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俞永福的“小於號”

來源: http://www.iheima.com/promote/2017/0402/162355.shtml

俞永福的“小於號”
嗚啦啦 嗚啦啦

俞永福的“小於號”

阿里文娛的俞永福搶在愚人節之前爆了個大料。否則差一點吃瓜群眾就不敢相信他的話了。

阿里文娛的俞永福搶在愚人節之前爆了個大料。否則差一點吃瓜群眾就不敢相信他的話了。

3月31日,阿里文娛公開宣布了一系列針對業務、組織架構和資本方向的大動作,並且著重推出了一個擁有20億元資金池,統籌全平臺的賬號體系大魚號。俞永福宣稱,在協同作戰體制下,大魚號將創造出1+1>2的效果。

但平心而論,我們將阿里文娛的大魚套餐仔細分解,會註意到其實每一個重點都沒有新意。除了晃眼睛的20億元現金,在業務動作上我們能看出主要有2個重點:將UC原來的自有賬號升級為打通阿里內容生態的大魚賬號;土豆將進軍短視頻方向。這些並不是阿里文娛生態中新增的殺手鐧,而都是行業里二三流的業務。這樣的協同作戰豈不還是弱弱更弱,何來1+1>2的未來?

土豆是扶不起的阿鬥

俞永福高調推出土豆的短視頻戰略,看似給了土豆極高的身價和格調。但熟知“中國互聯網發展史”的人都知道,土豆的發展歷程,就是中國互聯網創業人慘遭資本屠戮史的最初那幾頁。而且土豆因此受到的內傷迄今也沒有完全恢複。寄希望於土豆扛起阿里集團進軍短視頻的大旗,即使是最樂觀的人也難有信心。

早在2012年,土豆網創始人王微不敵資本壓力,以28.5%的股份占比劣勢與優酷合並為新的集團。土豆網退市,王微退休。此後土豆網就陷入了單方面的持續震蕩中。業務邊緣化,核心高管持續流失。在優酷徹底主導大權後,王微的土豆股份甚至僅剩8%左右。

被合並的土豆也早已經歷過賬號數據打通這類華麗說辭。在外界看來便捷暢想的打通大生態賬號,對土豆來說從來就是災難而非紅利。當年在優酷土豆合並和打通賬號之後,賬號打通給土豆帶來的是產生了一個巨大的流量虹吸效應,而非流量共享。優酷並不希望土豆分享自己的流量。用戶帳號的打通單向地給優酷帶去了流量,而犧牲了土豆。土豆網的廣告點擊量也持續走低,甚至出現了《快樂男聲》優酷有版權,土豆沒有的怪現象。

在優酷土豆以合一集團的概念並入阿里集團後,土豆依然沒有迎來外界預期的利好轉變。一直以來,合一集團都面臨著如何順利融入阿里文化和管理體系的問題。並購實施1年多來,外界對合一集團整合業務後是否完成了與阿里系板塊的協調開展持一個問號。土豆系的楊偉東升任合一集團總裁之後,在大層面上土豆再次失去了關照和給予方向把控的關鍵先生。

土豆在大體系中根深蒂固的話語權劣勢是由資本、人事爭鬥等一系列錯綜複雜的因素引起的。此次阿里文娛雖然將土豆擡升為生態群進軍短視頻風口的先鋒軍,但內部是否信任土豆能做好這件事還是未知數。同樣,在合一集團乃至阿里板塊中長期壓抑,得不到資源傾斜的土豆其實早已經是一具視頻屍體,它有沒有能力做好短視頻,是否會“感恩戴德”,心甘情願做好阿里的過河卒子去蹚出一條路,也是一個問題。

發招短視頻,是迎面吹風還是懷抱炸彈

再來看俞永福相信必有斬獲的短視頻業務本身。短視頻的風口論已經刮了2年有余。但是迄今沒有一家平臺敢說能靠短視頻業務收來真金白銀。其巨額的燒錢頻率則是互聯網巨頭也吃不消的。

騰訊公司早在2013年就上線自家的騰訊微視,可惜因為項目失敗,將在10天後宣布正式關閉。前不久騰訊宣布3.5億投資短視頻APP快手,也不被業界所看好。

在內容領域,“內容為王,精品致勝”始終是被公認的鐵律。但是今天的視頻用戶絕大多數都是抱著獵奇和偷窺的心態選擇和點擊視頻的。快手正是憑借迎合這類心態的非主流內容和用力過猛的主播陣營在一路紅火的同時飽受爭議。觀察者也不看好快手能為騰訊的內容生態爭奪下一塊新的陣地。

當下短視頻的行業生態是殘缺的。它看起來是風口,其實更像是一顆不定時炸彈。舉例來說,快手等平臺上飽受爭議的低俗和過界內容現在還沒有行之有效的甄別辦法,要確保內容的高質量性與趣味性、傳播性相結合,需要平臺方大量投入人力物力進行監督審核。而資本時刻保持警覺的是:萬一過了界,監管部門的一聲令下就有可能導致平臺方先前的全部投入白費,徹底陷入萬劫不複的境遇。

此外,短視頻盈利模式還有很多路可走,目前短視頻市場主要的商業變現模式仍是傳統的廣告投放,市場上能夠實現盈利的短視頻內容創業者屬於少數。如果土豆短視頻依舊只能保證少數短視頻制作者獲利,大多數參與者喝西北風,則俞永福的短視頻進擊之路就根本走不通。

按照俞永福的想法,在打通全平臺賬號,並且持續為內容創作者加大分成和推出短視頻業務之後,阿里文娛系統就能自成一格的內容生態巨人。但是事實可能沒有如此簡單。

今日頭條也曾經以為依賴單純入駐高質量的內容就能支撐平臺內容體系,但很快發現此舉對增加和吸引用戶流量及駐留時間並沒有明顯作用。今年3月,今日頭條宣布取得2017-2020賽季中超聯賽短視頻合作夥伴身份。此舉意在通過引進體育賽事來提升短視頻的內容質量和用戶吸引力。據了解,今日頭條每年在該賽事版權付費上的金額高達數千萬。

從這件事也可以看出,現階段短視頻不僅缺乏清晰的盈利模式,反而還停留在大把燒錢的引流探索時期。單純依靠高質量 UGC 和 PGC 支撐起短視頻平臺內容的現象遠沒有出現。雖然阿里表態有20億+的巨額追加投資來做短視頻這類大戰略,但這種承諾隨時會因為上述各種不利因素疊加而作廢。在土豆短視頻方向、特質、盈利模式都沒有明確的方案出臺之時,俞永福很顯然不過是走一步看一步,並無明晰戰略出臺。

土豆,短視頻慎入!

UC淪作棋子,撐不起生態恐拖垮自身

將UC號打通為全生態的大魚號,也未必是UC心服口服的事情。甚至可以說,本來頗有特色的UC在此次大調整中,徹底淪為阿里文娛集團的棋子。

雖然UC“震驚部”名滿天下,但畢竟是一個流量尚可的綜合性內容平臺。自2016年以來,UC將發力點從瀏覽器轉移到UC頭條,開始搭建自媒體平臺。一年多來的成績尚數可圈可點。今年3月,UC總經理陳超公布了UC轉型以來的成績單,目前UC訂閱號總入駐量已突破30萬,信息流內容日曝光量逾90億,累計訂閱用戶半年內增長12倍。

從成績來看,UC轉型內容分發似乎押對了寶,名正言順作為阿里文娛大家庭中的尖子生。

但在此番俞永福的宣言中,UC則是一個犧牲者的模式。它必須以自己的UC平臺和賬號資源為基礎,為未來大魚號中其他的弱勢業務導流。在政治正確面前,UC的真實意見恐怕不重要。

導流這件事說起來是一種“共享經濟”,但在實際操作中可能則是“劫富濟貧”這樣直接。UC原有的風格特色可能在這種導流中被潛移默化地抹殺掉。如果最終阿里文娛能夠達成大共享,給用戶一個流暢的體驗感,那UC的功勞是不可磨滅的。反之,阿里文娛則有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撐不起土豆,還折損的UC。

為什麽這麽說呢?阿里文娛雖然信誓旦旦大魚號啟動後將打通體系內的平臺。但是阿里文娛生態內的子板塊多達十余個,今後也還可能持續擴張和吞並進更多業務。不同體系和背景的業務板塊要徹底打通內容和大數據,難度巨大且耗時漫長。在內有阻力外有堵截的情況下,大魚號想要在阿里文娛生態中盡早如魚得水,可能是一件非常有難度的事情。

即使在打通數據之後,如何利用這些價值量巨大的資源,形成一個數據和內容的閉環,土豆和UC的團隊都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以利用。這個嘗試甚至是試錯的階段想必也非常考驗阿里資本的忍耐性。如果長時間讓數據躺在服務器里睡大覺,顯然是對資本最大的侮辱。

況且現在騰訊、百度、今日頭條,哪一家巨頭都不會放手任俞永福慢慢整頓,細細打磨,而是會趁機大兵壓境,摧垮前期大魚號脆弱的數據整合。UC要做第二個今日頭條尚顯火候不足,要承擔起整個阿里文娛板塊內容分發的關鍵節點,恐怕根本無法實現。甚至UC在“UC名家”這類嚴肅內容上的努力,還會被整合平臺上各種低劣內容的爆發毀於一旦。

外界時常看好阿里生態的布局,是因為篤信有錢能做事這一真理。但是在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發展史上,錢並不是唯一左右勝敗的因素。俞永福的這條大魚,入鍋時間太晚,早耽擱過了可以隨意烹飪的時候。關鍵還在於,阿里文娛並沒有想清楚大魚怎麽做最好吃。東施效顰地一擲千金並不能解決所有的和潛在的問題。在各家算盤背地里打得滴溜響的時候,俞永福生生把大魚號做成了“小於號”。

俞永福 阿里巴巴 UC 短視頻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永福 小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12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