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萬科事件”即將收場,那理想終歸是死了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315/161874.shtml

“萬科事件”即將收場,那理想終歸是死了
商業人物 商業人物

“萬科事件”即將收場,那理想終歸是死了

在“敵人”已經繳械投降、認輸走人的情況下,肌肉是秀給誰的呢?

本文由商業人物(微信ID:biz-leaders)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遲宇宙

那場充斥著交易、權謀、妥協、背叛,以及卑劣和貪婪的“萬科事件”,大幕正在徐徐拉下。

王石看起來笑到了最後,他用一個完璧歸趙的故事,給自己的萬科生涯劃下了一個看似完美的符號——尚不確定是休止符還是全休止符。

如果他劃下的是一個全音符或倍全音符,我們也無須感到意外。在“萬科事件”中,我們已經看到了光怪陸離、波詭雲譎,任何意外都算不上意外了。

十天後,3月24日,萬科將會召開董事會會議,並考慮和批準2016年年度報告和派付末期股息的建議。

報道稱:“雖然公司公告並未提及董事會換屆,但根據其董事會每屆任期三年及2014年3月28日選舉出第十七屆董事會獨立董事計算,萬科將在3月27日前迎來新一屆的董事會選舉。”

在華潤與深圳地鐵交易之後,寶能系合計持有萬科25.4%,為第一大股東;深圳地鐵持有15.31%,為第二大股東;恒大持股14.07%為第三大股東。

在寶能系的姚振華被打了板子、撤銷了前海人壽董事長任職資格之後,人們對寶能系是否還有意願與能力獲取萬科董事會席位充滿了猜疑,分析普遍認為可能性微乎其微。寶能系對此緘口不言,既不承認也不否認,說多了都是錯,索性什麽也不說了。

“勝利者”誌得意滿,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盡管不少人認為,王石將(或者應當)功成身退,出任萬科董事局名譽主席,以自己的光環照耀著萬科就行了。但各種微弱的信號綜合到一起,看起來又不像那回事。

在今年稍早前的亞布力論壇上,王石公開地脫下衣服秀出肌肉,表示自己身體很好,甚至主動要求在觀眾面前翻個跟頭,但最終又借口毯子太薄沒有翻。王石是個聰明人,很清楚“秀肌肉”的涵義。在“敵人”已經繳械投降、認輸走人的情況下,肌肉是秀給誰的呢?

他似乎無須向田小姐秀肌肉,在各種更為私密的場合下,他有的是機會;他也無須秀給亞布力的企業家們看,因為他身體好不好,能不能翻跟頭,跟大夥兒沒啥關系;他也無須秀給姚振華和許家印看,他們都偃旗息鼓了。

他只能秀給媒體看,告訴他們自己依舊充滿了活力與鬥誌;他只能秀給萬科管理團隊看,告訴他們自己依舊是領袖,依舊照耀著萬科;他只能秀給投資人看,自己依舊是強者,是英雄,是傳奇人物,依舊可以唱一曲“春天的故事”。

這段時間我一直在重新看《商道》。商道中的松商大房老樸和灣商都房老洪,是改變林尚沃命運的兩個人。老樸是朝鮮商業界的教父、領袖中的領袖、翹楚中的翹楚,殺人放火、官商勾結、走私行賄。

老洪這個人,刻板教條,但堅持原則,不藏汙納垢,不幹雞鳴狗盜的事,懂得真正的商道,他成為了林尚沃的導師。

當老樸背叛了諾言,出賣了林尚沃的父親時,他成為了奸商;當他與土匪勾結殺害灣商的參農與采參工時,他成為了惡棍;當他與官府勾結,以強力與不義壓迫灣商的時候,他成為了,嗯嗯,“朝鮮商界領袖”。

中國工商界有幾個“教父”。早前的“教父”是牟其中,門徒遍布工商界,叛出的名單也能攢出幾桌大佬的麻將局;

第二個“教父”是柳傳誌,他先是從“IT教父”起步,慢慢地幹成了“教父”,這麽多年來屹立不倒,與他的判斷力與智慧不無關系,但在“識人”上,他幹得並不比牟其中出色多少;

第三個“教父”,應該算作王石了。魏寒楓在一年多前為“商業人物”撰寫的《王石已經一無所有,何不真學褚時健創業?!》中寫道:“我們的老王頭,生於1951年,介乎任正非等長老和馬雲等新勢力之間。以房地產這個洋溢暴富、粗魯甚至黑箱氣息的傳統產業,卻締造出商業價值、公司治理和企業品牌足堪互聯網大佬的萬科公司,多年以來被奉為商業教父。”

雖然並未自命為“教父”,但多年來他確實也以“教父”自居,坐而論道,談笑鴻儒,談論的多是“道路與夢想”,觸及的是時代和社會的憂思。他關註褚時健、牟其中、唐萬新甚至韓國前總統盧武鉉,因為這些人“全是蓋世梟雄,不由自主,最後身陷牢獄”。

“我對褚時健和牟其中,惺惺相惜,兔死狐悲!”他說,“看上去你很強,突然一下子就很虛弱。”

王石在企業家中算是老帥哥,又加上長期登山塑造的硬漢形象,吸引了頗多女粉絲,記者圈中有一批他的“迷妹”。她們對他的癡迷到了“小四粉”對郭四爺癡迷的地步,眼里只有他的好,容不下任何理性批評建設性意見。

他在她們眼里是托馬斯·卡萊爾描述的那種英雄——“偉大人物總是像天上的閃電,普通人只是備用的燃料,有了偉人這個火花,他們才能燃燒發光。”“偉人一個重要的基本品質就是:他本身是偉人,他這個人是偉大的。”

“商業人物”曾經推送過一篇文章,叫《並肩而戰?別天真了,這是王石一個人的戰鬥》,有知名媒體女記者指控“商業人物”挑撥王石與郁亮關系,也有知名媒體女記者撰文進行反駁。她們忽視了的一個事實是,王石與郁亮的關系,究竟是水乳交融還是貌合神離,究竟是兄弟、朋友、戰友,或者只是同事、上下級,在萬科內部人盡皆知,連最低密級的秘密都算不上。

王石是“教父”,是明星,也是一個人。是人便有人性,人性有光明與陰暗兩面,光明一面的力量越強大,陰暗面的反噬也就越強大。王石不可能沒有人性中陰暗的一面,這世上沒有完美的聖徒,即使是使徒保羅,也曾在恐懼中逃離,被基督追問:“你往何處去?”

權力是最好的春藥,也是最好的肌肉。王石重新執掌萬科,如今可謂“眾望所歸”。他是萬科“完璧歸趙”的首功之臣,甚至可謂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中間也受到了頗多指摘、鄙夷、詰責。他不計身份地位,不計榮辱得失,說出了不少與其身份背離的話,做了一些讓民營企業家瞠目結舌的事,顛覆了自身保有三十年的光環。

付出了這一切,他理應得到獎賞。

董事局名譽主席算不上獎賞,真正的獎賞是值得“秀肌肉”的東西。權力。他得到這樣的獎賞,沒什麽人會感到意外。在新浪的調查中,超過60%的網友認為王石將留任萬科董事局主席。他向天再借五百年,再努力幹上二十年,像柳傳誌、褚時健一樣,屹立於中國工商界的最前頭,也是很多人的期待。

唯一失落的將會是郁亮。他是萬科實現1000億銷售額是首功之臣,是完成從1000億到2000億、3000億的真正主導者。

他已被光環照耀了太久。

他也需要得到獎賞,但主席只有一個。

《孫子·九地》曰:“夫吳人與越人相惡也,當其同舟而濟,遇風,其相救也如左右手。”“吳越同舟”所未陳述的事實是,當他們下船之後,他們又會刀兵相向。這不是是非對錯的分歧。這是他們的命運。

王石曾對魏寒楓說,人世不確定到荒誕,所以他能接受一切現實。這的確是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一個無常的時代。

對於王石這一代探討道路與夢想的企業家來說,光榮已經成為了往事。他們中一些人激流勇退了,開始頤養天年,安享剩下的人生,補足耗費的美好時光;有的人則需要一個實實在在的渴望,譬如更大的權力、更多的財富和更年輕的女人,或者被委以重任,施以獎賞。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麽是永垂不朽的,能夠最後被人們記住的,除了戲劇化的故事外,就只剩下那些美好的情感、理念和人。

人們仰慕英雄,更仰慕堅持原則、始終如一,站在潮流前頭的英雄;人們仰慕成功者,仰慕的是那些白手起家、抓住機遇,依靠奮鬥獲得成功的英雄。盡管時代充滿悲情,但人們還是願意看到屌絲的逆襲、草根的崛起——它的可複制性很弱,但象征性很強。它是一種希望,而不是一個紀念碑。

而王石,最終會成為萬科的紀念碑。他是“萬科事件”的贏家,萬科管理團隊的救主,萬科最閃亮的紅星,繼續照耀著他的兄弟們。但他再也無法照耀中國工商界,說出振聾發聵的聲音,開辟披荊斬棘的路,建設商業文明的理想。

這理想終歸是死了。

萬科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萬科 事件 即將 收場 理想 終歸 是死 死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969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