便宜。有的地方搭建起一個舞臺,只能做一場演唱會就拆了。如果一個舞臺我們做10場或者20場,將成本平均分攤下來就便宜了。

比如五月天在全國的票價都是1000多元,但是在香港地區還是900多港幣,為什麽呢?就是因為它場次多。我們希望的是,找一個好的城市落戶,然後一開就有10場。

每經影視:您打算去哪個內地城市“落戶”?有長期合作的計劃嗎?

蔡健輝:之後我們會和成都市政府合作,將我們的公司註冊在成都,沿路發展內地業務。之前一直不敢在內地城市落戶的原因是不了解稅金情況,現在成都市政府答應解決我們這方面的後顧之憂。

以後很多演唱會都會是從成都出發、成都制造的演唱會。藝能未來每年將投資100場演唱會,都從成都走向全國各地。我們還計劃打造一個全球演唱會頒獎榜,就像提到金像獎,就能想起香港地區;提到金馬獎,就能想到臺灣地區;希望大家以後提到這個榜單,就能想到成都。

每經影視:過去你們的戰略一直是比較謹慎,現金流充裕,沒有跨界、也沒謀求上市。現在有如此之大的擴大業務範圍的計劃,機遇和挑戰並存啊。

蔡健輝:其實我們將開展的很多領域我們很早就做過,並不是外行。比如電影業務,二十多年前很多香港地區的電影都是我們制作的。只不過後來由於盜版猖獗,就停止了。

現在有很多人找我們拍電影,錢是有的。但如果我們時間沒到的話,就千萬不能害人家。拍電影,如果你不是內行人,千萬不要隨便勸別人投電影,而勸你投資(電影)的外行,肯定不是你朋友。

以後我們會有打通電影、音樂的想法,也會自己培養藝人。這幾個業務是相關聯的。比如做電影,就可以寫一些歌,讓藝人來唱主題曲。但是我們不能亂做,還是要等一等時機。未來公司謀求更大範圍的發展,確實就需要資金,所以也會有上市的打算。

(每經影視實習生 徐程、張玉路對本文亦有貢獻)

專訪 劉德華 張學友 譚詠麟 香港 大牌 歌星 演唱會 演唱 幾乎 全是 是他 他搞 搞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825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