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被券商收編的打假鬥士 西湖濤

http://xueqiu.com/7664045025/23438898
多年來一直在中國股市扮演「打假鬥士」角色的夏草(飛草),現在正面臨著人生的轉折點。他從一名講師變成了券商的顧問,在喪失了獨立性之後,他的打假揭黑行動還能繼續嗎?


今年初,38歲的夏草從上海國家會計學院的一名講師,變身為華泰聯合證券(上海)研究所的後台財務顧問,工作地點於是也從偏遠的上海青埔區,到了繁華的陸家嘴。

自7年前來到上海這家學院起,夏草就一直不間斷地撰寫了上千篇財務揭黑文章,被媒體譽為「財務偵探」。他曾是學院「財務舞弊研究中心」的核心成員,在該中心解散後,他繼續單槍匹馬戰鬥,引起了證券市場從監管層到普通投資者的極大關注。2008年,他的人氣達到頂峰。

雖說他的「打假」角色使其多年以來支持者甚眾,但很少得到過體制內機構或名流的公開馳援。有人說,在中國,財務揭黑這個行當就像是足球場上的禁區,莽撞地充當鬥士的結果可能是「犯規」,並極有可能吃到「紅牌」。

而在去年年中,一家機構意外地向他伸出了橄欖枝——一家獵頭公司找到夏草,邀其加盟華泰聯合證券的上海公司。華泰聯合證券的前身是總部在深圳的聯合證券,在華泰證券成為其第一大股東後,於去年9月更名為華泰聯合證券。

夏草的朋友大都建議他原地不動,繼續呆在學院。「也只有學校能最大限度容忍他的直性子,他這是在『騎驢找驢』。」夏草的一位朋友說。

他的朋友其實並不多,僅限於國家會計學院關係較好的幾個同事和在財務審計行當志同道合的一些專業人員——會計視野論壇往往是他們的「紅娘」。

不過,西南證券研究員王大力就極力鼓勵夏草「換個視角看問題」。王大力是夏草在學院的前同事,2008年4月加盟西南證券。「其實最終拿主意的還是夏草自己,他更像是有了答案,來朋友這裡尋找順水推舟的支持。」王大力說。

夏草最後堅定了跳槽的決心,與他對華泰聯合證券一位負責人的印象有關——他也對資本市場上的欺詐行為深惡痛絕。「知音難求。」夏草說,「我們一拍即合。」

打假鬥士今何在

◎趙瑜綱 《基金黑幕》報告撰寫人。他原為上海證券交易所監察部人員,離開後,先後加盟大通證券和某基金公司,現狀況不明。連當年他最親密的朋友,也早與他失去了聯繫。

◎蒲少平 銀廣夏騙局的揭露者。他原為中國證券市場研究設計中心(聯辦)研究員,現為證券投資人。

◎劉姝威 她的一篇600字的內參文章,成為終結藍田神話的「最後一根稻草」。現為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企業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當時我就差到他們雜誌社門口靜坐了」

他時常一邊以「能在上海灘這種地方立足,就已經很不錯了」的句式來安慰自己,一邊內心又對自己有莫大的期望

與其說夏草想嘗試新的人生,不如說他是和生活妥協。
夏草本名鄭朝暉,2002年來到上海。這一年是上海國家會計學院成立的第二個年頭,該學院是中國僅有的三家會計學院之一,曾因朱?基的題詞「不做假賬」而名聲大振。

在學院任教期間,他的收入並不高,但到了聯合證券後,用他自己的話說,薪酬水平「比在學院高很多」。

夏草的生活很單調,朋友少,更沒什麼應酬。他的時間極為規律,下班回家或是翻看雜誌,或是陪妻女看看電視——他的太太不上班,為全職太太。

以前在國家會計學院任教,離家較近,而現在,他每天都要有兩個小時的地鐵生活。他時常一邊以「能在上海灘這種地方立足,就已經很不錯了」的句式來安慰自己,一邊內心又對自己有莫大的期望。

在2008年之前,由於他的福建莆田口音很重且語速太快,而學院對授課教師的評價體系又極為嚴格(幾乎每堂課下來都要打分),這決定了他每月所授課次較少,工資自然也高不起來,月工資在5000元左右。但2008年5月他在央視《經濟半小時》節目的一次出鏡,使他的生活出現了戲劇性變化。

央視的放大效應使得夏草「財務偵探」的名聲大噪,並引發了全國媒體的跟蹤報導。不久,夏草在學院的課程安排多了起來,這使他喜出望外,其月工資很快超過了萬元。但一些媒體認為這是夏草財務打假給學院帶來壓力的結果,言外之意是,學院想通過給夏草安排緊湊課程的辦法,分散他打假的精力。

但據夏草的一位同事表示,上海國家會計學院院長夏大慰始終對夏草的行為表示支持,但一些中層領導確實受到了某種來自外界的壓力。

夏草非常不願意看到媒體對給他提供飯碗的學院評頭論足,兩年後憶及此事,憤慨之情仍然溢於言表,「當時有家媒體把我捧得很高的,但把學院幾乎置於我對立面,當時我就差到他們雜誌社門口靜坐了。」

這的確是個難題。他喜歡媒體,但又擔心媒體給自己、家人或朋友帶來「傷害」。這也是他對央視心存感激,而對其它電視台心存戒備的原因。

「他是一個內心極為矛盾也非常敏感的人,」熟悉他的一位會計界人士說,「但越是小心翼翼,事情越有可能向相反的方向演進。」

2008年的漩渦中,他在廈門大學的博導、中國會計界泰斗級人物之一的黃世忠給了夏草「遠離媒體,專注學術」的建議。他聽了進去,但沒能堅持多久。不過,他的媒體曝光頻率降了下來。更多時候,他成了一些財經記者的「隱形顧問」。夏草一開始享受這種感覺,但很快就厭倦了,「一些記者純粹在抄襲我的文章,」夏草說,「記者能賺得稿費,而我呢?」

「有人稱我是『財務界的馬諾』」

「我沒有接觸過劉姝威,但後來再也沒看到過她寫的財務質疑文章,而只看到了她在體制內的如魚得水。」

「曾有人分別稱我為『財務界的王海』、『財務界的宋祖德』、『財務界的芙蓉姐姐』」,夏草說,「不久前有人稱我是『財務界的馬諾』,真讓人哭笑不得。」馬諾是他常看的一檔電視節目——江蘇衛視的《非誠勿擾》——中的女嘉賓。

儘管已躋身於名人行列,但夏草並沒有因此獲益多多,反而有不少的麻煩接踵而來。

夏草今年會出三本書,算起來,他的著作將近十本了,其中大都為他撰寫的財務打假文章的結集。

但他的出版之路走得並不順利。一來,曾有出版社受到壓力,在決定出版之後變卦,取消合作;二來,這些作品集銷量一般,與機械工業出版社合作的圖書銷售最好,單冊也不過1萬餘本,版稅也只有8%(即以40元的定價計,每本書的稅前收入為3.2萬元);三來,鮮有人願意為他寫序或在媒體上公開推薦,包括他的導師黃世忠。「我能理解,這是件風險很大的事情,因為意味著肯定我的行為,並與我站在同一隊列。」夏草說。他於2008年8月出版的《財務揭黑》一書,序言作者是南方週末記者。

夏草很多時候會提到中央財經大學的教授劉姝威,當年她曾因一篇600字關於藍田股份財務黑洞的內參文章而一夜成名。「我沒有接觸過劉姝威,但後來再也沒看到過她寫的財務質疑文章,而只看到了她在體制內的如魚得水。」他說。

「夏草對劉姝威其實充滿豔羨之情,」夏草的一位同事稱,「他非常渴望自己的行為得到所有人尤其是體制內的認同,至少可以贏得一家優秀的上市公司獨董的機會,但這顯然是一種奢望。」

在2008年夏草掀起的打假旋風中,有網友稱「應將夏草調入證監會發審委」。事實上,夏草當時確曾引起過證監會的關注,證監會辦公廳於這一年8月13日印發的一份簡報,專門就「夏草現象」做出說明,稱應「重視市場專業人士對上市公司監管的關注」。夏草通過有關渠道得到這份簡報時非常開心,但他對境遇可能有所改觀的預期並沒有實現。

夏草這些年最開心的事情之一,是普華永道、畢馬威、安永、德勤這些國際級會計事務機構,內部培訓教材有時會用到他的一些方法和案例。

不過,他的「粉絲」仍大都是會計界的草根,一些會計師事務所的粉絲以見到並聽過夏草的課程而津津樂道——儘管他的普通話只能聽清楚六成。「粉絲對他的喜歡更多來源於一種職業精神的感召,」一位會計界人士稱,「他們可能一邊為客戶包裝和粉飾著報表,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嘛,但心裡又很不爽,看到夏草堅持打假時又覺得很痛快。」

「財務揭黑最重要的是獨立性而非專業性。」夏草說。但在他加盟券商之後,還能保持他的獨立性嗎?

「也許我很快就會離開,誰知道呢?」

他每天都會在網上搜索自己的名字和文章,而自己對文章加密的後果是他割裂了與媒體間的互動。這令他很是頭疼。

有人調侃道,夏草進入華泰聯合證券後,財務揭黑領域只剩下「半個鬥士」了。夏草說他正加大對藍籌上市公司的研究力度,因為中小上市公司造假應接不暇,「抓大放小」要更有價值。

夏草的角色變了,但性格沒變:率真、偏執、據理力爭,他最愛的事情也沒有變:上市公司打假。更多的時候,他還是喜歡泡在網上,看新股招股書,發現其中晦澀或可疑之處,然後很快寫成文章,貼到中國會計視野論壇網;其發帖頻率與之前無異,一天在5條以上。「我要堅持自己的風格,」夏草說,「前不久我們公司的一位研究員,看了我的分析文章後,取消了對一隻家電股的推薦。」

這也是好多人並不知道夏草已經換了東家的原因。夏草5月17日在會計視野論壇(http://bbs.esnai.com )發了一個帖子,內容是在港上市的中國忠旺針對夏草的財務質疑文章發來的「撤稿函」,該公司是中國最大工業鋁型材生產商之一。

這表明,作為版主的夏草不但沒有向他所質疑的上市公司妥協,反將對方的「招數」公開。帖子發出後,有人跟帖建議夏草注意安全,「你斷別人財路,小心人家斷你生路。」

7分鐘後,夏草跟帖回覆道:「不要怕,打黑進行中。」

但夏草的另一位朋友表示,夏草繼2008年向海通證券開炮、直指其保薦項目頻曝黑幕後,特別是加盟華泰聯合證券研究所的這半年間,並沒有再質疑過券商,「他雖然6月中旬不亦樂乎地將國信證券PE腐敗案的所有新聞都貼到了會計視野論壇裡,」這位朋友說,「但畢竟不是他自己所寫的質疑文章。」

儘管如此,夏草的朋友仍為其捏一把汗,擔心他在新徵程上走不遠。其實夏草所能做的改變只是不再更新博客,或是將會計視野論壇裡撰寫的一些打假文章「加密」,但他內心還是非常希望媒體關注他,尤其是關注他所質疑的上市公司——他每天都會在網上搜索自己的名字和文章,而自己對文章加密的後果是他割裂了與媒體間的互動。這令他很是頭疼。

夏草並非沒有判斷錯誤的時候。他坦言做一個「書齋男」的弊端,這正是他決定加盟華泰聯合證券的原因之一。而他的可愛之處在於,自己從不做股票投資。

但他有時也會自我懷疑,「券商這個行當說到底靠的還是吹牛皮。」他說,「也許我很快就會離開,誰知道呢?」

「離開後還有可能回到學院全職任教嗎?」

「不可能了。」他說。
券商 收編 打假 鬥士 西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04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