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Angry Birds (憤怒小鳥)

1 : GS(14)@2011-04-03 17:33:02

2011-3-26 iM

其實Angry Bird 是否有這樣大的潛力?
每周一“蹺”

創蹺人:Rovio Mobile

創蹺日期:2009年12月

成效:

˙至今超過7,500萬下載人次,當中包括付費下載及含廣告的免費版本,在不同平台下載程序的收費不同,每月單是廣告平均收入約100萬美元(約780萬港元)

˙在蘋果平台上成功後,也登陸Android、Symbian等手機平台,計劃打入Wii、PS3、Xbox360等傳統遊戲平台

˙2011年會推出電影動畫,滲入遊戲以外的渠道

˙周邊產品大賣,遊戲角色的毛公仔每隻售價為12美元到15美元(約93.6至117港元),賣出了逾200萬隻

˙成功獲風險投資者注資4,200萬美元(約3.28億港元),計劃5年內在納斯達克市場上市

致勝之道:

˙連平日不自視為遊戲迷的人也吸引到,全靠概念和玩法簡單,完成每關的過程毋須一分鐘

˙每關的難度循序漸進,不會一下子有太難的東西令玩家失掉嘗試的耐性

˙玩家在每關會獲得一星到三星的評價,吸引玩家不斷重玩嘗試全三星的結果

˙售價低廉,經常提供免費更新,加入新的關數或遊戲角色

˙在節日推出特別版,例如是萬聖節、聖誕節、情人節版Angry Birds,保持遊戲的新鮮度
2 : GS(14)@2011-04-03 17:34:11

http://realforum.zkiz.com/thread.php?tid=15200
愤怒小鸟的野心:战胜米老鼠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23608
憤怒的小鳥能飛多遠?
3 : greatsoup38(830)@2011-04-30 16:18:27

http://www.nbweekly.com/news/business/201104/14394.aspx
沒腿沒腳沒翅膀,表情憤怒又囧酷,但它卻是當下最火熱最受歡迎的一隻小鳥。從跨系統到跨行業,這只小鳥為何能打遍天下?



4

美國洛杉磯,在電影《里約大冒險》的發布會

一個「小鳥」粉絲的「鳥語」



南都週刊記者_ 秦旺  實習記者_ 雷順莉

一隻隻貌似敢死隊隊員的小鳥,砸向一個個綠色小豬,原因是這些豬偷了它們的蛋,它們不僅要報復,更要取回屬於自己的蛋。這就是風靡全球的小遊戲——「憤怒的小鳥」。

劇情簡單甚至老套——復仇,操作也方便——只需手指操控彈弓彈出小鳥,但這也並不妨礙它攻佔各個操作平台、俘獲無數玩家的歡心。從退休老大媽到剛剛擁有手機的中小學生,無數人在乘坐公共汽車、地鐵、飛機或在結賬排隊甚至電腦死機時,用它打發無聊時間。

今年3月,美國數百名政治家前往華盛頓探討國家局勢時,南卡羅來納州州長Nikki Haley居然無視奧巴馬演講,中途拿起自己的iPad玩起了「憤怒的小鳥」。Nikki Haley製造的「花邊」,僅僅是「小鳥」輝煌的驚鴻一瞥:只用一年時間,這款遊戲就收穫了7500萬的玩家,而每天全球玩家在這款遊戲上花去的時間總計達2億分鐘——相當於16年。

在iPhone誕生前,遊戲開發者們根本不敢想像,一款僅憑手指調整發射軌道和力量的玩意,竟能虜獲如此多人的歡心。在這7500萬名粉絲中,也並不乏名人,英國首相卡梅倫、流行小天王賈斯丁·比伯、足壇名宿加斯科因、脫口秀主持人科南·奧布萊恩、作家薩爾曼·拉什迪等都是它的絕對死忠。

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樣,「小鳥」成了當下全球最流行的文化符號,而它的製作者芬蘭的Rovio公司,也很好地將符號變成了源源不斷的經濟收入,在App Store,去年賣出800萬美元;之後他們進軍Android市場,每月賺取100萬美元廣告費用。今年年初,他們又推出PC和Mac版本,未來,他們的計劃還包括Facebook、微軟的XBOX360、索尼的PS3和任天堂的Wii遊戲平台。

迄今為止,這個投入僅10萬歐元的小遊戲,已為公司帶來了5000萬美元的收入。而如果你要認為這些已經代表了「小鳥」的全部能量,那還是小瞧了它的胃口。

去年聖誕節期間,Rovio推出的遊戲衍生品毛絨玩具,賣出了60萬件;與20世紀福克斯共同推出的動畫片《里約大冒險》,上映首週北美票房便高達4000萬美元,是今年以來北美首映最賣座影片。這部電影也只是個嘗試,片中露面的也僅是小鳥的親戚「鸚鵡」,如果未來將小鳥家族全部搬上銀幕,誰曉得它們會帶來多大能量。

「我們要做迪士尼2.0。」 Rovio市場發展總經理維斯特巴卡很高調。在他的描述中,Rovio要創造的是一種綜合娛樂產品,包括各種周邊銷售以及遊戲、電影、電視劇、動畫片等,儼然是一個堪比迪士尼的「小鳥王國」。

蘋果下的蛋

Rovio要做這個時代的迪士尼,換在一年多以前,這個目標恐怕想都不敢想,因為在「憤怒的小鳥」成功之前,Rovio一度瀕臨破產。

自2003年成立以來,在「憤怒的小鳥」之前,Rovio已經製作了51款遊戲,大部分是為電子藝界(EA)、維旺迪(Vivendi)和諾基亞打工,代工手機遊戲。且大多都因為沒有銷售渠道而叫好不叫座,收入也日漸入不敷出。2007年Rovio開始裁員,兩年後,在「憤怒的小鳥」問世前,公司一度只剩下12名員工。

當時,智能手機還沒有普及,手機遊戲也通常是由運營商的某些管理人員決定的,「不相干的人代表用戶來決定什麼是好的遊戲,什麼是壞的遊戲」。就像維斯特巴卡調侃的那樣,假如Rovio早幾年開發出「憤怒的小鳥」,並找到運營商說「我們有一款這樣的遊戲,用彈弓把一些小鳥發射到一些綠色的豬身上」,那麼後者一定會回答:「這不是紙牌遊戲,我們不感興趣。」

為了控制利潤,運營商很挑剔,往往只挑選有實力的公司代工,更有甚者有的還關閉大門自己親自操刀。對於當時只擁有四五十人,也拿不出上千萬元宣傳費的Rovio來說,那是一個注定無法成功的時代。

唯有遊戲界俗稱為「神作」的作品,才能挽救這家生死存亡的小公司。幸運的是Rovio的第52款遊戲遇上了好時代。2007年iPhone問世,2008年蘋果發佈了網上程序商店App Store。

對於尚沒有獨立分銷與市場營銷能力的Rovio來說,這可謂是天賜良機,全觸屏的蘋果手機重新定義了智能手機,蘋果網上商店則讓開發者可以直接面對數百萬的終端用戶,而不用像以往那樣,按傳統的方式跟手機廠商、運營商一家一家地談。

此時,互聯網也正在Web2.0時代邁進,優質產品和優質內容已不再為大公司壟斷。比「憤怒的小鳥」早誕生半年的「Farmville」(美版開心農場),同樣是由名不見經傳的小團隊開發,半年時間卻成為Facebook上最受歡迎的應用,超過8000萬用戶,一年收入1480萬美元。

順時而變

很多人把小鳥的成功看做是一個在蘋果應用商店推動下一夜爆紅的神話,但只有Rovio的團隊知道這天來之不易。

公司兩位負責人米哈爾·赫德和尼克拉斯·赫德,確實準確預見了遊戲規則的改變,並打破常規將蘋果應用商店,作為率先突破銷售的平台。

但Rovio並沒有魯莽地進入應用商店,而是縝密地分析起蘋果用戶的各種行為特質,結果發現「每個人都可能是iPhone的用戶」。尼克拉斯決定放棄過去Rovio偏愛的格鬥、戰爭類遊戲,轉而做一款劇情簡單,讓人們哪怕只有幾分鐘時間,也能順手玩幾把的小遊戲。

平台公司的出現,讓個人創造者和小公司有了展現才華的舞台,但同時也帶來新的遊戲規則,應用公司必須適應這個平台的生態法則。iPhone將手機帶進觸摸屏,觸摸屏的使用體驗,更強調用手指滑動操控遊戲。所以,尼克拉斯很快又作出第二個改變:遊戲要採用強調速度與角度的綜合計算,而不是簡單的點擊控制模式。

他們的「神作」,還需要有一個讓人瞬間記住的遊戲形象。一天下午,Rovio遊戲設計師雅科·伊薩洛拿出了一個截圖,此前兩個月,他已經設計了數百個形象,這次展示的是卡通形象的圓形小鳥,它們從地面起飛,飛向五顏六色的木板。

「一隻沒有腳又不能飛還滿臉憤怒的小鳥」,米爾哈回憶,當時公司所有人都同時喜歡上了這個角色,人們都開始思考,它為什麼那麼憤怒。遊戲角色能否激起人們的討論熱情,這是Rovio判斷遊戲是否成功的一個元素。

Rovio還不斷對遊戲進行修正,在第一版遊戲中,玩家觸到某個顏色的磚塊,對面相應顏色的小鳥就會飛過來砸掉磚塊,所有小鳥此時都沒有「特殊技能」。在後來的幾個版本中,「讓小鳥飛」的方式又改為按住小鳥向磚塊方向滑,最後才加入彈弓改為後拉。最後玩家熟悉的倒霉豬頭,則是因為「豬流感」而加進去的新元素。

整個過程持續了8個月,經歷了數千次修改,直到有一天,尼可拉斯看到自己的媽媽居然也在玩這個遊戲,那一刻他開始對這個遊戲產生了信心。「她從不玩遊戲,我意識到,這遊戲靠譜。」

老少咸宜以及像極了皮克斯反傳統的動漫形象,這些「小鳥特工隊」——各種顏色小鳥各司其職、各顯其能、搭配進攻的創意,甚至它們唧唧喳喳的配音,正是受到皮克斯動畫的「總動員」系列的啟迪。

可以說,還沒有正式在蘋果應用商店亮相,赫德兄弟便已經讓「小鳥」擁有在iPhone平台流行的潛質。

以小博大

蘋果打造了一個移動互聯網的模範平台,成為《連線》記者克里斯·安德森描述的典型「長尾經濟」——消費者擁有無限選擇的可能。如今蘋果的應用程序超過30萬,下載量突破了100億次。

「長尾經濟」的核心是:90%的產品帶來的利潤,與2%大熱門產品相差無幾。事實上,App Store中只有排名前100位的軟件,才能為開發者帶來令人滿意的收入,其他眾多開發者只是「打醬油」,每月收益十分可憐。「憤怒的小鳥」要想成為2%行列,僅僅把產品放在應用商店裡顯然不夠。

2009年12月Rovio進駐App Store,但前3個月在英語國家市場的起步並不順利。不過Rovio並不擔心,「我們很早就認識到,進軍這些市場不容易」, Rovio營銷主管馬特·威爾遜為這款遊戲制定了一個特別的戰術——先攻佔小國再攻大國(英語國家),目的就是為了登上排行榜。比如,500萬人口的芬蘭,App Store上幾百次購買就能成為最暢銷的應用,接著在瑞典、丹麥、希臘和捷克,「小鳥」都登上了榜單,而登上排行榜就意味著有可能打響知名度。

在美國與英國兩個重要市場獲得成功之前,Rovio已成功在北歐的幾個小國家達到了3萬到4萬次下載量,相當於每款應用平均銷量的四倍。

這讓Rovio有資格向蘋果提出要求,這也是威爾遜戰術的最關鍵之處。Rovio找到獨立發行商Chillingo——曾成功銷售過多款iPhone遊戲,並與蘋果保持著良好的關係,一起前往蘋果總部並告訴後者「我們有一款很棒的遊戲」。事實上,小國家的成功已讓蘋果注意到了這款應用。2010年2月11日,蘋果同意將「憤怒的小鳥」置於英國App Store應用商店當週首頁。

為此,Rovio還做了很多工作,比如在YouTube上推出預告片,新增42個關卡,讓遊戲變得不那麼簡單,破天荒地推出了免費版等。這一切,都發生在三天內。

登上英國首頁三天後,「憤怒的小鳥」下載量從600位左右攀升到一位,兩個月後成為美國應用商店的第一名。接下來的劇情不難猜測,「憤怒的小鳥」從此一帆風順開啟了「征服全球」的傳奇。

Web2.0的互動法則

小鳥能夠走紅,除了排行榜和口碑,在這個時代,他們還有幸用到了眾多免費宣傳工具,YouTube和Twitter就為他們省去了上億美元電視廣告花銷,而且效果更加明顯。

社交網站拉近了公司與用戶的距離,Rovio並沒有浪費這個有利的品牌推廣陣地。目前Rovio有23個人專司回覆郵件和Twitter,他們每個人都努力回答玩家提出的每一個問題,並積極和玩家互動。Rovio還願意同用戶探討遊戲設計,美國一位5歲孩子的母親,給他們寄去了她孩子所設計的一關口圖樣,經過討論後,Rovio居然真的在遊戲新版本中採納了這一設計。

作為一個真正的應用公司,Rovio不僅懂得如何在平台時代做營銷,他們的成功還在於在任何一個平台都能適應對方規則。

用維斯特巴卡的話來說,「我們看到在iPhone上,付費內容是可行的」,因此消費者需要為首次下載付費,在Android平台上看到付費內容行不通,於是採取了廣告支持模式。

如今,在這兩個最主流的平台上,Rovio都收穫了成功,App Store上有2000萬次付費下載,而在Android Market,同樣達到2000萬次廣告支持下載。兩個平台提供的收入也基本持平。這讓Rovio收穫了信心,並決定在今年5月進軍Facebook,一個新的搖錢樹平台。

據Rovio方面透露的消息,Facebook版本遊戲中將添加社交及病毒式傳播機制,同時還可能擴展虛擬商品種類。在此前的遊戲版本中,「憤怒的小鳥」已嘗試提供了「通關神鷹」這種虛擬商品,售價89便士,目前下載次數已經超過200萬次。

今年2月份,Rovio還新推出了移動支付系統「豬仔銀行」,允許用戶在遊戲內購買,無須輸入信用卡信息。Rovio首席執行官米哈爾希望這套系統也能成為Facebook重要的組成部分。

相比其他同時代的應用企業,《連線》雜誌認為Rovio創造了一個新的模式:在不同平台,搭建自己的領地,運營自己的品牌。Rovio不但早已跨平台,甚至已在忙著跟傳統平台企業聯合,20世紀福克斯只是第一案例,樂高公司也與Rovio結盟,如今已開發出「憤怒小鳥版」積木,「小鳥」手機殼、U盤和T恤,只要你需要,Rovio已經表態願意提供授權。

昔日迪士尼動畫片《汽船威利號》成就了米老鼠形象並在數十年的時間裡,締造了一個龐大的迪士尼娛樂王國,而現在,只用一年的時間就讓品牌全球聞名的Rovio正在向同樣的目標前行著。

小鳥緣何成功

1.背靠大樹好乘涼。蘋果App Store出現,降低了小開發團隊營銷和製作成本。

2.遊戲設計簡單易玩。它具備手機遊戲的3S成功鐵則:simple(簡單)、short(精簡)、stupid(幼稚)。

3.免費體驗,持續新鮮。擁有免費版本,讓玩家得以嘗試體驗;產品更新快,持續增加用戶的新鮮感。除原有版本升級外,「小鳥」已陸續推出了萬聖節版、聖誕節版、情人節版以及《里約大冒險》特別版。

4.基於Web2.0時代的互動營銷。讓玩家不斷使用和談論這款遊戲,如在YouTube上精心製作宣傳視頻,通過Twitter和電郵與玩家互動,並將粉絲設計的關卡添加到遊戲中。

5.不同平台遊戲版本,採用不同運營和設計模式。如蘋果平台內容付費,安卓平台廣告支持。

6.積極與傳統企業結盟,開發多種衍生產品——玩偶、電影、新遊戲等。
4 : greatsoup38(830)@2011-04-30 16:35:52

http://www.21cbh.com/HTML/2011-5-2/wNMDAwMDIzNTkwNQ.html
從芬蘭來到中國的一週,Peter Vesterbacka每天都在各種會議與談判中度過。作為Rovio全球市場發展總經理,Peter此次中國行除了參加此間召開的移動互聯網大會,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尋找中國當地的合作夥伴。

如果你不知道Rovio Mobile,你也一定聽說過「Angry Birds(憤怒的小鳥)」。這款由Rovio公司開發的遊戲自2009年底登陸蘋果App Store以來,如今已經風靡全球,成為智能手機上最受歡迎的遊戲之一。

「我們並有沒有花錢去做推廣。」Peter告訴記者,這就是移動互聯網的魅力,讓一家只有80多人的芬蘭公司迅速全球聞名。

Peter在中國也感受到了這種魅力,「我每天行程都被安排滿了,要見各種合作夥伴,各行各業的都有。」據其透露,Rovio的第一個海外辦公室將設在中國,這個計劃中的10人左右辦事處,最快今年暑期確定,「我們希望能在中國做到1億美金的銷售額,未來中國可能成為僅次於北美的第二大市場」。

這個辦事處除了幫助Rovio開發專為中國市場量身定製的遊戲版本,還將推動《憤怒的小鳥》的周邊產品,以及有關虛擬現實結合商業模式在中國的發展。

除了Rovio,《植物大戰殭屍》的開發商PoPCap,以及日本最大的兩家移動社交網站GREE、DeNA等近期都有加碼中國的計劃。

「4年之前,所有人都勸我放棄移動互聯網,因為中國還是功能手機時代。現在完全不一樣了。」PoPCap亞太區總裁James Gwertzman告訴記者,現在他們除了開發針對中國市場的遊戲,還計劃在中國試驗新的商業模式,「Android平台的主流是免費,所以我們改變商業模式很重要」。

淘金中國

4月27日,移動互聯網大會在北京開幕,來自26個國家和地區的移動互聯網企業高管齊聚中國。這超出了大會主辦方長城會CEO文廚的預期,「有一半的嘉賓都來自海外,包括軟銀的松本徹三、Skype之父Niklas等」。

全球移動互聯網產業相關的廠商此次都來到了中國,如日本軟銀、韓國SK、法國Orange等運營商;Gree、DeNA、Mixi等移動社交網站;以及《憤怒的小鳥》、《植物大戰殭屍》等熱門遊戲及應用的開發商。

文廚表示,今年明顯感覺到中國移動互聯網概念的突然火熱,「這和大環境的時間點相關,之前中國企業有一波海外上市潮,而且國內移動互聯網市場確實開始爆發」。

海外廠商齊聚中國的背後,是對中國巨大市場的看好。中國互聯網協會副理事長黃澄清介紹說:僅2011年第一季度,中國移動互聯網市場規模達64.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3.4%,環比增長23%。

截止到2010年底,中國手機網民規模達到3.03億,佔網民總數的66.2%,較2009年底增加了6930萬人。

事實上,這一數據還在飛速增長當中。「實際上中國的移動互聯網使用人數或者手機上網的人數在4月份的時候已經超過了3.5億,增長的速度是非常驚人。」新浪CEO曹國偉表示,預計在一兩年時間裡,通過手機上網或者移動終端上網的人口會超過PC互聯網。

產生這種現象原因,一個是智能手機終端的普及,另一個原因就是廠商紛紛加大了對移動互聯網的投入。長城會(中國)董事長雷軍表示,在過去的一年裡,互聯網巨頭加大了對移動互聯網的投入,創新的小公司也層出不窮。

在這樣的背景下,越來越多的國際公司開始來中國淘金。芬蘭的Rovio與日本的Gree都將於近期設立中國分支機構,Opera會在下半年加大在中國的投入,DeNA會於7月正式將其移動平台引入中國。

除了業務佈局,Gree公司CEO田中良和還告訴記者,「其實我們最近一直在看一些中國的開發商,Gree在日本投了10家,在中國的數量肯定會更多」。

平台之爭

「iPhone改變了一切。」在談到《憤怒的小鳥》的成功時,Peter如此說到。在此之前,Rovio的創始人團隊已經開發過51款遊戲,不過都是給第三方做,並沒有自己的品牌。

「是蘋果給了我們直接面向消費者的機會。」Peter說,目前《憤怒的小鳥》在全球已經突破了1.4億的下載量。

不過,只有蘋果App Store平台中的下載為他們帶來了真金白銀。「蘋果的生態系統只有一個,而且有成熟的商業模式,下載、訂閱付費等。但是在Android中,情況就複雜很多。」Peter認為,未來在不同的平台中採取不同的策略,是移動互聯網開發者們必須考慮的問題。

在中國,這一問題會更加複雜。除了蘋果、諾基亞、各種Android的免費市場,移動、聯通、電信三大運營商也都有各自的應用商店,還有以斯凱的open sky為代表的非智能手機以及山寨機中的「類App Store」。

「Android碰到的核心問題就是,用戶要免費,開發者要賺錢。」斯凱CEO宋濤表示,未來功能手機用戶往Android低端智能機轉移是趨勢,因此斯凱也在開發基於Android的平台留住用戶。

隨著智能機普及率的提升,平台之間的競爭會更加激烈。除了各種各樣的在線商店之外,社交網絡的興起讓移動互聯網的平台之爭更充滿變數。

「如果說iPhone改變了一切,Facebook又再次改變了一切。」PoPCap亞太區總裁James Gwertzman告訴記者,「比起在不同的在線商店中賣產品的思路,我們考慮的更多的是如何通過社交

網絡留住用戶。」

James認為,十年前的思路是做一款遊戲,通過各種平台發佈出去,然後馬上去做下一款遊戲。現在不是這樣了,「遊戲意味著服務,必須不斷的保持遊戲的新鮮」。在James看來,社交化就是方向之一,「我們以後發布的所有遊戲都會有社交功能」。

PoPCap已經在與人人網合作,近期會正式推出首款專門針對中國市場的遊戲。「一年前我們的寶石迷陣就在人人網上有過測試,未來可能也會和更多的社交網站合作。」James說。

在新浪CEO曹國偉看來,移動互聯網的生態系統中有三大類運營者,包括移動運營商、手機設備和平台的提供商,以及網絡服務的提供者。

「不同的國家,競爭格局不太一樣。在日本基本上是運營商主導,在美國我們看到是設備廠商和公司主導著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曹國偉認為,中國環境相對來說是比較複雜,在中國基本上都是由網站來主導。

「不在乎盜版」

希望通過線上線下結合的方式打造一種新商業模式

在海外公司積極佈局中國背後,其實中國開發者們面臨的問題是自己也賺不到錢。其中的原因除了平台太雜之外,用戶付費意願低、盜版氾濫是最大的問題。

一項非官方統計數據顯示,國內60%以上的iOS設備用戶都進行了破解越獄。他們使用《植物大戰殭屍》、《憤怒的小鳥》等應用並不需要付費。

對於這一問題,Peter表示並不是特別擔心,「我們會推出更多的服務讓用戶選擇正版,而且在Android上面我們本來就是免費」。

James則告訴記者,相比於考慮如何在平台上買更多的產品,改變商業模式顯得更為重要。雖然《植物大戰殭屍》已經在iPad、iPhone上獲得了巨大的收入。

「比起iOS,未來Android是更大的市場。」James說,後者意味著免費,意味著廣告模式等,「這方面我們的轉變有點慢,未來中國區的團隊會領導這樣的變革」。

除了線上盜版問題,線下周邊產品的盜版似乎更加嚴重。James告訴記者,在淘寶上搜索《植物大戰殭屍》,能找到超過65000件商品,「但沒有一個是我們提供的」。

《憤怒的小鳥》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但是在Peter看來,他似乎非常樂意看到滿大街的山寨小鳥T恤、公仔,「我們希望成為被盜版最多的品牌,因為這意味著是最受歡迎的品牌」。

「目前並沒有想通過法律等手段追究山寨公司,因為這是贏不了的戰爭。」Peter認為,他們是一家通過移動互聯網起家的小公司,他希望通過線上線下結合的方式打造一種新商業模式,而不是花大精力去打擊盜版。

事實上,Rovio已經找到了一種可行的模式。不久前的4月20日,Rovio公司就與諾基亞合作,推出了第一個支持NFC功能的遊戲版本。這款名為「Angry Birds Magic」的產品可以讓玩家通過手機NFC功能對遊戲中關卡解鎖。

Peter介紹說,現在實現的功能是兩個玩家各自打開NFC功能,手機相互接觸後才能對遊戲的關卡進行解鎖。在Peter看來,未來可以和《憤怒的小鳥》公仔等結合,「用手機掃瞄之後,在遊戲裡能開出新的關卡、道具甚至特殊的小鳥」。Rovio除了與諾基亞達成合作之外,還與LG、HTC等手機廠商進行了洽談,未來也會合作推出此類版本的遊戲。
5 : greatsoup38(830)@2011-05-10 18:37:25

http://www.21cbh.com/HTML/2011-5-10/zNMDAwMDIzNzQzNA.html
據外媒報導,全球大熱的移動設備遊戲《憤怒的小鳥》(Angry Birds)開發商、芬蘭Rovio公司週一表示,計劃在未來三至四年內上市。

路透社引用芬蘭商業日報的報導稱,Rovio全球市場發展總經理Peter Vesterbacka表示,Rovio很可能在三到四年內公開上市,不過現在並不著急,他沒有透露公司將在何地上市。

Peter Vesterbacka稱,即使不上市,Rovio還是有能力維持目前所有的開發項目,但是相比出售公司,上市是一個更有意義的方向。

他還表示,Rovio的目標是在未來三年內成為全球領先的娛樂品牌,公司目前正在中國設立辦事處,並且計劃在日本和美國設立辦事處。

Rovio預計2011年的銷售額將會在5000萬到1億歐元之間(69.85萬-1.397億美元),而2010年該公司的銷售額為650萬歐元。

目前,《憤怒的小鳥》下載量已達1.4億次,其中第一年的下載量是5,000萬次,到今年1月份達到7,500萬次,截至今年3月份達到了1億次。

Rovio已經與當樂網就《憤怒的小鳥》在華運營達成基本合作意向,在當樂網免費開放多個版本的Android版《憤怒的小鳥》,包括節日版和最新的里約版。
6 : passport(1491)@2011-05-11 15:07:34

其實真係iphone改變左好多
7 : greatsoup38(830)@2011-05-15 14:26:01

http://www.21cbh.com/HTML/2011-5-16/1NMDAwMDIzODM1Ng.html
十七個月前,小鳥帶著弟兄姊妹,悄悄地從北歐開始,跟綠豬「干」起來了。

這「憤怒的小鳥」(Angry Bird),一款貌似弱智的遊戲:在手機、平板電腦、遊戲機等各種設備上,人們只需要觸摸屏幕,以小鳥為子彈,用橡皮筋彈弓發射,擊打綠豬,獲取通關。

正是這只貌似「弱智」的小鳥,神奇地佔領蘋果公司App-store在69個國家下載量的頭把交椅。

據Rovio公司的數據,在小鳥第一大市場美國,玩家們平均每人每天玩這款遊戲的時間就超過一小時,每天玩家花超過兩億分鐘去擊打綠豬,這個時間幾乎相當於全部美國人每天看電視時間的總和——小鳥超過了電視!

經常按下按鈕的人還包括英國首相大衛·卡梅倫。英國互動遊戲協會的安迪曾在自己的Twitter上透露,首相卡梅倫是憤怒的小鳥的狂熱粉絲,並且購買了完整版的遊戲;而作家拉什迪接受採訪時,則號稱自己是玩憤怒小鳥的高手。而最近微博上有這麼張圖片:美國總統奧巴馬與州長們開會,有一個州長卻用iPad 開始了對綠豬的進攻。在中國,50歲的李開復也是粉絲之一。據說他在小鳥的通關級別很高。在 2011年創新工場年會上,他甚至把自己扮成「憤怒的小鳥」。

小鳥登上了《紐約時報》,被稱為2010年「年度文化符號」。

數以億計的粉絲似乎使小鳥飛得更快了,據《華爾街日報》,Rovio開始了籌備IPO,準備在兩年到三年裡在紐約上市。

宣佈上市計劃的前幾週,Rovio剛剛獲得4200萬美元的融資。投資小鳥的是Accel Partners和Atomico Ventures,前者投資了Facebook(全球最大的社交網絡)和Groupon(全球團購網站鼻祖),後者的創始人曾創辦過另一間公司,叫做Skype。

擁有82名員工的Rovio,確實算不得是一間大公司,甚至在小鳥振翅高飛前,Rovio曾一度面臨破產。現在卻信心十足地放話:憤怒的小鳥如同當年的米老鼠,Rovio就是迪士尼的2.0。

這只沒腿沒腳沒翅膀的小鳥,成本僅為10萬歐元,卻已賺回5000萬歐元。如此誘人的生意,如何形成?又將飛向何處?

Rovio前傳:6年、51款遊戲、CEO出走、虧損

早期Rovio只能遊戲開發、遊戲代工,而放棄了市場營銷能力和分享渠道的培養。

2003年,惠普公司和諾基亞公司聯合舉辦了一場手機遊戲大賽。三個來自赫爾辛基科技大學(Helsink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學生,憑藉一款名為《捲心菜之王》(King of the Cabbage World)的多玩家遊戲,奪得冠軍。

比賽結束後,三個學生找到當時在惠普公司工作的彼得·威斯特巴卡(Peter Vesterbacka)請教,問接下來該怎麼辦?彼得直截了當地表示,做遊戲公司。

一年之後,這三位大學生,尼古拉斯·亨達(Niklas Hed)和另外兩位同學( Jarno V kev inen,Kim Dikert)成立了Relude遊戲工作室,這便是Rovio的前身。

2004年,Relude公司把《捲心菜之王》買給了數字巧克力公司(Digital Chocolate),後者將遊戲改名為《鼴鼠戰爭》,使其成為第一款移動平台上的商業化遊戲。

此前,尼古拉斯已邀請了堂兄邁克爾·亨達(Mikael Hed)擔任公司CEO。後者的父親是一位天使投資人。起初,Relude的原始資本是獲得冠軍的獎金,以及哥倆東拼西湊的幾千歐元,但是,很快公司陷入困境。

怎麼辦?手機遊戲或許能成為一門不錯的生意?

這個念頭直到2004年冬天,才進入到邁克爾的父親的腦海。他拿出100萬歐元投資了亨達弟兄,日後,老亨達便是Rovio的董事主席。

Rovio這個名字則是弟兄倆獻給投資人的禮物,他們把公司名稱改為Rovio,這個詞在芬蘭語中是「火」的意思。拿到資金,年輕人感覺創業激情如火焰在胸中燃燒,尼古拉斯招兵買馬,信心滿滿,在心中描繪未來。

此時,團隊卻出現了分歧。邁克爾認為應該專注休閒遊戲,這與董事主席,也就是他的父親,觀點不同。邁克爾選擇離去。

大戰將臨,將軍請辭,CEO的離去使公司的戰略佈局被打亂,Rovio只能堅持做自己擅長的遊戲開發,而放棄了市場營銷能力和分享渠道的培養。

一隻小鳥的「憤怒」生意

而在當時,手機遊戲公司受到手機設備製造商、通信運營商等多方的把持,在渠道、定價上「幾乎沒有任何話語權」。

「當時根本接觸不到用戶。」彼得回憶說,那時候,都不知道自己的遊戲是誰在玩。「以前,一款遊戲是否好玩,是由諾基亞的員工決定的,標準是他們定的,而非用戶。」

比如,貪食蛇(Bounce),可能會有人並不覺得這款遊戲非常優秀,但是,諾基亞選擇它作為內置遊戲,就會有超過2.2億的人玩過這款遊戲。

除了貪食蛇,Relude還為知名遊戲公司EA代工研發過極品飛車(Burnout)。這些知名企業的訂單,使Rovio生存下來,同時,遊戲開發技術和遊戲運營和執行效率的積累,都成為小鳥日後振翅的原動力。

在這些年裡,彼得與尼古拉斯一直保持著聯繫,儘管在那麼多個週一,見過數不清的Geek和創業者,彼得依然不緊不慢地待在大公司裡,彷彿在隔岸觀著這團「火」,他不時會給予尼古拉斯一些建議。

雖然,貪食蛇、極品飛車獲得很好的口碑,可是,僅依靠代工的收入,Rovio依然很難維持公司的運轉。2007年,尼古拉斯不得不開始裁員,由鼎盛時期的50名員工,裁到10個人左右。

那是公司最壞的日子。

同樣是2007年,iPhone出現了。蘋果公司同時推出了App Stroe應用商店。用戶可以從在商店裡購買遊戲,下載到自己的iPhone等iOS平台的設備上。整個過程沒有移動設備商,沒有運營商。

Rovio和所有的應用開發者一樣,第一次獲得了直接面對數百萬終端用戶的機會。對於沒有自有分銷渠道的Rovio來說,無疑是利好消息。

「必須要想個新辦法來拯救公司了。」2009年,尼古拉斯全力說服叔叔,請回了邁克爾。

邁克爾回歸,一邊讓公司繼續承接部分代工的項目,維持公司運營,一邊,組織研發人員,集中力量,在iOS平台上研發,做擁有完全知識產權自有品牌的遊戲。公司的重心逐步轉移到後者。

距離小鳥破蛋而出的日子近了,在此之前,Rovio成長了6年,推出了貪食蛇、極品飛車等51款遊戲,還經歷了一次CEO的出走和回歸。

小鳥誕生:App Store的機會

App Store的出現,提供了直接面對終端用戶的通道,但同時也帶來了巨大的被釋放的競爭格局,「也許,可以從iOS開始,成功之後,再轉到PC機上」,這是他心中的小算盤。

「每個人都是iPhone的潛在用戶、做一款所有人都能玩的遊戲」,機會大,競爭也大,App Stroe的出現,提供了直接面對終端用戶的通道,但同時也帶來了巨大的被釋放的競爭格局,「也許,可以從iOS開始,成功之後,再轉到PC機上」,這是他心中的小算盤。

沒有具體的條條框框,邁克爾對設計師的要求很簡單:劇情簡單,不需要攻略的,不需要說明書,上手時間短,載入時間短,隨時都能玩幾局。

設計師詹克·以裡薩羅(Jaakko Iisalo)心血來潮,花了幾張草圖,「沒有腿沒有腳沒有翅膀的小鳥」、胖乎乎的,但是,有一對很有性格的眉毛,些許誇張地流露出小鳥很憤怒。

出乎詹克意料,小鳥獲得所有人的喜愛。而這位日後被稱為「憤怒小鳥之父」的人,此刻也不曾料想,小鳥竟會如此紅。確定了基本的遊戲角色,詹克就開始帶領團隊進入下一步,遊戲情景設計,為什麼憤怒呢?

第一版時,憤怒的小鳥與現在大家熟知的完全不同,觸摸到哪只小鳥,相應的色塊就會轉動,小鳥便會砸掉色塊。各種顏色的小鳥也沒什麼個性,沒有自己的特殊技能。

而2009年初,正是豬流感肆虐之時,詹克團隊的一個成員突發奇想,便將小鳥的敵人想像為豬頭,而綠色和無精打采則是生病了的側證。

Rovio 的工作氛圍很自由,有個房間是專門儲備啤酒。「那時候,公司也不大,大家下班經常一起喝酒。」

有員工自己開發出很多小插件加在各種遊戲開發工具中,比如,到了下午五點,小圖標就變成啤酒瓶,彷彿在告訴大家:「收工了,可以喝點酒啦」。

有一回,喝啤酒時,大家隨口唱歌,「哼哼,就哼出來了《憤怒的小鳥》的背景音樂。」彼得說。

在隨後的日子裡,詹克拿著邁克爾劃撥的專款——2萬5千歐元(後來,其實花了四倍),開始帶領團隊對遊戲進行精雕細磨。

詹克對草圖修改了幾十次, 每隻小鳥都有了自己的功能。說起功能,玩過小鳥的人們,也許會想到皮克斯的作品。因為,Rovio的各色小鳥如同一隻「小鳥特工隊」,各司其職、各顯神通、搭配進攻,同仇敵愾。這個創意,與皮克斯動畫的「總動員」系列似乎不謀而合。

有分析指出,從這個角度上,小鳥並不是獨創了一個角色風格,而是順應了人們對一種風格的喜愛。這樣的理解似乎可以在日後用來闡釋Rovio不斷推出的「皮克斯風格」的視頻廣告短片,以及更大手筆營銷合作。

「排隊上彈弓是否是自己跳上去,小鳥們嘰嘰喳喳的叫聲,綠豬的笑聲。這些細節都不是幾天就能做出來的。」彼得說,上手容易,通關難。也許,這是憤怒的小鳥黏住玩家的秘訣之一。

開始研發的時候,尼古拉斯就做好了準備,他甚至認為,或許要做10-15款遊戲,才能獲得那一個Right One。而研發的艱難超過他的想像,八個月過去,數以千計的修改,使他數度想放棄這個項目。

從2009年3月第一次看到詹克的草圖,時間已經推移到鄰近聖誕。有一天,詹克看到母親,在烹製火雞,但是,卻因為玩憤怒的小鳥,幾次中斷烹製,直到通關,才繼續把火雞做好。那一刻,他終於堅定,就是它了。

2010年12月11日,在倫敦,在紐約,在赫爾辛基,在世界很多角落,熱情粉絲走上街道,穿著小鳥或綠豬的服飾,抱著遊戲角色的絨毛公仔,慶賀他們的節日——憤怒的小鳥日。當然,這個節日是他們自己定的。這一天,是憤怒的小鳥在蘋果應用商店開售一週年。

小鳥如何秀於林?

小鳥在蘋果應用商店裡屬於休閒遊戲,和它擺在一起出售的至少還有30萬個小遊戲。小鳥憑藉什麼飛出來的呢?

當Rovio認準小鳥遊戲質量,接下來,就是花心思,用小錢,辦大事。

馬特·威爾森(Matt Wilson)負責市場推廣,他曾向《連線》雜誌透露,在芬蘭本土的蘋果商店,只花了幾百歐元就把憤怒的小鳥推到第一名。

彼得說,因為芬蘭的小國家,通過員工和親屬的口口相傳,在推廣上有很大幫助。比如,一個知名的滑雪運動員在電視節目上,告訴瑞士的電視觀眾,她玩過這款遊戲,小鳥由此被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上的鄰居們所知。憤怒的表情像病毒一樣傳播開去,瑞典、丹麥、希臘、捷克,小鳥不斷俯衝前進。

以往遊戲的運營經驗此刻為小鳥提速,「英國和美國是巨大的市場。在芬蘭如果有三四萬的下載,在英國和美國可能是這個數字的四倍,甚至五倍。」馬特說。

2010年2月,Rovio帶著北歐市場的一夜登頂的第一名,找到蘋果應用商店和北美分銷商Chillingo。前者答應在英國市場的首頁推薦小鳥一週時間,後者則承接了小鳥第一版在北美的分銷。

為了充分利用一週的展示機會,模仿電影宣傳片花,Rovio為遊戲製作了一個英文版的宣傳片花,放在Youtube上。

「這是第二個專門為iPhone遊戲製作的視頻。」馬特非常得意,該視頻已經播放超過170萬次。

北美市場是重中之重。尼古拉斯想起彼得,對著這位年長自己十多歲的業內傳奇式前輩,他在電話裡,口氣很委婉:「來幫我們,好嗎?兼職都可以,一週來兩天都好。」

此刻的小鳥已經紅遍美國,彼得在美國考察了幾天,當即給尼古拉斯回電話:「我可以來Rovio工作,而且是全職。但是,我們要做這個星球上最好的品牌。」

彼得出山了。

早在2000年,彼得就預見了移動互聯網的繁榮,他創辦了一個組織,名為Mobile Monday,故名思義,在週一的晚上組織有關移動互聯網話題的沙龍活動,邀請業內Geek、創業者、分析師、投資人,講述自己的項目,探討行業的發展。只是,沒預料到,這一天,等了十年。

這位43歲的芬蘭人現在是Rovio公司全球市場總經理,他的名片也遊戲味十足,名字下方印著「Mighty Eagle」(遊戲中一角色名),不見職位。但正是他的加盟,讓Rovio開始謀劃要做成大公司。

Rovio 非常重視與用戶互動。在Rovio擁有40 個人團隊的時候,曾經一度,有23個人專職負責回覆郵件和twitter。

「這種投入比例是以研發為主的公司所無法比擬的。」彼得說,小公司,沒有多餘的經費去砸廣告,但是,會儘量認真回答每一封電子郵件裡的問題,和每一條微博(Tweet)。

有時候,登陸微博(Twitter),看到玩家在發「找到金蛋了麼?」、「打到哪一關了?」彼得就會熱情地向粉絲們打招呼:「嘿。你好,我是魔法老鷹(Mighty Eagle)。」

在彼得的組織下,小鳥的超級玩家開始不斷在遊戲主題網站上公佈自己的通關圖片,並且羅列出通關攻略。Rovio公司也在各個渠道上,積極響應這種討論,並在適當的時候製造話題。

有一次,一個5歲的男孩伊凡(Ethan)在紙上畫了一幅圖——這是他為憤怒的小鳥設計的關口,伊凡的媽媽把原圖寄給了Rovio。彼得得知此事,與產品研發的同事溝通,將伊凡畫的圖設計成一模一樣的關口背景圖,並且把伊凡的名字寫到背景圖上,將這一關命名為「Ethan」。

「這樣做既可以把玩家參與的熱情充分調動起來,又可以從某種程度上,開掘了一款遊戲持續更新的創意源泉。」彼得解釋著,如此以來,數以億計的用戶就拉進遊戲設計的後台大幕裡。

時間短,載入時間短,隨時都能玩幾局。

「從3歲到80歲,都可以玩。」小鳥的下載量,已經超過了1.4億人次。

小鳥的大生意夢想:超越迪士尼

Rovio不是一家手機遊戲公司,而會是一家娛樂公司:遊戲、電影、周邊產品,憤怒的小鳥就是米老鼠,Rovio想要做成新型的迪士尼公司。

今年四月初,彼得的名字出現在了《時代週刊》2011年度百人榜上。

「我們是一間來自微型(Tiny)國家的微型公司。」這是彼得·威斯特巴卡(Peter Vesterbacka)在各種場合,重複最多的一句話。但這家微型公司卻雄心勃勃。

「很多人在問,現在熱映的3D動畫片《里約大冒險》,是不是憤怒的小鳥拍的電影?我們覺得,分不清楚最好。」潘天一說,他曾經是一名電影製片人,在上海電影節上遇到了彼得,相談甚歡,加入到Rovio不到兩個月。

「彼得的腦袋裡點子太多了。」潘說,彼得常把任天堂的《瑪麗奧》遊戲當作榜樣。「《超級瑪麗奧》更新換代幾十年,玩家一樣喜愛。」面對用戶會否厭倦憤怒的小鳥的問題,彼得就會舉出瑪麗奧的例子。

2010年11月,時任福克斯數學娛樂副總裁的安德魯·斯塔伯來到Rovio。福克斯計劃拍攝一部全新的動畫片《里約大冒險》,並希望Rovio提供合作。

「《里約大冒險》是一個新電影,不是已經有歷史,我們願意加入,他們其實很高興。因為,我們可以幫他們把這部電影變成今年世界上最火的電影。我們以廣告跟他們合作,但實際上,是他們幫我們投了廣告。他們投了上億美元推廣,我們沒參與,但是我們有一個條件就是,在他們做廣告的時候每個地方要有憤怒小鳥這個品牌。所以就這樣慢慢人家把這個電影誤會成我們的電影。」潘天一在開發者星球的會場上,揭示合作的背景。

這樣的誤會也許的確是Rovio樂於見到的。「Rovio 計劃出版漫畫書、拍攝動畫連續劇和電影。」彼得描繪著Rovio的娛樂帝國,「我們會圍繞遊戲小鳥,創造出一個綜合娛樂產品,正像是迪士尼2.0。」

在《里約大冒險》電影推出前一週,Rovio推出憤怒的小鳥里約版遊戲,這是一款基於iOS平台的遊戲。遊戲與之前設置類似,遊戲載入的畫面與電影海報背景圖一致,但是,綠豬不見了。玩家不再需要攻擊小豬,而是通過打碎鳥籠,營救被囚禁於其中的珍稀小鳥。這也許正昭示著 Rovio在向娛樂帝國方向邁進。

針對遊戲本身,Rovio也開始精耕細作。2010年9月,Rovio發佈了價值99美分的「魔法老鷹」工具,這是其第一次嘗試In App Purchases。與此同時,推出了自主研發的遊戲內部支付工具「豬仔銀行(Bad Piggy Bank)」。

在遊戲價格上,《憤怒的小鳥》目前共有高清版(HD)、節日版(Seasons Version)RIO版三個付費版本,最後一款採用了較少遊戲關卡,較低價格的策略。「雖然面臨其他版本降價的壓力,但是,這一策略不僅將小鳥重新回到了離開數日的排行榜頭名位置,同時,也開始讓打包販賣新遊戲關卡成了一個明確的戰略。」彼得說。

今天的小鳥從斯堪的納維亞半島起飛,翱翔全球,選擇的第一個落腳點,是中國。彼得透露,這個夏天,Rovio將在中國建立分支,人數不定,「5個,或50個,一切皆有可能」。

2011年4月,彼得來到中國,長城會(GWC)舉辦的2011全球移動互聯網大會的會場裡, 彼得穿著一件越南產的紅色衛衣,衣服上大大的「憤怒小鳥」的圖像,讓他在一些國家經常被攔住,要求一起合影留念。

有個人和彼得穿著同樣小鳥衛衣,叫潘天一,出生在南京,6歲移居芬蘭,現在25歲的潘,是Rovio的第一個華人員工,也是Rovio僅五六個人的市場團隊成員之一。

「彼得潘」組合中國之行的第一站選擇了上海,這裡是今年憤怒的小鳥復活節尋金蛋活動所在地。作為遊戲季節版(Season Version)的招牌市場活動,金蛋已曾在數個國家和地區被發現,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都曾被尋出過金蛋的線索。

「明天會去騰訊公司。」在前往MobileMonday Beijing的路上,彼得說,此次中國之行,是和中國社交網絡談合作的,有了投資facebook的Accel這樣的頂級VC公司,通過社交媒體平台進行深度推廣,自然是輕車熟路。

但Rovio會不會和諸多知名外國互聯網企業一樣,落下水土不服之症?

彼得似乎一點都不擔心,攤開手掌,數著「雅虎、Ebay、甚至Google,他們都是美國公司,我們是芬蘭公司。小而充滿創新創造的公司。」

「當然,前提是,我們在中國找到這個星球上最優秀的人才,當然,這個優秀,絕不是『虎媽媽』(Tiger Mama)教育出的孩子,也不是用GPA來衡量的。」
8 : greatsoup38(830)@2011-05-15 15:42:15

http://www.xincaijing.com/html/xsxs/5036.html
《憤怒的小鳥》的收費模式
9 : GS(14)@2011-06-19 13:38:5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335&art_id=15355315
專教你整蛋
「憤怒鳥」推食譜
2011年06月19日
10 : greatsoup38(830)@2011-07-24 14:23:04

http://news.imeigu.com/a/1311294143601.html
騰訊遊戲訊 7月21日消息,芬蘭手游商Rovio負責人Peter Vesterbacka日前表示,他們的目標是將《憤怒的小鳥》打造成擁有十億粉絲的全球第一娛樂品牌。

儘管上個月本作已創下了驚人的2.5億下載量,但Rovio卻稱這只是他們萬里長征開始的第一步,他們的目標是比肩《馬里奧》和《米老鼠》。

「我們要將這一品牌的影響力發展到極致,未來兩三年來我們希望能在全球範圍內擁有十億粉絲。」Peter Vesterbacka說,「明年我們希望能在中國市場率先獲得領導地位。」

Rovio圍繞《憤怒的小鳥》開始打造跨媒體戰略,除了遊戲外,相關的衍生產品如玩具和影視等都在陸續推出。

「企業都是要求盈利的,但我們還不急於讓品牌完全商業化,我們需要吸引更多的粉絲來打造品牌影響力。」
Angry Birds 憤怒 小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75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