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孩子,飛翔吧! 黎智英

2011-7-7  NM




小兒子天生便愛穿著漂亮。才不過四歲吧,若然有朋友來家裡玩,或是我們帶他出外,他都一定要穿得好好看的。他很有主見,有特別喜歡的衣服,例如體面、正規的西裝,顏色鮮艷的T-shirt,質料靚、手工好的西褲,及款式新穎、顏色醒目的球鞋。

他行為怪異,但不無原因。母親說我小時候跟他一模一樣。解放後家徒四壁,可是出門探望親友或是去別的什麼場合,即使沒有靚衫穿,我也堅持母親替我洗乾淨舊 衣服熨好才肯出門,故此小兒子愛裝扮的脾性完全是遺傳因子作祟。說到遺傳因子,小兒子的性格也很像我。小時候我愛自己一個人玩,跟其他小孩子在一起我會很 開心,可是過一會兒我便會躲起來自己玩。小兒子這個脾性跟我一樣。不管是有小朋友到家裡來玩,或是他到朋友家去玩,見到一群小朋友他會興奮到高聲歡呼尖 叫,可是一下子便躲到一旁自己玩了。上幼稚園也一樣。他很喜歡上學、很喜歡跟同學在一起,不過他就是不喜歡跟同學玩。老師把他跟其他同學扯在一起,可是趁 老師一個不留神他便會躲到自己的角落去。老師拿他沒法子,甚至擔心他的心理是否有問題,要我們帶他去看心理醫生,我們當然沒有答應。帶天真無邪、心理未受 世事污染的小孩子去看心理醫生,我們瘋了嗎?老師認為我們夫婦缺乏現代心理知識,又不肯聽像他般的專家意見,見我們冥頑不靈,便威脅說,不去看心理醫生 嗎,那麼小兒子便不適宜於上他的課,要留級。無可奈何,我們只好讓小兒子退學。幾經考慮,我們決定只好讓小兒子到香港讀書,九月後讓老婆跟他搬回香港去。 小孩子就像未經過紅塵世事的大自然,沒有受過人為武斷和成見(例如對科學的迷信)的洗禮和污染,故此還未被規範在某個「正常」的模式。這便猶如萬綠叢中長 出皎潔的茉莉花,或在皎潔的白茉莉花叢中突然長出嫣紅色的異種爭艷那樣,這是萬物調順和諧的自然界的不確定性。大自然恒久不變,但這種不確定的無常現象卻 經常出現。上天以無常的偶然來反映天長地久、萬世不變的大自然的不確定性,就像萬能的上帝賦予人自由意志那樣。可是小兒子的幼稚園老師卻誓要把萬能的上帝 比下去,執意以他的專業知識改造天真無邪的小孩子,像倒模(die-cast)生產那樣變他為其他小孩子的複製品,這不是很奇怪的一回事嗎?不同的小孩有 不同的情況。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 1803-1882)說得好:「Nature's dice are always loaded!」萬物就猶如上帝擲下的骰子,內裡都蘊藏着上帝安排的玄機,追求系統化的理想的人竟然斗膽胡作妄為,抹殺上天的旨意?

按這樣的系統化思維,在大自然裡,特別不合群的茉莉花便是病態,而植物學家便該以武斷的科學原理加以糾正,好統一大自然的一事一物的個性和模樣。同樣,人亦該憑主觀意願糾正所有異常現象,否則便會損害大自然的和諧發展了。

若然真的有這樣的植物學家,大家不難認定他是瘋了,可是持這般想法的所謂教育家卻被捧為培育下一代的專家。現代人視科學為文明的圖騰,故此便以科學為培育 文明的下一代的主軸,以之糾正不「正常」的現象。這樣「正常」下去,南無阿彌陀佛,下一代會有未來嗎?Alleluia!

無論人多麼聰明都不應懷疑上天造物的完整性,上天讓造物中出現異象好引發人的好奇心,驅使他們去探討造物主完整性的奧秘。上帝是完美的。然而要是一切造物都來得完美,人又還有創造的動力嗎?絕無瑕疵的完美世界還何來進步的空間?活在這個完美的世界裡又有啥意思?

上帝賦予人自由意志是要讓每個人都可以不一樣,以不一樣的眼光去看世界,去詮釋、解決問題,以不一樣的方法探討世界萬物,創造更美好的世界,也就是讓人創造出活下去的希望。

上帝萬能,祂要創造完美的人和萬物還不容易嗎?但完美的世界會是個靜止而死寂的世界,為了讓人永遠活下去,上帝因而在大自然界安排不確定的異象,向人展示世界絕不完美,以激勵人們追求完美、不斷創造。

長大了的人心裡難免會留下歲月痕迹、生活殘餘。為口奔馳,成年人沒有不是為了利害而在生活上作權宜妥協。在成年人的眼中,天上繁星僅是遙遙燈火,他們耳中再也聽不見大地撫慰的細語。陽光照亮成年人的視線,卻穿透小孩子的眼睛射進心裡,煥發其心靈。

故此小孩子眼中看到的便是心裡感受到的世界,他心懷天地靈氣,因而與大地心靈相通。大自然依然是他的血脈母親,他的靈魂仍然聆聽着她的呼喚,小孩子睡覺時便透過潛意識與她默默地對話了。睡後醒來,與大自然的溝通為他提供每日的靈糧。童年時,她撫育他的靈性成長。

白嫩的芽苗要靠霧水和泥土的濕氣滋潤才會茁壯起來;急着灌溉,反而令其夭折。小孩子也是一樣,他像天使般純真,那麼就讓他天真無邪的心靈在最敏銳的時候感受天地的撫育,讓他的靈性在樂天的自我、自信中茁壯,讓他更富激情、創意地面對人生的挑戰。

一早便把小孩子規範在某一個模式或形格中,我們無疑可以將他塑造為規規矩矩的大人,讓他變得成熟、老練,但那也令他成為千千萬萬面目模糊、毫無自我,也就 是毫無自信和自尊、毫無創意的成年人的複製品,從此判定要他在漫長的人生路上拖着成年人的沉重步伐蹣跚而行。這除了扼殺了小孩子的自信、自尊和創意,更悖 逆天理,那是害上了人定勝天的愚蠢傲慢。

長大了,人們往往忘記小時候如何獨坐窗前向外凝望;這個房子是李家的,那是陳家的、何家的、東家的、西家的,眼底景色全都是自己的!彎彎明月,閃閃繁星,想像力翱翔太虛,我問它們:「一千年後你們還在,那時我已不在了,會有人相信我曾經跟過你對話嗎?」

迎面清風帶走了我的靈魂,目窮千里,我知道我並不存在。在這星光燦爛的黑夜,萬家燈火,我是這所有的一切,因為它們都在我眼中,都在我身體裡流轉,故此我 知道自己絕不孤單。在那樣的時候我還未披上為歲月蹉跎的外衣,那時我還天真,還無邪,還可以任意翱翔太虛。就讓我們的孩子飛翔吧!他們怎會寂寞呢?

 


孩子 飛翔 黎智 智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18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