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最近我的第一重倉股$TSC集團(00206)$ 跌跌不休 歲寒知松柏

http://xueqiu.com/1272530506/30629257
最近我的第一重倉股$TSC集團(00206)$ 跌跌不休,本週以來更是放量大跌。首先我要向因看到我的貼子而高位買入並虧錢的球友們道歉!

然而,昨天我能找到相關的負面信息一是安東中報預減,二是宏華賣了條鑽井船,但這都與206沒有因果關係。

儘管我對海工一竅不通,也從未打過公司電話或現場調研(我大部分股票都這樣),但憑著我對財報和行業基本的邏輯推理,結合幾個股友的調研反饋和我對公司及行業新聞的持續關注,都表明公司基本面的確在持續向好,海工行業也比較陽光。

因此,我決定持股不動,並且昨天和今天還加了點點倉,維持在三成倉不變。我會先等待中報,如無意外下周應該會像去年那樣出盈喜公告。待中報後再作評估,我會耐心等待公司簽大訂單和年報。

讓我心態平穩的另一個原因,是我的第二重倉股$中核國際(02302)$ 最近被資金關注而飆升,從我年初因朋友推薦而重倉殺入以來剛好翻倍了,若非206加倉則倉位已升至第一。

回想3月份證券市場紅週刊@圈兒 採訪我時,我曾極力看多核電行業並告訴她我持有中核國際。但是,因為向我推薦的朋友當時還在建倉過程中,所以我請求週刊不要發表我對核電行業的分析和提及個股,因為2302市值太小成交清淡,最終只在這篇《敗也財務成也財務》的採訪結尾簡單的提了一下核電。

過去半年多來,我看了很多核電行業的資料文章,也同一些業內人士有過學習交流討論,但我沒有在網上發過主貼,這個貼子後邊我曾簡短的回覆過,沒深入。現在媒體和資金對行業和相關個股已經有所關注,只不過有水平的深入研究仍然很少。我想重複的觀點是,核電未來十年是非常確定的高增長行業,要科學理性地看它,我相信會產生十倍股的。

另:這篇文章雜誌社修改過幾次,我自己的新浪博客上的文章可能更流暢一些,歡迎大家批評指正。
最近 我的 的第 一重 倉股 TSC 集團 00206 跌跌 不休 歲寒 松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156

最近我的第一重倉股$TSC集團(00206)$ 跌跌不休 歲寒知松柏

http://xueqiu.com/1272530506/30629257
最近我的第一重倉股$TSC集團(00206)$ 跌跌不休,本週以來更是放量大跌。首先我要向因看到我的貼子而高位買入並虧錢的球友們道歉!

然而,昨天我能找到相關的負面信息一是安東中報預減,二是宏華賣了條鑽井船,但這都與206沒有因果關係。

儘管我對海工一竅不通,也從未打過公司電話或現場調研(我大部分股票都這樣),但憑著我對財報和行業基本的邏輯推理,結合幾個股友的調研反饋和我對公司及行業新聞的持續關注,都表明公司基本面的確在持續向好,海工行業也比較陽光。

因此,我決定持股不動,並且昨天和今天還加了點點倉,維持在三成倉不變。我會先等待中報,如無意外下周應該會像去年那樣出盈喜公告。待中報後再作評估,我會耐心等待公司簽大訂單和年報。

讓我心態平穩的另一個原因,是我的第二重倉股$中核國際(02302)$ 最近被資金關注而飆升,從我年初因朋友推薦而重倉殺入以來剛好翻倍了,若非206加倉則倉位已升至第一。

回想3月份證券市場紅週刊@圈兒 採訪我時,我曾極力看多核電行業並告訴她我持有中核國際。但是,因為向我推薦的朋友當時還在建倉過程中,所以我請求週刊不要發表我對核電行業的分析和提及個股,因為2302市值太小成交清淡,最終只在這篇《敗也財務成也財務》的採訪結尾簡單的提了一下核電。

過去半年多來,我看了很多核電行業的資料文章,也同一些業內人士有過學習交流討論,但我沒有在網上發過主貼,這個貼子後邊我曾簡短的回覆過,沒深入。現在媒體和資金對行業和相關個股已經有所關注,只不過有水平的深入研究仍然很少。我想重複的觀點是,核電未來十年是非常確定的高增長行業,要科學理性地看它,我相信會產生十倍股的。

另:這篇文章雜誌社修改過幾次,我自己的新浪博客上的文章可能更流暢一些,歡迎大家批評指正。
最近 我的 的第 一重 倉股 TSC 集團 00206 跌跌 不休 歲寒 松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157

多家重工企業去年業績大幅下滑 中國一重預虧17.5億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1/4745947.html

多家重工企業去年業績大幅下滑 中國一重預虧17.5億

一財網 林春挺 2016-01-29 15:17:00

中國一重在1月29日發布2015年年度業績預虧公告,預計公司2015年年度經營業績將出現虧損,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7.5億元左右,上年同期公司凈利潤為2567.93萬元。

中國一重(601106.SH)在1月29日發布2015年年度業績預虧公告,經公司財務部門初步測算,預計公司2015年年度經營業績將出現虧損,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7.5億元左右,上年同期公司凈利潤為2567.93萬元。

公告稱,本期業績預虧的主要原因,一是受鋼鐵、冶金等行業產能過剩因素的影響,下遊行業需求持續低迷,加之重型機械行業產能放空,造成重型機械行業面臨自身及下遊行業產能雙重過剩,導致公司訂單不足、訂貨價格下降、收入水平及盈利能力下滑;二是受下遊行業不景氣影響,客戶資金普遍緊張,公司銷售回款不暢。本年按 會計政策計提的壞賬準備金額增幅較大;三是雖然年末帶息負債總額較期初有所降低,但全年帶息負債占用較高,財務費用負擔沈重。

中國一重在今年仍將面臨困難。這是中國一重在官網上發布的“2016年新年獻詞”說:“2016年,重型裝備制造行業市場疲軟、供大於求、競爭激烈的局面仍將持續。我公司的生產經營也面臨著諸多矛盾和困難,生存和發展將經受重大考驗。”

存在這樣“諸多矛盾和困難”的,並不僅僅是中國一重一家。《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梳理發現,三一重工(600031.SH)在1月28日發布2015年年度業績預告。經財務部門初步測算,預計2015年年度,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與上年同期相比將減少80%~90%,而上年同期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7.09億元。

三一重工上述公告稱,本期業績預減的主要原因是,受宏觀經濟增速回落、固定資產投資特別是房地產投資持續放緩和行業競爭加劇的影響,工程機械產品需求不振,使得公司營業收入與凈利潤同比下降較大。

同樣在1月28日,柳工(000528.SZ)發布2015年度業績預告,公司預計2015年度實現凈利潤1000~3000萬元,同比下降84.89%~94.96%。原因是受宏觀經濟影響,全球工程機械行業總體需求持續低迷,尤其是國內市場需求大幅度下滑,公司產品銷量和銷售收入同比下降較大。

國內某大型重工企業一位高管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未來幾年,很難看到國內重工企業業績有好轉的跡象,因為國內這方面的產能過剩比較嚴重。

編輯:邊長勇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多家 重工 企業 去年 業績 大幅 下滑 中國 一重 預虧 17.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341

中國一重澄清:未制定有關與新興際華的重組方案

中國一重2016年8月3日發布公告稱,中國第一重型機械股份公司(以下簡稱公司)註意到,2016年8月2日一些媒體的報道,“彭博援引不願具名知情人士稱,作為央企結構調整與重組的一步,中國正在考慮將新興際華集團與中國第一重型機械集團合並。報道稱,該計劃尚未最終確定,可能存在變數。”公司對報道內容高度重視,並對報道中涉及事項進行了核查。

公司表示,公司及時就有關報道內容咨詢控股股東---中國第一重型機械集團公司,得到答複如下:1、中國第一重型機械集團公司已知悉相關報道內容。2、央企重組整合相關事宜由上級有關部門決定,截至目前,中國第一重型機械集團公司未接到有關文件。3、截至目前,中國第一重型機械集團公司沒有制定和上報過與傳聞有關的重組方案。4、中國第一重型機械集團公司沒有在任何場合與政府部門匯報、研究、討論過中國第一重型機械集團公司與新興際華集團有限公司重組事宜。

附公告全文

中國 一重 澄清 制定 有關 新興 際華 華的 重組 方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8275

重型裝備制造企業日子難過 上半年中國一重虧損近7億

第一財經記者註意到,近日,中國一些重型裝備制造上市公司陸續公布的2016年上半年業績顯示,受國內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影響,公司業績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虧損。其中,中國一重(601106.SH)虧損高達6.78 億元。

8月30日,中國一重集團控股的中國一重發布的公告顯示,2016 年 1-6 月,公司實現營業收入 15.04 億元,同比降幅 37.48%;虧損 6.78 億元,同比增虧 1.64 億元。

公告在“營業收入變動原因說明”一項中分析稱,導致中國一重出現虧損的主要原因是,國內經濟正處於轉型再平衡的過渡期,經濟下行壓力較大,重型裝備制造行業面臨自身及下遊行業產能雙重過剩的局面仍未能好轉。重型機械行業競爭激烈,2015 年訂貨量大幅下降、 部分產品價格持續下滑,直接影響上半年收入較同期有所減少。

而3天前,8月27日,東方電氣集團旗下上市公司東方電氣(600875.SH)發布的公告顯示,報告期內,按中國企業會計準則計算,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為人民幣 182.20 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 0.08%;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3.42 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 5.1 億元。

東方電氣上述報告稱,報告期內,由於受國家宏觀經濟增速放緩影響,發電設備市場需求減少,產品價格下降,導致公司主要產品毛利率下降和毛利減少。上半年,電力設備行業需求仍然持續低迷,特別是火電需求下滑明顯。

同在8月27日,哈電集團旗下上市公司佳電股份(000922.SZ)發布的公告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55664.43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26.24%;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31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360.16%。

佳電股份上述報告稱,2016年上半年,隨著國家去產能、去庫存進程的不斷推進,社會固定資產投資收縮,鋼鐵、煤炭、石 化、煤化工等建設項目停建、緩建現象普遍,產能過剩矛盾突出,行業競爭激烈。

報告稱,從上半年電機行業市場形勢看,市場訂貨信息減少,同行業主為搶占市場,不斷降低價格,致使電機價格持續走低。受訂貨量不足和價格下滑的雙重擠壓,低價競爭搶奪市場的態勢短期內難以改變,給公司生產經營帶來巨大壓力。因此,公司虧損面暫未得到有效遏制。

作為央企,中國一重集團、東方電氣集團、哈電集團是國內三大重型裝備制造行業的巨頭。由於國內經濟已經進入了新常態,對於這些企業來說,下半年的情況同樣不樂觀。比如,中國一重上述報告稱,下半年,重型裝備制造業整體市場環境仍未發生根本性變化。

而東方電氣上述報告則稱,下半年,國內經濟下行壓力持續,電力供大於求的矛盾依然突出,受電力“三個一批”的影響,火電新增項目出現斷崖式下滑,市場形勢嚴峻,競爭殘酷。國際市場方面,“一帶一路” 建設帶來新的發展機遇,但是競爭激烈,風險較高。

為了獲得更好的發展,中國一重在報告中稱:針對公司產品結構矛盾突出的問題,結合公司當前發展實際,公司把轉方式、調結構做為下半年工作重點……全力以赴打贏脫困攻堅戰。

東方電氣則在報告中稱,面對嚴峻的形勢,下半年公司將以“提質增效、瘦身健體”為中心,深化改革,調整結構、轉型升級,改善經濟運行質量。

中國一重和東方電氣的內部人士此前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受宏觀經濟影響,公司近年來確實遇到了很大的挑戰。他們均表示,公司正在采取有關措施來保證公司的健康發展。

其中,在國家層面,今年4月份出臺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全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若幹意見》(下稱《意見》)提出,支持總部設在東北地區的中央企業先行開展改革試點。加快推進地方國有企業改革,支持探索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具體模式和途徑。

而從公開資料來看,目前對自身改革最為迫切的有中國一重集團和哈電集團等。

另有分析稱,重組或許是這三家央企未來的選擇之一。其中,記者註意到,有關中國一重重組的消息就屢屢被傳出。比如,彭博社在8月初報道,中國一重將與新興際華合並重組。此後,中國一重在8月3日發布公告對此進行了澄清:中國一重集團沒有制定和上報過與傳聞有關的重組方案。

值得關註的是,20多天後,中國一重在8月26日晚間發布了停牌公告。公告稱,中國一重集團正在策劃與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的事項,該事項尚待討論研究,具有不確定性。 經公司申請,公司股票自8月29日開市起停牌。

重型 裝備 制造 企業 日子 難過 上半年 上半 中國 一重 虧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2931

央企合作好夥伴:中國核建與中國一重共推四代核電

中國核電行業即將迎來第四代技術——高溫氣冷堆——產業化的時代。作為該技術在海外推廣的唯一責任主體,中國核工業建設集團公司(下稱“中國核建”)正在牽手國內核電設備供應商巨頭中國第一重型機械集團公司(下稱“中國一重”)推進這一技術的產業化。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獨家獲得的資料顯示,在近日舉行的中央企業產業合作座談會上,中國核建董事長王壽君表示,中國核建與中國一重的產業合作取得了可喜進展。

自主技術推向世界

 “雙方戰略合作協議的簽署,拉開了合資建設高溫堆主設備制造基地的序幕,將成為兩家央企之間產業合作戰略落地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是推進裝備制造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有益嘗試。”王壽君說。

官方資料顯示,8月5日,中國核建與中國一重在京就高溫氣冷堆項目開發建設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此次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的簽署,標誌著這兩家央企在共同推進高溫氣冷堆技術產業化上邁出了關鍵步伐,對推動該技術立足國內、走向海外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中國核建主要從事軍工工程、核電工程、核能利用、核工程技術研究、服務,已成為中國核工業完整體系中重要組成部分,在高溫氣冷堆的工程建設和項目推廣等方面具有領先優勢。

中國一重是目前國內能夠生產核電大型鑄鍛件的企業和提供全套核反應堆壓力容器、穩壓器及蒸發器的企業之一。目前,國內絕大多數國產核電鍛件、核反應堆壓力容器由中國一重生產。

據王壽君介紹,高溫堆技術是具有中國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先進核能技術,以其固有安全性、模塊化建造、多用途、布局靈活等特點,被國際公認為第四代核電技術,是中國長期保持領先地位的先進核電技術。國家能源局明確表示:高溫堆在國家“一帶一路”戰略中作為核電“走出去”主力堆型之一進行推廣,中國核建是高溫堆海外推廣的唯一責任主體。

王壽君透露,商用高溫堆技術已經在國際國內推廣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和重要進展。

本報記者了解到,正在建設中的20萬千瓦高溫氣冷堆核電站示範工程將在2017年實現並網發電。中國核建參股了該工程。在國內市場方面,中國核建在福建、廣東、江西、湖南、浙江、山東、河北等多個省市不同程度完成了廠址踏勘、普選、初可研等工作;在國外市場方面,中國核建與沙特、阿聯酋、南非、印尼等國家簽訂了高溫堆技術合作諒解備忘錄。

“高溫堆是國家高度重視和支持的核電走出去主力堆型,每個項目的落地都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各個企業之間的密切配合。”王壽君說,“因此,懇請國資委繼續搭建平臺,支持和幫助中國核建與金融、市場開發、設備制造等領域的央企開展產業合作,構建產業聯盟。通過抱團出海、形成合力,將中國自主的高溫堆核電技術推向世界。”

中國一重借力轉型

王壽君表示,相比於其他堆型,高溫堆主設備的尺寸規格大、單重高,對制造工藝有很高的要求,由於采用模塊組合的建設方式,壓力容器、蒸發器等主設備的數量較多,需要批量制造。作為高溫堆電站建設的核心環節,標準化、批量化的設備制造成為當前需要解決的,最為關鍵、最為緊迫的瓶頸問題。

他表示,高溫堆電站建設對裝備制造業發展具有較強的拉動作用。根據當前的商業推廣進展,中國核建計劃在國內開展兩個項目的建設、在海外開展一個項目的建設。按照核電廠址通常采用的規劃布局,每個廠址規劃建設6臺60萬千瓦的機組。每臺機組需要配備6套核蒸汽供應系統,一個項目共計36套系統,國際國內三個項目共計需要生產108套系統。

據其測算,按照10年建設規劃、考慮到三個廠址的建設節奏、主設備的生產周期,平均每年可以帶動壓力容器、蒸發器、主氦風機、堆內構件等主設備制造的產值約為18億元。中國一重近三年的平均營業收入在70億元上下,未來,高溫堆主設備制造可以為其提供四分之一的任務量,如果考慮到輔助設備生產和輔機制造,帶動作用將更加明顯,有利於制造業務的可持續開源。

“中國一重是東北老工業基地的重要骨幹企業,此次合作對於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也將發揮積極的作用。與此同時,有效地解決高溫堆產業化過程中的裝備制造瓶頸問題。”王壽君說。

與中國核建的合作,對於正在轉型中的中國一重而言,意義非同尋常。同在上述中央企業產業合作座談會上,中國一重董事長劉明忠表示,高溫氣冷堆項目是中國一重提升核電制造能力的首要任務,成功與否,關系到企業的長遠發展,也關系到國家核電發展戰略的順利實現。

為此,劉明忠表示,中國一重將做好科研攻關、工藝改進、老基地改造、新生產基地建設等相關工作。

央企合作優勢互補

劉明忠認為,中央企業開展產業合作,一方面,可以通過央企之間資源專業化整合,有效推動上下遊企業的產業結構調整和優化,促進各企業之間低效資產和閑置資產的合理流動。另一方面,可以通過合作開發戰略性新興產業或業務相關聯的子公司之間聯合重組,實現過剩產能的消化利用。

在劉明忠看來,央企間開展產業合作,改變了以往各自為戰的發展方式,更多地強調企業間的強強聯合、強化產業鏈之間的有機融合,以資金、技術和產業優勢為紐帶,實現優勢互補和協作共贏。

王壽君說,圍繞高溫堆主設備生產基地建設,中國核建將與中國一重一起開展前期工作,按照《中國制造2025》的要求,以自主制造、高端制造、智能制造為標準進行規劃設計,在開展設備制造的同時,註重科研攻關,持續改進關鍵工藝、優化關鍵技術,推進高溫堆主設備的工業標準化,促進高溫堆系統優化和主設備的設計優化,服務於自主核電技術“走出去”以及設備成套出口。

王壽君表示,在合資公司的建設、運營過程中,合作雙方將圍繞“商業推廣,技術優化”,發揮各自主業優勢、精誠合作,利用好國際、國內兩種資源,開發好國際、國內兩個市場。

而劉明忠在上述講話中透露,7月27日,雙方主管領導和戰略規劃部門通過協商,明確了合資在廣東深圳百安建設高溫氣冷堆制造廠的合作意向。8月11日,中國一重與中國核建、清華大學組成專家團隊赴廣東,與廣東省能源局進行了協商,進一步明確了在百安工業區投資建設制造工廠計劃。

值得關註的是,有核電人士此前向記者表示,憑借高溫氣冷堆在國內外打開市場,中國核建有望成為下一家擁有核電站運營牌照的企業。

目前,國內只有三家企業擁有核電站運營的資質,分別是中核集團、中廣核和國家電投。

核電效益較好,是吸引包括中國核建在內的多家央企爭相獲得核電運營資質的主要原因。

央企 合作 夥伴 中國 核建 建與 一重 共推 四代 核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925

東北央企脫困進行時:劉明忠履新一年一重扭虧為盈

連續兩年虧損後,中國第一重型機械集團(下稱“一重集團”)終於在今年一季度盈利。

4月10日,一重集團董事長劉明忠在公司召開的2017年“首季滿堂紅”總結表彰大會介紹: “公司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15.96億元,利潤總額1487萬元,訂貨38.3億元,回款18.8億元,勝利實現了首季滿堂紅既定目標。”

第一財經記者註意到,一重集團實現盈利大部分的貢獻來自其旗下上市公司中國一重(601106.SH)。根據中國一重最新公布的財報,中國一重2017 年一季度實現主營業務收入 15.5 億元,利潤總額 1041 萬元,新簽訂貨合同 38.3 億元,銷售回款 18.8 億元。

劉明忠在會上稱,一重集團之所以能夠扭轉連續24個月虧損的不利局面並實現元月開門紅、首季滿堂紅,充分證明了一重的基礎可用、幹部可用、民心可用。

接近一重集團的一位知情者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過去一年,一重真的很努力”,這“也與新任董事長的到來有關”。

過去一年改革之路

官方資料顯示,有“董事會管理高手”之稱的劉明忠於2016年5月正式擔任一重集團董事長,至今已將近一年。他履新當天,一重集團正式成立董事會,他因此成為該公司首任董事長。

第一財經記者根據官方資料梳理發現,自劉明忠履新一重集團以來,公司內部開始圍繞脫困攻堅中心工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不斷優化結構調整,確立了專項裝備、核電裝備、石化裝備、新材料、高端裝備、現代服務業六大業務發展板塊,確立了以市場為核心、以營銷為龍頭的生產經營機制;公司大力開拓市場,調整了營銷機構設置,對營銷人員實行了高薪、重責、嚴懲的政策。

“這六大板塊是我們的重中之重,尤其是核電和石化。”一重集團一位內部人士此前向第一財經記者說。而根據一重集團上述會議,此次獲得“榮獲首季滿堂紅紅旗單位稱號”的一重集團旗下公司就包括了核電石化公司。

與此同時,劉明忠還親自率隊先後拜訪20余家央企總部,與近50家中央企業進行了溝通聯系,有力地促進了營銷工作的開展。在對外合作方面,公司以強強聯合為目標,在優勢互補的前提下,先後與中國核建、中國節能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分別就高溫氣冷堆項目和垃圾焚燒項目進行合作。

過去兩年,受宏觀經濟等大環境的影響,和其他重工企業一樣,一重集團的業績不佳。這集中反映在中國一重的身上。中國一重在1月23日發布公告稱,公司股票將在公司2016年度報告披露後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4月6日,中國一重第三次發出了“公司股票可能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和公司債券可能被暫停上市交易”的提示公告。

根據中國一重1月23日上述公告,經財務部門初步測算,預計2016年度全年經營業績將出現虧損,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57億元左右。而2015年同期業績則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7.9億元。

中國一重本期業績預虧的主要原因,與“受市場低迷的持續影響,前期公司訂單不足,造成2016年產品銷售收入大幅下滑”有關。

近幾年來,受宏觀環境、市場及企業歷史包袱等諸多因素的影響,中國一重合同訂單不足、貨款回收困難、產品任務量不均衡,陷入了歷史罕有的困難和挑戰。

劉明忠還在上述會議表示,上半年,一重集團要堅決實現主營業務收入37.5億元,利潤總額3000萬元,訂貨60億元、回款50億元的目標。“這是我們上半年工作的底線,誰也不能突破。”他說。

為實現上述目標,劉明忠表示,接下來,一重集團“要繼續深化內部改革……推動各項改革精準落地”,“把市場化的運作方式真正融入企業管理”,“把市場化血液融入到年度計劃預算、商業計劃書、脫困振興瘦身健體提質增效攻堅行動方案中”。

東北央企脫困

第一財經記者註意到, 和中國一重一樣,1月20日,同樣位於東北的哈電集團旗下上市公司 *ST佳電(000922.SZ)發布公告稱,公司股票將在2016年年度報告披露後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公告稱,公司2016年業績預計虧損4.2億元–4.9億元,上年同期虧損4.4697億元。

佳電股份出現虧損的原因是,公司主要客戶石油石化、煤化工、煤炭、鋼鐵、電力等行業的項目投入持續放緩,停建、緩建的情況較為嚴重,市場整體需求下降,導致訂貨下降。

中國一重和佳電股份的遭遇,既凸顯出東北作為老工業基地亟待轉型升級、突圍求生的時代命題,也反映出整個大型設備商及重工行業實際的窘境。

東北企業正在謀變。2016年12月,黑龍江省國資委發布《關於黑龍江省國有企業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實施意見》提出,要穩妥推進主業處於充分競爭行業和領域的商業類國企混改。

更早之前,2016年5月,國家發改委振興司組織召開了東北地區央企混改試點工作座談會。一汽集團、一重集團、哈電集團、鞍鋼集團、中石油集團及大慶石化、吉林石化和撫順石化等企業悉數到位。會議稱,中央企業應該在新一輪改革中起好帶頭作用,通過改革把企業做優做強、提升行業內影響力的同時,要註重加強企業與地方的深度融合。

此外,2016年4月出臺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全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若幹意見》提出,支持總部設在東北地區的中央企業先行開展改革試點。加快推進地方國有企業改革,支持探索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具體模式和途徑。

“佳電股份公司定會迎來新的春天。”哈電集團董事長斯澤夫3月初到佳電股份(即*ST佳電)進行調研時說。此後,*ST佳電在3月27日晚間發布公告,公司接到控股股東哈電集團下發的通知,哈電集團擬籌劃涉及公司的重大事項,公司股票自 2017 年 3 月 28 日開市起停牌。

當時有接近哈電集團的知情者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這可能與哈電集團的混改有關。”

記者註意到,2017年3月14日,哈電集團與通用電氣(GE)就重型燃機合資項目簽署協議,共同推進重型燃氣輪機在中國本土化的研究制造,哈電集團官網就此發布的一則消息稱,這是公司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等戰略舉措的重要途徑。

東北 央企 脫困 進行時 進行 劉明 履新 一年 一重 扭虧 為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505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