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香港恥辱 棺材房悲慘世界

2011-6-9  NM




樓價上升,全港租金亦超越九七高 位。然而全港最高呎租的,並非山頂豪宅或者IFC,反而是最貧窮地區深水埗,呎租高達三百元。在這個區內,板間房和籠屋已非新鮮事,最荒謬的是,一個板間 房再井字形劏成六間細房,每間房只有棺材大小。住客不能在房間站立甚至坐着,必須躺着,出入亦要像動物般爬來爬去。本刊同時查出棺材房的始作俑者,他同時 在區內擁有過百間劏房,每月收入高達廿萬。更有人向師奶投資者大力推薦,這種深水埗獨有的劏房模式,比其他投資回報更高。

鄭月娥上週三在立法會會議上強調,政府十分關注劏房問題,並會大力打擊。林鄭最後卻為劏房美言幾句,指劏房是有其市場需要才大行其道,「和我們巡區的區議員都說,不應扼殺香港低下層住房需要。」

日租六十

事實上,劏房問題遠比林鄭所想像嚴重。為了解問題的嚴重性,上週記者到深水埗一帶的舊樓採訪。其間,記者在深水埗各主要街頭,均見到一個十分搶眼的黃色街 招廣告,除列明各類房間收費價目外,還表明歡迎「合自由行、探親、生仔、過夜」的租客,而最引人注意的是日租六十八元的電視床位。記者依廣告上的電話打 去,接聽的是一位張小姐,她並沒說出公司名稱及其他,只簡單問記者要租什麼房,之後便着記者等「揸匙人」胡先生回電話安排看樓。當胡生回電話時,竟然粗口 滿天飛,「你等得就等啦×街,我好×忙o架……都唔知你係咪堅租,咪×玩嘢呀,想租我先帶你去睇。」當記者表示沒異議後,便隨胡到達福華街八十二號一樓的 一個單位。單位外,樓梯位垃圾滿布,步入單位後,一陣酸臭味隨即湧出,之後便見煙霧瀰漫,現場環境異常惡劣。

棺材房似停屍間

更恐怖的景象陸續浮現,約近六百呎的唐樓單位,被間成八間劏房及一個廁所,而其中一個約四呎乘七呎的細小房間再細劏成六格「櫃桶」,一格格細房如殮房停屍 櫃般模樣,而每間細房亦有獨立「櫃門」開關。胡可能察覺到記者驚訝的表情,便得戚地說:「呢樣咪就係電視房囉,夠新奇呢,我哋老細抄日本太空艙式旅館條 橋,每間房尾有抽氣扇,掩埋房門瞓都唔會焗,而且私人物件唔怕俾人偷,依家做緊優惠價,日租六十,月租千四,租剩左面地下一間房,要唔要呀?手快有,手慢 冇,呢啲房好渴市o架。」棺材般大小的房間環境惡劣,曱甴及螞蟻等小昆蟲亦在六間房之間穿梭出入,記者以日租形式將之租下,而租房手續也相當求其,胡亂寫 了一張收據及交了鎖匙給記者便算。

棺材房透視圖

板間房被劏開六間小房,每間高度不過五尺的空間,六名住客在此過着穴居般的生活。

滿布木虱

嘗試入住棺材房時,肥胖的攝影記者根本無法「塞」入內,另一記者亦要像爬入戰壕般,蹲下身軀及打橫身體慢慢爬入房內狹窄的空間。雖然記者個子不高,但在棺 材房內,坐下時也要大幅度彎曲腰部,當睡在床上,四周被木板緊緊包圍,感覺像睡在棺材內,稍一不慎便要撞頭,感覺一點也不好受。雖然床尾有反轉安裝的抽氣 扇,但其吹風功能已氣若游絲,困在其中又熱又臭。記者不得不打開房前的掩門,才可透過氣來,不過此時又見到一隻隻肥大的木虱,不斷在眼前跳來跳去示威,甚 是嚇人。「揸匙人」胡生一見記者的落泊神情,報以一個冷笑,便返回他自住的劏房,更拋下一句:「人窮無辦法,你忍吓啦,慢慢就慣,總好過瞓街呀。」為求賺 到盡,胡的老細除了將一間約月租千多元的劏房,一分為六外,更連單位另一角落,樓梯底下的狹小空間也不放過,將之間成另一間劏房,住客每次出入房間,均要 爬出爬入,盤坐床上時頭頂天花正是樓頂的斜位,想站起來則是完全不可能。

樓梯位房

蹲在房門口的住客輝哥,笑笑口表示棺材房所住的租客,來來去去不外乎幾類人為主,「其一是在大陸有家室,自己在港慳吃慳住的,另外有爛賭賭輸晒錢,要走佬 避債嘅人,繼而又有老同(道友)或者綜援人士,連內地黑工我都見過,總之乜人都有,銀包貴重嘢要跟身,不過住得呢度都無乜貴重嘢俾人偷啦。」年約五十歲的 阿輝是地盤雜工,雖然日薪有四百元,但由於工作不太穩定,加上要匯錢給內地妻兒,他表示對居住環境已沒多大要求了,只要有一個「竇」睡一覺就行了,剩下的 錢都寄回鄉下。除了記者租住的棺材房外,該唐樓內尚有七間板間房,裡面住的什麼人都有,更有道友狀的住客,不斷從板間房內探出頭,鬼鬼祟祟地向大門張望, 一有人行過,又迅即將門虛掩上。無獨有偶,其後記者出入單位大廈的大閘門口時,亦見一班便衣探員在監視着大廈出入的住客,而當記者走近他們時,他們即拉記 者走入福華街的一條後巷,並主動查問:「你係乜嘢人,以前未見過你住上面o架?」當記者表明身份及表示正在進行採訪時,兩名阿Sir的緊張神情紓緩過來: 「阿Sir係邊個部門唔方便透露,總之我哋係紀律部隊,依家做緊嘢。」

不願工作

劏房的居住環境不但惡劣,且租客品流複雜,難以想像有人竟願意長居下去。住在其中一格棺材房的羅生,則表示要無奈接受,「點樣都叫有個竇,又有電視睇,已 經唔錯,不過住咗半年,個人都瘦咗,可能成日屈住喺度唔多舒服啦。」年約五十餘,不修邊幅,指甲及腳甲不剪的羅,自言半年前租住大角咀的板間房,後因被人 加租,又見深水埗的棺材房更便宜,於是轉租至上址,「我一個月得三千蚊綜援,交完租仲有錢吃飯。」羅坐在棺材房內邊吃飯盒邊細說身世,原來他有妻有子女, 只因爛賭欠債,債主臨門,只有離家出走,從此更與家人失去聯絡。沒工開的日子,羅的日常生活是在街上閒逛或百無聊賴蹲在便利店門前,捉襟見肘的他,卻甚懂 得在生活細節上省錢,吃的煙也是在鴨寮街以十二元買的私煙。

品流複雜

除羅生外,其餘的棺材房住客,對記者提問或打招呼均全無反應,記者「樓上」的男住客,每晚回來只會大覺瞓,從沒見過他有其他活動;而住在「頂層」的男子, 據其他住客透露是一名裝修師傅,每晚回來後,逕自爬入自己的「棺材」不問世事,他時而開電視煲劇,時而用腳板敲牆打拍子唱歌。棺材房最大問題就是噪音,由 於與鄰居及上下左右住客只有一板之隔,記者想在房內休息,都被左鄰右里的吸煙煙霧及電視聲滋擾,有人放一個屁,其他人亦聽得清清楚楚,最令記者心驚膽跳 的,樓上木板會隨着住客轉動身子而發出各種吱吱聲,記者擔心隨時塌下來便變成肉餅。「呢度住嘅人係有啲怪,每個人都有自己嘅故事,正正常常都唔會住入嚟 啦,我貪呢度平租咋,若果手頭鬆動,我都搬咗環境好啲嘅套房啦,呢度住得耐,再住落去個人都short short哋啦,日日不見天日外,周圍住嘅人又怪怪哋……」住客阿輝隔着「牆壁」,和記者大談自己心事。「咪嘈啦,再嘈斬你×母!」頂樓的裝修師傅突然爆 了一句。

三大部門鬥卸鑊

本刊曾就棺材房的問題,向屋宇署、民政事務總署及消防處三個部門查詢,而得出來的結果,似是規管不了這種畸形及不人道的居住環境。屋宇署新聞組的楊小姐表 示,不能單靠本刊提供的照片而判斷上址是否涉及僭建或違規的改建。而民政事務總署反應最快,其新聞組梁小姐指,該署已隨即派人到福華街的單位巡查,但未有 足夠證據證明上址是經營無牌旅館活動,而上址也沒有持牌旅館登記的紀錄。消防處發言人在電話中則表示,該處並未規管私人樓宇單位內的消防及走火設施,「我 哋只係規管大廈內走火通道同其他消防設施,私人住宅單位內,即使用咗易燃物料裝修或住咗好多人,呢啲我哋都管唔到o架。」

業主不知情

棺材房所屬唐樓的業主梁女士,在海壇街經營地鋪石油氣公司,記者到訪時,她自言全不知單位被改建成劏房及棺材房出租,只知每月收到四千元租金,「層樓九十 年代,用六十五萬買返嚟,一直租俾一間泳衣公司擺貨,上年租客唔租,我俾地產代理放租,每月穩收四千租金,層樓已一早回晒本,地產代理點搞我唔理,煩唔到 我,有錢收就得啦。」「唔怕租俾道友搞到層樓烏煙瘴氣,又或者自己賺少咗唔抵?」記者再問梁女士,梁女士亦一貫懶閒閒地說:「唓!道友吸毒關我乜事?咪拉 佢囉!我唔想管理租客,又要『間』房,又要搞水電,好煩o架!賺多少少,要做咁多嘢,唔好搞我啦!總之,每月有錢收咪幾好囉。」梁女士以月租四千出租,中 間人經改裝成七間劏房和六間棺材房後,同一個單位的月租收益升至二萬多元,倘若全面改成棺材房,收入更高達六、七萬元。扣除每月的水電費,其他雜項開支及 繳付予梁太的四千元月租,中間人每月獲利十分誇張。

包租中間人現身

而這個食水甚深的中間人,卒之在上週六露出他的真面目。上週六,記者嘗試以租客身份約見街招廣告的幕後老細,傾談租約的事宜,但接電話的張小姐,說與「揸 匙人」胡生接洽便可。但當記者自稱是深水埗舊樓單位業主,想直接找其老細商討合作事宜,張小姐即替記者聯絡上她的老闆梁生面談,而梁生更着張帶記者到他旗 下位於汝州街及欽州街的各類型劏房單位參觀,當中有獨立廁所的較大型劏房,日租二百八十元,主要租予內地自由行旅客,另外,亦有一個單位被劏成了十二間, 每間房月租約千六元,主要租予本地客。參觀完後,梁在深水埗的快餐店內,進一步向記者解釋理財之道,「之前睇嘅日租二百八十套房,回報較高,主要租俾內地 自由行旅客,熟客或熟人介紹至租到,費事俾政府知道無牌經營賓館,罰錢事小,搞到個單位要停業,日後賺唔到錢事大呀。」

比籠屋更離譜

官方說規管不了,但另方面,則有人持不同意見,如結構工程師樊紹其則表示,雖然表面看,棺材房沒有涉及單位內結構性安全的改動,如拆牆或改動樑柱位,「不 過《建築物條例》立法精神及其大原則底下,係想住客响一個安全及衞生環境下生活,呢種棺材房,一啲都唔安全及衞生啦,上格冧落嚟責死下格住客咁點算呀?」 另外,一向關注籠屋居民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發言人施小姐,一看記者提供的相片,即高聲說:「嘩!有冇搞錯呀,真係前所未見,比籠屋更離譜。」當施知道政府 三大部門對於棺材房束手無策時,她反應頗激動地說:「民政事務總署可以引用《床位寓所條例》檢控,因床位唔俾三層咁高,而且規定八個人要有一個廁所,上址 住咗十幾人都只係一個廁所,當然唔合法例啦。」

月賺廿萬

對於福華街的單位,竟可變出六間棺材房的傑作,梁生更自吹是絕橋發明人,「係呀,估唔到咁受歡迎,之前報紙賣九十三蚊籠屋呎租貴過半山豪宅,我呢六間房咪 仲勁!千四蚊月租乘六,除廿八呎房間面積,嘩!呎租成三百蚊左右,貴過IFC,仲唔係代表作?太古城依家呎租只係三十蚊左右咋,最衰唔可以俾人知,否則響 晒朵上報紙啦!」梁的發達橋是這樣鋪成的,他首先透過報章租務廣告及相熟地產代理的轉介,主動聯絡上舊樓單位業主,雙方傾談好價錢後,業主只收固定租金, 其他煩瑣事項一概不理。而梁生便着手搞劏房來增加回報,他說自己其實一層物業都沒有,但卻管理過百租客,分文不出每月坐享巨額回報。「嗱!總之,你唔好理 我點搞,關鍵係你怕麻煩我唔怕,所以我賺得多。每月我俾番議定好嘅租金俾你,我從中就賺取差價,由『間』房、水電,以及搵租客,全部由我負責,你一個仙都 唔使,坐定定收錢幾咁好呢!」梁又再笑騎騎說,深水埗的業主多是老人家,都樂意把單位租給他。梁在深水埗的劏房王國愈做愈大,區內不少地產經紀亦知道他的 事跡。「佢孤寒到死,每月搵咁多錢,都唔肯加佣金,班手下都投訴佢唔肯加人工。有數得計,佢依家控制百幾間劏房,平均每間月租二千蚊,以齊頭數一百間計, 一個月就收廿萬租金,扣除水電費,同五、六個員工開支,佢起碼每月淨袋十幾萬以上啦。」經紀阿Ray指,倘若梁的劏房全面「棺材化」,收入更可高達數十 萬。

專請古惑仔及道友

梁自言早年在內地開設電子零件加工廠,故認識了不少內地廠商及工人,故手頭上有一大批相熟的內地客,遇有自由行客人及來港產子的內地孕婦等,他都可以一一 吸納,「依家主力集中做深水埗,因做深水埗已經夠晒我忙,況且深水埗食嘢買嘢都比其他區方便及便宜,一落街就大把地道美食,遇上電腦節,我啲房爆晒o架。 我啲街招廣告,貼勻全港,筲箕灣有客人打電話俾我,我都有本事說服佢過嚟深水埗租房。至於租俾黑工或者道友,你唔使理,因業主同我都唔會有事上身。」「租 屋前唔會查吓有冇香港身份證嘅咩?」記者好奇問。「我請嗰啲負責管理嘅員工,全部都係古惑仔或道友,總之,佢哋有辦法搞得掂,唔會煩到我同個業主,而且又 無正式租約,警方要查都查唔到乜嘢啦!」為了逃避政府有關部門巡查及檢控,梁並沒正式以公司名義經營,只在桂林街一個舊閣樓作為他的寫字樓,「以前我搞過 工廠大廈旅館,不過沙士及金融風暴後,生意一落千丈,依家走低下階層市場路線,反而賺得最多,呵呵呵!」他說,要將棺材房概念推廣至整個深水埗,到時便豬 籠入水。

劏房顧問帶團巡區

除了梁生這類劏房王外,亦有人向師奶大力推薦,劏房如何好賺。最近一年,吸引大批師奶瀏覽的網站Baby Kingdom,突然冒起一個叫Kenneth Ho的人紅爆網站。他多番留言,教網友有錢就買樓,樓價升了就加按,還要樓變樓、間套房,相當進取。這些留言每每有大批人回應,而Kenneth亦樂意以 專家身份回覆網友「買唔買樓」、「買邊區」、「幾錢買」等大堆問題,被一眾在低息環境下想投資的師奶和宅男封為「偶像」。Kenneth自稱在深水埗有十 數棟「洋樓仔」(即舊式單幢樓)「間」套房出租,與網友混熟後,他便頻頻帶團出擊考察劏房運作。這批估計數目逾一百人的網友,有的是持有多個單位的大業 主,有的有閒錢在手,躍躍欲試,他們不欲以真正身份示人,都自封或被封為「大地主」、「會計師」及「新丁」等稱號。

組間房睇樓團

上月,Kenneth便帶這批網友殺到樓價更低水的元朗,參觀一個約六百呎的劏房單位。Kenneth說:「大倉主(該網友的稱號)層樓丟空成年,我見佢 咁嘥,猛叫佢劏房出租,回報正到暈,而家開倉俾大家睇吓!」當日的睇樓團人數達二、三十人,逼在屋內汗流浹背;現場見該六百呎大單邊單位,經 Kenneth介紹的裝修師傅安排後,竟間了四間套房,且間間有窗、獨立廁所及開放式廚房,還放得落一張大床及放一個衣櫃,非常「神奇」。業主「大倉主」 介紹說:「配埋洗衣機及馬桶等設備,每間裝修要五、六萬元,收租約每間三千五百。」按其買入價一百三十多萬元計,回報率達一成二!難怪現場的師奶及宅男, 圍着Kenneth及場內正趕工的裝修師傅團團轉,有的拿出預備好的平面圖問師傅如何間更多房,有的問居屋能否改裝,師傅答道:「係整就快啲啦,我手頭有 幾十間屋要間,聽聞遲啲立法,通過咗就唔俾『間』房o架啦!」睇樓團極受歡迎,下週輪到去Kenneth在深水埗的套房參觀,研究排污、電錶、天花工程等 更細緻工序。記者曾以網友身份與Kenneth交談,大讚他好人,他說:「咁……呢個世界好多人都好好人嘅!」

刺激深水埗樓價

實情Kenneth真名叫何其恭,只是火炭區打工仔,他聲稱有十數個物業在手,但本刊經查冊得知,他在深水埗只有三個物業。而他察覺網友對買樓有興趣,都 會熱心介紹深水埗的富華地產吳小姐給網友認識,安排交易及代租,而Kenneth亦另有相熟裝修師傅可介紹,可謂一條龍服務。記者找他及吳小姐做訪問皆被 婉拒。附近的地產經紀說,上週又見Kenneth帶團來深水埗睇樓買樓,而自從Kenneth等人在多個網站撥火推介後,多了很多人到深水埗搵貨,這區 四、五百呎的細價樓亦由百多萬推高至二百多萬元,該經紀認為深水埗區樓價已太高,奉勸大家小心。而該個討論區亦引伸其他「包租公」討論區及專有名詞,如在 深水埗、長沙灣區的套房,被稱為「地獄套房」;而在灣仔一帶,可裝修得更靚吸引好租客的,被稱為「天堂套房」云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29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