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交通部長:“份兒錢”不能降 永遠不許私家車當專車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8296

在國外,打車軟件也引發了許多爭議。當地時間2014年12月15日,法國巴黎,出租車業者抗議示威,希望政府禁止使用Uber等手機應用程序在線叫車。 (CFP/圖)

對於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出租車罷工、專車與出租車之爭,交通部長終於發話了。

3月12日,據京華時報消息,交通運輸部部長楊傳堂在人民大會堂接受媒體采訪,詳細解釋媒體關於出租車和專車的一些疑問。

對於“出租車司機們罷工、想降低份兒錢”,楊傳堂表示,很多司機說現在“份兒錢”多,企業賺錢太多,其實這跟司機收入的變化有很大關系。在出租車發展初期,司機月收入3000元,當時處級幹部的收入僅是1000多元。現在出租車司機的收入是六七千元,跟處級幹部收入相近,因此他們的優越感沒有了。

新華網消息,1月初,南京火車南站、小紅山客運站與祿口機場等地發生出租車停運事件。根據記者對現場司機的采訪,罷運的訴求是減租,每月高達7000元乃至9000元的份子錢,“每天一睜眼就欠公司200多塊”。

對於“份兒錢”能不能降一降,楊傳堂強調,“我覺得不能降,該多少就是多少。首先,企業為司機承擔三險;第二、司機要多勞多得。有司機說睜開眼就要交錢,不能說這不是一種現象,但我們也應該看到背後的問題,問題很複雜。”

楊傳堂指出,除了出租司機收入落差原因外,也有人不想被監管,反對通過招投標去經營。

對於“私家車能不能進入專車”,楊傳堂表示,“永遠不允許”。

此前,據南方周末網消息,從2014年冬開始,已有包括北上廣在內至少18個城市交管部門通過下文和公開聲明等方式,措辭嚴厲地指出私家車為主的部分專車屬於非法營運,要予以“嚴查”、“大力打擊”,同期各地官方披露的非法營運專車查處數量總計近百輛。

針對專車未來的發展,楊傳堂表示:應該還是有發展空間的。實施數量管控也是經營者方面意見,現在我們發展經濟著力於最大公約數。不過,目前租賃車輛的管理是市場管理,而非政府絕對管控。

此外,楊傳堂還對當下拼車市場發表了看法,他表示:“我個人對拼車是支持的,一個人坐一輛車浪費嘛。自己沒車的話,拼車能帶來很大方便。現在限號也會有拼車的。”價格方面,可以平分油費,也可以當面議價。如果企業規模化運作,該收稅的收稅。

交通 部長 份兒錢 份兒 不能 永遠 不許 私家車 私家 專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5803

賣樓瞓身搞apps 許勝不許敗

2015-11-12  NM

「樓」,香港大部分人的煩惱。個個為求上車,無所不用其極;去旅行、去睇戲,一時間變成「原罪」!不過,對四十歲的黃偉生(阿生)來說,「創業」才是夢想。曾任科技公司營運總監的阿生,與太太育有兩位小朋友,本已成功上車,但為創業,他甘願放棄高薪厚職,甚至將物業售出,套現搞app。他成立Storellet,專為大型連鎖餐廳處理網上積分卡,獲app界達人Sunny Kwok賞識入股投資。本刊今次找來innopage行政總裁李勁華(Keith)評分,他說這類Startup很難營運,易「死」難生,並準備多項難題給阿生「接招」。我點sell:很多事比樓重要

我是阿生,IT界出身,做的很專,已做了十多年餐飲業收銀系統,曾經與KFC、美心酒樓、大家樂等大型連鎖餐廳合作,對餐飲業的整體運作有一定認知。有部分餐廳反映曾經做過會員卡,但反應都未如理想,我認為是一個商機。在今年初,我正式創立Storellet,食客只要在這個app成功登記為會員,另一邊廂已是會員的餐廳,便會送上迎新優惠,而食客用膳後在收條上掃描QR code,手機應用程式就會記錄積分,日後享有其他優惠。這個app可方便餐廳理解每一個食客的飲食模式,當中數據是最值錢的。現在已經有六個品牌進駐,當中包括KFC、Monster Sushi、PHD等。餐廳在收銀系統上安裝我們的服務,我們不會收餐廳及收銀系統公司任何額外費用,比他們自己設會員制更着數。而每一個成功登記的食客,我們會收取相關餐廳一美元。在這一年,登記用戶已經有十五萬人,已登記的餐廳分店數目已經超過一百間,每日持續用戶大約有4%(約6000人),創業八個月已收支平衡。

賣樓無乜大不了

我上年開始,已經籌備這個Startup。太太見我開始得不錯,很支持我,認為值得全身投入這盤生意,甚至鼓勵我用物業的資金來投資。我用了一星期的時間考慮,就決定辭職,及將九龍城區的私人物業賣掉,租住唐樓,最後用了六位數的資金來創業。很多人都覺得上車很重要,但我真的不覺得是怎麼一回事,大部分香港人都很着緊有無樓。其實人生很多事,都比層樓重要,我又不覺得有物業才是一個完整的家。我當然對生意有信心才賣樓。再上車?暫時無想過。

專家盤問:「點解你會得?」

李:李勁華生:黃偉生李:近年很多行家都做過會員卡、積分卡這類app,但好多都失敗收場,你為何認為自己會成功?生:我有十多年餐飲業收銀系統經驗,不論是前線或者後勤,整個模式都非常清楚,所以十分理解他們的需求。市面上有很多人都做過類似的積分卡系統,我研究過他們往往忽略與收銀系統做一個整合。而我們的軟件就可以安裝在不同類型的收銀系統內。市面上有六成餐廳都可以直接用到我們的軟件,這是我們其中一個優勢。李:我見你的app裡有六間連鎖餐廳,積分可不可以互相使用?有不少品牌都不願意將別的商戶放在同一個app內宣傳,你又怎樣解決這個問題?生:我們參與的商戶,所有分數都是獨立的,所以不構成「A餐廳積分去B餐廳用」的情況,解決了餐廳建立不到忠誠顧客的問題。以往我和其他餐廳商討時,我都會和他們解釋在香港熱門地方開商店,幾乎沒有可能獨市經營,一定有其他競爭者的。而我們承諾,所加入的餐廳類型不會太近似,好像有Starbucks就不會有Pacific Coffee。我會形容好像商場的food court,它們會互相幫助。

李:你說過市面上六成餐廳都可用到你的系統,你又如何說服他們與Storellet合作?生:我認為客人及餐廳的增長,可以相輔相成。愈多餐廳加入,就會愈多市民對這個app有興趣,反之亦然。現在我收到不少餐廳通知想加入我們,因為餐飲業這行很特別,他們普遍都不接受cold call,反而較接受同行互相介紹。但最重要的是要跟收銀系統公司接洽,將我們的app加入收銀系統一併銷售給餐廳。李:你如何幫助餐廳管理與客人的關係?生:「80/20法則」,其實能應用在飲食行業上,即是有八成的生意是建立在兩成的熟客上。傳統的積分卡只能單向式用電郵及SMS等傳送訊息給客人,但不能夠收到客戶的意見。Storellet創立初期會以增加餐廳及客人的數量為目標,之後就會進一步發展,好像不定期提供有優惠的問卷調查,統計客人的消費習慣。李:你們的收費模式又是如何?生:我們以會員數量計,每個會員一年收一元美金,費用按季繳付。而我們不會向收銀系統公司收取費用,換言之一開始我們沒有任何收入。但我可以舉一個例子,就是曾經有一間餐廳本身分店不算太多,但可以在一個月內已經有一萬個會員,增長率十分理想,所以對會員數量都有信心。

用家品評

Monster Sushi在上月尾加入Storellet,單以銅鑼灣分店計,數天內成功登記逾五十位新會員。分店經理Raymond表示,對該app大致滿意,但仍有進步空間:「我哋開業咁耐都未有會員制,所以一推出就吸引唔少客人download,我自己一開始都要花時間研究吓點協助佢哋。見唔少客人因為想儲多啲分叫多咗嘢食,對餐廳銷售好咗。不過個app都出現過登入唔到嘅情況,以及年紀比較大嘅客人,要花多啲時間教佢哋點用,呢方面可以改善吓。」

終極判決:收費太複雜

Business model我給六分,首先個收費模式太過複雜,我第一次聽都不太明白實際是怎樣收費。而按食客登記量收費,餐廳亦無法預計未來一年實際要繳款多少,要想方法簡化。除此之外,我比較懷疑餐廳對這個app的接受能力,因為餐廳要訓練員工使用收銀機之餘,又要加一個積分系統。要知道餐廳員工流動性比較大,餐廳要持續花資源來培訓。你要確實用數據說服餐廳,用了這個app可以增加多少生意,能否彌保額外的成本。最後,Storellet在App Store的評分是比較低的,當中有不少意見有建設性,要真的聆聽一下他們的需要。其實Loyalty program(培養顧客忠誠計劃)是Startup中最難做的一類,因為餐廳、收銀系統的自主性,你都不能控制。但Storellet短時間內已找到大型連鎖品牌進駐,運作大致暢順,這值得高度表揚,所以執行上我給阿生7分。

撰文:梁延宇攝影:鄭樹清、廖健昌攝錄:廖健昌ed_bn@nextmedia.com

賣樓 身搞 apps 許勝 不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9876

只許掟磚放火,不許理性協調

  是日“城市論壇”討論議題是泛民陣營各派在九月份選戰中應怎樣互相協調合作(即戴耀廷教授不久前提出的“雷動計劃”),以謀取議會內的過半議席,從而達到可壓倒建制派,逼使政府在政治議題上作出讓步的目的。

  然而出席的“熱血公民”成員鄭松泰卻一再嗤之以鼻地堅決表明絕不會加入協調,且指責泛民陣營中如民主黨等,連帶提出計劃的戴教授根本都是“無理念”,所以認定泛民背後的用心只是藉此謀私,博取選票云云(大意)。而當鄭被主持人,以及另外兩位講者嘉賓(“民主黨”總幹事何卓廷,“民協”主席莫嘉嫻)質問他們這些以“熱血”為首的激進組織在過去好幾次選舉中專門針對狙擊民主黨,甚且以之為頭號敵人,提出此舉根本只會讓民主陣營陷於“自相殘殺”,力量分散時,鄭先就“聲大夾惡”地先翻出民主黨在政改一役中,跟中央作出秘密“協調”,是出賣了港人,出賣了民主的舊帳,然後再翻出在年初一旺角暴亂後,居然是民主黨更先於建制派跳出來跟他們割席,譴責“他們那些甘冒風險,為著理念而勇武抗爭的年輕人”行為的新帳,企圖以此攻擊對方,指責根本就是對方率先破壞了協調的基礎(大意)。結論似乎就是,只許他們掟磚放火,不許別人作任何理性協調。試問你們又憑什麼只容許世上存在抗爭的“政治光譜”,而指責其他有別於你們理念的一切路線,都只是不切實際和徒勞的?

  對此,個人只想先提出問題一,也是一個老問題了:請問他們憑什麼認定在是次旺角暴亂中出現的種種暴力行為都是絕對正義而合理的?如何卓廷所言,如果這些行為業已“超越了廣大市民可接受的文明底線”的話,那麼比建制派率先跳出來譴責,試問又算得是什麼錯?在大是大非之前,即使你們自居為民主派的同路人和盟友,試問憑什麼卻要民主黨去接受你們的一切錯誤的所作所為,而予以護短?不先好好反省自己究竟做過什麼,卻一味只知諉過於人,指責別人不應”背信棄義”地來跟你們劃清界線,請問這又是什麼正確的態度?更何況,你們根本從一開始就從沒把泛民當作過你們的同路人和盟友,既然如此,你們就更沒有半點讓對方給你們護短的資格和臉皮!既然自政改方案一役,你們已把民主黨視作寇仇,即使對方選擇以德報怨,那也只是人情,卻並非道理。我想來想去真不明白,在大是大非的道理辨別之前,難道政治上的協調利益倒應該是受到優先考慮的嗎?無論怎麼說,在是場暴亂中,發生追打襲擊倒地警察,放火焚燒的士、雜物,危害社會秩序與安全的行為明顯都是錯誤的,而既然錯誤,那便是社會上任何人士(當然只排除了那些支持本土激進勢力的死硬份子)也有責任與義務去加以聲討譴責的,此所以,試問民主黨比建制派率先出來譴責你們,有什麼錯?

  提到旺角暴亂,筆者在此建議大家不妨參看一下蕭若元主持的“蕭遙遊”節目,我認為,在相關的一集節目中,蕭才子已可說是一次過地完全駁斥倒了本土激進派的種種行動和理念邏輯上的錯誤。舉例如本土激進派一向攻擊泛民“歷來爭取民主爭取了那麼多年,結果卻收到了什麼成果”?蕭才子便以緬甸昂山素姬,和南非曼德拉作例,指出要與一個專制政權周旋,是多麼一件艱難艱巨的事情,動輒須要花耗數十年的時間才可得到開花結果,試問香港的民主爭取運動,由始至終,又經歷過多少時間?再者,在你們批評別人用傳統手法爭取了幾十年也毫無建樹之前,不妨又先問問你們自己在這些年來的”勇武”行動實際又作出了什麼好的建樹?是成功逼使了梁振英或共產政權倒台了嗎?你們常厚著臉皮,口中所最賴以自誇的,不外是曾逼使政府取消了內地人來港旅遊的一簽多行政策吧?然而,我以為那絕對並不單純是出於你們的功勞!你們又憑什麼把這”勝利”的果實獨佔?

  問題二,當何卓廷質問鄭松泰,在旺角暴亂當中,襲擊倒地警察的行為是否確當時,鄭的即時回應又是那句“是警察開槍在先”,並且一再乘機緊逼無限上綱追問對方是否贊同警察在當時開槍殺人(大意)?像這種無限上綱上線的“老屈”手法,似乎已經並不新鮮,在上月的“城市論壇”節目中,我們就曾聽過那位“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企圖以此歪曲出席嘉賓何君堯的“支持警察以更有效武力對付暴徒”的說法原意,而別有用心地向公眾洗腦誤導,企圖刻意造成一個印象是:警察當日是在向示威群眾開槍。為達一己政治目的而扭曲事實,罔顧是非,指黑為白,虧你們還有臉皮向市民誇誇其談你們是怎麼有理念,怎麼在抗爭行動中勇武當先,”熱血”過人?
只許 掟磚 放火 不許 理性 協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139

河北香河出臺樓市限購細則:備案後3個月內不許調價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6-04-24/1000351.html

近日,河北香河出臺樓市限購細則落實區域內的住房限購政策,抑制投機炒房。細則明確非香河本地戶籍家庭在香河縣無自有住房的,僅限購買一套商品住房,並且購房首付款比例不低於30%。細則中還特別強調了商品房價格備案後3個月內不許調價。

Loushi.thumb_head

據中國之聲《央廣新聞》報道,近日,河北香河出臺樓市限購細則落實區域內的住房限購政策,抑制投機炒房。細則明確非香河本地戶籍家庭在香河縣無自有住房的,僅限購買一套商品住房,並且購房首付款比例不低於30%。細則中還特別強調了商品房價格備案後3個月內不許調價。

在《香河縣人民政府關於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實施意見》中,有這樣的表述:嚴格落實住房價格備案制度,各房地產開發企業銷售商品房前應到房管部門進行備案,實行一房一價,明碼標價。新備案商品房價格以目前我縣區域實際交易價格為基礎,參照周邊縣區價格,備案後三個月內不得進行調整。同時還要求每個在售樓盤設一名監督員,監督開發企業每天按時上報當日商品房交易價格和交易量。

香河縣還提出“兩鼓勵、兩限制”,鼓勵房地產開發企業參與城中村改造和新民居建設,通過拆舊建新,獲取房地產開發用地指標;限制新增建設用地按指標用於房地產開發,限制工業用地改變用途用於房地產開發。

業內人士分析,本輪對於價格的限制,是長效的而不是短效的。在廊坊市出臺的調控樓市的“廊9條”政策中,對房價的表述是“6個月內漲幅不超過10%”,香河縣的政策似乎更嚴格了一步,三個月不得調整,既不可上漲也不能下調。這可能成為當地樓市的一個殺手鐧,對抑制房地產行業的投機炒作具有殺傷力。在供求關系層面,限購令之下,需求端減少,供求關系將比限購令出臺之前更趨向平和。限價令和預售證發放會成為政府手中的兩大控制器。

  • 央廣網
  • 李語涵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河北 香河 出臺 樓市 限購 細則 備案 個月 月內 不許 調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4244

又有美國法官挑戰白宮,不許給移民庇護城“斷糧”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執政100天之際,外界開始不斷審視特朗普政府三個月來的各種政策及效果,其中,此前屢遭波折的移民禁令和後續引發的一系列連鎖反應仍令很多人記憶猶新。

移民禁令的反反複複,總得來說就是司法系統挑戰聯邦政府行政令。

不執行移民禁令就“斷糧”

就在美國當地時間25日,又有一個聯邦法官阻止特朗普政府以停止撥款的形式“懲罰”那些庇護城市——即拒絕執行政府移民禁令的城市。

在裁決書中,加州北區地區法官威廉·奧里克(Wiliam Orrick)支持聖塔克拉拉縣、舊金山和其它司法管轄區的決定,將政府撤銷對那些拒絕執行移民政令城市聯邦撥款的行為判定為違憲。

首先,值得回顧一下三個月前這段足以載入史冊的司法博弈。

1月27日,特朗普發布行政令,限制來自敘利亞、伊拉克、伊朗、蘇丹、索馬里、也門和利比亞這7個主要穆斯林國家的公民進入美國,要求來自這些國家的難民在120天內被禁止入境美國,而這些國家的普通公民在90天內被禁止入境美國。

行政令很快遭到來自法院的挑戰。華盛頓州西區聯邦法院法官詹姆斯·羅巴特作出裁決,在全美範圍內暫停實施特朗普頒布的限制難民等群體入境的行政令。於是,美國司法部就此向聯邦第九巡回上訴法院提出上訴,要求立即恢複禁令。

最終,特朗普政府只能通過重新發出一份行政令來闖關,但同樣遭到阻撓。其中的核心是,該行政令要求國土安全部和司法部停止對庇護城市撥款。但這里面有兩個重要問題需要解決:一個是庇護轄區如何界定;二是哪些政府撥款將被砍掉。

然而,時至今日,白宮甚至還沒有給出關於庇護城市的準確界定。

奧里克正是對這一項內容“發難”。

奧里克認為,這項政策本身並不違憲,但是被列為庇護轄區的縣市表示,如果該政策落實,停止撥款將讓他們立即面臨“無可挽回的傷害”。

法官威廉·奧里克(Wiliam Orrick)

白宮還未清楚界定庇護城市

白宮幕僚長普利巴斯隨即表示,將采取行動對奧里克的裁決提起上訴,並認為司法方面不能幹預政府如何花錢。

但實際上,奧里克的裁決已經給政府留出了回旋余地。裁決上寫明,並未對政府聯邦撥款的條件作出限制,也未對政府對庇護城市的界定作出限制,只是政府不該用停止撥款的形式對待這些城市。換句話說,司法系統並不幹涉政府是利用什麽標準作出決定,但如果這些決定對一些城市和公民的利益造成傷害,那就是司法領域的事情。

裁決具體提出,之所以認定特朗普的行政令對這些縣市產生了不可挽回的傷害,原因在於,行政令違反了憲法賦予各州獲得政府撥款的權力,同時也在於,行政令背後的威脅給當地財政預算帶來劇烈的不穩定性。

聖克拉拉縣的一名法律顧問威廉姆斯(James Williams)表示,奧里克的裁決是一次勝利,代表“白宮對州和當地政府撥款威脅的終結”。舊金山市的一名律師赫雷拉(Dennis Herrera)在聲明中稱,法律面前,特朗普政府不得不妥協。“這就是我們為什麽需要法院——防止不懂或有意忽視憲法的總統和司法部長權力過度。”

按照流程,如果被提起上訴,該案件將會被呈上已經名聲大噪的聯邦第九巡回法院。

實際上,仔細看行政令的要求不難發現,聯邦政府的要求是司法轄區配合政府執法行動,提供公民的狀態信息。但這一要求在聯邦法律系統中鮮有體現。

在本月初的一次聽證會上,司法部為行政令給出了一份更詳細的解釋,稱停止撥款的做法只會針對那些拒絕依法分享公民信息的轄區,而且所涉及的聯邦撥款只有來自司法部和國土安全部的三類撥款。

但對於這樣的解釋,奧里克表示懷疑,他認為這樣的解釋只是為了讓行政令看起來更無害。

63歲的奧里克此前曾在司法部民事處擔任部長助理,2012年由奧巴馬提名到現任崗位,但也因為黨派較量而令其提名確認經過整整一年才通過。此前,在奧巴馬2008年競選總統時,奧里克曾向其陣營捐了3萬美元,還幫助籌到20萬美元的競選款項。2004年,他也曾幫助民主黨人克里籌措競選款。

2010年,美國亞利桑那州曾經通過了一項頗具爭議的法律,要求警察在懷疑某人合法身份時能夠將其攔下確認其身份,並且阻止州級和當地官員限制聯邦移民法律的執行。當時,奧里克被司法部和奧巴馬政府授命對這項法律提出挑戰。

又有 美國 法官 挑戰 白宮 不許 移民 庇護 斷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015

北京住建委回應“萬科高價自持租賃房”:只許租不許售 不能獲得產權

針對北京萬科翡翠書院“月租金最低1.5萬、10年租金180萬元起”的報道引發的關註和議論,北京市住建委相關負責人近日表示,競自持租賃住房,企業只許租不許售。

承租人只能租住不能獲得產權

企業競自持的租賃住房,在70年土地使用權期限內,開發建設主體無論自持項目,還是將項目轉讓給新受讓主體,都只能出租,不能出售或變相以租代售等;承租人租賃此類住房,無論租賃期限和續租次數多少,都只能獲得使用權,不能獲得產權。另外,也提醒承租人,我們鼓勵租賃雙方建立長期穩定的租賃關系,但建議承租人一次性支付租金期限不宜過長,否則過程中發生的與產權主體相關的變化等因素,可能給承租人帶來不必要的困擾和損失。有關媒體近期報道過多起類似案例。

北京萬科翡翠書院涉嫌以租代售

近日,關於北京自持租賃住房項目萬科翡翠書院推出“月租金最低1.5萬、10年租金180萬元起”的租賃產品的報道引發廣泛關註。萬科翡翠書院項目位於北京市海澱區北清路與永澄北路交匯處北1000米處。2016年,萬科通過現場競拍取得該項目,100%自持租賃。據了解,為了回籠資金,該項目將啟動預租: 90平方米三居室的月租金為1.5萬至1.8萬元,180平方米以上的複式四居室月租金為3萬至4萬元,租期10年,租客需提前一次性支付租金180萬元-480萬元。

對此,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院長尹飛表示,萬科仿照商品房預售創設出“預租”,這種做法存在巨大的風險。所謂預租與通常的租賃不同,顯然是模仿預售而創設的。目前《城市房地產管理法》《商品房銷售管理辦法》《城市商品房預售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規章政策中沒有任何類似預售制度、維護承租人利益的特別規定。該項目最快也得到2020年才能入住,租客提前兩年支付那麽一大筆租金,面臨很大的風險。

北京正在研究發展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的工作意見

去年北京制定的5年50萬套租賃住房供應計劃,目前已確定39個、203公頃集體土地租賃住房項目,其中8個項目已取得立項手續。大量租賃住房的建設,將對穩定本市住房租金起到主導作用。同時,按照北京市委市政府部署,北京住建委正在會同相關部門抓緊研究發展租賃型職工集體宿舍的工作意見,有效滿足城市運行服務保障人員和外來務工人員的租住需求。

北京將持續開展執法檢查

租賃市場監管方面,北京市住建委將持續開展執法檢查,嚴厲打擊哄擡租金、擾亂市場、侵害承租人權益的中介機構,積極配合相關部門實施治理“黑中介”行動,凈化租賃市場環境,保護承租人的合法權益。

北京 建委 回應 萬科 高價 自持 租賃 只許 不許 不能 獲得 產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924

中證監劉士余:不許大鱷呼風喚雨

1 : GS(14)@2017-02-11 18:56:38

■中證監主席劉士余



【本報訊】中證監昨日召開一年一度的全國證券期貨工作監管會議,今次是劉士余2016年3月擔任中證監主席以來,首次主持會議,言論備受關注。昨日他發表長篇講話,再度語出驚人,表示資本市場不允許大鱷呼風喚雨,對散戶「扒皮吸血」,所以「要有計劃地把一批資本大鱷捉回來」。早前內地私募基金一哥徐翔已被判刑,「明天系」金主肖建華則由香港被帶回內地,劉士余言論意味類似行動還會持續。另外,在去年底的基金業協會大會上,劉士余炮轟有資產管理人士為「野蠻人、土豪、妖精、害人精」,其後內地出台一輪打險資措施。劉士余在昨日會上表示,大的險資人保國壽都是好的,但也有極少數險資是小妖精。劉士余昨日對券商批評亦毫不留情,指有分析師預測指數跌至個位數,稱「個別券商經濟學家胡說八道,黑哨幾年沒打,又出來了,這種分析師我們將來就得有一些措施」。


誓解決IPO排長龍問題

內地市場最為關注新股註冊制會否繼續推行,劉士余在會上表示,註冊制既不要理想化也不要神秘化,沒回應是否擱置。他稱指數穩定和融資力度不能對立,沒有IPO數量的提升,資本市場一些醜惡現象難以從根本上解決,數量上來了,就不會炒殼。他表示,將用2至3年的時間解決IPO「堰塞湖」問題(即申請上市公司過多並大排長龍)。全國證券工作會議為期兩日,預料在今日會議結束後,中證監才會出正式會議公告,列明今年工作計劃,其中市場關注焦點包括與港交所(388)合作的「債券通」是否開閘、如何處理救市國家隊資產、會否解禁期指等。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211/19924824
證監 劉士 士余 不許 大鱷 呼風 風喚 喚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633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