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失意與奇蹟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0/04/blog-post_23.html

每次睇完留言,總係有點說話想講。

我比較幸運,響事業上浮浮沉沉,鬱鬱不得志既日子並唔算太長,hmmm,大概五、六年左右啦。果 段日子距離今天已經越黎越遠,不過當時既感受還是記得蠻清楚。

好多成功左既人會同你講:「機會係自己爭取」,又或者甚麼「機會係留俾有準 備既人」之類既說話。我當然唔能夠話呢d所謂「名言」係廢話,不過當你失意徬徨既時候,你所面對既現實往往係,我幾咁努力爭取都好,但就硬係爭取唔到我想 要既機會;又或者係,大佬,我明明準備好晒啦,但係d機會就硬係唔留俾我,反而留晒俾班冇準備過既二世祖呀!

所謂際遇同命運,大概都係佢 玩你既時間居多,你掌握到佢既時間其實甚少。

以前寫過,我老豆係個賭徒,成世人既際遇都大起大落。我事業上最浮浮沉沉果幾年,正值佢又生 意失敗面臨破產,不過當時佢同我講左d野,雖然我估佢其實係隨口up居多,不過後來我又覺得幾受用:「阿仔,你知命運鍾意點樣玩你呀?拿,佢永遠唔會一鋪 玩死你架,不過佢會不斷不斷咁打擊你,慢慢咁陰下陰下陰乾你,等你對自己冇晒信心,對呢個世界冇晒希望,等你慢慢相信,你呢一世都唔會有機會翻到身,到時 候呢,佢就真係贏左你啦。」

「仔,等我話你知啦,你要贏到命運,一字咁淺,死唔認輸就得架啦。奇蹟總係會響最後關頭出現既。」

同 我講呢番話果陣,老豆係個面臨破產,天天俾人上門追債,幾乎仲要禍及妻兒既過街老鼠,呢番說話響當時對我黎講自然係好冇說服力,我覺得佢跌落地想執返渣沙 多d囉。不過後來佢又再一次奇蹟地翻身,令到我心裡面又有d唔同既體會。

命運同際遇要贏你既方法,往往唔係要一鋪清你袋,一鑊過收你皮, 而係透過恆久不斷既打擊,慢慢磨滅你既心志,令你唔再相信你會有希望,誤以為週圍既環境唔會再容得下你,令你相信你一定鬥佢唔贏。

命運贏 你既方法,係折磨到你捱唔住自己選擇扯白旗投降,而唔係一刀統死你。

徬徨失意浮浮沉沉有幾難受,我明既。隨住年紀慢慢大,我開始理解到, 呢個世界真正既遊戲規則,其實並唔係去鬥大家到底有幾「叻」,而係鬥大家到底有幾「韌」。鬥韌力既遊戲係一個好難玩既項目,原因係,永遠唔會有人話到俾你 聽,你韌力既水平要去到幾多先能夠打贏際遇同命運,而且「打爆機」既「分數」要幾多,每個人都唔同。

唯一可以講既,呢個遊戲既特色係,只 要你一日唔主動投降,你依然係未輸。

或者我講得太多。

常懷希望,祝大家有個愉快既週末。

失意 與奇 奇蹟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49

講英文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0/07/blog-post_21.html


有好一段日子冇參與公司裡面既招聘工作。最近公司開展國內業務,要響國內請返幾個可以幫手管理既員工,令我有機會者再次參與這項久違左既工作。

Head Hunter refer左一堆人俾我見,由於算係管理職位,黎面試既人quality一般都唔太差。我同head hunter講話,我既普通話好唔掂,所以我要求呢一班國內既同事,最低限度要懂得用英文同我溝通,如果識得講廣東話,咁就當然更好。

唔 知係咪我呢個私底下既request,head hunter早已經向所有黎面試既candidates通晒水,黎面試既人,都會好落力咁sell自己英文有幾流利。well,我其實並唔需要一個講英文 講到好似成個鬼佬咁既staff,反正我自己既英文都唔見得特別好,總之溝通得到就夠啦。

既然大家講到自己英文咁流利,咁面試既時候無可避免既就係,麻煩你用英文同我吹下水啦。

結果係,大部份既candidate所講既英文,我連一成都聽唔明。

你一定響道諗,到底係班candidate英文差成咁,還是係CK既聽力有問題?

查 實兩樣都唔係。班candidate其實英文應該係ok既,要講得人明,溝通得到,照計應該應付得到既。平平實實咁慢慢講,照計就可以過到骨,偏偏響面試 既過程裡面,唔知係想impress我還是甚麼,說話既過程裡面硬係要加入一堆「扮鬼佬」式既口音,然之後仲要刻意將說話速度加到有咁快得咁快,講到 「Lur」埋一舊咁,藉以顯示出自己外語既流利程度。結果係點,唔駛我講啦。

我既朋友之中有一位旅港多年既美藉英文教師。我同佢講起最近 面試時遇到既情形,佢話類似既情況,響香港同內地其實好嚴重。佢既學生當中好多亦有同樣問題。佢話,中國人學語言既最大障礙,係太過愛面子。假如你大大方 方承認,英文係你既second language,甚至第三、第四語言,你即使唔係字正腔圓,又有口音,又或者慢慢講,根本就唔會有人介意。情況就等於,一個鬼佬對住你講中文一樣,佢識 得講同夠膽講就已經夠勁啦,邊個仲會介意佢地既中文發音其實係唔咸唔淡?香港人既英文程度,一般都有個底,至低限度都「識得些少」。不過識得些少既同時, 香港人又知道自己其實講得唔係咁流利,但係礙於面子又未必夠膽承認。於是乎,言談之間就會不自覺地嘗試掩飾自己既不足,例如不自覺地加入一d「扮鬼佬」既 口音同語氣,又或者刻意將說話速度加快,又甚至響說話內用加入一d「懶輕鬆幽默」既句子,但其實根本冇人會識得笑之類。本來說話只係用黎溝通,講得明白就 得架啦,加入左咁多無無謂謂既東西響簡簡單單既說話裡面,最後連最基本既目的都達唔到。

我諗,講英文其實只係冰山一角。當人太過緊張面子既時候,往往就好似講外語咁,不自覺地加鹽加醋去掩飾自己既不足,到頭黎不但弄巧反拙,假,仲丟得更多。

好多野,在意既都只係自己,其他人跟本原全唔會介意。

英文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772

想走既唔走,唔想走既走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08.html

皮膚敏感痕癢難頂。食西藥情況即時受控,不過藥力強勁,食左基本上眼訓到連工都開唔到,而且藥一停就發番晒出黎。長始落去唔係辦法,於是唯有轉去搵中醫求 救。中醫把完脈,話呢個係壓力病。開幾服藥俾你止痕排毒唔係問題,不過講到尾都係要你學識放鬆心情。醫師話,你再係咁精神緊張,你走黎睇多一百幾十次症都 係治唔到本。

屋企人同朋友都話我工作壓力好大,但我自己其實已經感覺唔到。壓力已經成為一種習慣,每朝起身自動跟身,天天如是。感覺已經麻目冇痛苦。正當你以為你 handle壓力handle得好好既時候,身體既 警號就反而響起。痕到跳舞既皮膚提醒你,你處理壓力既詣藝,根本原全唔掂。

四月係新 既fiscal year。早前為上年埋數既時候,有股東投訴我控制成本控制得唔夠好。對於佢地既投訴,我心裡明白。日常營運既經費,其實已經相當節儉。多餘既消費亦欠 奉。公司營運既模式亦執過好幾次,將營運既效率改善。最讓股東不滿既,係還未夠精簡既人手,同埋過高既人工開支。

做生意咁耐,我從冇試過大規模地裁員。但係利用自然流失既方法,結果永遠係,你想佢走果d永遠係賴死唔走,你唔想佢走果d就偏偏走晒。道理好簡單,你想佢 走果d,十成十都係唔多做得野,能力屬有限公司級數既同事。撇除果班冇料但又以為自己好掂既傻人,呢班同事心知肚明,以自己既能力,出面搵唔到咩好世界。 所以既然響度可能混到兩餐,梗係留返響度hea啦。有人稱呢個「做法」叫做loyalty,sorry,有得走你唔走先應該叫loyalty,出到去冇得 撈而焗住留返低,呢d極其量都只可以話佢「識諗」,同loyal一d關係都冇。

唔想佢走果d同事,通常都做得野。有料,自然不斷想搵更好既發展,更佳既待遇。佢地走,無可厚非。我公司細,唔係有咁多位 可以俾人上,無謂阻住人發達,但求走既時候好黎好去就算。除非我有更好既野可以俾佢啦,打份工,冇得要求loyalty既,畢竟大家都要搵食嘛。

同樣既模式,幾年下來,積下積下,冗員就越黎越多。掂既走唔掂既反而會留,日子耐左,就要諗下辦法大掃除。

以前我成日諗,唔掂既,經過訓練同累積經驗之後,都一樣可以變成掂。人老左,開始向現實低頭。掂既人,通常由Day 1開始就展現出掂既基因。唔掂既,基因點樣改造結果都係冇變。當中或者會有基因突變既出現,讓人喜出望外,不過情況萬中無一,撞到,應該要去買六合彩。

基於呢個「人好難有基因突變」既原則,近年新請既同事當中,過唔到probation既比例相比從前大 幅增加。無他,覺得唔掂,家陣早早就斬纜啦。畢竟對於一個對佢能力有懷疑既新同事,如果俾佢順利通過試用期,日子耐左,佢變成一個冗員既機會,遠比變成一 個優秀員工黎得大,商業機構唔係學校,唔搏啦。

要搞到去大掃除,心軟同唔認輸,係禍根。

祝大家有個預快既週末。

想走 走既 既唔 唔走 唔想 既走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86

保障嗎?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12.html

我辦公室 裡面放左一張我同拍檔響公司開張時所影既相。相片中既我地,將原本掩蓋左大半塊面既口罩,暫時移左落去下巴既位置,好讓照相機能夠影到我地個樣。我好鍾意呢幅相,因為佢除左記錄公司開張時既影像,同時亦記錄低,公司開業時 既「歷史背景」。

幫 我拿相機既係我第一個自己出錢請既員工。大學程度,剛畢業,人品正正常常啦。當日市況太差,週圍都恐慌,根本就搵唔到工。同事見到我地登既招聘廣告,就黎 我地果個當時還未裝修好既爛鬼寫字樓見工。佢當然知道我地新開公司仔唔會出得起錢,佢亦知道唔會響我呢亭爛鬼工司仔度長做,不過作為畢業生,碰岩咁既市 況,佢需要一d可以寫落resume上既「經驗」, 唔想無啦啦有段blank左既時間響履歷表上面。佢離見工既時候講得好坦白,正值我地又等人駛兼俾唔起錢,難得佢只志在有份工俾佢寫落resume,開價 二千,我覺得直頭係姣婆遇著脂粉客,我諗都唔諗就即刻應承。唔夠一個月,疫情開始慢慢舒緩,市民既恐慌亦慢慢減退。我第二個伙計,跟第一位員工理由同背景 一樣,經已開價四千,我依舊係諗都唔諗,即請。

明知佢地做唔長,不過小弟創業既頭半年,就係靠呢兩個超級underpaid既員工幫我捱過。冇佢地,我今日所擁有既一切都應該唔會出現。咁我諗,時間假如推遲八年, 結果會係點?結局應該係,CK俾人拉左,因為呢條粉皮會俾人告冇俾最低工資兼背上無良僱主既罪名。

朋 友係佢住緊果棟大廈業主立案法團成員,佢棟大廈不嬲請左個七十幾既阿伯做看更。阿伯人工好低,佢肯做係因為貪呢份工能夠提供一個夜晚俾佢渡宿既地方。七十 幾歲既保安,諗都諗到,其實好打極有限。最近立案法團話要考慮辭退個阿伯,因為最低工資會令佢人工加一大截。立案法團裡面既成員怕,咁貴請個完全唔打得, 又唔睇得既保安員響度,住客會唔高興,會質疑佢地亂洗錢。

保障嗎?come on。

我係商人,商人九成九都唔鍾意最低工資。今日我既員工裡面,冇人收緊最低工資既人工,但我依然對呢條即將go live既例恨之入骨。經濟學上佢有幾有效保障勞工,我唔敢亂吹,但眼見到既,係失去保障多過得到保障。

我 更加討厭政府既法例唔清唔楚既處理手法。法地價期同飯鐘問題,obvious到無可再obvious啦下話,點解 政府可以好似完全冇諗過,冇準備過咁?到翠華同大家樂去減呢d錢既時候,先好似如夢初醒咁?呢d問題,老早就諗到會發生啦下話?政府非正式地呼籲,僱主響 呢個問題上面,雖然係自行決定,但都要有良心…我心諗,係咪傻架?最低工資呢條法例之所以會出現,就係大家預設左商人係「無良」既丫嘛,咁立完法之後,忽 然你又期望班商人會突然變返「有良心」,究竟係咪有病?

我寧願你立法,硬性規定飯鐘同假期係有薪既,咁個個都要跟住做。好過你立得唔清唔楚,是是但但拋返個波俾班商人。係咪嫌家陣香港人既仇商情緒仲未夠深,想響我地班小老闆身上踩多幾腳先安樂?

保障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87

Exit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4/exit.html

對於自己盤生意,我一向視為親生仔一樣。從來未試過好似今年,閃過咁多次想搵exit既念頭。

好多人對生意感到意興欄柵,都係響遇到困難 既時候,又或者正在走下坡既日子裡面。對我黎講,情況卻剛剛相反。公司其實發展理想,今年收到好多有興趣既買家問可唔可以賣盤。 以前我既答案係,踩你都傻啦, 我仲咁後生,賣左間公司俾你,咁我以後幾十年做乜呀?你買我間公司既錢,係咪夠我過世先?唔係既,公司又賣左,我又要失業,人到中年,唔通去再培訓咩。

人到中年最讓人覺得可怕既,係有時有力不從心既感覺。二十幾果陣,覺得人定勝天,有決心冇野係應付唔黎既。捱夜?冇問題丫,要幾多有幾多。壓力?後生仔怕乜壓力呀?點知咁既心態做左十年,忽然發覺,嘩,家陣唔掂。

有 關壓力呢回事,最大鑊係自己其實feel唔到,因為你經已太過習慣。放工後你個腦係咪響度繼續工作?當然係啦,咁多年都係咁。你習慣到唔覺得係問題,只係 身邊既人不斷會提醒你:「喂,唔好諗住先啦,俾自己休息下啦…」我成日話,大腦係一個不能自我控制既體系黎既。記唔記掛住某一d事情,係咪有d野可以停止 思考,其實我覺得都唔能夠自行控制。

直到你有一日發現,點解今年會花左咁多錢睇醫生?於是你開始懷疑,自己既生活習慣可能真係出左些少問題,一直唔多覺既壓力水平,可能真係有些少超標。

人個腦會講大話呃自己,但係身體會同你講真話。CK,你唔係十八廿二啦,再係咁,你 會頂唔順。

有個想創業既朋友問我,其實你都有伙計幫你做晒d日常工作啦,你既壓力究竟來源自乜野?

冇做過生意既朋友,好多時會誤會,壓力係來源自堆積如山既工作。其實工作量對一個生意佬所構成既壓力,我諗其實少之又少。最大既壓力來源,應該係響競爭激烈既營商環境裡面,一間表面好似經營得好好既公司,其實無時無刻都受住隨時瓜柴既風險,只係打工果個自己唔覺。

而一盤生意既生命,又同老闆既財富環環緊扣。當你每日徘徊響「發左達」同「傾家蕩產」既兩極之間,壓力就係咁樣產生。

想逃避所以會諗exit,但更清楚既係,生意玩到咁上下,想exit其實唔係想像中咁easy。

Exit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91

Plan B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5/plan-b.html

會議室裡面,除左我,仲有Kathy,管數既Natalie,管Sales既Joe。

「我地有近半既舖 ,租約會響明年到期…」Natalie皺起眉頭:「我同Agent傾過,如果我地明年全部續租既話,同我地existing既租約相比,租金成本起碼會升一倍。仲未計各位同事依家坐緊既呢個HQ辦公室,呢道個lease都會響明年中到期。」

Natalie既開場白,換來會議室內一段短時間的沉寂。

「OK…」Kathy首先打破沉默:「Nat,根據你既forecast,如果要維持今年既利潤,要做多幾多Sales先夠?」

「 如果一切冇變,30%左右啦。」Natalie響佢本notebook度襟左另一個spreadsheet出黎:「30%係假設agent對明年續租果陣既租金估計冇錯。不過家陣個市咁癲,下年既租金會唔會比agent所估計既仲要高,其實大家都冇把握講。」

「反正短期內唔會有更準確既預測…」Kathy一貫冷冰冰地說:「就先assume要將Sales提高30%。Joe,有辦法嗎?」

「一個字,難。30% in a year喎…」Joe嘆了一口大氣:「我即刻答你得你都唔信啦。等我返去同我班sales傾傾可以點搞,然後work out個plan再同你discuss。」

「有冇嘗試過同班landlord早些少傾續租?」我問。

「試過啦…」Natalie回答:「個個都唔肯依家start個negotiation啦。大家都明,個個都睇明年仲會大升,對佢黎講,梗係拖到最後先同你傾有佢著數啦。」

「Landlord果邊冇得諗,唔會有咩轉機架啦。」Kathy望住頭都大埋既Joe:「Joe,依家睇你啦。公司往後落黎既決定,主要取決於你有冇辦法提高30% revenue。有既話,一切依舊。唔得既話,就要焗住行plan B。」

Joe點了點頭。

我也只能抽一口涼氣。面對業主和地產商,我們總是被牽著鼻走。

*****

做生意其中一樣最沮喪既事情,就係每當你千辛萬苦以為站穩左陣腳既時候,你既成本忽然又會大幅增加。當中,最「甘」既,必然係租金。

我 討厭「最低工資」呢條法例,不過有人話,真正令中小企經營困難既,並唔係工資問題,而係天價既租金。這一點,我其實也無法否認。經濟好既時候,人工會升, 令到經營成本上漲,呢個係必然既事實。不論有冇最低工資都好,響工資方面既成本上升,都必定會發生。不過有關同事們既人工,佢既升幅係一個相對能夠預算既 項目,難聽d講,升幅既百份比,按年計其實有限數。最好市果幾年,一年俾你升十個,甚至廿個巴仙又如何?生意佬響有預算既情況之下,總係會有辦法應付得 到。但係租金呢? 冇準架喎,忽然間話個市好旺,landlord話升你一倍租咪一倍租囉,駛俾面你?佢見你好生意既時候仲大鑊,加多你幾錢重添。你有冇say?梗係冇啦。

地 產霸權係一個講到爛既課題,經濟發展到某個階段,自然會出現一些跨行業跨界別,勢力超強既超級巨企。響咁既環境之下,中小企要生存其實存在極大既難度。對 生意人黎講,最頭痛既莫過於經營成本既不穩定性。偏偏香港地做生意,由於租金佔左總經營成本既一大截,而呢一部份既經營成本既fluctuation卻又 大得驚人,財政稍為唔穩健既中小企,往往就被淹沒。

我親眼見過有起步幾年既 行家,做左三年左右,終於企穩陣腳。正當大家都以為佢應該可以繼續發展落去既時候,landlord加佢兩倍租金,原來既business model即時變成一個non-sustainable既生意模式。幾年既努力,即刻化為烏有。

商 業社會裡面,每一個business都嘗試去maximize佢既利潤。小弟既公司又何嘗唔係?地主、地產商所做既,同我做既一樣,同樣係去 maximize佢地既profit,作為一個商人,我冇得怨話佢地逼人太甚。只不過,本地既商業環境運行到今時今日,一盤生意要好好存活落去,難度的確 係越黎越高。 當最低工資立法時,好多商人近乎發瀾渣地抗議,好多人以為佢地只係因為無良,想樣樣賺到盡。我就反而明白,響經營環境變得越黎越惡劣既香港地,每日都擔心 緊聽日盤生意唔知仲捱唔捱得住既日子裡面,任何再加重佢地負擔既措施或法例,都會觸動到呢班商人既神經,令佢地情緒失控。

其實大部份既商人,都唔係一般人眼中咁掂咁風光。當然,果班大孖沙係例外。

祝大家有個愉快既週末。

Plan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10

新人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05.html

正如CM所 講,請靚女高層往往帶來麻煩,決定聘用Kathy既時候,心裡面其實都有點十五十六。一來,Kathy響一眾我In過既人裡面,唔算係特別突出(問題係根 本冇乜邊個明顯好outstanding先麻煩…),二來,Headhunter收費唔平。合約裡面話,幫你搵個GM返黎,Headhunter收費係佢 Annual Package既三成。我篤下計數機,條數都幾襟計。

「唔駛擔心喎CK…」Headhunter打電話同我跟進Kathy既僱員合約:「我地份contract度寫明丫嘛,三個月內你如果覺得佢唔適合,我地免費再幫你搵過第二個丫嘛。」

免費再搵過個俾我?唉,你點話點好啦。

請 人呢,冇人會喜歡請個又蠢又笨既。今次請GM所見既人,全部都係醒目仔女。不過我發現,有時太過醒目,反而會令你覺得有d唔舒服。特別係行內人果一批 candidates,我心諗,你黎我度見工,我問你有關你既工作,你可以咁滔滔不絕咁將你既經驗話俾我聽。其實當中,有幾多係佢老細、又或者ex老細好 唔希望會俾我知既呢?今日發生響佢地既身上面,如果我請左佢地,他朝同樣既事情,一樣會發生響我既身上。

Kathy第一日返工,講真,我 係有一種前所未有既壓力。畢竟Kelly響度既時間太長,佢同好多同事一齊成長,一切都理所當然。Kelly走,我知道有同事會expect內部有人調升 去佢既位置,最後我選擇外聘空降一個新GM落黎,我估部份既同事多少會覺得失望。有時覺得都幾諷刺,以前打工果陣,以為一個打工仔去返一份新既工作先會心 情緊張,原來做老細,請一個新上工既下屬番黎,佢返工時你仲緊張。

「呢位係Kathy,你地既新GM…」會議室裡面,我將佢介紹俾我幾位department head認識。大家循例地握過手之後,新既日子就重新開始。

外表冷冰冰既Kathy,估唔到連隻手都凍過人。我握手歡迎果陣,我以為自己渣住條雪條。

同Kelly既落差咁大,我個心不斷響度諗,唉,查實掂唔掂架…

*****

Kathy上班前幾日,我收到Chrissy既電話。

「喂,我收到風喎…」電話中既Chrissy笑哈哈地說:「你請左我個好姊妹做GM喎。」

「係呀…過兩日佢返工啦。」我說:「放心啦,我唔會恰佢既。」

「車,你恰得到佢先講啦!」Chrissy語帶不屑:「我怕你掉轉頭俾佢恰多d喎。」

「點解咁講?」我好奇問。

「emmmm…」Chrissy唔知係咪知道自己多口講錯野,答得支支吾吾,兼拿拿臨轉換話題:「你囝囝最近幾好嘛…佢…今日有冇便便呀?噢…查實我打黎唔係想搵你,係想搵你老婆…」

唉,想點呀。

新人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11

老鬼們在幫倒忙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09.html

你信唔信「一代不如一代」?

呢句話,我從我阿爺口中聽過,我老豆比較開通,印像中我冇聽佢講過,不過從班叔叔伯伯口中就聽過唔少。

好 多上一代既人話,今時今日既後生仔唔捱得,冇心理質素,冇目標,總之負面評價一大堆。我有次同一班uncle食飯,頂Q佢地唔順,當佢地圍插在坐幾個後生 仔果陣,忍唔住頂撞左佢地幾句。uncle們既反應係咁既:「CK,我鬧醒佢地咋,佢地生唔生性同我地有乜關係?我地又唔係旨意佢地養我!我地係想幫你地 班後生咋。」

嘩,幫我地?多謝晒啦。

我心裡面諗,你地班死老鬼,做左咁多年人,唔係唔知道,一味靠鬧,靠出言奚落,係唔 會幫到人忽然開竅架下話?如果你做左咁耐人都唔明呢個道理,咁你一定係死蠢啦。但如果唔係死蠢既話,明知咁做係幫唔到手既都樂此不疲地去做,咁即係你根本 冇心幫呢班後生仔啦!咁你不斷對佢地既標籤同奚落係為左乜?為左證明自己叻過佢地,踩佢地去抬高自己?咁,應該算係黑心囉。「死蠢」同「黑心」,老鬼們, 你是但揀一樣送俾自己啦。

類似題目,其實寫過萬九幾十次。幾十年前,老鬼們既世界係,物質生活貧乏,但看得見前景。幾十年後既今日,後生 仔既世界係物質生活富裕,但卻睇唔到希望。一個人有冇心理質素,能唔能夠捱苦,取決既關鍵並唔係因為某個人既基因有幾優良。當我知道我捱,係會有回報的 話,幾辛苦我都肯捱啦。但當你發覺你點捱都係得個桔的話,邊個會咁傻同你死捱爛捱?

當提到有關「後生仔」問題既時候,我成日諗,「睇唔見 希望」先至係令到佢地表現不濟既元兇。老鬼們如果真心想幫下佢地,係咪應該朝住呢個方向去做,講多幾句鼓勵下佢地,讓後生仔女們相信,世界並唔係真係想像 中咁差,機會雖然少左,但係都仲係有…等佢地起碼仲會有個努力落去既理由?OKOK,我知道講呢d說話,講出口其實好似個白癡仔一樣,因為會相信既人實在 太少。不過,老鬼們,你地唔去出聲鼓勵班後生仔,不如出少句聲當幫忙丫?你不斷插班後生仔有幾唔掂,只會令一班年輕人離你越黎越遠…well,如果你只係 喜歡繼續陶醉響「你果一代勁過現今一代」既虛榮當中,咁又另計。

呢篇係 我近期感受最深刻既一篇文章。我公司裡面既同事,大部份都係八十後既年輕人。對於一d佢地所犯既錯,我有時都一樣覺得「妖!有冇搞X錯。」不過我公司裡 面,同樣有部份年紀大既同事。年紀大既老鬼伙計,係咪就冇犯錯,唔會帶俾我麻煩?講真又唔見得喎。實情係,咩年紀既人都會犯錯,都有佢地一d「低低地」既 時候,但我贊同黑人所講,後生仔犯錯會被無限放大,然而恃老賣老既老鬼響香港地其實多的是,犯錯和低B既頻率同程度,不見得比後生仔少。佢地表現出黎既工作態度,一樣會令你想大巴大巴咁星落佢塊面度,只係講出黎唔夠煽情唔夠sound bite,所以大家才會唔多feel得到。

但 講開又講,今時今日社會發展到現時既模式,要年輕人feel得到「機會還在」,的確係好難。我知咁講,可能像個傻佬,然而社會係好差,好多好唔公平既現 象,不過部份傳媒過份渲染後生仔有幾唔掂既同時,佢地亦同時過份渲染左社會「有幾唔掂同幾咁冇希望」既情況。機會雖然係少,不過,應該仲係有既…

總之,千祈唔好俾人睇死。

老鬼 們在 在幫 倒忙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68

心諗…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12.html

企業面對成本大幅上漲既困局,最直接既解決辦法,係將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換句話講,係加價。

中小企冇辦法將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冇能力為自己售賣既產品加價,係因為市場有競爭。嚴價黎講,你既產品可以賣點樣既價,並唔係由你決定,而係由市場決定。

理論上,經營成本上漲既問題,同行每個人都會遇到。然而響咁既環境之下,有同行有本事賣得平過你但依然生存到, 而你如果賣佢既價錢卻要執粒的話,你就大檸樂勒。

發生上面所講既情況,原因不外乎兩個:

1)人家既成本控制能力比你強,公司營運既效率比你高,所以即使同樣面對經營成本上漲,佢地唔需要好似你賣到咁貴,依然能夠生存甚至有錢賺。

2) 人家明知係蝕做,不過背景同底子比你厚。商業社會裡面,冇人會長期蝕做,賣價總有一日要調升去維持盈利。但係願意蝕做既人都明白,呢個只係一個過程,過程 當中,會趕走一堆底子冇自己咁厚既行家。行業整固之後,對手數量會減少,然而響咁既情況之下,儘管之前蝕左一段,但仍有力留返響度既player,往後既 利潤會大幅提升。

情況(1),問題唔大,只要你夠心思肯用腦,通常搞唔死你。

中小企最怕情況(2),同大財團鬥有錢,係以卵擊石,找死。兼且你冇能力知道,情況(2)會持續幾耐。時間越長,死得越慘。

擺響我面前既,有理由相信係情況(2)。阿門。

心諗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13

新手insider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5/insider.html

對於下一個年度,公司既開支會以倍數上升既問題,Natalie同我開左好幾次會,商討過好幾個不同版本既財務方案。Natalie建議我不如搵Banker傾傾,睇睇借貸既部份會唔會有得傾下。

Natalie 係個後生女,同Banker交手既經驗尚淺。我同Natalie講:「阿女,你要明白,銀行係點做野既…」

「…?」

「通常呢,當你最唔需要錢既時候,佢地就會走埋黎叫你借錢,但係當你真係需要錢既時候,你就一定借唔到錢。」我半開玩笑地說。

Natalie只有無奈點了點頭。

或 者係我對Banker既偏見都未定,但係做生意多年,同過好幾間銀行傾過借貸,呢個係我得出黎既結論。講真,我有時諗,銀行如果自己唔投資埋d古靈精怪既 product害死自己,專心做存貸既生意,原則上根本係唔會輸既。每次我同銀行借錢,佢地果份facility letter裡面既terms,基本上係會令佢地完全立於不敗之地。危急關頭如果旨意佢地會幫你手渡過難關,我覺得除左響佢地既電視廣告度見到之外,現實 裡根本係唔會出現。

做生意,係成日都會有風浪架啦。打工有樣好,最唔如意既,大不了都係被人炒魷。東家唔打打西家,其實冇乜大問題。有時唔好彩,遇著麻煩上司,搞事既同事,或者多少影響你返工既情緒,不過放左工,還是一條好漢。真係頂唔順,最後一著仲可以揀跳船。

生 意佬既困擾係,當有問題既時候,你不但唔可以跳船,反而仲要留守到最後一刻。而當你發現問題既時候,往往其他人都未必會發覺。最近有同事仲同我講笑:「老 細,今年revenue咁好,年尾我地份bonus可以加碼啦!」,我亦只好嘻嘻哈哈咁耍過就算。同事冇講錯,今年既revenue的確係好好,不過下年 成本一加,你今年既revenue黎個double都分分鐘補唔返。對於前面將要遇到既困局,佢地點會feel得到?

咁多年一路咁搞下搞下,數數手指,每個月原來已經出緊糧俾近百個同事。心理壓力其實幾大,因為你知道你如果make左d錯誤既決定,又或者解決唔到某d重要既問題,會有一百人,甚至係一百個家庭受到影響。當中,還包括你自己果一個。

呢 d係做生意人既代價,食得咸魚抵得渴,冇得好怨。只係響壓力之下,面對住同事既時候,仲要表現出一副:「唉,唔駛擔心喎…冇問題丫」既姿態時,有時都幾精 神分裂。對於穩定軍心呢樣野, 從前既Kelly係箇中高手,今日既Kathy同樣經驗豐富,這些「戲」,佢做慣做熟,演技爐火純青。我呢,過去咁多年,類似既風浪都唔係第一次,交戲, 難我唔到,冇問題丫。唯獨是Natalie,後生女,第一次幫成間公司管數,第一次面對類似既風浪,成為左公司既insider之後,心裡好似總係有講唔 出既鬱結。我明,明知大敵當前,但對住同事們要繼續若無其事,第一次總係覺得有點周身唔自在。

「Nat,要知道,響同事面前表現到好似淪陷咁,只會嚇親同事,等佢地亂咁傳,唔會幫你解決到問題架。」

凡事總係有第一次,試多幾次,其實慢慢就會習慣。

新手 insider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14

他們是會進步的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10.html

假期裡面睇左呢篇呢篇呢篇呢篇、仲有呢篇。容我抽埋呢次水,寫埋呢篇,下一次寫第d野啦。

*****

老鬼們鬧宜家既後生仔,其中一句最常聽到既話係:「我當年好似你咁大既時候,就以經咁咁咁咁啦…點會好似你依家咁 ?」

呢句話,我最唔敢講。

我 係個七十後,比依家成日俾人鬧既後生仔,大大話話早十幾年出身。然而我剛從學校裡行出社會既時候,我同樣犯左好多依家呢班後生仔所犯既錯。 對工作計較、欠缺熱誠、冇責任心、冇承擔、唔捱得、冇目標唔知自己想點、練精學懶 …我通通做齊。初出道既時候,如果老闆要我星期六OT捱義氣既話,我諗我大概會鬧情緒鬧足一日。

人係會長大同進步既。響出道十幾年之後, 如果今日再犯剛才所提過既錯,當然係超低能。但係今日既CK唔會好似當年咁,犯同樣既既錯誤,唔係因為我基因特別優良,而係經過咁多年既磨練同經驗,慢慢 領會到,商業社會對一個人工作態度既要求,同埋要用點樣既態度,先能夠應付到生活既挑戰。

我手下有大量既八十後年輕人,我過往亦寫過唔少 關於佢地所犯錯誤既例子。然而同一道理,佢地犯錯既原因,並唔係因為佢地個底好唔得。犯錯,係因為佢地踏足社會既時間仲係好少,對現實社會既要求,仲未能 夠清楚地掌握得到。但係佢地有既係時間,經過時間既洗禮,佢同我地呢班老鬼當年一樣,一樣會進步,一樣會成長。

當我有時諗番轉頭,由初出 茅廬至今日變成一個老練既老鬼,當中冇錯係遇過好多荒死你死得唔夠肉酸既黑心鬼,但咁多年黎,同樣遇過好多曾經對你作出鼓勵同包容既好人。正因為遇到呢d 好人,我地先至有機會 變成今日既自己,學識點樣做人,學識工作應該要用點樣既態度去應付,佢地既包容,提供左成長同進步既空間俾我地。我地當日有幸遇到呢d好人,今日呢班年輕 人,其實又有冇我地當年咁好彩?

今日既後生仔,並唔比你同我愚蠢,佢地係會進步既。坦白講,當我有時覺得佢地有冇搞錯,點解會唔掂成咁既 時候,我係不自覺地用左今日既我,同佢地去比較。今日既我比佢地做多十幾年人,當然會比佢地老練同有方向。但如果用番十幾年前既自己,apple to apple,同佢地比一比既話…唉,我記性都仲還可以,記憶所及,查實並唔好得幾多。

做老鬼如果對佢地真係睇唔過眼,倒不如認真地幫下佢地成長同進步。總係落井下石,其實對大家都冇好處。

他們 是會 進步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15

走過低谷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19.html

跟同事們計劃好面對明年成本上漲問題既應付方法。成功與否,我當然冇十足把握。我將希望放左響一班手足身上,計劃係佢地諗出黎,我亦唔覺得我會比佢地諗得更好更周長。我選擇相信佢地。

中 原施老闆成日掛響口邊既「無為而治」,對我呢d中小企小商人黎講,層次大概係太高啦,到今日我都仲係未能夠全參透得到箇中既精華。不過做生意既日子越長, 就越發覺自己既能力越有限。要捱過一個又一個低谷,你就一定要相信同依靠你班同事既幫助。事實上,我呢亭死懶鬼,坐響冷氣房內既時間極多,紙上談兵可能係 天下無敵,但落手落腳,我諗同事們其實會比我醒得多。唯一要make sure既,係佢地真係會用心幫你 ,而唔係敷衍左你就算。唔好睇少呢樣野,我有時覺得,管理最難既地方,就正正響呢個位。

如果你問任何一個做左一段時間生意既商人,佢地都一定會話俾你聽,從商既日子裡面佢地遇過幾多次大大小小既風浪。做生意遇到風浪起跌,幾乎係無可避免既 事。有d生意佬,頭一次遇風浪就頂唔住被淹沒,有d生意人,生命力卻強得驚人。抗跌能力既分別,當然好大程度上取決於財力,不過,我認識果d生命力強既生 意佬,都有一個共通點,就係唔會怨。

以前寫過好多篇文章,叫人唔好怨。 當中既邏輯係,唔去怨,唔代表你要認同現實社會係公平,又或者要你認同現今既遊戲規則。不過大敵當前,你需要既並唔係響「呢一刻」去弘揚真理公義,又或者 急不及待地利用自己既挫敗去證明今日既社會有幾咁荒謬。響呢個moment,你既目標其實只得一個,就係去survive。可惜「怨氣」係一樣會響不知不 覺間,讓你lost focus既東西。面對衝住你盤生意而來既困局,生意人係需要非常專注地去面對。「怨」幫唔到你解決問題不特止,仲會響你既潛意識裡面暗暗植根,逐漸「說 服」你既意志,讓你不自覺地以為,因為奸人當道既關係,如你這般正義純潔卻又落難既小羔羊係冇辦法響當前情況之下贏得到。

生意佬面對既係 殘酷同現實既戰場,贏就係贏,輸就係輸。輸,但係因為唔好彩,又或者錯不在你,甚至你輸係因為受到不公平既打壓也好,其實都係冇分別,反正,結果就係輸。 或者一個輸家響輸既時候會諗,當好多人陪你一齊輸既時候,其實自己都唔係好難睇遮,自我感覺依舊「良好」…不過唔好唔記得,輸,影響既除左自己同家人之 外,仲有跟你搵食既一班伙計。一個生意佬輸,係會累街坊架。偉大既阿Q精神,唔應該響呢個時候出動。

寫呢一篇既時候,心裡面其實係想提醒一下最近唔多清醒既自己。面對困局,最需要既其實係專注。一個唔覺意lost左focus,可以死得好慘。

走過 低谷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109

有關命運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27.html

同事早前去左搵相士批命,返到公司同一班同事傾開呢次批命既經驗。佢地得出黎既結論,大概係:「嘩,真係準到冇人有!」

好多生意佬都信些少風水命理,我唔知我算唔算係其中一員。當唔順利既時候,風水命理有時就變成係心理治療既一種。

後來我開始study一d有關紫微斗數既既書籍,叫做學懂左當中既一點點皮毛。我估,每一個對呢類術數有興趣既人,都一定會做一件事,就係拎自己同屋企人既時晨八字去做下testing,睇下能夠睇出d乜。

中 國古代文化博大精深,我憑住我極有限既術數知識,去verify一下我已知既人生,有一部份的確係非常吻合。特別係,有關兄弟姐妹、父母等等既數據,準確 度其高。對於命盤推算出黎既其他事情,例如婚姻同事業,我功力唔夠,唔敢講準抑或唔準。不過跟據命盤當中所展現既形態,我係的確有一種「創業自立」既 tendency,so call叫做應驗左我響事業上既發展。

對於命運既主宰,我覺得的確係有一點既定既pattern響裡面。例如有 關家庭背景、兄弟數目之類,呢d我覺係hard facts,能夠透過術數既系統而準確計算出黎,我認為並非偶然。不過我相信呢個係屬於先天無法改變既事情。至於往後我既人生,受住我既性格影響。算命師 父會就住命盤裡面所顯示出,你既性格pattern,再加上不同流年流月所遇到既機遇,去「推算」響你人生中,會發生既每件大事出黎。

這部份屬於「後天」。有朋友對批命書有關後天既部份深信不過移,認為這些就是宿命使然。我就偏偏持相反既睇法。

你 天生既父母、兄弟,屬於人生冇得選擇既部份。性格既「底子」,或多或少都有天生既成份。不過中國人成日講「趨吉避凶」,就我自己既解讀,係當你從命理上面 理解到你自己有甚麼強甚麼弱,有那些優勢和那些不足時,你就應該有更多既資訊,幫你去準備好你既人生,讓你改變一d原本係會出問題既環節,亦更好地利用你 已經有既資源。

認識有個朋友,早幾年批左命。相士話佢係三妻之命,婚後必有婚外情。朋友結婚不久,佢就戀上左自己公司既另一位同事。我同 佢講:「朋友,你結婚一陣咋喎,老婆好地地,做乜要搞d咁既野呀?」朋友反而理直氣壯地答我:「CK,相士一早就批左我條命係咁丫嘛!宿命黎架,唔關我地 事呀。」

我聽完,幾乎想dup佢。乜野叫做宿命?相士大概係算到你係個喜歡沾花野草兼天生定力其低既死咸蟲,再算到你呢幾年行既運勢有幾 粒壞桃花星,所以就估你婚姻會響呢年出問題。OKOK,當然我都係靠估,不過當一早有相士就同你講:「你婚後會有婚外情呀…」你都唔好好小心避忌,反而將 佢變成好似「大條道理」,犯錯只因「宿命使然」所以錯不在自己,大佬,似番個男人丫,咪賴得就賴好嘛?

有人會歸究,咁係self-fulling prophecy,我就相信,同條命冇關,只係俾你搵到個自圓其說既籍口,讓你去縱容自己。

對於命運,我相信的確係有一d,我地無法理解既pattern響入面。不過我更加相信,呢d既定既pattern,並冇百份百主宰住我地既人生。當中後天有好大部份,其實都係靠我地一雙手。

咁岩響寫呢個題目之前睇到
呢篇,算唔算都係命運既一部份?

有關 命運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254

天使投資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26.html

對上一次公司遇上風浪既時候,其中一樣最讓我感到難捱既,係面對財團股東既壓力。

當日財團代表阿Ben睇完我地盤數之後,好快就提出要我 地裁員同減同事人工以減低成本既要求。當時我既處理方法係發瀾渣,我話全公司人工最貴係我,我同你做半年義工,一毫子都唔X收,咁唔駛裁員減薪啦!財團代 表見我兇神惡殺像個癲佬,大概驚我會響褲袋裡面拎把菜刀出黎斬人,所以勉強就範,由得我用我既所謂「方法」去解決當時既困難。

做英雄,係要付出代價既。

自果次之後,Ben同我呢個老闆仔既「拍檔」關係開始變得僵硬。響好多有關錢銀上面既事情,逐漸變得失去互信。上一手幫我管數果位同事,因為頂唔順阿Ben每個月對住盤數既狂追猛打,響事情發生之後大半年終於選擇辭職。頂上既,係Natalie。

Angel Investor之所以咁「Angel」,就係因為佢能夠提供俾你一d,靠你自己本來既人脈同關係,冇可能獲得既財務資助。不過呢班「天使投資者」當然唔 係傻既,佢地會盡一切能力唔去做蝕本生意。透過佢地直接或間接所控制既水喉,佢地有足夠power可以迫你行就行,企就企。表面上你係公司老細,佢同你之 間係對等既「partner」關係,但實情係,你忽然發覺自己多左班人響頭頂要服侍,自己夾響中間,上要應付新股東既質詢,下要維持同事們既士氣。

當日拍檔同我四處敲門,希望引入這類投資者到我地間公司。對呢個決定,我冇後悔。只係人做每一件事,有得亦必有失。引入左財力足以影響你日常運作既Investor之後,從前作為一個山寨土皇帝既美好日子,自然係要講byebye。

Natalie 既proposal裡面,其中一個項目,係需要我同財團果邊講講數。 OK,用「講數」呢個詞語去形容,實在係太過自欺欺人。現實一點去解讀,應該係去「乞求」援助。Natalie既理據係,今年業績好,呢個時候去同財團講 要prepare for next year,要求financial support,應該把聲都可以大d。如果拖到明年先開口,當一切成本上漲既困擾都反映晒落盤數度先去call for help,唔知人地仲制唔制。

Natalie 既諗法logical,我當然明白。不過我心諗,俗語話「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這句話果真冇錯。再次面對 Ben ,對於當日忽然英雄主義上腦所做既事,雖然今日依然唔算係有乜大後悔,只不過如果可以時光倒流再做一次,至低限度,應該會收起當日響會議室裡面果副惡形惡 相,幾乎想殺人既面孔。

生意佬既面皮,其實只要有需要,查實可以要幾厚有幾厚。

天使 投資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255

舊事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18.html

早陣子寫過公司步入需要清理瘀血既階段。有網友追問我,情況結果如何。

詳情唔打算寫啦,總之係,計劃左要做既,最終都硬住頭皮做左。過程係一如預計般痛苦。

呢件事纏繞住我精神好一段日子。還未解決既時候,感覺彷如渡日如年。到後來事情「解決」左之後, 渡日如年既感覺轉化為「覺得自己好仆街」。腦裡面總係不停諗,其實我係咪冇盡過力去諗更好既解決方法,今日呢一個「結局」其實係可以避免?

「貓哭老鼠」我認為係一個比「鐵石心腸」來得更仆街既形容詞。到頭黎我發覺其實我都係一個既愛面子而又怕樣衰既無賴老細。事情發生之後,面對還在職既同事 們,響兩個形容詞當中,我選擇左後者。 我響同事面前害怕自己顯露出丁點兒歉意,會讓我「不幸地」換來前者既標籤。於是我決定擁抱「鐵石心腸」這個相對比較 「有型」既形象。反正都係做硬仆街,就讓自己仆街得黎唔好咁樣衰好了。

響鬼 佬既生意理念當中,特別係美國佬常強調,it's all about business,it's nothing personal。理性上,係真既。做商業決定既時候,亦只能按照呢個邏輯去思考。但生意佬唔係機械人,office hour裡面,呢句說話係至理名言。但到左夜闌人靜失眠時,呢句說話係廢話中既廢話。事實係,你絕對唔會因為呢句「名言」而可以睡得香甜。

我想要一口新鮮既空氣。

舊事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68

講不出口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17.html

我唔知係我自己個人既問題,還是大部份人到中年既男人都好似我一樣。我越黎越發覺,對於讓自己心煩既事,我越黎越唔習慣同人傾訴。年紀越大,情況越嚴重。

後生既時候,唔係咁架喎。當你有煩惱有鬱悶既時候,你總係會第一時間走去搵朋友傾訴。儘管朋友幫唔幫到你都好,總之你既指定動作就係去搵人講。講完,或者情況依舊,但心裡面還是會舒一口氣。

現在,將心目中既鬱悶,向身邊既家人朋友講一次,要花上好大既氣力。要將問題重覆一次講俾人聽,腦袋裡面好似要回帶重新睇一次恐佈片一樣。於是貫轍生意人做事既邏輯,冇效益既事無謂做。反正講出黎唔見得問題得到解決,所以倒不如算。

唔知有幾多男人同我既情況一樣,我有時都搞唔清,到底係面子問題,還是提唔起勁。只係覺得自己把口,響工餘既時候似乎用得越黎越少,長此落去,似乎唔係好健康。

祝大家有個愉快既週末。

講不 出口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69

麵粉和麵包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23.html

行家A係一個響一年前左右先至入行既新對手。對於行家A既真正背景,大家都唔清楚。唯一知道既,係背後應該有大水喉射住。

近年行業內既成本大幅上漲,理論上唯一保持盈利既方法,係將價錢提高,將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我響行業裡面好一段日子,呢個情況,以前亦都試過。總之平買平賣,貴買就貴賣。

直至行家A出現,市場情況開始扭曲。行業裡面「麵粉」既價格基本上係公開,冇得呃既。行家A可以將「麵包」既價錢訂響「麵粉」既價格之下,讓我驚訝左好一陣子。換句話講,佢係賣一個麵包,就蝕一個。情況居然還一直持續,簡直令我覺得匪夷所思。

響 呢一年裡面,行家A瘋狂擴充,所投入既資金,粗略估計數以億計。「麵包店」既數目響一年間急劇增加,本地既「麵包」供應變得嚴重過剩,即使唔同佢鬥價錢, 供過於求既因素令到行業裡面「麵包」既賣價面臨大幅度既下滑。加上麵粉價錢持續向上,今年裡面,有唔少規模較細既行家頂唔住要倒閉。

行家A最近吹風,話計劃不久將來會上市。

我 唔清楚佢盤數到底點樣做,但係一盤生意如果長期都處於「麵包」平過「麵粉」既狀態,在賺錢既角度黎講,盤生意根本就唔應該存在。當然,如果盤生意只係一個 「表面」,真正賺錢既位並唔係響果度,而係背後某些不為人知既方法支持盈利同現金流既話,咁又另作別論。對於財技,又或者生意以外既賺錢辦法,我係一個外 行,唔敢胡亂猜測。只係對於對手既business model,覺得匪夷所思。(又咁講,商業社會裡面,讓人覺得
匪夷所思既機構,其實又何其多?)

今日收到行家A代表既電話,問我有興趣將我盤生意賣俾佢地。

嘿。

麵粉 麵包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844

流言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29.html

「CK,你可唔可以老實答我…」兩位Sales同事走咗入我間房:「公司係咪財政出咗問題,要賣盤?」

房間裡面我正跟Kathy開會,撞正同事敲門,問我地如此一個問題,當堂打左個突。Kathy同我交換左個眼神,然之後開口問:「呢個消息響邊度聽返嚟?」

「今朝Mandy同我都收到有headhunter打電話俾我地」Sales同事Stella說:「headhunter話出面傳我地可能會賣盤,公司會同買家merge。賣左之後我地既職位可能會被新買家cut咗,所以勸我地不如快d跳船…」

「Stella, Mandy…」我嘆左一口大氣:「放心,的確有人問過我有冇興趣賣盤。不過我冇打算賣喎。如果你方便的話,你將搵你果個headhunter既contact抄俾我丫,等我同佢傾下計。」

Stella同Mandy互相望了一眼。我循例講左d安撫佢地既廢話,佢地聽完之後半信半疑,然後返左出去繼續工作。

「又嚟啦…」我苦笑:「商場如戰場,果真冇講錯。」

自 從果位麻煩既行家A出現之後,時不時我公司既同事就會收到一d不明來歷既headhunter既電話,問佢地有冇興趣過檔。同事們本來都不為所動,不過呢 班受僱既headhunter所講既說話,越黎越「踩界」,成日跟佢地既「目標」暗示,話我地公司可能唔掂,又或者聽到甚麼甚麼傳聞,話我地要被收購之 類。Stella同Mandy已經唔係第一個收到類似電話既人。呢班名不經傳既headhunter,我唔知響邊度請返嚟,我甚至好懷疑,佢地係咪真係獵 頭公司,抑或係受僱於某個競爭對手希望搞亂你,從而可以壓價買起你既股份。

「我會處理架啦。」Kathy點了點頭:「或者我地應該開心,當同事遇到呢d事情,第一件事係搵我地問清楚,而唔係諗都唔諗就信左出面既人所講。」

事 實上,第一個收電話既,係Kathy。果個不知名既headhunter話,佢手上有幾個Fortune500既公司opportunities俾 Kathy,希望Kathy出黎飲杯咖啡見過面。Kathy未黎做之前,本來就響果d公司裡面打滾,而且一貫串咀:「唔好耍我啦。你所講既 Fortune500公司,如果要headhunt我的話,唔會係經你手既。」

早陣子我響內地開分公司。公司還未準備好,連招聘既工作都 未開始,同一個headhunter就send左幾個candidates既resume俾我,話希望我去見下佢地。我覺得事情有古怪,所以冇見到呢幾個 人。然而我有另一個行家就冇咁好彩,Interview左亦請左其中一個。呢位人兄上班之後兩個月就請辭,然之後就去左行家A處上班。上班之後,當中既一 班客人就不斷被行家A撬走。最近呢位「不幸中招」既行家同我食過飯,佢話明知俾人「涉透」左入黎,偷走左客戶同報價資料,卻苦無證據告人。所以「特登」提 醒我一聲,remind我要小心小心。

響我呢個微小既行業裡面,居然有「商業間諜」,我覺得簡直係匪夷所思。當然我亦唔排除,受害行家可能因為生意被人賤價搶走而「諗多左」,不過無論如何,還是小心為上。

中小企既生意人,做生意其實好務實,只係想搵兩餐養妻活兒,幸運的話可以搞大d,賺多d去改善生活水平。做買賣本來係好簡單既一件事,當事情變得複雜既時候,樂趣同時亦因而大減。做生意遮,何必搞到咁複雜?

流言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60

最近一些小麻煩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7/blog-post.html

手上應付緊兩單官司。一單人告我,另一單我告人。

人告我果單,我查實睇黎睇去都睇唔明佢想告我公司d乜。告我既係我其中一個客仔,佢既故 仔大概係話,我同佢做買賣既過程之中,我地有某種延誤,導致佢有好大既金錢損失芸芸。類似既官司,我以前都打過好幾次,其實要證明我地真係有延誤,並唔容 易。仲要證明果個所謂延誤,係真真正正影響到佢而引致佢所講既損失,就更加有難度。base on以前既經驗,我對呢單官司既信心,其實幾大既。問題係,上親法庭其實要預備既時間都幾多,做生意,時間應該係用黎搵錢,而唔係浪費響d咁既東西之上。 至於延誤既問題,我check返公司既mail server同電話紀錄,我班同事原來老早就嘗試搵佢,又email又電話又寄信又sms,不過條友好似著左草咁乜call都唔接,根本連個人都聯絡唔 到, 咁做交易,唔遲就有鬼啦。

希望當佢既律師,見到我地send過去既evidence之後,會勸佢個client庭外和解就好。 呢一單,講真其實唔怕輸,怕既只係浪費左我既時間。

我告人果單,係被我告既果間公司,響簽完合約之後,完全冇俾解釋同理由之下,忽然唔肯履行合約內容。之不過,呢單野好麻煩。

麻煩既原因,唔係我手上既evidence唔夠,而係對手,太強,太疊水。

接 我呢單case既律師,comment係咁既:「CK ,我地手上既evidence係對我地有利既,而且亦都好齊。單從法律觀點去講,我會話你既贏面好大。不過,你既對手,係響香港幾間少數坐擁『霸權』既大 機構之一,佢地如果真係要同你周旋,你要有心理準備,會有好得人驚既訴訟費用要俾。就算最終你贏都好,過程當中你所承受既財政壓力,你要心裡有數先得。否 則,半路中途發覺財政上頂唔住,局住放棄的話,到時你可能仲傷。」

呢個我當然明。當日小弟屋企搞到幾乎要破產,咪就係正正因為同樣既事情 囉。CK老豆當年被大財團老屈,條氣唔順之下,傾盡家財同人打官司,官司一打就七年。由地方法院一路上到高院,其間來來回回,請既大狀一個貴過一個 。打消耗戰係大財團慣常對待中小企既法律手段,我領教過啦。七年既精神折磨,換黎既係一屁股債。好不容易屋企先響呢一個惡夢當中回復過黎。點知當日發生響 CK老豆身上既,今日作為兒子既小弟,同樣遇到。

條氣順唔順?梗係唔順啦。冇打算響呢一刻就投降,不過我更加唔願意重蹈覆轍。

拍檔望見我地手上兩單官司,加上最近生意上所遇到既種種困局,忽然話:「唉,呢期四面受敵呀老友…我地要唔要搵人睇睇office風水呀…」

要囉查實,我覺得。

祝大家有個愉快既週末。

最近 一些 麻煩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49

阿仔將來做乜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7/blog-post_27.html

Banker朋友既囝囝同我屋企個光頭仔年紀相若,果日同佢一家人食飯,Banker朋友話:「CK,我對個仔其實冇乜期望啦,但求佢第日大個,千祈唔好好似我咁入Bank做就好啦!」

「好多後生仔都希望可以好似你咁做banker喎…」我話:「你搵咁多錢…」

「有代價架CK…」Banker朋友話:「返工返到冇晒朋友呀,仲有咁多politics,好過癮牙?」

我點了點頭,我明白朋友既意思,另一方面又有d唔認同。

上個禮拜大傷風,幫襯左街口果個醫生。

再對上一次睇醫生既時候,我記得佢同我吹水講起,佢個女就快入大學。咁我就好奇問阿醫生:「喂,你個女入U,揀左乜野科呀?」

「唉,激死我呀,叫極佢都唔聽!」醫生放低手上既聽筒:「叫左十幾年,叫佢千祈咪做醫生,到入U啦,死都話要揀醫科,我真係就快俾佢激死。」

「你個女讀書叻,醫科先收佢遮!」我索左索我個鼻:「你應該開心至係呀!而且做醫生受人尊重又搵到錢,冇乜唔好丫!」

「你講下笑好!」醫生不知幾咁激動:「我幫你睇個症,咪收你一百幾十!賺到幾多呀!你知唔知,讀果陣好辛苦架,實習果陣,d時間會搞到你咩朋友都冇呀!我聽到阿女話讀醫,我不知幾擔心佢會搞到嫁唔出呀。」

我又係點了點頭。有d同意又有d唔同意。

*****

我選擇做生意,不能否認既,係或多或少受到自己老豆既影響。將來光頭仔長大成人,可能都一樣好似我咁,幾十年受到我既「影響」,而選擇從商都未定。

問 心果句,我跟Banker朋友同街口醫生一樣,對自己個仔將來做返自己果一行,其實好有保留。因為作為一個行內人,你總係最清楚,風光既背後到底有幾多代 價。做老豆,大概唔會希望自己個仔,要承受自己曾經承受過既痛,不過我諗,現實社會總係你睇我好時,我又睇你好。到頭黎你果行難捱d,抑或我份工惡頂d, 好難比較既。

我明白做人父母,總希望阿仔阿女條路平平坦坦,搵唔搵到大錢,人生係咪好成功都唔緊要,最緊要係平平安安開開心心。不過,望係咁望,實際會變成點?人生始終係佢地既,我地能夠掌握到既,其實只係極少極少。

阿仔 將來 做乜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0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