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為貧困地區“造血” 證監會IPO新政擊中要害

中國證監會為貧困地區企業開辟IPO綠色通道的消息,在剛剛過去的周末引發激烈討論。

有人看到機會,“好企業只要遷往貧困地區,一年交稅超2000萬,上市就不用排隊了”;有人提出質疑,“這豈不是打亂了排隊秩序?”;也有人語重心長,“等你千辛萬苦用一年半載把企業遷過去,再把新址的合規證明開完,IPO估計都不用排隊了,或者綠色通道關了”。

對當前IPO而言,時間是最稀缺的要素,證監會的新政讓亟待上市的企業和投資人看到了“以空間換時間”的機會。當然,新政影響幾何,還要看出臺的背景。“國家本輪的扶貧力度非常大。”創豐資本管理合夥人彭震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此前科技部推出了科技扶貧、能源部有光伏扶貧,證監會從資本市場角度扶貧,是落實中央要求的重要舉措。

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我國境內上市公司有2827家,排名前8的省份總共吸引了1852家上市公司,占到總數的65.5%,剩下23個省份擁有的上市公司僅占總數的34.5%。市值方面的差距更加懸殊,前8個省份的上市公司總市值比重高達75%,另外23個省份僅占全國的25%。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經濟落後地區企業不僅“先天不足”,也缺少資本支持,IPO機會比發達地區小很多。證監會的新政能對資源配置進行引導,讓更多機構把目光投向貧困地區的企業。

“綠色通道”的誘惑

證監會為貧困地區企業開辟了IPO綠色通道,你會考慮推動項目遷址嗎?

“當然。”面對提問,北京一名PE(私募股權基金)投資人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企業肯定想快點上市,但難點在於所在地稅務機關不會放。”

證監會9日發布了《中國證監會關於發揮資本市場作用服務國家脫貧攻堅戰略的意見》(下稱《意見》)。發言人鄧舸在當天下午的例行發布會上表示,為支持貧困地區產業發展,幫助貧困群眾穩定脫貧,證監會對貧困地區企業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新三板掛牌、發行債券、並購重組等開辟綠色通道。

綠色通道的說法並非首次,證監會此前對西藏等西部地區的企業IPO一直實行“優先審核”政策,單獨排隊,每審核一定數量的上市公司,其中就會審核一家優先類企業。

不過,此次的扶貧政策與以往大不同——不僅直接發布了專門文件,還對IPO綠色通道的門檻做出詳細規定。

根據《意見》,兩類企業適用於綠色通道,一是註冊地和主要生產經營地均在貧困地區且開展生產經營滿三年、繳納所得稅滿三年的企業;二是註冊地在貧困地區、最近一年在貧困地區繳納所得稅不低於2000萬元且承諾上市後三年內不變更註冊地的企業。

彭震表示,兩條要求內還有細化的多個限制,一方面是為了扶持當地企業,同時吸引能夠為當地貢獻稅收的企業;另一方面是為了限制擬上市企業的跨區域政策套利。

之所以稱為“綠色通道”,即上述兩類企業申請IPO時,將適用“即報即審、審過即發”政策。彭震表示,與此前的綠色通道“單獨排隊”不同,現在的政策預期是給出時間線,有業界討論相關方案時認為,可能是提交材料6個月內必須有結果。

目前IPO“堰塞湖”高築,企業尋求政策優惠的動機強烈。證監會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9月8日,受理首發企業845家,其中已過會101家,未過會744家。

“對當前IPO而言,財務門檻不是主要限制,時間才是最稀缺的條件。”董登新表示,在IPO排隊數量多、發行節奏受限的情況下,證監會承諾“即報即審、審過即發”,就是給予“時間”要素的支持,很有吸引力。

要不要“上山下鄉”

此次的IPO綠色通道,會否引發大批企業“上山下鄉”?

上述PE投資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偏遠貧困地區之所以貧困是有原因的,企業即便有搬遷的意願,操作中也會遇到很多困難。

不過,本次優惠措施覆蓋的範圍不小,涵蓋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確定的所有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和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縣。根據《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11~2020年)》,重點縣有592個,連片特困地14個片區。14個片區中共有680個縣,其中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有440個,民族自治地方縣371個,革命老區縣252個,陸地邊境縣57個。

“有些貧困縣周邊的區域經濟並不弱,這類地方是有潛力的。”上述PE投資人表示,會考慮從名單中尋找這類地區,選擇當地較好的企業合作,或者將其他地方的項目向這類地區遷移。

董登新也表示,近年來發達地區人力成本、房地產價格上漲很快,在發達城市的經營成本也一路上漲,與之相比,落後地區在這方面是有優勢的。從節省成本的角度來看,吸引力不容小覷。

不過,限制企業搬遷的最大因素,可能是原所在地“不願放手”。“企業一年繳稅2000萬元,大約需要凈利潤規模達到1個億。”彭震認為,可能會有極少數企業願意嘗試,更多企業可能不會搬遷,理由有三。

首先,1億凈利潤規模的未上市企業已經不小,能發展起來往往與所在地有盤根錯節的關系,前期也得到過很多政策優惠,如果遷出,政府和企業間肯定需要進行溝通。

其次,企業搬遷對當地稅務機關而言是不願意看到的,所以在審計時,可能會非常嚴格。

第三,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時間因素。假如企業能在一年內完成搬遷,再繳一年稅,差不多要兩年。這與IPO排隊相比,優勢並不明顯,且操作煩瑣、政策不確定性大。

上述PE投資人也表示,如果不是為了上市,企業完全可以到貧困地區新註冊一個公司主體。但是,上市有存續期的限制,為了縮短時間,只能辦遷移。“理論上講不能攔著你外遷,但是遷移會帶來稅收再分配,所以在辦理稅收匯算清繳、審計時就比較棘手,而且有的地方甚至要上人民政府辦公會,實際操作難度很大。” 他說。

“現在上市周期差不多2年左右,我們投的一個企業最近過會了,用了1年零9個月。”彭震表示,同一個市里的企業進行縣際遷移或許還有可能,跨區域遷移涉及多重利益關系,比較困難。

好過直接“給錢”

IPO綠色通道公布之後,資本市場的觀點總的來看有兩種。一種認為,即報即審、審過即發,實際是註冊制的預演;還有觀點認為,這是為了進一步降低A股的殼價,限制借殼上市。

從結果來看或許會產生上述兩種效果,但政策的實際用意依然是扶貧。2015年11月,《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中發〔2015〕34號)下發,明確指出,確保到2020年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的任務。

2016年1月,證監會強化了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由肖鋼擔任組長,直接抓扶貧開發工作。9月9日,證監會宣布劉士余接任扶貧領導小組組長,同時下發《意見》,從多層次資本市場角度對貧困地區企業提供支持。

證監會主席劉士余

彭震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從去年開始各大部委在扶貧方面力度不斷加大。比如科技部在推“科技扶貧”,能源部在推“光伏扶貧”等。與前期直接“給錢”的扶貧方式不同,現階段主要是通過運營企業、形成穩定的現金流,提高“造血功能”來幫助當地脫貧。

董登新表示,中國區域經濟馬太效應十分明顯,經濟越發達的地區,人才和資金也越願意去。好的地方的企業,可以接受到創投、PE的幫助,能夠很快去IPO。相反,經濟落後地區的企業IPO的機會就小很多。所以,證監會推出扶貧政策,正是為了對資源配置進行引導。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發現,截至2015年末,發達省份與欠發達省份在上市公司數量上的差距,遠遠大於它們在GDP方面的差距。換句話說,有發展潛力、經營成本更低的地區還是存在的。例如,貴州GDP是廣東的近1/7,但上市公司數量不到廣東的1/20;中部人口大省河南的GDP是浙江的86%,上市公司數量僅為浙江的24%;江西GDP相當於江蘇的24%,但上市公司數量只有江蘇的13.6%。

“但是,僅有證監會的政策是不夠的,地方政府的配套措施也十分必要。資本是最敏感的。如果加大對VC(風險投資)、PE的政策優惠,很可能會把創業者、企業吸引過來,增加資本和人才的流入,整體地、全方位地去影響經濟生態。”他說,關鍵還是要看配套措施,地方政府到底能給多少優惠和支持。

貧困 地區 造血 證監會 證監 IPO 新政 擊中 要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449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