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默克爾打算說服特朗普放棄“美國第一”計劃

雖然初次見面就碰上暴風雪,並不是個好兆頭,德國總理默克爾還是堅持要在本周五要見到美國總統特朗普。

對於默克爾而言,以即將在德國漢堡舉辦的二十國集團(G2O)峰會為由頭前往華盛頓,可以令她在建立“良好個人關系”的同時厘清特朗普本人在如何看待對德貿易和對歐洲未來方面的真實看法;同時默克爾也要借機捍衛德國貿易和歐盟機構。作為交換,除了也許會在北約軍費問題上讓步之外,默克爾還可以奉上她在西方領導人之中獨有的對於俄羅斯事務和俄羅斯總統普京的見解,而這也是特朗普急於得到的知識。

有跡象顯示,白宮中的幕僚也希望在選戰中不斷向普京“示好”的特朗普可以從默克爾處多聽一些:1月28日,特朗普首次同默克爾和普京分別通話。不過打電話的安排順序是先默克爾,後普京。德國總理府的人士認為,做出這樣安排順序的美方人員意在希望先讓默克爾為特朗普做一些俄羅斯政策介紹,並希望這樣的電話順序策略,可以讓特朗普別離普京太近。

總體而言,盡管德國外交界對於對默克爾在外交政策方面的能力謹慎樂觀,在貿易領域,德國則為最壞的結果做好了準備:如果無法說服特朗普放棄他的“美國第一”計劃並堅持對歐展開類似貿易戰的行動,德國將聯合歐盟國家一道,同美國抗爭到底。

資產管理公司荷寶的首席經濟學家柯耐力森(Léon Cornelissen)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就貿易戰風險而言,業界關註的是美國稅務改革方案,例如其中計劃增加的20%進口稅等,並且會緊密關註國會是否會配合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日程。

見面總比背後互相討論強

德國外交界對於結果導向型的默克爾的外交能力有著堅定的信心:畢竟無論內心有多不喜歡美國前總統小布什,默克爾還是一樣能坐下來陪他吃野豬肉;而默克爾將虛榮的意大利前總理貝盧斯科尼玩弄於股掌之上的精彩故事,至今如同經典案例一般在歐洲外交界廣泛流傳。

比起特朗普在上任前後對默克爾和德國的高調批評,默克爾除了埋頭在研究特朗普方面做功課之外,從不回應。

在總理府官邸里,默克爾積極準備著她此次美國之行,不僅僅仔細觀摩特朗普最近的演講以及采訪,甚至還去看了一本1990年的《花花公子》,在那期雜誌中有一篇對特朗普的長篇專訪。

最終,與默克爾關系緊密的柏林官員表示,盡管此前美國對德國多有批評,默克爾此次訪美還是抱著“開放的心態”,且在此行中,默克爾將尋求與特朗普建立良好的關系。

默克爾在行前也表示,“一對一的談話總比(背後)談論對方好多了”,並稱這句話就是“她的訪問口號”。默克爾口出此言的部分原因在於,自特朗普上臺以來,其團隊針對歐洲所發出的聲音呈兩極分化趨勢,這令德國感到困惑,而她親自赴美可以自辨分明。

自特朗普上臺之後,默克爾向美國派出了大量的高級別官員,其中不乏默克爾黨內聯盟和心腹,譬如德國聯邦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呂特根。在訪美後,呂特根也為她帶回了對特朗普的分析:“特朗普的行動更多地是由他的本能和商業經驗驅動的,而不是由政治理性驅動。”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他容易對付。”呂特根表示。

他的建議派上了用場。既然特朗普對企業家的信任程度要大大超過對政客的信任,那麽這次默克爾索性就邀請了西門子和寶馬兩大公司的總裁隨行,請兩位總裁向特朗普解釋德國對美投資對於美國就業的重要性。

德國貿易利益不能碰

除了試圖建立良好個人關系之外,默克爾此行的重要任務即向特朗普政府重申德國貿易利益對美德關系的重要性,默克爾在行前表示,歐洲“重申對自由貿易的支持”。

德國總理府發言人塞波特(Steffen Seibert)則表示:“整個德國聯邦政府都認為,如果我們都想實現可持續的經濟增長,貿易保護主義不是向前邁進的道路,我們也相信自由貿易對所有利益相關者都有好處。”

自特朗普上臺以來,美方對於德國對美高額貿易逆差多有微詞。美國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納瓦羅(Peter Navaro)3月6日在華盛頓的一場活動上再次表示,美國對德國的650億美元貿易赤字,是“最棘手的貿易問題之一”。這並不是他第一次批評德國,此前在2月份,他就曾經表示德國通過“非常明顯地低估歐元”來使自己在對外貿易中處於優勢地位。

“可能目前的狀況,對於美德而言,如果德國加大政府財政投入(增強內需、減少貿易失衡),均能對事態有所緩解。”柯耐力森(Léon Cornelissen)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但是目前的德國政府對於財務平衡這件事情有些執迷不悟,所以批評德國在這方面的政策有一些道理。

不過,柯耐力森幽默地表示,德國部長們說的“(想讓德國人買美國車),先造出更好的美國車吧”也是真話。

呂特根更幹脆指出,德方願在貿易政策上遵循“相互公平對待”路線,但美方缺乏落實方案,且“問題的核心是美國制造業廣泛缺乏競爭力”。

不過,德國幾乎50%的工作都同出口相關。能否阻止美德之間出現貿易沖突,也將事關默克爾第四任期的選情。此次訪美,默克爾仍希望“以理服人”,強調美國人也能從良好的跨大​​西洋關系中受益。

為此德國經濟部長才普銳斯(Brigitte Zypries)在上周與德國貿易協會舉行會議後,為默克爾精心準備了一攬子數據。這些數據表明,三分之一的德國對外投資都流入美國;同時數據還顯示,德國汽車公司現在在美國進口的汽車比從德國進口多得多。

“我們在美國的直接投資存量有2710億歐元。”默克爾在本周一表示,“德國公司在美國創造了大約75萬個工作崗位。”

但是如果特朗普仍堅持他的“美國第一”計劃呢?

跡象表明,默克爾已經在歐盟作出了準備,並有望在抗擊貿易保護主義方面推動統一的歐盟陣線封。

潛在反擊

上周,歐盟各國貿易部長在布魯塞爾舉行了一次工作午餐,並同意了一個聯合立場:雖然歐盟不應助長沖突苗頭,但歐盟應該為與美國發生貿易戰爭的可能性做些準備了。

為此,各國授權歐盟貿易委員Cecilia Malmström盡快推進與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自由貿易談判,譬如歐盟同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談判。

與此同時,歐盟各國對於特朗普即將推進的邊界調整稅也十分憂慮。默克爾也計劃在此行中公開她對稅收計劃的看法。

此前有經濟學家測算,按照特朗普選戰中的經濟計劃計算,對美進口的商品征收20%關稅,這意味著美國貿易赤字下滑2%(相當於4000億美元),即美國貿易赤字完全消失,從而令特朗普的大規模減稅計劃得以實施,並同時進行經濟刺激計劃。

德國媒體看到的默克爾的會議準備文件內容顯示,她計劃將懲罰性進口措施稱為“保護性關稅”,而將對美國出口的稅收減免是“出口補貼”。她認為兩者都是可能引發貿易戰爭的敵對行為。

柯耐力森則對記者表示,特朗普能否推動該議程關鍵看美國國會是否能夠配合。

如果當面的勸解無效,那麽德國本身也準備好了反擊方式。一個方式即逐步增加對美國產品征收的進口稅。世界貿易組織框架內達成的協議為這樣的操作提供了足夠的空間。另一種操作則可能是允許德國公司在德國稅務申報中註銷美國進口稅,從而補償他們的競爭劣勢。

默克爾 默克 打算 說服 特朗普 特朗 放棄 美國第 美國 計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32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