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比尔·鲁安:一个真正的开拓者-- 一只花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4077750100lqjb.html

最早知道比尔·鲁安(Bill Ruane) 这个名字是在沃伦·巴菲特在1984年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那次著名演讲里。当时,哥伦比亚商学院为了庆祝本杰明·格雷厄姆与戴维·多德合著的《证券分 析》一书发行50周年召开了一个大型研讨会。在这个研讨会上,巴菲特为了说明价值投资为什么能够持续战胜市场,列举了9份资金经理人的投资业绩线图,其中 就有比尔·鲁安。

    青年时代的鲁安原先毕业于哈佛大学商学院,因为对格雷厄姆和戴维·多德的教学很感兴趣,于是选修了格雷厄姆的证券分析课程。1952年鲁安首次遇见巴菲特。当时俩人都在上格雷厄姆的课。从此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巴菲特非常关注着鲁安的投资业绩,心里充满敬慕之情。

    1969年,在合伙投资公司成立12年之后,因为股市持续高涨,巴菲特决定关闭了这家公司。而原来一些投资于他的合伙人希望能与另一位券商继续合作,于是 巴菲特邀请他的好友、同学鲁安来管理他们的资金。“我问鲁安是否愿意接手我们的投资伙伴”,鲁安同意了,“于是他成立了红杉基金。”他俩都知道当时成立基 金的时机不对,但鲁安还是硬着头皮上。股市在1969年正分裂成两层市场。绝大多数投资者都朝着“漂亮50”公司“成长”股云集,价值股被远远地甩在了后 面,成为时代的弃儿。巴菲特说,尽管那时价值投资者的相对业绩在开始时很难看出来,但是他还是很高兴地看到他的合伙人不仅跟定了他鲁安,而且还追加了投 资,这让巴菲特多少有些惊讶。当然,他们最终均获得快乐的投资回报。

    不过,鲁安刚开始时确实很艰难。由于成立基金的时机不对,鲁安说,“曾经有过几年,我们成了当之无愧的亏本大王。在70年代中期创办红杉基金本来就是缺乏远见之举,并连续四年遭受低于标准普尔业绩的类似中国的 水患之灾。”到1974年,红杉基金已比市场落后了令人咋舌的36个百分点。“我们躲在桌下,不敢听电话,心里盘算着风暴是否已平息。”风暴的确已平息 了。“成长”股泡沫破灭后,价值股却大放光芒。到了1976年底,红杉基金在第五个半年期的业绩评估中已超出市场50个百分点。到了1978年,红杉基金 已获利220%,而不是标准普尔500指数的60%。
    有人认为红杉基金是一个真正的开拓者,因为这是第一家以集中投资为指导原则进行投资的基金。从红杉基金持股的公布纪录看,它清楚地表明鲁安和他的合伙人里 克·卡尼夫(Rick Cuniff) 管理着一家高度集中、低度周转率的证券投资公司。红杉基金平均拥有6-10家公司的证券,这些证券占了总体投资的90%以上。即使如此,证券所涉及的经济 领域在过去是,今后还将是广泛而多元化的。鲁安曾多次指出,尽管红杉基金是一家集中证券投资公司,但它拥有各种各样的企业,包括商业银行、制药、汽车和财 产损失保险
    鲁安的投资观点从很多方面讲都在共同基金管理者中独树一帜。一般情况下多数投资管理都是以某种事先想好的投资组合概念作为出发点,然后用各种不同的股票去 填充投资组合。而在鲁安-卡尼夫公司,他们从选择最佳的好股这一观念出发,然后让投资组合围绕着这些选择进行。选择尽可能的好股当然需要做大量高水平的研 究,在这点上鲁安-卡尼夫公司又一次有别于本行业的其他公司。这家公司已经建立起资金管理行业最聪明的作坊之一的美誉。它避而不用华尔街为券商准备的研究 报告,而是依赖本公司自己对公司进行的广泛调查。鲁安认为他不是为公司的头衔而做调查分析,如果是这样,那么他的名片上就会写着“比尔·鲁安——研究分析 家”。这个观点在华尔街也是独特的。他解释说:“在华尔街典型的做法是,人们以‘分析员’的身份开始其事业生涯,但他们不断激励自己,以便能被提拔到更有名望的‘投资券商’的地位。这个地位被认为更独特也更有用。相反,我们一直认为,如果你是一位长期的投资者,分析员的地位是至关重要的,有了正确的分析,资金管理工作就水到渠成了。”

    鲁安独特的方略究竟为公司的投资者带来多少好处呢?有人曾经检视红杉基金1971-1997年的投资业绩。在此期间,红杉基金与标准普尔500的 14.5%的回报相比,挣得了平均年回报19.6%的业绩。像其他集中投资一样,红杉基金取得了高于平均回报的成绩,但却有较大的波动。在此期间,市场的 标准偏差是16.4%,而红杉基金为20.6%。有些人将此称之为高风险,但以鲁安-卡尼夫公司选股的细腻和努力,这个传统的定义在此并不适用。

    巴菲特对于包括自己在内的9名资金经理人是这样描述的:“我们全都是格雷厄姆—多德理论的追随者,如果要玩投掷硬币的游戏,我们在过去20年的时间里都能 让硬币的人头一面朝上,这一点我们很确信”。巴菲特这样一番有理有据的陈词让现场的所有人相信,他们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完全是靠自身的努力,而不是凭借 所谓的运气,这其中自然包括了比尔·鲁安。

    从1969年至今40多年来,鲁安一直是鲁安-库尼夫投资管理公司的总裁,经营着庞大的红杉基金,同时他还担任《华盛顿邮报》公司的董事,在巴菲特收购政 府雇员保险公司其余的下属公司之前,也曾担任这家公司的董事。因此鲁安开玩笑说,他自己和巴菲特之间惟一的区别在于成亿美元的财富和智商上的100点。


比爾 魯安 一個 真正 開拓者 開拓 一只 只花 花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19

接黃金﹐丟垃圾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html

基本上長期股價下跌有三種原因﹕
  1. 一是公司所屬行業的基本面長期變差了
  2. 二是公司本身的經營體質變差、競爭力下滑了
  3. 三是過高的股票價格


關心長期的不利因素﹕

  1. 該公司所處行業未來仍然看好嗎?
  2. 該公司在未來競爭力能維持嗎?
  3. 該公司的經營階層誠實正直嗎?


如果這三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那麼股票長期下跌的機率就比較小。



價格的變動﹐對于投資人來說﹐唯一的意義是﹕


基本而言﹐投資人更應該關注的是股息回報以及業績。


股票下跌的情形,正如目前所碰到的﹐許多體質好的公司也因此受到經濟蕭條的波及而影響獲利,致使股價跟著下跌。

多數人﹕


少數人﹕



各位師兄﹐還有一只牛﹐應該是少數人。




黃金 垃圾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96

王子變青蛙﹐青蛙變王子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1/10/50x1x2x.html

其實投資只是兩件事情:

  1. 如何估計價值,
  2. 是如何看待價格。


價值-價格的分離﹐就是說這回事。

但是﹐只是擅長投資﹐是否能得到高于平均的回報呢﹖
我認為﹐是有不妥當之處。
因為﹐除了價格變動﹐價值也會變動﹐可以增加﹐也可以減少﹐或者不變。

如果﹐我們估計A企業是價值價格﹐而且距離足夠(例如50%)﹐但是價值大幅度萎縮﹐並且看來會長期萎縮下去﹐投資人是會蒙受嚴重損失。股市中﹐我們可以看到很多被KO的企業的例子﹐在KO之前﹐我們的確看到價值價格維持了很長的時間。時間越長﹐損失就越大。

有些長期成長的B企業﹐也會業績逆轉﹐造成有利可圖的價值價格的現像。但是突然管理層改組﹐而且管理方法變動﹐因此之前的價值﹐就有了問號﹖



那麼﹐

是否能更好呢﹖

盈利穩定的條件是什麼呢﹖
我們已經習慣的概念是以過去10年的紀錄作為參考﹐然後認為將來重複。我們的確小心異異﹐我們的確選擇了過去10年盈利穩定的企業。我們看來是掌握了不可勝的心態﹐我們也建立了堅定意志。但是在這一卻完美的條件下﹐似有不邏輯之處。因為﹐太完美了﹐我們不可能找到價值價格的企業﹐就算有﹐也是微乎其微。或者﹐我們有不同的意見﹐例如﹐天上掉萬金的時候﹐我們是可以得到一些好機會。但是﹐我們會發覺﹐合理價格(fair price)佔大多數。至于有一定規模的價值價格﹐它們都是受到經濟蕭條的波及而影響獲利﹐或者虧損。

這是quantitive approach的方法﹐也是我常用的方法。


如果碰上以下的狀況

  1. Inadequate or Incorrect data
  2. Uncertainties of the future
  3. The irrational behavior of the market


我們是否能堅定認為盈利像以往般的穩定﹖

或者﹐我們需要更充份的了解盈利穩定的條件。

我個人就認為﹐盈利穩定是結果﹐單憑知道盈利穩定﹐在于亂市是不夠充足﹐就好像堅固的牆壁有一條看不見的裂隙。我們應該了解盈利穩定的來源﹐前因造就後果。如果以過去10年的盈利來判斷未來盈利會是穩定﹐似乎說服力不夠充足。

如果﹐來自Graham-Dodd Ville的人﹐都是能得到優秀于平均回報的人﹐並且在未來同樣能得到優秀于平均回報。

那麼﹐也應該有某些因素﹐讓這些企業的盈利﹐穩定于平均。


X

  1. Hence this technique is more useful when applied to senior securities (which are protected against change) than to common stock;
  2. more useful when applied to a business of inherently stable character than to one subject to wide variations;
  3. in part, by favoring securities in which the popular interest is keen enough to promise a fairly swift response to value elements which he is the first to recognize;
  4. more useful when carried on under fairly normal general conditions than in times of great uncertainty and radical change.
  5. and proceeding with greater caution in times of abnormal stress and uncertainty.


讓我先討論X2
more useful when applied to a business of inherently stable character than to one subject to wide variations

參考1981年巴菲特的股東公開信﹕

In fairness, we should acknowledge that some acquisition records have been dazzling. Two major categories stand out.

1)
The first involves companies that, through design or accident, have purchased only businesses that are particularly well adapted to an inflationary environment. Such favored business must have two characteristics:

  1. an ability to increase prices rather easily (even when product demand is flat and capacity is not fully utilized) without fear of significant loss of either market share or unit volume
  2. an ability to accommodate large dollar volume increases in business (often produced more by inflation than by real growth) with only minor additional investment of capital.


2)
The second category involves the managerial superstars - men who can recognize that rare prince who is disguised as a toad, and who have managerial abilities that enable them to peel away the disguise.


(恕我無法翻譯﹐我的低能力只會弄巧成拙)

巴老對于收購(買入)的對象分成兩類﹕
1)

  1. 可以提高產品價格﹐並且不怕失去市場
  2. 只需要少量成本就可以擴張生意

2) 由超級管理人領軍的企業


長期盈利穩定的企業﹐它可能是(1)或是(2)之類﹐當然也可能是(1)+(2)。
如果是(1)類﹐由一只牛管理﹐相信股東能睡好覺。
要是(2)類換成一只牛管理﹐股東會忐忑不安。


另一點﹐股價會變動﹐不是升﹐就是跌﹐要不然就是橫行。
不幸的﹐在99%跌的行情﹐組合中的股票﹐難免不跌。會不會升回去﹖
請想一想﹐
王子變青蛙﹐青蛙變回王子。
青蛙變青蛙﹐青蛙是青蛙。

We have tried occasionally to buy toads at bargain prices with results that have been chronicled in past reports. Clearly our kisses fell flat. We have done well with a couple of princes - but they were princes when purchased. At least our kisses didn’t turn them into toads. And, finally, we have occasionally been quite successful in purchasing fractional interests in easily-identifiable princes at toad-like prices.

(所以﹐天降黃金的時候﹐千萬記得尋找青蛙王子﹐而不是青蛙﹑田雞之類)


X3
in part, by favoring securities in which the popular interest is keen enough to promise a fairly swift response to value elements which he is the first to recognize

我只能比喻﹕

如果99%跌的行情﹐王子變青蛙。
但是10%起的行情﹐青蛙就變回王子。(或更早)

我認為這就是X3。


X4+5
more useful when carried on under fairly normal general conditions than in times of great uncertainty and radical change.
and proceeding with greater caution in times of abnormal stress and uncertainty.

我只能比喻﹕
不管怎樣﹐總是要小心翼翼。
情況越混亂﹐付出的成本就要細細(記得J.I. Case company的例子嗎﹖)



X1
Hence this technique is more useful when applied to senior securities (which are protected against change) than to common stock

senior securities﹕
A security (usually debt) that, in the event the issuer goes bankrupt, must be repaid before other creditors receive any payment.


Read more:
http://www.investopedia.com/terms/s/seniorsecurity.asp#ixzz1ZsnnTAIj



所以﹐以上種種因素(你也知道非常不容易找到X2類的企業)﹐價值法只能對債券或優先股才能有效。

令我驚訝的X1﹗

(1)

以價值法買入股票﹐並不是有效的方法﹐除非能具備X2﹑X3﹑X45的條件。

價值法的根據在于不變(protected again change)。

所以﹐我認為﹐過去的盈利穩定(紀錄﹐平均)﹐仍然是必需的檢驗﹐但是不能就這樣判斷將來的盈利穩定。至少得慎重考查X2﹐以下幾點是我從X2衍生出來的概念﹕

我的概念雖然像烏托邦﹐但是檢查各行業的龍頭企業﹐有不少剛開始是沒沒無名之輩﹐經過幾代努力才雄霸一方。不是所有龍頭企業都有X2的因素﹐但擁有X2的因素都有機會成為龍頭企業。我認為﹐唯有在10強之內的企業﹐才有經過考驗的X因素。


一句話﹐便宜價買入不只是優秀而是卓越企業的股票。
(以青蛙價格﹐買入本來是王子的王子﹐同時具備X3﹑X45的王子)


(2)
我認為﹐唯有融合債券﹑優先股和股票的組合﹐才能把價值法﹐發揮淋漓盡致。

Intelligent investor﹐建議債券﹕股票的比率為75%﹕25%(或者50﹕50)﹐也建議股票便宜的時候﹐換成25%債券75%股票。我認為﹐非常值得參考。


債券或優先股就是為了利息收入。由此推論﹐有股息條約的REIT﹐也能算是債券之類。

只要認為組合的股票價格已經脫離現實﹐遠高于價值﹐而且感到熱血奔騰的時候﹐並且想要做點事的時候﹐可以賣出這個股票﹐買入債券﹐平衡回去債券-股票的比率。這個平衡分配比率背後的意義﹐就是要懂得﹕


註﹕關於債券的買賣﹐當然是指符合價值法。

王子 青蛙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44

反省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08.html

008年﹐2009年﹐2010年﹐2011年﹐我曾經對同一個的企業買進賣出。
這不同的時間表示我在不同價格以及不同的環境氣氛﹐擁有過它們的權益。
同時﹐也表示我在學習價值法之前﹐以及之後。

學習價值法之後﹐我買進之前﹐的確是有考慮它的價值﹐也認為它的價值高于它的價格。

然而﹐我卻“止蝕”了它們。

並不是safety margin不足。
它們過去和現在的盈利都非常棒﹐而且市價對資產也有拆讓。
總之﹐絕對是在便宜區的低部。


那麼﹐為什么我會放棄持有這些企業﹐選擇了接受現在的損失﹐忽略將來的盈利﹐況且它們的股息率高于銀行的利息。
到底是什麼因素影響我的判斷﹖
而我的判斷是否理智﹖

起心動念﹕

那麼﹐我為什么會重複﹖(2008年﹐2009年﹐2010年﹐2011年)

我認為原因是﹐


所以﹐你最初認為很安全的價值-價格的分離﹐遇到了任何一個﹕

  1. Inadequate or Incorrect data
  2. Uncertainties of the future
  3. The irrational behavior of the market


當起心動念以後﹐如果無法平息猜疑心﹐信心就會消失﹐跟著就失去最可貴的有益心態(淡然面對帳面損失﹐等待價格追上價值)。

猜疑心﹕


如果你找到的資料(quality或quantity)不能平息猜疑心﹐你隨時都會在“The irrational behavior of the market”﹐之前認為很安全的價值-價格的分離﹐現在就認為是不安全的。

所以﹐我反省﹐我應該﹕


而不是﹕


反省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59

找幾個對的企業﹐用對的價格買入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10.html

組合的績效要趕上股市整體表現﹐方法是﹕


我想探討的概念是找幾個對的企業﹐用對的價格買入。這概念的產生﹐是因為﹕


如果已經知道以下三毒﹐

  1. Inadequate or Incorrect data
  2. Uncertainties of the future
  3. The irrational behavior of the market


通常都是在氣氛最悲觀的時候﹐產生最大的殺傷力。那麼﹐就應該在一切開始之前﹐選擇對的企業﹐它們具備了﹕


找幾個對的企業﹐用對的價格買入。


這個概念的確是老生常談。但是有兩個關鍵﹐不能忽略了


“公司將面臨非常艱難的挑戰﹐我希望你好好的想一想﹐未來的工作將變得非常嚴格。如果你不喜歡改變﹐沒有關係﹐沒有人會因此怪你﹑恨你。”


“我的態度是﹐公司需要的是A級人才﹐能力程度則必須是A+﹐如果你不打算這麼做﹐那麼最好趁早離開﹐另謀他就。”


“你可沒辦法做假”


打工的朋友應該聽過這些話吧。

是老闆的朋友應該很想說這些話吧。

那麼﹐投資人更應該對組合中的企業﹐說得出做得到。
(組合中的企業﹐就是你的工人)

找對了企業﹐用對的價格買入﹐我就能淡然面對非常悲觀的氣氛﹐我也能堅信對它們的投資﹐最後將帶來卓越的回報。

我有全世界最努力的工人。我僱用5個工人﹐讓他們發揮10個工人的生產力﹐然後付他們八個人的酬勞。


如果組合中的企業像我這般平庸﹐我只能預測組合的表現平庸﹔如果它們比我強大﹐組合的表現將打敗大盤。

我的組合摟攬了X1﹑2﹑3﹑4﹑5的企業﹐我能淡然面對非常悲觀的氣氛。

我只要專著以下的工作就可以了﹕

找幾 幾個 個對 對的 企業 用對 價格 買入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60

沉思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11.html

用這樣的角度﹐員工﹑人或人才=企業



如果看見

等等的批評﹐我這個晚輩﹐更應該反省

其實是我學藝不精﹐更應該嚴格律己。

沈思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61

我的投資策略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html

總結起來﹐自從今年八月開始﹐我的策略是﹕

  1. 了解自己的能力
  2. 了解能力以內的企業的基本數據
  3. 挑選具備持續競爭優勢的企業
  4. 以好價錢買入
  5. 組合分成定息和成長


定息組合
以 銀行定息和REIT組合而成。目標是定息收入能夠穩定成長﹐以至能夠供給家庭的開銷。定息成長的方法是﹕1) 銀行和REIT的派息增加﹔2) 投資額增加。派息再投資﹐或是來自成長組合的資金﹐都能增加定息組合的投資額。其實定息組合在2009年已經開始操作﹐但是在2011年才有明確的策略。 我希望定息的收入能夠超過家庭的開銷﹐那麼就能把剩下的再投資﹐以至定息收入能夠穩定成長。

總而言之﹐經過詳細研究之後﹐以合理價格買入﹐能產生大量現金流的優質的REIT﹐然後是長期持有。我喜歡擁有獨特位置專利或品牌專利的REIT。

成長組合
我 只買入閃亮亮的便宜貨。我只專著在能力以內﹐以便宜的價格買入優秀公司的股票﹐而且是行業中10強以內的公司。我稱它們為對的企業﹕業績持續優秀﹐市場強 大﹐並且由一批能力非凡﹑能夠為股東利益著想的管理層經營的大公司。我認為﹐只要優秀公司的價值在不斷增長﹐就會使其股價不斷上漲。



************
把組合分成定息和成長﹐是希望目標清晰﹐同時撇除不必要的錯誤。我的能力有限﹐所以我先選擇有把握的事﹐然後一點一點順著做就是了。

孫子曰: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侍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故善戰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之必可勝。

我 只專著在能力以內﹐以便宜的價格買入優秀公司的REIT和股票﹐而且是行業中10強以內的公司。我稱它們為對的企業﹕業績持續優秀﹐市場強大﹐並且由一批 能力非凡﹑能夠為股東利益著想的管理層經營的大公司。我認為﹐只要優秀公司的價值在不斷增長﹐就會使其股價不斷上漲。即是說﹐不管在悲觀或樂觀的環境都能 掌握著勝利的大條件。

見勝不過眾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戰勝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故舉秋毫不為多力,見日月不為明 目,聞雷霆不為聰耳。古之所 謂善戰者,勝于易勝者也。故善戰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故其戰 勝不忒。不忒者,其所措必勝,勝已敗者也。故善戰者,立于不敗之地,而不失敵之敗也。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 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為勝敗之政。

對勝利的預見不能超過一般人所知道的,並非高明之最﹔通過艱苦的作戰而取得勝利,即便是被天下人稱道,也難以稱得上是優中之優。這好比是能舉起一根毫毛算 不上是力氣大,能看見太陽和月亮算不上眼睛明亮,能聽得驚雷的轟鳴算不上耳朵聰靈一樣。古人所說的善於指揮作戰的人,總是取勝於容易戰勝的敵人,即能夠運 用計謀,抓住敵人的弱點,發起攻勢,就容易取勝,既不用反覆部署,也用不著大砍大殺,就可輕而易舉地取勝。故此,善於作戰取勝者,既沒有奇異的勝利,顯不出智謀之名,也看不出勇武之戰功。他取得的勝利沒有差錯都是建立在必然的、確有把握的基礎之上。所以如此,是因為他所採取的作戰措施是勝在必然,他所戰勝 的是實際上已處於必然要失敗地位的敵人。


Graham的經典仍然是我投資信念的基石。不過﹐我只買入閃亮亮的﹐王子是王子的便宜貨。

我的 投資 策略 一只 只牛 牛的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860

請不要受到我的觀念打擾﹐應該堅守你的信念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25.html

如果你個人的信念已經非常好﹐請不要受到我的觀念打擾﹐應該堅守你的信念。

對/錯是非常個人的事。
或者﹐你現在擁有的股票﹐對你來說﹐已經是對的企業。
對的企業最需要的﹐是你的耐心。


我個人而言﹐我本身的投資經歷不長﹐從2009年才開始認真的思考對我有利的投資方法。至今﹐我認為Graham教導的證券分析﹐是我最能夠接受的投資方法﹐是所有一切的基礎。

我非常幸運﹐能在2011年閱讀
Graham英文版本的經典﹐尤其是“Intelligent Investor”﹐我認為它的﹕

  1. General portfolio policy
  2. Defensive approach
  3.  

  1. Enterprising approach
是我投資信念的基石。


我非常幸運﹐
能在2011年發覺價值法的困難﹐Principal obstacles to success of the analysis﹕

  1. Inadequate or Incorrect data
  2. Uncertainties of the future
  3. The irrational behavior of the market


同時發覺價值法的善戰之處﹕

  1. Hence this technique is more useful when applied to senior securities (which are protected against change) than to common stock;
  2. more useful when applied to a business of inherently stable character than to one subject to wide variations;
  3. in part, by favoring securities in which the popular interest is keen enough to promise a fairly swift response to value elements which he is the first to recognize;
  4. more useful when carried on under fairly normal general conditions than in times of great uncertainty and radical change.
  5. and proceeding with greater caution in times of abnormal stress and uncertainty.


為了更進一步了解價值法的善戰﹐我閱讀巴菲特致股東的信﹐青蛙王子的故事可以借鏡。

為了更進一步了解價值法的善戰﹐我閱讀費雪的著作﹐我認為它可以補充Graham's經典的quality approach。

但是﹐我仍然認為股海無涯﹐為勤是岸。

而且﹐我也認為﹐條條道路通羅馬。最重要的是了解你的能力圈﹐不停的練習和加強。
對/錯是非常個人的事。
或者﹐你現在擁有的股票﹐對你來說﹐已經是對的企業。
對的企業最需要的﹐是你的耐心。

不要 受到 我的 觀念 打擾 應該 堅守 你的 信念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861

首廿萬投資只可買一只股票 (舊文章修改後重溫) 止凡 Blog

http://cpleung826.blogspot.com/2011/08/blog-post_13.html

弟弟一年多前剛出來工作, 開始接觸股票, 身為哥哥的我當然要指點一下迷津, 我倆平日都有討論投資理財的問題, 他對我的理念一向都頗認同及清楚。

其實我一早就鼓勵他開投資戶口小試牛刀, 因為只看書、看資料及討論的話, 理論再好也只是紙上談兵而已, 很難鍛鍊出投資時的EQ出來的, 現在他終於開了戶口, 隨時可以action了! 為了使他更了解什麼是價值投資, 我建議他在首廿萬的投資只可以選擇一支股票, 當選定以後, 買賣操作都只可以局限在這一支股票上。

起初他也不明白, 我解釋了這個限制起碼有四個好處, 第一是集中投資, 廿萬對一個剛出來工作的畢業生可算是不少的數目, 但我告訴他, 當進入投資市場, 這個數目少到不得了,  把資金一分再分, 一些股上升一些股下跌這些拉上補下的投資方法, 只是因為對投資的股票不了解而以為分散風險, 實際風險還在 (不了解就是不了解, 對投資不了解就是風險), 用少數資本還把火力分散, 根本起不了什麼回報威力。

第二, 減少多餘費用, 如果得十萬分散成二十支股票, 平均一支買入幾千元, 假設平均一支股票每年派三次息, 以匯豐戶口為例, 每次派息時銀行都收$30, 一年就蝕了$1,800, 這個只是動也不動地收股息都要付的成本, 還未有計算買入賣出二十多支股票的操作成本, 七除八扣, 如果投資組合是一百萬以上, 這些手續費所佔的巴仙還可以吧, 但如果資金本身已經不多, 多買幾支股票不是好主意。 

第三, 人沒有無限時間, 加上剛出來社會工作, 在工作上還要花很多時間學習, 回家還要研究數以百家的公司, 我覺得不可能, 誰說可能的話只是因為根本沒有研究得透徹就完事, 所以最終只會沒有好好研究及了解要投資的股票就買入, 把所有精神時間集中研究一家公司, 這樣會比較可行。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 就是如果只給你投資一家公司的話, 你一定不會草率行事, 我作出一個假設性問題, 就是現在你有資金可以搞生意, 搞什麼生意都可以, 而這盤生意是上市公司中任選一間, 但要專心做這盤生意, 不可以做東又做西, 這盤生意就是你的唯一家檔, 在這個前題下, 你的投資決定將會有很大變化, 例如看見雜誌有專家說內地大西北的供水問題嚴重, 未來水利的公司十分有前景, 值得買! 好了, 現在你選了這家水利公司後就只可投資這一家公司, 你會選嗎? 不會, 但如果沒有限制, 很多人都會小注投入些仙股毫股, 或看兩頁雜誌再上網 click 兩下就入少少貨, 試一試運氣之類, 或以為自己對投資目標已經了解非常, 但如果只可買入一家, 我相信每個投資者都會傾盡全力去深入研究, 最簡單就是由上而下, 全球什麼國家未來廿年最當道? 這個國家內什麼行業在未來廿年最牛? 這個行業中有哪些上市公司? 每家公司的情況如何? 只選一家你會選哪一家, 原因何在? 它這盤生意抵買嗎? 它的價值在哪裡? 它在全球危機時價值如何變化 (是年報上的價值, 不是價格)? 最後是它現在價格如何? 這些不是難做的, 現今上網找資料十分方便, 很多地方都把資料整理得很好, 如果用這種深入研究方法都認定一支仙股是值得訓身的話, 那就訓身吧!

第四點所描寫的, 本來就是投資前應該做的, 但很多人卻不以為然, 以為看三、兩頁雜誌及報紙就對公司了解非常, 繼而買入, 這些人在大狼市時 (指上落波幅極大) 就會被震走, 希望弟弟慢慢明白為何金融海嘯時我滿手都是暴跌的金融股, 但還會瘋狂加碼, 人家以為我是溝淡, 使傷勢減輕, 這只是瘋子的說法, 如果你真的對你自己的投資有足夠了解的話, 你會明白的。

首廿 廿萬 投資 只可 可買 買一 一只 股票 文章 修改 重溫 止凡 Blog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278

一眨眼又一年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_25.html

2011年就快結束了﹐光陰似箭啊﹗一眨眼又一年。
充實學問﹐發掘能力﹐努力磨煉﹐回顧改善﹐堅定實行﹐不負人生。


我本身的投資經歷不長﹐從2009年才開始認真的思考對我有利的投資方法。至今﹐我認為Graham教導的證券分析﹐是我最能夠接受的投資方法﹐是所有一切的基礎。我非常幸運﹐能夠發覺自己投資信念的基石

B Graham﹕
The investor should know about these possibilities and should be prepared for them both financially and psychologically. (The investor and market fluctuations pg 94)

我本身就體會了。

我是在8-9月的時候﹐減少股票組合﹐提高定息組合。
老實說並非是有計劃的行為﹐而是被驚嚇的撤退。
總而言之﹐是我的心態不堅強。
我認為﹐主要的問題出在“怕”﹐

financially and psychologically

我認為﹐我的投資策略有了弱點﹐所以才會恐懼叢生。

唯有克服以上問題﹐投資策略才能持續實行﹐才不會朝令暮改。搖擺不定的立場﹐是沒有好下場的。

我 認為股票+債券的這方法對穩定+某個數量的股息有莫大的幫助。雖然我的財力小﹐無法購入債券。但是﹐我認為REIT是很好的代替。2010年 ﹐我擁有莫大的幸運﹐能夠以REIT作為嘗試﹐並且得到滿意的成績。所以建立了信心﹐並且在今年增加分配比率﹐實行穩定+某個數量的股息。我太幸運了 ﹐能夠克服這問題。

我怕損失﹐怕退休養老用的資本毀滅﹐所以患得患失﹐沽賣止蝕﹐迷于等待﹐錯過反彈﹐不甘心而買入。長久下去﹐恐怕虧損 居多。我買入的股票﹐付出的代價雖然不高﹐甚至肯定是便宜貨。很顯然的﹐在大幅度的跌市﹐我仍然生恐懼心。痛定思痛﹐我認為以便宜的價格買入股票﹐仍然 不 足于建立有益的信心。我認為﹐信心源自﹕

  1. 不管環境多麼困難﹐這家企業終究會排除萬難﹐雖然虧損一時﹐未來將獲得更多更多的盈利﹐這意味著它的競爭能力比以前更大。環境雖然多變化﹐這家企業的核心業務越來越出色
  2. 大 幅度的跌市﹐它的股價難免下跌。可是﹐只要稍微回升﹐它的股價馬上回升。如果股市已經回升﹐這家企業的市值仍然低糜不振﹐仍然大幅度拆讓“內在價值”﹐這 將令 我懷疑這家企業是否隱藏了我不知道的弱點﹐這是多麼的令人氣餒的事。懷疑和氣餒﹐是信心的敵人。理論上﹐低糜不振的股價﹐我們可以買入更多的權益。但是我 寧 願﹐在悲觀時候看到低糜不振的股價﹐樂觀時候看到昂貴熱門的股價。因為我在悲觀時候已經買足了貨並且忍受仍然下跌的痛苦﹐所以我希望樂觀剛開始就能看到股 價回升﹐並且超越大市。這樣我會認為這家企業是對的﹐我的分析是正確的。鼓勵和成績是信心之友。

第一點說明這家企業擁有出色的競 爭力﹐價值逐漸增加 ﹐ 是因為盈利逐漸增加。絕對不是盈利長遠看來會衰退﹐所以市值大幅度的縮小﹐造成價值暫時高于市值。我應該避免價值暫時高于市值﹐過後因為盈利長遠衰退﹐價 值和市值一起下跌的企業。反而﹐市值暫時少許高于價值的企業﹐如果經營妥當而盈利年年增加﹐價值和市值是能年年增加。

第二點說明它本來就是出色的企業﹐市場很快就知道它很值錢﹐甚至對它付出更高的價格。

投 資在擁有以上兩點特色的企業﹐自然信心滿滿﹐克服怕損失的心理﹐才能福星高照﹐財源廣進。所以我專著在能力以內﹐以便宜的價格買入優秀公司的股票﹐而且是 行業中10強以內的公司。我稱它們為對的企業﹕業績持續優秀﹐市場強大﹐並且由一批能力非凡﹑能夠為股東利益著想的管理層經營的大公司。只要優秀公司的價 值在不斷增長﹐就會使其股價不斷上漲

雖然我的投資策略似乎改變巨大﹐其實不然。我仍然堅守先了解價值和價格的分別﹐只是更嚴格的選擇對象。後宮佳麗雖然壯觀﹐大多數是有難各自飛﹐不如賢妻可靠能依賴。

我除了注重quantity approach﹐也注重quality approach﹕
excellent business and outstanding manager

我個人認為﹐費雪(Philip Fisher)'s Common Stock with Uncommon Profit 最適合補充Graham的quality approach的不足。

我會持續發展穩定+某個數量的股息。股息可以說是我們的“float”﹐只要數目已經足夠﹐就能佔據不可勝的位置﹐等待敵人出現可勝的訊號。

眨眼 又一 一年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39

對的企業也會衰敗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2/01/blog-post.html

A+級企業的衰敗原因﹐分成5個階段﹕

  1. 成功後的傲慢﹔忘記大環境轉變﹑市場變化﹑顧客需求﹐自負是衰敗第一征兆。
  2. 追求更大更快﹔過度追求成長及回報﹐而進行不正確的投資﹐忽略風險與穩健。
  3. 輕忽風險
  4. 病急亂投醫
  5. 放棄掙扎


巨企不一定會衰敗﹐及早了解征兆仍然有機會扭轉乾坤。

**************

聰明的投資人﹐更應該百分百戒備以上的征兆。猶如在任何的場所﹐永遠應該盯著逃生門。


對的 企業 也會 衰敗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401

2011年﹐致牛欄股東信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1/11/2011.html

太太﹑女兒﹕

2011年結束了﹐光陰似箭啊﹗一眨眼又一年。
寸金難買寸光陰﹐所以我們應該珍惜光陰﹐努力充實學問﹐發掘能力﹐努力磨煉﹐回顧改善﹐堅定實行﹐才能不負人生。


我本身的投資經歷不長﹐從2009年才開始認真的思考對我有利的投資方法。至今﹐我認為Graham教導的證券分析﹐是我最能夠接受的投資方法﹐是所有一切的基礎。我非常幸運﹐能夠發覺自己投資信念的基石


2011年﹐香港組合的帳面值-11%(減少)

我並非聰明人﹐況且我的知識水平也不高﹐我很感恩能得到如此的成績﹐我非常幸運。

超大﹐我認錯﹕
這是很好的價值陷阱例子﹐除了現金流﹐它的財務數字都顯示足夠的安全邊際。它生產的農產品-蔬菜﹐絕對是民生必用品。由於快速發展﹐現金淨流出﹐是可以想像的。

但是﹐它還沒有大發利市之前﹐無常已到﹐被勒令停牌。

我認為﹐如果某家企業﹐長年現金流不足﹐時常供股﹑配股﹑發各形式的債券﹐我應該避開。雖然它看來負債低﹐我也應該避開。雖然它曾經股價很高(2005-2008年)﹐我應該避開。雖然它的盈利紀錄和資產看來是good bond stock﹐我應該避開。

還有﹐在網絡世界﹐如果它的活動資訊貧乏﹐市場上非常少見到它的產品﹐我應該避開。

當然會有人在2007年因為它而發了財﹐這不代表幸運會降臨在我身上。


****
我在8-9月的時候﹐減少股票組合﹐提高定息組合。老實說這並非是有計劃的行為﹐而是被驚嚇的撤退。總而言之﹐是我的心態不堅強。我認為﹐主要的問題出在「怕」﹐


我認為策略有了弱點﹐所以恐懼叢生。

我認為﹐

唯有克服以上問題﹐投資策略才能持續實行﹐才不會朝令暮改。搖擺不定的立場﹐是沒有好下場的。

我 認為Graham's 股票+債券的方法對穩定+某個數量的股息有莫大的幫助。雖然我們的財力小﹐無法購入債券。但是﹐我認為REIT是很好的代替品。2010年﹐我擁有莫大的 幸運﹐能夠以REIT作為嘗試﹐並且得到滿意的成績。所以建立了信心﹐並且在今年增加分配比率﹐實行穩定+某個數量的股息。我太幸運了﹐能夠克服這問題。

我怕損失﹐怕退休養老用的資本毀滅﹐所以患得患失﹐沽賣止蝕。長久下去﹐恐怕虧損居多。我買入股票﹐付出的代價雖然不高﹐甚至肯定是便宜貨。很顯然的﹐在大幅度的跌市﹐我仍然生恐懼心。痛定思痛﹐我認為以便宜的價格買入股票﹐仍然不足於建立有益的信心。我認為﹐信心源自﹕

  1. 不管環境多麼困難﹐這家企業終究會排除萬難﹐雖然虧損一時﹐未來將獲得更多更多的盈利﹐這意味著它的競爭能力比以前更大。環境雖然多變化﹐這家企業的核心業務越來越出色
  2. 大 幅度的跌市﹐它的股價難免下跌。可是﹐只要稍微回升﹐它的股價馬上回升。如果股市已經回升﹐這家企業的市值仍然低糜不振﹐仍然大幅度小過「內在價值」﹐這 會令我懷疑這家企業是否隱藏了我不知道的弱點﹐這是多麼的令人氣餒的事。懷疑和氣餒﹐是信心的敵人。理論上﹐低糜不振的股價﹐我可以買入更多的權益。但是 我寧願﹐在悲觀時候看到低糜不振的股價﹐樂觀時候看到昂貴熱門的股價。因為我在悲觀時候已經買足了貨並且忍受仍然下跌的痛苦﹐所以我希望樂觀剛開始就能看 到股價回升﹐並且超越大市。這樣我會認為這家企業是對的﹐我的分析是正確的。鼓勵和成績是信心之友。

第一點說明這家企業的價值需要逐 漸增加﹐這是因為盈利逐漸增加。絕對不是盈利長遠看來會衰退﹐所以市值快速的縮小﹐造成價值暫時高於市值。我應該避免價值暫時高於市值﹐過後因為盈利長遠 衰退﹐價值和市值一起下跌的企業。反而﹐市值暫時少許高於價值的企業﹐如果經營妥當而盈利年年增加﹐價值和市值是能年年增加。

第二點說明它本來就是出色的企業﹐市場很快就知道它很值錢﹐甚至對它付出更高的價格。

不只注重quantity approach﹐也要注重quality approach﹐
excellent business and outstanding manager

投 資在擁有以上兩點特色的企業﹐自然信心滿滿﹐克服怕損失的心理。所以我專著在能力以內﹐以便宜的價格買入優秀公司的股票﹐而且是行業中10強以內的公司。 我稱它們為對的企業﹕業績持續優秀﹐市場強大﹐並且由一批能力非凡﹑能夠為股東利益著想的管理層經營的大公司。只要優秀公司的價值在不斷增長﹐就會使其股 價不斷上漲。

總結起來﹐自從今年八月開始﹐我的策略是﹕

  1. 瞭解自己的能力
  2. 瞭解能力以內的企業的基本數據
  3. 挑選具備持續競爭優勢的企業
  4. 以好價錢買入
  5. 組合分成定息和股票

雖然我的投資策略似乎改變巨大﹐其實不然。我仍然堅守先瞭解價值和價格的分別﹐只是更嚴格的選擇對象。後宮佳麗雖然壯觀﹐大多數是有難各自飛﹐不如賢妻可靠能依賴。

我會持續發展穩定+某個數量的股息。我把這些股息當成保險業的「float」﹐只要數目已經足夠﹐我們就能佔據不可勝的位置﹐等待敵人出現可勝的訊號。


****
滙 豐和渣打是有名的國際銀行﹐一隻牛的國家雖然貧窮﹐但是在各大城市可以看到滙豐和渣打的蹤影﹐甚至在偏遠的部落城市﹐偶而也能看到它們。要知道大多數各 國的本土銀行都是擁有政府作背景的優勢﹐而且瞭解風土人情﹐這些國際銀行要飛象過河撈過界﹐能長久立足的﹐必定具備了無法替代的優點。。雖然滙豐和渣打互 相競爭﹐不過兩者之市場略有不同﹐何況太 多大行陷入困境造成發展空間大量增加﹐摩擦難免﹐我看仍然利多於弊。我認為﹕

銀行收集了公眾人士的存款,轉借給企業家開工廠,存款人取得存款利息,是贏家;銀行賺取存款和放貸之利息差額,是二贏家;企業家取得所需的資金,開設工廠,生產產品,從中賺取利潤,是三贏家,有此「三贏」,銀行業乃能持久經營。


*****
自從2004年起,陳啟宗在2004年已經勾勒出恆隆地產在末來的策略:

恆 隆另一個引人稱道是它對存貨能善價而沽﹐例如它在香港的樓盤﹐往往在市場最旺的時候﹐以好價錢出售。恆隆堪稱是地產界的價值投資者。恆隆的主席報告在眾多 企業中﹐是最用心寫的一個﹐我認為是陳啟宗親手寫﹐不是槍手代筆。上述五點是否似曾相識?我真懷疑他是香港的巴菲特﹐專著在地產界的價值投資者高手。恆隆 所作所為﹕


10 年前﹐恆隆在上海建立了兩座佔據地利的商場﹐至今獲利豐厚﹐並且累計難得的經練。2004年開始把這樣的模式複製到其他的大城市﹐在4個城市建立5個商場 ﹐而且在行情差的時候以豆腐價格買進城市中的黃金地皮。其中兩座已經開始營業﹐未來3年﹐每一年都會有一座落成並且營業。
以普通價錢買入對的企業﹐只要盈利保證增加﹐仍然能夠得到不可勝之善。

****
領 匯的管理人替換後﹐一切都能維持﹐幸運之極。可見市場已經瞭解公屋商場 ﹐是全港獨一無二的,任何一個發展商、REIT都沒有類似的物業。在這個資產類別中,領匯是沒有對手。是一盤罕見的壟斷生意﹐壟斷香港幾百萬中下階層的日 常消費。草根階層的消費能力雖然小﹐加起來就是巨大的購買力。領匯的負債率有19%﹐監管條例規定REIT的負債率不可超過45%﹐所以領匯還有舉債的空 間﹐改善或購買產業皆可。今年領匯購買一座商場-將軍澳南豐廣場﹐租金回報為4.3%。這不是聰明的交易﹐因為租金回報與負債利息的差距不夠足大﹐令人遺 憾。


其他
我很感恩﹐太太與女兒的支持和體諒﹐並且陪伴我度過每一天。你們的堅信﹐讓我擁有無比的信心。

我很感恩﹐各位blog友在這段時間給予的勸告和分享﹐豐富了我的知識﹐開闊了我的眼界。如果我有任何得罪之處﹐我道歉﹐請各位原諒。

祝﹕
身體健康
萬事如意

2011 牛欄 東信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402

企業分析 vs 證券分析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2/01/vs.html

2000 Berkshire Chairman's Letter :

Our main business — though we have others of great importance — is insurance. To understand
Berkshire, 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 that you understand how to evaluate an insurance company. The key determinants are: (1) the amount of float that the business generates; (2) its cost; and (3) most critical of all, the long-term outlook for both of these factors.


******
萬法歸宗﹐以上巴老的原則﹐其實可以作為企業分析的原則﹐不局限於保險股。

(1) the amount of float that the business generates;
我們可以把它想像成企業的盈利

(2) its cost;
企業付出的成本(原料﹑員工﹑管理﹑資本等等)

(3) most critical of all, the long-term outlook for both of these factors.
以上兩個項目的未來變化(即係企業的前景)


證券分析﹐亦是如此
(1) the amount of float that the business generates;
盈利和股息 (公司表現佳﹐經營團隊杰出﹐它的股價遲早會反映其價值)

(2) its cost;
預留安全的價格空間﹐以合理價格買進好公司﹐比好價錢買進平庸公司好多了。決定要靠邏輯和理性。

(3) most critical of all, the long-term outlook for both of these factors.
把注意力放在可預期前景的公司上。長期一貫營業歷史﹑前景看好﹑基本上生產同樣產品給同樣市場的公司﹐就可以知道這些公司的未來如何。


安全空間﹑承諾﹑低價﹑良好的前景

企業 分析 vs 證券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527

A Framework for Investment Success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2/01/framework-for-investment-success.html

不認識Seth Klarman﹖無所謂﹐只要知道他是價值法中的猛人之一就可以了﹐是絕版書“Margin of Safety”之作者﹐是Baupost Group之渣fit人。當然﹐他也是我的老師。

他認為投資勝利之道﹐在於﹕


先了解自己是股海中最卑微的參與者﹐其他人都是勤勞能幹而且是精英中的天才。要在這樣的圈子出人頭地﹐“你”的絕世武器是﹕

  1. 能夠長期投資的資金
  2. 確立你的投資哲理
  3. 重量級的知識
  4. 人脈關係
  5. 對價值法原則瞭如指掌


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十全十美的投資秘訣﹐證券的回報好像零和游戲﹐你的回報超越大市是因為你犯的錯誤比別人少。所以股市賺錢之路﹐在於做到賺多虧少,對多錯少,就可以達到累計財富的終極目標。所以要做到“有把握”﹐首先就要避免自犯錯誤。

這是能夠長期保留在股市的資金﹐是不怕被生活所逼而需要賣股。沒有參與高杠杆投機﹐就沒有被逼斬倉的可能。很多錯誤是自找的﹐並不是別人硬推給你﹐正所謂自做孽不可恕。

步行于濃密的森林中,船只航行於茫茫的大海上,飛機在黑夜中穿洲越洋,假如没有指南針或方向儀的引導,都會迷失方向,无法達到目的地。缺乏明确的投資哲理作为引導﹐在股市中搶進殺出,表面上是很努力,實際上是在兜圈子,最後是徒勞無功。這種投資方式,犯錯誤的機率很大。

廣泛的人脈關係﹐是為了方便了解各行業經營的特點和週期循環﹐再加上自修﹐才能建立重量級的知識。有深度的知識﹐才能協助我們分辨是非﹐減少犯錯誤的機率。

我相信價值投資法﹐所以我的投資策略雖然更新﹐但是仍然以價值作為根本。

先了解然後管理好自己﹐就已經站在不敗(不可勝)。
那麼接下來能做的是了解其他人﹐如果他們犯錯﹐我們是否能趁機而入。
所以決定勝負的是EQ﹐而不是IQ。

************
By Seth Klarman :

Two elements are vital in designing an investment approach for long-term success. First, answer the question, ''what's your edge?" In highly competitive financial markets, with thousands of very smart, hardworking participants, what will enable you to reliably outperform the field? Your toolkit is critically important: truly long-term capital; a flexible approach that enables you to move opportunistically across a broad array of markets, securities, and asset classes; deep industry knowledge; strong sourcing relationships; and a solid grounding in value investing principles.

But because investing is, in many ways, a zero-sum activity in which your returns above the market indices are derived from the mistakes, overreactions or inattention of others as much as from your own clever insights, there is a second element in designing a sound investment approach: you must consider the competitive landscape and the behavior of other market participants. As in football, you are well-advised to take advantage of what your opponents give you: if they are defending the run, passing is probably your best option, even if you have a star running back. If scores of other investors are rigidly committed to fast-growing technology stocks, your brilliant tech analyst may not be able to help you outperform. If your competitors are not paying attention to, or indeed are dumping, Greek equities or U.S. housing debt, these asset classes may be worth your attention, regardless of the currently poor fundamentals that are driving others' decisions. Where to best apply your focus and skills depends partially on where others are applying theirs.

When observing your competitors, your focus should be on their approach and process, not their results. Short-term performance envy causes many of the shortcomings that lock most investors into a perpetual cycle of underachievement. You should watch your competitors not out of jealousy, but out of respect, and focus your efforts not on replicating others' portfolios, but on looking for opportunities where they are not.

Much of the investment business is centered around asset-gathering activities. In a field dominated by a short-term, relative performance orientation, significant underperformance is disastrous for retention of assets, while mediocre performance is not. Thus, because protracted periods of underperformance can threaten one's business, most investment firms aim for assured, trend-following mediocrity while shunning the potential achievement of strong outperformance. The only way for investors to significantly outperform is to periodically stand far apart from the crowd, something few are willing or able to do.

In addition, most traditional investors are limited by a variety of constraints: narrow skill-sets, legal restrictions contained in investment prospectuses or partnership agreements, or psychological inhibitions. High-grade bond funds can only purchase investment-grade bonds; when a bond falls below BBB, they are typically forced to sell (or think that they should), regardless of price. When a mortgage security is downgraded because it will not return par to its holders, a large swath of potential purchasers will not even consider buying it, and many must purge it. When a company omits a cash dividend, some equity funds are obliged to sell that stock. And, of course, when a stock is deleted from an index, it must immediately be dumped by many. Sometimes, a drop in a stock's price is reason enough for some holders to sell. Such behavior often creates supply-demand imbalances where bargains can be found. The dimly lit comers and crevasses existing outside of mainstream mandates may contain opportunity. Given that time is often an investor's scarcest resource, filling one’s in-box with the most compelling potential opportunities that others are forced to or choose to sell (or are constrained from buying) makes great sense.

Price is perhaps the single most important criterion in sound investment decision making. Every security or asset is a "buy" at one price, a “hold” at a higher price, and a "sell" at some still higher price. Yet most investors in all asset classes love simplicity, rosy outlooks, and the prospect of smooth sailing. They prefer what is performing well to what has recently lagged, often regardless of price. They prefer full buildings and trophy properties to fixer-uppers that need to be filled, even though empty or unloved buildings may be the far more compelling, and even safer, investments. Because investors are not usually penalized for adhering to conventional practices, doing so is the less professionally risky strategy, even though it virtually guarantees against superior performance.

Finally, most investors feel compelled to be fully invested at all times – principally because evaluation of their performance is both frequent and relative. For them, it is almost as if investing were merely a game and no client's hardearned money was at risk. To require full investment all the time is to remove an important tool from investors' toolkits: the ability to wait patiently for compelling opportunities that may arise in the future. Moreover, an investor who is too worried about missing out on the upside of a potential investment may be exposing himself to substantial downside risk precisely when valuation is extended. A thoughtful investment approach focuses at least as much on risk as on return. But in the moment-by-moment frenzy of the markets, all the pressure is on generating returns, risk be damned.

What drives long-term investment success? In the Internet era, everyone has a voluminous amount of information but not everyone knows how to use it. A well-considered investment process – thoughtful, intellectually honest, team oriented, and single-mindedly focused on making good investment decisions at every turn – can make all of the difference. Investors with short time horizons are oblivious to kernels of information that may influence investment outcomes years from now. Everyone can ask questions, but not everyone can identify the right questions to ask. Everyone searches for opportunity, but most look only where the searching is straightforward even if undeniably highly competitive.

In the markets of late 2008, everything was for sale as investors were caught in a contagion of selling due to panic, margin calls, and investor redemptions. Even while modeling very conservative scenarios, many securities could have been purchased at extremely attractive prices – if one had capital with which to buy them and the stamina to hold them in the face of falling prices. By late 2010, froth had returned to the markets, as investors with short-term relative performance orientations sought to keep up with the herd. Exuberant buying had replaced frenzied selling, as investors purchased securities offering limited returns even on far rosier economic assumptions.

Most investors take comfort from calm, steadily rising markets; roiling markets can drive investor panic. But these conventional reactions are inverted. When all feels calm and prices surge, the markets may feel safe; but, in fact, they are dangerous because few investors are focusing on risk. When one feels in the pit of one's stomach the fear that accompanies plunging market prices, risk-taking becomes considerably less risky, because risk is often priced into an asset's lower market valuation. Investment success requires standing apart from the frenzy – the short-term, relative performance game played by most investors.

Investment success also requires remembering that securities prices are not blips on a Bloomberg terminal but are fractional interests in – or claims on – companies. Business fundamentals, not price quotations, convey useful information. With so many market participants fixated on short-term investment performance, successful investing requires a focus not on how one is doing, but on corporate balance sheets and income and cash flow statements.

Framework for Investment Success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61

旺鋪﹑靚企業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2/01/blog-post_16.html

我的資金是有限的,所以,除了比較各種投資的回酬率,然后將資金投注在回酬較高及增值較快的資產,更需要加上股息再投資﹐才有機會提早財務自主。

復 利增长具有創造財富的神奇力量。不要小看數目微小的股息﹐小錢一樣是錢。从短期来说,并不会有明顯的數目,但在十年、二十年之后,總數可能增加一倍。復利 的神奇力量,是在后期才發揮出来的。我非常喜歡股息高﹑股息穩定﹑股息每年有成長的企業。我只要能把股息再投資在幾家這樣的公司﹐是可以加速財富的累計速 度。我不需要自掏錢包﹐但是未來收入反而越大。


你會購買没有租金﹑租不出去的店鋪嗎?
購買了一間店鋪,長期租不出去,反而每個月要負担分期付款。

同樣的情形,購買股票如果没有股息收入的話,將使我的收支不平衡。
試想將大筆資金投注在没有入息的資產,生活變得捉襟見肘,壓力至生病﹐即使將来能賺到大錢,也是不值得﹐畢竟健康最重要。

如果有穩定的股息收入的话,我們可以把股票視為店鋪,股息視為租金,這樣才可以長期收藏,就好像長期持有店鋪一樣。

必须重視的因素﹕

  1. 合理的股息,太低的話﹐表示我們付出太大的代價
  2. 股息波動太大而且沒有連續增加的股票﹐不够資格被視为店鋪﹐
  3. 旺鋪才可能年年加租。股息年年增加﹐可能就是靚企業

旺鋪 企業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864

養成好習慣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html

天堂還是地獄,只是一念之間而已。

股票是金礦還是墳墓﹐只是一念之間而已。

好習慣生好念頭﹐壞習慣生壞念頭。

多閱讀與善知識有關的書﹐就能明辨習慣的好壞。明辨習慣的好壞﹐就是瞭解自己的強弱之處﹐才不會做出以卵擊石﹑飛蛾撲火的事情。

改掉壞習慣,從養成好習慣開始。


以上是我認同的好習慣﹐可以成為在股市生存的利器。這種利器需要慢﹑定﹑觀﹑長﹐才能法力無邊。


養成 習慣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037

可長期持有的三類股票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_11.html

可長期持有股票分為三大類﹐即﹕


不以股價上漲或下跌的幅度作為判斷是否應該持有或是賣出的標準﹐應該取決於經營的業績。賣出的唯一標準是獲利能力的持續﹐而不是股價上漲或下跌。

這樣的方式將會迫使投資人思考企業長期遠景而不是短期的股價表現﹐而且進行這種思考有助於改善投資組合的績效。

就長期而言﹐投資的回報取決於企業未來的獲利能力。
如果企業的獲利能力發生暫時性變化﹐但不影響它的長期獲利能力﹐是可以繼續持有它的股份。
如果發生根本性變化﹐應該豪不猶豫賣出。

以九流價錢投資這三類企業的股票﹐必然獲得豐厚的回報﹐不僅保證本金的安全﹐也有益身心的健康。

這三類企業的股票有一個共同點就是﹕
回報隨著歲月增加﹐雖然發生暫時性變化﹐可是很快的又追上來
如果發現有這樣現像﹐意味著買對企業了。

我個人歷淺﹐認為渣打﹑領匯﹑恆隆屬於以上三類股票。

對於激成﹐我認為它在管制方面需要做出更多的改善﹐就能讓它的價值更快釋放出來。

長期 有的 三類 股票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94

長期持有﹐不是永遠持有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_13.html

長期持有﹐不是永遠持有

對某個企業的股票選擇長期持股不買﹐關鍵在於

所以繼續持有的強烈信心是建立在理性的基礎。


一時的暴利並不代表長期的盈利﹐而經常的微利卻可以轉化成長期的巨大收益。

長期持有的前提是
隨時關注企業的基本面及盈利狀況﹐如果會嚴重惡化﹐就應當及時賣出手中的股票了


長期持有並非永久持有

長期 持有 不是 永遠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330

不隨隨便便投資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_23.html

投資成功的關鍵在於挑選對的企業之後﹐在適當的時機﹐以便宜的價格買入後﹐只要企業還是經營妥當﹐就可以長期持有。要在股市賺錢﹐說易不易﹐說難不難。

急于讓自己手中的錢變成股票﹐再變成錢﹐其實是很難賺到錢。

對待投資應當像對待婚姻一樣慎重﹐像國與國之間的不輕易開戰﹐像愛護自己生命一樣。每個人必須自己承擔投資的風險。管理自己的組合和選擇喜歡的優秀公司都非常重要的﹔因為拿錢出來投資是為了致富﹐而不是想在股市中尋找刺激。

我在路上開車﹐明白[能]和[不能控制的風險]。不能控制的風險﹐例如公路品質﹑天氣﹑其他司機的駕駛態度﹐我是戒慎加虔誠禱告。能控制的風險﹐例如儘量在白天開車﹑恰當的速度﹑小心駕駛等等﹐我是百分百遵守和管理妥當。

投資也是一樣﹐要先要明白[能]和[不能控制的風險]。
我能做到的是﹕

至于[不能控制的風險]﹐以上我所做得已經把[不能控制的風險]降至低點﹐剩下的唯有戒慎加虔誠禱告。

分散投資風險是必要的﹐但是把它當成投資的主旨卻是不正確的。
降低風險的策略應該是小心謹慎地把資金分配在想要投資的企業上﹐要投資哪些企業以及用什麼價格買進。

以合理價買入經營卓越企業﹐能減少發生損失的機率。

絕不要隨隨便便投資﹐同時投資和持有時要慎重。

不隨 隨便 投資 一只 只牛 牛的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49

無題 一只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_26.html

值投資有甚麼可能會死的?價值投資根本就是平買,正價賣。數學角度來看平買,正價賣永遠都是賺錢的。問題就是在分析員的strengths and personality。Many analysts/investors don't even stick to the value discipline of buying cheap. They just buy anything with some sort of speculative potential in hopes of earning more than the fair value they have paid. In fact a lot of them don't even know the value of what they are buying into! Value investing is hard, speculation is easy(in terms of difficulty, not money making potential)...no wonder most investors fail.

********
個人淺見﹐把
價值投資的根本說是低買高賣﹐似乎不足夠。我認為應該擁有實業家的胸懷和眼光﹐即係要把自己當成是生意合伙人﹐對投資的生意當然要儘量去了解﹐前景和困境當然要儘量去了解﹐財務狀況當然要儘量去了解。

股價向上升﹐是很難分辨手中的股票哪一個是投資﹑哪一個是投機﹔唯有股價大跌﹐股市氣氛慘淡﹐我們心生恐懼的時候﹐這時候如果我們能夠冷靜克服心魔﹐冷靜分析手中的企業﹐你將發現真真了解的企業﹐其實是很少的。

所謂真了解﹕

如果你有勇氣進行資金分配﹐減少不了解的企業﹐增加了解企業的部位﹐你才算是擁有實業家的胸懷。

你了解的企業價值繼續成長﹐市值不斷增加﹐當世界恢復正常後﹐市值果然超越了你的成本﹐你你才算是擁有實業家的眼光。

當然﹐世界恢復正常後﹐不了解的企業的市值也有可能恢復﹐或者超越你了解的企業。你不應該感到懊惱或後悔﹐因為在最糟糕的時期﹐你已經準備要買掉全部股票﹐就是因為你保存了這種理智﹐留下了對的企業﹐甚至加重部位﹐現在你才能賺到錢。

胸懷和眼光並不是天生的﹐只要我們平時多用心學習是能夠培養的。

價值投資法是先難後易﹐其實[難]就在理智﹐如果我們能夠保持正確投資觀念﹐其實[難]只是在第一步罷了。

投機是先易後難﹐後續的操作和判斷上存有很大的失誤率。對我而言﹐我是十之八九會犯錯。

只要少錯多對﹐就有好成就。

無題 一只 只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55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