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不接高價單 反成中國最賺錢船廠

2010-8-30 TCW




「台船董事長一直找我們,看看大家有沒有合作空間。」在江蘇江陰長江邊上,揚子江船業董事會辦公室主任張耀需要很大聲,費盡力氣才讓人聽到這句話。這裡很吵,密密麻麻的兩岸全是大大小小的造船廠,一排排紅色吊車、一艘艘巨型貨輪正在施工,中國造船業的心臟就在這裡。

九月,揚子江船業將在台灣股市掛牌TDR,成為中國企業在台灣股市上市的第一家。預計籌資規模達到新台幣近四十億元,相較一般外商在台上市平均規模約新台幣十五億元,揚子江的發行規模超出一五○%。

為什麼這家造船廠能讓台灣證券界願意大手筆配合?原來,這家造船廠有一段打破景氣循環,連續五年多毛利率平均超過二一%的優異成績單。

二○○八年第三季美國金融風暴爆發,全球景氣急轉直下,全中國上上下下一千多家造船廠都遇到零訂單困局。反觀揚子江船業,不僅毛利從○七年人民幣八億八千 萬元成長到○八年的人民幣十三億六千萬元,到了景氣稍有恢復的○九年,揚子江毛利首次突破人民幣二十二億元,毛利率二一%。

對比中國最大造船廠中國船舶,○九年營收規模人民幣二百四十八億元,淨利僅人民幣十二億元。揚子江船業○九年營收人民幣一百零六億元,淨利卻達二十二億九千萬元。

嗅到泡沫危機 寧少賺兩成,拒接高價單

造船業是週期性強的行業,景氣一旦急轉直下,全球貿易額大幅下降,造船業訂單就好像冰凍一樣,一艘新船訂單都沒有,金融風暴時期,上海一家船廠董事王苗苗這樣描述:「景氣,那是垂直向下,從來沒遇到過。」

為什麼揚子江船業不受影響,反而獲利可以大幅成長,打破景氣的魔咒?原來,在○七年景氣最好時,揚子江船業不像同業一樣拚命接高價訂單,反而拒絕高出二○%價格以上的訂單,拒絕高獲利。

一家造船廠不接高價訂單,反而成為最賺錢的船廠,這聽上去有些古怪。「當時,所有人都像瘋了一樣到處搶產能,一艘船一轉手獲利就是四○%以上,船廠開出多 貴的價格,中間商都敢接,船還沒出廠就已經轉過一道手了,」說話乾脆俐落的揚子江船業董事長任元林回憶道,「我們當時就在想,這些訂單絕不能接啊,總是感 覺快出事了。」

當時全球造船業的產能有限,造出來的船需求無限,很多人在全球搶賺景氣最後一段的瘋狂泡沫財。

價格一天天不斷往上竄升,一艘上百億元集裝箱海船,好像是一噸一千多元的小麥,中間商不管有沒有下家,就不斷打全球各地造船廠的電話,先加價二○%搶下產能再說。接?還是不接?這變成是揚子江船業的一場大考驗。

體恤船東困境 只要不撤單,可暫停付款

○八年第一季,全球造船業和全球經濟最瘋狂上升期,揚子江卻拒絕許多中間商的訂單,少賺二○%,把產能讓給長期合作的老顧客。等到第三季全球金融危機爆發,揚子江沒有因為中間商毀約,而面臨中國大多數船廠都碰上的零訂單局面。

甚至,金融危機爆發的第一時刻,任元林還選擇做了兩件事:一,要所有業務打電話給船東,只要不撤單,造船資金可暫停付款,只要簽下繼續履行合同的同意書, 揚子江可以先墊款。二,如果已經造好的船,就不要為難這些老顧客,可以先停在揚子江船廠裡,這樣還幫船東省港口停船費,他要跟這些老顧客搏感情。

等到了○九年第三季景氣突然好轉,受到任元林恩惠的船東,果然將運輸糧食等大宗物資的散貨船訂單,一口氣都下到揚子江,「事在人為,事,都是人做出來的。」任元林說。

這讓他二○一○年上半年的毛利率維持在二四‧一%,創下近六年新高,打破景氣迴圈的魔咒。從一個江陰的小船廠搖身變成中國的造船獲利王,毛利率比龍頭中國船舶高出十五個百分點。

厚植客製能量 兩條船訂單追出十六條船

在豐年時忍住誘惑,不接高價訂單,景氣平常時,揚子江船業則透過造船客製化,來刺激創新管理。一般人只看到客製化會增加成本,但是,任元林卻想到創新「就 是在九○%的基礎上加一個一○%,加一個克林吊(編按:即船上加吊車,會有翻船危險,需克服技術),就是新產品。」

而且,客製化的一○%會讓顧客原來只準備訂下兩條船,卻會訂下四條船。而規模化生產的結果是降低成本,一種船型造兩條和造四條成本上就差了一五%。因為客製化,揚子江最多一次一口氣從兩條船追出十六條船的需求。

對於揚子江這個第一家純中國公司在台上市,永豐金控發言人廖達德指出「這次揚子江預計發行二億四千萬單位,每單位預發行價格為十五‧五元,這個價格對比揚 子江在新加坡上市價格等於是折價發行(截至八月二十三日股價為星幣一‧五四元,約合新台幣三十六‧一七元)。」言下之意相當看好其在台灣資本市場後市發 展。

不過任元林對來台上市,他的算盤是看中台灣造船業技術實力,兩岸聯手搶全球造船訂單。


不接 高價 反成 中國 賺錢 船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834

联发科高管震荡 “山寨机之父”青黄不接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1-9/wOMDAwMDIwNTEwOA.html

“我今天提辞呈了,以后有空多联系。”11月5日晚间,部分台湾地区媒体记者收到了这样一则短信。发送者是全球销量最大的手机芯片公司联发科的CFO喻铭铎。

11月8日上午,联发科中国有限公司对本报记者证实,喻铭铎确已递交辞呈,并称是因为个人原因。

此前的10月18日,联发科无线通信事业部门总经理徐至强已淡出一线工作,转任顾问。短短时间内,两名高管接连变动,联发科遂成业界焦点。

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是,11月1日,联发科发布了其进入中国大陆市场以来最为黯淡的一份季报——营收和净利润出现双下滑,其中净利润同比下滑达41.3%。

“在未来一段时间联发科的市场份额和毛利率还将面临进一步下滑的压力。”半导体行业分析人士王艳辉认为,在此背景下的高层震荡是联发科遭遇困境的一个内在缩影。

CFO去职

“喻总的离职,让大家感到很突然。”多位联发科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不久前的北京通信展,喻铭铎还亲临联发科展台,并接受媒体采访。但上周五,喻铭铎突然以手机短信的形式,向部分媒体记者披露递交辞呈,令业界颇感意外。

自2001年以来,喻铭铎除掌管联发科财务会计、投资者关系外,还身兼新闻发言人,负责媒介公关、品牌形象建设等事务。

“作为上游芯片公司,联发科在面对媒体方面向来低调。”一位联发科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但随着近年来山寨机市场的崛起,联发科被业界描画为“山寨机幕后推手”,另外其市场推广诟病颇多。

“尤其在3G时代,面对运营商定制市场,‘山寨化’的品牌形象对联发科极为不利。”上述联发科内部人士曾告诉记者,在引导公众正确认识联发科方面,喻铭铎做了大量工作。

为数不少的业界人士认为,喻铭铎选择在联发科处于市场低谷时请辞,对联发科的市场拓展会带来消极影响。

相比之下,徐至强的“换岗”则与联发科手机芯片一线业务相关。2009年,联发科的大陆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90%,在全球销量首度超过高通,成为出货量最大的通信芯片厂商,这其中主管手机业务的徐至强功不可没。

伴随今年上半年,联发科在市场的斗转直下,徐至强逐渐“淡出”。今年8月开始,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重回一线,主管手机芯片市场工作——而这正是徐至强具体负责的业务。10月18日,徐至强正式调任顾问。

联发科“艰难时刻”

尽管联发科官方表示,近期出现的高层变动,属于正常的人事调整。但在为数不少的业内人士看来,这与联发科近期业绩惨淡不无关系。

11月1日,联发科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期内营收281.81亿新台币,较上季度下滑5.9%,同比下滑18%。

“营收的下滑是必然,这与联发科面临的竞争压力有关。”深圳手机厂商华禹通信总经理赵志新告诉记者,今年年初开始,展讯和Mstar凭借价格优势,抢食了不少联发科的市场份额。

而联发科寄望极高的新品MT6253,在市场推出之初的性能不稳定,也让竞争对手“乘虚而入”。

“越来越多的联发科铁杆客户,转投展讯和Mstar平台。”赵志新透露,因市场供不应求,展讯6600L芯片一度出现缺货。

来自iSupply的调研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联发科的市场份额滑落到71%,展讯份额则攀升至22%。

“事实上低端手机芯片业绩下滑,还不是联发科面临压力的全部。”iSupply高级分析师顾文军认为,未来的3G市场将是对联发科又一考验。

在 3G布局上,联发科在CDMA2000至今没有产品,而WCDMA芯片出货量极少。而其与联芯科技合作的TD芯片,是联发科在3G手机市场最大的收入来 源。但此前不久,联芯科技单独研发的TD芯片已经量产上市。联芯科技总裁孙玉望公开表示,其自主研发芯片的性能要优于与联发科的合作——这被外界认为是双 方分手在即的信号。

“联发科正处在一个从2G到3G过渡阶段。目前2G产品面临展讯等对手的压力,3G缺少成熟的独立产品线。”顾文军看来,联发科正处在进入中国市场以来“最艰难的时刻”。

降价34%未奏效

在第三季度财报说明会上,联发科总经理谢清江表示,在公司既有业务中,手机芯片业务依旧是大头,占比约70%至75%——其中绝大部分是2G手机芯片产品。

如何提升作为核心业务的低端芯片业务的业绩,是联发科能否扭转颓势的关键。在此背景下,联发科率先挑起了价格战。

本报记者采访获悉,今年国庆节刚过,联发科主力产品MT6253从原来4.4美金突然下调至3.6美金,11月初,再度调价,最终降至目前2.9美金。

“我今天提辞呈了,以后有空多联系。”11月5日晚间,部分台湾地区媒体记者收到了这样一则短信。发送者是全球销量最大的手机芯片公司联发科的CFO喻铭铎。

11月8日上午,联发科中国有限公司对本报记者证实,喻铭铎确已递交辞呈,并称是因为个人原因。

此前的10月18日,联发科无线通信事业部门总经理徐至强已淡出一线工作,转任顾问。短短时间内,两名高管接连变动,联发科遂成业界焦点。

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是,11月1日,联发科发布了其进入中国大陆市场以来最为黯淡的一份季报——营收和净利润出现双下滑,其中净利润同比下滑达41.3%。

“在未来一段时间联发科的市场份额和毛利率还将面临进一步下滑的压力。”半导体行业分析人士王艳辉认为,在此背景下的高层震荡是联发科遭遇困境的一个内在缩影。

CFO去职

“喻总的离职,让大家感到很突然。”多位联发科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不久前的北京通信展,喻铭铎还亲临联发科展台,并接受媒体采访。但上周五,喻铭铎突然以手机短信的形式,向部分媒体记者披露递交辞呈,令业界颇感意外。

自2001年以来,喻铭铎除掌管联发科财务会计、投资者关系外,还身兼新闻发言人,负责媒介公关、品牌形象建设等事务。

“作为上游芯片公司,联发科在面对媒体方面向来低调。”一位联发科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但随着近年来山寨机市场的崛起,联发科被业界描画为“山寨机幕后推手”,另外其市场推广诟病颇多。

“尤其在3G时代,面对运营商定制市场,‘山寨化’的品牌形象对联发科极为不利。”上述联发科内部人士曾告诉记者,在引导公众正确认识联发科方面,喻铭铎做了大量工作。

为数不少的业界人士认为,喻铭铎选择在联发科处于市场低谷时请辞,对联发科的市场拓展会带来消极影响。

相比之下,徐至强的“换岗”则与联发科手机芯片一线业务相关。2009年,联发科的大陆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90%,在全球销量首度超过高通,成为出货量最大的通信芯片厂商,这其中主管手机业务的徐至强功不可没。

伴随今年上半年,联发科在市场的斗转直下,徐至强逐渐“淡出”。今年8月开始,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重回一线,主管手机芯片市场工作——而这正是徐至强具体负责的业务。10月18日,徐至强正式调任顾问。

联发科“艰难时刻”

尽管联发科官方表示,近期出现的高层变动,属于正常的人事调整。但在为数不少的业内人士看来,这与联发科近期业绩惨淡不无关系。

11月1日,联发科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期内营收281.81亿新台币,较上季度下滑5.9%,同比下滑18%。

“营收的下滑是必然,这与联发科面临的竞争压力有关。”深圳手机厂商华禹通信总经理赵志新告诉记者,今年年初开始,展讯和Mstar凭借价格优势,抢食了不少联发科的市场份额。

而联发科寄望极高的新品MT6253,在市场推出之初的性能不稳定,也让竞争对手“乘虚而入”。

“越来越多的联发科铁杆客户,转投展讯和Mstar平台。”赵志新透露,因市场供不应求,展讯6600L芯片一度出现缺货。

来自iSupply的调研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联发科的市场份额滑落到71%,展讯份额则攀升至22%。

“事实上低端手机芯片业绩下滑,还不是联发科面临压力的全部。”iSupply高级分析师顾文军认为,未来的3G市场将是对联发科又一考验。

在 3G布局上,联发科在CDMA2000至今没有产品,而WCDMA芯片出货量极少。而其与联芯科技合作的TD芯片,是联发科在3G手机市场最大的收入来 源。但此前不久,联芯科技单独研发的TD芯片已经量产上市。联芯科技总裁孙玉望公开表示,其自主研发芯片的性能要优于与联发科的合作——这被外界认为是双 方分手在即的信号。

“联发科正处在一个从2G到3G过渡阶段。目前2G产品面临展讯等对手的压力,3G缺少成熟的独立产品线。”顾文军看来,联发科正处在进入中国市场以来“最艰难的时刻”。

降价34%未奏效

在第三季度财报说明会上,联发科总经理谢清江表示,在公司既有业务中,手机芯片业务依旧是大头,占比约70%至75%——其中绝大部分是2G手机芯片产品。

如何提升作为核心业务的低端芯片业务的业绩,是联发科能否扭转颓势的关键。在此背景下,联发科率先挑起了价格战。

本报记者采访获悉,今年国庆节刚过,联发科主力产品MT6253从原来4.4美金突然下调至3.6美金,11月初,再度调价,最终降至目前2.9美金。


聯發 高管 震蕩 山寨 機之 之父 青黃 不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40

三百年老品牌 念慈菴青黃不接


2001-4-12  NM




▲陳然(左)在念慈菴效力二十載,謝國昌(右)對這位老臣子敬重有加,大小事務皆聽從陳然吩咐。

正當轉天氣的時節,京都念慈菴的川貝枇杷膏就特別好賣,荃灣廠房已進入加班狀態。這隻由清代流傳至今凡三百年歷史的老品牌,聲名得以發揚光大,全賴中途易主,由一位藥房大拆家,中正藥房老闆謝兆邦接手經營五十年所致。

近年力拓年輕化市場的京都念慈菴,起用楊千嬅代替鄭裕玲拍廣告,又推出枇杷糖及科學中藥,銳意革新。可是年輕化的背後,卻有點青黃不接。原來年屆七十六歲的董事長謝兆邦,於前年因中風而退隱,業務交由長子謝國昌打理;而實際話事的顧命大臣,則是在念慈菴打了二十年工,現年已七十五歲的董事總經理陳然。

 

 

▲這幅孝親圖自六二年註冊成為京都念慈菴的商標後,一直沿用於包裝上。

採訪期間,陳然要飛往成都,參加香港貿易發展局在當地舉辦的產品展,返港稍休四天後,又再飛泰國與當地的代理商傾生意。這位本應退休的老臣子笑說:「都慣喇,我成日都會飛去上海、南京等,因為我哋喺大陸個market (市場)好大。」

全球有二十五個國家有分銷的念慈菴,去年賣出二百五十萬打枇杷膏,總值三億五千萬元,其中大陸佔六成,香港只佔一成。因此,身任顧命大臣的陳然不得不風塵僕僕。

陳然出外公幹,睇檔重任便落在太子爺謝國昌身上。三十九歲的謝國昌,現時是念慈菴的生產部及品質檢定部經理。原來,念慈菴董事局原來共有四名成員,除董事長謝兆邦因病退休外,主管中正藥房的林賢龍少理念慈菴事務,而主管財務的馮伯濃亦深居簡出,真正視事的董事,就只有陳然,他一行開,自然由太子爺頂上。

畢業於英國倫敦中央大學電子工程系的謝國昌,回港後在幾間電子廠打了三年工。但他承受不了電子廠生意大起大落的刺激,在九○年加入父親的念慈菴,負責生產部事宜。

太子不愛擔大旗

 

▲念慈菴以往用紙裹樽,至七十年代才改以紙盒包裝。

 

 

▲加拿大版(左)及日本版(右)的念慈菴枇杷膏。

「八九年,電子廠一係就有幾億生意,一係就蝕得好犀利,真係好得人驚!當時爸爸話,『做中藥唔會大富大貴,但一定餓你唔死』,所以我就返嚟幫手。」被念慈菴員工形容為不善交際的謝國昌,在訪問時有點不自在,要不斷吃枇杷糖紓緩緊張。

謝國昌管理的生產部,共有六條生產線,二百名員工;此外,他還兼顧品質檢定。「始終係藥,需要小心啲處理。好似要入口美國,川貝嘅分量就需要調低,因為啲鬼佬唔知係乜,而川貝混製成枇杷膏後,好難測出所含的物質成分,所以好麻煩……」謝國昌皺眉說。

至於管理公司的重任,他似乎興趣不大。「陳生(陳然)會負責呢部分嘅。」謝國昌搶着說。「爸爸病咗後,好多嘢都係由陳生話事,我會協助佢。」

謝國昌很聽陳然的說話。採訪當日,他本忙着處理文件,記者要求他與陳然合照,他初時婉拒,但陳然說:「落去影咗先啦,一陣啫。」合照才能拍成。

老臣子有來頭

 

▲八四年的周年晚宴,謝兆邦(中)於自己開設的嘉賓酒樓,筵開十多圍招待中正及念慈菴的員工。

陳 然是念慈菴的功臣,二十年前加入念慈菴後,便發動一連串改革,令生意踏上軌道。於上海復旦大學化工系畢業的陳然,說得一口流利英語。原來他一九四二年隻身 到上海讀書;三年後大學畢業回港,就進了由洋人掌權的屈臣氏汽水廠當營業主管,當時屈臣氏還有替可口可樂入樽,而陳然就負責營業事務。

三十年後,陳然躍升為生產部經理。恰巧,謝兆邦與念慈菴的幾位股東,於台灣合資開設大西洋蘋果汽水廠,邀請屈臣氏入股及協助管理,陳然及當時的總經理David Wilson 就被派往打理這門海外生意了。

陳然與謝兆邦於七五年首次在台北見面,兩人在台灣合作了五年,彼此惺惺相惜。「謝生係個好叻嘅人,而且人緣好好,成日鍾意請人食飯,請親都兩圍嘅。豪爽、不拘小節嘅人做生意自然較容易。」陳然說。

八○年,由於大西洋有些股東不願再注資,謝兆邦等人最後將汽水廠賣盤。謝兆邦此時邀請陳然加盟幫手。「當時我喺屈臣氏都就快退休,只會做多兩、三年,但我諗喺念慈菴,或者可做多七、八年。」誰知一做便是二十年。

由汽水廠轉投中藥廠,似乎有點風馬牛不相及,陳然卻說,「冇問題㗎,謝生請我返嚟做管理,我喺屈臣氏六百至七百人都管得掂,八○年時的念慈菴,那二、三十人根本難唔到我。」

連番改革生意大增

 

▲自八四年念慈菴的煮藥及入樽工序,開始機械化,但包裝入紙盒仍需百多位女工負責。

謝兆邦沒有看錯人,陳然進了念慈菴後,第一件改革,是廢掉空樽回收的慣例。原來八○年以前的念慈菴,會以回收空玻璃樽循環生產,由於衛生問題令投訴日增,陳然便將在屈臣氏的管理方法,套用在念慈菴上。

「以前喺屈臣氏都試過有鬼佬投訴,我就親自帶兩支威士忌去道歉;那時念慈菴嘅投訴,我亦親自向啲客道歉,不過那幾次就送番兩打念慈菴啫。」陳然笑說。

謝兆邦接納了陳氏建議,棄用回收樽,採用成本高出兩成的新樽。此外,當念慈菴在八四年由深水埗海壇街住宅大廈,搬到荃灣德士古工業大廈廠房時,陳然更建議,投資三、四千萬元作機械化生產,以電壓爐代替人手煮藥,且真空入樽,增加產量。

「以前用大銻煲、柴油爐煮藥,啲阿姐仲要逐羹倒入個樽度,好原始㗎。加上得一條生產線,由朝煮到晚,每日都只係得九十公斤。」在念慈菴的煮藥房做了二十多 年的關生說。今日,念慈菴的電爐每天可煮四噸枇杷膏,較從前多兩百倍,而年生意額亦由三十年前只得百多萬元,躍升至去年三億多,估計毛利有七成。

「都係我老闆叻,他識得用廣告,肯花錢,賺一千萬敢用五百萬作宣傳,而家每年我哋會用七千萬作全球廣告費,唔係人人得。」陳然佩服地說。

念慈菴的電視廣告由七十年代尾至今,所用的人選及策略,均由謝兆邦拍板決定。八十年代中,鄭裕玲拍過《流氓大亨》及《生命之旅》等劇,形象正派及健康,所 以聘她為念慈菴的廣告代言人。九八年,謝兆邦銳意吸納年青一輩的生意,改用楊千嬅取代鄭裕玲,另外亦開始生產枇杷糖及科學中藥,圖創造另一次奇蹟。

老闆善造奇蹟

 

▲台灣廠房自九六年遷至林口現址,全廠面積約四千呎。

 

▲謝氏家族圖

原來賣藥行裡,一直傳誦謝兆邦是個愛締造奇蹟的「奇人」,因為念慈菴本是一隻寂寂無名的枇杷膏,但自謝兆邦於五○年初收購此藥後,它就成為一個人所周知的品牌。

據在中正藥房打了三十多年工的林賢龍說,謝兆邦二十出頭便到藥房當售貨員,邊打工邊學醫藥常識,兩年後立心自創一番事業,遂與同年的妻子劉雪晴,在彌敦道與人合租了個二百多呎鋪位,以半邊鋪形式開中正藥房。

「當時鋪頭仔,只可請得一個員工,老闆自己搵貨源、送貨同行街搵生意,由朝捱到晚,真係好勤力!」林賢龍說。

生意做多了,謝兆邦便擴充藥房,將店鋪遷往太子大埔道的現址。當時店鋪只有千多呎,後期逐漸擴展至閣樓及三樓,樓面八千多呎。六一年,謝兆邦成立中正藥房有限公司,更在七十年代,以一百四十五萬元將大埔道整幢大廈買入,中正藥房亦成為九龍區最大的拆家。

其實早在五十年代,藥房生意上軌道後,謝兆邦便向念慈菴創辦人楊孝廉的第七代後人楊萬如,買入念慈菴的藥方,並於六二年將包裝註冊成商標。楊家原居於北方,初到香港未能適應南方天氣,加上見枇杷膏銷量不濟,每月只賣得百多樽,便賣掉藥方離開香港。

念慈菴靠中正翻生

 

▲位於太子大埔道的中正大廈,自七十年代便掛有念慈菴的廣告招牌。地鋪為中正藥房。(陳鎮堅攝)

謝兆邦接手後,念慈菴首兩、三年生意仍有虧蝕,「老闆真係擺晒全副精神心血去搞念慈菴,透過中正不停去推廣呢隻枇杷膏。

「加上佢又有頭腦,利用好多廣告去谷呢隻藥,自己又夠魄力,前幾年仲會親自飛去星馬泰五天,見代理、傾廣告,比佢後生十年嘅夥計,跟佢去完返嚟都話攰到頂唔順,但老闆卻若無其事。」林賢龍說。

藉着中正的關係,念慈菴打出名堂。據林賢龍稱,現時全港一千三百多間藥房,逾千間有售念慈菴,其中九百多間透過中正購入此藥。

至於台灣市場,是由謝兆邦於六一年隻身飛往台灣開拓,除生意外,為他帶來第二段婚姻。原來他遇到一名台灣女子游美玲,並與她在當地註冊結婚。婚後,他不時 港、台兩邊走,兩年後更在台北設廠,生產只供當地內銷的念慈菴。在二太太游美玲協助下,生意逐步上揚,至今每年約有六千多萬元營業額。

由於謝兆邦有兩位太太,分居於港、台兩地,念慈菴的港台生意,亦由兩房人分管。例如香港業務,由大老婆所生的獨女慧君搞開,她於八十年代便加入中正,夫婿鄧世濤主理念慈菴的市場推廣,及至八十年代中,兩人移民加拿大才停止。

兩房人分管業務

 

▲謝兆邦(中)攜同正室劉雪晴(左二)出席八四年的周年晚宴。

至於台灣的念慈菴,一直由二太太及大女兒慧敏打理。二太太有三子三女,其中三名子女均出外發展,只有大女肯留在台灣幫手,二女慧淦負責拓展大陸市場。在台灣長大的大仔國昌,在英國大學畢業後回港與父親團聚,事關他是長子,便成為念慈菴的當然繼承人。

由於父親在港一直與大老婆居住,這位突然加入的長子,唯有獨居於中正大廈的頂樓;父子長期聚少離多,感情有點疏離。

念慈菴掌舵人謝兆邦,在九九年突然中風,以致口齒及聽力不靈,並須坐輪椅。念慈菴的業務,交由陳然及謝國昌打理。對於父親花了半世紀心血,苦心經營的這盤生意,謝國昌謂:「都好穩定喇,做中藥唔可以變太多,兩、三年計劃一次都好夠,好彩冇上市咋,唔係仲麻煩。」

不過老臣子陳然卻另有看法,「我梗係想念慈菴上市啦,我實有得分嘛。」再過幾年他真的要退休了,所以現正積極訓練及提升內部員工,將來協助謝國昌,然後便功成身退。

京都念慈菴這盤具有三百年歷史的生意,謝國昌能否成功接班,大家拭目以待。

製作過程

 

▲1 以電磅秤每種藥材的分量,然後獨立放入棉布袋內。

 

▲2 將每袋藥材分批置入電爐。

 

▲3 倒入蜜糖漿。

 

▲4 用抽真空機消毒玻璃樽。

 

▲5 以輸送機將煮畢的枇杷膏入樽。

舊相巡禮

 

▲印於一九七六年謝氏宗親會會刊的念慈菴廣告。

 

▲念慈菴的第一輯電視廣告,找來薰妮當主角。

 

▲鄭裕玲的正派形象,使她做了念慈菴十年廣告代言人。

 

▲一九七六年,謝兆邦(右一)宣誓就職,成為謝氏宗親會的理事長。

 

▲念慈菴於七十年代的大型外牆廣告。

 

▲五十年代的念慈菴送貨車。

京都念慈菴歷史演變年鑑

清代康熙年間(1662-1722 )‧順天府縣令楊孝廉的母親患有久咳,廣尋名醫,得當時一位出身醫學世家,著有《溫熱論》的名醫葉天士,授予枇杷膏藥方。楊母病癒後,楊氏製藥售於民間,為紀念其母,遂命名「京都念慈菴」。

日治時間‧楊氏第七代後人楊萬如一家,由北京南下至香港,每月售賣念慈菴只約一百支。

50 年代初‧藥房拆家謝兆邦,向楊萬如收購藥方,並於深水埗海壇街住宅大廈設廠製枇杷膏,在中正藥房發售。

50 年代末‧念慈菴開始分銷到東南亞及美加等國家。

1962 ‧京都念藥菴正式註冊為有限公司,其包裝亦成註冊商標。

1963 ‧在台灣設廠。

1980 ‧陳然入京都念慈菴工作,廢除回收樽慣例。

1984 ‧深水埗廠房搬到荃灣德士古工業中心,並將煮藥及入樽工序機械化。

1985 ‧運送念慈菴到深圳藥房寄賣,開始打入大陸市場。

1993 ‧為防香港回歸後生意受影響,遂於新加坡設廠。順利過渡後,廠房改作研究中心,推出科學中藥。

1997 ‧推出枇杷糖。

1999 ‧謝兆邦中風,念慈菴交由陳然及謝國昌打理。

2001 ‧大陸市場已穩佔營業額六成,為減低運輸成本,遂於北京設廠房,預計2003 年正式投產。

京都念慈菴與齊天壽訴訟案

 

▲當年抄足念慈菴的齊天壽枇杷膏已經絕跡,現今只得小部分藥房有售齊天壽的川貝枇杷露。

九六年,京都念慈菴入稟高院,控告齊天壽生產的川貝枇杷膏影射其產品,及侵犯了念慈菴的註冊商標。

「佢(齊天壽)本來係綠色包裝嘅,但九六年直情跟足念慈菴紅底黑字嘅包裝,所以我哋先告佢。」陳然說。

齊天壽的創辦人韋光耀,原為念慈菴的舊員工,七十年代離巢後自立門戶,於灣仔設廠賣枇杷膏,至九五年,全年銷量約一百八十萬元,但九六年改了包裝後,全年銷量即躍升至二百七十萬元。

經過兩月的訴訟,法院判齊天壽敗訴,須轉回包裝才可繼續售賣枇杷膏,且須繳付堂費及港幣一元作賠償費。

「我哋淨係要求一蚊作賠償,因為知道多嘅(一百萬元)都未必會索償到,所以唔想搞咁耐,淨係要佢哋轉番個包裝就算。」陳然續說。

至今齊天壽仍有批發舊包裝的枇杷膏,但不少藥房行家稱,已有好幾年沒代售齊天壽,因其銷量並不理想,現今大藥房更只賣念慈菴而已。

念慈菴股權剖析

 

撰文:趙婉兒 攝影:張國慶 資料:黃翠蓮ed_bn@nextmedia.com請參考《壹週刊 時事及財經冊》第104頁

 


百年 品牌 念慈 慈菴 青黃 不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30

艾斯林格:我們不接那種玩意兒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2250

艾斯林格(Hartmut Esslinger),青蛙設計公司創始人,曾為蘋果、路易·威登、漢莎航空、奧林巴斯、SAP、三星、索尼等公司負責發展全球化的設計戰略。1990 年,他成為《商業週刊》的封面人物,被譽為是自1930年以來美國最有影響力的工業設計師、「高科技設計領域的首位超級明星」。

 

 1、最近聽到什麼有趣觀點?


  聽說有種新技術可以用機器製造出肉類,這種機器要四萬刀,之後用倆禮拜就能「生產」出嘗起來像牛肉、豬肉、羊肉的肉類。


2、「我20多年前做事情的經驗現在已經不適用了。崇尚簡約是一件很難做到的事情。」怎麼理解你說的這句話?


  在現在這個世界,想變得簡單越來越難了。因為人們老想要看起來「內容多多」的東西,像那些搞金融的人,他們老想把東西弄得越複雜越好。


3、「用戶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那麼設計師怎麼知道?


  就是觀察別人,然後提出設想,在市場上求證—這是最快最可行的辦法,可以及時改變方向。而更好的設計師要揣想未來,為人們提供新的「日常用品」。


4、你年輕時說,「拒絕成為飢餓的藝術家」,為什麼這麼說?


  我不是藝術家。我為別人創造產品,藝術家為「自己」而創造。設計師是商業的一部分。我們是群解決問題的人,面對的是現實的問題,不然人們就會因為坐了他們設計的汽車而受傷、死掉。


5、你怎麼形容喬布斯這個人?


  瘋狂,但以一種好的方式;他只想要成功,而不是為了錢。有員工提出想「用更便宜的方式做事」,喬布斯就解僱了他,他總這樣。


6、怎麼能面對不喜歡的case,或者價值觀不同的case,也依然保證較高的設計質量?


  你是說那種誤入歧途的設計嗎?我們不接這種玩意兒,乾脆不做。如果不錯的人做出了差勁的產品,那麼問題一定在那些「不錯」的人。而真正有創造力的人,應該站在高位,去做別人沒有勇氣去做的設計。勇氣是很重要的,勇氣。


7、你覺得喬布斯應該是這個時代的偶像嗎?


  不,對年輕人來說,其實最難的挑戰是做自己,而非做喬布斯。我認為,喬布斯在傳記裡那種特別強烈的性格其實被過度報導了。他創立公司時才21歲,而他 慢慢雇了一堆比他年長的人為他幹事,他還老愛瘋狂地講些未來啊之類的東西,所以他需要一點權威,而不是被當成幼兒園的孩子—擁有一堆不切實際的幻想。這是 他與年長者相處的方式,但絕對不該是榜樣。真正的領導者所需要的,是抓住核心,讓自己的公司有競爭力;同時也作出妥協,獎勵你的員工,你的消費者。


8、你還是不喜歡Facebook嗎?


  嗯,我覺得扎克伯格對人性的看法有點兒naive,他覺得人際交往就是建立網上的村落。你有意大利的、美國的朋友……但是這其實不是朋友,只是接觸(contact)。他不瞭解真正的人際關係是什麼樣的。你不去好的餐館,就不知道好的食物什麼樣。


9、覺得中國怎麼才能出一個像蘋果或者LV那樣的世界性品牌?


  那些抄襲蘋果設計的人的時薪是60刀,而為抄襲事件訴訟的律師的時薪是500刀。對沒有創新意識的國家來說,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在律師費而不是在設計上呢?這很蠢。我的建議是,原創,創新。


10、什麼是你早年深信不疑,但是現在深表懷疑的事?


  我們不是生而平等的,但是我們生來享有同樣的權利。


艾斯 林格 我們 不接 那種 玩意兒 玩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694

指舞春秋》按摩不接觀光客 回頭率仍高達四成 用服務力養在地客 半夜都客滿

2016-07-11  TWM

到台北市通化商圈要做什麼?除了逛夜市,另一個答案就是「按摩」。

以腳底按摩為主的中式按摩店,分散在通化街的主幹道與小巷弄間,倚賴過路客和觀光客做生意;但在安和路的商圈邊緣,有一家「指舞春秋足體養生館」,無論什麼時候來,幾乎都客滿。早上有婆婆媽媽,下午換成業務,晚上則是上班族,凌晨更有下通告的藝人們相約來「鬆一下」。

立足通化商圈十年,指舞春秋已經是這區段中式按摩的第一品牌,靠著二十四小時分流區隔市場,不須多接外國觀光客生意,在地客人就不斷回頭上門,光是通化館與安和館兩家分店的年營業額,加起來就突破一億元!

當初決定二十四小時營業,其實沒有把握能「場場客滿」,指舞春秋負責人馬仲良笑說:「我只是希望客人不要費心去記營業時間,想來就能來。」

營造想來就來便利性

從藝人到主婦、退休族都通吃回想通化館開店的第一年,馬仲良說,凌晨零點到早上十點的時段幾乎是「必賠」,隨著夜貓族口耳相傳,加上馬仲良先前從事飾品業,也投資醫美診所,與演藝圈人士頗有交情,藝人和夜貓族就成了凌晨時段的重要客源,「二十四小時營造出『便利』的品牌價值,更大於營收。」指舞春秋執行長林書任說,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口碑打開後,離峰時段大幅縮短,「差不多可以滿到凌晨三點,周末甚至能到清晨五點。」通化街半徑一公里內的住戶,更成了早晨常客,早上六點起,主婦、退休族就會進店,「婆婆媽媽時間比較多,便規畫九十分鐘起跳的三節(按摩業以半小時為一節)套餐。」曾從事房仲業的林書任,十分了解在外奔波的業務人員,有時會需要短暫「充電」,於是在下午一點至六點,推出六十分鐘的套餐。

在台北市中山商圈,也有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業者指出,按摩行業以「承攬制」為主,按摩師傅多無底薪,與店家按比例抽成,配合的師傅至少要有三十至五十位以上,才能支持全天候營業。

指舞春秋目前有三家門市,配合的按摩師傅達到一五○位,馬仲良指出,指舞春秋是最早導入「流程管理」的按摩店,客人一進店,師傅從奉茶、換拖鞋開始,到泡腳、按摩、送客,將服務細分為十五個步驟,以確保客人任何時段來,都能享有一致的服務。

按摩師傅也要求服務品質整齊,常在一線督導的店長厲建忠表示,有六成客人不會指定師傅,為了讓客人避免「抽到壞籤」的不確定感,指舞春秋會以「顧客回頭率」作為績效考核機制。

如今,各個時段的回頭率高達四成,也就是十位師傅裡,有四位會被回頭客指名,管理者的祕訣就是「不斷溝通」。

以「溝通」管理師傅

讓員工感動 效率自然提升馬仲良分享了一個小故事,店內原有一位師傅,顧客指定的回頭率偏低,經過數次溝通都無效,某次師傅的女兒生病住院,馬仲良帶著主管去醫院陪他,結果師傅很感動地說,「原來這就是關心!」再上工後,回頭率大幅提升。

不以營利目的為出發點,指舞春秋的二十四小時服務力,植基於體貼顧客的想來就來;如今,馬仲良準備再開第四家店,原因無他,他大笑說:「客人滿了就要開,總不能讓客人等太久,對吧?」

指舞春秋足體養生館

成立:2006年

總經理:馬仲良

據點:三家分店

營收:2015年1.16億元

指舞 春秋 按摩 不接 觀光 回頭率 回頭 高達 四成 服務 力養 養在 在地 地客 半夜 客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431

美供應商全面斷供,中興芯片庫存青黃不接

過去的48小時對中興人來說是一段艱難時分,但未來兩個月,可能將是中興通訊進入生死通道後更為關鍵的時期。

第一財經記者獲悉,近期與中興通訊在供應鏈環節有合作的美國供應商基本上都已經停止對中興供貨以及提供電話、郵件和現場技術支持的服務。一名接近中興的美國供應商博通的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聽說從17號開始(博通)就停止供貨了,連半導體公司本地的技術支持都不能再和中興工程師聯系了。”

另一名美國芯片公司的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貿易戰是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但美國政府下了這個命令,任何一個總部設在美國的企業都要遵守。英特爾官方也就向中興斷供一事回應第一財經記者:“我們已經知曉美國商務部的命令,並將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

對於斷供對中興實質業務的影響,中興官方並未作出回應。但根據中興年報中對原材料存貨的統計,一般為當年芯片總采購額的1/12。這意味著,中興的芯片備貨只對應一個月左右的產能,加上渠道代理商備貨,預計中興最多只有兩個月的芯片庫存。

自美國商務部對中興發布禁運令後,中興通訊已經從17日開始在深港兩地公告停牌。4月18日下午,中興通訊發布“延期披露2018年第一季度報告及繼續停牌”的公告。

美國元器件“斷糧”

中興通訊在公告中稱,公司原定於2018年4月19日披露2018年第一季度報告,因尚需就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激活拒絕令對該公司的影響進行評估,導致無法在前述日期披露2018年第一季度報告。因此董事會審議並批準2018年第一季度報告的日期將延後至公司確定的較晚日期。

在中興停牌之時,外圍市場早已經歷多番震蕩,經歷前一天的通信板塊走低後,18日開始,不少基金對中興通訊按照“指數收益法”等估值方法估值,而謹慎的基金公司則大幅下調中興通訊股價,下調幅度接近20%。

而更壞的事情還在發生。

據一位接近博通的人士對記者表示,在美國商務部禁運令發出後,博通第一時間對中興啟動斷貨程序。從外部芯片供應商來看,博通是中興較大的芯片供應商,每年的采購金額都在10億美元以上。

而英特爾官方則表示,他們也已經知曉美國商務部的命令,並將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

據記者了解,中興的核心網產品,比如媒體網關、會話控制器、分組網關等產品,都是基於英特爾的高速FPGA芯片來實現的;用戶鑒權授權計費、運維和管理平臺等產品都是基於英特爾的X86服務器實現的;在5G的合作上,英特爾和中興也有較多互動。

“中興的事情對英特爾來說肯定產生了一定影響,任何一家總部在美國的公司都需要遵循當地的法規。目前的形勢既複雜又充滿不確定性,這個事情對整個行業都是一個警示,任何挑戰來了,都要去面對。”英特爾全球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楊旭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技術驅動創新,每個公司都在尋找自己正確的道路,但最為關鍵的還是發展。

“技術的發展、產業的走向、技術的走向,大方向要搞清楚,英特爾歷來比較主張技術的創新是沒有國界的,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全球市場。”楊旭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過去英特爾花了很多時間應對在中國市場的挑戰,未來也會繼續找到中美雙方企業共贏的機會,排除矛盾,找到互補點。

在給中興“斷糧”的同時,美國企業自身也受到重創。

禁運令發出來後,總部位於波士頓的通訊元器件制造商Acacia通信股價暴跌35.97%,電信和數據通信市場光器件、模塊和子系統供應商Oclaro股價也下跌15.2%,通訊半導體供應商Inphi公司股價下跌6%,光纖產品生產和銷售商Lumentum Holding股價下跌9.1%。

目前,Acacia通信的元器件業務嚴重依賴中興,後者為其貢獻了30%的銷售額。另外,中興占Lumentum銷售額的5%~10%,Oclaro的17.5%。

爭議“35人”處罰方案

中興發布聲明稱,已獲悉美國商務部對公司激活拒絕令,公司正在全面評估此事件對公司可能產生的影響,與各方面積極溝通及應對。

此前,一封流傳開來的落款人為中興通訊董事長殷一民的內部信中提到:“在這樣艱難的時刻,我們需要8萬中興人共同的力量,在此我呼籲並要求全體員工,希望大家堅定信心,團隊一直在攻克難關,公司也在積極溝通,並做出最大努力,來促進危機的解決,希望大家保持平穩的心態,堅守好各自的工作崗位,員工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是對公司最大的支持。”

事實上,美國對中興的禁售事件可以追溯到2016年3月,當時美國商務部以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為由,對中興通訊實施出口限制,禁止美國元器件供應商向中興通訊出口元器件、軟件、設備等技術產品。

2017年3月,中興通訊在美國得克薩斯州聯邦法院認罪,承認違反制裁規定向伊朗出售美國商品和技術。當時中興通訊與美國財政部、商務部和司法部達成和解協議。

但為什麽已經達成和解,又重新宣布禁售?

美國商務部官員給出的理由是,根據當時的協議,中興通訊承諾解雇4名高級雇員,並通過減少獎金或處罰等方式問責35名員工。但中興通訊在今年3月承認,該公司只解雇了4名高級雇員,未處罰35名員工或減少其獎金。

但有不願透露姓名的律師在18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根據美國商務部和中興公開的信息,35人的處罰問題並沒有被提及。美國商務部因為該問題對中興執行禁運的做法值得深入討論。

第一財經記者就此向中興官方求證,對方並無回應。

上述律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2017年7月份,中興發函給美國商務部表示整頓結束,並給了一個39個人的處罰名單。而此次事件的導火索正是在此,美國商務部認為中興謊報了對事件相關人員的處罰情況。原本認定的受罰員工中,“除一人以外的所有人”都被發現從公司那里領到了其不應得的 2016 年全年獎金。

“但根據當時公布的情況,這個名單是中興自願提出的,其間也和美國政府有過溝通,到底怎麽處理,美國方面在2017年並沒有給中興一個明確的答複。”該律師對第一財經記者稱,在美國沒有答複之前,中興實際上也對39人做出了處理,除了開除4個人外,也對剩下的35個人做了不同程度的處理。

“美國當時並沒有明確提出對這些人應該怎麽處理,但就在這個時候,對中興提出禁運命令值得商榷。”該律師稱。

供應商 供應 全面 斷供 中興 芯片 庫存 青黃 不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638

被指青黃不接 促盡早部署接班

1 : GS(14)@2017-05-27 08:51:58

【本報訊】近年廉政公署非自然流失率一度達4.8%,李寶蘭被取消署任執行處首長更觸發人事大地震,多個高層職位曾需以署任安排填補人手。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前委員單仲偕關注廉署內部青黃不接,認為需盡早部署接班準備。曾任調查主任的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表示,2012年政府竟找已展開退休前休假的執行處長黃世照,接替退休的李銘澤出任副廉政專員兼執行處首長,已反映廉署內部青黃不接,「之後湯顯明重挫廉署士氣,白韞六就搞到廉署大地震」。他批評,白韞六剛上任時稱廉署有完善繼任計劃是「擘大眼講大話」,並指「之前丘樹春又突然話唔做,好彩佢最後留番低,如果唔係仲有succession planning?succession tragedy就有!」


李寶蘭事件打亂部署


單仲偕認為李寶蘭事件的確影響廉署高層接班,促請廉署盡早為接班作部署準備,「高層人員係需要由資深、有豐富調查經驗嘅廉署人員出任,年資淺啲都唔可以」。不過,前副專員兼執行處首長李銘澤不認為廉署青黃不接,「廉署內部係有人才,唔明點解要咁多署任,亦唔明白要搵離開咗嘅同事返嚟廉署」。有資深人員承認,李寶蘭事件引發公眾對廉署接班產生信心問題,「當日李寶蘭離開嘅同時,接任嘅丘樹春亦一度遞信唔做,的確係打亂執行處嘅接班部署,專員先至要搵外援同署任安排解決執行處高層真空問題,係會令公眾對廉署產生青黃不接嘅感覺」。但他指,廉署接班部署現已理順,有信心可順利接班。■記者謝明明、紀靜雯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回歸二十年】專頁: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527/20034982
被指 青黃 不接 盡早 部署 接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414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