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江蘇不良貸款先行釋放

2013-08-05 NCW
 
 

 

紡織、鋼貿、光伏風險暴露,銀行業不良貸款顯著增加◎ 本刊見習記者 吳紅毓然 文7月25日下午,原本應在蘇州市吳江區東方絲綢市場開門做生意的高老闆,卻在蘇南小鎮盛澤鎮的小館喝起了茶。 “我已經一個多月沒開門了。 ”來自浙江嘉興的她坦言。由於布料滯銷、融資困難,在這裡做了五年生意的高老闆陷入了資金困境,為此找來了其他幾家企業主商議對策。

談話中她不斷接打電話,要麼是催下游廠商給錢,要麼是向其他企業主借錢,聲音因長時間高聲說話而透出嘶啞與疲憊。

“紡織業這兩年太不景氣了,很不好做。 ”做了十幾年紡織生意的盛澤人徐老闆也一籌莫展。他透露,在7月13 日,已有外地紡織商跑路。

一位蘇南地區農村商業銀行的副行長告訴財新記者,蘇南地區農商行的不良貸款大多發生在民營企業 :一是因為這些企業多為紡織、印染、家居用品等傳統制造業,資金積累較少,抗風險能力弱;二是這些小微企業多涉足民間借貸,杠杆隨之不斷放大,導致銀行的信貸風險也很高。

高老闆們的問題在江蘇主要銀行看來也許並非最棘手——如銀監會高層所說,部分地區和行業的風險暴露增加,多集中在東部沿海地區,大部分新增不良貸款集中在鋼貿、光伏、船舶等行業,折戟的龍頭企業大多正好在江蘇。

一位接近江蘇省銀監局人士指出光伏行業的風險暴露也比較充分,不過還有底部震蕩的可能;造船行業的不良資產目前暴露得還不夠徹底。

“無錫地區的鋼貿不良貸款嚴重程度超過了上海。 ”多位銀行業人士均承認,無錫市鋼貿的貸款餘額達200億元左右,而貸款損失占60%至70%。

7月31日,中國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在2013年上半年全國銀監工作會議暨經濟金融形勢分析會議上指出,截至6月末,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金餘額1.5 萬億元,同比增長18.97%。

中國人民銀行南京分行行長周學東在6月14日江蘇省工業企業融資洽談活動中的發言指出: “今年1至5月,全國新增不良貸款中江蘇占了40% 左右,江蘇部分地區、部分領域不良貸款上升加快。看似今年冒出的新問題,實際上是往年問題反映在今年的賬面上了。 ”銀監會文件指出, “首要任務是提高貸款五級分類準確性和資產質量真實性。相比真實暴露的不良貸款,隱匿的風險對銀行危害更大。 ”尚福林在前述會議也指出,嚴防信用風險前提是真實反映資產質量。

鋼貿之痛

從2011年始,驟增的鋼貿信貸風險至今仍未平息。

7月30日,中國銀行業協會發佈年度報告指出,2013年鋼貿、光伏和航運等行業仍推動不良資產反彈,應被列為商業銀行短期風險管理的重中之重。

出事的鋼貿商多為福建周寧人,但其活動主要是在長三角地區。前述銀行業分析師指出,由於聯保聯貸模式,當初任何一個持周寧縣身份證的人就能拿到銀行1000萬元的授信, “300萬元買房,200萬元買車,剩下500萬元炒鋼材、放高利貸,2004年到2005年市場行情好,後來鋼材慢慢不賺錢,銀行一收緊流動性,風險就暴露出來。 ”“他們用六個字形容:錢多人傻好賺。只要弄個殼公司,包裝一下,老鄉都是圈內的人,註冊個500萬元資本金的公司只花兩三萬元,賬亂做一下,然後騙貸,騙到之後就去投房產。 ”一位大型國有銀行無錫分行人士如是描述鋼貿信貸亂象。

上述銀行業人士還透露,各家銀行的不良貸產生原因不同,比如建行主要受制于擔保公司風控能力,交行是由於鋼貿商的反複質押行為。

“鋼貿信貸泡沫之所以越吹越大直至破滅,除了市場方及企業主自身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各銀行業金融機構,特別是部分大型銀行急需深刻反思,牢記‘血的教訓’ 。 ” 7月初,江蘇省無錫市銀監局局長戴玉明發表《無錫鋼貿信貸高收益泡沫破滅的調查與思考》一文指出,全市鋼貿授信敞口預計最終將損失50%左右,且將耗費大量的人力、財力、物力用于風險處置。

2012年,在政府主導下有關鋼貿的不良貸款轉成了展期貸款,因此到了2013年3月至6月,鋼貿風險再次暴露出來。多位銀行業人士均認為此次暴露比較充分,風險已經見底,但具體不良數據要看各行的操作情況。民生銀行江蘇分行一位人士則透露,有時為壓低不良貸款,甚至會把貸款放到另一家好企業,替還不起貸的鋼貿商償還利息。

對於鋼貿不良貸款的剝離處置,一些銀行選擇了對不良資產進行打包轉讓,比如把相應股權賣給四大資產管理公司。

接近江蘇省銀監局的人士認為, “轉讓不良貸的潛力還可以,資產管理公司也很積極,外面也有機構願意接收。 ”今年6月底,全國首家地方 AMC,即江蘇金融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正在組建,由無錫市國聯發展(集團)有限公司為主發起人,負責處置江蘇區域內的金融機構不良資產。 “選擇在無錫,自然也是與鋼貿有關。 ”前述銀行業人士分析道。

鎮江市銀行業也在對鋼貿不良資產 進行重組。業內人士指出,資產重組分有無牌照兩種處理方式。由於港口有牌照限制,如果鋼貿商有自己的港口,再加上鋼材市場的土地和房屋,銀行會對找相應有港口的公司,不一定做鋼貿,做倉儲做物流的也可以,將鋼貿商的債權轉為後者的股權。如果鋼貿商沒有港口,只有廠地和房屋,地方政府則把工業用地改成商業用地,房地產商開發後,將土地成本翻至三五倍,鋼貿商就有錢可還。

行業重災區

如果說,鋼貿的不良貸泛濫是由於銀行的過度授信,光伏與造船行業的不良貸增長,則主要由於產能過剩。多位銀行業人士及分析師均指出,隨著宏觀經濟下行及出口經濟降溫,產能過剩的行業貸款風險將進一步上升。

江蘇省無錫、常州、徐州等地集中一批光伏企業,而南通、揚州、泰州等地集中一批造船企業,這些企業日子都不好過。其中,無錫尚德與熔盛重工這兩家昔日的行業龍頭企業,前者於今年3月破產重組, 九家債權銀行對其授信餘額達71億元;後者陷入今年7月的“討薪門” 。

7月5日,熔盛重工公告指出,造船行業的不景氣,給公司近月的營運資金帶來壓力,不得不延遲向供應商及工人付款,以緊縮現金流出。公司表示,目前正在與銀行進行磋商,爭取對現有信貸安排進行延期;另外公司也正在積極向政府及主要股東尋求財務援助,並加大力度與客戶協商,務求儘快收回應收款項。

接近江蘇銀監局的人士指出,企業破產後,在銀行盈利水平不錯、撥備充足的情況下,大部分用稅後盈利和撥備核銷進行內部核銷。他表示,江蘇省銀監局與省政府、省法院等多方面溝通,把創造核銷條件作為今年的重點工作。

建設銀行無錫分行人士指出,造船業及光伏業的企業,如果要貸款均需到總行審批。大的船舶公司從銀行貸款的難度很大,融資需要大型的融資中介公司和信托介入,或直接進入債券市場,通過發債來融資。

衆多江蘇銀行業人士表示,中國銀行江蘇分行在光伏行業與造船行業的授信都占大頭,農業銀行在造船行業也授信頗多。

目前,中行已經把無錫尚德約22億元貸款全部降級為不良貸款。中行行長李禮輝曾表示,2013年亟須關注新的產能過剩行業,如光伏、造船、航運等;希望相關部門促使這些領域的企業通過“走出去”轉移產能,兼並重組整合產能,淘汰部分產能,儘量避免銀行不良信貸資產發生。

但光伏行業的“走出去”戰略已經碰壁多次。常熟市一家小型光伏企業,主營國際業務,最後靠出讓在美國的光伏電站回收了30億元,其中部分資金用來歸還中行的幾億元貸款;由於國內政策的支持,主營國內配件業務的光伏企業資金鏈則相對平穩。

分析師指出,行業過度擴張的背後,與銀行同質化競爭信貸規模也不無關係。盛澤鎮上的紡織企業主高老闆也表示, “以前很容易貸,今年銀行4月底就收緊貸款了。 ”尚福林在前述會議要求銀行向化解過剩產能傾斜。要按照“四個一批” (即消化一批、向海外轉移一批、兼並重組一批、淘汰一批)的要求,進一步完善差別化信貸政策,並將執行情況納入年度考核之中。

他也強調合理設立不良貸款防控目標,建立健全風險防控責任制,嚴防不良貸款大幅反彈。

銀行人士表示,在具體操作中,有些支行的上級分行有不良率要求,支行工作人員就會用到期轉期、借新還舊等方式,將歸入次級類、可疑類甚至損失類的貸款歸入關注類甚至正常類,以降低不良貸款率及賬面風險,從而貸款分類很難完全反映不良資產真實情況。

小微陰雲

盛澤隸屬蘇州市吳江區,作為最重要的紡織品生產地與集散地之一,被冠以“綢都” 。由於產業結構的調整、融資成本高企等原因,即使是炎炎夏日,整個盛澤鎮也籠上了資金困難的陰雲。

盛澤鎮北部以東方絲綢市場為核心,雲集6000多家中小企業紡織商;鎮南則全部是紡織工廠,依次排滿南環路、南二環、南三環。 “對於本地人而言,他們是跑路;對於他們自己來說,不過是回家。 ”蘇南一家農村小額貸款公司的副總對財新記者指出,紡織行業是盛澤本地人安身立命的生活方式,只要不是盲目擴張規模的企業,生意都還正常,“但若把紡織企業作為融資平台,只不過是借這個殼融資,在現在行情不好的時候,資金鏈就非常緊張” 。

融資困難暴露出信貸風險。除了紡織商,還有五金企業、家居用品生產廠等傳統制造業的小微企業的信貸風險也在上升。由於銀行業信貸投向小微企業的多為當地農村商業銀行——如常熟農商行2012年報數據顯示,全行小微企業貸款占到全行貸款的77.5%——且這些農商行投向製造業的貸款均占總貸款的50% 左右,因此,農商行不良資產反彈與這些小微企業的信貸風險息息相關。

據江蘇省各農商行年報數據,截至2012年末,昆山農商行不良貸餘額同比增56.29%,不良率同比上升1.48個百分點;常熟農商行不良貸餘額同比增64.8%,不良率同比上升0.3個百分點 ;張家港農商行不良貸餘額同比增67%,不良率同比上升0.31個百分點;吳江農商行不良貸款餘額同比增159%,不良貸款率同比上升0.92個百分點;江陰農商行不良貸款餘額同比增177.2%,不良貸款率同比上升0.72個百分點。

江蘇民間借貸活躍,據中國人民銀行7月29日發佈的數據,江蘇省共擁有529家小貸公司,數量居全國之首;此外,還有上千家擔保公司。一家位於吳江的小貸公司總經理告訴財新記者,大多數小貸公司會游走在高利貸的邊緣,而大多數擔保公司都只是企業用來向銀行融資的空殼公司, “完全是看資金鏈能拖多久” 。

前述接近江蘇省銀監局人士告訴財 新記者,部分銀行的小微企業貸款形勢不好,主要是因為銀行對擔保公司與小企業處於信息不對稱,很多擔保信息銀行很難掌握, “小企業通過擔保公司向銀行貸款可能不是一個好方法” 。

此外,一些股份制銀行發行的大額信用卡也引發了不良貸款的上升。據一位股份制銀行蘇州分行信用卡中心負責 人指出,一些小微企業為向銀行借貸,或銀行業務員為了“拉單子” ,企業可通過中介找到客戶經理,違規辦理大額信用卡業務,金額在30萬元到99萬元之間,企業直接把可透支金額當作貸款使用,還不起就不還。

東方證券銀行業分析師金麟指出,從上市公司財報來看,信用貸款的不良率在上升,信用貸款已使用餘額也上升非常快, “就是缺錢,用18% 的信用卡利率也願意” 。他指出,在餘額上升的同時,不良率還在上升,說明整個資金鏈承壓很大。

針對上述中小企業的信貸風險,一些銀行出台了相應的管理細則,或預警清收方案。一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江蘇省分行的內部文章指出,對於中小企業的貸後檢查工作,應定期收集反映真實財務信息的企業財務報表,特別應關注現金流分析;同時還要高度關注企業非財務信息,甚至包括企業水、電、氣變動情況。

對於授信到期30天後仍然無法歸還 貸款、或涉及民間高利借貸、或對銀行加快授信回收的要求態度不明朗不配合的中小企業,上述銀行認為,應在強化授信管理工作的同時,還要同步啓動硬回收。

江蘇 不良 貸款 先行 釋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24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