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說史150511 咁得閒,落公園行下啦!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05/11/%e8%aa%aa%e5%8f%b2150511-%e5%92%81%e5%be%97%e9%96%92%ef%bc%8c%e8%90%bd%e5%85%ac%e5%9c%92%e8%a1%8c%e4%b8%8b%e5%95%a6%ef%bc%81/

三月三日天氣新 長安水邊多麗人
說史150511
咁得閒,落公園行下啦!
朝日執筆:歷史小品系列16

現代人的休閒活動多姿多彩。 長假期固然可以到外地旅遊,周末又或者下班之後,若果想親近一下園林綠茵,在住宅區域的腳程範圍內,亦總有一小個公園。在西方的城市規劃史中,很早就已經有公園的設置,那麼古代中國的城市到底有沒有類似公園的設施呢?

誠然,中國園林設計的歷史亦可以推到很早,但絕大多數都是宮廷、衙署或者富戶的的「私園」,「公園」似乎並不是中國城市的常見設施。 不過既然提得出這個問題,答案當然是有的了, 且還不是之前一直介紹的宋代,而是更早的唐朝。

「京都學派」掌門 內藤虎次郎(湖南)有「唐宋變革期」的說法,認為唐宋社會結構、經濟形態等方面發生了急劇轉變,是為中國歷史「近世」的開始。****這種說法對學界產生的影響相當大。

話說從前的中大歷史系,唐宋史是兩個課程,分別就是「唐史」和「宋史」。在朝日入學的那一年開始,「唐宋史」仍是兩個課程,但「切割方法」卻不同了,變成「唐宋社會及經濟」和「唐宋政治及官僚架構」。 朝日正是當年在先師 曾瑞龍的啟導下,對唐宋社會史產生興趣。 之前的十幾篇大都集中講宋史,本篇正好說一下唐代社會的某些面貌。

杜陵河自東南角的 少陵原流入長安城。 在入城之前,由於地勢忽然低降,形成了一個南北長約五公里,東西闊約四五百米的天然湖泊,名叫「曲江池」。 杜陵河的河水由南面秦嶺峽谷流下來,灌滿曲江池,流入長安城。 這個地貌其實早於秦漢已經存在,並為當時都城居民所知,但由於離秦 鹹陽城和漢 長安城皆超過二十公里,加上是皇家苑圃地界,故前來遊玩者相當稀少。
到隋代 大興城向東南遷移,乃將曲江池的北半納入城中,並在城外的南半興建亭臺樓閣,稱為「芙蓉園」。 唐代對曲江南北都有所加修營造,曲池一帶逐漸成為一個半天然半人工的風景區。 晚唐進士 康駢所著《劇談錄》有「曲江」條:「曲江池,本秦世塏洲。 開元中疏鑿,遂為勝境。」由於曲江池在 長安城的上遊,保證了池水不受生活廢水的汙染,這是曲江勝境得以長久保持的一大關鍵。
150511

按照當時的規定,「曲江池風景區」以城牆為界,分為南北兩部分。 城外的南部,也就是芙蓉園,屬於皇家禁苑。 這裏有夾城通道直通 興慶宮(東宮)及皇宮,皇上或太子不必穿過市街也能夠到此遊玩。 至於位於城內的水池北部及周邊地帶,則是百姓可以自由遊玩的區域。 現今西安市已將曲江池和芙容園的遺址重新修復成公園,據說佈局設置都是經過考證雲雲,各位有興趣可前往參觀。

從唐人的詩文中,我們可以知道「曲江池」是非常受觀迎的景點。 和今天一樣,在「大時大節」都會「迫爆」。 《劇談錄》謂曲江池「花卉環周,煙水明媚。都人遊玩,盛於中和上巳之節,彩幄翠幬,匝於堤岸。鮮車健馬,比肩擊轂。」 「中和節」是二月一日,「上巳節」則是三月三日,這兩個節日今天已經式微,但在唐代卻是非常重要的節日。(也許有機會也寫一篇關於節日的。)
晚唐國子博士 劉駕的《上巳詩》,對曲江池在節日的「盛況」描寫得更為精妙:「上巳曲江濱,喧於市朝路。相尋不見者,此地皆相遇。」看來大概是全城人都集中在這裏了。
有關曲江池的唐詩不在少數,韋莊《江上逢故人》:「前年送我曲江西,紅杏園中醉似泥。」韓愈亦雲:「曲江水滿花千樹,有底忙時不肯來?」似乎平日也可以隨時來這裏玩。 曲江池北面有一片稍高的地勢名叫「樂遊原」,更是一眾「離地中產」下班以後附庸風雅,兜風遊車河,浪漫看日落的熱門地點。有李商隱詩為證:「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詩題正正就是《登樂遊原》。 這裏說明「曲江池風景區」至少開放至黃昏。 韓偓《曲江夜思》:「鼓聲將絕月斜痕,園外閑坊半掩門。」 唐代一般是實行「宵禁」的,但由此詩看來,這個「公園」竟然還一直開放至晚上,還真讓人有點意外。

「曲江池風景區」最著名的活動,首推還是「曲江宴」。 唐初之時,科舉放榜之後,朝廷會在曲江池為落第的考生,舉辦一場相當豐富的宴會。 考不中也可以「食餐好」,算是安慰一下吧!不過,也許是落第的考生都不太有心情參加宴會吧,不知從何時開始,「曲江宴」卻成了為及第進士慶祝的宴會,而且除了當年的主考官外,往往還會有不少「重量級」的朝廷顯貴到臨,以便「收口靚」或「招婿」。 晚唐 王定保的《唐摭言》謂:「(曲江宴)其日,公卿家城縱觀於此,有若中東牀之選者,十八九。」 王定保自己就是中進士後在「曲江宴」中,被翰林承旨 吳融招為女婿。

有一點值得一提,就是「曲江宴」籌辦形式的轉變。 早期的「曲江宴」,是朝廷撥款若幹,由新科進士自己籌辦的。 有時個別家底較厚的及第考生也會自費將飲食和表演節目 “upgrade”,但主要也是由考生們自己籌劃。 不過,大約中唐開始,情況出現變化。 「曲江宴」搞得越來越隆重和奢華,《唐摭言》描寫各進士在宴會上「競車服之鮮華,騁杯盤之意氣」;飲食方面則「四海之內,水陸之珍,靡不畢備。」
因此,遂出現了專門承辦新科進士宴會的專業組織—「進士團」。 這類組織雖然逢科舉年才會「埋班」,但其實都是由一些平常已經專業「教人使錢」的「傍友陪客」所組成,有「錄事」、「主宴」、「主酒」、「主樂」、「主菜」等職位分工,其專業精細程度,恐怕不遜於今天那些專業「搞event」的公司。
奢華而頻繁的宴會、專業而細化的分工,正突顯了唐代長安城市化的強度。 否則,根本不可能孕育出這麼一批專門「教人使錢」和「幫人使錢」的「專業人員」。

既然市民如此「有閒」,只有曲江池一個「公園」,當然不能滿足偌大長安城所有百姓的消遣需求。 事實上,長安城周邊的寺院,也在很大程度上擔當了「公園」的功能。 寺院通常位於山明水秀,景色優美的地方,其園林的「方便之門」也一直為大眾而開。 不過,由於寺院大多座落在城外,離城也有相當距離,所以除非是假期,又或者是有車有馬的「上等人」,否則閒日想遊覽寺院園林,並不是易事。

除了作為「公園」外,寺院在各種宗教或民俗節日,往往還舉辦各種集會和遊藝活動,吸引大量城中百姓前往參加。 商販的嗅覺是最靈敏的,人群聚集的地方自然會有他們的身影。 久而久之,就出現了以寺廟為中心,但卻與宗教無甚關係的定期或不定期市集,即所謂的「廟會」了。 大概在中唐開始,在這類型廟會中形成了專門遊樂和表演的區域,稱為「戲場」。 「戲場」的節目非常豐富,有 影戲、傀儡戲、雜技,甚至魔術表演—- 一說今天川劇「絕活」之一的「變臉」,就是脫胎自當時的「變現」或「變相」表演,據說還有佛門「無常」的教化意味。 不過較出人意表的是,「戲場」內竟然還有「投壺」(在一段距離外,把箭投入一個窄口壺中的競技遊戲)、樗蒲(一種類似擲骰子的博彩遊戲)等「博戲」,這不就是我們從前在大笪地和茘園玩的「掟波波」和「幸運輪」嗎? 究竟是唐朝太先進,還是我們千多年來也沒有多大進步呢? 遇上一些著名的大型廟會,長安城門外甚至還有一些類似「van仔」或「泥鯭的」的馬車或牛車,接送城內百姓往來寺院,實在非常「現代」!

說史 150511 得閒 公園 行下 下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5544

說史150511 咁得閒,落公園行下啦!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05/11/%e8%aa%aa%e5%8f%b2150511-%e5%92%81%e5%be%97%e9%96%92%ef%bc%8c%e8%90%bd%e5%85%ac%e5%9c%92%e8%a1%8c%e4%b8%8b%e5%95%a6%ef%bc%81/

三月三日天氣新 長安水邊多麗人
說史150511
咁得閒,落公園行下啦!
朝日執筆:歷史小品系列16

現代人的休閒活動多姿多彩。 長假期固然可以到外地旅遊,周末又或者下班之後,若果想親近一下園林綠茵,在住宅區域的腳程範圍內,亦總有一小個公園。在西方的城市規劃史中,很早就已經有公園的設置,那麼古代中國的城市到底有沒有類似公園的設施呢?

誠然,中國園林設計的歷史亦可以推到很早,但絕大多數都是宮廷、衙署或者富戶的的「私園」,「公園」似乎並不是中國城市的常見設施。 不過既然提得出這個問題,答案當然是有的了, 且還不是之前一直介紹的宋代,而是更早的唐朝。

「京都學派」掌門 內藤虎次郎(湖南)有「唐宋變革期」的說法,認為唐宋社會結構、經濟形態等方面發生了急劇轉變,是為中國歷史「近世」的開始。****這種說法對學界產生的影響相當大。

話說從前的中大歷史系,唐宋史是兩個課程,分別就是「唐史」和「宋史」。在朝日入學的那一年開始,「唐宋史」仍是兩個課程,但「切割方法」卻不同了,變成「唐宋社會及經濟」和「唐宋政治及官僚架構」。 朝日正是當年在先師 曾瑞龍的啟導下,對唐宋社會史產生興趣。 之前的十幾篇大都集中講宋史,本篇正好說一下唐代社會的某些面貌。

杜陵河自東南角的 少陵原流入長安城。 在入城之前,由於地勢忽然低降,形成了一個南北長約五公里,東西闊約四五百米的天然湖泊,名叫「曲江池」。 杜陵河的河水由南面秦嶺峽谷流下來,灌滿曲江池,流入長安城。 這個地貌其實早於秦漢已經存在,並為當時都城居民所知,但由於離秦 鹹陽城和漢 長安城皆超過二十公里,加上是皇家苑圃地界,故前來遊玩者相當稀少。
到隋代 大興城向東南遷移,乃將曲江池的北半納入城中,並在城外的南半興建亭臺樓閣,稱為「芙蓉園」。 唐代對曲江南北都有所加修營造,曲池一帶逐漸成為一個半天然半人工的風景區。 晚唐進士 康駢所著《劇談錄》有「曲江」條:「曲江池,本秦世塏洲。 開元中疏鑿,遂為勝境。」由於曲江池在 長安城的上遊,保證了池水不受生活廢水的汙染,這是曲江勝境得以長久保持的一大關鍵。
150511

按照當時的規定,「曲江池風景區」以城牆為界,分為南北兩部分。 城外的南部,也就是芙蓉園,屬於皇家禁苑。 這裏有夾城通道直通 興慶宮(東宮)及皇宮,皇上或太子不必穿過市街也能夠到此遊玩。 至於位於城內的水池北部及周邊地帶,則是百姓可以自由遊玩的區域。 現今西安市已將曲江池和芙容園的遺址重新修復成公園,據說佈局設置都是經過考證雲雲,各位有興趣可前往參觀。

從唐人的詩文中,我們可以知道「曲江池」是非常受觀迎的景點。 和今天一樣,在「大時大節」都會「迫爆」。 《劇談錄》謂曲江池「花卉環周,煙水明媚。都人遊玩,盛於中和上巳之節,彩幄翠幬,匝於堤岸。鮮車健馬,比肩擊轂。」 「中和節」是二月一日,「上巳節」則是三月三日,這兩個節日今天已經式微,但在唐代卻是非常重要的節日。(也許有機會也寫一篇關於節日的。)
晚唐國子博士 劉駕的《上巳詩》,對曲江池在節日的「盛況」描寫得更為精妙:「上巳曲江濱,喧於市朝路。相尋不見者,此地皆相遇。」看來大概是全城人都集中在這裏了。
有關曲江池的唐詩不在少數,韋莊《江上逢故人》:「前年送我曲江西,紅杏園中醉似泥。」韓愈亦雲:「曲江水滿花千樹,有底忙時不肯來?」似乎平日也可以隨時來這裏玩。 曲江池北面有一片稍高的地勢名叫「樂遊原」,更是一眾「離地中產」下班以後附庸風雅,兜風遊車河,浪漫看日落的熱門地點。有李商隱詩為證:「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詩題正正就是《登樂遊原》。 這裏說明「曲江池風景區」至少開放至黃昏。 韓偓《曲江夜思》:「鼓聲將絕月斜痕,園外閑坊半掩門。」 唐代一般是實行「宵禁」的,但由此詩看來,這個「公園」竟然還一直開放至晚上,還真讓人有點意外。

「曲江池風景區」最著名的活動,首推還是「曲江宴」。 唐初之時,科舉放榜之後,朝廷會在曲江池為落第的考生,舉辦一場相當豐富的宴會。 考不中也可以「食餐好」,算是安慰一下吧!不過,也許是落第的考生都不太有心情參加宴會吧,不知從何時開始,「曲江宴」卻成了為及第進士慶祝的宴會,而且除了當年的主考官外,往往還會有不少「重量級」的朝廷顯貴到臨,以便「收口靚」或「招婿」。 晚唐 王定保的《唐摭言》謂:「(曲江宴)其日,公卿家城縱觀於此,有若中東牀之選者,十八九。」 王定保自己就是中進士後在「曲江宴」中,被翰林承旨 吳融招為女婿。

有一點值得一提,就是「曲江宴」籌辦形式的轉變。 早期的「曲江宴」,是朝廷撥款若幹,由新科進士自己籌辦的。 有時個別家底較厚的及第考生也會自費將飲食和表演節目 “upgrade”,但主要也是由考生們自己籌劃。 不過,大約中唐開始,情況出現變化。 「曲江宴」搞得越來越隆重和奢華,《唐摭言》描寫各進士在宴會上「競車服之鮮華,騁杯盤之意氣」;飲食方面則「四海之內,水陸之珍,靡不畢備。」
因此,遂出現了專門承辦新科進士宴會的專業組織—「進士團」。 這類組織雖然逢科舉年才會「埋班」,但其實都是由一些平常已經專業「教人使錢」的「傍友陪客」所組成,有「錄事」、「主宴」、「主酒」、「主樂」、「主菜」等職位分工,其專業精細程度,恐怕不遜於今天那些專業「搞event」的公司。
奢華而頻繁的宴會、專業而細化的分工,正突顯了唐代長安城市化的強度。 否則,根本不可能孕育出這麼一批專門「教人使錢」和「幫人使錢」的「專業人員」。

既然市民如此「有閒」,只有曲江池一個「公園」,當然不能滿足偌大長安城所有百姓的消遣需求。 事實上,長安城周邊的寺院,也在很大程度上擔當了「公園」的功能。 寺院通常位於山明水秀,景色優美的地方,其園林的「方便之門」也一直為大眾而開。 不過,由於寺院大多座落在城外,離城也有相當距離,所以除非是假期,又或者是有車有馬的「上等人」,否則閒日想遊覽寺院園林,並不是易事。

除了作為「公園」外,寺院在各種宗教或民俗節日,往往還舉辦各種集會和遊藝活動,吸引大量城中百姓前往參加。 商販的嗅覺是最靈敏的,人群聚集的地方自然會有他們的身影。 久而久之,就出現了以寺廟為中心,但卻與宗教無甚關係的定期或不定期市集,即所謂的「廟會」了。 大概在中唐開始,在這類型廟會中形成了專門遊樂和表演的區域,稱為「戲場」。 「戲場」的節目非常豐富,有 影戲、傀儡戲、雜技,甚至魔術表演—- 一說今天川劇「絕活」之一的「變臉」,就是脫胎自當時的「變現」或「變相」表演,據說還有佛門「無常」的教化意味。 不過較出人意表的是,「戲場」內竟然還有「投壺」(在一段距離外,把箭投入一個窄口壺中的競技遊戲)、樗蒲(一種類似擲骰子的博彩遊戲)等「博戲」,這不就是我們從前在大笪地和茘園玩的「掟波波」和「幸運輪」嗎? 究竟是唐朝太先進,還是我們千多年來也沒有多大進步呢? 遇上一些著名的大型廟會,長安城門外甚至還有一些類似「van仔」或「泥鯭的」的馬車或牛車,接送城內百姓往來寺院,實在非常「現代」!

說史 150511 得閒 公園 行下 下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191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