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眾安保險開業,「三馬」縱論互聯網金融

http://wallstreetcn.com/node/62563

國內首家互聯網保險公司——眾安在線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今日正式開業,浙江阿里巴巴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持股19.9%,騰訊和中國平安保險分別持股15%。

眾安保險CEO尹海介紹,眾安在線的定位是「服務互聯網」,首批產品形態將與電子商務、支付/移動支付有關,險種上可能是信用保險、責任保險。據悉,眾安保險首款產品將於11月底推出。

在今天下午復旦大學的眾安保險啟動儀式上,騰訊董事會主席馬化騰、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中國平安董事長馬明哲同台亮相。

用科技博客虎嗅的話說就是,金融家馬明哲穿西裝,工程師馬化騰穿抓絨衫,風清揚馬云穿嫩黃套頭衫。「三馬」分別是三個截然不同的風格。

三馬對話全文如下(原文來自虎嗅,順序似存在問題):

 

郭廣昌(復星集團董事長):你們三個都很厲害,都有很多資源,說說你們怎麼支持眾安的發展。
 
馬云:那是我們三個人的理想,我相信也是這一代很多互聯網和金融公司的理想,所以當然會支持,而且我覺得更是他來支持我們的業務創新。
 
郭廣昌:馬化騰先生,除了眾安金融之外,你肯定還有很多互聯網的佈局,能不能介紹一下未來三年你的互聯網佈局?
 
馬化騰:機會越來越多,但是我覺得我們更多的要合作,因為術業有專攻,我們一定要發揮自己的長處和優點,包括這次像眾安中有傳統金融,也有互聯網的優勢,如果只是考慮互聯網優勢的話,沒有線下的資源配合的話,我想要順利拿到這個牌照,我覺得是不可能的,所以要發揮不同的長處。 
 
郭廣昌:未來有什麼新的佈局呢? 
 
馬化騰:我希望找到更多的傳統行業的合作夥伴。 
 
郭廣昌:馬云呢?除了支付寶之外,未來除了眾安之外,還有哪些佈局?
 
馬云:我們在阿里小微金融服務這塊也做了很多工作,我們想做的不是金融,我們想做的是信用體系,中國今天不缺金融,也不缺各種各樣的方法,但是我覺得中國缺一套消費者、年輕人的一套信用體系,把這個體系建設好自然而然就會發展。所以我們的佈局不在於拿到這張牌照賺錢,而是能夠建立起整個中國的信用體系,信用等於財富。
 
馬明哲:我覺得他們都很優秀,不一樣,阿里巴巴更貼近互聯網裡面的應用體系,一個是社交通信,一個是交易,還有一個是垂直門戶,三個門戶,從交易來講,阿里巴巴、淘寶、天貓更貼近交易,離交易越近,離金融就會更近。社交、通信,像Facebook,他們也開始用社交來切入金融,所以到未來五年十年,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是我覺得在中國,互聯網金融,他們兩個肯定是巨頭。
 
郭廣昌:我本來問三位小馬的問題,是希望給老馬足夠的提醒,看來他們要搶你的飯碗。
 
馬明哲:跟他們合作很開心,實際上金融、互聯網,金融需要互聯網,互聯網需要金融,金融企業和互聯網之間是一個競賽,金融要進入互聯網,互聯網也要進入金融,金融需要互聯網這個平台,互聯網也需要傳統金融的服務。我相信兩者之間是互相促進、互相發展,為社會、為客戶服務。
 
馬云:我覺得剛才校長講的很好,他說他們是互聯網的門外漢,我覺得我們也是門外漢,但是有兩種,像我們這一類是屬於很好奇的門外漢,我們想進去看一看,所以我們覺得走到今天為止,我們都是很幸運的人,無數人的奮鬥讓我們這個企業走到今天,如果純粹掙點錢,意義不是太大,所以我們希望利用互聯網工具去改變些什麼,去影響些什麼。剛才校長講的我基本同意,有一點不同看法,大家到了網上以後開始喧鬧,開始講各種各樣假的真的都辨不清楚,使得大家認為線下的東西才是本我,我認為在網上,也許這些喧鬧,這些發洩才是真正的本我。因為很多年以來,我們認為別人看著我們的東西是本我,但是互聯網上產生各種各樣的東西,我們也要客觀地看,你認清了這些本我以後,我們才會處理起來很方便。像我們這種好奇者,很多人講這個不能干,那個不行,我們很好奇,為什麼不行?為什麼不能干?有人說金融行業是經營風險,互聯網公司不應該去碰,我很好奇。
 
郭廣昌:主辦方再三關照我,不許問一些非常敏感的問題,比如說像馬云IPO的這個問題是不能問的,還有來往和微信打架的事情也不能問的,我問一個完全無關的問題,馬云,江湖上傳說你最近被人抄了後路,心裡很不爽,所以要用太極神功了,要把企鵝打到老巢去,這是怎麼回事啊?
 
馬云:我覺得任何行業都要注重風險,不僅僅是金融,今天金融行業對互聯網的瞭解,我相信遠遠不如互聯網對金融的瞭解。
 
郭廣昌:你的意思是,有些公司已經很大了,只有一個,你不信,你覺得有兩個。
 
馬云:必須有兩個,我們經常在問自己為什麼可以做這些事情,為什麼淘寶可以做,天貓可以做,別人不可以嗎?我們也很好奇,微信為什麼是騰訊的?騰訊也很想問我們,你們搞過淘寶,為什麼一定是我們呢?我覺得只有互相的挑戰,社會才會進步,如果移動互聯網只有一個微信的話,整個中國是不夠的,也許我們成不了大氣,但是至少讓微信不斷創新。
 
用戶可以慢慢地交費,讓用戶有更好的體驗,這也是蠻好的事情。
 
馬化騰:馬云講的非常好,我很認同,其實在互聯網行業十幾年,競爭無處不在,都是家常便飯,所以我們也是抱著一種平常心態看這個問題,之前也溝通過,其實我們最怕的是團隊內部有惰性,包括微信本身也是我們內部競爭的一個結果,它並沒有誕生在原來的QQ團隊裡面。當時QQ用戶已經很大了,直到今天日活躍用戶還是很多,但是它有危機,可你不知道從哪裡來,你不是跟別人競爭,你就是跟自己競爭。所以我們要找到差異化,找到學習前進的動力,所以我們一直抱著平常心來看待競爭,我覺得是好事情,的確可以促進用戶體驗,整個行業的進步。否則你在一個市場太舒服了,一定會失敗的,所以我們歡迎競爭,而且一定是大家找到各自不同的位置,當年在QQ和旺旺競爭的時候,最後大家也找到競爭的位置。
 
所以我們是抱著這樣的角度看,也許我們自己做不好,退步了,都有可能,也許是海外的一些競爭對手把我們打敗了,也很正常。你要知道當年還有MSN也是很強大的,我們絲毫不敢怠慢的。都有這種經歷,所以我們是抱著共同學習、共同進步的心態來看這個問題的。甚至包括大家在金融結合方面都有不同的路徑,但是不同的路徑並不代表大家的意見是相左或者是有矛盾,因為往成功的路上一定有不同的路徑,肯定有不同的方法,從這邊走,從那邊走,可能都會通到成功的彼岸。每一個領域一定有細分的優勢,大家可以結合自己的優勢去佔據。我相信市場很大,不會是大家理解中或者是媒體希望見到的硝煙瀰漫的情況。 
 
郭廣昌:首先對互聯網巨頭的開放、理性的精神,我們給予熱烈的掌聲。我們讓校長講兩句,剛才馬云講的那個問題,您再回應一下。
 
楊玉良:因為我是外行,至於網上和網下,哪個是本我,我覺得這是一個哲學問題,應該讓我們的哲學家來回答,因為我發現在座的有很多哲學家,但是引起我思考的是什麼呢?儘管從你們的片言隻語中,我從一個教育工作者的角度,我在想我們金融學院的課以後要怎麼上,我們信息學院的課該怎麼上,但是我不是直接上這個課的人,但是我想我會在今後復旦大學教育人才培養上,來跟蹤你們的狀況,然後我再來要求他們,謝謝大家!
 
主持人:我也想問一下現場的各位嘉賓對互聯網金融形勢有怎樣的看法呢?以及當今的互聯網保險。 
 
郭廣昌:馬明哲,我再引申一下這個問題,互聯網你是非常熟悉的,這一塊你也不可能讓給他們兩個的,所以你就講你怎麼跟他們競爭,你怎麼看。
 
主持人:我們還想問問其他兩位馬先生對互聯網金融有什麼自己的看法呢? 
 
馬云:幾年前我跟馬明哲在聊一個事,他說世界上沒有一個東西不可以做保險,那時候我對保險不懂,我說為什麼?如果有人去自殺的話,你能不能做保險,他說你把錢給我,你再跳樓就可以了。那個時候我覺得這是蠻有意思的事情,但是後來想的多了以後,我覺得其實金融的本質是做信用,以前的金融,中國的金融比較偏重於拿到牌照以後就可以做很容易的生意,沒有把信用體系做起來,而互聯網大數據,各個行為對每個行為掌控之後,我們對一個人的信用進行掌控,這樣可以做很多事情。前段時間一個經濟學家講互聯網是一個渠道,金融是一個風險生意,原則上互聯網公司沒辦法做風險。我並不認為,互聯網掌握的所有數據把風險控制在第一關,而傳統的金融是把風險在最後一關控制住,這反而是最大的風險。我覺得互聯網金融本身是建一個有信用的體系。以後到底怎麼樣,我不知道,但是要跨越今天金融機構做不到的事情,那就是把信用體系建好,利用大數據、云計算,利用所有你能夠獲得的資源,把每個人、每個企業的信用建好。 
 
馬云:這個建好以後,金融自然就可以做了。還有一個問題,比如說一個大學生參加考試,你去上保險,根據你的成績、逃課率就可以算出這個價格,這種保險大家買起來相信很開心。
 
馬明哲:金融和互聯網既是競爭也是合作,互聯網金融、金融互聯網,本質上差別很大,我舉一個例子,我最近在研究一個案例,在座的各位同學大家都知道美國有一家書店,它在地面有八百多個網點,比新華書店還多,它最高的市值是40億美金,但是最近市值在8億美金,2011年開始退縮,同樣是賣書起家的亞馬遜,它現在的市值是160億美金,五年前是240億美金市值,它是從賣書開始,然後到網上超市,為什麼差距這麼大呢?160億和8億,200倍,通俗地說兩個模型,美國的這個模型是養牛喝牛奶,賣自己的書,為自己的客戶服務。亞馬遜是做什麼呢?它做的是牛奶市場,它是為所有願意在這個市場裡面做經營的,做銷售的,所有的人提供服務。所以說互聯網金融和金融互聯網聽起來是同樣兩個字倒過來,但是還是有本質上的差異。 那麼對金融業來講,我相信99%以上的金融機構都是金融互聯網,金融機構利用互聯網把它作為一個工具,提升效率,降低成本,那麼它的結果就是改良型、改善型,但是肯定不是顛覆。互聯網金融是從流量開始,到數據的切入,然後再提供服務,然後再到金融。從邏輯上來講是兩個方向,所以這場馬拉松競賽,我們可能要用十年、二十年去看。如果從目前來說,我覺得互聯網公司比金融公司更有優勢,謝謝!
 
馬化騰:我是工程師出身,所以不懂金融,我從我的角度來看,大家看到很多傳統行業都跟互聯網結合,包括今天講的互聯網金融,以前講互聯網媒體等等,現在到金融了,所以我的理解,互聯網給傳統行業以及某個行業,它代表的是一種能力或者外在資源或者環境對這個資源的提升。之前類似互聯網金融的東西是什麼呢?比較貼切的就是能源或者是電的出現,沒有電之前有沒有金融?沒有電之前有沒有娛樂?有沒有媒體?有了電以後對每個行業有什麼改進?是顛覆性還是改良性?如果從這個角度去思考的話,一部分是有顛覆性的,一部分是可以改良的。當然現在互聯網時代跟電中間又多了一個東西,像阿里淘寶,你在線下是找不到一種完全對應的,比如說搜索引擎,你也很難找到線下完全對應的,但是對於大多數傳統行業,有了電,有了互聯網,工業革命到信息化、互聯網化的革命,從這個角度理解,對於各行各業的企業家的思考會有一些啟發,我是這麼理解的。所以在這種基礎上,金融互聯網化到底僅僅是改良還是像傳統書店一樣,實際上每家企業、機構都是可以利用互聯網來升級換代,如果說不改變的那些企業可能會最終淘汰,但是改變的最終是輸掉還是一樣是可以躋身未來互聯網時代的競爭前列呢?我是抱著一種比較樂觀的態度,因為我認為不會所有的市場都完全是互聯網應用的,還是要有很多垂直的專業化的東西來承擔。當然這裡面有一個份額的配比,這是從我的角度來理解的。
 
Q&A
 
現場嘉賓:今年我接到了一個電話,是我今年接到時間最長的,足足一個小時,這個電話是平安車險的工作人員打來的,他在一個小時的電話裡頭成功地讓我購買了好幾千塊錢的保險,這個時間讓我超過了我和我夫人的通話時間,我感受到了保險的強大。馬總,您怎麼覺得互聯網金融去顛覆本來已經很強大的傳統金融,它會用什麼樣的方式?
 
馬明哲:感謝你買我們的保險,很好的問題,金融也是商品,普通商品是商品,但是它的屬性是不一樣的,比較合適在互聯網上的是什麼呢?比較容易標準化的,一瓶可樂、一包煙,一瓶汽水,很容易把它送到家裡去。但是作為金融產品,不是那麼容易的,你不可能搞一架飛機的保險在互聯網上賣,一個核電站投保,或者是工程保險,網上比較合適於小額,數量大、標準化的產品,這些是比較合適在網上。它的商品屬性和一般的商品是不一樣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個,我們看看金融和保險哪些是適合在互聯網上做的。金融首先是基金,第二個是證券,買賣股票,第三個是銀行,第四個是保險,第五個是信託和投行業務。按照它的難易度,所以保險來講,它的排名是在第四,因為保險還是有很多個性化的風險的選擇,保險經過了七百年的發展,它有了一定的積累,很不容易。如果在保險裡面又劃分四個,第一個是人壽保險,第二個是養老保險,第三個是健康保險,第四個是財產保險。人壽保險比較困難,這個難度是最大的,短期的意外健康險是可以的,長期的人壽保險,它涉及到人的財務規劃、家庭規劃,一個保險往往是要談好多次才談得出來,所以你談一個小時也不奇怪。第二個是養老保險,養老保險的對象一般是大型企業,大型企業的規劃,它的團隊情況,它的年齡,在網上是很難的。第三個是健康保險,短期的健康險是可以的,一個長期的健康險需要做體檢,需要當面回答很多問題,體檢完以後還要問很多病史。
 
所以在網上操作是比較困難的,那麼財產保險相對會容易一些,為什麼這次我和眾安的董事長歐亞平先生,我們反覆討論,眾安切入,四個保險方面,首先切入什麼?財產保險,因為財產保險裡面,我們看看這個市場,70%是個人業務,30%是對公業務。那麼個人業務裡面有機會50%可以搬到網上去,這是有機會的,當然這裡監管政策,還有我們新設的公司標準化的程度,就是如何把它的風險標準化,這是一個。第二個,就像淘寶和天貓一樣,它會創造很多新的保險出來,比如有很多人以前在地面就開不了店,我在網上就可以開店,有些保險保費五塊錢,如果你要出一張保單就22塊錢,根本做不起來網上創造了很多新的保險,有一部分可以搬上去,有一部分是創造出來的。所以互聯網在金融業務裡面,有些領域是顛覆性的,但絕對不是取代。
 
郭廣昌:你的意思就是互聯網金融是補充型的,當年馬云買電子商務的時候,也覺得電子商務有些產品適合,有些不適合,現在什麼東西都放到網上了,我們要問問馬云。 
 
馬云:學哲學的有一點好處,就是什麼東西都可以不懂裝懂。馬總講的有沒有道理,有一點道理,如果要說服一個人,通過一個多小時的電話,我覺得我挺佩服你的耐心,他說的煩,我聽的也煩,而且一個多小時的電話費,三大運營商的電話費就把你搞死了。我自己覺得,原則上你們那些傳統保險公司可干的活,我們都能幹,只是什麼時候幹好而已,剛剛汽車出來的時候,馬車伕說這個馬車複雜,這個路是這個樣子,馬必須這個樣子,輪子是這個樣子,汽車肯定不行。幾十年以後,馬車只是一個象徵而已,曾經有過這麼一個時代。我實在想像不出,今天保險複雜在哪裡。
 
馬云:其實我自己也覺得淘寶也沒那麼複雜,天貓也沒那麼複雜,我本來以為微信很複雜,做著做著也沒那麼複雜。只要你相信,只要你不斷去完善,只要這是一個大的趨勢,這些人持久地做下去,總是會有結果的。一些複雜的事情,我們要用技術去解決。以前我們說八月半,你保證八月半能不能去看到月亮,保險公司就做這個了,保證你看到月亮,年輕人覺得很好玩,又簡單,這僅僅只是開始,我覺得沒那麼複雜,我們只是好奇,創新闖天下,闖天下就是門裡面一個馬,三匹馬出來還不夠啊? 
 
馬明哲:我同意他(馬云)的意見,我完全同意他的意見,所有東西都可以上互聯網,但可能一千年以後,謝謝!
 
馬化騰:我覺得外界有一些妖魔化了,我們其實才剛嘗試,我們TIC上市的時候在加拿大,微信5.0才帶出來的,其實很多人會把它過分渲染,對於騰訊來說,我們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微信裡的生態體系,包括以後附近的這些公眾帳號,公眾帳號背後的服務,內容提供商怎麼樣有一個閉環。這跟我們在PC時代用Q幣收費是很接近的理念,最起碼我要在無線互聯網上有一個類似Q幣支付的環節。因為提到支付,大家可能都想到支付寶,支付寶可能會很緊張,但是不用緊張,我們做Q幣也很長時間了,所以這不是一個新生事物,這是一個不可能迴避的問題。當然,現在微信的特性是純無線互聯網以及O2O的屬性比原來QQ,包括手機QQ更強,所以它是可以用價錢在線上線下的商家體系,包括二維碼等等,這個想像空間很大。但是這個環節很複雜,我不相信隨便一家公司就可以去撬我們的市場。
 
現場嘉賓:首先看到幾位大佬很激動,我很早接觸保險這一塊,我就想問一下馬化騰先生,因為現在微信支付形勢非常兇猛,我想問一下對於後期的眾安保險跟微信支付的合作,你們有一些什麼樣的看法?
 
馬化騰:我覺得現在已經改變了,因為一年多前我們還在談眾安情況的時候,大家都覺得這個事情太新了,大家也很興奮,因為以前談的是互聯網銀行,但是只聽到雨聲,遙遙無期,都是沒譜的事,那時候互聯網金融的概念也沒熱。所以我也不知道是先有「三馬」的消息出來之後才炒熱的,還是我們剛好踩到這個點上了,過了一年多之後,我們才發現我們是全球第一個互聯網保險的牌照公司,就這麼誕生了。所以我們覺得這個速度也不用一千年,一念舊有這麼大的變化,再過一年兩年、五年,一定會有相當大的變化,但是什麼叫做顛覆,什麼叫做升級換代,都不清楚,但是我覺得互聯網的魅力就在於它一切都有可能。所以這也是我們投身在這個行業裡面最有意思的地方,都有可能,就好像演戲一樣,你不知道結局怎麼樣,都有可能,所以我們大家參與其中,都有機會為這個結果推動一把,這是最有樂趣的地方。
 
馬化騰:太複雜了,而且跟傳統行業每一個東西都掛接在一塊,超級複雜,一定要開放,我們只提供一個橋樑和工具作用,真正的金融功能,我覺得還是要和眾安,以及其它的銀行,包括阿里,都有很大的合作空間,有些東西我做不了,你做的了,我有客戶群,你有接觸用戶的點,這些都是可以展開合作的。現在的互聯網時代,沒有距離的限制,我相信多溝通,一些小摩擦之後,大家的心態會慢慢平和,可以提前把這些不必要的戒心放下來。所以我們還是抱著平常心來看待這個問題,而且有競爭也不是壞事,內部還有競爭,因為這是促進它發展一個很好的良藥。
 
主持人:我們這裡在網上也徵集了一些問題,互聯網除了保險支付、理財、小額貸款,還能做些什麼?互聯網改變未來的生活,你們認為未來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後,我們有了互聯網金融,我們的生活會有什麼樣的改變呢?
 
馬云:如果講互聯網金融將來會發生什麼,對我們公司來講,我們只想建立一套信用體系,這套信用體系的數據一旦建設好以後,無數的金融機構將會利用這套信用體系百花齊放。所以你們去想一下,兩三年前,我們在討論「三馬」的時候,大家覺得不太可能,那個時候說有一張保險牌照,連我都認為政府怎麼會批呢? 
 
郭廣昌:怎麼會批的呢?
 
馬云:主要是政府監管部門的革新速度、瞭解速度是非常之快的,我們這個時代已經發生了很多的變化,在座的很多人都是生於互聯網時代,對我們來講互聯網就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就應該這樣,可能比我大十歲的人覺得有障礙。淘寶那時候的發展思想,包括今天使用我們支付寶體系的大多是年輕人,說服成功人是最難的,你只要把成功人說服了,變革就很容易了。我覺得說服馬總很容易,我不想說服你的一千年,只有你想不想幹,你要真想幹,我們一定有辦法,如果你不想幹,一萬年也不行。
 
馬明哲:我非常佩服馬云,他真的很了不起,非常了不起,每次我們辯論,我都輸給他。但最後一句話還是我贏。你剛才講的很好,這次眾安能夠得到批准,是中國保監會是想做一種嘗試,讓消費者有一種新的體驗,但是監管部門批准這個牌照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舉個例子,眾安只有在上海,如果新疆有一個投保出了問題,後期的理賠處理不滿意,傳統的保險監管是屬於屬地監管,為什麼有保監局呢?保監會的職責是保護投保人的利益,所以這個流程裡面是相當的複雜,這是不容易的!如果所有的投保人覺悟已經到了很高了,沒關係,可以下去,我真的是贊成馬云的說法,沒有什麼東西不可以上網的,只是時間上的問題。比如講我舉個例子,核電站的保險,它的保單是十萬字,你把它讀完,每個值班人員要談話,一二三你做了什麼,這些東西都拿到網上,讓所有的值班人員都上網談,可能嗎?不容易,但是我們一定要努力,努力就會實現。
 
馬明哲:剛才主持人講未來互聯網會對金融產生什麼變化?我大膽地預測一下,金融機構會發生很大的變化,它會小型化、社區化、智能化、多元化,因為大的網點,隨著互聯網的進來,它已經很難經營了,現在的逆差是2.3、2.4,香港的逆差是1.5,台灣的逆差是0.98,現在大的網點已經不再是優勢了,互聯網是有優勢的。第二個,我大膽地預測,大概十年內,50%到60%的信用卡和現金沒有,到時候大家可以看一下,十年內,50%的信用卡和現金沒有。第三個,我們再大膽一點預測,二十年內,大部分的中小金融機構的前提和後台沒有了,為什麼?就像蘋果,它自己不會生產手機、戴爾、HP,因為它自己生產手機的成本,它委託富士康去做,它的成本只有68%,所以它會把很多東西外包出去。所以金融機構要生存下去,在逆差很低的時候,你不得不把很多業務外包,讓你生存下來,所以講它的前台和後台在二十年之內,我不敢說太近,肯定是要走向這條路。社會的分工會重新開始,當然這是我個人的預測,不一定對。
 
馬化騰:今天有幸和各位同學溝通,我在想,剛才馬云也講,你們都是生長於互聯網時代的,我覺得比我們幸運,我們有時候還要在互聯網中不斷地學習,但是你們一開始就掌握到最新的技術,就站在互聯網信息化的前沿,這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事情。至於說未來的發展,我在這個行業裡面有一個很大的危機,年輕人現在在互聯網上喜歡的東西,我越來越看不懂了,這是我最大的擔憂。包括現在美國一個非常火的發送照片的平台,但是我用起來覺得很沒意思,我本來就干這行,但是我都覺得沒意思,但是12到18歲的女孩子非常喜歡玩,特別火爆。包括我們現在很多互聯網產品,我們發現自己有時候在這個行業,不知道年輕人喜歡什麼,我覺得這是最可怕的。有人跟我說,你每天早上醒來,或者你未來最擔心什麼?我說我最擔心不理解以後互聯網的主流用戶的使用習慣是什麼,包括QQ也好,微信也好,沒有人保證一個東西是永久不變的,因為人性就是要更新,即使你什麼錯都沒有,就錯在你太老了,一定要換掉,甚至Facebook都有這個問題,很多年輕人覺得很沒面子,跟爺爺奶奶在一塊,我要跟年輕人在一塊,你用常理來解釋說人多不是好嗎?他們就覺得我要用新的東西,他們覺得不好。這種常理跟我們的想法不一樣,可能以後的年輕人就是這樣的思維,你怎麼樣順應這種潮流?是不是沒事把自己品牌刷新一次,換個名字,還是你看到有新東西,你要用於自我革命,明顯跟自己的既得利益是相衝突的。
 
郭廣昌:我覺得可以說馬云和馬化騰不懂金融,千萬不要說馬明哲先生不懂互聯網。
 
主持人:幾位嘉賓對於大學生有什麼樣的建議呢? 
 
楊玉良:我是外行人,我剛才已提到,我腦子裡一直在轉悠的是什麼呢?我一直在想,在互聯網時代,我們的金融、我們的信息技術,我們其它的各種課程,現在有大規模的網上課程,但是我想至少互聯網的出現使得我們的金融課,包括金融課方面的研究,應該是面臨一個新的問題,這是我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應該來佈置的。
 
馬云:我覺得馬化騰講的非常對,其實我們都有這種擔心和恐懼,就是對年輕人的不瞭解,我前幾年調整了心態,如果我們真正瞭解年輕人需要什麼的時候,說明我們的年輕人出了問題,這個沒辦法,所以像我們這樣的年齡帶著欣賞的眼光去看待年輕人,帶著欣賞的眼光去看待這些創新,支持他們創新,這是我們這些人保持不老的一個最主要的心態,而年輕人永遠保持好奇之心,不要聽老馬說不行不行,我就想試一試,因為這世界很多時候就是試出來的。我覺得今天的年輕人機會是很好的,馬化騰和我們都是屬於IT時代,人類要進入DT時代,數字技術和IT技術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在DT時代的時候,大家記住,互聯網絕對不是一個技術,它是一種思想,互聯網是一種生活的方式,在互聯網眼裡,馬董剛才講的10萬頁的保險不是問題,我們一天搞十個國家級圖書館的數據是沒問題的,處理的方法而且很科學,它是一種思想,所以年輕人保持對未來的好奇,保持對昨天創新人的一種敬畏。我們生活在一個好的時代,這個好的時代絕不意味著聞訊而逃,這個訊就是騰訊的訊。
 
馬化騰:所以我從在座年輕人身上感覺到,未來互聯網的潛力都可以在你們身上看到,所以我希望多瞭解你們,也希望你們可以借助這個論壇,我們多交流,能夠共同為未來的社會做貢獻,謝謝!
 
馬云:我跟馬化騰來之前沒交流過,我相信郭廣昌一定會問來往和微信的問題,這躲不了,因為復旦哲學系基本上就是這個樣子,我覺得中國四大壞人兩個都在場。但是我覺得幫助「三馬」一起合作做眾安保險,幫助我們的對手,幫助我們的合作夥伴成長,是我們的責任。所以我們做一個來往,他們搞一個微信,很好,因為只有這樣保持好奇心,保持對權威的挑戰,包括將來監管是不是按照今天的方法,今天買一個保險,如果一定要派一個人過去,我們必須要搞跨時間、跨空間的,這是一種思想變革。如果沒有平安保險這麼多年積累的優秀的寶貴經驗和財富,進行進一步思考和學習,那無處下手。所以我覺得這本來就是對昨天的感恩,對未來的敬畏,這是我這一代年輕人的機會。來復旦我們就是來看看復旦,不然說郭廣昌看起來不像是讀過書的,無知者無畏。
 
馬明哲:感謝主持人給我一個最後的機會,但是我覺得是上當了,我們三個好兄弟怎麼會自殘呢?我真的很佩服馬云,中國的互聯網有今天,互聯網在他們的眼裡,互聯網什麼都是可以做的,之所以他們這種精神,我們中國的互聯網才走到今天,上個月我見一個紐約來的幾家投行的人,我們在討論中國的經濟,我給他們說了一句話,請相信我,中國的互聯網金融一定會為全世界金融做出重大的貢獻,謝謝!
 
主持人:非常感謝四位嘉賓,也非常感謝我們幽默而機智的郭師兄。
 
郭廣昌:最後我要說一句,復旦的學生是最優秀的,以後你們招人的時候首先看看復旦的。
 
馬化騰:我沒有反擊了,剛才馬云講的,說未來的大趨勢和短期內,沒有什麼矛盾,就現在的現狀來說,你要說互聯網金融,互聯網保險,一定要解決監管的問題,未來的方向是不是這樣,但是一天沒有變,我們還是要重視,沒有Peter線下的解決監管機構的問題,你短期內怎麼開工呢?怎麼做呢?第一步都沒有完成,所以這個東西都是並不矛盾的,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需求,要用不同的解決方法。所以我的答案是比較和諧的,讓你失望了。
眾安 保險 開業 三馬 縱論 互聯網 互聯 金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088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