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何俊仁

1 : GS(14)@2010-07-25 18:26:02

2010-7-14 EW
不惑 何俊仁   

《論語.為政》有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何俊仁說,他十多歲已走上不惑之途,對政治的火早已燃燒。

他愛國,卻要帶香港走出民主路,大學時代搞學運,與國粹派勢成水火;做律師,接賺不到錢的維權案;做議員,參與支聯會,搞到回鄉證也沒了。他沒有疑惑過,默默抗爭四十年。

這條路,走到二○一○年的今日,卻被人質疑走歪了,四方抨擊如潮水湧至。

他不恨做政治明星,貴為民主黨主席,卻從來不是最耀目的一員。「我寧願我們是一隊贏世界盃的球隊,也不想只是一名球星。」外號「鐵頭仁」的他,自覺硬淨得很,頂得住潑水和謾罵,「如果驚,就無得做。」幾曾見過這樣的場面?七一遊行當日,何俊仁夾在民主黨員中,由維園足球場到出口,短短十分鐘路程,卻被人群擠了一小時,烈日當空下可說是寸步難移,其間有人大鬧「無恥」、「出賣」有之,當面撒溪錢都有,何俊仁大汗叠細汗,卻堅持一小步一小步向前行。

民主黨「轉軚」令他背負不義之名,公開政改小組報告後,翌日早上跑到電台解畫,中午回到律師樓接受本刊訪問,下午又召開記者會,未停過。

「早前朋友帶我去按摩,成個人散晒,按摩師說我筋骨太硬,因為每天工作十多小時,睡不好,一晚醒來兩三次,加上沒時間做運動,拿了健身中心會籍也沒去過,白花錢。」政改方案通過,民主黨與中央會談成為轉捩點,在輿論排山倒海壓力下,公開對話內容勢在必行,「我想中央是理解的,當然你不做,他們會認為更好。

「我和死硬反對派不同,要做一件公家事,就不涉及個人喜好和榮辱。」

一念之差

做與不做,何俊仁心裏有數,投票支持政改方案,他認定判斷正確,「我發覺只有好窄光譜的人反對我。從政要務實去爭取成果,在框架內盡量爭取最多,如果成日跟着激進的人走,民主光譜會愈來愈窄。」他說,支持政改與否,實屬一念之差,「這一念當然是中央最高領導人啦!他不給,你奈佢唔何,要和政府抗爭,不可以只靠人民力量,也要會談和手執否決權。」跟中央交手,民主黨可以打的牌其實不多,會談本來接近拉倒,是他死不斷氣,爭取到最後一刻,何俊仁自言比其他人樂觀,「其他人覺得盡力就算,不行就投不信任動議,但我覺得機會是五五波,華叔問我憑甚麼這樣說,我話從政的人要持續抗爭,亦要寸土必爭,我接受漸進式的改革。華叔buy,大部分人都buy,卿姐亦有份參與會談,她最清楚,大家都想做到實事。」但○五年,為何不走妥協這一步?「當時邊有對話渠道?如果香港可以全權決定自己歷史的話,我會用和平人民力量,逼政府轉,但我知道香港做不到。」外界批評民主黨與中央有「枱底交易」,他反駁:「如果我們親中,一早拿了回鄉證啦,我們對國家民主化一直有堅持。至於支聯會身份,對我來說很簡單,你要我放棄?我就起身,說因此而阻礙了和中央溝通?無辦法,這是我的堅持。

「當有人找我說中央可以傾,我好快決定話傾,之後才想要跟誰交代?用何機制?怎樣保密?當時我們有人幫手搞公投,公社兩黨知道中央吹出暖風,叫我們不要搞破壞,盡量拖到投票之後,我明白亦同意,所以會談初時定於五月十一日,我話唔得,要等『516』公投後,你看我們是有立場的,但最痛苦是『516』後時間已無多。」擔心二○一二選舉,選民離棄民主黨嗎?「政改對香港歷史很重要,對民主黨是好是壞還不知道,現在面對很多攻擊,下次選舉可能清袋都未定……應該唔會,講笑啫。」

文革縮影

被人潑水,被粗口辱罵,有否不開心?他搖搖頭說:「有點慨歎,點解爭取民主的人會這樣?大家有共同目標,你可以不同意策略,但以侮辱性攻擊,不應該在民主派發生。」他形容謾罵像文革縮影,「不過相比當年處身文革的人,我所受的只是微不足道,他們由起牀到睡覺,都是對着這些批鬥的面孔,不斷鬧你,幾痛苦。」三十年前,他已見識過這種場面,所以不怕,「讀大學時,我是大專學會會長,屬自由派,當時做好多歷史研究,提出文革、大躍進等問題,與當時支持共產黨的國粹派立場不同,班學生『砌』得我好犀利,經常畀人圍住來鬧。八十年代搞太平山學會,又畀人鬧我們搞獨立政治實體。」他還試過因示威差點被人打,「七六年,帶二十個學生到新華社支持『四五運動』,差點被人打,我當時想,你夠膽打我,有好多記者睇住呀。」

受許冠三影響

祖籍中山的何俊仁,五一年出生,五兄弟中,他排第二,兒時居於北角道,父親中三輟學,靠自學躍升為輪船公司總經理,才舉家搬到九龍塘。「爸爸讀書好叻,考試次次第一,他生於大家庭,排第十八,後來家道中落,出來打工,試過同一時間做四份工。」受父親遺傳,五兄弟同樣出色,「哥哥做醫生,至於三個弟弟,一去到外國讀書就變晒,溫習兩吓就搞掂。」他說自己讀書不太勤力,讀九龍塘銀禧中學,會考一優幾良,中六愛上研究中國近代史,「當年沒有研究中共歷史的書,聽到浸會學院教授、現代史專家許冠三搞自由大學,講中共政治和歷史,於是去上堂,學睇《人民日報》,學習如何分析,不經不覺上了四年課。」這成了他日後投身政治的伏線。

七一年,他考入港大法律系,「本身讀理科,考不到社會科學系,見法律系有面試,最啱我這類『口水佬』,記得教授跟我談『水門事件』,我長篇大論,教授就說『得、得、得』。」當年,學生無不受到學運、社運的大洪流影響,何俊仁在法律系四年,大部分時間花在學運上,「我有份組成自由派,與親中的國粹派和同情馬列主義的社會派不同,我們講的是人權、法治,七四年選學生會,推舉麥海華參選,我當競選經理,結果大獲全勝,首次突破國粹派的壟斷,當時三千名學生,有二千四百人來投票,你話幾犀利。」每年兩個月返學,只為考試,「大學第三年,有低我一級的同學,還以為我是新生。」他笑道。

父親反對從政

七五年大學畢業,加入了當時身兼行政、立法兩局議員關祖堯的律師樓,是香港少有精通遺產法的律師,「律師樓見我港大畢業,把整個遺產部門交由我管,識得好多有錢人,當時有朋友笑我說﹕『何俊仁未掂過的file,都唔算有錢人』。」何俊仁自認「騾仔命」,八二年成為合夥人,工作已上軌道,如果不從政,應可「印印腳」過日子。適逢中英談判展開,他的政治熱情再度升溫,「當年內地草議《聯合聲明》,要對香港問題做研究,找我的律師樓負責。以前與中央關係好,八四年有份到北京參與建國三十五周年的閱兵儀式,見過鄧小平。」

我不是球星

八六至九二年,他三度參選市政局和立法局均落敗,直到九五年新界西地區直選勝出,成為立法局議員。踏上從政路,父親曾經出言阻止,「爸爸說我太信任人,不懂玩權術,他認定好人『死梗』。」他當然明白父母的擔心,「我遇的風險太多了,去釣魚台時,被日本海上防衛廳十幾隻船圍撞,你驚唔驚?還有,我接好多案對手是黑社會,但擔心不了那麼多。」九○年,他組成的太平山學會及部分民協成員合組「港同盟」,其後與「匯點」合併為民主黨,何俊仁是黨內核心成員,卻從不起眼,「無(政治)魅力嘛,我是實幹型,不會爭取突出自己,太太都話我做咁多嘢,到影相時又排到後面,自己又不是高過人。」他笑說。

當上民主黨主席,他仍不想做明星,「作為領導,我要凝聚力量,讓每個人發揮所長,這個團隊才有用,我寧願我們是一隊贏世界盃的球隊,也不想只是一名球星。」從政四十年,問他可曾想過退休,他坦言,從政者到死一天也不會退下來,「生於這個時代,有些東西你不做會後悔,我只是盡了這個時代的責任。」何俊仁的不惑,躍然面上。

太太體諒 甘當「柴可夫」繁忙的律師與政黨工作,多年來佔據何俊仁不少家庭時間。他笑言,除了度蜜月到過美國的三星期外,這三十年來,甚少放假多過兩星期,幸得太太體諒,更在他從政初年甘當「柴可夫」,接送丈夫出入,「記得初到屯門工作,太太就充當司機接送,差不多做了十年,每次等我開會,她就有幾小時周圍走,從前她是一個好少去新界的人,漸漸變了屯門、元朗通,去哪裏買東西便宜都知,街坊都認識她。」現在,何俊仁聘請了司機,不用太太再辛勞了。
2 : 我是毛主席!(2965)@2010-07-25 20:22:30

我支持何俊仁,我要投民主党一票。

香港没有了民主党,就会完全内地化,后果不堪设想。
3 : fung3010(2389)@2010-07-25 20:34:24

政治離不開 三個協...協商、協調及妥協
很多東西不是爭取就可以擁有。借用老巴的說話,"認清自己的能力圈"
勉強爭取/做自己能力範圍外的事情,最後只會得不償失。
4 : oneirocriticism(809)@2010-07-25 22:48:08

2樓提及
我支持何俊仁,我要投民主黨一票。
香港沒有了民主黨,就會完全內地化,後果不堪設想。

你到底有無搞錯
5 : 我是毛主席!(2965)@2010-07-25 22:54:48

4樓提及
2樓提及
我支持何俊仁,我要投民主黨一票。
香港沒有了民主黨,就會完全內地化,後果不堪設想。

你到底有無搞錯
你觉得我搞错了什么?
6 : oneirocriticism(809)@2010-07-25 23:05:34

5樓提及
4樓提及
2樓提及
我支持何俊仁,我要投民主黨一票。
香港沒有了民主黨,就會完全內地化,後果不堪設想。

你到底有無搞錯
你覺得我搞錯了什麼?

單是政改一事我生生世世也不會投民主黨

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知道了仍覺得何俊仁及其黨有可信可取之處?
7 : 我是毛主席!(2965)@2010-07-25 23:09:36

6樓提及
5樓提及
4樓提及
2樓提及
我支持何俊仁,我要投民主黨一票。
香港沒有了民主黨,就會完全內地化,後果不堪設想。

你到底有無搞錯
你覺得我搞錯了什麼?

單是政改一事我生生世世也不會投民主黨

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知道了仍覺得何俊仁及其黨有可信可取之處?
冰梨同志,我明白了,你原是民主党的支持者,然后。。。。。你觉得受了伤害。。。。

好同志,政治。。。。从来不是黑白之分,对错之辩,政治是平衡。失去了平衡,只有动荡。

我理解你所受到的伤害。
8 : oneirocriticism(809)@2010-07-25 23:34:06

7樓提及
6樓提及
5樓提及
4樓提及
2樓提及
我支持何俊仁,我要投民主黨一票。
香港沒有了民主黨,就會完全內地化,後果不堪設想。

你到底有無搞錯
你覺得我搞錯了什麼?

單是政改一事我生生世世也不會投民主黨
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知道了仍覺得何俊仁及其黨有可信可取之處?
冰梨同志,我明白了,你原是民主黨的支持者,然後。。。。。你覺得受了傷害。。。。
好同志,政治。。。。從來不是黑白之分,對錯之辯,政治是平衡。失去了平衡,只有動盪。
我理解你所受到的傷害。

請求你不要毫無理據地標籤我為民主黨支持者,然後自說自話地對我作出理解什麼的

我的立論是,背信棄義,朝三暮四的人和政黨不可信,就是如此簡單,還是你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嗎?

我再問一下,你真的不知道他做了什麼?還是覺得仍有可信之處?
9 : 鱷不群(1248)@2010-07-25 23:35:38

6樓提及
5樓提及
4樓提及
2樓提及
我支持何俊仁,我要投民主黨一票。
香港沒有了民主黨,就會完全內地化,後果不堪設想。

你到底有無搞錯
你覺得我搞錯了什麼?

單是政改一事我生生世世也不會投民主黨

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知道了仍覺得何俊仁及其黨有可信可取之處?

民主黨方案雖然不太理想,總勝過社民連的五區公投。社民連要民主黨出錢出力幫他搞五區公投,再寄望會出現民建聯替葉劉助選令民建聯的票流失到葉劉手上的故事重演,他這份用心那能瞞騙世人。他以為民建聯一定去馬,有民主黨支持再加上泛民的六四比例,到時贏面甚大,自以為聰明,可惜世界上無人有義務依照他編寫的劇本行事,阿爺上得高位的那會不懂權術,一招就令他慘敗。

我不覺得與中央談判有問題,社民連要為抗爭而抗爭是他自己的事
10 : oneirocriticism(809)@2010-07-25 23:45:12

9樓提及
民主黨方案雖然不太理想,總勝過社民連的五區公投。社民連要民主黨出錢出力幫他搞五區公投,再寄望會出現民建聯替葉劉助選令民建聯的票流失到葉劉手上的故事重演,他這份用心那能瞞騙世人。他以為民建聯一定去馬,有民主黨支持再加上泛民的六四比例,到時贏面甚大,自以為聰明,可惜世界上無人有義務依照他編寫的劇本行事,阿爺上得高位的那會不懂權術,一招就令他慘敗。

我不覺得與中央談判有問題,社民連要為抗爭而抗爭是他自己的事

手段還手段,我理得社民連做乜,講大話呃市民就係唔岩唔值得投唔值得信
11 : teawater(1794)@2010-07-26 00:07:56

各位或許觀點有異,可是辯論永遠不會完結
在此請不要談及政治,以免爭執,和氣生才(財)
12 : 鱷不群(1248)@2010-07-26 00:13:07

10樓提及
9樓提及
民主黨方案雖然不太理想,總勝過社民連的五區公投。社民連要民主黨出錢出力幫他搞五區公投,再寄望會出現民建聯替葉劉助選令民建聯的票流失到葉劉手上的故事重演,他這份用心那能瞞騙世人。他以為民建聯一定去馬,有民主黨支持再加上泛民的六四比例,到時贏面甚大,自以為聰明,可惜世界上無人有義務依照他編寫的劇本行事,阿爺上得高位的那會不懂權術,一招就令他慘敗。

我不覺得與中央談判有問題,社民連要為抗爭而抗爭是他自己的事

手段還手段,我理得社民連做乜,講大話呃市民就係唔岩唔值得投唔值得信

你覺得民主黨講大話呃市民,那無話可說了,點解與中央談判就是講大話呃市民?要搞民主,不是關起門不傾不講就得
13 : oneirocriticism(809)@2010-07-26 00:17:07

12樓提及
10樓提及
9樓提及
民主黨方案雖然不太理想,總勝過社民連的五區公投。社民連要民主黨出錢出力幫他搞五區公投,再寄望會出現民建聯替葉劉助選令民建聯的票流失到葉劉手上的故事重演,他這份用心那能瞞騙世人。他以為民建聯一定去馬,有民主黨支持再加上泛民的六四比例,到時贏面甚大,自以為聰明,可惜世界上無人有義務依照他編寫的劇本行事,阿爺上得高位的那會不懂權術,一招就令他慘敗。

我不覺得與中央談判有問題,社民連要為抗爭而抗爭是他自己的事

手段還手段,我理得社民連做乜,講大話呃市民就係唔岩唔值得投唔值得信

你覺得民主黨講大話呃市民,那無話可說了,點解與中央談判就是講大話呃市民?要搞民主,不是關起門不傾不講就得

我響佢支持政改果時我屋企樓下仲貼住民主黨既大大張海報「政府政改向錢走,原地踏步是政府」喎

咁唔叫呃人咩?
14 : teawater(1794)@2010-07-26 00:19:54

我想講...祖國要封殺,什麼人走出來做什麼也是徒勞無功
祖國肯開綠燈已經很好,再多講還是要睇中國的頭,再者經濟/股票市場也是
打狗也要睇主人
15 : 鱷不群(1248)@2010-07-26 00:30:01

13樓提及
12樓提及
10樓提及
9樓提及
民主黨方案雖然不太理想,總勝過社民連的五區公投。社民連要民主黨出錢出力幫他搞五區公投,再寄望會出現民建聯替葉劉助選令民建聯的票流失到葉劉手上的故事重演,他這份用心那能瞞騙世人。他以為民建聯一定去馬,有民主黨支持再加上泛民的六四比例,到時贏面甚大,自以為聰明,可惜世界上無人有義務依照他編寫的劇本行事,阿爺上得高位的那會不懂權術,一招就令他慘敗。

我不覺得與中央談判有問題,社民連要為抗爭而抗爭是他自己的事

手段還手段,我理得社民連做乜,講大話呃市民就係唔岩唔值得投唔值得信

你覺得民主黨講大話呃市民,那無話可說了,點解與中央談判就是講大話呃市民?要搞民主,不是關起門不傾不講就得

我響佢支持政改果時我屋企樓下仲貼住民主黨既大大張海報「政府政改向錢走,原地踏步是政府」喎

咁唔叫呃人咩?

那又如何,唔明
既然批評政府方案,繼而提出反方案,政府同意了,民主黨還能反對自己的方案嗎?
16 : oman(1154)@2010-07-26 05:42:10

我不是民主黨支持者,
對於何俊仁,
打從"保釣"開始,
他不曾令我討厭.
現在還有少少喜歡.
17 : 我是毛主席!(2965)@2010-07-26 09:33:44

同志们,谈到政治,就像茶兄所讲,我们突然变得比炒股更有兴趣,更加生猛,好像刚刚出水的大龙虾。

民主党,给我的一贯印象是逢中必反,为反对而反对。而现在,我认为民主党是平衡香港政治以致经济生态不可缺少的力量。

我曾深深思考民主党的定位、香港的定位。曾有人说,民主党无法提出建设性意见,挡住了地球转,完全没有存在的价值。我完全不认同这种说法。香港只不过是个弹丸之地,几个小小的政党,民建联、自由党、民主党。。。。,是谁还令到香港有“民主自由”的概念?还有谁能令祖国为为之忌惮,为和谐香港而提供好的产业政策条件?还有谁能挥动民意,令祖国相信香港的民生结构绝不等同于内陆的一个省份?

香港、台湾在祖国心中,重似千斤,为什么?这就是政治。政治的现实是:对于对手的尊敬,要远远超过对朋友的尊敬。

冰凉同志,很抱歉,是我误解了你对何俊仁的痛恨之情,我澄清:你不是民主党的支持者,你是一个客观的市民,对政客爱憎分明,性情中人。
18 : teawater(1794)@2010-07-26 11:56:18

國手邀內地治癌 司徒華拒絕
大家可睇睇yahoo 新聞
華叔佢對自己的信念真係貫徹始終,絕對值得尊敬
出手相助醫病呢招...真係如果華叔接受左就隨時被人圍攻smiley
19 : GS(14)@2010-07-26 18:36:54

我總是認為權在中央手,他只要一出手,甚麼派都會變成民建聯,到現在都沒做,都算是咁。

要政改都要中央支持的,現在民主黨多走一步,我認為是好事,不妥協共產黨,我覺得是無腦的說法,試問你的老闆是誰,和老闆鬥實無好下場。

社民連及公民黨的做事過份激進,漫天要價,要別人跟你走,你自己手上沒籌碼,五區公投我自己都投廢票,都唔夠票,想和人談,談何容易。

另外無一件事是突然發生的,突然發生的始終都會走到合理點,現在一步一步地走,是健康的方法。

既是為香港踏出一步,也為未來自己做的事做過實驗,雙方在摸索適當合作的方法,這才是做正事。
20 : reference(1610)@2010-07-27 17:21:03

19樓提及
試問你的老闆是誰,和老闆鬥實無好下場。


Exactly....
俊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14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