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台灣狼 張虔生 罹病內幕•神祕餐會•半導體國家隊

2016-06-06  TWM

這一場72歲狼王張虔生與65歲圍棋高手林文伯的對決, 雙方從怒目對峙到握手言和, 張虔生展現進攻克敵的狠勁、耐性與爆發力,把封測王國推向高峰, 這是台灣新狼王的勝利之聲。 趁此,也揭開他橫跨電子、地產、飯店的神祕帝國面紗。

五月二十六日晚上七點,位於台北市四維路巷弄,匠樂割烹壽司這家高級料理亭的包廂裡,觥籌交錯、笑聲連連,正進行著一場和解宴!一聲聲勸酒聲中,氣氛一派融洽,宛如一場老同學聚會。一時興起,大家還不落俗套地,一起比個讚的手勢拍大合照。

這場餐會的主人是矽品董事長林文伯,他邀請的主客,則是他未來可能的「老闆」──日月光董事長張虔生。

很難想像,這場聚會的兩個小時前,這場晚宴的主人與主客,還籠罩在全台灣媒體鎂光燈下。兩人一個表情一派自然,一個神情凝重,共同宣布了台灣企業史上,一樁過程最起伏跌宕、兩方攻防火力最猛烈的購併案:從惡意到合意,日月光成功購併矽品!

當天這場和解宴,出席的還有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日月光營運長吳田玉、財務長董宏思;矽品方面除了林文伯,總經理蔡祺文也一起出席。與會人士形容,當天賓主盡歡「十分開心」。

他的狼性,嗅出殘酷競爭 要先發制人拿下矽品然而,不過兩個多月前,面對日月光的購併攻勢,一度落居下風的矽品,不惜擺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死士」姿態。因為,三月二日,矽品在報紙刊登六十九名高階主管的連署,強烈表達反對日月光入主,並與林文伯與蔡祺文同進退的決心。

對比二十六日這場晚宴,昔日的矽品「死士」可說已俯首稱臣,道盡「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十字箴言。

日月光將與矽品合組產業控股公司,形式上雖是兩家各自平行、獨立運作的公司,但矽品股東將以每股五十五元賣股給日月光,拿回現金出場。除非矽品現有的經營階層,在控股公司上市後拿錢重新入股;否則,林文伯與蔡祺文等矽品經營階層,未來將是日月光半導體新封測帝國中,無持股或持股難與張虔生抗衡的純打工仔。

而狠砸一千七百億元,把全球封測老三併入麾下的張虔生,就此成為手握最大股權、經營權,遙遙領先對手的新王者。

這位封測市場的新王者,更是一頭商場上的狼王。

近一年,封測市場殺伐激烈,中國、美國對手比矽品更可怕,趁著景氣低迷,展開積極購併。尤其中國扶植半導體產業的野心勃勃,江蘇長電不但已引進中芯國際作股東,中國政府更釋出有意金援人民幣百億元,協助江蘇長電併下全球第二大艾克爾(Amkor)的訊息;倘若成真,未來恐將形成新長電與新日月光兩強對峙的態勢。日月光雖然已經是第一大,但狼王總是對環境高度警覺,從對手連連出手購併,他顯然早已嗅到空前的威脅,決定擬出策略、先發制人。

他的謀略,被迫中止收購 大舉買股反將矽品一軍狼,是最有「策略感」的肉食性動物之一。在鎖定獵物後,牠不會急著出手。如果獵物群聚一起,集體防禦能力太強,狼會製造讓獵物落單的機會,再伺機而出。而且牠懂得審度地形,等獵物靠近懸崖、溪邊或山壁,沒有退路時,牠才會一擁而上。

在購併矽品這件事上,張虔生無疑地充分展現出「狼性」!他盯上獵物,毫無預警地直接發動第一波攻擊,宣布買進矽品持股。

雖然之後為了力抗日月光,林文伯找來「靈狐」鴻海郭台銘奧援,但遭逢大多數股東反對後,旋又引入「餓虎」,與中國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結盟,希望以私募入股方式,達到稀釋日月光股權的目的,卻都未竟其功,矽品董事會於去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做出「暫緩」決議。

「機會來了,他絕對不會猶疑,一定會快速地咬上去!」一位與張虔生共事十多年的高階幕僚說。

就在矽品因紫光入股案飽受社會輿論攻訐,顯得孤立無援之際,張虔生旋即在去年十二月宣布第二次公開收購矽品股份。這次更大膽,把價格從四十五元調高至五十五元。

一路面對張虔生步步進逼,屈居下風的林文伯與蔡祺文依然沉得住氣,在摩根大通的規畫下,一路奔走星、港,拜訪外資。但是「他們已經有心理準備,尋求外援這條路行不通了,於是轉而從審查程序這條路下手。」一名矽品高階主管指出。

今年二月二十三日,公平會為「日矽合」舉辦了一場公聽會,儘管日月光也派代表參加,但矽品用力運作,號召了一群產業界人士,尤其「聯家軍」成員熱烈共襄盛舉,包括聯電、聯詠、欣興等十幾家業者,力陳「日矽合」可能產生客戶下單過於集中,甚至導致訂單流失給國外封測對手的種種不利後果。氣勢上明顯壓過日月光。

這場公聽會起了微妙的效果。今年三月二十三日,公平會宣布中止審議。公平會這個決定,等於讓日月光二次收購被迫中止,必須把股票退還給原已登記轉讓的矽品股東。而且依規定,日月光必須等一年後,才能再提公開收購申請。

許多媒體以「完勝」來形容矽品三月二十三日的那場勝利,矽品高階主管則透露:「當時,我們不敢說自己贏了,但認為至少可以獲得一年的喘息時間。再來想其他抗『日』(日月光)辦法。」這段期間,張虔生與林文伯的談判未曾停歇,兩方一直透過組成的財務、法律、購併專家舉行閉門談判會議;但公平會的決議之後,雙方又舉行了一次閉門會議。這一次,張虔生因病住院缺席,這讓對手燃起張可能因病放緩購併的一絲希望。

針對張虔生住院一事,本刊求證日月光財務長董宏思,他則不願證實。

然而,追捕獵物中的狼,是不會給對手喘息時間的。即使這匹狼,不小心跌了一跤。

三月十七日,張虔生發表聲明,購併決心不變,矢言將持續往收購矽品百分之百股權目標邁進。且在公平會發布新聞稿宣布中止審查的兩天後,日月光自公開市場大舉敲進矽品股票。連續五個交易日總共砸了新台幣一三七億元,對矽品的持股從二四.九%,一舉拉高逼近三分之一門檻的三三.二九%。

這讓原本以為可以喘息一年的林文伯與蔡祺文,瞬間心涼了半截。因為,「公司重大決議,例如要修改章程調高資本額(可用這招引進外援)或下市,須跨過三分之二股權的同意門檻。」「日月光握有三分之一股權,雖不能擁有矽品,卻能掐住矽品的脖子!」矽品該名主管分析。

張虔生從敗局絕境中逆襲,這封喉見血的一招,揭開了林文伯後來接連潰敗,最終丟掉三十二年一手打造江山的「終戰」序幕。

狼具有敏銳的嗅覺,動物學家指出,狼的大腦有一大部分是在處理嗅覺,甚至可以聞到數百公尺外的獵物味道。而張虔生的政治嗅覺之敏銳,放眼台灣一線企業家,幾乎無人能及。

他的助力,運用關係政治 在合併案踢進臨門一腳一五年日月光董監事改選時,張虔生延攬在扁政府時期擔任過經濟部部長與經建會主委的何美玥,進入日月光擔任獨立董事。這個安排,日後竟為「日矽合」起了臨門一腳的作用。

總統大選後,隨著林全組閣逐漸明朗化,日月光與矽品的攻防戰場,也開始從股市延伸到政治場域。

此時,日月光則得以在何美玥牽線下,打開溝通大門;加上張虔生高舉共組台灣半導體封測「國家隊」大旗,力抗紅色供應鏈的訴求,吻合小英新政府主張提升科技產業國際競爭力,對抗紅色供應鏈的施政方針。相對之下,即使一再強調「國家隊不該只有一隊,可以有好幾隊」的林文伯,引入中國紫光集團,「聯中抗日」的策略,連馬政府都礙於民意不敢放行。

四月二十八日,矽品召開董事會,決議中止與紫光合作案。沒了「餓虎」紫光的屏障,日月光併矽品進程又往前邁開了一大步。

張虔生如果只靠「狼性」,逼迫林文伯屈服,就算等到今年十月,即日月光第一次公開收購的二四.九%股權持股屆滿一年,召開股東臨時會,挾股權優勢,主導董監事改選,拔除林文伯、蔡祺文等「抗日分子」職位。但是,這種強勢作法卻可能導致矽品高階人才出走,搞不好真的演變成與林、蔡同進退局面,落得兩敗俱傷。

但張虔生深諳收放之道,懂得給對手留餘地與情面,不會把人逼到狗急跳牆,是兼具「人性」的一匹狼。

他的讓步,接受矽品所有要求 讓林文伯最終點頭五月十六日矽品的股東會,身為大股東的日月光派代表出席參加,並對矽品所提議案全部投贊成票,展現最大善意。會後,連林文伯也說:「這是個好的開始!」兩家公司從原先的劍拔弩張,到最後握手言和,中間的關鍵轉折點為何?日月光獨立董事、漢鼎亞太創投董事長徐大麟說:「我認為是因為張虔生展現極大的誠意,每一件矽品方面提出的要求,他都想辦法答應。」因此當在一次雙方碰面的談判會議上,代表矽品的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並擔任台灣首家產業控股公司大聯大獨董的黃日燦拋出一句,何不考慮產業控股架構的想法,雙方歧見開始有了交集。

當林文伯、蔡祺文提出希望進入新公司的董事會、保持矽品經營獨立性等要求,張虔生都展現誠意,允諾研究,並召開董事會討論。一位參與會議的顧問評論,「基本上能讓的,張虔生幾乎都讓步了。」《孫子兵法》有云:圍師必闕,窮寇莫追。意思是,圍攻敵人時,要給他留個逃跑的活路;已經落敗的敵人,切勿再窮追猛打,否則把敵人逼急了,他們可能抱著玉石俱焚的死志,與你同歸於盡。張虔生深諳這個道理,攻擊克敵之後,留下退路。

目前為止,這一場購併戰,張虔生打得漂亮,不但鞏固王者地位,換來更具有競爭優勢的高度,贏家的報酬之一,是驚人的財富。事實上,狼性十足、富有主動出擊性格的張虔生,驚人的財富並非僅來自封測事業,地產事業才是張家財富累積深不可測的泉源。

由母親張姚宏影早期打下的地產開發作為基礎,再由母子聯手出擊的地產致富術,三、四十年來,讓張家搭著兩岸的地產景氣上升趨勢,累積驚人身價。《富比世》二○一五年台灣富豪榜上,張虔生與張洪本兩兄弟以總計新台幣一二六七億元資產,名列台灣第八大。這是帳面上看得到的,而以私人名義投資的地產,外界難窺全貌。

張媽媽年過五十才因緣際會,開始與榮工處合作,跨足事業經營。她到沙烏地阿拉伯帶頭接案,膽識決斷力都令人佩服。她對張虔生兄弟跨足電子業持反對立場,但只要兒子們決定後,就無條件全力支持。日月光創立之初,連虧三年,張家兄弟就是靠著張媽媽的銀行信用、賠賣美國大樓,度過創業之初的錢關。

他的商道,受母親影響深 以世界第一為目標張虔生兄弟與母親感情濃厚,行事都依循乃母風範,張虔生曾表示,自己「不服輸的精神,最像媽媽」。

其實,張家兄弟經營事業的手筆,也有乃母之風。張媽媽在台灣最知名的建設案,首推汐止山坡上四千戶以上的伯爵山莊,以及數百戶的別墅型社區,都在業界造成轟動。這種造鎮手筆,張家兄弟在中國市場發揮得淋漓盡致。

二○○一年起,張虔生兄弟以鼎固、鼎匯、鼎榮及鼎威等私人公司,在中國一、二線城市積極獵地、圈地、養地,從蘇州、杭州、重慶到上海,都有張家投資的蹤跡,從辦公大樓、住宅到商城,無役不與。

一一年曾打算以鼎固回台掛牌的張虔生,為鼎固公開說明書寫著,鼎固光在中國持有的不動產帳面成本,在一○年,就高達五一六.二億元,粗估市值少說也有千億之譜。從中,就可窺知張虔生家族身價之一二。

如今日月光市值逼近三千億元,成為年營收達二千八百多億元的半導體封裝測試龍頭。兩個千億事業,建構了張虔生兄弟的財富帝國。

張虔生擴張性、攻擊性的經營手法,背後也伴隨著高度自我期許與強烈企圖心,從他創業初期的一個小故事,就可以看得出他的贏家特質。一位早年賣設備給日月光的惠普高雄分公司業務員回憶,八○年代日月光剛成立時,他與當時台灣惠普董事長兼總經理柯文昌去拜訪張虔生,沒想到張虔生見面就說,「我的目標是做世界最大的封測集團,所以你們規畫的設備,一定要以世界第一為標準。」這位員工說,當年這句話傳回惠普公司,大家都把它當成玩笑話,「但現在看來,真的讓他做到了!」從創業初期,張虔生就已胸懷大志,又趕上九○年代台灣電子業的大成長期,日月光很快就嶄露頭角。

他一開始就定位自己要做世界級封測廠,要與台積電有相同地位,因此舉凡國際IC設計大廠及大型半導體IDM廠(整合元件製造)等訂單,張虔生都想盡辦法接下來,再要求內部務必完成。

一九九九年,當台灣還很少見到國際購併案時,張虔生就宣布以三.七億美元,買下摩托羅拉的韓國及中壢廠,就是最好的例子。當時,摩托羅拉兩座廠房的營收已達三億美元,員工有三千人,透過這樁合併,日月光集團不僅規模一下就擴大,同時透過與國際大廠合作的經驗,也讓主管的視野與格局快速擴大。

他的嗅覺,對產業判斷精準 用Excel寫千行分析曾經服務日月光這個客戶多年的高盛投資銀行亞太區前董事總經理張果軍這麼形容張虔生:「他是一個有創意、敢冒險、深富謀略的企業家。」「雖然他也有不少爭議,但想想,台灣企業能做到世界第一大的有幾家,這點你不得不佩服他。」在張虔生身旁待過十多年的日月光老臣指出:「大董(張虔生)眼光看得遠,公司高階主管都清楚。影響三年以上的長期決策問大董,三年以下的決策問二董(張洪本)。」「大董對景氣判斷精準,勤於鑽研半導體的專業資料是關鍵,他會用Excel軟體,自己寫一、二千行的資料庫,徹底分析全球半導體的市場供需與產能狀況,作為擴產與投資依據,而不是憑感覺行事。」「他對半導體景氣的判斷功力,絕不遜於有景氣『鐵嘴』之稱的林文伯。他主張要擴產的時機點,當時都讓大部分主管納悶不已,日後卻證明他是對的。」例如二○○○年網通泡沫後,以及○九年金融海嘯後,在全球半導體最不景氣時,許多公司都停止新投資案,但日月光既定計畫不僅沒有停頓,有時還趁機逆勢加碼。

一○年,日月光不僅在高雄宣布擴充新廠,同時也在對岸展開擴產,並規畫二○年,將在上海浦東、江蘇昆山及山東威海,完成超過人民幣一千億元的投資,屆時員工將超過十五萬人。

他的爭議,涉利益輸送、入籍新加坡、排廢水……不過,這位經營高手也有不少爭議,這也是這次購併矽品過程中,一股最大的無形阻力。

最為人知的是,一九九八年的宏璟建設利益輸送案,張虔生母子以個人名義買進土地,卻由公司付款買單,這個案子導致張虔生母子一度被判刑六年(○四年法院判張虔生無罪),也是後來張虔生入籍新加坡的原因之一,也因而背上長久罵名。

一二年的環隆電氣內線交易案,張虔生雖無涉案,但卻意外扯出涉案女子是張包養情婦,用張提供的豐厚生活費買股套利。更不用提,一三年日月光高雄廠偷排汙水案,儘管法院已判日月光無罪,但是張虔生過去的負面形象包袱太重,日月光重創的企業形象與聲譽已難以挽回。

「他最大的興趣就是賺錢,再來就是打麻將,對名牌、名錶、名車、名畫興趣缺缺。」「很注重政商關係,砸下重金找來多名公關高手為他打理,但其實他的朋友不多,也不愛參加應酬。」「腦袋轉得很快,有很多想法,卻話不多!」「看起來好像城府很深,但不會傷害別人。」這是熟識張虔生、與他打過交道的友人,對他的看法。

不可否認的是,充滿爭議的張虔生,用他的膽識與創意,為台灣陷入困局的高科技產業,摸索到一條提升國際競爭力,以及對抗紅色供應鏈威脅的可能出路。不管你討厭張虔生,或欣賞張虔生,這都是難以否認的事實。

張虔生

出生:1944年

現職:日月光集團董事長

經歷:宏璟建設總經理

學歷:台灣大學電機系、美國伊利諾大學電機碩士

嗜好:打麻將

撰文 / 製作人•許秀惠 撰文•謝富旭、林宏文 研究員•楊明方

新臺 臺灣 灣狼 張虔 虔生 罹病 內幕 神祕 餐會 半導體 國家隊 國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346


ZKIZ Archives @ 2019