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IPO觀察|服務“逆天”的海底撈,不僅炒菜還“炒股”

海底撈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海底撈”)在港交所發布了招股書,正式開始其IPO之旅,“海底撈”這三個字首先讓人想到的是“逆天”的服務,然而這三個字本身的含義,其實也有一點“抄底”的味道。事實上,按照招股書的披露內容來看,海底撈還真有可能是炒股高手。

盡管海底撈號稱火鍋行業排名第一,但完全沒有披露其競爭對手的具體情況。相比A股IPO嚴謹的對披露競爭對手資料的要求,港股IPO的披露要求顯然要寬松得多。另外,海底撈雇傭的咨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下稱“沙利文”),其服務的客戶出過不少問題,這些新股最終原形畢露長期停牌或者股價大跌的公司很多。

海底撈買了什麽股票?

“海底撈是全球領先、快速增長的中式餐飲品牌,主打火鍋品類。我們認為,海底撈品牌在中式餐飲行業已經形成一種獨特的文化現象,成為極致服務體驗和就餐體驗的代名詞。”招股書當中,海底撈如此形容自己。

然而“海底撈”三個字來看,本身也有一定“抄底”的意思。在海底撈招股書的“財務資料”一欄的“按公允價值計入損益的金融資產”當中,披露了海底撈對股市的投資達到3426.5萬元,但是並沒有海底撈的具體持倉。

2015年、2016年、2017年底,海底撈在滬深交易所持有的股本證券,分別為295.4萬元、262.3萬元和3426.5萬元,在2017年似乎海底撈很好的把握了全年牛市的節奏,主要大幅增加了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股本證券的投資。

對此,深圳一位保薦代表人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從香港IPO的披露要求來看,其嚴謹程度不如A股,如果是海底撈要在A股上市,那麽招股書當中,就必須就要披露這些持倉股票到底是哪幾只和持倉數量、額度、比例等,甚至是否涉及戰略投資的各種意圖;不僅僅是招股書,就算是普通年報的披露也有相應要求。

“我們亦有逆向回購國債”,“逆向回購國債為固定利率的保本短期投資”,2015年到2017年底,購買金額分別為700萬元、760萬元和1620萬元。

“我們於往績記錄期投資於該等金融資產,乃因我們認為我們能夠作出適當投資,以更好的利用有關現金,從而在不影響我們業務運營或資本開支的情況下,提高我們的收入。我們的投資決定乃逐個作出,並會審慎考慮眾多因素,包括但不限於市場風險及預期收益以及該等投資的潛在損失。”海底撈在招股書中如是說。

不過相對海底撈的規模來看,上述3000多萬元的股票投資其實並不算多。2015年到2017年,海底撈的營業收入從57.56億元增長到2017年的106.37億元,複合年增長逼近36%;年度凈利潤從2015年的4.1億元增長到2017年的11.94億元,複合年增長率70.5%。

海底撈運營餐廳一共有320家,其中296家在中國內地。2015年到2016年,同店銷售額增長14.1%,2016年到2017年則增長14%。2015年到2017年,整體翻臺率為每天4.0次、4.5次和5.0次,根據沙利文報告,此水平遠高於中國主要中餐品牌的水平。

“根據沙利文調查,海底撈在中國主要餐飲品牌中擁有最強的品牌知名度,並且是最受歡迎的外出就餐選擇。”從2017年的顧客人均消費來看,從高到低分別為海外每人179.6元、一線城市每人98.3元、三線城市及以下每人94.5元以及二線城市每人92.6元。

海底撈市場地位幾何?招股書披露不透明

海底撈在招股書中“行業概覽”的一欄稱:“我們就編制及使用沙利文報告向沙利文支付的合約款項為68萬元,且我們相信該等費用與市場價格一致。”

“沙利文已進行詳盡的一手研究,包括與領先的行業參與者及業內專家討論行業的狀況。弗若斯特沙利文亦已進行二手研究,涉及審閱公司報告、獨立調查報告及其本身調查數據庫的數據。”沙利文通過歷史數據分析,對宏觀經濟數據及特定相關行業驅動因素進行繪制,而獲得預測總市場規模的數字,海底撈如是說。

不過沙利文這家咨詢公司所助力上市的企業,過往不少的記錄並不理想。因為涉嫌財務造假而長期停牌的博士蛙(01698.HK)、諾奇(01353.HK)、輝山乳業(06863.HK)等多家公司,讓持股的投資者百般無奈,複牌時間遙遙無期;而米格國際(01247.HK)上市後至今股價暴跌九成,雅仕維(01993.HK)也暴跌六成,投資者損失慘重。

2017年,就算是有騰訊撐腰的閱文集團(00772.HK),掛著獨角獸的光環,上市後照樣跌跌不休,上市半年內股價幾乎已經“腰斬”。對此,弗若斯特沙利文相關負責人曾經回應第一財經記者稱,將過往某些已上市企業發生的經營或財務問題歸咎於獨立行業顧問,這樣的處理方式並不恰當。

一位QDII基金經理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因為港股披露的要求不如A股那麽嚴謹,他一般不會買熱門的港股IPO企業,多數案例事後股價表現來看,其實這對投資者來說並不劃算。如果咨詢公司對市場地位的描述不準確,肯定也對港股的新股質量造成影響,盡管有著國際金融中心的光環,但港交所對財務資料的披露要求,嚴謹程度的確不如中國內地,這也直接造成很多在內地上市不成的公司,才考慮來香港掛牌,這些公司質量總體來說並不理想。

“在所有中式菜品中,火鍋在中國中式餐飲市場占有最大市場份額,按2017年收入計,其市場份額為13.7%。”“根據沙利文調查,以麻辣口味文明的川式火鍋,約占中國火鍋餐廳市場的64.2%,是中國最受歡迎的火鍋類型。”

“火鍋餐廳市場的總收入,由2013年的2813億元,增長到2017年的4362億元,複合增長率為11.6%。”餐廳數目從40.6萬家增長到2017年的60.1萬家,預計2022年將增加至89.6萬家。

“若按若幹績效指標(包括但不限於翻臺率、年度收入及年度客流量)計,海底撈在主要中式餐飲品牌中排名第一。”市場份額為0.3%,然而報告並未披露前五名其他公司,只是用ABCD四家公司代替,市場份額分別為0.1%,四家公司分別是江浙菜、西北菜、火鍋、四川菜。

而就火鍋餐廳來說,前五大經營者的市場份額總額為5.5%,而第一的海底撈是2.2%,其余幾家公司的名稱,報告里面也是用CEFG來代替,沒有披露具體公司真實名稱。

對此,上述深圳保薦代表人認為,如果A股上市的話,那麽海底撈必須是要寫明上述幾家公司的名稱的,港股市場這麽做的話,可能是為了避免競爭對手攻擊,但這樣就顯得信息很不透明,投資者也無從考究其真實性。

博大資本行政總裁溫天納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招股書當中披露的市場背景報告,都是建立於一系列假設之下,本身就只能作為參考。

IPO 觀察 服務 逆天 海底 不僅 炒菜 炒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50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