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從錘子和老羅說起: “領袖”標簽沒那麽重要了 | 娜姐筆記

兩天的時間,羅振宇、羅永浩,這兩個“老男人”之間長達9個小時的對話欄目在騰訊視頻的點擊量就突破了700萬,這個數字可能刷新了人類電視史上“最長訪問時間”的觀看記錄。

不知道有多少人現場感受過羅永浩的“演講”能力,但只要聽過,可能就不會對節目組打出的“中國第一代網紅”產生異議。猶記得兩年前上海的一場錘子發布會上,可容納萬人的體育館座無虛席,老羅說兩句話就會出現一次掌聲,這讓當時的我覺得非常“誇張”,要知道,從本質上說,那只是一場新手機的發布會。

英語老師出身,能說單口相聲,老羅這種“吸粉”體質的老板曾經是公關品牌部門的最愛,無論是鐵粉還是黑粉,話題性爭議性往往能為公司在營銷上省下不少力氣。並且,從喬布斯時代沿用至今的“領袖式”演講,仍然被認為是手機發布會中最正確的打開方式,這是老羅擅長的。

但為什麽如今的錘子手機並沒有獲得所謂商業上成功?至少目前還沒有。可以看到,在談話中,雖然老羅把更多的時間留給了創業和手機,但“羅永浩”的個人標簽依然是流量的關鍵。“網紅”一詞顯然比“錘子手機創始人”來的更有辨識度。

 

這也許也是問題所在。

在過去,打造意見領袖,本身是件好事,但在產品沒有市場地位的時候,談發展,談供應鏈、談影響力往往會起到反面作用,只會為企業招來更多的“放大鏡”,特別是在競爭如此激烈的手機行業。

在一名ODM廠商的眼中,幾年前的錘子是最有可能威脅到小米的互聯網手機廠商,老羅個人的影響力,眾多資本的青睞,供應鏈玩家的支持,行業人士的加入,這都讓外界的期待值站上了“山頂”。

但期待越大,失望也許就越大。

從2012年宣布開始做手機,到2014年的錘子新品發布會,錘子用兩年時間發布了第一代產品。但3000元的售價直接把大眾消費者擋在了門外,而當時3000元以上的市場仍然是蘋果和三星的天下,難啃的很。相比之下,拿來做最多對比的小米通過饑渴營銷逐漸增加產品的溢價能力,讓供應鏈和黃牛賺錢的同時贏得了市場。錘子僅僅用官網預定和微博等方式進行售賣,在崇尚性價比的線上渠道,轉化率可想而知。

在售賣的關鍵時期,錘子的產能問題又成為了輿論放大鏡下的焦點。通常,數碼新品的關註熱度只能維持3個月左右,而錘子的第一代產品Smartisan T1用了足足4個月才實現正常產能,這在手機行業中,幾乎可以斷送了一個企業的活路。

所幸,被供應鏈問題折騰了幾年,錘子還是活了下來。

雖然途中交了些學費,可以看到,羅永浩也在“淡化”個人標簽,試圖讓錘子回到“正軌”上,比如新手機的備貨一定會充裕,線下渠道也在尋找合作夥伴。

但這肯定還不夠,和兩三年前的手機市場不同,智能手機的競爭已經轉向全方位的競爭,從技術到渠道,從參數到顏色,從芯片到屏幕,賣點的不斷細化,直接導致了爭奪用戶難度的加大。錘子希望在下一波市場中脫穎而出,除了短板要補齊,更需要更多長板發揮作用。

“今天依然會有人覺得錘子做的不好,做的不夠好,但至少是商業上做的不好。對於錘子來說,外行的意見基本沒有了。對於短板,要通過找人補,一定不要自己去補自己不擅長的事情。”羅永浩在節目中說,錘子遠談不上成功,但是五年也沒死。有一個流行的說法,說一個企業創業五年不死,後面死的機率就非常小了。

再談起個人標簽,他用個人經歷舉例子,無論是新東方課堂上偶爾講的一句話,還是網絡上流傳甚廣的“彪悍”,亦或是第一代操作系統發布會時的一句“情懷”,太多的標簽,他本人也從尷尬到習慣,從解釋到無視。就像他所說,是不是真相不重要,它會一直跟著你走。

錘子 老羅 說起 領袖 標簽 簽沒 那麼 重要 娜姐 筆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500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